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 追悔莫及1969差不多狠

1968追悔莫及1969差不多狠

陈太忠听到这话,抬头看一看此人。又皱着眉头想一想,猛地点点头。“啧,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红星厂的,你是赵经理,对吧?。

“没错”。这位笑眯眯地点点头。拽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倒是挺不见外的,“来青旺办点事儿。刚才听别人说,我就怀疑是你。出去一看你那时代人,,啧,果然。咦,你的林肯哪儿去了?”

“赵经理给介绍一下啊”。赵经理背后,跟着的就是市政局的于局长,他没跟着刘主任凑热闹,而是去看了一下来人的座驾,心里禁不住有点疑惑,这是凤凰的车嘛。怎么就捎着天南日报的记者过来了呢?

不成想起经理见了这牌子就往里走,他紧追着都没跟上去,又耍考虑自己的身份,慢了半拍也就是常事儿了。

“哦,这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赵经理也不等张秀丽话了,自己直接介绍,“科委也是我们民品公司的固定客户。”

这话一说出口,那刘主任就倒吸一口凉气,青旺就挨着凤凰的,他可是知道陈太忠是什么角色,于局长听得也是眉头一皱:凤凰科委那是鼎鼎大名了,不过这个陈主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主任?

“林肯啊,还在素波扔着呢”陈太忠笑一笑,他对这个赵经理有印象,自然还是因为科委买红星厂的焰火,那次因为要上例会耽误了付款,老赵直接就要拉货走人。结果被牛冬生的交通局把车扣下了,闹的动静挺大的。

不过到后来,由于有那帕里的老爹那书记出面,双方终于协调成功了,两人也算不打不相识,后来陈太忠去素波又订货,赵经理还请他吃了一顿价值三千的“便饭“你就是能到处乱跑”。赵经理对陈太忠倒是没那么多忌惮,伸手就去拿桌上的茅台,“服务员。拿个杯子来,,我说,铝厂那个项目开工,你没凑个热冉?”

荆言,临铝八十万吨氧化铝项目,他也击了,不过没等奠基仪式开始就被人撵出招待所了没办法,要给领导腾地方呢。

当然,赵经理也是要走才那么好说话,他去不是参加奠基仪式的,是给临铝送焰火去的,要上钱以后也没兴趣呆着了,想着青旺市政府这边还欠着厂里二十万,心说我来要欠款得了。

“去了啊,还得再去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边还有点项目要谈,对了,你怎么会来这儿呢?”

敢情这赵经理跟张家有点渊源;这次来赶上张家的孩子过十二。原本他来不来都无所谓,份子随到就行了,不过听说市政局的于局长要来。也就凑个热闹过来了,青旺市的欠款从年初拖到现在了,他也着急找门路要钱呢。

他虽然是张家的宾客,但红星厂好歹兵器工业集团的厂子,身后有军方背景,他又想跟于局长等人聊聊,所以就被邀请进了领导的包间。

听陈太忠说去了临铝奠基的现场,赵经理也没觉得奇怪,陈家人的大能,他在凤凰就见识过的。不需要陈主任开口,交通局那边就敢无事生非地扣下车来这能量怎么能简单得了?

“见青旺的领导没有?。他关心的是这个。

“见了,住一起的,不过人家是厅级干部”陈太忠听得就笑,也不管四周人的眼光,“我就是台上观礼的

“陈主任,进包间里坐吧”。刘主任终于逮个机会插话了,他是教委的,听说过自家老板的老板的分管省长陈洁,很看重陈太忠,一时也就顾不得考虑于局长的感受了,率先出口出了邀请。

陈太忠看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张秀丽在一边忙着打圆场,“陈主任一会儿还要往临铝赶呢,就这儿吧,吃一会儿就走了。”

刘主任被这一眼臊得有点想钻地洞,可是他还真不敢得罪陈太忠,所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凡凰教委是对陈太忠的操蛋脾气最了解的单位之一,青旺教委做为兄弟单位,刘主任怎么可能没有耳闻呢?

