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 蒙艺放手1983维护稳定

1982蒙艺放手1983维护稳定

事实上,丁小宁并没有把张兵当回事儿。姓张的身后除了赵喜才。也就是港澳那边一点地下势力可是在素波玩黑道,谁还大得过韩老五?

当然,九龙公司的背后还有一些不大不小的官僚,是利益共同体,这也是正常的,赵喜才做了这么多年官。现在又是省会城市的市长,没些人帮衬也是不可能的。

比如说建委主任陈放天的副手,常务副主任就是赵市长的人,若不是陈主任搭上了许纯良又搭上了许书记,没准就被自己这个副手架得难受,不得不投奔伍海滨或者其他人去了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利益纠葛多了,丁小宁也不好对张兵下手。还是那句话。私人恩怨的话,怎么折腾都行,抽宋嘉祥司长的耳光都没问题,但是牵扯上集团利益,就是棘手的事情。

这件事只是恶心了她两天。今天喝得有点多了,就稀里哗啦地说一说。也没要陈太忠帮着出头的意思丁总虽然是女性,可小小年纪就混迹社会,很是有点光棍气质。

她认为,从来没有人能在所有事上都占上风,混社会的,越拉风的死得越快,张兵你想嘴上占便宜由你,老娘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记住,你说过这样的话。

“你这境界比我都高啊陈太忠听得就笑,眼中却是一缕寒光,掠过。“不过小宁不闻不问也不好,那家伙没准以为你真怕他了呢,多少要还击一下嘛

,心万

“还击肯定有了。”丁小宁点点头,才清醒了一点,她就伸手去抓桌上的啤酒瓶,“要不他还当我怕他呢。哼,别的我怕,比狠”谁怕谁啊?。

“他无非仗着一个赵喜才陈太忠心巾的烦躁感尚未尽去,听到这话。又生出了“不如归去。、的心思,说不得冷哼一声摸起了手机。“我只是想给老蒙留点面子。赵喜才”在我眼里他算个什么东西?。

一边说,他一边刻拨通了蒙艺的电话,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不过。蒙书记尚未休息,接电话接得还很快。

蒙艺正在陪同尚彩霞赏月。虽然碧空这里薄云笼罩,那圆月朦朦胧胧不甚分明,可这毕竟是他近八年以来头一遭在家,往日里蒙书记的时间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尤其是节假日,需要走访慰问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也就是碧空初定,蒙艺又是外省来的老资格书记。有些底蕴在里面。非是那新上任的书记可以相比倒也能微微摆一下谱。

张沛见是这种点钟来的电话。一时惑,有点犹豫。陈太忠是谁。他实在是太清楚了,可是老板好不容易有点兴致陪着爱人,这个”该不该打扰呢?

不过,蒙艺的耳朵还算好用。听到了手机铃响而小张又没有干脆利落地出声拒绝,于是就发问了。“谁的电话?”

“陈太忠说他”有点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张沛的回答有点迟疑。“这么晚了

“啧,是他?。蒙老板禁不住皱一皱眉头,却是不着急接电话。而是转头看一看自己的爱人,“呀、每次这家伙找我,都是”都是让人头疼又好笑的事情

“接个。电话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尚彩霞已经看到自己的爱人将手伸了出去。于是笑一笑,“他才给勤勤的同学介绍了点小活儿”我说,快点儿把勤勤调过来吧。她一个大姑娘家的,呆在天南算怎么回事啊?”

“姑娘大了不由爹啊,我倒是想把这小子调过来”蒙艺笑一笑,将电话放到了耳边,声音顿时就变得严厉了一点,“我说,你不看现在几点了?”

“晚是晚了点儿。但是我看着天上的明月,这莫名其妙地就想到了老板。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陈太忠的声音自话筒中传出,“睹物思人”就禁不住要打个电话问候一声,中秋快乐合家团圆啊。”

蒙艺听得也“禁不住”地翻一下白眼。接着又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我说你这家伙”今天喝了多少?有什么事儿直说。”

“也没啥事儿,就是想”咳咳,素波的赵市长,他跟您联系还多吗?。陈太忠的问话,还算较为委婉。

“嘿,你终于还是憋不住了”蒙艺听得就是一声笑,没错。他人是离开天南了。可是天南那边大大小小的事情。又怎么能瞒过他的耳目?

