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 传话1987深浅莫测

官仙 1986传话1987深浅莫测

黄汉祥不在,不过陈太忠也不是没收获,当天晚上,齐晋生做东请陈主任吃饭??就是上次跟着邵国立拦住杜大卫不让走的齐老二。

陈太忠也不跟他见外,直接拉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作陪,遗憾的是,齐总的瓷器邵总没来,据说是有点事情。

齐晋生也带了两个帮闲。另外还有一个翟效方,据说也有几千万的身家,可是看起来,这翟总对齐总不是一般的客气。

齐总带人来可不是没有原因的,除了介绍大家认识一下,主要就是翟总是中建子弟,眼下也是靠着中建赚钱的,“太忠你不是说,想搞个鲁班奖什么的?”

“是啊,老齐你这朋友,没的说”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端起酒杯来,笑吟吟地跟他碰一下。“来,走三个,没想到你居然能一直惦记着!”

三杯喝完,齐晋生笑嘻嘻地冲翟效方一努嘴,“不用谢我,其实他也是靠这个玩意儿吃饭呢,你让他教给你路数,或者委托他跑,都成。”

“哥,不带这么埋汰人的”翟总也是一嘴京腔,明明都三张多了,对齐总还是哥长哥短的,他笑吟吟地摇摇头,“自家的几个兄弟,谈钱可就俗了。”

这天底下,吃什么饭的人都有!陈太忠听明白了,笑着一摆手,又端起了酒来,“翟总你要这么说,我就不敢求你了,不收钱不行!”

又喝两杯,翟效方就问起了科委大厦的情况。听说投资才几千万,也是撇了撇嘴,不过,当他听到有个钢结构混凝土,还有一个全转换梁,又有电子版施工表的时候,眼睛才亮了起来,“行,有这样的亮点”就不算太难,不过陈主任你肯定知道,这投资,太少了!”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又苦笑一声,是个人就知道这项目投资少,“要不我得东跑西跑地找人?不过我们凤凰科委就那么大,没办法。

“少扯了你”齐晋生笑着一指翟总,“都说了是好兄弟了,你这是打算,,坐地起触??”

“没有的事儿”翟效方笑着一摆手,转头看他,“我说这种项目有点难,怕是陈主任不合适亲自跑,万一顶了他,我再出面前难了,齐总您还不知道这点事儿?”

“行,就交给你??”陈太患笑着点点头,“全面委托给你,你说个数,能行咱们就定了。”

“这个数”翟效方也不说不要钱了,食指和大拇指一圈,笑眯眯地伸直了其他三指,“三百个,都是哥们儿,难听话说在前面。这都未必够,没准到时候还要再加十来二十几个”换个项目,两百我敢打包票的。”

“就三百个了,多的算我的,少挣俩吧你”齐晋生很随意地一摆手,转头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不瞒你说,基本上也就是这行情,您想一想,其他都是十几方几十方的大工程,人家随手甩两三百个出来,抱个鲁班奖,不算个钱。”

“那是,就三百个了”陈太忠笑着点头,接着又叹口气,“有个家伙张嘴跟我要五吨”你说这年头,人都穷疯了吗?”

“哈”翟效方听得笑一声,眼中满是不屑,“这种人你别理他,五吨,也真敢要,说实话吧,这么要钱的,你给他五吨他照样办不下来,路子就不对。”

“谁这么跟你要钱?”齐老二听得就是眼睛一瞪,他的性格里,本来就带着点匪气,“这不是坑咱兄弟吗?陈主任你跟我说。”

“部瑟,你认识吗?”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说出这个人了,他总觉得京城的***不大,杜大卫、徐卫东、齐晋生、韦明河和邵国立这些人,都能乱七八糟地扯上关系。

齐晋生摇一摇头,反到是翟效方哼了一声,“切,是他啊,上次我帮他办一个”他跟人家要了五百个,没命地压我,只给我一百八十个”那家伙太黑。”

“哈,看来我还是找对人了”陈太忠一听就乐了,合着这位是郜瑟的上家,“不过五百个,也太黑了吧?”

