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 独食和盛宴1981拒绝盛宴

1980独食和盛宴1981拒绝盛宴

县长和书记双双入院,这动静可就大了,不过正应了秦连成的说法一天岗县的情况已经严重到不能再严重的地步了。

这两起车祸是相当惊人的,影响力不知道比市电缆厂的那起抢劫案大多少倍,秦市长都提心吊胆了一阵,毕竟这两人是跟他谈话之后出的事儿。

所幸的是,其中一起车祸验证了他强调的问题田县长那是座驾出了问题,到也还罢了,赵书记可是自己的车压上了村民们挖的沟,这就是问题所在!

其实,据后来抓的到村民交待,他们挖沟只是想让车减速,从而收取过路费,而且就算收也不敢收县委书记的费,但是,谁让他着急往回赶呢?

赵书记因为脾脏受损,做了切除,三个月后转入市政协养老了,田县长本来是有机会接任书记一职的,怎奈他自己肋骨骨折也没好彻底,没能力四下跑动,所以眼睁睁地看着县委书记一职旁落。

反正,秦市长一个电话,就间接地端掉了天岗县的县委和县政府一把手,这个消息在第二天就不胫而走,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都不敢轻易触怒秦市长这人太邪行了。

当然,天岗县出事并不能阻止市里调查拦路抢劫案,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县里就送来了嫌疑人的照片,要杨司机指认,照片不算太多,六百多张其实就是一百多人,正面、两个侧面和背面各一。

据警方说,嫌疑人不止这些。这些是嫌疑较大的,其他的实在没办法洗了,他们用完了县里唯一一家有洗相设备的照相馆的资源,正在市?洗呢。

会计认出了其中拿铁管戳老杨的光头,被带到市局指认真人去了,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华握着司机的手,很真诚地安慰他,“老杨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给陈主任一个交待的。

这是陈太忠再三强调过的,司机的眼睛没他想得那么糟糕,手术过后,医生说由于送治及时,将来有微弱光感可能性极大。将养得好的话,不排除有恢复微弱视力的可能。

但是这个性质实在太恶劣了,陈主任在对现代科学表示出适度赞赏之后,就说这人下手就是把人往瞎里捅?这么说都是轻的。伤了脑子,那就是故意杀人了。

他这意图表现得非常明显,就是要往死里整这帮人,尤其是那首恶绝对不能放过就算你判他二十年,放出来的时候,人都不能是囫囵的。

李局长昨天恶了陈主任,今天就有意补偿,忙不迭地答应了,他原本还想让陈主任从头到尾旁观过程,怎奈陈家人不得不离开了。

这是秦市长撵着他走呢,自打想到“瘟神”那个绰号,秦连成心里就很是腻歪,他承认,天岗那边虽然连着出事,但对他而言都不是坏事一反倒是造成一点有利局面,可是再这么折腾下去,他承受不起啊。

于是,陈太忠不得不在九点被撵出了正林,心里还在嘀咕:啧,也不知道赵书记这么一摔,捡到什么武功秘笈没有?

他这胡乱嚼谷,自然是因为心里郁闷:这两起车祸真的不是我干的嘛,总不能灵异事件都推到我身上吧?

不过陈太忠今天也不得不走了,田甜一天两个电话地催他,要他赶紧把堵在路上的林肯车开走,丰秋国庆这双节本来就是官场人情往来的高峰期,你这车横在路上,真的是要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要多扎眼有多扎眼了。

陈家人自然不肯答应,说是没见那大队长遭报,我一定要挺过这个。节日去,结果田主持悄悄地告诉他,马路那头的施工要完了,林肯再横在这儿,怕是效果就不如以前大了。

,石

虽然明明知道,田甜是在变相地帮她老爹的忙,要尽快消除影响,不过陈家人既然跟她亲密异常,就觉得这个借口到也不错,好吧,我去把车开走。

去了素波之后,还有人接待,那就是王浩波了,这次陈太忠和杜和平联手,冲着正林水利局下手了,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很高兴看到这个局面。