陈太忠跟赵喜才不对劲,早在他还在天南的时候,这苗头就有了端倪,现在越来越弄不到一起,也是正常的了。既然小陈打电话过来了,他少不得就要表个态。

“喜才在通张高速等一系列事情上,比较配合省里的行动,我把他调到素波,是工作需要,并不是对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支持”你俩之间怎么回事,我不想知道那么多

其实,他都知道赵喜才最近为什么跟陈太忠不对劲,而素仿那一块发生的事情。也让他对赵喜才的行为有些不耻,不过还是那句话。赵家人是他调到素波的,要是他支持陈太忠搞下去此人,那岂不是在自打耳光?

没错,他蒙家人是离开天南了,但是天南还有他经营过的势力。他护不得周全很正常,但是自己出手或者支持杜毅蒋世方等人打压那令人家心之余,也

事实上。有损形象都是轻的,万一上面人看在眼里,保不齐都要小小地嘀咕一下,你和杜毅一起打压你的前一套人马这会是个什么意思呢?

所以他要表示的意思就是,你们斗吧,我不管,这总可以吧?

“我的意思。也不是想让您知道那么多。”陈太忠听得就笑。他今天还真不是告状来的,“我就是想说一声,那家伙欺人太甚了。我这不是怕老板你看着我们同室操戈,心里不好受,才提前打个招呼吗?。

“你们又不是才开始同室操戈”蒙艺冷哼一声,“行了,招呼算你打到了,对了”,别用杜毅或者蒋世方的人收拾他

其实,蒙书记心里很清楚。杜毅和蒋世方,都容不下赵喜才。赵某人在通德扣发所有公务员一年工资的百分之五十。已经得罪了太多的人。搁给大多数人看,赵市长就是他蒙家人麾下的一条忠犬。

赵喜才已经将身家性命孤注一掷地役到了他身上,他不管的话。赵市长就无路可走了服从省里的命令,却落到眼下这步田地,别人看着也寒心不是?

而蒙艺当时将赵家人调到素波,不仅仅是要向大家表示,服从省里的指挥就有好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赵喜才得罪了太多的人,只有选择死心塌地跟着他的份儿。这样的人未必会是多么好的干部,但是用着绝对会很顺手。

说句实话。就算蒙老皈依旧在天南,赵市长想再上半格,很可能都是遥遥无期的事情,这种人用是可以用,但未必合适大用。

,柑万

然而天意弄人,蒙艺在天南的一系列布置,不能说不是很成功。他也有意在剩下的几年里将天南打造得更好,可到头来却被黄老逼得不得不远走碧空。

就像现在天南那俩不可能重用陈太忠一样,赵喜才也得不到重用,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他就是脑门上剩字的蒙系。

说得更难听一点,从某个,角度上讲,陈太忠得到那俩的重用,可能性都要比赵喜才大别看姓赵的位置很关键,那是靠捧臭脚捧出来的。小陈起码是实实在在地弄出了点东西来。

不过,这些因果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赵喜才就算再该下,不能由杜毅或者蒋世方动手。否则,那就是在否定他蒙家人以前在天南的业绩。在打他蒙家人的脸。

好吧,再退一万步讲,赵喜才在升任省城市长之后急速腐化堕落,罪大恶极该下了。杜书记或者蒋省长也忍无可忍了,但是推动这件事的。不该是另一个脑门刻了蒙字的家伙一否则,这里面就难免又有点说不清楚的事情了。

所以蒙艺必须强调一下,你用蒋世方或者杜毅来达到目的,不合适。尤其杜毅是绝对不合适,那样的话,味道会怪得一塌糊涂。

要是用黄家人,倒是能简单一点,陈某跟黄家关系也不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而蒙某因黄家而出走碧空,黄家随手撂到赵家人,那是天经地义的捎带了,蒙老板这边对黄家的歉疚,也就会因此而变得越发无足轻重。

“可是,他明明就是老板你提拔起来的。”陈太忠听到这话,就又开始胡搅蛮缠了,“要是不让那俩搞,那麻烦您那个”中纪委的朋友一下?。

“许绍辉查他。肯定是不合适的”蒙艺心说这小子是在试探我,许绍辉出手成不成,不过以你跟小许的关系。查个副厅长副市长的可能问题不大,查省会城市的市长,还真不行,“你觉得他现在”该有这么的大手笔吗?”

