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 碰撞1973上得山多

1972碰撞1973上得山多

小吉一见陈主任这做派,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头儿听别人说自己被人刁难,专门给自己撑腰来了,心里这个激动也就不用说了?一一跟人混,就得跟着这种有担当的老板。

看陈头儿摆出这么一副大爷的模样,吉科长要是不知道落井下石,那也有愧他这么长时间硬扛周勇的胆量了。

“我正跟周主任汇报费用呢,”他指一指桌上的一个厚厚的文件夹,笑着回答,“这费用核了五六天了,马上就出来了……您等个十来分钟吧。

这家伙真的不是好东西,这话既告了状,又将周勇死死地挤在了墙角,还有十来分钟,你就得给我报账了啊。

周勇本来就恼火陈太忠这态度,一听小吉居然敢给自己下最后通牒,一时间这火气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也顾不得传说中陈主任的忌名了,于是冷冷地一哼,“还有十来分钟?你倒是会给我做主……咱俩到底谁是主任啊?”

这话不但是点了吉科长,也是点了陈主任,麻烦你们二位搞搞清楚,这招商办到底谁才是主任,谁才是一把手?

五六天了,你一直卡着不报,”小吉见他翻脸,也翻脸了,你欺负人还欺负上瘾了???没见我家老大就在门口吗?于是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不报无所谓,你说个所以然出来啊,说哪些费用不合理啊「什么都不知道……切,就知道自己是主任!”

咝,周勇被他顶得倒吸一口凉气,心说妈了个逼的小子你行啊,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吗??我根本就没看,是故意刁难你呢。

都是陈太忠,你丫不回来什么事儿都没有,小吉就算跳腾两下,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来,现在倒好,居然敢指着鼻子骂我了,你说你们二科科长这点素质吧,也就是乡镇干部的档次,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市招商办的,脑门真敢顶那个“市”字儿?

周主任这么想,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他是混省委办公厅的,那是个什么样等级森严、肃穆庄严的地方?他知道自己是下来锻炼的,心说你们下面就算粗陋,也总得有个度不是?

偏偏地,他还真是有点想错了,这招商办是市政府中的一个另类,不但工作作风像企业,里面更是塞进了这样那样乱七八糟的关系,粗鄙之事屡有发生,真的不能以全盖偏。

“你要这么认识问题,我没别的话可说,”周主任冷哼一声「心说就算你俩牛,我也不是没地方讲理的,组织制度那终究不是摆设,我就不信一个一把手弄不过你一个副职,“你们二种?的财务制度不合理,缺乏有效的监管?!”

按说以他往日的性子,没有-定论之前是不会这么?**裸地跳?出?来,谋定而后动才是周勇的工作习惯,不过他今天确实是气坏了,话赶话真的没好话,是人就有脾气。

而且周主任很清楚,自己不管怎么去努力,一下扳倒陈太忠那是不现实的,索性就在?大方向上做文章,告诉他我就是针对你了。

旗帜鲜明的反对,有时候并不一定是坏事,在有效地争取对方的对立面的同时,能瓦解对方的军心,也能让对方投鼠忌器一一我就是对你有意见,你若是打击我那就是排除异己。

下面尾大不掉,说的就是这种局面,正面不能抗衡,那我就悲壮一点吧,你尾巴再大,我一点一点地割你,总行的吧?

“哈,那周主任的意思,是说以前秦主任把招商办搞得一团糟了,是吧?”陈太忠微微一笑,顺手一顶帽子就飞了过去,“二科的财务制度,是春主任定下来的……过几天去正林,我跟秦市长说一声,他遗留下的问题,带给后面的同志很多困惑啊。”

“陈主任,请你说话负责一点,”周舅听到这话,好悬没气得晕过去,两个月前他不知道秦连成是什么人,但是既然接手了?凤凰招商办,想不知道这个人都难。

于是他就知道,秦连成是副厅高配的计委主任,兼了招商办的主任,正林哪边有缺就去做了?窜务副市长,要说这个升迁有点略略地不合理一一虽然这是四年的副厅了,所以他又知道,这春市长是许绍辉的人马。

正林倒是跟凤凰八竿子打不着,常务副市长也扯淡,但是秦市长上面还有许书记呢不是??那可是省委的领导,捏拿他这省委办公厅出来的秘书,逼真的挺顺手。

姓陈的你这顶帽子,扣得何其恶毒啊?周主任简直要出离愤怒了,你有点基本的组织观念好不好,有点官场常识好不好,我是一把手,是一把手吖!