“那就一起坐一坐吧”。于局长倒是不见外,扬一扬下巴,自然有人给他端过个凳子来小赵坐在这儿死缠烂打不走了这是军工单位的。而小刘虽然只是个副处,也是眼高于顶的主儿,都这么能忍,他自然也要识趣一点。

孙鹏见到这一切,后悔得都要钻地洞了,侧头狠狠地看自己的堂弟一眼,麻痹的老三,你看你帮我得罪了什么样的人!

先前,他以为陈太忠是太子党之类的,心知惹不起,也就断了攀附的念头一有些东西知道归知道,离普通老百姓确实挺遥远的,但是眼见平日里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处级干部低声下气的,这份能真实感受的震撼,真的无法形容。

陈太忠真是不欢迎这些人,不过还是那句话,人在官场你不能太特立独行了,所以也没阻止这些人加塞,总算还好,这几位都有点眼色。一个坐在了张秀丽的左边,一个坐在了右边,孙鹏没地儿可去,只能站在老婆背后了。

身边就是一个赵经理,是素识,陈太忠也就不能再绷着脸了”说左右不过一顿饭,吃完就走人了,也不能让张馨的小姑太被动不是?

“太忠,知道你贵人事多”九七不客与了”两杯茅台下经理就敞开说话了。牦带了点军人作风。直来直去的,“青旺差我二十万的货款,你跟这儿哪个。领导惯一点?”

“二十万?”陈太忠看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不过,想到这人是张家的关系不是孙家的,心说我得替张馨绷住这个面子不是?

而且,老赵这人并不招他讨厌。于是沉吟一下,“农业局老贾说话管用不?他还差着我点儿人情呢。”

贾局长其实不差他人情,人家还要交门槛费呢,不过段卫华半中间架了一把,驻欧办损失了三分之二收入。这个账当然要算在老贾身上。

“贾局长说话,差不喜管用”刘主任笑着点头接口,顺便拿起茅台给自己斟一杯。倒是真不见外,“我们青旺可是农业大区呢

于局长心里纳闷了,心说这小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皮没脸的了?不过看一看桌上撕扯得乱七八糟的红盒熊猫,心里暗叹一口气,转头冲徐师傅一笑,伸手去拿烟,“老徐,再蹭一根啊。”**,你好歹也是个局长,没抽过烟吗?徐师傅心里大骂,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随意地摆一下手。“随便抽,一包烟嘛。”

孙鹏看得心痒痒的,心说等一下我也再弄一根,回头跟朋友卖弄去。不成想他走个。神,再回头看,现徐师傅不动声色地从桌上拿起烟来。抽出一根,接着就很随意地把烟往上衣口袋一揣,,

陈太忠听说老贾能行,就摸出手机打个电话给驻欧办,不成想巴黎那边才六点,半天死活没人接电话,气得轻骂一声,“睡得太死了吧?。

“贾局长好像去欧洲了”。于局长见他打电话没人接,点起熊猫烟来。轻吐一口烟雾。“跟粮食局老周和唐市长去的。

“还去了个市长?”陈太忠听的眉头一皱,旋即点点头,“收他们钱少了,他们去欧洲是我安排的,我能不知道吗?”

收钱少了?刘主任听得就是一呆,侧头看一眼于局长,于局长的烟一抖,好悬没掉到桌上,“是陈主任您安排的?”

“啊”陈太忠点点头,去拿酒瓶。却现酒瓶空了,一时间也有点意兴索然,“算了,喝好了,走吧

“别介,再喝一阵儿吧,您车里没了,我现在去买”。张秀丽站起身子来就要走,陈太忠哪里容得她走掉?心说我就是要让大家看你的排场呢,说不得冲徐师傅扬一下下巴。“再拿一瓶,就这了,喝完得赶紧走。”

徐师傅拿起桌上的钥匙转身出去了,赵经理却是赶紧抓住时机求人,“我说陈主任,那这件事儿就拜托你了,回头去素波,我请你打炮。”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哆嗦,老赵啊老赵,不是我说你,这话真是要多粗俗有多粗俗了,再说了,哥们儿也不是那种人啊,你这是埋汰我吗?

