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 路难走1977震怒

1976路难走1977震怒

杜和平敢说这话,还是跟上一次王浩波去正林,没见到分管副市长有关。

正林地区百分之七十都是山地,水不是太多,却也有四五条大一点的河,由于降雨量不是很充沛。平日里就没有多少水,而一旦遭遇暴雨山间小溪暴涨,又要防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水利工作不好搞。

所以为了保障用水,正林有七八个大一点的水库,但是小水库就不好搞了,万一有个情况小水库基本上起不到蓄洪作用,反倒容易形成隐患一说穿了还是穷,预警系统不完善。

这些水库里,只有两个是正林自建的。所有权和调度权完全属于市里,其他的水库都是水利局代管,水利厅在这些水库上有话语权。

当然,这个话语权,厅里也不是很看重,水库建起来就是让人用的嘛,除了出现特大早情要协调下游地区用水的时候,一般情况下,就是当池水利局做主了。反倒是维护的时候,水利厅不能只等正林市政府出钱,自己也得拿出点银子来。

王浩波去下面考察,水利局局长为了体现出自己的尊重,就想请分管市长出面来陪,结果那市长接待林业厅的考察团去了林业厅的投资多,而且手里掌握着砍伐林木的指标,这可是他手里一项重要的财源,而水利厅一个副书记,见不见吧。

水利局局长也挺恼火的,又知道自己不受市长待见,索性就在王书记面前歪嘴了一个是我面子不够大,一个就是人家觉得,林业厅比水利厅重要。

王浩波一听这话,自然是恼了,心说你不拿村长当干部,行,回头咱们慢慢地算这个账,他为此都跟陈太忠抱怨过。

而陈太忠在驻欧办的时候,跟老杜聊得兴起。问一问知道杜市长跟那位副市长也不搭调,随口就说出来王书记的感慨了一一当然,他的用意是说,这年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得太过,对省里下来的领导,多少要有个样子。

他随口说一说。可老杜就记在心要了。人家陈主任对他也没什么需求,再看看人家接触的人层次,人家就算有麻烦。估摸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一就算正林有事,找秦连成不比找他好用吗?

所以他回来之后,略略打听了一下,意思是想了解这水利局、王书记跟陈家人会有什么样的交集,丫怎么就能知道这个典故呢?

杜市长一打听才知道,合着王书记跟陈主任关系不是一般地铁一蒙艺提拔上去的人,而水利局今年跟厅里要钱维修水利设施,钱下得很不痛快,说是你们往常挪用得太多了,这次市里补吧,甚至连农网改造的钱都拖着呢。

偏巧地,有人找到杜和平,也想搞这个农电网,这人跟水利局的不熟,不过杜市长是分管工业小水电一勉强也能算到工业里吧?

杜和平本待说你这是异想天开。不成想那位说了,省里已经出现类似的公司,承包甚至是自建小农电网了,生意人对类似的新项目都是特别敏感的。

水利局”王浩波?杜市长隐隐觉得。里面似乎有点文章可以做,说不得一个电话把水利局长拎了过来,想了解一下这个情况。

等他听明白,建福公司起家于凤凰,王书记不但监管农网改造,还跟建福公司有较深的联系,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痛打一顿求自己办事的那位一一你小子办事就不打听一下水深水浅?

正林的水利局长并不知道建福的后台是谁,但知道那是个大能人物,扛得住凤凰市电业局,似乎省电业局对这个公司也无可奈何,省水利厅还在推广这个经验,当然,得到厅里认证的也就只有这么一家公司。

反正,别人家的事儿,他是不怕说的,说到最后,还不忘记请示一下杜市长,“您要想彻底了解建福的情况,我可以帮您问一问

杜和平心里已经有底几了,于是就让他当面打听,很显然,这个答案并不难获得。局长的回答也正在他意料之中,“可能凤凰科委的陈主任”比较支持这个公司。”

杜市长第二次涌起了打人的冲动一不是假打是真打,老杜的工作作风其实不是特别温柔,而且求到他的那家伙不是外人,吃他两脚肯定不敢吭声。

那小子差一点让我恩将仇报了!杜和平撇开这个念头,盯着面前的水利局局长,半天方始发话,“那你们为什么不联系建福公司合作呢?”

