1960 戏做真了1961声威

1960戏做真了1961声威

关于病历的问题,陈太忠自然会考虑到,当然,他其实并不会看光片,但是对他来说,伪造片并不是什么难事。

考古学界有一句老话说得很好,“说有易说无难”就是说想证明世界上曾经存在过什么,那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找出它在某个历史时期曾经存在的证据就行有实物就更简单了。

不过想证明某个可能、或者应该存在的东西,它压根就没出现过,那难度就太高了,你可以反驳举证者所举的例证,但是这并不能证明这东西就没出现过,把整个。历史捋一遍,所哼哼疑点的地方全部驳斥了,才勉强可以说没有。

纵然是这样,发表观点时多得加个。“已知”之类的前缀,防着万一哪一天出实物了,那可真就是打脸了一这才是求实的态尖,虽然现在具备这样品性的人已经不多了。

同样的道理,陈太忠伪造不出来甄宫正没有骨折的片,但是他可以将现有的片略加改动,使那骨头看起来不是甄庭长身上长着的,这就足够了。是的,这片子是别人的,这就是间接证明甄宫正造假了,至于说该片到底拍的是谁那就无关紧要了,是的,陈家人提供不出原版人物来,”然而,有必要找出原版来吗?

如此一来,那就简单多了,找几张光片子借鉴一下,将拍的甄庭长的片子的无关紧要处略略改动一下,就此完事儿了。

婪主任带着一群人过来了,甄庭长正躺在**跟别人有说有笑地聊着天,今天不疼了。他谈兴当然不算是的,他根本不知道已经卑人狗急跳墙,牵连到他了,虽然中院的领导来得有点蹊跷。

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甄宫正还是认识的,他也没想到对方此来就是坏自己事儿的。见了人来,还在**挣动了两下,作势要起的样子。“婪主任,,怎么把您也惊动了?”

“没什么,过来看一看”。小樊笑嘻嘻地回答,坐下来嘘寒问暖几句之后,面色就是一整,“我估计你也听说了,开林肯车那小伙子,来头不小

“嗯”。听到这话,甄字正的脸就沉了下来,他当然知道陈太忠来头不当时人家就叫嚣着要给田立平打电话呢,后来他隐约还听说,开着白色高尔夫的年轻女人,很有可能是蒙艺的女儿这年头,嘴多的人哪儿都不少。

所以提起这事儿,甄庭长心里也闹心,他在医院躺着的时候自己都怀疑了,是不是陈太忠撞的我啊?要不是他的话,又会是谁呢?

不过陈太忠和湘香的关系,那真的没人能打听出来,那帕里本就是谨小慎微之辈,陈家人又玄意撇清,想将这两人联系到一起,确实不容易。

反正听到对方提到这个人,甄庭长就有点不高兴,而且他也不怕把这个不悦表达在脸上,樊主任你算是领导,但是我都被他撞了,这也是该有的反应吧?

可是樊主任直接无视了他的反应,市里的干部需要计较你区里干部的感觉吗?不需要!他只是自顾自地说着,“那个人把状告到政法委了,我必须给他一个。交待

听到这话,甄宫正的脸色先是变得刷白,接着又涨得通红,他知道陈太忠认识田书记,却是没想到那做恶人的,居然会先告状。

“我是受害者”他深深地吸一口气。强自镇定地回答,“市里这么做,有没有想过,我为组织工作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不知道该交待什么。”

你的功劳很大啊,用法律的形式泯灭人性,多少人都没做到的事情,你做到了!樊主任心里冷冷一哼,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

“甄宫正同志,我们只是做个简单的调查,请你不要有抵触情绪,市里的压力不比你小”你要相信,组织上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要调查什么?”甄宫正冷冷一笑,又犹豫一下,才接着补充,“我没有一口咬定就是他撞的我,我只是说我被撞的时候,身边没有其他的车和,”

“病历,片子”。樊主任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伸出手来,“我们可以帮你调查他,前提是咱们自己人要站得直行得端,打铁先要自身硬

“这没问题”。甄宫正点点头,侧身示意旁边的人从床铺下抽出光片,又补充了一句,“在这儿看就行了吧?”

