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 促狭司机1967无需张扬

1966促狭司机1967无需张扬

“小雷,别走啊”张秀丽见雷蕾要走。更觉得面上无光了,甩开自家老公的手,拽住她不肯放,四下看看抬手招呼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来,“来,这是你素波大姐的朋友。给姑姑招呼好了,你招呼不好回头我录你的皮”。

她为了拽住雷蕾,连那个于局长都顾不得招呼了,雷记者犹豫一下。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她其实是个不怎么爱计较的性子陈家人第一次见她时,在马路上被淋得湿漉漉的,却也抢不过别人上车。

“来了就吃点吧”陈太忠无所谓地耸耸肩膀,还不忘假巴意思地撇清一下,“好歹给你朋友个面子,这个点钟,出去还不是得吃饭?”

“那成”。雷蕾痛快地点一点头。张秀丽见状,又叮嘱了两遍才走开。还说等一下要过来,敬三个人两杯。

那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张馨二叔的儿子小伙子看起来也算机灵。要领着三人找座位,不过陈太忠手一抬,制止了对方,一指不远处一个空着的小方桌,“就那张吧,你招呼人把桌子清理了。”

这种大宴席,都是十人桌,不过饭店里不可能只有大桌子,一些小桌子掇下去了,还留着几张,摆放着这样那样的杂物。小伙子听得就是一愣,可是看自己身边这位的做派,很有点不怒而威的样子,犹豫一下笑着点头,“成,您等一下啊。”

小伙子安排服务员动手去了,陈太忠转头看一眼雷蕾,“咱不吃他孙家的饭,你自己点菜,徐师傅,走。跟我拿东西去,今天你辛苦了,给你点好东西。”

“好嘞”司机笑着点点头,他心里也憋着气呢,心说什么玩意儿嘛。爷大老远地过来给你们随份子,你们就是这种态度,还是跟着陈主任办事痛快。

他已经想到陈太忠要做什么了。摆点好东西坐在那里恶心人嘛,这谁还不会?说不得屁颠屁颠地跟着主任大人来到了桑塔纳车的后备箱。

不过,饶是他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还是被陈主任车后备箱里的琳琅满目震惊了,陈太忠也没多拿什么,就是两瓶茅台,一瓶劝毫升的洋酒,又取了两个小玻璃瓶丢给他;“法国买的鱼子酱,你俩吃,我吃不惯这东西

再有就是一只真空包装的曲阳芦花鸡,做好的那种,临到锁车厢了。陈太忠又摸出两盒烟来丢给他。“拿着抽吧。”

司机又小晕一下,陈主任拿出来的东西,他就认识那只芦花鸡,仔细认一认茅台,认出是飞天的了。可是鱼子酱和洋酒上面全是鸟语,就是他不能懂的了。

手上这两盒烟就更走了,红皮儿不说,上面就打个三角的戳,戳里是英文和编号,戳下面也有,其他啥东西都没有,反过来一看,还是啥都没有一这是中国烟还是外国烟?

打开尝尝就知道了,司机也是老烟鬼了,拎着东西坐回桌子。麻利地从烟下面撕开一个口儿一很多司机抽烟都这样,由于经常要修车,大家不太习惯从上面带过渡嘴的地方开烟,那样容易把过滤嘴弄脏。

一根烟拽出来之后,司机傻眼了,这过滤嘴都快比烟长了,一时间觉得有点口话燥,再看过滤嘴那儿。写着俩字儿“熊猫

“这,这是大熊猫?。他没见过大名鼎鼎的熊猫烟,却是听说过的,想着这么一个烟盒就被自己这么糟蹋了,那真是要多痛心有多痛心了。

“嗯,我不抽烟”陈主任答非所问地回答他一句,侧头去看雷蕾。雷记者正抱着鱼子酱琢磨呢。说不得解释一句,“别人在武那儿待客剩下的,不过这东西不好吃,太腥还死贵,好像八十多美元呢。”

三个人说了几句,服务员就给这边上菜了,不过司机抬手止住了。“我们没点的菜,不要,就要我们点的,把这只鸡给撕巴一下,弄个盘子端上来。”

张馨的堂弟就在一边呆着看呢,见这帮人这样,由不得苦笑一耸。轻轻样一下雷蕾,“姐,给点面子嘛,要不回头我小姑收拾我呢。”

“不关你的事儿,我们份子也随了,借个地儿吃点东西都不行吗?。徐师傅的嘴巴真是快,一边点烟,一边就叨叨上了,“我们自己花钱买呢,”啊?”