“梁市长,咳咳,梁市长没指示”。局长干咳两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了,“厅里也没下硬性规定,我们下面办事的,不好做主拍这个板

“要是我让你办呢?”杜市长哼一声,直截了当地发话了。经过这一难,他反倒是将很多事情看开了。

“这个,我个人表示支持。但是梁市长那儿”水利局局长脸上也有点为难,“恐怕还得您跟他打个招呼。”

“水利厅那几座水库,你做主不就完了?出了事儿你推到我这儿来”。杜市长也不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一边说,他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相信,王浩波到时候也不能不管你吧?”

“可王书记跟梁市长局长的话说到这儿,就实必。击说下去了,那俩都是他的领导啊,他只能希望自只”猜…能被杜市长听懂。

“嗯,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事儿了呢”好嘛,杜市长岂止听懂了?人家似乎连里面的因果都清楚得很。

于是,杜和平就能喊陈太忠过来坐一坐,不过这几座水库的小水电较大。又是才经过农网改造的一甚至这改造尚未全部竣工,要是马上卖的话还真是麻烦,所以就是先租后卖。

不管怎么说,这就是又拿下一个地区来!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心里也是美不滋滋的,虽然涂阳和正林的农电网。运作模式跟凤凰的都不相同。但是毫无疑问,建福公司已经张大了嘴巴,开始蚕食天南各地市了。

什么叫不可阻挡?这就走了,哥们儿的势力在急剧地膨胀。年轻的驻欧办主任不住地提醒自己,一定要管理好。不能让这两个地区砸了建福的牌子,嗯,要戒骄戒躁叶。

这次去正林。他就带上了张爱国。还有吕鹏,让他郁闷的是,凤凰到正林的路也不好走,不是坑坑洼洼的就是在修路。

昌鹏坐着的是辆三菱越野吉普走私货,倒是还好点,陈太忠的时代超人可就痛苦了,进了正林不多远,吕总的车停下来了,“陈主任,不行咱们绕远走素正一级路吧?”

素正一级路是得过鲁班奖的,现在修修补补也挺破烂的了,不过再怎么说,也比眼前这路好走一百倍,唯一麻烦的是他们眼下走的是凤凰到正林的省道,想穿到素波到正林的省道上,不但绕远,中间的路恐怕会有点不好走。

不过,吕总的司机是从马疯子那儿临时雇的。为的是抬高身价,司机倒是对路途挺熟,说虽然绕远但绝对会快一个小时以上。

那就走吧,陈太忠心说桑塔纳虽然是公家的,但也没必要可劲儿折腾不是?他索性坐到了三菱吉普上,让张爱国开着车在后面磕磕绊伴地跟着。

这正林不愧是山区多,就没多产好走的路,好不容易走上一段不错的路了,前面又塞车了,司机探头看一看。砸呕嘴缩回头来,“收费呢,也不知道是又压住谁家的猫狗了。”

这革命老区觉悟就是高,民风也彪悍,村子旁边有人家猫狗被压死的话,村民们就要拦住过往车辆收费,什么,你说肇事车跑了?跑了就收你们的啊,我们请你路过村子了吗?

不过这次他猜得有点错,拦路的是个少一条腿的瘸子,也不说别的话,就拿两根拐权站在那儿,一根支地一根拦车,你要不停”可以试试压死人家不是?

总算还好,瘸子见了三菱吉普和时代超人,拐杖就收回来了,看起来也是个做长久买卖的,知道什么人的钱能收。什么人的钱不能收。

比。,石

又走了不到一个小时,路断了,旁边用土垫出来一条小路,上面还有铁板,过大车都没问题,俩男人站在一边收费,这次,就连陈太忠这两辆车也不能幸免了,司机不想给,就问你凭什么收费呢?