“也是哦,一个正厅一个副省,才差半格”陈太忠听得长叹一口气,虽说赵喜才和许绍辉的地位,真的是相差悬殊。可那是综合盘算的结果。真说行政级别,那就是半格。

哟章维护稳定

挂了电话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咦?我没想着用许绍辉搞赵喜才啊,这老蒙是个”,什么意思呢?

仔细回味一下蒙老板的话,陈太忠就明白了,用杜毅不行,蒋世方也不太合适,许绍辉又有点够呛。那么”说的可不就是让我找黄汉祥呢?反正总不能找蔡菲吧?

我本来是想用一点非正常的手段,让赵喜才身败名裂的,不过老蒙似乎希望我用正常手段,想到这个他又有点头大,我可真不习惯总去求人。

可是再转念一想。他将想动赵喜才的念头,已经告知了蒙老板。再整出点灵异事件,似乎也不是很好,想着自己在这官场未必能再呆多久了,索性是心一横。得了。我在国外追回来的那些钱,都给了你老黄,求你撸掉一个小市长,应该”或许不是很难吧?

还是那句话,难与不难,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这也是陈太忠在官场里收获的心得当初罗纳普朗克再离谱的条件都敢提,可不也是因为人家觉得,不提白不提?

有些时候,温良恭俭让是要不得的,你不提没人领情,提了大不了跟没提一样。

“谈下了什么结果?”丁宁见他半天不说话,终于沉声发问了,她也知道太忠哥这个电话是为自己打的,张兵吹得再怎么牛皮哄哄的,终不过是赵喜才推到台前的一个小卒子,收拾了主人,那狗也就换东家了吧?

二等等吧,我去了北京就有说法了。”陈太忠笑头,训“边,想到张兵那厮隐约还挂着一个,“黑。字,说不得沉吟一下,“你等一等。我给老古打个电话

换个旁人的话,多半是要叮嘱一下丁小宁最近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在韩忠的港湾或者军分区招待所长住都可以,不过陈家人有个毛病。从来不习惯被别人找上门来找碴。

那些突发事件也就算了,像这种预知可能有危险的事情,他都是习惯把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中一等着你找上门,那我不是傻的吗?这些道。从来只有哥们儿主动欺负别人的时候。

所以他就要联系一下古听,按说他给王宏伟打个电话的话,效果肯定更好。可是王书记跟他的关系有点微妙,而且人家级别摆在那里。终究不是他方便呼来喝去的。

古听网搞完一个中秋佳节警民联欢会“也是维护稳定迎接五十年大庆的意思,现在正跟分局几个领导开会,琢磨什么地方还有可能不稳。没错,现在都十点多了,但是这个节骨眼上,谁敢有半点疏忽?

猛地见到陈太忠来电话。古局长登时就是一惊,心说坏菜,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说不得站起身走出去接电话。

不过,听说陈太忠只是想让他去素波找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麻烦哪怕无中生有也行,禁不住刻,笑一笑,“这可太简单了,”反正我这儿要看管起一批人来,到时候让他们随便咬出来点什么就行了。”

这也是惯倒了。每逢重大庆典活动。警察局里挂号的那些主多半都会接到通知,轻则让他们每天来报到,重则带上被褥来局里小住几天。

别看马疯子和古听很熟了。他手下有几个家伙享受的也是这待遇,这跟私人交情无关。而是表示出一种严肃负责的工作态度。古局长也是有备无患的意思他不这么搞,容易被别人抓住把柄歪嘴。