想跟陈太忠共赏中秋明月的还有一位。那就是省移动公司的老总张沛林一反正领导们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跟谁过节也是个过。

目前,省移动跟市交通局已经初步达成了意向,给出租车上防系统,如果不出意外,本月就可以运作招标事宜了,只是不清楚素波警察局打算不打算插一脚。

张沛林来,肯定是要带张馨的,反正他也不做太多的解释,陈太忠是跟着田甜一起来的,倒是王浩波是孤身前来,五个人在港湾大酒店的天台支开烧烤摊子,动手的是韩忠派来的两个服务员。

烧烤、啤酒再加上西瓜、葡苟等时令蔬果,共赏明月,远处还有一个女乐师在弹扬琴,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三个人也很熟捻了,很放松地聊着。

说着说着,张总就想起来凤凰移动公司的事情了,说那边的经验值得借鉴,还问他有没有兴趣放马疯子的施工队来素波干活。

“马疯子都已经办理移民了”陈太心心经心地回答,他只当张总试探自己有没有进入这一块凯粥巩的野心,所以很果断地摇摇头,“这活儿也赚不了几个,而且,我都占住了,张老板你手底下的人喝西北风啊?”

“他们喝西北风无所谓,我得对得起太忠你”张沛林现在说话也直接了很多,他现在的位子是坐上了,不过据内部消息,下一步移动会加大投资力度,海外上市也是迟早的事情。

张总没别的想法,只想安安生生地在老总的位子上呆到退休一或者临退休了再升上半格,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但是想要坐稳这个位子。怕是也不容易,张沛林也见多了热门部门领导的下场。在那些炙手可热的位子上,不管你犯错没有,干上几年必须要调整一大锅肉不能你一个人吃了,利益均沾才是王道,想吃独食的,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有了这样的认识,他对陈太忠巴结得就越发地紧了,只求自己能多干一两年,或者就算调整,也调整到一个好一点的位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不过,他这么问也确实走出自公司发展的需要,“现在的移动。什么人都缺啊,张馨都能去机房操作两下,底蕴远远比不上电信,底子太薄

“那我弄俩施工队,帮你施工算了”。王浩波听得就笑,他现在的身份,比张沛林要差一点一将来会差得更远,不过熟人了嘛,随便说说无妨的。

“行啊,不过,最好是你们水利厅通信站的人带工,专业还是很重要的”。张沛林笑着点点头。“反正,浩波你的人来干,只要质量能保证,什么都好说。”

“那我回头问问吧”王书记却是没想到,自己随便坐一坐就接了这么一个活,他现在级刷上去了,跟张国俊关系也很好,但是分管的口子不行,没有来外财的地方,日子过得还真不算宽松。

他们这么说着,张馨在旁边却是感触颇深,别家的施工队打破头要进场,要接移动的工程做,各种手段都使上了甚至都有人求到她父母的门上,因为听说她是张总眼里的红人。

可是王浩波随随便便一句玩笑话,张总就拍板了,看那架势。还有把全省的单子都包给他的趋势,想一想别人的辛苦钻营,她没点触动才怪。

最近张经理接触了一些这样的人,很多人不求大包或者一包,只求能得到二包或者三包,也就是说。王浩波竖一杆旗起来,直接将大部分的活儿包出去都没问题的,厅级干部的人情”那真不是盖的。

事实上,张馨有一点没有想到,王书记却是想到了,这个活他自己不能完全吃下去,也不该完全吃下去,还是那句话,独食不肥,吃多了要遭报应的。

再说了,施工这活儿本来就是赚点人工费,素波还好说一点,要是下放到下面各个地市,成本就太高了,不如他大包下来,分包给各地的移动分公司,利润少一点却是省心不少。而且不遭人记恨,排排坐吃果果才是王道。

说完这个话题,就转入了今天的正题,张沛林联系了几个手机方面的业内人士和专家,有人表示了,如果企业出得起钱,倒是能考虑去做个顾问或者总监什么的。

不过,让陈太忠吃惊的是,这些人很有一部分在通地集团里?而且有那有点身份的居然表示了,你凤凰想自己搞手机不现实,最好跟通地联营搞个手机企业反正通地旗下,现在不止三两家在上手机生产线