“不交钱你别走”。收钱的人挺气粗的,吕鹏听得有点恼火,探头出来发问了,“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呢?那路也不是我们弄坏的”这位见他气粗,却也不含糊,不过总算婉转解释了一下,“这路是村民们集体修的,你当就我们俩拿着花呢?”

人家将“村民们集体”五个字咬得极响。显然也猜到这几位有来头了一可是你越是领导。就越不敢跟村民们叫真,市长来了都不好用,要来的是乡长”估计还能有点作用。

“给他,不就五块钱吗?”陈太忠听得麻烦到不行,心说这正林也太那啥了一点吧,怎么都是这种人啊?

这还是好的呢,又过一段路。就快要上素正路的时候,前面过个弯道,一眼看到一辆大卡车停在那儿,一个女人站在路中间没命地摇手,路边坐着一个男人,满脸是血。

三菱车司机根本不带犹豫的。一脚油门就轰了过去,那女人见状,忙不迭地跳到一边去,结果她一让开,前面就是几块大石头挡着路,总算还好,石头都不在正中间,三菱车过得去。

“停下”。陈太忠哼一声,“那车挂的是凤凰的牌子,看看怎么回事。”

人不亲土亲,陈家人一向是比较护短的,当然,要搁在往日,他也许没心情管,但是今天遇到的两件事让他挺心烦的,又见乡亲出事,心里这一团火就有点按捺不住了。

见三菱车停下,后面的时代超人也只得停下了,陈太忠胆子大,不管不顾地下车走上前一问,才知道这俩被打劫了。

两人是市电缆厂的,要给正林送电缆结果走到半路见大石头挡路,司机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想一想是白天,就下车就搬石头。结果路边猛地跳出十好几个人来下面的事儿也就不用说了。

最为可气的是,这帮人上来,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打,光打还不说,有人拿着钢管直接就对着脑袋捅。司机的一只眼睛已经被捅得血流不止了,瞎没瞎不好说。

总算是女人知道不好了,她是跟车来要钱的,包里也有两千多的现金。供路上加油住宿等花用。忙不迭掏钱出来,“别打了,别月”口

那帮人拿了钱,自然呼啸而去,临走之前将汽车钥匙拔下来扔进了山沟。更有人嫌钱少,将汽车的前挡风玻璃砸得稀烂。

女人站在这儿拦车,也等了两辆车,不过司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见状反倒是加速离开了,女人着急同事的病情啊,想把石头搬到中间阻路。但是她的力气又太正没命地搬石头呢,陈太忠等人到了。

“现在的人,真的太冷血了,这也是革命老区?”女人义愤填膺地吵吵着。陈太忠听得哼一声,心说这算件么。你还没见到甄宫正那判决呢一这是一个良心泯灭的年代。

“行了大姐,你碰上陈主任算走运了”。吕鹏有气无力地回答她一句,“我们去正林办事,只能把你们送到正林,这老哥的眼睛得快点治。

还治个什么啊,瞎了!陈太忠心里明白。怕是我出手都弄不好了。想到这个,禁不住一时动了怜悯心,转身向桑塔纳车走去,“老吕给他们拿五千,你们两个”回了凤凰,把钱还到建福公司。”

“建福公司?”男人一直沉默着,听到这话才惊讶地问一句,“你们认识杨华吗?”

敢情这位是杨华的侄儿,市电缆厂的效益一直不怎么样,由于开发区又引进了一家电缆厂这还是余凤霞的项目,日子越发难熬,不过妙的是。那家电缆厂开工,这家居然能揽到外协了。

总之,就是不死不活的样子,做侄儿的还说想去叔叔那儿干,结果杨华说公司草创前景还不太好说,你先捧着你的铁饭碗,要不弄个内退再过来也行。”老杨的侄儿啊,我是吕鹏,今天还真的救对人了”。吕鹏转头看他一眼,叹口气,他是总经理。杨华是副总经理。两人配合得还不错,合同谈判方面的事情他管,跟农民打交道的事情,是杨华负责,“费用我帮你垫了,先上车吧”。