以前马疯子自己享受的也是这待遇,不过好歹因为近来身价大涨,免去了这番耻辱,有家有业的人终究不一样。这也就无须再赘述了。

所以这点小事,对古局长来说很是容易。但是有一点他还是不能确定。“让他们咬到什么程度呢?羁押几天还是”搞得大一点?。

“大一点当然好了,只要你那儿方便就行”陈太忠听得就笑。他从来不是一个。懂得适可而止的主儿,而且这次又是张兵挑衅在先,敢招惹哥们儿的人,你就得做好被报复的思想准备,“不过,这家公司可是赵喜才罩着的,扛不住了说一声

“我当赵喜才是个,球”。古所冷哼一声。以他的层次,还没有头疼赵市长的资格,而此事又是陈主任授意的,所以他自然也就不怕了。“不过眼下不合适大搞,先把几个小喽四弄过来。太忠你要真想大搞。过了国庆咱们再琢磨

“我也没让你直接抓张兵。要不然赵喜才保他是没问题的”。陈太忠听得就笑,他这吩咐,不但是为了丁小宁找回场子,也是为了恶心和警告张兵不用等你赶绝京华。哥们儿我先打上门去了。

找张兵麻烦的手段很多,之所以用古局长而不是用韩老五,,好吧,大家都觉得官仙一书解释太多,这么浅显的道理就不说了。

不管怎么说,直接动张兵就没什么意思了,所谓敲山震虎,就是要告诉你我有这种能力,而不是直奔主题,这年头含蓄是王道,将打未打出去的拳头才是最吓人的。”万

而且,万一赵市长为了自家脸面,横下一条心死保张兵,容易把事情搞大。古局长懂得利用五十年大庆的招数。难道赵市长不懂得用?一旦事不谐,反倒折了自家的锐气。

说穿了,这就是给丁小宁上个保护符,正经利害见分晓的时候。是等陈太忠去了北京之后的事,上面的意志定了,下面才好打打杀杀。

古听嘴上说得漂亮,搁了电话之后,也有点挠头,心说我现在最大的任务是维稳啊,抽出警力去素波抓人,这得找几个有担当的,而且事情得办得利索。

不过,他将消息悄悄地跟几个自己人一说,大家都是热情高涨。纷纷拍胸脯说交给我吧,古局长见状,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你看看你们。让你们加班巡逻一个。个愁眉苦脸的,一说给陈主任办事,哎呀”,恨不得打起来!”

做为陈系核心人物之一,古听办事相当雷厉风行,当天晚上就找了两个混混,第二天上午就落实了九龙房地产那边的几个核心人物。

第二天中午,三辆车就来到了素波,一辆是挂着凤凰牌子的三菱吉普警车。另两辆就很普通了,跟丁小宁联系上了之后,很快就弄清楚了九龙的办公地点,又搞清楚了要抓的两个人面目特征,立刻采取了突然行动。

八个警察里只有一个穿了警服,警车里坐了四个人在开道,后面是一辆出租车,出租司机见这四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小伙子,本来就想拒载的,总算是看人家冲自己亮个牌牌警官证,这才放下心来。

古听派这么多人过来,还真的一点都没错,别看这九龙房地产新成立不久,却是非常讲究形象,办公室宽敞明亮,高级管理人员没几个,但是保安一大堆

带头的警察亮一下工作证就要往进闯,不成想门口吧台的小姐伸手刻拦住了,一边拦一边就去抓电话。“我不管你们是来干什么的,请你们先填会客单,这是张总再三强调的

小姐也知道自家老板不含糊,外籍华人呢,还有赵市长做靠山,怎么会把凤凰的警察放在眼里?

一旁有人伸手就按住了电话。穿警服的直接拿出一张纸来,在她眼前晃一晃。“认识这几个,字吗?你确定要通风报信?”

