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 激化1963大场面

1962激化1963大场面

因为陈太忠惊人的口碑,涂阳办事处的细节终于敲定了,吕鹏不为己甚,最终是没有强买强卖,只是将陈主任交待下来的底线完成了。

鲁经理也因此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原本他以为,上交一百万的挂靠费,这买卖做不做就没啥意思了,可是等吕经理提出指定采购的时候,他才猛地发现,要是自己想退出的话。还真有点舍不得答应了这个条件,真的不如退出了。

不管怎么说,谈妥的话,大家又要在一起坐一坐,这次,鲁经理希望陈主任在场,跟这样的厉害人物处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

“那好吧,就是一个小时啊”陈太忠也痛快地答应了,建福开始向外扩张了,确实值得他露一下头,不过他明天就要走了,今天实在抽不出太多的时间临铝的八十万吨氧化铝项目奠基仪式是后天,他必须在明天晚上抵达青旺。

可是,这人越忙,就越是有事找上门来,三人约好是在韩忠的港湾大酒店,那二位早早地到了,陈太忠来得稍微晚一点,身边却是多出两个人来。

这俩人都挺陌生的,不过韩忠倒是认出一个来,“你”你不是党校的吗?好像是姓何吧?”

他问的正是何振华,韩老板也在党校上学,可他在班里露面的次数并不比陈主任多,能看到何振华眼熟。还是因为此人似乎跟小陈关系不错的缘故。

跟何振华一起来的,大家就都不认识了,连陈太忠都只是对此人眼熟。不过经何振华介绍,他总算知道。这位就是东湖区的邓副检察长。

邸检的消息也灵通着呢,上午甄宫正出事,他中午就知道了,事实上。这几天他都觉得有点心神比惚我得罪了陈太忠啊,还有蒙书记的女儿蒙勤勤。

他要不肯打听,自然不知道陈太忠是何许人物,可是只要肯打听,总是能得到些传闻的,心说这五毒书记气量窄我得罪了他,这可怎么是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晴天一声霹雳传来,甄庭长真的是涉嫌碰瓷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邸检都快傻眼了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

他肯定不能心存侥幸,认为陈主任忘了自己,心说我得自救啊。可是他在认识的人里发拉半天,也找不出个能跟陈太忠说上话的。

最后,他灵机一动,陈太忠这次回素波是去党校上课,说不得就给自己一个远房的姑妈打个电话问一问,听说振华现在在党校上课呢?

于是,何振华就坐着邸检的小面包车,早早地在港湾门口等上了

这些界说大就大。说小还真

陈太忠还以为是何振华一个人来的呢,心说大家都是党校同学,正好跟老韩喝两杯,不成想何振华还带了这么一位来。

“行了,你那是为搭救同事。我不跟你计较”经过何同学指点。陈主任才反应过来这位是谁。心说你要是不来,我早就把你忘了。

搁在上一世,他肯定忘不了邓检。但是这一世他已经入世太深了,就能站在别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人家是救治邻居去医院,哥们儿要是因为这种事儿不放过人家,那我比甄宫正能强到哪儿去?

他对西城法院的人有芥蒂,但是这位是东湖检察院的,而且人家跟他冲撞的时候,语气虽然不客气。却也没有太多过激的话,所以他很大度地摆一摆手,“你回吧,你做好事我计较什么,你以为我是甄宫正啊?。

“振华”。那检看一眼自己身边的何振华,做表弟的已经答应他了。万一陈主任肯原谅,就帮着再把关系拉近一点。

“太忠,看我个面子,让我表哥摆顿酒吧”何振华笑嘻嘻地发话了,他表哥混得好是个小官,两家关系走得不算太远,他这次能在表哥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那也是很难得的反正是亲戚。能帮就帮一帮吧。“那就走吧,单不用你俩买”陈太忠哼一声,随意地摆一下手,径自向里面走去,上行子巴结他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个小小的区检察院的副检察长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那也叫官吗?