婪主任知道,这厮是担心自己掉包,想到这个他真有点哭笑不得,要整你的话,换个时间我玩死你。至于这样吗?说不得冷冷一哼将片子交给身边的骨科专家。

那专家拿起片子,对着窗外仔细看了起来,八张片子看了足足有十分钟,才交回片子,看到对方如获至宝一般马上将片子压回床下,嘴角抽*动一下,拿起病历翻看了起来,嘴里漫不经心地发问了,“那是你的片子吧?”

“上面有名字呢”。甄宫正的心放下了一点,看来樊主任不是偏帮来的,不过他的情绪也确实好不起来,所以回答得很不客气。

看完病历史后,骨科专家将病历也还了回去,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樊主任,淡淡地发话了,“今天再拍个片子吧?”

要不说正经的专家就是牛气,啥话都不”品么命令人了,不讨婪卒任心里有点不靠谱。心说以。删历和片子你看不出假的来,今天再拍片子会不会更被动?说不得拽他一把,“耿主任,您先出来一下。”

两人走出房间,办公室主任轻声发问了,“是不是通过骨头对比,您能看出来是不是同一个人的?”

婪主任心里还是倾向于相信甄宫正作假了毕竟那厮的口碑在那儿摆着呢,再说市中院民二庭庭长的办事能力,他也是深信的,所以就琢磨着,姓甄的这家伙,是不是拿了别人的光片啊?是以有此一问。

这问题显然够犀利,跟始作俑者的想法基本一致,然而,专业的就是专业的,造假的那厮仙气再足,有些东西还是模仿不来的,隔行终究如隔山。

像耿主任就看出了,这片子是拼接出来的,要不然他看一张片子两秒都用不了,也用不着八张片子足足用了十分钟。

不过这个事实,实在让他有点无法理解,按说有人要作假的话,直接拿别人以前的片子充数不就行了?哪一个骨科大夫还不认识三五十个跌断腿的?

说穿了,片上动手脚,主要是换片子,拼接的情况真是闻所未闻一他当然想不到,造假的那厮并不是骨科大夫,手里也没有现成的合适的片子,要不真的也就直接换了。

由于这个事实委实有点怪异,他就不能贸然表态,真正的专家多都珍惜羽毛,听樊主任如此问,他点点头,“不同的人,骨骼肯定是不一样的,不过小樊你放心,刚才的片子绝对有问题。”

耿主任不想在此事上纠结,他只需要现在再拍一下片子就行了,好没好,好到什么程度了,那是一目了然的,到时候对比片也行,骨骼肯定对不上的。婪主任一听,合着人家耿主任早就看出问题来了,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当然,人家不想告诉他原因,他也就不问了,专家嘛,谁还没点怪癖?

两人再走进屋之后,樊主任看甄庭长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了,话也更冷漠了,“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去放射室吧。”

婪主任并不是只带了骨科专家来,他还带了三个人,身边就跟着一个,这么多人盯着,也就不可能再有什么砒漏了,又有院方的积极配合,于是一个小时之后,片子出来了。

不用等异子洗出来,耿主任就知道结果了,在光机前面看几眼,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心里说不得暗骂败类。

等片子洗出来,洗片子的那位都看出来了,一边往外递片子,一边嘀咕,“这片子没什么问题啊,好得挺快的。”

这下,耿主任受不了啦,接过片子随意看一眼,冷哼一声向桌上一摔,转身就走,“什么好得快?根本就是没问题。”

甄宫正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不过他真是没什么可解释的,今天他感觉确实不错这身体恢复得快,跟我有什么相干呢?

