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 新官1971阴柔作风

1970新官1971阴柔作风

要说起来说套话,老实人说套话的威力,一点不比那些官僚们差,许纯良办事没那么多花哨,一向是有板有眼的,可是他越是这样,别人还就越不敢敷衍他。

罗亮对电机那一块儿是怎么回事,也明白得很,说不得找到了陈太忠的老爸,陈父到是好说话,这个事情跟我无关啊,你得找李天锋,我只是供货商。

话是这么个话,理也是这么个理,但是别说是陈父,就是李天锋也明白,陈主任是很给我面子了,我不能上杆子地给脸不要。

事实上李厂长确实是个正派人,他能这么认为,最关键的还是因为老陈提供的电机质量真的可靠,比电机厂原来那傻大黑粗的电机不知道强出多少倍,价格虽然不算便宜,可比起铃木电机来那就便宜得不是一点半点了。

所以他也为难,于是就告诉罗局长,“按说明年电机应该还是四六开,但是总包给老陈还是你们划片招标,你得跟陈主任商量,这件事情我和老陈都做不了主。”

总包给老陈,就是由老陈的装配车间吃下所有的单子,里面该买多少铃木的,该买多少电机厂的,都通过那这个便于售后维护,找一家就行了,但是同样也有弊端:万一有人那啥,以次充好怎么办?

陈太忠在素波就接到了这样的电话,心说这种事也要我拿主意?不过,王启楼建议他要把这两片分开扩接电话时他在场。

王处长搞的是组织工作,对类似事情比旁人敏感,你老爹能接科委的单子,已经足够别人歪嘴了,幸亏他是承包的电机厂的车间,要不真的难说清楚。

而张爱国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招标,陈主任你最好露一下面,你去欧洲已经太久了,而许主任这明显是给了你一个发挥的机会,也不能辜负许主任的心思不是?

这二个说得都有点道理,陈太忠也不是听不进去话的主儿关键是他不愿意为这种事牺牲太多脑细胞,两可之间的事情,琢磨那么多也没意思不是?

于是,回来之后第一顿饭,他就是陪着老爹和罗局长吃的,饭桌上轻轻巧巧地就敲下来了,分开扩标,至于说比例,李天锋的建议就不错,还是四六。

他老爹的车间加工能力也有限得很,现在已经大肆招工了,不但面向社会招临时工,厂里其他车间的人也跑过来不少。

这些人多是熟手,素质不太高却是对社会有朴素的认知一老陈人家有个好儿子,现在也是赚不完的钱,靠着科委还能再赚下去。谁傻的,跟钱有仇?

一般人是看不到三两年以后的事情,也没人琢磨陈太忠以后不干科委主任了,助力车厂还肯不肯买账,不过就算肯琢磨的,多半也能判断出来小陈年纪轻轻的,再往上升肯定没问题。

总之一句话。今年老陈的车间,供应助力车厂电机都是紧巴巴的,不但要连轴转还要强调生产安全、工序和质量亏的是老陈给的工资不低,该有的加班和补助之类一分不少,年节还有福利,大家干得也起劲儿。

明年电动车厂的产量还要再扩大,做老爹的觉得自己能接六到七成的电机,不过做儿子的拍板了,“老李这人搞生产有一套,听他的没错”老爸你那儿也该沉淀一下。急速扩张不一定都是好事,培养出了骨干,整合好了各种流程,再上速度也不迟,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

陈父这是头一次被儿子了。一时就有点挂不住,又紧记着老妻的叮嘱,就不说话了,倒是罗局长在一边听得感触挺深,“太忠你能这么看问题,将来再上几个台阶是铁定的”多少年轻人被成功冲昏了头脑,就栽在了这个上面,像王遂舟、史玉柱这些。”

这顿饭吃得挺不见外,罗亮感触也挺深的,他是想着幸亏当初科委这个项目是我跑的,要不然被新局长晾两年之后,指不定就成什么样了呢一虽然当时谈的条件有点丢人,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是莫大的机缘了。

所以,他对凤凰科委是心存感激的,而且他并不介意将这种感激表示出来,太忠,我跟新来的那位真的不是一回事儿,亏得是谈了你这个项目,要不现在整天喝茶看报纸呢。

“那你这是间接地借了许主任的力了,回头专门请人家一顿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事实上他对统一招标能坚持原来的尺度,还是很满意的,起码,能借用成套局的资金做发展,凤凰科委钱是不少,不过,,这些界上有谁嫌钱多吗?

