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 -1975拍脑门上下

1974 1975拍脑门(上、下)

“唐姐,早上好”。王伟新慢悠悠地追上唐亦莹之后,按着惯例笑嘻嘻地打个招呼,顺便瞥一眼她身边的女人他确实看着眼熟嘛。

不过,他不看不要紧,一眼扫过去之后,禁不住放慢了脚步。”我说。晓艳,蒙校长,原来是你?”

“是啊,我陪我妈跑步来了”。蒙晓艳笑着点头,想起昨夜的荒唐,她禁不住脸上微微一红,下一刻,她又不服气地看唐亦董一眼。哼,现在你可是我妈,有负罪感没有啊?

你妈?王伟新听到这话。一对眼珠子好悬没掉到眼眶外,自打他知道了蒙晓艳的来历,三十九号的那点恩怨是非,他就打听清楚了。

一个是叛逆心理强烈的小公主,一个是得不到女儿承认的继母。天下间也就这么一点事儿,外人看着可笑,当事人却偏要认真。

这娘儿俩听说不怎么合拍七八年了,今天怎么就一起早锻炼来了呢?王市长心里这个,奇怪啊,那也真的没办法说了,不过,官场中最是考验人的心性和定力,越是这种古怪的事儿。他越是沉得住气。

“哦,一日之计在于兴,多锻炼锻炼不错”他笑着点点头,猛地似乎想什么,又跟蒙晓艳吩咐一句,“对了,听说陈主任回来了,你跟他说一声,三期的款子该到了,能在国庆节前付了就付了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不停地原地慢跑着,见蒙校长微微一愣,王市长就知道自己不该再呆下去了。笑着点点头转身,一眨眼就跑得远了。

“哈哈”。蒙晓艳愣了一愣之后。笑了起来,又看一眼身边的唐亦壹,“你听到没有?他可是说了,一日之计在于晨。”

有意无意间,她将那“计。字念为一声,又将“晨”字咬得极重,她越想越觉得好笑,到最后居然笑得蹲在了地上。

“好了晓艳,跑完这半圈吧”唐亦董脸上青光一闪而过,笑吟吟地发话了,不过那话听起来怎么都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跑完妈带你吃饭去,咱娘俩很久没有一起吃早餐了

“明明凌晨网一起吃过的”蒙晓艳笑吟吟地答一句,又冲远处王伟新的背影一努嘴,“连王市长都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下流了?不要老学别人讲那些乱七八糟的段子”。唐亦莹绷着脸,看得出来,她真的极力想扮演好母亲这个角色的。

“你好,你不乱七八糟”。蒙晓艳轻哼一声,咬一咬牙,接着又是微微一笑,“一直以为你有多么,”

“你再这么说,我不介意再给你找今后爹”。唐亦董真的有点受不了她的调侃,又扫一眼她个赌,他会不会跟我结婚?”

“哼”。蒙晓艳被她说得有点郁闷,悻悻地一撇嘴,想一想任娇手上戴着和眼前这女人脖子上挂的小戒指,居然都有那样的功效,她就禁不住生出点失落,总算还好,我现在也有了,“好了,妈,咱们跑步吧。回头还要陪你去欧洲散心呢?。

“要不你还是叫我唐姐算了”唐亦董犹豫一下,叹口气。经过昨天的荒唐,她也觉得,自己似乎实在不合适做这个继母了某些地方留白,嗯。

这母女俩在折腾,陈太忠却是神清气爽,一大早就跑到了临置楼。叫上许纯良,两人在楼下找个早点铺子。叫了清汤云吞坐在那里边吃边聊。

谈了谈关于对化肥厂扩建项目技术上的支持之后,许主任放下手中的小勺。满足地吁一口气,“我现在觉得,最好吃的就是早饭了,午饭和晚饭要喝酒不说,吃得根本不香。”

“饿你两顿,你就吃啥都香了”。陈太忠轻笑一声,也丢下了手里的勺子,“对了,无线模块的进展怎么样?能行的话,回头我去联系张沛林。”

