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 威胁1979真是瘟神

1978威胁1979真是瘟神

李华知道陈太忠来头不能让杜和平着急着迎过来的主儿,绝对不会差了尤其这杜市长是个臭脾气,你光来头大,人家老杜都未必鸟你,还得是老杜服气的人。

所以他对此人的态度就是,千万不能怠慢,却也不需要多认真,反正就算再认真,人家杜市长也未必领情,反到觉得是我该做的一般。

而且,说你陈主任厉害,这话不假,可是受伤的又不是你,那个家伙无非就是凤凰电缆厂开大车的工人,跟你关系特别近的话,会落魄到那个地步吗?

说集了,案子不算太大人也没死,眼睛瞎没瞎都是一说呢,抓紧时间破案是应该的,但是限时十二个小时或者二十四个小时”那不是开玩笑吗?警力不是这么浪费的。

“难说多长时间破案?”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了半天,又是哈哈一笑,“看来李局长对下面的同志没什么信心?”

“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而是它存在个流程,大案要案优先”。李华听这话头不对,只得沉声解释,“案子性质很恶劣,但是还排不到重中之重去,我只能答应陈主任你尽快破案。”

有蔡主席撑腰,他可不怕陈太竟办案的是警察不是你陈主任,当然,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至于说此人是秦连成的老部下,那麻烦您把秦市长喊来再说吧。

“哦,正林的大案要案很多吗?”陈太忠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地灿烂了,“举几个,例子出来?”

,可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正林的大案要案很多”?李局长听到这阴阳怪气的话,越发不满了起来,索性不看他了,侧头看一眼杜和平,“杜市长,情况我大致了解了,局里会调集精兵强将,尽快破案

“你还是给陈主任一个期限吧”杜市长见这家伙有点炸刺的意思了,心说我今天帮陈太忠是帮定了,合着我杜家人亲自到医院了,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杜市长,那里是天岗县,不是市区”李华叹口气,看起来颇有一点为难的样子,“就算是神仙,也不敢打这个保票,说什么十二小时二十四小时破案

“这话是你说的?。陈太忠一听,越发地火了,这是欺负哥们儿跌落到凡尘了是吧?“破不了案光知道强调困难,你的工作就是这么干的?。

“我不能行,那你来干啊”李局长一听这话,也火大了,屁大一点事儿,你倒拿着做起文章不放手了,“你知道警察局每天要接手多少案子吗?。

“不需要你跟我说这些,我又不是没干过政法委书记”。陈太忠摸出手机来,斜睥他一眼又冷哼一声,“要是我二十四小时破了这个案子,你是不是要引咎辞职?”

“你!”李华好悬没被这话气晕过去,他有心答应下来,可是还不敢这么赌,谁知道人家有什么路数没有呢?凭良心说,这案子真下工夫的话,二十四小时破案,不是不可能!

但是这个可能的代价,是很高的,得买通各路牛鬼蛇神,才查得出作案的嫌疑人,是的,只是查出,抓捕那就是另一说了。

而且,事发地段在天岗县,不是在正林市区,打听起来太费劲了,消息也零散,真是限制在二十四小时内的话,相当不容易你说为了这么件小破事儿,值得吗?

“我什么我?”陈太忠抬手一指他,不屑地哼一声,“今天我就让你看一看,我这个外地是怎么破案的。”

他的话说得非常不客气,这是跟警察打交道太多了,他知道要是现在拧不住对方办案,那等破案就是遥遥无期了杜和平在场都是这个。结果啊,或者,将来因为什么别的案子,能牵扯出这案子来,也就是如此了。

临泉那小偷县就可以为力证,警察们不知道那儿有什么东西吗?知道!有人管了吗?没惹出天大的事情来,没人去管!