“我说秦主任什么话了吗?”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眼中的怒火却是可以烧掉整个大厦了,“动不动给领导和同事扣帽子,不是个好习惯。”

陈太忠呆呆地看了他半天,终于冷冷一笑,“周主任,我总算知道,为什么要强调干部的任职经历了,恕我直言,想要干好本职工作……你还有太多东西要学。

“陈主任,请注意一下你的身份,”周勇实在忍无可忍了,然而很遗憾,这么多年的官场生涯,并没有培养出他正面跟人对抗的习惯和能力。

在对方面对面咄咄逼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学到的那么多办公室,真的用不出来,所以也只能强调一下身份了,如果你对你和我的位置认识不清的话,我们可以请组织上来评十、理。

找吴言,或者栈章充东,他并不害怕,就算那两位跟陈太忠的关系好,可是这种原则问题上,这二位不可能偏袒到什么样的程度,一把手的威?严,必须维护一一这是体制内的共识,而且他在省委,也不是战不到说话的人。

“组织上?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就在周勇以为他是要让步的时候,他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你下来挂职,需要一个好的未评吧?你要真的?以为我是被边缘化了……那么,你试一试吧。”

这才是陈太忠的底蕴,官场中不管什么层次的碰撞,总是要强调两方面,权和势,陈某?人的权力嘛……那是略略地小了一点,不但是副职还仅仅是个副处。

但是要说势,数遍凤凰市能大过他的,还真没几个人一一脏活陈太忠这话不假,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见他走了,小吉看周勇一眼,微微一笑就拿起了桌上的文件袋,低声嘀咕一句转身而去,“说良心话,陈主任今天对你算不错了,你没见过惨的……当然,你要信不过我就算了。

我……信得过你!?周勇的心里真是要多苦涩有多苦涩了,这一牙·1,他甚至有让小吉把文件袋留下的冲动,然而,这也仅仅是一个若有若无的冲动。

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刺痛了陈太忠什么地方了?一一我欺负人家被边缘化了,当然,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心里清楚,我就是想借此机缘,去掉这个肘因素,整合好与a商办,让它在我的手里脱胎换骨浴火重生。

周舅认为自己这么想是:芰阜?的,而站在陈太忠的角度上讲,这就是奇耻大辱了,人家不计较才怪,而吴市长暧昧的态度,现在也好解释了一一她不想留给陈某人这种感觉,所以才叫我跟其打个招呼再动手。

还是年轻啊,他禁不住生出了点自责之心,我要是能再沉住点气观察一段时间,那就好了?一一可是那样的话,阻力会不会变得更大呢?

不管怎么说,现在看起来,吴言的建议才是最合理的,周主任不得不承认,那女人还小自己几岁,看问题却是一针见血一一其实,我要是像她一样,在凤凰干这么久,做出这种判断也不难吧?

我真的是想让招商办好起来的!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了他的心头,周舅自问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一个正职想整合一下单位的结构和机制,便于如臂使指地开展?工作……难道这就错了吗?要是不想有?所作为的话,我会带着项目下来吗?