“样品随时能出,我说。咱不谈工作行不行?”许纯良撇一撇嘴,“整天琢磨的都是这些事儿,你让我轻松一阵儿吧

“许主任他的话网说完,远处就有人招呼,两个人笑吟吟地走过来。一个。年纪大一点,看起来三十出头。一个二十,年轻的那位手里拎个包,胳膊肘下又夹一个。正是时下最流行的生意人的扮相。“这么巧啊?。

许纯良无奈地看陈太忠一眼,才冲那二位点点头,“老李,你的事情,要跟邸主任谈,我不负责这个口儿的”

“呵呵,我也是来吃早点的”。这位笑一笑,不过,这话也得有人信不是?临置楼附近,根本就没有宾馆什么的,最近的凤凰市政府一招,也离着有五百米,而这两位说话,明显地带了通德口音。

这两位坐下之后,陈太忠就站起来了,他不想打扰许纯良可能要谈的事情。不成想纯良同学也跟着他站了起来。“走吧,去上班。”

紧走两步,许主任才随意地解释一下。意思说这俩通德人想搞保健品,只是现在缺少资金,就打上了科委创新扶持基金的主意。

“那个东西,我总觉得有点虚”。陈太忠笑一笑,“听说利润很大,不过大部分成本,都是花在了营销手段上,不是个正经干的

“老邱也这么看

知,万,花引觉得矛所谓,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楠,纯良摇摇头,“可是邱主任既然心理抵触,我就懒得搭理他俩了。”

这个猫的理论,也就未必那么正确,陈太忠想说点什么,不过想一想,人家纯良对政策的理解并没有错,只是自己的想法有点另类罢了,“呵呵,老邱很看重高科技三个字啊。”

“他们搞的保健品,也是高科技”许纯良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说什么都很认真,只是下一玄,他也不屑地笑一笑,“起码”没有高科技的卖点,就会影响他的销售,唉,老邱是太认真了一点。”

是你太急躁了一点吧?陈太忠想说这话来的,然而这话说出来的话,显然会有损兄弟情谊,他心理不禁暗暗叹口气,怪不得人人都想当一把手呢,原来再亲近的人,对有些理念的理解,也会有分歧。

当然。许纯良做事讲究,一般不插手其他领导的业务,而陈太忠对别人的业务也没兴趣甚至老邱把钱贷给那二位,他都无所谓,只要手续没问题就行。

也正因为这样,两人理念的不同之处才能暴露出来,总算还好,他是浅谈辄止隐隐表示出对邱朝晖的支持,而许纯良却是表示了一点淡淡的不满。

他在考虑问题,许纯良也不说话,走到车前,才轻轻拍一把他的肩头,笑了起来,“真的不想跟你谈工作,不过你放心,老邱初审过的项目,我一般不会不买帐。”

这话就是两层意思,一个就是他不会完全放手,毕竟,他是名义上的大主任,既然坐镇科委,就不愿意将所有的权力都放出去;二来就是,邱朝晖那儿初审不过的话,找他也没用,这就算对下面的工作很支蒋了。

“你复审的时候,还可以借故刁难他们一下嘛”陈太忠听得也笑,顺便胳膊肘碰一碰他,许主任不满意地看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吧。”

帕萨特和时代超人相伴,一前一后消失在早晨上班的滚滚车流中……

陈太忠在科委还没坐热屁股下的椅子,就接到了章尧东的电话,小陈,你过来一下,有点事情跟你商量。”

啧,坏了。陈太忠放下电话就开始自责,我这回来还没来得及拜访大老板呢,却是等来了大老板的电话,被动叫,,

不过,章尧东找他,却不是为了这种小事,就在他出门的时候,见到许纯良也走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去市委?章老板连你也叫上了?”

这下,陈太忠也不开车了,直接坐上许主任的帕萨特,一路来到市委,章书记却是已经在办公室等了一阵了。

“前两天去素波开会,听说现在通信产品是个朝阳产业”这次他也没拿什么架子,直接开门见山地发话了,“未来几年,手机市场会很火…”

原来,章尧东听人说了之后,心说凤凰很久没有搞出像宵家工业园一样的热点了,要是能建个,手机企业,岂不是不错?