一边说,他一边就拨通了秦连成的号码,“老主任,我太忠啊,您托我问的山货的事情,我没办法帮忙了,你们正林的投资环境,太差了。

“投资环境?。秦连成在那边听得就是一愣,关于山货,他前一阵给陈太忠打电话的时候,确实说过这件事。正林山区多,有纯天然野菜,有多年生灌木可做无烟木妾。有中药材,这些东西,在欧洲有相当的市场。

但是,正林人走不出去啊,秦市长自己就知道,省药材公司有几个,不得志的小干部辞职下海,专跑欧洲做中药材生意,不能说赚得盘满钵满,起码一年百十来万美元是有的。

所以他托陈太忠帮着问一问,说是我们手上有这些东西,你看能不能帮着在欧洲打开一下销路,到时候哪怕凤凰定向收购,也是不错的不是?

可是,这说的也只是收购,却是跟投资环境无关,不过秦连成也是反应机敏之辈,听到这里就明白了,“呵呵,那个案子,李华不愿意下功夫?”

敢情杜市长都将他的事儿跟秦市长说了,只是两人都是副市长,不合适走得太近,而这次是杜和平邀请陈太忠来的,秦连成就没冒头。

但是,说是没冒头,两人却已经商量好了,晚上也不喊别人就是三个人一起坐一坐,不成想临到下午一上班,就得了

“李局长说,案子很棘手,给不出来具体破案时间”陈太忠斜睥着李华,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老主任,不是我胡说,正林的名声,我以前一直听说过了,总觉得未必吧,现在才知道,有些地方确实有失控的危险

李华已经听出来他在给谁打电话了,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抖动两下,有心辩解又不能说人家说得不对,心说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这么给我告黑状?

他可以不卖杜和平的面子,但是绝对不能不卖秦连成面子,秦市长本身就挂着常务二字,听说省里还有强力后盾,本来他火得都有点甩手走掉的意思了,只是琢磨这样会不会让老杜记恨,结果现在听到这电话,却是不敢走了。

不过李局长心里也真的奇怪了,心说秦市长原来就是你的老主任,现在也比你强出这么多,你怎么就敢如此危言耸听呢?

“失控的危险”你这不是在打脸吗,有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而且,这家伙又说什么投资环境的,你不是干部吗?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就是在胡说”。秦连成在电话那边听得就笑,他对陈太忠的秉性算是相当了解了,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这家伙又要犯浑了,“行了,我也有意整顿一下正林的社会风气,你说打算让我做点什么吧?”

秦市长这话不假,谁也不愿意出去之后,脑门上顶个,小偷之乡”的帽子一而且他新官上任,就跟周勇一样,抓社会治安和抓经济,都属于绝对不会犯错误的,最多最多。注意控制好力道就走了。

当然,这只是一方再,另一方面就是,他对陈太忠的破坏力太清楚了,要是不管那家伙,任由其胡来,最后捅出的篓子指不定能上天。

不过这个理由他就不能说了,所以很自然地开口,要小陈提要求,心说这是老领导我对你的关心和照顾,你得领情。

“我跟李局长吹了牛了,二十四小时破案”。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老主任,我记得您总指示我,“只要我们党认真起来,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这也该认真一把了吧?要不我真的会怀疑有点失控了。”

“啧,你这是威胁我呢,是吧?”秦连成声音变得严厉了些许,旋即叹口气,“好吧,我被你威胁了,怕你把事儿摘到天上去,这总可以了吧?”

这是秦市长跟我串供呢,陈太忠听得明白,心说老主任也仅仅是个常务副,要大动的话,怕是还要面对一些压力,所以让我帮他分担一点。

这简单嘛,他笑一笑,“什么威胁不威胁的?看您这话说的,我是知道,老主任最关心我们这些老部下的成长了。”

“不跟你扯了,两个小时以后,你来我办公室”秦市长放下电话之后,扭头吩咐自己的秘书,“打电话给天岗县的赵书记和田县长,要他俩两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到我的办公室。”

小陈肯帮我分担责任,我要不借着这个机会整顿一下治安,顺便敲打几个人,那我不是傻的吗?如陈太忠所要求的一般,秦市长根本没考虑市警察局那边,直接从县委县政府下手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冲杜市长微微一笑,根本不看一边脸色发白的李华一眼,“老主任居然说我威胁他,我冤得慌不是?”