我知道你们花钱买呢小伙子见识不广,但是茅台长啥样还是见过的。人家稀里哗啦地带了一堆东西进来,别的不说,那俩小罐头一个八十多美元,那就是一千三百块人民币呢。

再看那满是外文字儿的洋酒。小伙子觉得自己扛不住了。转身悄悄地溜了,心说我得跟小姑说一声去。

陈太忠他们可是不管这些,雷蕾弄了个杯子喝红酒,司机将抽了两口的熊猫小心地掐灭,摆在烟灰缸上,给陈太忠到了满满一口杯的茅台。自己却到了二两左右,“回去我得开车呢,陈主任您多喝点。”

“倒满吧,你躺在后座睡觉就完了陈太忠哼一声,抬手就要给他斟满,“两瓶酒我不过漱秋口。老马没跟你说过我的酒量?。

“那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司机嚷嚷着抢酒瓶,他是有意这么大声的,“其实这一瓶下去,我也没问题的。”

大厅里闹哄哄”司是刚才张秀丽跟雷蕾拉扯“就凡经有人注意卜纹边丫熙钾九几人桌子上的东西,别人更傻眼了这帮人待遇不一般啊,酒都是茅台。

这种场面,贺客都要分个三六九等的,可是总有人心里不忿,就找到了总管,都是坐大厅的,为什么他们茅台管够喝还坐小桌,我们就得是这样呢?

总管忙得四处乱窜,却是没注意刚才张秀丽迎接人,说不得走到三人面前,打量一下确认不是什么有名的人就想问你们怎么能乱点菜,可是看看桌上的摆设,也有点傻眼。凋一下唾沫,“您三位,是参加孩子开锁仪式的吧?”

“啊,份子已经随过了”司机的回答挺缺德的。他巴不得事情搞大呢,“来得有点晚了,就随便吃点。”

“这个”总管抬手指一指桌子上的东西,想说什么又发现有点不妥,说不得微微一笑,“呵呵,这种洋酒我都没见过呢。”

“我们自己带的”陈太忠没心思跟他多说,!说你算什么人啊,跟我问这问那的,说不得微微摆一下手,“单我们自己买,忙你的去吧。”

这话头子可是不对劲儿,干总管的都是老于人情的,从年轻人身上。他不但感觉到了浓浓的傲慢和不屑,还隐约闻到了点火药味儿。于是转身就冲着门口走了。

门口坐着收钱的老三和另一个,见陈太忠和司机拿酒进来的时候,就有点不高兴了,不过另一个劝他。说那傻逼都出份子了,人家愿意喝自己带的酒,由他们折腾呗,装逼的见得多了,不差这一个。

可是老三心里不痛快,网。才雷蕾把钱给张秀丽,他心里就一肚子火呢,孙家的孩子,该往哪儿交钱你看不到啊?等到见总管也过来问了。真的就憋不住了,站起身来。“这不是给咱家上眼药吗?合着一顿饭。我管不起他们?”

他大大咧咧地走过去,总管见不是个事儿,赶紧往领导的包间跑,不成想正撞上张秀丽往外走,她的男人也跟在后面。

老三走到桌边,张嘴就想说什么。可是看到那三位头都不抬?犹豫一下,终于按一下火气,“三位,喜庆的日子,这单我们孙家买了。”

“孙家?我不认识”陈太忠抬头看他一眼,继续低头对付盘子里的小龙虾,“用不着你买,求着给我买单的能排到凤凰去。”

“你这是打脸来了吧?”老三也火了,大声嚷嚷了起来,那司机听他这么说,蹭地就站起身子了,怒视着他,小子你怎么说话呢?凭你。也配陈主任打你的脸?”

“老三你给我让开”张秀丽远远地看见,两步跑过来,瞪着眼抬手就推他,“人家专门从临铝跑过来给瑞瑞送参考书,你还没完没了呢?”