于是他就将这个。想法交待给了自己的秘书,要其注意搜集相关信息,秘书得了领导的吩咐之后,就忙乎起来了。

一般而言,很多领导都时常有这种拍脑袋的想法,做个指示下面就开始调研,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是另一说了。

,万

这次秘书布置下任务,很快就得到了相关信息,现在有好几家都在上手机生产线,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可以预见的是,将来国产手机会像几年前的国产彩电一样,面临极其激烈和残酷的竞争。

这显然是个坏消息,但是同时,也有一个好消息进入了秘书的耳中,那就是说凤凰科委在无线模块的开发上,有较为深厚的底猛,而科委生产的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更是全国独一家,别无分号。

有人甚至打听到了,陈太忠同省移动公司的总经理张沛林,有相当亲密的关系,看在一般人眼里,这就走了不得的资源啊省移动可以帮着强推凤凰的手机。

当然,这样的认识,其实也是官僚主义的本位思维方式,手机市场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但是有这样的惯性思维很正常,而且必须承认的是,张沛林跟陈太忠的关系若真的是传说中那么好,必然会对凤凰的手机生产和销售有较大帮助。

这个报告是章书记昨天得到的,今天一大早就将陈太忠和许纯良同时叫了过来,要他们考虑能不能搞这么一个企业。

听章老板说完,两今年轻的主任交换一下眼光,陈主任手心向上笑着一伸:纯良主任您先说。

“我们这个无线紧急呼叫系统,是工业模块的”许主任还真是沉得下心的主儿,来了时间不久,居然对科委大部分的产品都比较熟悉了。

事实上,这也是陈太忠给他留了一个好底子,不用将太多心思放在人事上,下面就能很配合,这使得他有大把时间去了解科委的工作,所以此刻他能侃侃而谈,“这个无线模块,还在不断完善,以便开发新的市场,不过手机,,用的不是这个。”

“这两个模块”差别很大吗?”章尧东微微一笑,看似漫不经心地发问了。

“只能说有相通之处,具体差别,我暂时还说不好,

川二良说话直都是很老实的”我们现存丰攻的,是一贸仙示统,下一步的目标是天南省的交通系统。”

“哦,这是个好东西”。章尧东的思路被带歪一小下,随便问一问,知道是先上出租车系统,利润点也很可观,不由得点点头,“突破口选得很好,这是大众化产品。值得认真对待,市里会大力支持,有困难尽管说。不过手机真的不好搞?”

“手机模块和工业模块,根本是两回事。”陈太忠说话,就相当不客气了。这件事原本就是他操作起来的。怎么能不清楚呢?章书记你不能一拍脑袋就是个点子啊。

然而,眼见老板追得这么紧。他也不能不拿出一些消息来抵挡。“不过,我在欧州。跟阿尔卡特的董事长谈过了,他们有意在凤凰设一个投资不低于两百万美元的厂子,我想,可以向合资搞个手机企业的方向努力

“阿尔卡特?。怪不得缪加先生那么郁闷呢,连章尧东都没听说过这样的公司,当然,随着驻欧办主任的解释,他很快就明白了这家公司的性质和规模,不由得笑着点头,“好,不错,不过你们谈下了意向,居然没有谈项目的具体内容?”

惦章拍脑门下

那是我敲诈出来的,就算建个电缆厂他们也得认!陈太忠才待洋洋得意地解释一下,猛地反应到了不妥,说不得一皱眉头,“这个嘛其实谈了瑰。

“初步定下的,是阿尔卡特交换设备的配件厂”。他重重地叹口气,随即换了一个,网毅的面孔出来,“我再去做工作,争取让他们改变主意。”

阿尔卡特的交换设备?章尧东拿起笔,刷刷地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嘴里却是在发问,“哦。这个东西的利润和科技含量怎么样?”