看着他走进去,那二位赶紧跟上,上楼的时候,邸检还跟自己的表弟嘀咕呢,“想不到啊,你跟陈主任关系真的这么好。”

“就是帮他抄一抄笔记,基本没说过什么话”何振华笑一声,心里有点得意,嘴上却是很谦虚,“不过,太忠是很讲道理的,对自己人也很好。”

“是啊,他是很讲道理”邓检的眼中异彩一闪而过,接着又苦笑一声,“那是因为我这种小人物,不值得人家不讲道理”

酒桌上,大家也都是泛泛而谈。做表哥的居然不让表弟动手,自己频频地给在座的几位斟酒,根本都不带等服务员动手的。

鲁经理一开始还没把此人当回事。后来一听这居然是个检察长,登时就不敢再这么托大了,于是跟邓检抢着斟酒,心里也是在暗暗惊讶一都说陈主任横,这是真横啊。你看堂堂区里一检察长,在他面前就跟三孙子似的。

陈太忠心里却是有数,这是我的恶名,终于传到素波来了,一个我都不希的找麻烦的主儿,要上杆子来道歉,想到这

他真的有步,哭笑不哥们儿的名声真的那么不好吗甲

何振华不怎么能喝,喝着喝着就话多了,到最后他终于憋不住了,“太忠,那天跟你在一起的,真的是秦科长?”

“是”陈太忠点点头,却是想起了何同学曾经单相思过蒙勤勤,还因此被九华邵红星的人捉了去威胁,于是又叹口气摇摇头,“振华。没用的

“她真的是蒙书记的女儿?”何振华不死心,又问一句。

“是”陈太忠话都懒得多说了,就这么简单一个字,我说小何你的分得清楚轻重,反对你追她的也不是我和人想的东西,真的不。

“那你俩?”确实,人和人想的不一样,合着何同学心里惦记着这事儿呢,不过这也正常了,一大早七点多的。一男一女约看见面,很容易勾起别人的某些误会。

“我俩,我俩能怎么着?就是吃个早饭。”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你就不用耿耿于怀了,我都没胆子打人家的主意。”

其实,这话他也是安慰人的意思,要说以他的胆子,什么人的主意不敢打?不过他对蒙勤勤没感觉。只当她是同杨倩倩一般的好友罢了。

省委书记的女儿。在陈家人心里真的是不算什么,而且他现在女人多得都忙不过来了,只是见何振华愁苦,他才这么说的。

“你要打她的主意,没准还真的能成,她对你印象不错”韩忠笑着插话了,别看他是商人,还真的知道不少陈太忠圈子里的隐私,反正蒙老板已经不在天南了,估计也没可能再回来了,他就敢胡嘞嘞两句。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话题转移了,侧头看一眼检察长,“时了邓检。前一段时间,素仿的人闹事。最后是个什么结果?”

“抓了一批,过一阵估计要放了”邓检察长可是想不到,素仿人闹事是韩老五撺掇的,“要五十年大庆了,不可能提起公诉,伍书记指示了,要尽快将工人们安置了。”

此事是发生在陈太忠走之后。邵国立联系了韩天,通过一个在北京工作的素仿子弟,撺掇素仿的人闹事。原本还是一些老头老太静坐,想着弄俩钱花花,不成想韩老五通过外省的混混,从外省弄来一批打手。

厂里保安来赶人,打手们挥舞着棍棒就跳出来了,噼里啪啦一顿胖揍,要说这厂里领导,也是平日里太不得民心了,保安们也狐假虎威的紧,没有挑头的反抗也就算了。眼下有人出头,一边素坊的闲人登时纷纷围了上来,一起痛打保安。

他们打人的时候,打手们早就见机撤退了,可是民愤大了起来,居然有人建议去围攻厂领导,这一下事情就大发了,最后市里紧急调集了防暴大队过来,死死地护住了办公楼。最后是赵喜才出面,允诺国庆和中秋两节,会给素仿人拨一笔款子。大家才散去,不过保安有两个伤势严重的,又有一个防暴警察被砖头打破了头,所以等人散了,夜里警察突袭,抓了几个活跃分子。