“将来的准入也是个问题”。张沛林说到这里,叹一其气,“挂靠上通地是个。不错的选择,要不然大网入网证,未必好办。”

通地集团?那家公司猫腻可是大了去啦,陈太忠心里太明白了,而且他都惹了通地的副总了,听到这儿不由得冷哼一声,“挂靠”不就是录一层皮吗?我还就不信了,这入网证就那么难办

真的不好办啊,这可不是电话小交入网那么简卓,张沛林心里太明白这点事儿了,这里涉及的利益太多了,不过,想一想陈太忠的能量,他还是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笑着点点头,“反正,要是能挂靠上阿尔卡特的话,总是不错的

飓?章抚绝盛宴

今天是中秋,雷蕾名义上是有夫之妇。家里又有孩子,说成什么都不可能出来,到是张馨离异了。就算在外面公然勾搭男人也不怕左邻右舍说。

田甜也方便,等那二位离去之后,丁小宁也来了,今天素波市建委宿舍的院里,搞艺晚会会演,丁总的京华房地产在素波开张了,这个场是要捧的,不但赞助了五万,人还去了。

“男人就没几个好东西”。丁小宁喝得醉醺醺的,一上来就抱怨,今天她又被别人调笑了,不过大家都知道,这是陈放天主任都很尊重的主儿,虽然眼里都冒出火了,可也只能嘴巴上过过干瘾,讲几个荤段子看她脸红。

上来之后,她就要太忠哥给她按摩,享受了一阵,觉得清醒了一点,就四下找雷蕾。听说她出不来,摸出。

不等她打电话,却是雷蕾将电话打了过来,她的孩子已经睡了,自己在报社院里走一走,却碰上别人跟她谈起一件事儿,“太忠,听说《天南青年报

“她爱去哪儿去哪儿,我的驻欧办不要”陈太忠哼一声,他最烦的就是这种事儿没说好,就四处嚷么,想给我制造舆论压力?玩去吧,哥们儿啥都怕,就是不怕压力。

“我们胡主任也有个想法,在驻欧办搞个特约记者站”合着雷蕾是受了领导的托付,“不派记者,定向约稿,你觉得能不能搞?”

“这个到好商量”。陈太忠一听是这么个意思,就好说话得很了,《天南日报》的影响可不是青年报什么能比的,而且,雷记者有了这样的门路,怕是在报社地位能更稳固一点,“不过明天我得走了,北京那边儿催我呢。”

“别走啊,太忠哥,我还有事跟你说呢”丁小宁一听这话。就嚷嚷了起来,雷记者在电话那边都听到了,说不得笑一笑,小宁这是又喝多了吧?胡主任这也是随便想起来的点子,还没跟领导汇报呢。她让我先问一问你

敢情,由于跟雷蕾接触很多,又见过陈太忠在报社楼下暴打管志军,胡主任对陈主任的脾气也就相当清楚了,猛地想起个点子,却是要先落实了那家伙会不会答应。

“我手上现在就有材料呢”陈太忠笑一声,“海外侨胞关于五十年大庆的贺词,不过大部分是原籍凤凰的。你们要不要?”

他受凤凰市政府委托,收集了不少海外凤凰人的国庆贺词,还有照片什么的,只是,他说是凤凰人,其实其他地市的也不少。

人在异国他乡,生存是第一位的,如此一来对老家的思念就要略淡一点,而且凤凰在国外的人并不多,在巴黎的就更少了,谁有时间为一个地级市的报纸写贺词换了中视的春晚还差不多。

“啊,真的吗?国庆有套红增版的,可以放这些,不过不敢确定能上”雷蕾一听就认真了,也顾不得已经接近十点了,“我现在就给胡姐打电话,太忠你不知道,这种版面一般一个月前就定版了,半个,月定稿,现在活动也不知道有意义没有