,王珐比北

五吨他不是也敢跟你要吗?程总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听说那边还有点别的事儿求他,人家出钱出得也心甘情愿”

他似是不愿多谈此事,紧接着话题一转,“对了陈主任,你跟你那边交待一声,我让他们来北京他们就得来,事情我给你办,不过你不能全指着我,他们得配合。

“这用得着你说吗?”齐晋生笑着打断他的话,“陈主任能不懂这点东西吗?他的科委老大,在咱这儿西郊也有亲戚呢。”

“呦喝,这到都不是外人了”翟效方听得明白,这就是说科委那边大主任,也是有根底儿的,“成了,陈主任,这事儿您就交给我吧。”

一顿饭吃完,陈太忠就领着几个女人去机场接张馨去了,走到半路上,又接到邵国立的电话,邵总说了,那姓翟的干的活儿“跟南宫毛毛差不多”你不用跟他太客气,但是要的这钱也真的不多

“那家伙不敢骗我的朋友。”

邵国立这么做事,就算挺地道的了,那三百万必须给,交情归交情事情归事情,可以他的傲气,专门打电话过来解释,就算是为此事做了背书。

少不得,陈太忠又打个电话旧…良,将此事交待下。许垂任听说二百万搞定纹件氧,是一笑,才吐露了实话。

“那可辛苦你了,我不是办不下来,关键是为了三百万,实在不值得求一次人,求人也未必对口还搞得惊天动地的,要说办事,还得找你找的这种人,一手钱一手货,大家也都不亏欠。”

接下来他有给南宫毛毛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果不其然,那翟效方是另一个***的,大家相互都知道。只不过彼此不怎么打交道

***之间走得太近,不是什么好事儿。

这也是齐老二这种主儿出面了,翟总也不那么推推脱脱,直接办事了。要不然,陈主任你也有得麻将打了。

至此,让陈太忠惦记了半年多的鲁班奖就可以暂时放一放了,当天晚上的荒唐自不必表,第二天,陈家人又去科委报个到,中午却是被安国超留饭招待了。

下午时候,他正在普林斯公司里搬资料,接到了黄汉祥的电话,黄总这次倒也直接,“晚上去你那儿吃饭,还有小井,你那儿别有乱七八糟的人啊。”

这个招呼不打的话,陈太忠那儿还真保不定,于是他只留了张馨在场招待,反正马小雅和凯瑟琳都有自己的住处,倒也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这次只是三人小聚,不过令陈主任惊讶的是,井部长居然随身带了一个漂亮女孩儿,两人也挺亲昵,这就证明大家都不是外人了。

井部长这次确实放开了一点。不见上次见面时的那份拘束,见到张馨居然笑着点点头,“这是我给你打电话的那个吧?”

“就是”陈太忠笑着点头,不成想人家又跟看来一句,“怪不得小宋借酒撒疯呢,嗯,也难怪啊。”

“谢谢井部长了”张馨红着脸小声回一句,却是比蚊子大不了多少,众人听得哈哈一笑,紧接着就将两女撇在一边,三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井部长这次来,也是有点事儿,最近两天,信产部一直在跟阿尔卡特谈判,不过进展不是很顺利,双方的差距有点大不太好谈到一非儿。

,?可

信产部的意思,是想让法国人在京深沪三地选择一个地方建厂,生产交换和传输设备,毕竟阿尔卡特在这一领域的技术是全球公认的,相较而言,那点投资倒不算什么了。

可是法国人不干,他们坚持要走合资,说是交换设备这东西。你中国已经有太多公司了,我们设厂利益保证不了??厂子能不能回本还是两说呢,要是你们出文,保证优先采购我们,或者预先下单,我才能考虑设厂。

然而,信产部看重的就是法国人的技术,心说你一合资,没有成套的技术出来,我这边也培养不出自己的人才,反倒是让你把其他有潜力的企业拿过去,想得挺美啊。

不怪井部长这么评价,阿尔卡特看中的是上海贝尔,这家公司可是不简单,全国的通信骨干网里,牢牢占据着主导地位。

像本土的巨大中华,这两年算是发展得不错了,也最多只能玩一玩接入网或者模块局什么的,骨干网的汇接机等枢纽根本没戏,就这还是占了全国都在大力发展本特农网的便宜,要不然还指不定是怎么回事呢。

简而言之,把上海贝尔视为战略性资源都是可以的,其重要性就可见一斑了,信产部怎么能轻易答应把这个厂子让出去?