第二天大家一串联,还待闹事呢,市里就得了消息,派了警察来四下转悠,又有人出面说,找那几个人走了解情况过两天就放出来了。

了解情况,那是真的,不过人在里面受点治也正常了,其实,随便一问,大家就知道挑事的是谁了。顺着线索找到北京,结果才知道,人家那素仿子弟早就移民加拿大了。

这下,警察油不敢抓人了,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坐飞机离开一抓外国人是要冒政治风险的,最关键的是,他们没有抓人的名义。

至于带头打人的,那是死活找不出来,有人就猜是不是那素仿子弟雇了专业打家,毕竟现在素波有几拨人就是吃这碗饭的,结果警方又对这几拨人狠狠打击了一下,倒是让社会风气有所好转了。

紧接着,上面就下来压力了。说是你们素波这帮人干什么吃的,这就十有八九是邵国立用上劲儿了,反正这件事,弄得市里挺被动的。

而那几位被抓的,后来也允许探视了。结果探视者一看,一个个被弄得鼻奔脸肿的,这下又不干了。市里于是又答应下赔偿,但是死活就是不放人放你们出去再闹出事来。大家的日子都不要过了!

那检在检察院,对最新消息还是比较了解的,伍海滨坐不住了,心说你赵喜才不是能吗?前面答应给钱后面就抓人,害得我跟着挨骂,那就给你施加点儿压力吧素仿的问题,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时候了,市政府今年必须要给,市委一个答复。

“十有八九又是不了了之”陈太忠哼一声,他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前一阵凤凰的京华房地产出七亿五买素仿,重建一个厂子,让赵喜才那混蛋活生生地给搅黄了。”

他跟赵喜才的矛盾,已经日渐表面化了一虽然一个副处和省会城市政府一把手之间,力量对比实在太悬殊。可是偏偏地,知道的人越来。

那检听得嘴角又是一抽,鲁经理更好,索性低头看酒杯去了,这话谁敢接茬啊?

“行了太忠,差不多了”韩忠到是敢说两句,他不欲让这个话题再继续了,于是抬手指一指自己腕上的手表,“差※个小时了,忙你的去吧,明天不是要去青旺的吗。这一晚上,是田甜和张馨陪着陈太忠的,雷记者在家招呼孩子,不过她倒是说了,明天跟着他一起去青旺一这么大的事件,天南日报肯定是要报导的。

临铝那边不是雷蕾负责的口儿。不过负责的那个最近家里有点事儿。雷记者就自告奋勇要去,当然,陈家人觉得,这是她想跟自己单独呆一晚上哥们儿的魅力,一般女人是不容易抵挡的叶。

原本,他还想着蹭雷蕾的捷达车走呢,不成想等到中午,才确定了消息,雷记者要跟着沙鹏程的大巴去细沙省长分管工业,临锅虽然是有色总局的企业,不过这么大的项目,他到场是很正常的。

这才叫坑人,陈太忠有点哭笑不的。他的林肯还在路上横着呢,桑塔纳刃。却是张爱国开着的,说不的只能坐了长途大巴,一路赶到凤凰。

总算还好,现在豪华大巴的速度不慢。而张爱国又将车停在路口,他下车之后,二话不说开上桑塔纳往青旺赶,终于在下午五点十分抵达了临铝。

啊章大场面

要说陈太忠的速度,确实不慢,他赶到临铝的时候,沙省长的车还没到呢,不过,这次临铝来的贵客太多。范如霜也腾不出时间专程接待他。

到走动力分厂马厂长一直在等他,然而,让陈主任略略感到惊讶的是。小铁居然也跟老马呆在一起等着自己,你不是范如霜的秘书吗,这种关键时候你跑出来?

当然,这个,怀疑他是不会问的,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偶然得知,范董喜欢用帅气的男秘书,这是临铝众所周知的,有些人还以讹传讹,将事情说得非常不堪,不过范董强势惯了,对这样的传言不屑一顾一我就是喜欢看英俊男孩儿,难道就许你们看美女?

可是眼下这种大场面的情况下,就算强如范如霜之辈,也不得不收敛一平,总局领导到了,分管省长到了。不能让别人抓住这点小毛病大做文章不是?