四7章震怒

陈太忠却也没想到,自己碰到的人居然是老杨的侄儿,说实话,他接触了这么多人,身上老式干部作风最浓的,当属助力车厂生产厂长李天锋,第二就排得上这杨华了。

这二位的事迹,说起来那是有点食古不化,陈家人也觉得这二位有点跟不上时代了,可是说起心里的感觉,他认为在这么浮躁的年代下,还能坚持一些东西的人,是值得钦佩的。

见了是凤凰人他都要救。那现在瞎了眼的是杨华的侄儿,陈太忠心里这个火是再也憋不住了,上了素正路,手机有了信号之后,他先通知了杨华。又打了电话给杜和平,“老杜,我朋友的侄儿,就这么出事儿了,你看该怎么办吧。”

杜市长一听吓了一跳,再问一问,就只能苦笑了,“他要抄那样的路嘛,要是走弃道和一级路,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行了,我安排医院。安排最好的医生,嗯,再跟警察局说一声。”

“不是说一声,我要破案”。陈太忠听他说得有点轻描淡写,就不答应了,又将自己在路上遇到的闹心事说一遍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我就奇怪了,这正林还是在咱市委市政府的有效领导之下吗?”

“穷山恶水出刁民啊”。杜市长听得长叹一声,“这话我在驻欧办就跟你说过了,不是我不想管。是我没这个能力,好了,咱们见面说吧,我总要给你个交待的

陈太忠也知道,杜和平说的是实话,怕是给自己“交待”的时候还要咬着牙。上次丫不就是说谁谁被偷包了,结果也是追回包没追回人吗?

可是,听到这样的回答他心里面这痛邪火烧得越发地旺了。抬手就又想给秦连成打个电话,不过想一想,不知道老杜和老秦关系走到哪一步了,他又硬生生地将压制住了自己打电话的欲望。

上了素正路,那速度就快很多了,约莫一个小时就抵达了正林市区,这是山区中的一块小盆地,面积不算太大,可由于建筑较为集中,看起来景象也不输于通德市区。

司机得了吕总的吩咐,知道要着急救人,又由于开着凤凰牌子的车,一路喇叭长鸣,在车道上左冲右突,也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冲进了正林市第一医院院内。

这家伙开的是如此地快,张爱国在后面咬着咬着就看着远去了,不过这么一来,桑塔纳也闯了几个红灯。

要说这事儿也怪,三菱车开得那么嚣张,交警不去管,反倒是追着的时代超人,被一个警察盯上了,骑上一边停着的摩托就追了过来。

不过,张爱国开车技术比那司机有所不如,可对付这摩托还是不成问题,那警用摩托想超车,被他狠狠地别了一下,差一点骑到马路牙子上去。

第二次,警察要超的时候就多了一个心眼,果不其然,那时代超人又抖了一下方向盘,警察气得停下摩托就去摸对讲机。

他正盯着时代超人念车号呢,不成想见人家一把方向盘,钻进了市医院,所以,这位又骑着摩托追了过去,等进了市医院,见时代超人停在那儿,两个小伙子刚刚下车。

“驾驶证”。交警火了,手一指张爱国。心说要不是老子干了几年有点经验,今天就让你小子祸害了,这事儿啊,不

“老板的朋友急救呢,我们送钱的”张爱国对付这种场面,那是轻车熟路,他笑着一指走向三菱车的陈太忠,顺手又拍过去两盒硬中华,“兄弟,那是救命呢,你担待一下啊。”

“驾驶本儿”交警吸一口气,一脸正气坚持要看,却是不收那两盒中华,接过驾驶本翻一翻就要往口袋里揣。”我说兄弟,面子我给你了啊”张爱国笑嘻嘻地发话了。这个表情他是学自陈主任,因为他觉得笑着发狠比较酷一点,一边说。他一边一指车前脸,“麻烦看一下通行证。”

交警听到他的解释,又见三菱车上有人满脸是血地往门诊里走,早就有点理解了,只不过心里气儿不顺罢了,听他这么说,走到前面看一看。

他瞥一眼通行证,心里琢磨一下,一辆时代超人就够我头疼的了,再加一辆三菱吉普,这势力估计不好扛得住,于是试探着问一句“嗯,省委通行证”你老板是做什么买卖的?”