省党报的地位真的太重要了,每逢重大活动或者庆典,要发什么和发的格式,都要层层把关责任到人,眼下离国庆就六天了,这个时候,报社对版面和内容再做改动一好吧,不得不承认,从原则上讲还是有可能的。

陈太忠也没在意这些,挂了电话之后,看着空中一轮满月,脑子中却是想起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沉吟半晌,才轻叹一口气,“今天的月亮,,好圆”。

“哈”他这一句话,逗得丁小宁和田甜都笑了起来,只有张馨心思细腻一点,又是经历过点事情的,于是轻轻地将圆润的下颌放到他的肩上,柔声发问了,“你想到什么了?”

“一点感慨吧”陈太忠漫不经心地摇摇头,这一世入世真的太深了,看到空中一轮皎皎孤月,他蓦地想起。上一世独自修炼时,有太多太多这样的时候了。

走到了离开的时候了吧?他禁不住又想到了唐亦董说的话,可是感受着肩头上珠圆玉润的下巴,轻噢着夹杂一点酒气的成熟女人的吐息,心里一时又有点莫名的烦躁。

看一眼天大宿舍的方向,陈太忠摇摇头,端起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荆紫菱今天在家,荆家一家人中秋团聚一当然,荆俊伟是不会回来的。

原本他想着,晚上偷偷溜到小紫菱家里,拐带她出来,若是时机得当毛氛允许,就可以那啥”咳咳,反正就是那样了,他连定金都下了的一那只精心打造的手镯。

不过此刻,他却猛地没了那种拈花惹草的心情,哥们儿撩拨的人够多了,当然小紫菱该当拿下,绝对不能放过嗯嗯,她知道得太多了,不拿下不行啊。

可是今天,怎么就死活提不起兴趣来呢?他有点想不明白,禁不住悻悻地嘟囔一声。“看来月圆就不是好时候,总让人感觉有点内分泌失调似的

说完这一句,他才想到。似乎刚才丁小宁说有事呢,禁不住侧头看她一眼,“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儿?”

“刚才陈放天告诉我,说张兵私下说了,早晚要赶绝我”丁小宁笑了起来,很有一点不屑的样子,“不过他不敢明说,只能在里散布谣言。”

“赶绝你?”陈太忠听得一皱眉头,这个词儿他在京城听到过,可是在素波却是少听人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听起来有点严重,不过,,这个张兵是谁呢?”

张兵是新成立的九龙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就是信誓旦旦地说要四个,亿现金拿下素仿的主儿,带一点港澳那边的黑社会背景,现在搭上了赵喜才。

前一阵素仿工人闹事,搞得市里相当被动,于是市政府邀请省城几家有实力的房地产商搞个座谈,大意是共同会诊一下素仿,大家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法子来。

这其实是个务虚的会,基本上没人当真,意思是上面有人问起来,我们凤凰市也是在积极找办法、想对策要是谁能搞得住素仿,用得着参加这个会来吗?

想到可能没什么重量级人物捧场,市政府少不得又要暗示一下大家,素坊未必要交给一家去运作,大家可以群策群力,共同承担责任和义务嘛一甘,总设计师对南海的点评般搁胃争议,共同开发,

来的人可能有肉吃,不来的人,连汤都没得喝!这就是话里要表达的意思。

可气的是,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连邀请函都没收到,要说搞房地产,她在素波算小字辈,也没啥根基,但是她手里那两块价值两亿多三亿的地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京华背后又有凤凰科委的影子你要说闲散资金多的,谁能多过那儿去?