反正陈太忠和马厂长是扯不开啦,范董放了小铁的假,铁秘书一琢磨。招呼其他人都扯淡,还是陈主任值得投资何保华倒是黄家的女婿,跟他也见过,可听说在黄汉祥眼里,何院长的地位还不如陈主任呢。

而且最难得的是,陈主任年轻啊。铁秘书也年轻,心说只要陈太忠不倒,就能罩我一辈子啊,反正其他年过半百的大领导们身边也不缺服侍人儿,我不掺乎那些也不稀罕那些。陈主任才是最值得我关注的。

于是他就主动找到马厂长了,要跟他一块儿接待陈太忠,马厂长心说你是天子近臣啊,我能反对吗?

事实上,铁秘书为人有点傲。他自认这是在维护董事长的威严,但是别人免不了背后嘀咕两句,大意就是说你丫不过是一个弄臣,也不知道得瑟什么。

但是,别人怎么认为是别人的事儿,自打知道小可乐是荆紫菱的同学,而马厂长也挺得陈太忠帮衬之后,铁秘书对马厂长都是非常客气的。比如说今年过年,还将老总级别的年货分给他一份。

虽然那些年货很值几个钱一还是有钱都未必买得到的那种,可走动力分厂的厂长也不怎么稀罕。他稀罕的是小铁惦记着给我呢,这是对我身份和地位的一种认可啊。

有这样待遇的中层干部不止他一个,但绝对是相对少数,马厂长自然会领这一分情义,于是两人一起来接待陈主任。

陈太忠自是不会计较那么多,事实上,经过很多场面之后,他已经能理解,临铝这边面临的场面会有多大了。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沙册程的车队才到了彩旗飘飘的临铝二招,这时候陈太忠已经住进房间了,二招会议楼。

临河铝业一共四个招待所,一招和二招最大,一招的设备设施耍好一点,但是设备设施最好的,还是夏天才完工的临铝二招会议楼一花了四千多万,不但不对外开放,而且原则上不接待处级以下的干部。

饶是如此,陈太忠能住进去也不容易了,这次青旺的党政班子一把手全部到场,省里沙鹏程的车队。省冶金工业厅的一干领导,临织本部的领导,有色总局天南分公司的领导,其他兄弟单位来观礼的领导”

再往上,还哼哼色总局的一干领导。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二局的副局长。照中国公司总裁以及一干专家”像临时决定来的何保华,能在会议楼里挤出一个套间来,那都是仗着他身后的身份了。普林斯公司的老板也到了,她和她的保镖倒也住了进来,不过凯瑟琳一见住的是标间,就有点不满意,想要换到临铝一招住套间去然而。这显然不现实,就算加上三招四招以及临铝生活区的私人宾馆,花钱能住到的房间人早就满了。

当然,细数一下各领导。也不见的就真有多少,副厅级以上的干部不会超过二十个,但是各个领导都带着人呢,比如说沙鹏程的车队里,大部分人全住进了会议楼,连雷蕾都住了进去。

这么一来,再大的会议楼人都的满了,超出的人有点身份的住一招。挤不进会议楼的随员们,就住在二招就近招呼领导

陈太忠住的也是标间,另一张床名义上是订给马厂长住的,但是老马特意问了小陈一下,说是你觉得我晚上住这儿合适不?我这人可是爱打呼噜。

事实上,马厂长也隐约从范董处听到过只言片语,说是陈家人跟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的关系,有点,”那啥。

老马很清楚,别看这次昭的总裁住的是套间,而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住的是标间,那是人家不欲声张,一个公关公司强行出头,也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但是这次厂领导去瑞士,普林斯的人就跟去瑞士了一是的。搞定临铝的不是昭中国公司的人。

所以他这么问,也是个试探,他是真想留下来陪陈太忠聊天。上进之心人皆有之,马厂长惦记再往上走一走,那也不是不能理解的,毕竟他才五十不是?

陈太忠能明白老马的心情,但是他太需要静一静了,喜欢被人无休止奉承的,那都是渴望得到别人证实的主儿,陈家人也喜欢被人奉承,但是,,总得有个度吧?