“那是肯定的了”罗局长笑着点点头,心中真的感慨无限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得了啦,陈太忠是这样,许纯良也是这样,我们新来的局长是挺牛了,可人家俩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我得跟这二位处好关系啊。

倒是老陈这顿饭吃得不怎么在心上,被儿子了一顿,让他觉得有点没面子,不过同时也有一个非常好的消息被确定了下来:明年他的装配车间不用再为资金困惑了,一旦大单子被定下来,随随便便哪儿借不到钱?

明明是个飞跃发展的机会,想到这里,他又恨得咬咬牙:这小兔崽子,就知道让你老爹做牺牲,还说得这

万比北

陈太忠喝点小酒睡一觉,下午去找许纯良聊了聊,等时间到了,去段市长那里做个,汇报,接着他就难掩那份相思,悄悄地又去了一趟三十九号。

多日不见,唐亦董对他越发地痴缠了。不过想一想也正常,她原本就是熟透了的女人,一旦被打开个口子,心中的欲望那真的就像历史的车轮一挡也挡不住了。

一番云雨过后,就是五点多了,她缠着他不让走,“不许回了,今天就在我这儿呆着吧,咱俩一块儿做饭。”

我怎么也得去招商办转一趟啊,陈太忠心里暗暗叫苦,没准白市长在那儿等我呢晚上横山区宿舍是没法回了,老吴住到市长女儿家里养病了,“万一有人来,就不好了

“你会悄人来?”唐亦董白他一眼,心知这家伙是在找借口,想到他又要出去不知道跟谁鬼混,心中炽热的情火就像遭遇了一盆冰凉的水,说不得苦笑着叹口气,“其实”蒙艺走了,我这儿还可能有人来吗?”

这话说得不尽正确,其实她这儿还是有人来的,毕竟蒙艺现在还是省委书记,更有人看好,此人估计就是下一届的候补政治局委员。

不过,她也不过只是蒙艺的嫂子,找蒙书记办事的,很少会找上门来,倒是王宏伟、张智慧等人,时不时还能来看一看,却也不像以往那样,先来后打招呼,实在不行就在门外等着了现在一般都是来之前打个电话联系,要是人不在也就不用白跑了。

这些细小之处,最是能反应人心,好在唐亦董早就见识过一次了,倒也是无所谓的,蒙书记都走了,别人能记得时不时来看看,这就算是有心人了。

陈太忠见她说得凄苦,心中也一拽,说不得上前轻搂她的肩头,“我这是有工作在身呢”这样吧,今天再晚我都来,你把菜留着,回来我择我洗我炒,行不行?”

“去吧,知道你忙”唐亦董见他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登时舒爽不少,轻轻一推他,“行了,今天不许来了,我要早早关门睡觉了。”

陈太忠才打开手机,就有电话进来了,是钟韵秋打过来的,轻轻抱怨他一句之后,“吴市长过一会儿要去看伯父去了,二十分钟内。你能到招商办吗?。

我就知道是这样,年轻的驻欧办主任撇一撇嘴又叹口气,寻个没人的地方放出桑塔纳车来光找这个地方。他就万里闲庭了五分钟,没办法,到处都是人啊。

王珐比北

然后他就一路疯狂赶,总算是在最后时刻有惊无险地赶到了办公室,却是正赶上吴言下楼,两人就那么站在大厅里说了两句,最后白市长话里有话地吩咐一句,“今天没时间了,你好好地准备一下改天详细地向我汇报。”