可是素波市政府就是不邀请京华,反正别人问起来,找个理由总是很简单的,像外地企业或者说经验不足什么的,随随便便一点就打发了。

当然,够点资格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原因:陈太忠跟赵喜才不对劲,而且,京华房地产前一阵一个置换素仿土地的方案被否决了,在这种情况下,谁要再给京华房地产发邀请函,那是在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

可是,接到这邀请函的主儿。也未必就认为自己真有分一勺子的能力,像邵红星的九华房地产,在素波坐二望一,可是邵总就只派了一个,公关部的经理过去,连副总都没去一个。

他原本就是邵国立踢出场的主儿,邵国立都栽在这档子事儿上,他怎么还敢介入?先别说北京的邵家能不能饶得了他,光说这赵喜才就跟他不对路。

邵红星在银行关系硬,省里也有个把帮着说话的领导,但是正面硬扛赵市长显然是不智的行为。素仿虽好但不是我的肉,素波地方大了去啦,我不跟着掺乎。

他不掺乎,比他还大的房地产老大万海公司也不跟着掺乎,韩忠的公司更不会去掺乎,数来数去。除了张兵的九龙房地产公司,也就是来了小猫一两只都是排不上耸的主儿。

就连每丽萍所在的正泰房地产,都只来了一个副总,杨总这也是不得已的举动,没办法,赵喜才这家伙面皮黑,你们别人扛得住我扛不住啊,忤了赵市长的意后果有多严重,看看合家欢的例子就知道了一几个亿的企业,说没就没了。

扛得住的主儿,自然是知道赵市长最大的后台蒙艺走了,而且赵喜才一旦叫真,他们也有狡辩的借口:我们知道赵市长对素仿很关心,自问没有能力吃下这个盘子一你都看上眼了,我们还折腾个什么劲儿啊。

这就是大开发商和小开发商的区别,腰板软硬的区别小开发商不是不知道找个这样的借口,但是相同的借口,大开发商说出来就没什么太大的风险小的嘛,”赵市长会给你找借口的机会吗?

所以最后这个座谈搞得不伦不类的,张兵就恼了,他打的主意还真是联手两家有实力的主儿,共同开发素仿,这也是赵喜才交给他的任务一伍海滨都发话了,素仿要尽快搞定。

当然,这开发过程中张总是要占主导位置的,做为朱市长的白手套,他也不怕其他合作伙伴弄出什么猫腻来,反到是他自己还有心在这个项目里占别人家一点便宜。

既然与会的都是不顶事的小虾米,张兵少不得上门拜访一下几位老大,却也没有谈成什么,万海的大老板被烦了几次之后,索性说了,我们现在资金都紧张,好像京华的资金宽裕一点,你去找丁小宁吧。

京华给素仿拿的置换方案的细节,外面有的人清楚,有的人不清楚,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方案绝对差不到哪儿去否则的话,市里开座谈会,断断没有撇开京华的缘故。

这个因果很好推算的,京华要是没诚心,拿出一个很扯淡的方案来,赵喜才不将京华的老总丁小宁拽过来打脸才怪,正因为人家的方案好,才要将京华撇开。

这其实就是欲盖弥彰的行为,在生意场上打滚的老狐狸们哪里推算不到这点事儿?要不说政府中人偶尔会脑子不够用,却并非真的弱智,人家是着眼点不同罢了。

万海的老板如此说话,其实就是说你姓朱的口碑不好,我们不陪你玩儿,要说财帛动人心那是真的,但是连正泰都有自己刨食儿的地方,天南省业内老大可以赚钱的地方海了去啦。我犯不着跟你这种口碑不好的人合作。

,万

甚至万海都知道,九龙那就是空壳,赵喜才能有几个钱?反正万海耸后也不是没人,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简泊云出来,蔡莉都得跟着跑前跑后,赵市长你自己玩吧,别招惹我啊。

张兵也知道这些,一时火起就要把谈不成的缘故归结到了小宁身上一要不是你胡乱抬价,素仿也没这么难拿不是?

他不敢跟万海发威,却是敢拿京华说事儿,最主要的原因是。赵喜才已经跟陈太忠撕破脸了。行事就可以不怎么忌讳了,万海那边却是属于无冤无仇的,何必多树强敌?

杜毅欣赏丁小宁,这点不假,但是说来说去,陈太忠总是蒙系人马,杜书记就算相帮也帮不到什么程度,这是必然的。

当然,张总如此放风出来,并不是说他真有对付丁总的想法或者能力,只走向大家证明我不怵她,可纵然是如此,丁小宁也不会开心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