等见到耿主任摔了片子走人,他一直沉着的脸在瞬间就变得刷白,说不得一把抓住身边的樊主任,“樊主任。我真的是骨折了的,前两天腿还肿着呢。”

直到这时候,第二人民医院的大夫才敢凑过来,耿主任本来就是省里的骨科权威专家,而且这次又是“政法委办事”旁人只能远远地站着看一能让你远观都不错了。

见他过来,甄宫正又心急火燎地一指,“樊主任,那就是给我看病的张主任,您要是不信我,可以问他啊。”

“走吧,回去对比一下片子”樊主任脸上黑得都快赶上锅底儿了,他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了,麻痹的你小子现在还在装。

他就算再不明白再外行,也知道这一比片子,就要真相大白了,假的终究是假的,耿主任气得都转身走人了,谁是谁非,一目了然的事情。

倒是那位张主任走过来,还是一副稳重的表情,伸出手就想跟樊主任握手,“你好,认识一下,我就是,”

“这么年轻就是主任医师了?”樊主任根本不理他伸出的手,而是上下打量对方两眼,“我看你还不到三十吧?”

“三十三了,室内工作,看着年轻一点就走了”那位见他这副模样,也不着恼,缩手回去淡淡地回答,“副主任医师,我确定这位病人骨折了。”

他现在只敢说骨折,却是不敢扯什么股骨脱向了,虽然那个脱向并没有拍片,但是耿主任的名头他也是知道的,生恐被人琢磨出点味道,索性不提此事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啥都敢干,樊主任心里暗暗叹口气,要是换了耿主任,肯定干不出来这种事,你就装沉稳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程度。

当张主任拿到病房里光片之后,粗粗地扫一眼,面色就大变。再一张一张地细看一下,转头对着甄宫正沉声发话,“这片子不是当时的。”

甄宫正都有点麻木了,听到这话却是恼怒了起来,麻痹的,说我骨折就是你,现在想起来撇清了?说不得叹口气,“你看档案袋上的名字,这片子我一直压在床底下的。”

“被人掉包了”张主任冷哼一声,又拿过来病历看看,发现病历没被掉包,不过,最重要的证据被掉包,其他的……

“不可能啊”甄宫正尖叫一声,旋即软绵绵地瘫在那里,他可是非常明白这片子的重要性,压在床铺下之后,基本上时时惦记着,而且他就睡在上面,就算别人欺他熟睡想动,他也就疼醒了,今天偶尔出一下门,屋里还专门留了人,“怎么可能被掉包呢?”

“骨头好得快一点,这很正常”张主任叹口气,他这也是在扯淡,要是耿主任在当面,他断断不敢如此说话,不过眼下就可以欺对方不懂了。

说穿了,他还是想把自己摘出来,这件卓真的太诡异了,当然,对他来说,诡异的是病人的恢复速度,而且片子居然能让人掉包,所以他就要置身卓外了,“但是片子被掉包,我是无能为力的,请刑警吧。”

“还请刑警?”樊主任气得转身就走。心说亏你也好意思说啊,“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这就回去汇报立平书记去。”

“舆主任,您听我解释啊”甄宫正在他身后声嘶力竭地喊着,不过显然,只要是个有点政治头脑的,就断断不会再留下来听什么狗屁解释了删

田立平听到这消息之后,连连夸这小樊干得不错,然后就抬手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通知一下情况进展,只是田书记稳重惯了,没有一口说死姓甄的绝对是假骨折。

然而,这已经没什么区别了,所差的,无非是一些手续罢了”咕,章声威

甄宫正事件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虽说当事诸人信誓旦旦地表示,甄庭长当时确实跌断腿了,但是仅仅靠证言是不够的,因为最重要的证物“被掉包了”

有人建议,可以通过法医手段,对底片上的指纹进行查证,做进一步的分析,不成想樊主任直接就否决了。“就算被掉包了,那请你向我解释一下,短短的六天,甄宫正是怎么好彻底的?共产党人不讲迷信!”