既然来了,陈主任肯定要去自家的业务二科转一圈,推门一看,不错,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着什么,这都五点四十了,工作态度很端正嘛,呃,,好像头什么地方不对啊。

异到有人推门,众人齐齐抬头,见到是他,朱月华先蹦起来了,“呀,老板回来了,您可算回来了。”

杨晓阳等人见状,也纷纷地站了起来,陈太忠见大家情绪都挺激动,说不得笑着挥一挥手,“好了,时间不早了,走,跟我会餐去,今天我请客了

这一刻,他不得不将跟唐亦董的约定推后了,大家见到我这么激动,这就是民心所向啊,你看,小朱的眼睛里,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众人登时住嘴了,就像有人伸手,齐齐地捏住了所有人的脖子一般,陈太忠不由得就是一愣。

下一刻,他脸色一沉抬腿就向里间的科长室走去,余凤霞网张嘴要说话,被他狠狠一眼瞪过去,居然就那么呆在了那里。

推开门一看,果然,小吉不在里面,他转身过来,沉着脸发话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进门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却是想不起来哪里出问题了,可是一说请客,眼见大家反应这么怪异,他就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

我这业务二科不是卡点上班卡点下班,混日子的那种,业绩才是王道,一切都要为业务让路一当然,太自由散漫也不行,现在除了小吉之外,怎么居然都在场?

“头儿,周主任规定了,上下班要打卡,打了卡才能走”余凤霞终于有胆子说话了,陈太忠一指她,“小余,我不要你说,晓阳你说。

余凤霞是一直本分的那种人,可是杨晓阳跳脱,人家背后又站着杜毅,也不怕别人找麻烦,果不其然,杨同学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周勇来了之后,一开始倒还没什么动静,后来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关注到了招商办的考勤不正常,新官上任三把火于是,他第一把火烧的就是考勤。

业务科的人到是无所谓,反正科长张玲玲挺支持周主任的做法,可是二科的人要散漫一点,这就难免有些闲言碎语的,说你周主任是外行领导内行,都卡着点儿上下班,去外地公干也不方便了,这儿可不是省委办公厅,真是的”,

结果这话,不知道怎么就传到周勇耳朵里了,周主任火了,天天盯省儿二二科,看着他们打省得有人代打。业务科那边,他就无视了。

余凤霞到霉,就被抓住过一次,那是朱月华的女儿病了,结果被周主任抓到,罚款五百招商办的人是有钱,不过这也顶一个副高的十多天的薪水了。

于是业务二科的人就草鸡了,又过了一阵大家猜测,这是周勇见陈太忠一去不复返了,就勒令小吉把小金库交出来。

业务二科这小金库,也是历史悠久了,编制出现没几天就有了。那时候陈太忠跟综合办的李继峰弄不到一块儿,找秦连成特批了三十万预备费。

这么一来,业务二科的人基本上不跟财务打交道,都是钱用到剩下一半左右的时候,集中报销一下也算省事一陈太忠在的时候是这样,谢向南主管的时候还是这样,就连小吉网上来这多半年,也一直是这样的。

可以说这个。小金库,是伴随着二科的诞生而诞生的,从来没出过什么砒漏,不过现在,周主任让把这笔钱交上来。

按说,这就是一把手的优势,财政一支笔,我让你有小金库你就可以有,我不许你搞这个”你就得乖乖地交出来。

吉科长一听让交小金库,登时就火了,别的也就算了,你想抓纪律和考勤我们都认了,这个费用可是陈科长、谢科长一脉流传下来的,你想从我手上拿走?做梦吧你!