“我也听着,你好像是在威胁他”杜和平点点头,黑着脸不过眼里却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太忠。你这家伙胆子不小啊

李局长的神经比较粗大一点,一开始还没注意“威胁”俩字儿,只当是秦市长跟陈太忠关系不错,所以才有这样没大没小的玩笑,不成想电话撂了之后,这两个居然一个,“没威胁。一个。“有威胁”地聊起来了。

有问题啊,李华神经粗大可人绝对不傻,听了两句就反应过来了,姓陈的刚才话里说了两次“失控”这。这圳。的真的是有所指啊。

丫挺的居然有威胁秦市长的本钱,,想到这个可能,李局长只觉得背心一阵发凉,看一眼杜和平,讪笑着发话了,“杜市长您看”我也没说不办不是?”

“你强调了实际困难”。杜和平点点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小陈要你定期破案,那难度是大了点,我个人,能理解。”

能理解是不错的,但是杜市长唯恐他听不出是反话,特意加了“个,人。俩字,说完转身走了,“太忠,这儿有我带的人招呼着呢,走吧,去我办公室坐一会儿

“杜市长,您指示一下我接下来的工作啊”。李华紧追两步,眼见对方头都不回,终于止步,直到不见了对方踪影,才悻悻地哼一声,摸出了手机,“领导家丢一罐茶叶都是大案子了,贾秘书吗?有个事情,我要向祁市长汇报一下

李局长接下来的反应暂且不表,单说陈太忠一行人跟着杜和平走了,等到了杜市长办公室的时候,水利局局长已经来了,正等着呢。

将吕鹏介绍给局长之后,两人就到小接待室聊去了,陈主任和杜市长坐在里间,说起刚才的事情,副市长有点喘嘘,“还是常务副的话顶用啊。”

“关键是,秦市长也想有一番作为”。陈太忠笑一笑,开导着他,“反正我折腾习惯了,老主任也就借机

“哼”杜和平“哼一声,信手从桌上拿起烟来,才要给他丢一根,接着又是一笑,“忘了你不抽烟了”正林这个风气太坏了,反正领导受不到影响,就没人出这个头

他将烟在桌上顿两顿,才叼在嘴上点着,一边喷云吐雾一边感慨,“本来能理直气壮打击的黑恶势力,现在居然要套上个人恩怨的名义,,都是什么事儿嘛。”

“那为什么不正面打击呢?。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解,“黑恶势力胆子再大,也没胆量跟政府对抗吧。”

“打漆了没好处嘛”杜和平回答得天经地义,“尤其是外面的小偷,你知道他们能给正林带回多少钱来吗?多少人指着收他们保护费过年呢,这个带动经济的效果。比外出打工要强。”

“发展经济,不能靠这种歪门邪道”。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他觉得老杜有点辩护的意思,“这么长久下去,迟早要出大乱子的”。

“他们现在不就惹出大乱子了吗?”杜市长看着他就笑,“得罪了你,这麻烦可不你猜秦市长,会怎么处理此事?”

呐章真是瘟神

天岗县的书记和县长,终于在秦市长指定的时间内赶到了,田县长是市里党群书记的人,赵书记是前市委老书记的人,两人平日不怎么合拍,不过今天却是例外。

,可

来之前两人就在私下沟通,见面之后交换一下眼神,确定没从对方眼中看出胸有成竹的味道,忐忑之余,也禁不住松口气:嗯,老田(赵)也迷糊着呢,有人陪绑总不会太糟糕。

某领导通知县长和县委书记齐到,这种情况一般不会是好事,而普通的坏事都到不了这么严重的程度,反正啊”准备捱总是不错的。

可是其他领导也不知道秦连成在抽什么风,这个消息让两人心里的压力小了一点,秦市长不过是个常务副,太过重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被其他领导知晓?