当然,他在省里也有告状的渠道,但是这种事儿说出去,它丢人不是??领导能不能帮自己出面那不好说,可是绝对会因此小看自己的能力。

不得不说,他的分析已经很客观了,但是显然……他从自?己身上找到的毛病,并不够深刻,而他对基层工作的态度,有点太想当然了。

事实上,这是一种理念和处事原则的冲突,一个是机关风格一个是企业风格,一个务虚一个务实,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实在到几近于市侩,这差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约也就是现实和理想之间那么远的距离。

这是谁让我?来这个狗屁地方挂职来的?下一刻,周主任居然抱怨起这一点来了,他的抱怨跟其他在某人面前吃瘪的诸位一样,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

门外,小吉紧走两步追上陈太忠,低声说一句,“头儿,谢谢您

了。

“谢什么谢?”陈太忠笑着看他一眼,心说我一直以为小古挺?滑头来的,没想到?这家伙胆子也是真大,“真想谢我,今年把业绩做得漂亮一点,他再找你麻烦,你找我来……”

“我倒不怕他找麻烦,就怕他背后阴人,”吉科长现在对周勇的认识,比一般人要深刻一些,那家仅性子阴,喜怒不形于色,“而且这费用他卡着不报,挺影响大家工作的积极性。”

“那?就不要找他报,”陈太忠冷哼一声,说这话的时候,他正好踏进业务二种,“咬牙挺上半年,到时候单据给我,看我怎么收拾他……怎么样,大家对你们的老科长有信心没有啊?”

“有,”众人齐齐一声喊,真正的铿褙有力,在业务二种后来者的耳中,陈科长基本上都是被神化了的,无所不能的那种,跑项目没问题,发福利手笔大,要说具有什么毛病,那就是通常见不到人一一但是人一出现,那就多半是又有好消息了。

人多了耳就杂,这话再正常不过,陈主任才在二科说完这话,第二天这消息就传到了周?勇耳朵里,心里听得又是一沉,攒着单据不让报一一这姓陈的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对那些中规中矩的手段,周主任一点都不怵,但是遇上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儿,他是真的头疼,说匀实话他很好奇,非常想看一看,陈太忠若是收集了半年的票据,能做点什么?

然而,好奇归好奇,这事儿发生在他自己身上,那就不是令人愉快的感觉了,他更喜欢看到此事发生在别人身上,自己对做借鉴。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放出来这话,就代表人家要认真了,周主任随便打听一下过往记录,发现陈某人从来没有说话不算话过,一时间汗毛都竖起来了。

姓陈的是好面子的?!反应过来这一点后,周主任可是不敢再怠慢了,又等几天,发现小吉确实提都不提报销的事儿了,他不得不打个电话给古科长,“要你改的报销单据,改好了吗?改好了就拿来报。

我先忍着让着你,只要有利于我的势头出现,到时候报销单据照样能整你……什么能报什么不能报,那不是你姓吉的能说了?算的,这一点相信陈太忠也不能说什么,我又不是不给你报,对不对?

不过这陈太忠的**威也太了盛一点,整个业务二种,他上嘀皮碰一碰下嘴皮,居然所有人都愿意跟着他捱半年……啧,什么时候我也有这么多支持的人就好了。

事实证明,有**威的不止是陈?太忠,接了电话之后,吉科长又拿着报销单据过来了,态度倒是挺端正,可话就不好听了,“主任,单子我都审核过了,您要是打着报一部分打回一部分的念头,那就没意思了啊。

操,你小子就这么把话说出来了?周勇一听这话,气儿又不打一处来了,这官场里无形的默契,被你们二?科糟蹋得不成样子了,说不得他冷冷一笑,“合着我就不能提出异议了,对吧吉科长?”

“秦主任在的时候,还有吴市长刚接手苗时候,二科从没给领导带来过麻烦,”小吉叹口气,直勾勾地看着他,“主任,我再冒犯一句,您应该把心思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什么样的混蛋领导,就能带出什么样的混蛋手下!周勇真是连叫真的勇气都没有了,于是只能冷冷地点点头,“好吧,希望体能对得起我和陈主任的信任。

幸亏陈太忠那个混蛋,现在主要精力是在驻欧办上,要不然我这正职当得,真的是颜面扫地了……

1973章上得山多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陈太忠将业务二种的人带出去吃饭,大家在饭桌上,纷纷义愤填膺地讨伐周主任。

这样的话偶尔有一两句,陈主任是很欢迎的,但是一直是这个话题,郧就有点索然无味了,说不得他咳嗽一声,“大家少说两旬,人家好歹是一把手,嗯,说说看,最近你们都在跑些什么项目?”