提建议的这位登时无语,这个现象实在不好解释,不过他这么建议,主要是从大局来考虑的。甄庭长托的人情到是在其次了,“关键这涉及到咱法院系统的形象问题啊。”

“他做这破事儿的时候,就不考虑形象了?”樊主任白他一眼,总算是想到两人往日关系尚可。说不得点他一下,“田老板比你更懂得大局,法医”法医一查,那事儿就大发了。不管查得出来查不出来,你想到过后果吗?”

“那是,还是小婪你想得周到”这位登时恍然大悟,查不出来掉包的话,消息传出去,凤凰的那瘟神又要折腾了你们信不过我?反正那种事的话,可就功亏一篑了,要知道这人田书记都头疼啊。

退一步讲,就算查出来是被掉包了,能怎么样?这腿伤的恢复还是无法解释,反倒是甄宫正觉得得了理,折腾起来,那可就破坏了眼下的平静了一而那陈太忠又是个受不得气的,多半又要天下大乱了。

“常跟领导在一起,你的长进可比我快”这位讪讪地一笑,却是又八卦的心思,既然大家都是追求个大局感,那么,“照你这么说,甄宫正跟刑事案子搭不上边吧?”

“你拭目以待就行了,现在不方便跟你说”樊主任笑一笑却是死活不肯多说了,他跟这位关系不错,可是你既然是帮人关说来的,那就要做好被冷遇的思想准备“唉,不是我说你,这种事儿你怎么也敢掺乎呢?

“呵呵,我猜也是内部处理,不过不确定,就问你一声”这位叹口气,轻声嘀咕一句,说实话,都在体制内混,谁还不知道政治生命终结的意义?

说句诛心的话,就算被判刑了,只要有领导念你的好,后半辈子照样能过得滋润再混回体制都不是问题,改一改档案罢了;可要是因为惹人而政治生命被终结,就算你想开了。愿意去混商界,那也”最好去外地混吧。

所以,这指纹一事,查不查都不会对后果造成多大影响,那么,田书记自然不会容许有人多此一举,而陈太忠在这一方面造假的仙力,算是彻彻底底地被浪费了。

没办法,眼界窄小大局感不够,就是这样的报应了,陈家人自信算无遗莱,却是根本没想到别人的政治觉悟是如此地高,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画蛇添足罢了。

总之,田立平能确定这甄宫正被撞伤是涉嫌碰瓷,接下来的事情就太好办了,敲打一下西城区的政法委书记:那个人不能再用了啊。

甄庭长应该感谢,事情是发生在这么个敏感的时候,田立平又是个比较注意公检法司系统形象的主儿,所以他后来也就是被找了一个借口撤职了事,副科的级别却是保留了下来,只是打入冷宫而已。

当然,若是家人不晓事,不反省自己是惹了什么样的人物,一定要再折腾的话,那田书记不介意再追究一下此人的刑事责任。

甄宫正敢吗?他不敢,就别说陈太忠这瘟神的名头,只说蒙艺的女儿当时也在场,还大力支持陈家人,就足够打消他任何负隅顽抗的心理了。

他一个。小小的民庭庭长,都有能力往乐于助人者的头上扣屎盆子,人家扣屎盆子的能力不知道比他强大多少倍,善于玩法的人,最知道里面的轻重,说得极端一点,八永认起真来。具备让他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的能力污

恰恰相反,他现在要担心的是,组织上对我这么处理,那厮应该不会不满意了吧?要是还不满意,那麻烦才我确实不是碰瓷,但是人家要是不这么认为呢?

陈太忠对这么处理此人,还真有点不满意,不过田书记解释得很到位,“这个人的名声,就算臭了大街了,换谁来当领导都不会再用了,”就算他亲爹来了,也得考虑一下物议。”在事不关己的时候,大多数片还是能够辨清楚是非的!陈太忠想到这个论调,终于叹口气不再追究此事,“谁耍敢再用他,我连提拔他的人一起拉下马

这小子倒是真霸道了,田立平也只有苦笑的份儿,“我说太忠,你把你的林肯开走吧,成不成?天天堵到那儿也不是个事儿啊,太影响交通了

“等等看吧,还有些人,你没处理呢”。陈太忠听得哼一声,“立平书记,我真的挺委屈的,你看,被人碰瓷我都认倒霉不声张了,那谁谁敢要挟组织,您也得处理一下不是?”