“这个”,四零火、八二无,我说的是真的打炮”赵经理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满桌子的人都笑了起来,他愣了一下,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们这帮人啊,思想真复杂,我跟三旅的人挺惯的,炮弹每年有消耗指标的

“陈主任不会打炮的话,你还能找人教他,是吧?”于局长乐得前仰后合,陈太忠听得又咧一咧嘴,酒桌上刚才那份隐隐的尴尬,也因为他这话消失不见了要不说这荤段子用来调节气氛,真的不错呢?

“算了,我跟军分区那帮人也熟悉”。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看一眼赵经理,“你要着急的话,等我晚上见了临铝范董,让她跟刘老板说一声。才二十万嘛

“你老弟家大业大的,我可折腾不起”。赵经理听得苦笑着摇摇头。“不过,这点儿钱真用不着找范老板。她的秘书就管用,”

“哦,那这一句话的事儿”徐师傅拎着一瓶酒出现了,不失时机地夸张一句,“铁秘书整天跟陈主任在一起呢。”

满桌又是无语,范如霜那是什么人,青旺的人谁不知道?跟市长市委书记平起平坐的主儿啊,进利书记办公室都不用秘书通报的而且临铝是青旺一等一的大企业,每年市里不知道要跟那儿化多少缘呢。

陈太忠看徐师傅一眼,伸手去拿酒,不成想起经理手疾眼快,站起来抢过酒瓶,“来,陈主任,我再敬您三个,于局,杯子拿过来。”

由于气氛大为缓和,陈太忠也就不再计较了,只是他喝酒极快,别人见了,也是咬牙陪着,随便聊两句,刘主任眼见一瓶酒眨眼就剩下瓶子底儿了,就有点着急了。“陈主任,听说您跟陈省长关系不错?”

“嗯,领导比较重视我的能力”陈太忠一听扯到这事儿上了,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陈省长喜欢脚踏实地做实事儿的。”

“听说凤凰的校园网,资金都是科委监管呢”刘主任笑一笑,接着又叹口气,“唉,我们青旺也想上这个,两年了没批下来

陈太忠又看他一眼,又看一眼张秀丽身后的孙鹏,微微一笑,对这个问题不予回答,举起了酒杯,“好了,干了这杯,就要走人了

说完他一饮而尽,站起了身子,雷蕾却凡…汪抢井将百块钱案到了服务员年里,站权身跟着往外兜丫屁了两步之后,转头一指桌上的大半瓶红酒。冲张秀丽微微一笑,“这瓶子好像也值几百,你收起来吧

众人闹哄哄跟着出去送人,马路对面的桑塔纳已经启动,眨眼就消失不见了,那老三见一堆领导出来送人,恨恨地轻声嘀咕一句,“不知道装什么呢。”

“你就是个混蛋”好死不死的。孙鹏听到了这句,气得转身一指自己的堂弟,“你知道今天你”你知道个屁!”

“你招惹他了?”刘主任正失落着呢,听到这话,登时恍然大悟,他一直觉得陈主任今天表现太反常你再牛逼,也不能太那啥了吧。真当我们是三孙子吗?

“教委的尾款,你自己要车吧。我管不了啦”他真的气得抓狂了。看一眼孙鹏,也懒得再说什么,转头向酒店外走去,“要钱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说你认识陈太忠。”

“啧”于局长同情地拍一下孙鹏的肩头,他其实跟孙科长不怎么惯的,“农业局老贾、唐市长、范如霜、刘老板、军分区、陈省长”你说说你吧,唉,真是的。”

说完这话,他也转身走了”,

咖章差不多狠

孙家人怎么追悔莫及姑且不提。陈太忠在回到临铝之后,再次证明了他能“旺人”的名声一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已经是他张张嘴就能提拔的了。