不知不觉间,他也各有意无意地维护自己所在的阶层了,姓周的不是玩意儿,但是我收拾他可?kL,你们嚼太多舌头可是不好。

这样的思维方式,让他越来越像一个官僚了,然而,这种思维是在潜移默化中形成的,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他要跟得上别人的逻辑,判断、理解别人的意图和用心,有些东西是不得不接受的,哪怕他再不情愿。

所谓体制,不仅仅是等级森严,也不仅仅是威力巨大,改造人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强悍,哪?怕你是曾经的罗天上仙,也抵挡不住那无处不在的规则的影响。

大家听到领导发问,目光齐齐地转向吉科长,不再是七嘴八舌的样子,陈太忠看得心里也有点感触,这二科还越来越有模样了,也不知道是小吉有手段,还是周勇的规矩,多少影响到了大家一点?

凭良心说,二科这个转变是值得肯定的,毕竟是越来越正规了,可是陈某人想到,这个转变不是在自己手里出现的,心里居然泛起了一点酸不溜丢的感觉。

于是,在吉科长大致介绍了一下最近情况之后,陈主任先是沉思一下,旋即展颜一笑,“嗯,不错,不过大家都说一说吧,老科长回来了,都不要那么拘束嘛。”

小吉不动声色地看朱月华一眼,我最近强调的这一套,好像陈主任不怎么认,你这纯粹是馊点子的嘛。

朱月华白他一眼懒得理会,心里也冷哼一下,我的建议是让你用来对付周舅,表示二种团结的,你自己官瘾上来了,怪得谁来?

当然,不管这二位是怎么想的,影响不了大家倾诉的**,又过一阵,陈主任猛地想起,自己手里有点?!$金要找项目,“谁手?里有合适的项日缺资金的……十来个亿的,小的不要。”

他第一句话出口的时候,起码有三个人的嘴巴动了一动,似乎要说什么,不过第二句说出来的时候,就是一片寂静了。

好半天之后,小吉才苦笑一声,“头儿,这种项目,哪儿有什么合适的?就算?有也没人跟我们说啊,几十个亿的倒是有……汽车产业,咱们搞不起不是?”

“像合成氨啊,电解铝啊这些,都可以考虑,”陈太忠才懒得想什么汽车产业,那玩意儿……怎么说呢?未必要上百亿,全部山寨的话他认为比电动车难不到哪儿去,七八个亿尽够了一一不过汽?车工业,这个批文可不是一般的难搞。

真想要形成产业链,拥有大批的自主知识产权,并且打出品牌去的话,别说几十个亿,上百亿也就是刚起步,基础工业设施的建设,知识和人才的积淀,熟练技术工人的培养,那可不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或者花点钱就能解决的。

而且这是个涉及到管理能力和资源整合优化能力的项目,这种项目,陈太忠一想就头大,接手这样的摊子,其中光是各种人际关系和部门协调,今后十年我啥都不用干,估计也未必忙得过来,哥们现在已经够忙的?了。

用套话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会餐,是一次完美的聚会,业务二科的同志们统一了认识,确定了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并为之制定了一系列可行性计划。

说句实话,就是联络了一下感情,陈主任向大家表示出了负责任的态度,也依旧是以前的做派?il?其他的……还没真没什?么可说的。

也就是小吉和金凤霞谈下来一个投资为八千万的粮食综合加工项目,一期是三千万,这算比较拿得出手的项目了,还有就是大家强烈要求陈主任在欧洲联系几个经贸会的名额回来一一?自家头儿有这关系不用,真的太浪费了。