尤其要命的是,这阿尔卡特还谋求控股,是的,他们不是简单地注资、改造和分红,他们要掌握话语怎么谈得下去?

可是,谈不下去也要谈,中方这边愿意卖科齐萨一个面子,负责谈判的人就有压力不是?所幸的是,阿尔卡特也有压力,那压力来自股东一??你要在中国再站不住脚,到时候股价哗哗地掉,受不了啊。

所以井部长今天跟着黄总来,就是想然陈太忠再跟阿尔卡特说一句,说是让你们参股上海贝尔,就是我们的底线了,想控股的话,做梦去吧。

卿章深浅莫测

合着还是脏活儿!听明白井部长的来意,陈太忠心里这个腻歪,也就不用说了。

不过既然是黄二伯领看来的,这个面子他得给,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好说,只传一句话的,简单得很”其实,黄二伯您跟老科不是也挺熟的吗?”

“你小子肯定在背后叫过我老黄”黄汉祥听他这么称呼科齐萨部长,说不得狠狠瞪他一眼,接着又是一哼,“这点事儿指望我跟他说”你觉得合适吗?你知道我姓什么吗?”

你姓黄啊,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接着就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得,我知道了,你出面就是代表黄家呢,这种讨价还价的事情,你不合适出面,这种事情老黄一旦开口,双方就没有转圈的余地了。

黄家不是不能出尔反尔,但是就应了那句话了,事情太为这点事情出尔反尔,真的有点嗣碜,不过,你嫌羽碜,我就不觉得羽碜吗?

想归这么想,陈太忠也知道,以他现在在官场上的身份,插手这等黄二伯眼中的小事儿,绝对不能用羽碜俩字来形容,说荣幸都不合适,得说“非常荣幸”才对。

“没有,我绝对不敢叫您老黄”陈太忠一本正经地摇摇头。心里又狠狠喊了两?一只才笑着点头,“那我就知道了一一一得,我也不能跟京,看来得跟阿尔卡特的董事长瓒加先生说了。”

同理的嘛,老黄要一言九鼎,科齐萨虽然只是一个副部长,但是既然主持了此事,也应该是一个唾沫一个坑才对的。

,王珐比北

“这你可是说错了”井部长摇摇头,很认真地纠正他的错误认识。“还就是要跟他说,反正他只听不说”最关键的是,咱就是卖他面子呢,董事长缪加,”那算什么?”

“井部长指示得对,是我想得不周到。”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现在某些官场中的套话,在他口中是张嘴就来,没有一点的违和感一??所谓指示,和瞎聊甚至放屁有什么区别吗?无非是个词儿罢了,有人偏偏要计较,仅此而已。

当然,不清楚的他还是要问的,“不过我有一点不理解,黄二伯不出面说,就是说”可以答应对方控股?这可是不合适吧?”

井部长和黄汉祥听到这话,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笑了一阵之后,黄总点点头,小陈你这原则性挺强的,黄二伯也算没看错人,不过,,天底下哪有不能变通的事儿呢?”

是吗?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或许真是如此吧,可是想着别人不能出尔反尔,自己就能,他心里还是很不情愿,“这样吧,要是最后还是让阿尔卡特控股,那我不传最后一次话。”

你就是一个没有立场的中间人,哪里有这么多说法?井部长听得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可是小陈是黄总的忘年交,他到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微微一笑,侧头去看黄汉祥。

黄汉祥听得微微一皱眉”说你这家伙也太个性了吧?不过沉吟一下,到最后还是展颜一笑,“行。我答应你,真到那一步的话,就该签协议了,也不需要你了,”哈哈。”