“你别跟我动手动脚的”老三脸一沉,还待说什么,却是张秀丽的男人从后面拽他一把,“你这酒还没喝呢,就多了?给我去门口去。”

那老:悻悻地离开,张秀丽才冲着雷蕾歉意地一笑,“别理他,那家伙脑瓜就不够数”小雷,你来我这儿了,这么搞是闹的哪一出?”“娘家人就低一头,是吧?”雷蕾却是已经明白问题的所在了,她也面临过同样的事情,说不得看那男人一眼,淡淡地发问,“孩子都这么大了,有意思吗?”

“那小子脾气一直不好”张秀丽的爱人讪笑一声,伸手出来,“我是张馨的始夫孙鹏,非常感谢雷记者亲自把书送过来。”

雷蕾站起身同他握握手,侧头看看陈太忠和徐师傅,发现那二位头都不抬,也只能无奈地笑一笑,“我们吃一阵就走了,您二位忙去吧。”

“哪儿能呢?”张秀丽只做不见那俩的反应了,反正她在乎的是雷蕾。说不得推自己的爱人一把,“老孙,酒呢?给雷记者倒上。”

“我就喝这个了”雷蕾晃一晃手里的洋酒,微微一笑,可是孙鹏早将手里攥着的酒拿出来了,剑南春。“来这个吧,来我这儿了,怎么能喝你带的酒呢?”

雷蕾自是仗着女士身份不答应,两人碰一下之后,这孙鹏又要敬陈太忠和徐师傅,他喝了不少了,但是脑瓜还算清楚,雷记者是天南日报的记者,这身份就相当不简单了这个该死的秀丽,也不知道早跟我打个招呼。

但是,坐在那儿的二位,居然没跟着雷记者站起来,所以这两人不是雷记者的跟班,又听秀丽的侄儿说。这东西都是两个男人拿进来的,那么,结果就很好猜了这二位来头比雷蕾还要大,才会这样。

反正是个喜庆日子,三儿又冲撞人家了,他就想敬一杯算了,谁想徐师傅抬手笑着拒绝了,又一指茅台,“别给我们倒那个,我们就喝这个。”

“秀丽,你安排人去买一瓶,茅台。”孙鹏也火大了,心说你牛就牛吧,一点面子不给?不就是一瓶茅台吗?“快去快回。”

“飞天的啊,不要五星的”徐师傅终于逮住机会得瑟了,顺便又拿起那包被他倒着扯开的大熊猫,面带微笑发话了,“要是有这烟,也给买一盒吧?”

“咳咳”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心说这个糟蹋人的水平也不比我差多少啊,一时间好悬没笑出声来,只得伪作咳嗽两声

“碰一下就算了”徐师傅见陈主任发话,也就不为己甚了,那孙鹏年纪不小了,却是还不知道茅台有飞天和五星之分,听对方话说得蹊跷,自然也就不敢坚持了,讪笑着同对方碰一下,一饮而尽。这就算挺尊重的了,他是孩子家长。今天敬酒无非沾唇即止,特别重要的客人才会饮尽,要不然三十多桌,就算每桌一杯,也足够喝死两个他了。

喝完之后,他这好奇心就起来了,拿着大熊猫看两眼,其实也是想探一下对方来路,“这外烟叫什么。很不好买吗?”

“抽一根就知道了”徐师傅大大咧咧地一摆手,心里却是疼得要命,麻痹的,让你抽根大熊猫,你丫祖坟上也算冒青烟了。

抽一根就知道了?孙鹏心里这好奇心真的是按捺不住了,从这扯的破破烂烂的烟盒里拽一根出来。眼睛往过滤嘴上一扫,就愣在那里了。好半天才低声问一句,“大,熊猫?。

“不知道,领导给的”。徐师傅笑着冲陈太忠一摆手,心说陈主任。我这可算把场子给你撑得很圆很圆了。

他嘴上说的是不知道,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小子算你识货”孙鹏哪里还猜不到里面这点事儿,马上就将身子弯下来了,冲陈太忠谄笑着发话了,“这位领导,还没请教您的姓名?”

卿章无须张扬

人到中年。就知道有些人是自己不该招惹也不能招惹的了,孙鹏四十岁了,这点事儿也就算看明白了,不惑了嘛,当然,若是此人是来找事儿的,他也就未必怕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年头谁怕谁?