像跟他去青旺的司机就是,说实话。陈主任挺待见这司机的,不为别的,只为这位巴结得他开心,而且操蛋起来,也颇有一点水率。

真耍比起气人的水平来,陈家人自信不输于任何人,不过他现在身份不同了,明面上跟某些人叫真。还真是抬举对方呢,同时也显得他没有领导气度。

可惜啊,徐师傅的年纪,真的的是大了点儿,于是,等回到临铝他又甩给对方两盒烟,等见了马厂长之后。又随口来了一句老徐挺会办事儿的。

就因为他这一句话,检修所等着升正主任的那个副职,硬生生地被卡到了那里,徐师傅不久之后成了徐主任,虽然只是一个副科,手下也才二十来号人,但是,,这是一把手哦。

等铁秘书把收取资料各个单个的联系人名单和资料明细交给他,那就是第二天早上的事儿了,一摞资料足有一尺厚,陈太忠转手就递给了何保华。

接着他又将赵经理托付的事儿说一遍,小铁毫不犹豫地头答应了,都没问两人的关系,“既然是陈主任你的事儿,没问题,市政府那边我熟人很多。”

都处理好就能走了,原本他是想捎上雷蕾去素波,再折返凤凰,不成想雷蕾蹭上了临时增的、专门接送零散领导的临铝接送车,于是他就直接奔赴凤凰,中午十二点正好赶到。

十二点就是饭局时刻,不过显然。陈太忠回凤凰的话不需要考虑有饭局没有,他要考虑的是去哪里吃饭的问题。

像中午这顿,他就推了好几家,而选择了同父亲共进午餐当然。这并不是他的孝心爆棚,实在是省成套设备管理局的人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省成套局原本说好是今年下半年帮着疾风电动车统一招标的。不过那边出了点变动,而科委这边也换了领导了,一时这件事就放下了,暂时定下的意向,就是明年开春再说。

不过,疾风电动车的广告一打还有外国美女捧场,省里又听说国庆节前第五万辆就能下线,这就开始认真了,这个统一招标,今年就搞起来吧。

搞起来就搞起来吧,可是成套局今年换领导了,新局长出手不凡,一上任就搞定了几个大企业的统一招标,就不怎么看得上凤凰这儿的。

于是,省成套局对疾风电动车厂个函。说你们过来敲宾一下吧,我们打算为贵厂的这个采购把一把关,也是为你们负责。

前期你们说的可是想借此扩大权力范围,走个形式而已的!许纯良来科委有段日子的,这些东西也都听说了,就觉得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呢?

要说科委还真幸运,陈太忠撒手了。来的却是许公子,许主任虽说比较纯良,但是做事也认真,于是就吩咐下面人一声,不要鸟他们。成套局也有做事认真的人,知道新局长上任,因为能力挺强就难免有点网慢,这个函是不敢不,可是出去之后,就挺注意科委这边反应的。

一听说科委这边没动静,办事儿的人就着急了,说不得专程跑过来一趟,许纯良晾了他三天才见人。而且一句话就打走了,“新局长上任啊?哦,能理解能理解,不过,,我们是跟以前的局长谈的。”

这就算完蛋的啦,办事儿的人心里也痛苦,走了一个狠的来了一个。差不多狠的,于是只能叹口气回去汇报领导了。

新来这局长牛逼,是抓住行业了。不是说人面儿有多广,又由于凤凰科委的单子不大,直接就吩咐下去了,等听到回来的人汇报,登时就恼了,一拍桌子,“为什么没人告诉我,疾风电动车厂”是许书记的儿子在那儿?”

敢说话的几位不是都让您收拾了吗?办事的人腹诽两句却是死活不敢

臣”新局长也猜出大家的想法了。一时也顾不得丢人了。…丽旧毛局长怎么谈的,咱们就怎么答应它。”

又来了?许纯良这次到好,直接就不见了,这位等了几天不得要领。又回去汇报新局长了,新局长这下猛地一拍脑门,反应过来了我这不是傻的吗?人家凤凰科委就不想让我插手,上次我怎么为了争个。面子,就又派人去了呢?

可是事情走到这一步,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现在再停手太晚了,人也得罪了事儿也办不成,事儿办不成倒无所谓,碰上这种主儿了谁也不能笑话我。

但是,得罪了人这才叫麻烦。那是省里的第三把手许书记啊,这个后果真的是有点太严重了你说许书记与人为善?那是你没看见人家狠的时候,而且”,人家手里还有纪检委呢。真要弄你根本不可能给你翻盘的机会。

这下,新局长就坐妹了,少不的通过人跟许绍辉打个招呼,那个啥绍辉书记,我不知者不罪啊,科委这边我该怎么做呢?