“法国人是最讲究利润的,应该不低陈太忠这话就是在胡说了,他刚才那话,无非是想向领导表示,我们都谈好投资项目了,我要硬生生地改变用途章老板。你得看到我工作的辛苦啊!

是的,他这就是个胡诌的东西,无非是小小的邀功之举。总算是他最近一直在跟通讯口的人和事打交道,比如说信息产业部、阿尔卡特、沃达丰和曼内斯曼之类的。所以对这行业不算陌生,诌的名词倒也没什么错误。

可是要说利润,他哪里能知晓?见章老枚居然做记录了,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你不是惯常瞬移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反倒是不瞬移了?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说不得,他只能苦笑一声。继续睁着眼胡说八道,“因为,还涉及到他们跟信产部的谈判,这件事。咳咳,就没有完全定下来,而且他们倾向于独资,我是想着把资金引进来才是重点,暂时就没有顾得上了解利润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许纯良,“纯良主任经常指示我,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所以没了解这个利润是我失职了

纯良主任气得狠狠地瞪他一眼,我说太忠,你自己疏忽了,就推到我身上?我早晨说的话你居然就这么断章取义,这兄弟能不能做了?

扯淡不是?许纯良来了你就走了,你俩同时在科委的日子,怕是一只手就数得过来!章尧东心里也清楚,不过这种枝节末梢的东西,他是不会在意的。

“那行,你了解一下这个东西的产值和利润,我也帮你了解一下章书记很痛快地点头了。旋即又跟着陈太忠瞬移了一下,“信产部和阿尔卡特的谈判这又是怎么回事?。

从来就没有万年不易的上风头,以前陈太忠跟着章尧东的话题跑,那不但因为章书记是领导。更是因为他没有拿得出手的话题他跟蒙老板关系不错,然而很遗憾,这并不能做为一个话题。所谓脏活,就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他不便说领导也不便听。

但是现在他说的内容,章书记愿意听,部里的决定市委书记也有八卦之心的嘛,再说,随时掌握上层的动向很重要,积淀相关的知识做底蕴,同样重要。

能不能主导话题,不仅仅与身份相关,哪怕是在等级森严的官场里,这定理同样适用,所以,陈太忠少不得又略略地解释两句,意思是说驻欧办在欧洲牵针引线的工作卓有成效,比如说,撮合了一下阿尔卡特公司和信产部的谈判。

“哎呀,看来把你放到驻欧办,还真的是物尽其用啊”章尧东听得也颇有点动容,心说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地能折腾,离开凤凰,在欧洲照样能闯出一片天地来,这种大事都能掺乎,怪不得阿尔卡特肯买他的账。

要说章书记对陈太忠能力的欣赏,其实并不比蒙艺少多少,换个人来。也是跟他和段卫华保持相等距离的话。怎么可能在凤凰市混到如此风生水起的地步?

但是他跟蒙艺不同的是,蒙书记对小陈赏识,不怕表现出来,因为两个人就没有交集的圈子一若有交集也是私活性质的。

可章尧东不行,他是对陈太忠赏识,但是在拉拢未果之后,他必须要跟此人保持距离,原因很简单小陈就是他麾下的一名干部,你不靠着我,我为什么要表现出对你的赏识?

红,…万

直到此刻,他发现陈太忠一飞冲天的架势,是他无法阻拦也拦不住的时候。说话就直接了很多,套话明显地少了”那这个事情你充分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吧,不过我认为,搞个手机企业,应用面要宽很多,发展潜力也非常巨大

“谢谢章书记指示”。陈太忠点点头。他很明白对方的心理,既有点舍不得那个无中生有的配件厂,又非常强烈地想上手机项目,毕竟,做领导最愿意推行的还是自己的意图,“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努力。”

“嗯,你忙去吧,我再跟小许说两句”。章书记见他领会了自己,的意思。笑着点点头,却是随口将他撵了出去。

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陈太忠心理有点别扭,脸上还得不动声色,站起身走了之后,他想一想不甘心,找个厕所进去,反锁了隔断门穿墙溜了出去?