“坐”秦市长坐在办公桌后纹丝不动,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一指沙发上已经就坐的高大年轻人,“介绍一下,凤凰招商办副主任陈太忠,我在凤凰的老部下

嗯,那二个不明就里地冲陈主任笑着点点头,赵书记居然还来了一句,“我早听说了,陈主任跟宵家关系很好,当时也忠实地执行了秦市长的指示,倒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这消息果然是够早的,由此也可见宵家投资落地的影响力,这确实是陈太忠早期官场生涯中,值得浓墨重彩大书特书的一笔。

赵书记说话有水平,顺便就拍了秦市长的马屁,虽然有不稳重之嫌,却是有意无意地将气氛缓和了平来,眼下不再是那种剑拔弩张的味道了。

“今天叫你们来,是因为天岗县在中午,发生了一件非常严重的劣性案件,陈主任的朋友”。秦连成介绍情况的时候,有意地称陈太忠为陈主任,而不是老部下小陈或者太忠什么的。

这其实就是个暗示了,意为陈太忠撇开跟自己亲近的缘故,也用得动自己,你们不能怪我不教而诛,我给你们机会反应里面的味道了。

说到最后,他狠狠一拍桌子,怒目圆睁,“天岗县这种案子,不是一起两起了,我就想问你们俩一句,那儿还有县委、有县政府没有?”

他的暗示。本来已经那二位已经开始在琢磨了,可是眼见市长这么一发怒,俩县领导反而是糊涂了,秦市长您这么搞,是想在自己曾经的下属面前卖弄自己的权力吗一都是厅级干部市委常委了,咱不带这么浅薄的啊。

赵书记犹豫一下,发话了,“县里组织过严打,不过天岗的地形地貌比较复杂,秦市长您放心,这次我和田县长同心协力,说什么也要把这伙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挖出来!”

这案子说大不大,引得秦市长如此震怒,小心地表示点什么并不是问题,反正拦路抢劫的家伙们,并不值得任何人包庇。

“不是说什么的问题,而是我对这种现状忍无可忍了”秦连成又一拍桌子,坚毅地摇摇头,“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前,我要见到主犯和帮凶,这件事给正林带来了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做不到的话你们两个自己掂量吧

这话说得挺严重却是又微妙,上面要是想追究他的责任,他就可以将这恶劣的政治影响归到陈太忠不帮着卖山货了就是陈家人那句话,正林的投资环境不好,凤凰驻欧办恼火了,从而就影响了本市的经济发展。

然而,知道陈太忠能量的人,却会明白陈家人惊人的破坏力和通天的手段,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恶劣的政治影响也是存在的,人家在黄家或者办面前歪两句嘴,到时候被动的,怕就不仅仅是正林一市了。

可是这话听在下面人耳朵里,就是秦主任为了帮老部下出头也好,借机生事也罢,是要无事生非地搞天岗县的班子了,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一不管大人家秦主任手上攥着个案子,有案子就可以搞人不是?

赵书记和田县长闷闷不乐地退出了秦市长的办公室,两人大眼瞪眼地看了一阵,异口同声地发话了,“那个陈太忠好像,有问题!”

“秦市长,有点着急了”。赵书记眼睛眨巴…,叉叹口与,却是没再汝什么,不过那意思就是很明显,船连成你再大能,初来乍到就想借一点小事生事,还扣个,“政治影响恶劣”的帽子,有不稳重之嫌啊真当你一个副班长的常委很厉害吗?

“领导既然这么指示了,肯定有他的道理”田县长转身而去,心说你别跟我扯这个”老赵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不清楚吗?

果不其然,他坐进车里,一边往回赶一边四下联系,当他终于确定陈太忠不是一只好鸟之后,立玄将电话打到了天岗警察分局,要求全局紧急行动,“午夜之前要破案!”

然而,警察分局那边回答了,赵书记已经指示过了,要回来坐镇指挥,说是市领导和市局高度重视这个恶性案件天亮之前”落实到嫌疑人!