许绍辉的回答,必然是中规中矩的。孩子大了,不但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还是大小是个。干部了,跟我不相干,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可是人吓人就要吓死人的,许书记要是个性分明一点也还好说了,偏偏他儒雅得紧,这不疼不痒的话说出来,新局长更害怕了,我到底是该管还是不该管呢?

这件事一定得处理好了一他为此事定下了基调,仔细琢磨半天,终于决定完全按着上一任局长的路子走。不但条件还要宽松,而且用老人来办此事,把罗副局长派过去。

原来跟陈太忠谈此事的就是罗局长,罗亮当初能做主办了这件事。证明在局里还有点地位,新局长一来之后看他不顺眼,就夺了他手里分管的活儿,将人踢到了一边去。

做出这个决定,新局长也算是自打耳光了我搞不定了罗亮你来吧,可是他现在吓得魂飞魄散。已经顾不上计较那么多了。

罗局长谨慎地表示了,为单位出力是应该的,不过我这没名没份的过去,算怎么档子事儿呢?新局长知道,这是人家要说法呢,少不得就又跟他坐一坐,许了他两个口子管理。

老罗出马,那真的是不一样。许纯良听说此人就是跟太忠谈判的主儿。心说我冲着太忠的面子,见他一见吧。

许主任既然决定见人了,罗局长的荣幸也就不用再提了,说不得又把以前那套搬出来我们帮你招标。走个过场,货款还是我们成套局垫付,这是以前跟陈主任说好了的。

许纯良知道,大忠以前确实就是这么答应的,他顶了成套局,主要也是因为那边不但态度不好,连货款垫付之类的都不提了,合着你们觉的我比陈太忠好欺负?

眼下又听到原来的条款,他心里又生出一点感触,太忠可没有我这么一个老爹,也能跟成套局谈出这样的条件来,可见那家伙在科委这一摊上,是下了多么大的辛苦一而这个桃子,是我摘了。

反倒是我上来了,成套局居然想不认账了,麻痹的,见过欺负人,可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领导变动你有苦衷?滚一边去,我还有苦衷呢。

所以,许主任就想表示出来一点。太忠将这个摊子交给我了,我只能比他干得好,不能比他差不是?

于是他就很痛快地表示了,“罗局长说的这些,很有诚意,我们也愿意支持成套局的工作,不过电机这一块,不需要走统一招标了

电机这一块,就是陈太忠的老爸在搞,两人都知道这个,现在疾风的电动车分几个型号,高档次要打牌子的,还是用的铃木生产的电机。约占总产量的百分之六十。

不得不承认,这山寨货比原装的是要差一点,但是有句老话说得好:态度决定一切。

陈父原本就是个认真的人,有点小毛病啥的就不说了,他知道自己的其机质量关系到儿子的前途老伴提醒他多次了,宁可这买卖不做。也不能做砸了。

再加上他在电机厂干了近三十年了,该懂的都懂,所以眼下这电机是越做质量越好,堪堪可以媲美原产的了,不过碰上李天锋这么个死脑筋的生产厂长,一定先要把国产的电机铺到附近各县区,说是便于就近观察维护,他也实在没脾气。

所以,现在电机的采购比例。还是比较灵活的,就是说没有固定下来,再加上这是太忠老爸的产业。许主任又想多争取一点东西回来。就不肯答应。

这个,罗局长可是不能答应了。电动助力车厂能统一采购的东西本来就没多少,按明年产量十万辆算的话。光电机这一块就是两千万左右。哪能把这一块撇开呢?

许纯良有点不耐烦了,“你跟我说这么多太脱离实际,我知道不占我们的资金,可问题是”你得把下面工作做通了不是?”这就是他交底儿了,你光跟我说没用,去找陈太忠吧,兄弟之间,就是得相互捧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