他正犹豫着该不该拒绝呢,雷蕾推门进来了,他看得吓了一跳,心说眼下闲杂人这么多,你都这样进来啊?

不成想雷记者才不管那一套,冲他笑着点点头,“听说陈主任来了。我就过来看看,您这是在忙呢?”

“不忙”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将身边的两位向她介绍一下,那二位听说这是《天南日报》的记者,那也是相当客气的,不过家人觉得这二位的眼神里多少有点古怪。

等雷蕾解释说,她是陈主任的对口记者,采访他不止三两次了,那两双眼睛里的怪异就变成了恍然“陈太忠心里却是叫苦不迭,我说我的大记者,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聊了没几句,就到饭点儿了,众人又去二招餐厅就餐,跟陈太忠上次去省里参加火炬计划小动员大会一样,顶级的领导进了包间,厅级干部在小餐厅,其他干部就在大餐厅自助了。

铁秘书想给陈太忠要个包间,还说咱自己点几个菜吧。管食堂的不认别人可没胆子不认我,不过,陈太忠吃饭只要有酒就行,对菜没太多挑剔的。他自己带了两瓶茅台过来,心说你们既然那样看雷蕾,索性让大家都看到就完了,也能表明哥们儿问心无愧,于是笑着摇头,“咱就在大厅吧

凭着胸牌排队领上餐具,四个人打好菜之后选一张长方形的桌坐下,倒上酒正要开动,有人过来跟雷蕾打招呼,却是其他媒体的记者。

这倒也是无所谓的。反正桌子一边俩人,别人想再坐也没位子了。不成想又过了五六分钟之后。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走了过来,见没地方坐了,索性一人拖一张椅子,坐在长桌的两头了。

按说,这两位是该在小餐厅吃饭的,可是就在路过大餐厅的时候,伊再莎白眼尖,一眼发现了陈太忠,胳膊肘据一下老板,又使个眼色,凯瑟琳就转头问身边的翻译,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吃饭?

这答案显然不需要猜测,倒是跟她同行的昭的人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又跟张总聊了起这次,陈太忠在临铝驻京办见过的张总也来了。

小铁识得这二位,可马厂长不认识,一介绍才知道,敢情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普林斯公司的老板,于是大家站起身先喝一个,然后才坐下开吃。

话说这要出了名,想低调都难。这次临铝八十万吨奠基,来的外国人有二十多个。还有外国记者呢。可是最出风头的,就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了。

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她俩才是关键性的人物。但是随便一个人都知道。这俩外国女人,真的是漂亮到可以上挂历了。

而且,餐厅里就餐的并不乏临销的干部,也有人认出了铁秘书和马厂长,所以这六位是想求清净都不能了,一拨接着一拨的人过来敬酒。

临铝的会议自助餐不包含酒水,想喝酒就得自己买,别人不是掏不起这个钱,关键是陈太忠的桌子上摆的是飞天茅台,这种凤凰宾馆都限量供应的酒,临铝二招的吧台根本见不到,想喝茅台?我们这儿有啊一红星的。

然而,这种规模的场面,能坐在这儿主儿,一般都分得清红星和飞天的区别呦,铁秘书你这儿是飞天啊,不行,我愕蹭两杯。

分得清飞天和红星的主儿,其实未必稀罕这两杯,大家图的不过是个乐呵,再加上有外国美女可以近观本没有人敢想亵玩的,也就是近观,这可不比周敦颐家池子里的莲花。

可是这么多人凑趣,两瓶飞天眨眼就见底儿了,陈太忠觉得自己还没喝呢,怎么就没了呢?不行,我得再拿几瓶去。

飞天茅台,陈家人须弥戒里就有,但是他肯定不能当着大家拿出来不是?说不得出门,假巴意思地在朵塔纳车跟前转一圈,再回来的时候。他就有点毛了:两个外国鸟人,站在自己桌子边,跟凯瑟琳说说笑笑的。而且这俩是男性,年轻的,,

回到十五名了,又是七千字。风笑坚定要求进步”。!日08姗旬书晒讥芥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