“我就知道姓赵的爱干这个。”田县长挂了电话,冷笑着嘟囔一句,心说你挑唆着我顶秦连成,自己悄悄去卖好,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说不得他又打个电话给自己的搭档,说是据自己了解,此事不那么简单,赵书记点头称是,还说市警察局对此事也很重视,老田你和我明确一下分工吧。

这就是两个领导的思路不一样,田县长想着查陈太忠的底细去了,赵书记则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市局一秦连成这么重视的案子,市局那边应该知道点什么吧?

他还真打听出来了,说是当时就惊动了杜和平,杜市长拉着李华去了医院,后来政法委书记打电话给市局局长,说这个案子要尽快破,市局临时成立了专案组,调集了精兵强将,正火速赶往天岗。

赵书记一听响动这么大,根本不带跟田县长商量的,立马一个电话打给县委,要他们火速发动各级政府认真对待此事,尤其走出事的小张头乡一片不管是不是你们乡的人干的。明天天亮之前给不出结果,乡长和书记就地免职!

至于警察分局,那都是靠后一点的通知了,那边才说已经接到市局通知了,赵书记已经劈头盖脸地骂上么大的事情,你们就不知道向县委县政府汇报一下?

要说天岗警察分局,今天才叫郁闷,挨完市局的批评就挨书记的骂,书记的电话之后跟着就是田县长的电话,县长倒是没怎么骂,但是午夜之前就要结果这个才是最狠。

正如田县长想的那样,赵书记从一开始就决定要认真对待这件事情,又加上打听消息的渠道比县长快,于是这表态就抢在了前面。

总算是田家人深知老赵的脾气,没把那假象当回事,所以才没被人卖了,想着赵书记一定是在一路向县里猛赶,他心里暗恨,于是哼一声吩咐司机,“用最快速度赶到天岗警察局。一定要抢在赵书记前面

“您不是怕晕车吗?”司机小心地发问了,刚才来的时候,他开得都不是很快,领导有轻微的晕车症,尤其是天岗县山路多,左拐右拐的,开得快的话,往日不晕车的人都得晕车。

“不要管我,我只要快!”田县长很坚决地摇摇头,虽然现在县里都已经发动起来了,但是最要害的地方还是警察局,谁能最先坐镇那视觉效果才棒要不要叫县电视台的过来呢?

“那您系上安全带吧”。司机叮嘱领导一声,脚下猛地一轰油门,“赵书记的巡洋舰不错,但是咱的帕杰罗还真不服气它,”

天岗县委和县政府的一把手高度重视,而祁市长又知道那陈太忠走进了省纪检委都能囫囵着出来的主儿,于是,一场围剿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的人民战争终于打响了。

认真起来的我党,真的几近于无所不能,而那些拦路抢劫的毛贼素质又不高,仗着政府不管,碍手了就爱吹嘘两句,就算有点城府主儿的不声张,可给家里随便添置点什么,或者大鱼大肉地吃几天穷人乍富,也总得有个出处吧?

所以,不多时小张头乡就锁定了几拨有嫌疑的年轻人,通过基干民兵将这些人看管了起来一其中还有一个民兵副排长,也是有嫌疑的。

临近的几个乡动作也挺大,不少有前科的犯罪分子一一落网,陈太忠和秦市长、杜市长在一家农家小院品酒聊天,耳听得好消息不断传来,他不禁感慨一声,“看样子,明天就能让老杨去指认犯罪凶手了,咱这组织的力量,真的太强大了。”

秦连成才待笑话他两句,说你不是上午还说失控什么的吗?不成想,杜市长放下手中的电话,神情有些呆耸,“赵书记和田县长有下落了

“赵书记的丰田车抄路,压上了村民们挖的路沟,掉下山崖起火爆炸,还好他抓住了山上的小树,田县长的三蓬车,车速过快刹车失灵”两人都正在送往市一院的途中

他是本地人,消息比秦连成这件来户要灵通一些。

小院里登时寂静无声,好半天,秦市长才长叹一口气,“太忠,我现在有点佩服王宏伟了,他的承受能力,,真的很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