聚餐完毕之后,按惯例是要去玩耍战酒后?节目的,不过陈太忠惦记着跟唐亦萱的约定,眼看就八点了,就说这两天东跑西跑地累惨了,一定要回家休息一下。

大家纷纷责怪头儿未免脱离群众了,那位却是不管大家的反应,很坚决地脱离了群众,将车亓回横山区宿舍之后,直接一个万里闲庭就穿到了市委大院。

三十九号果然是黑乎乎的,不过书房里还隐约有微弱的灯光渗出,陈太忠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发现唐亦萤身着雪青色睡袍,翘着二郎腿仰靠在躺椅上,一手持书,一手持着小手壶,正非常惬意地边喝茶边看书呢。

睡袍的?下摆分得比较开,修长的右腿从中穿了出来,在空中缓缓地抖动着,笔直而不失圆润的小腿,在雪青色的衬托下越发显得雪备,温润如玉,却又耀得人两眼发亮……

“来了??”她头也不回就问了一句,旋即放下腿站起身子,缓缓地转身,冲他微微一笑,“等了你几个小时了,跟我择菜去。”

“你穿成这样,陪你择菜真的很辛苦,”陈某人见开得很大的衣领处大片的雪白,说不得苦笑一声,转身就往外走,不成想身后的人伸手就环住了他的腰肢,“哈,逗你呢,我吃过了……要再吃一点吗??";

“我现在最想吃的就是你,”陈太忠猛地转身,将她拦腰抱起「昂然走进了卧室……

一番激qi∧牙之后,两人还紧?紧贴在一起舍不得分开,不知道过了多久,唐亦萱才微微叹口气,“这个官,你还没做够吗?”

“我觉得……也差不多?了,”陈太忠认真地琢磨一下,认为自己算是相当老于人情世故了?一一?当然,比那些老狐狸还是要差一点,最关键的是,对很多事他还不能很自觉地形成下意识的反应,多少要带一点刻意的味道。

不过达到这个效果,基本上就算可以满足了,然而,他有离不亓官场的理由,“可是现在我身上,背负了太多人的期待和责任,就像今天…···”

唐亦萱静静地听他说完,紧一紧环着他肩头的双臂,轻叹一口气,“其实,像小吉小朱这些人,如果没有你的支持,他们也能应付得了领导,随便离?7?哪个人,都不会对这个体制造成任何的影响……你不要责任感太强。”

“可是,离开我,他们会活得不太有?尊严,也会不开心,”陈太忠

笑一笑,“我这人毛病多,但还是很护短的。”

“可是,最不开心的是我,”唐亦萱用力地用双臂箍着他,漂亮的丹凤,眼直勾勾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棱角分明的年轻面庞,“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周游世界的,我想趁着年轻的时候去,我的时间不多了”

“你会一直年轻的,”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不达下一刻却是灵机一动,兴致随之大增,“要不这样,等我回驻欧办以后,你可?kA去欧洲玩嘛,手续我给你办。

“我一个人去吗?”唐亦萱苦笑一声,一个人去北京还不要紧,要

是去欧洲……这实在不太好解释,但是跟了别人一起去,还有意义吗?

就像事先排练好的一样,一个声音在门娘冷地响起,“哼,原来这就是我?的继母啊??也会在家里葳野男人,还是在我爸的**?”

一边说,卧室里就大放了光明,陈太忠扭头一看,蒙校长站在房门口,手才从大灯开关处拿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俩。

唐亦萱啊地尖叫一声,音量不大频率却是极高的那种,她竭尽全力地一推陈太忠,人嗖地一下就钻进了被子里……

第二天一大早,王伟新市长照常在西郊公园里跑步锻炼,最近他不是每天都要陪着唐姐跑步了,但是见面之后,总是要寒暄两句。

毕竟,王市?长才咸鱼翻身不久,对被边缘化的感觉有深刻的体会,等闲不会表现得太势利一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跑着跑着,他有看到了,前面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套熟悉的运动服,奇怪的是,唐姐身边还有?个人也在跑步,穿着一套簇新的运动服……嗯,这是谁啊?怎么我看着背影这么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