陈太忠微微一笑,没再说话,井部长却是听得暗暗吃惊:黄总对他这个小老乡,也太好了一点吧?这种冒犯都不计较,

吃完饭之后,大家又坐着聊一阵,张馨早知道黄汉祥的习惯了,收拾好碗筷之后,就将啤酒端了集来。

井部长伸手要去拿啤酒,黄汉祥指一指他身边的小美女,微微一笑,“得了,打着我的名义走私去吧,咱们要聊,有的是时候。”

“汉祥叔就是体贴人”井部长也不见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居然就那么走了??他带人来除了表示亲近,倒也有这层意思,但是更多时候还是想让大家多个选择。

这选择或者是对他的,或者是对黄汉祥的,像眼下就走了,没准黄总跟小陈有体己话说呢,我这么走了,也是很顺其自然的。

遗憾的是,他想错了,黄汉祥跟陈太忠还真没什么话说,倒是陈某人有点忍不住,先行发话了,“黄二伯,您为什么从广州飞呢?”

这个问题,他问了马小雅,马主播笑而不答,只说麻烦你帮着问一下黄汉祥吧,我们都是瞎猜的,人家自己才最清楚。

“谁托你问的?”果不其然,黄汉祥听到这个问题,就是一愣,显然此事大有蹊跷,不过旋即就是一笑,“那边六月的军演不错,我顺便过去看几个朋友。”

六月份的军演?陈太忠听得又是一皱眉,他还真听不出来这里面的名堂,不过,陈家人的脑瓜真的不是盖的,分析了几种可能之后,终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合着东南的事儿,就到此为止了,您不是专门去看黄大伯的。”

东南的案子,牵连实在太广了,而那邢扭据说还是途经广州跑的,如此一来,人心惶惶是很正常知道这案子最后要发展到什么地步呢?

任何事都要有个行止,过犹不及,黄汉祥出现在广州,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做远洋运输的黄家人不但要出去转一转了,而且不是从北京走的,是从广州走的!

这件事有两个可能的味道,一个就是黄老晦涩地表态了:军演不错,适可而止吧,这帮孩子们还是能打的,目的达到就行了,不要搞无限制的扩大化。

再有的可能就是,黄老已经跟上面沟通好了,为了帮助稳定一下人心,特地安排自己的二儿子从广州路过一下,肯琢磨的人,自然品得出里面的味道:黄家人出面背书了,你们不会有事,别整天瞎琢磨地东想西想的。

这两种可能都是存在的,而陈太忠的猜测更倾向于

其实这两种可能综合到一起了,黄家一边表示适度的不满,一边帮着稳定情绪。

所以他认为,自己想明白了,黄汉祥去看黄家老大,只是一个幌子,要不然马小雅都会知道此事不对头呢?世界上明眼人实在太多了。而马小雅***里的,个顶个都是专在这种事情上琢磨的主儿。

“你这才是胡说,我就是专门着我哥去的,只不过顺便路过广州”黄汉祥听得就笑,紧接着就愣了一愣,最后叹一口气,一副意兴索然的样子。

“多,老话说得好,事实胜于雄辩,有些东西光说是没有用的,嘿,,也只有做出来给人看,才能更有说服力。”

他这话说得很明白了,但是对陈太忠判明究竟是那两种可能中的哪一种,并无实质性帮助

因为这话两者都适用!

所以,下一刻他终于决定,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

就算搞明白了,对他又有什么帮助呢?蒙艺是擅长借势的,但是此事对蒙老板”怕是也没什么帮助吧?

“反正您这一举一动,都是大有深意他笑一笑,这话倒不是简单的奉承,而是有感而发,只是登机的地方不一样,居然就这么多门道,而且别人还就注意到了这信息。

要是换了是他陈家人,别说从哪儿登机了,就连抱着飞机轱辘出国,都根本没人在意的??地位太低叶。

“别介,一举一动都有深意,那不如杀了我算了”。黄汉祥哭笑不得地一翻白眼,“这种事儿一年遇上一次。就够麻烦的了,你以为我不嫌累啊?”