但是人家不但不是来找事儿的。还是来帮忙送书的,是自己老婆侄女儿的关系,而自己的堂弟又做错事在先,孙鹏就不得不低声下气了。

当然,若是这年轻人不是一副领导的派头,他就又未必认为是自己堂弟做错事了女人嫁了人可不就是由着男人使唤的?人心之微妙,由此可见一斑。

“你也没必要知道我是谁”陈太忠摆一摆手,漫不经心地发话了。“夫妻一场,不容易啊,你该好好珍惜。知道不?”

“那是,您指示得对”孙鹏见人家待搭不理的,知道这梁子自己化解不了啦,也就不再强求敬酒了,转头吩咐自己的爱人一声,“秀丽。你招呼好这位领导和雷记者,我是青旺化肥厂生产科的副科长,有什么事儿您言语一声。”

这家伙来的时候,自我介绍就没说工作,现在有心巴结了,才这么说一句,陈太忠轻点一下头,却是眼皮都不肯抬一下副科长?亏你也好意思挂在嘴上。

张秀丽自然就坐下了,她已经决定了,今天什么人都不陪了,只陪这一桌,那徐师傅有眼色,知道这位是不能挑衅也不该挑衅的,于是。等服务员将碗筷拿上来之后。笑着给她倒上酒,“嫂子刚才可是说要敬几杯的哦。”

张秀丽今年三十七,不过看上去也就是三十一二,可是论辈分她却是张馨的姑姑,而这司机看起来也是三十出头了,这叫法实在有点乱。

不过这就都是小事了,她喝的也挺痛快,雷蕾见她情绪似乎有点不高,随便问了两句,才知道果然像大家想的那样,这两口子的家庭,最近还真是不太和谐。

青旺化肥厂的效益并不怎么样,孙鹏这副科长当得也没啥意思。从前年开始在外面接一点小活儿,也赚了点钱,不过去年年初被合伙人坑了一把,又回到了赤贫的状态。

总算是孙家兄弟帮衬了他一下。张秀丽也从娘家借了点钱,重打锣鼓另开张,到今年买卖就来了,于是麻烦也就来了。

孙家兄弟认为,大家是孙家人,帮衬了你一把,你穷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衬俩了,得给个说法吧?比如说算个股份分个红什么的,实在不行,带挈你几个弟兄一把也算不是?

张秀丽觉得不公平啊,你们都能进公司拿工资分红,我家人为什么就不行呢?撇开夫妻关系不谈,当初你们都怀疑他,不看好他翻身的时候。是我第一个从娘家借钱回来的,还钱也是先紧着你们还,到现在我家的钱还差两万没还完呢,怎么这产业就成你们孙家的了?

这就是扯不清的事儿了,尤其要命的是,张秀丽还是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自古以来,这婆媳关系就是最不好相处的,而婆婆的胳膊必然又要往孙家拐。所以两口子现在关系,真的是有点紧张。

“像那个小三,勾着我家孙鹏找小姐也就算了,还劝他包姐。说我跟他不是一条心”张秀丽说得垂泪欲滴,“男人在外面难免有应酬。这个我能理解,可是你说他做的这叫什么事儿

“算了,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些事儿,忍一忍也就过去了”。雷蕾听得眼睛也有点红了,长叹一口气。“你又不比张馨没孩子,可以离婚。”

她这话貌似在劝人,其实也是在开导自己,不过张秀丽可不知道,听到这话猛地抬头看向陈太忠,“陈主任,你是有办法的人,能不能帮着把小馨的爱人弄出来?”

陈太忠面无表情只当没听见了,雷蕾听得却是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话?你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旧记张馨的前夫弄死,或者坏容易点,说不得笑着打岔昏那也是为了那三十万嘛,她跟她爱人又没感情,要是当年建军啥条件都不说就借钱,那我现在就能劝陈主任帮忙

张秀丽听得嘿然不语,她也知道这是实情,不过青旺这里民风淳朴一点,尤其是那些大一点的家族。总是要忌惮颜面除非就到了打打杀杀的程度。一般都不会离婚什么的,本乡本土的,丢不起那些人啊。

“小馨现在听说是副经理了。马上就是经理”她终于不再谈那些闹心事,勉力笑一笑,“雷记者,她说是经理了的话,就是科长了”她这孩子怎么一下窜得这么快呢?”