四章阴柔行风

吉一直就怀疑,周勇有意扶持一科打压二科,他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认为张玲玲跟周主任有点不清不楚,只不过没有证据谁也不敢乱说,其实,他还为此跟陈主任歪过嘴。

既然你想从我手里拿这个”我就不得不反抗了,想到陈主任临走的时候交待,有事情可以直接找吴市长。

吉科长还真就去找了一他也是个无法无天之辈,堂兄吉建新人望又高,当年啥都不是的时候。他就敢跟业务科的副科长冯罗修打架。

对周勇的一系列改革,吴言虽然不怎么表态,但是都看在心里了,对抓考勤她就不怎么以为然,心说你这明显地是把省委办耸厅那套带到这儿来了,打考勤有时候会影响工作效率,你这有点本末到置。

不过,吴市长也能理解周主任这胡乱放炮,坐惯了办公室的人,真的未必了解基层,要不然干部提拔,要特别强调任职经历?就怕不懂的瞎指挥。

而周勇初来乍到,除了带了俩意向来,其他的啥也都没有了,不懂业务又急于树立权威,不抓这纪律和作风才怪要知道,抓这些东西,从来不存在个犯错的问题。

吴言以前是搞组织工作的,对抓纪律和作风一直都很重视,所以,虽然她对周主任的行为很不以为然,却也没觉得不能接受。

那家伙要是不管不顾,一头扎进业务里瞎掺乎,那才更可能是灾难一手高眼低的干部她见了也不止一个两个了,人贵有自知之明,吴言心里非常清楚,怕是连自己,都搞不了具体的招商工作。

同时,她也认为二科那帮家伙确实是散漫了点,自家情郎惯出来的毛病,她能忍受也不想管,但是有个人管一管也不错。

可周主任针对二科的苗头越来越明显,这就让她有点看不下去了,不过她也不习惯事无巨细都去插手,要不然,不但下面的干部会有情绪。具体办事的人也容易无所适从吴言是很强势,但是强势未必要体现在事事插手上,那么搞不叫强势叫事儿妈,她的强势更多体现在绝对意志上。

遗憾的是,周勇把她的沉默当作了变相的鼓励,当吉科长主动上门汇报工作的时候,吴言就不能对二科的情绪视而不见了。

当然,她跟小吉没什么可说的,听完之后,也就说了四个字,“嗯,你去吧。”

她跟周勇也没多说,只是在周主任来汇报工作的时候,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听说你想收了二科的财权?这个事情你最好跟陈主任打个招呼。

响鼓不用重捶,聪明人一点就透,周勇别的不行,办公室政治这一套玩得绝对顺手,一听就确定了两点,一点是小吉背后告黑状了,至于告状对象是陈太忠还是吴市长,这并不是特别重要反正那二位谁也不会告诉他周家人不是?

第二点就是吴言确认了,这业务二科是陈太忠的传统地盘,吴市长支持不支持他跟陈主任掐,那不好说,不过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分管市长表态了:这件事你绕不过陈太忠。

可是,真有三分奈何的话,周主任也不想去撩拨陈太忠,于是小金库这事儿就暂时放下了你不还回来财权,总还是要报账的吧?等着我慢慢拿捏你吧。

这事儿他没办法去找陈太忠,要不然别说陈太忠那名声在外的操蛋脾气,只说还他两句风凉话。他也受不了。

不过同样,他难为小吉,也不怕陈太忠站出来,到时候就是他说风凉话了麻烦你搞一搞清楚,谁才是招商办的正职。

这就像蒙艺当年为了陈太忠的事儿,不动声色就逼得蔡莉走投无路一样,在类似的事情上,一把手占了太多太大的优势了,周主任确信,自己在这种条件下的斗争中,输不了

联二的远老欧洲,吴老板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古场。纹怀不”制

大大前天,吉科长就去报账了,周主任事多顾不上;大前天还是顾不上,前天的时候,周主任听说陈主任回来了但是他又想歪了:合着陈太忠从巴黎回来都快仁礼拜了,一直就没回凤凰来?

于是他就斥了小吉一顿,你这报的都是什么东西嘛,拿回去重收拾一下,明天再过来报,认真一点啊。

要不说这高智商的人刁难人就是狠,周勇压根就不说你哪儿不合格,反正就是不行我不玩残你算你小子命大,陈太忠都不管你们了,也不知道你牛逼个啥?居然背后说我小话?