,?可

又边聊边说一阵,陈太忠终于把赵喜才的事儿拎出来说了,黄总漫不经心地听着,冷不丁发话问了,“听说这家伙”是蒙艺的人?。

“嗯”陈太忠也没觉得意外,很自然地点点头,老黄这人就是这样,不把很多人看到眼里,但是你以为他只盯着上面,对下面两眼一抹黑,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他对下面的了解,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

联合超市里,他连购物上限都有兴趣打听,老黄是性格不合适做官,不管是比心眼比脑瓜还是比眼界,比大多数人都要强。

“你想让我弄他,蒙艺答应吗?”果不其然,黄汉祥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小家伙,看得出来,他对赵喜才没多大兴趣,倒是对小陈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很有兴趣。

“我问过蒙书记了,他说不让我找杜毅”。陈太忠笑一笑,反正这话老黄肯定听得明白,也就无需再解释了。“这不是我就想到您了

“切,那家伙也就是知道到头了,所以肆无忌惮了”黄汉祥冷哼一声,也不知道他是早了解到此事了,还是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凭借这点消息和往日的经验得出了结论。

不管怎么说,黄总一贯的表现,让陈家人不敢轻视任何的太子党,他不屑地撇一撇嘴,“根本不需要弄他,放个风声就吓死他了”你猜我为什么这备说?。

陈太忠听他考校自己,说不得皱着眉又琢磨了起来,可是左琢磨右琢磨,死活是品不出里面的味道,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摇摇头,“猜不出来。”

“你不是猜不出来,是不好意思说吧?。黄汉祥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蒙艺走了,我要真想找他的麻烦,弄他个死缓都是轻松的。

“明白了”陈太忠点点头,有些东西真的是一点就透,黄家对蒙艺不为己甚,蒙老板也不介意撺掇自己来找黄汉祥,证明夏言冰升副省一事,揭过也就揭过了。

甚至,老蒙如此表态,不排除是有意向黄家再次做出让步,换取更多的政治腾挪空间,反正天南现在不是他把持的,别人家的事儿,跟蒙家人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赵喜才要考虑,这是不是黄家在泄愤,而他上面再没人了,必然要向蒙艺求救,蒙书记这边推脱一下,赵市长真就要吓个半死了。

“那看来是不能弄他死缓了”想明白了,陈太忠反倒是有点失望了,蒙老板态度这么端正,黄家自然也该投桃报李,追着不放反倒是会让老蒙有点挂不住。

“你这家伙心挺黑的啊”。黄汉祥看他一眼,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惊讶,政治斗争中死人或者死缓,就算很严重的事了,对黄家而言也是这样。

当然,真要算起来,从建国到现在黄家起起伏伏,比这严重得多的事儿也不知道见过多少了,按说他不该这么惊讶才对。

事实上,令黄总惊讶的是小陈不过是一个小处长,听他陈述的事情,跟赵喜才也没有结下不死不休的梁子,能敲打一下那正厅就该知足了,怎么就敢惦记弄人家到死缓呢?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陈太忠哼一声,冷冷一笑,“蒙书记在的时候,我就有机会搞他,只不过看蒙老板面子就忍了,搞得他现在就变本加厉起来了,”撇开素仿,他随便换个地方赚不了钱吗?做正当生意,赚钱很难吗?”

“想置人于死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黄汉祥听了,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政治的较量,就是比赛妥协的艺术,你说的没错小蒙既然给面子,我也只能先敲打他一下

“不过,他要是执迷不悟”下一囊,黄家老二眼睛微微一眯,抬手猛灌两口啤酒,惬意地、长长地打个酒嗝,漫不经心地发话了,“呃死缓”那算多大的事儿?。

这就是黄家的霸气了,人家连广州保人都做得出来,对付一个不识抬举的小市长,死缓”那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事情,也就是碍着蒙艺了,才给对方个机会。

遗憾的是,黄总嘴里的这个“不过”出现的概率真的太低了,赵喜才并不是笨蛋,而且最关键的是

眼下的赵市长,并没有被逼到绝路上。

很多政治斗争,之所以陷入了你死我活的境地,只是因为双方都没有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