“这次,他可没有要挟的本钱了”田立平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几件事是相关的,等甄宫正被弄下来之后,那位就该明白出什么事儿了,你要敢再跟组织讨价还价,对不起,等风头过了就要内部立案查你了。

甄宫正的所作所为已经涉嫌敲诈勒索了,组织上不计较是为大局着想,真要不知道死活的话,随随便便就内部处理你了你还真当自己光着脚,就什么都不怕了?信不信把你的事例弄进内参去?

所以,事情到此就算告一段落了,到是一边旁听的王启斌点点头,“没事太忠,就算你再去法国,这边我帮你盯着,顺便帮你造一造舆论。老田他不能视而不见。”

以前,王处长是真不方便出头,可是陈太忠跟人家卯上,他就好出面了,老王心里本来就有点内疚,有负那处长的委托呢,现在有了如此的借口,他要再不出手,怕是小陈心里都要有成见了吧?

倒是钟胤天和王艳夫妇俩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见两人终于停止了嘀咕,说不得笑着发问,“爸,陈主任,你俩想吃点什么?我们去买。”

“我今天一定要喝点”。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有人要是有大局感,那么,发生点灵异事情都会忽略的,哥们儿以后采用非正常手段的时候,一定要多考虑怎么才能借上势,那样就安全多了。

就说这田立平吧,我估摸他没准心里就在怀疑,我跟这几起怪事有关一毕竟这前因后果的老田都知道,但是人家就不说,这才叫处事老叭

等陈太忠出院,就是当天晚上的事儿了,就这还是医生不让走,最后陈家人假意说出去散步才溜出的病什么玩笑,昨天已经冷落了那几个一晚上了。

与此同时,吕鹏那儿也传来了好消息。涂阳市那边终于同意了陈太忠提出的条件,建福公司涂阳办事处即将开张了,事实上,此事本来还在扯皮,但是吕总要了一个小手腕。

他跟对方说为了保证建福公司品牌的信誉,你那个水电建设的设备设施,必须购买建福指定的厂家,不能乱买一这一年下来,建福跟不少厂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那边一听着急了,这怎么可能呢?这点事大家心里都明白,你介绍的厂家,我必然砍不下来价钱,这不是又割走我们一块儿肉吗?

当然,明白归明白,话还不能这么说,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鲁经理说不得就要婉转一下:那个啥,吕总,我手上就没多少钱。正琢磨着订货的时候要跟厂家签协议,请厂家用产品投资参与分红呢,咱不带这样的,”

这话一来是哭穷,符合他的一贯策略。二来就是挤兑吕鹏,你们建福的支付能力有口皆碑啊,就不怕我们这么搞,传出去丢你们的人?

昌鹏哪里吃他这套?表示了理解之后,就说你要真没钱的话,我们帮你垫付嘛,你当我们这点钱都出不起吗?至于说参与分红,”你稍微给得宽松一点就行了。

这今年代,全国的资金都紧张,多少人想借钱借不到,又有多少人借钱出去收不回来而倾家荡产,若非是供求关系,鲁经理想跟厂家张罗点钱,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一别说没钱,有钱谁愿意借给官方背景的主儿?

可是建福就敢,人家背后有陈太忠支持,人的名儿树的影儿。陈主任在北京不愿意跟那些投资公司打交道,可是回了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他怕得谁来?

不过这年头的事儿就是这么古怪了,吕鹏你愿意借钱出来是吧?但是鲁经理不敢借啊,借了别人的钱,我们可以琢磨着坑人,借了你建福的钱,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一我得防着被你坑了啊。

以前鲁经理并不知道陈太忠的名头,可是着意打听一下就明白了,陈主任最喜欢那啥,,师出有名和以德服人了。

掉到第十六了,又是七千字,召唤月票,风笑要上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