他担心得一点都不多余,章书记果然是想让科委投资来搞这个手机企业,市里当然也要支持一部分,但是市里的钱,要算到对科委火炬计戈的拨款中。

凤凰市拨给科委的钱,没有创新基金的份额,走的全部是其他名分,这几乎是全国独一份儿,没办法,别人家的创新基金是不要回报地撒钱。偏偏凤凰科委这里相当于贷款,要回报的。

总算是凤凰科委名气在外。省里市里支持的力度也很大,少了这一块,都比别的地市多出来这一块儿还要以科委的人对此并无怨言,榜样就得有个榜样的样子。

市里拨款算到科娄的头上,这一点并无不妥,但是市里还要占相应的股份。这就有点那啥了。那我们火炬计划的资金岂不是虚胖了?

不过,许纯良犹豫一下也答应了,反正都是公家的钱,但是他要求市里不能控股,“最起码在获得稳定收益之前,我觉得没有什么部门能比科委更好地建设这个企业了。

“但是那样的话,企业的级刷上不来”。章尧东对小许,真是什么都能说,科委下属企业和市政府下属企业。绝对是两个概念,“反正这事儿不着急,还要看法国人那边的意思小陈也真厉害,跟驻法大使馆不对劲儿,还能弄出这么大动静

“您也知道了?”许纯良听得有点微微的惊讶,这事儿并不算很秘密,但是流传得也不广,错非有意关注还真的不可能知道国外的事儿。跟咱国内能有什么关系?

“你说等驻欧办稳定下来了,再搞个驻美办,让他去开拓,好不好?”章书记突发奇想瞬移了一下,却害得家人身子巨震,好悬隐身术失效。

我说,不带这么玩的啊,合着你们都看见我好欺负?你要真敢这么搞,哥们儿立马撂挑子不干了

这就是陈太忠回凤凰以来。接到的最艰巨的任务了,然后他随便一打问。就有点傻眼了,搞这么个手机企业。不算占地费什么的,最少最少也得投资三千万这三千万是要啥没啥。就跟他老爸那个装配车间类似。

“真想上规模,最少得一个亿,这样你就可以0曰别人的产品了”张沛林这么告他,“而且营销的费用很大,三五千万根本不够看的,三五个,亿都不多,而且天南并不是电子产品集散地,搞这个缺乏成本优势

甭管缺不缺的,领导决定了要上,他就只能硬着头皮去努力了。然而,这还不是让他最郁闷的,更郁闷的事紧接着就来了,章尧东要他尽快回法国。

这是不是章书记着急上手机,那实在不好说,但是市里也有充足理由让他尽快离开:普天同庆的日子就要到了,驻外单位要防着别有用心的人搞破坏。

段卫华也催着他回去,太忠啊,马上就是十一黄金周了,驻欧办草创伊始正是打牌子的时候。没啥要紧事儿就回去坐镇吧。

我本来想着过了中秋才走的,没想到你们这么迫不及待,只剩两天就是中秋了嘛,陈家人悻悻地叹口气,打起背包走人了。

不过。他显然不会那么规矩,别人说是啥就是啥,他根本没往素波跑。第一站先去的是正林,杜和平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杜市长作风正派,那些都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于是没几天,杜和平就紧跟着回来了,他知道该谢什么人,又知道陈太忠也在凤凰,就强烈要求陈主任来正林坐一坐。

这不是他觉得自己安全了就拿乔,不肯来凤凰拜会,实在是风波网过,他要是四处乱跑的话,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歪嘴老杜其实是有问题的,不过有人帮着摆平了,你们看。他这一没事儿了,就得谢各种人情了不是?

不过杜和平人虽死板,出手却也不小气。太忠过来谈一谈吧,带上建福的老总,条件合适的话,正林的水电就包给他了。

杜市长只是分管工业的,分管农林水的市长另有其人,他跟水利局的局长也不搭界。但是,他就是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七千字,不进反退,掉到第十九了,强烈召唤月票。,

知,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