比。尸万

“凤凰的陈太忠,处长”张爱国笑着解释一下,见对方还是一脸迷瞪,说不得又补充一句,“你可能没听说过,跟杜和平跟秦连成都很惯。””是吗?”交警半信半疑地看他一眼,见对方神情不似做伪。抬手接过两盒烟,往口袋一揣,手又伸出来了。“不行,再给两盒”你差点把我的车别翻了。”

“哈,好好”张爱国笑着点头,拉开车门又摸出两盒烟来。“真不骗你。你看,那辆0牌是不是杜市长的车?”

医院门口又驶进来几辆车,面前是辆警用吉普,紧跟着的就是一辆黑色奥迪车,交警一看,迅即地抓过烟,随手将驾驶本丢给张爱国,一边揣烟一边往那边跑,也顾不得说话了。

“啧,还是穷啊”张爱国摇头感慨一声,要是在凤凰如此折腾一下交警,哪里会如此容易说话?

来的还真是杜和平,他走进五官科的时候,正撞见陈太忠出来,脸色铁青的那种,禁不住出声发问了。“怎么样,要紧不?”

“左眼估计保不住了”陈太忠咬一咬牙,他对眼科不太熟悉,想帮忙也无从帮起,“还好没有伤到脑子。”

“这是市警察局副局长李华,分管刑侦工作的”杜和平简单地介绍一下身边粗壮的汉子。“这是凤凰科委主任陈太忠,连成市长的老部下。”

只这一句话,就知道杜市长不太用得动警察局,要不他还用说什么连成市长吗?

李局长身着便衣,不过身上那不怒而威的气质是装不出来的。他沉着脸点点头,“没伤到脑子就好”你们谁最了解情况?”

最了解情况的,肯定就是那会计了,李局长带着人,找一间房子进去做记录,陈太忠看着这些人离开,转身冲杜和平发问了,“这姓李的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早就听出苗头不对了,再说了,丫带了那么多人,做个记录还要你这个副局长亲自去吗?不愿意陪着领导说话,态度明显不端正。

“他表妹以前是蔡主席家的保姆”杜和平面带苦笑地答一句,“他只听祁市长的话,其他人想用他很难。”

蔡主席自然是正林系的领军物蔡莉,祁市长则是正林市政府一把手祁勤奋,原省纪检委副秘书长,由市委副书记到市长只用了一年时间。

就是这次,杜市长拎人出来也是亲自打了电话,他在警察局不是没熟人,但是小陈很生气,拎个个头小一点的出来,怕是不能让人家消气。

市长混成你这样,客囊不窝囊啊?陈太忠想这么说来的,不过最终还是冷笑一声,“合着他们把正林搞成这样。还有道理了?”

了解情况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儿,笔录的时间要长一点,没过多久李华就出来了,冲杜市长面无表情地摊一下手。“又是天岗县的案子,那里地形太复杂。调查很不容易开展。”

这是天公地道的大实话。山路的地形不复杂才怪,而这路段一般经过的车辆也不多,出了事认倒霉的司机也不少,大家都知道那里不太平,尽量少走就走了。

事实上。李华心里还埋怨呢,老杜你出马,我以为是多大的案子呢,合着就是凤凰电缆厂一送货的车被人抢了没抢货只抢了点钱。你至于这样吗?

当然,要是那司机死了也算。抢劫杀人是大案子,司机只是挨了两棍子,了不得瞎一只眼睛一这案子性质恶劣不?够恶劣了,但是咱正林好歹三百多万人口呢,每天发生的案子。比这恶劣的最少有那么五六起。

医生当得久了,对生生死死的事情就无所谓了,分析起病情来很冷酷,警察也是这样。当得久了,这点小案子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可是陈太忠听得不干了,“你也别跟我说那么多,我就问你一句话,什么时候能破案吧,十二小时还是二十四小时?”

“呵呵。”李局长还他一个笑脸,冷笑的那种,“这种案子,,难说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