“这个。”雷蕾打个磕绊,心说你问我这个才叫问错人了,少不得冲扬一扬下巴小虎牙一呲。脸颊上出现两个酒涡,“陈主任跟她领导的领导关系好,他说一句话。别人都要买账。”

雷记者知道张馨的顾忌,也就不捅出她跟陈太忠的身份,但是能暗示的时候,她也不介意暗示一下,都这样了,张馨你还指望着近期内再嫁人吗?

“哦”张秀丽点点头,却是明显地想歪了的那种,她看得出来,雷记者比陈主任年纪大,两人关系也似乎有点”那啥,于是就当雷蕾在里面出力了,说不得冲陈太忠点点头。“那还要多谢陈主任了。”她都是徐娘半老的主儿了,这一笑梨花带雨,却也有无限风情在里面。陈主任看得心里微微一动,说不得很严肃地咳嗽一声,“张沛林说张馨的业务能力不错,她的提拔是公平的。”

她在**的业务能力不错吧?雷蕾见他这副人模狗样的做派,就琢磨着是不是该出声刺他一句,不成想远处稀里哗啦地走过几个人来,却还是孙鹏带着头。

“那啥,雷记者,几个朋友想看一下红盒的熊猫”。孙鹏点头哈腰地解释着,脸上满是笑容。

合着,他夹着那根令徐师傅心疼不已的熊猫烟回了包厢的时候。包厢里几个领导正不满呢,说小孙你这样不好啊,怎么就把我们撂在这儿不管了呢?

领导们话没这么说,可是这意思随随便便就能表达出来不是?于是孙科长忙不迭地把耳朵上夹着的熊猫烟拿下来了,外面真是贵客”您几位看,这大熊猫啊,人家散的。

“,不是吧,你老孙家祖坟上冒青烟了?”要不说这基层的干部,素质就是低呢?市政管理局于局长把烟拿过来看一眼,眼角**两下,将烟递给了身边教委的副主任,“刘老板你看看,这是真货吗?”

刘主任是市政府出来的,有点眼力价,这是大家公认的,不过他也没见过熊猫烟,倒是听说过,接过来打量两眼,将烟还给了孙鹏,微微一笑,“白皮儿的,上面就是内供熊猫或者军需特供四个字,对不对?”

“不是,红皮儿的,上面没汉字”孙鹏忙不迭地摇头,“就是英文和一些数码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外烟呢,也就是看这过滤嘴儿长,问了一下,人家没带理我

“哎呀,红皮儿的熊猫啊,没听说过刘主任摸一摸下巴。又摇一摇头,接着眉头又是一皱,“不过这个也难说,数码”是带编号的吗?。

“看起来像编号”孙鹏也拿不准,只能点点头了。

“那就难说了”刘主任也挠头了,他可是比较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儿。人家带个编号就是一个批次,内供熊猫未必会有统一包装,说不的侧头看一眼于局长,“于局,咱去看看?”

“我觉得,够呛能是真的”于局长摇摇头,不过对这种随便散”人家是真的呢?

当然,这也是领导喝得差不多了,又是在这种私人宴请的场合,要不然,先打听清楚来人的身份是必须的一为了自己维护的面子?也为了对领导表示出应有的尊重。

反正,刘主任撺掇两下。孙鹏就出来了,现在酒宴已经到了尾声,四处窜桌子的也不少,几个人就奔着陈太忠这一桌来了。

一盒烟到是无所谓,雷蕾就做主让他们拿着看了,徐师傅眼见已经这样了,又知道这几位估计都不含糊。说不得一横心一咬牙,手一摆,“都尝一尝吧”心里却是安慰自己。还好,还有一盒呢,老子今天也在领导们面前牛逼一把。

刘主任看一眼那盒子,就知道是假冒不来的东西,就算假冒大熊猫。你弄得靠谱一点不是?弄到眼下这种样子,看似不三不四,实则才是正经的无须张扬的底蕴。

“张,也不给介绍一下”他笑嘻嘻地拍一下张秀丽的肩头,他已经知道了,在座的有个《天南日报》的记者,那女人估计就走了,可是这两位,,是什么来头?

张秀丽张一张嘴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愕远处一声大笑,“哈哈。我说是谁呢,原来真的是陈主任,好久不见了。”

熊猫有红硬和白软,风笑也不知道有没有红软,反正家言,大家随便看看就走了”又是七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