白纸黑字,下面的小字看不分明上面大大的“传唤证”三个字姑娘还是看得清楚的,登时轻呼一声。又赶紧地捂住了嘴。

这时候,旁边过来两个保安和三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就要问发生了什么事,几个。便装警察腰间和口袋一摸,有人拿出的是证件有人拿出的手镝。在空中晃一晃之后,“警察,你们五个,面向墙壁,双手放到墙上

有个混混犹豫一下,想拿过一个小个儿警察的证件来看一下,不成想这位攥住对方伸来的手臂,腰一沉腿向前一伸,直接就是一个过肩摔,别看个。头这下还真是利索。

这位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一边又过来一个,眨眼间销子一甩。两声轻响,直接就是“苏秦背剑”式背镝要多干脆有多干脆。

“面向墙壁,双手放到墙上说话的人再重复一遍,周围几个)警察就围了过来。眼见势头不妙,这四位乖乖转身,倒是有人嘴里还在问呢,“我说大哥们,到底怎么回事啊?”

留了三个人看守这五个人。剩下的警察呼啸着就冲了进去,不多时就拎了一个。人出来,将错着的那位手镝一开。四个人拥着被抓的这位上了吉普车,剩下的警察打个车。登时就呼啸而去。

,柑万

这时候,九龙房地产里面才乱了起来,大家纷纷打听是怎么回事,接待小姐却是看着手上的传唤证发呆。

这次古听派人来,要抓的是总工程师和一个副总,那副总命好。现在不在公司,不过人不在无所谓,留下传唤证了,你要是不去乖乖报到,回头可以直接刑拘你。

要按丁小宁的意思,直接给张兵也发一张传唤证就完了一反正只是个吓唬的意思,赵喜才绝对不会同意让张兵去凤凰。

不过古听不同意,古局长的意思是说,直接传唤张兵容易把事情搞大,现在这时刻,大家求的都是一个稳定,而且万一那张兵胆子够大。真的来了凤凰,身边再跟上赵喜才的人。那反倒是可以冠冕堂皇地介入这个案子了。

坑人的案子,不方便认真。当然,拖过国庆之后,想认真也不是不行。反正说起玩法来,古听不知道强出丁小宁几条街去小姑奶奶,这次你听我一句。没错的!

当然。他们选的对象也是有理由的,那个副总和总工程师都是张兵从香港带过来的,据张总说。总工会把新的设计理念和小区管理模式带给大家。

旁人都道,说这香港人不好惹,是不是该慎重一点?可古局长冷哼一声。别自己吓唬自己了,真有背景的香港人,会跟着这土棍张兵回素波来打工吗?

正经是因为他是香港人,才可能做出对维护稳定不利的事情来。普通素波的老百姓,那就是连卖国都是无门的,你说人家不稳定,不合适。

反正。这总工请得干脆利落,除了当时暂时制服了一名可能影响大局的路人甲之外,没有遭到任何的抵抗,短短三分钟,总工就被请上吉普车开走了。根本没有留给别人反应的时间。

这次横山分局来了三辆车。将人带走之后,就把嫌疑人转移到了另一辆车上,那两辆都不是警车。带人火速赶往凤凰,只剩下穿警服的这位,慢悠悠地开着吉普车往回走。

赵喜才在素波势力太大了,从市区驶出素波界,开得再快也得一个。多小时,为了防止人被劫走,这一招金蝉脱壳,却是必须使用的。

穿警服的是经侦大队副大队长,最近跟古局长走得很近,好不容易排除重重阻碍接到了这个活儿。所以一边开车,一边四下看,心说这素波警方的反应,怎么这么慢呢?

他想的是我们截人走,素波这边肯定是要出面维护的,甚至他都打定主意了,我可以跟你们回素波,但是想知道其他人去了哪儿对不起,我偏偏不告诉你。

有机会能卖陈太忠一个。面子,那可是天大的机缘!

遗憾的是。他的愿望是好的,可两个多小时之后。他都开出素波界了。也不见什么响动,心里不禁暗暗叹口气:我靠,孙正平你是吃干饭的吗?这叫个什么效率啊!

其实,他这么想,还真是冤枉了素波警察局局长,他们离开后不到一分钟。市。搁二接到了报警电话。说是有人绑架走了九龙公司香港来的总工程师。

是的,这很可能是一起绑架案,对方有人穿警服,也有传唤证。然而。这从侧面证明”可能的绑架案,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