小吉也知道,自己是犯到周主任手里了,心说算你狠,爷不报这个,账了,陈主任说了,欧州是暂时的,迟早他是要回凤凰这一亩三分地儿的。

吉科长敢跟周主任叫板,也不是一点底气都没有,这次他报的账就是十六万多一点小金库里还有十来万,而且业务二科现在大小也算个消费大户,满打满算十个人不到,一个月消费十六万,谁能小看,谁敢小看?

他手里还剩点钱,又有很多地方能签以前总是钱不顺手才签单,现在多签几个单子,谁能有意见不成?说实话,就这点钱和二科的口碑,他有信心再撑三到四个月。

有这三到四个月,就算准备过年的事宜,陈主任也该回来看一趟了,到时候不信有摆不平的事儿,再说了,着急了他还可以再找吴市长不是?

一周勇打击报复二科,一点都不给报销,我们的工作没法并展了,吴市长您得给我们做主啊。

所以,昨天和今天,吉科御七不去周勇那儿自讨没趣了,可是他不去,周主任又不平衡了,等今天临到下班了,又把小吉拎过去了你得每天被我虐,这才叫态度端正,要不然就是眼里没我这个领导。

这些话杨晓阳没全说出来,不过陈太忠现在的分析能力可不比往昔了,又有小朱等人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补充,真相在几分钟之内就浮现在他脑海里了。

“切,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小杨你去找吉科长,就说,算了,我自己去吧”他听得真是有点恼火了,本来想吩咐杨晓阳去时小吉的,意思说我给周勇你个。台阶下,也不面对面地让你下不来台。

可是他转念一想,以姓周的这家伙的阴毒,我吩咐杨晓阳简单,但是那厮记住小杨了,以后有事没事弄双小鞋给小杨穿,那也没意思不是?

杨晓阳背后是站着杜毅,但是那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省委书记也不可能为了屁大一点事儿就跳出来,哥们儿是副处的时候,老蒙都说不上话呢。

杨晓阳到是实诚,见陈主任有所犹豫,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转身就向外走去,“没事,我去,陈主任你等着就行了。”

为了科长的位子,他跟小吉以前有点小疙瘩,吉科长后来还有意跟他缓和一下,现在疙瘩解开没有,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对收回科里小金库一说,他也是大力反对的。

小金库在的话,从程序上讲,大家有什么票据在科里就直接报了,吉科长当然要审核的,但是只要单子填完整了,就算有疑问随便解释一下也就完了,可小金库收上去之后,就不是那么方便了。

至于说吉科长怎么跟上面报账,那就是领导的事儿了,大家就只当没那道程序了。

业务科没小金库,那边怎么报账大家也都看在眼里了,填了单子以后先是张玲玲签字,然后再找周勇签字,周主任签完了李继峰再审核,李主任签了才能去财务领钱一你说这费事儿不费事儿啊?

这是报销的流程,借款的流程也大同小异,大家不是不知道这金库有点不合政策,但是它确实,方便啊。

所以杨晓阳不怕冒这个头,陈主任你要撺掇我出头,我心里未必情愿,可是你肯为我着想,那我还真就豁出去了,不就是个小处长吗?

“你给我呆着”陈太忠哼一声,向门外走去,嘴里嘀咕一句,“某些人还以为我呆在欧洲就不回来了呢。真那么迫不及待吗?”

大家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得了,头儿这又是要暴走了,不过这个心情谁也能理解,搁在陈主任的角度看,周勇收的不止是财权,这是**裸地打脸呢:小样儿,我就知道你被边缘化了,怎么着,不服气吗?

别人能这么想,陈太忠当然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事儿就怪在这里了,别人认为他该大为光火的事情,他倒没那么在意边缘化?切,有没有被边缘化,你们说了不算。

敲一敲主任办公室的门,他就很随意地将门推开了,面对两张惊讶的面孔,他先是冲着周勇点点头,“周主任,忙呢?”

还不等对方发话,他冲小吉招一招手。“走小吉”吃饭去,还有点儿活交待给你。”

又是七千字,月票这东西,还真是不求就没有,所以标题上打上了,风笑掉到第十九了,强力召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