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 忌讳1989严峻形势

1988忌讳1989严峻形势

阳鳃章忌讳

陈太忠真没想到,黄汉祥居然会这么轻易就将自己的事儿答应下来了,一时间就有点感动,“黄二伯您有什么事儿要跟我交待的没有?”

“跟你交待的?”黄总看他一眼,思索一下摇摇头,“现在想不出来有什么,想到了到时候再说好了。”

他岂是个轻易求人的主儿?就像陈家人一直标榜的他要别人买单都是给对方面子一般,黄家人开口,那也是给别人面子呢。

这也就是黄汉祥看着小陈投缘,而且也得了人家一些好处,老爷子又让他看顾此人,又觉得这家伙挺旺人,所以连搞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这种事,都顺口就答应下来了。

至于跟蒙艺的那点旧怨。早就过去了,只不过黄家不说,无非是有意让小蒙提心吊胆着你不是觉得翅膀硬了吗?既然让黄家老爷子不舒服了,那你就难受一阵吧。

不过这次再搞赵喜才,蒙艺可就能踏踏实尖地放下心来了,当然,这也是无所谓的事情,黄家还是不会在意。

又喝了一阵酒,黄汉祥正琢磨着差不多该走了,小陈的手机响了,那厮看一眼手机,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他索性就笑眯眯地不说话,要看这家伙的尴尬。

电话是雷蕾打来的,陈太忠的犹豫可以理解,虽然老黄知道。他个人生活比较不检点,可是那边是个有夫之妇,略略迟疑一下也就正常了。

不过,老黄既然摆明态度要看热闹了。他也无所谓地接起了电话,“雷记者你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吗?”

“哦,刚刚才得到消息,能给你空出一点版面来,图片一张就够了,再要几条有代表性的贺词,反正你都发来吧”雷蕾的心情听起来不错,不过显然,她知道陈太忠这边不是很方便,所以这情绪激动归激动,却是用的正常语气。

“好吧,我现在手边没有,让驻欧办发到你邮箱里吧”陈太忠笑着答一句,就挂了电话,跟黄总解释一句,又给袁楼打了电话过去吩咐此事。

黄汉祥一听是这么回事,又来了点兴趣,少不得又扯着他问两句,才笑着点头,“凤凰这个驻欧办,职能越来越多了啊,努力吧,你要是能挖掘出来好东西,我能帮你递稿子。”

这就是越走越顺了,要不说人情在于走动呢?陈太忠整天四处乱窜。忙得焦头烂额,看似都是一些小事无用功,可是人脉攒下了,很多东西的发展,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

黄二伯帮着递稿子,这事说起来真不是大事,难得的是,此事是人家主动提出来的,所谓的润物细无声,便是如此了想一想当初陈家人跟着范如霜见黄总一眼,不但要受诸多刁难,还得打着荆家的旗号才能如愿。

黄汉祥喝酒喝到九点半走人了,不多时,马小雅过来了,倒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说是今天累了。不想再跑了一何保华那儿的女总工将两人请出去。酒没喝多少,话到是说了不少,凯瑟琳对她的要求有点头大。

陈太忠对小马同学来得这么早,表示出了适度的奇怪,“南宫他们没开摊儿吗?”

“他们托我过来打听呢”你问了没有,广州那边怎么回事?”原来马主播这么早来,也是身负了重托的。

“阴总问不出来吗?”陈太忠听得一皱眉头,心说小马你这可不好,我从黄二伯嘴里掏东西,你也不能嚷嚷得大家都知道吧?

“前一阵他打听过一次,被黄二伯刮了一顿”马小雅见他状似不悦,忙不迭笑着走过来坐在他的腿上,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脖子,低声解释,“现在消息满天飞,谁也想确认一下消息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吃什么的,当然,你要觉得不合适说,就别说了。”

,石

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黄汉祥说那话的时候,确实没叮嘱他禁口,不过,他可不是个嘴碎的,少不得就要问一问,那边涉入有多深。

“邪托的活动能力,可是比报纸上登得大啊”马小雅叹口气,说不得又将那边的情况介绍了一些”(编不出来,留白)

“没事儿了”陈太忠听完之后,笑着摇摇头,“起码老黄跟我说的是,军演不错,就算要动。估计下面也不会怎么被波及。”

“能不能再跟我学一学,黄二伯是怎么说的呢?”马小雅眼巴巴地看着他,“想在这个出头,就得有点独家的东西啊。”

“你的心态不对”陈太忠很坚定地摇摇头,毫不留情地指责她,“南宫和老阴用了多长时间,才有了这样的地位?吃你这碗饭的?首先是要稳得住……我不会跟你说细节的。”

马小雅呆呆地看了他半天,才灿然一笑,樱桃小口在他面颊上轻轻一点,“谢谢太忠,你说得对,我的心态是有点乱了,以后,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吧?”

“听话的孩子,当然有棒棒糖吃”陈太忠笑着伸手去捏她的鼻子,心里却是在琢磨,这是谁撺掇她来问我的?

“怪不得阴总最上心呢。”不等他问,马小雅已经点出了人名,她嘴角泛起一个冷笑,“黄家是他的资源,我介入了啊”这男人阴起来,也挺可怕的。”

“是这样?”陈太忠听得有点恍然大悟,心说老阴被老黄刮了之后不敢再问,估计是真的,可是这家伙撺掇马小雅,也未必存了什么好?心。

想到这个可能,他就觉得有点头大,对阴京华的印象,除了头一面觉得那人有点阴森森,他一直认为老阴还不错,对自己也挺仗义,现在发现其可能阴暗的一面,心里真是腻歪,我说这人呐,你们就不能活得简单一点吗?

“你给阴京华打个电话,把我刚才说的说出去就行了,想要知道细节的话也可以,让他问我吧”陈太忠摇摇头,哥们儿这话,说得算有水平吧?

马小雅呆呆地看了他两秒钟,才微微一笑,卑手去拿电话,“这个,建议不错,”

以她的聪明,自然品得典这赔酣殊道。既表示了对阴京华的尊重,义不着痕迹地敲打哨拿小马当枪使,想跟大家摆一摆独家消息?可以,那得经过你的嘴。

阴京华还真不含糊,接了电话就拐到个安静的地方,要从陈太忠嘴里知道细节,陈家人心说你这是真敢听,你敢听我就敢说,反正你是黄二伯的体己人儿。

学完刚才的几句话之后。阴总笑一笑,“谢谢了啊太忠小雅真的不错,你得好好珍惜她,我以后也会多照顾她的。”

陈太忠放了电话,又将阴总最后一句话重复一遍,好半天才叹口气,“其实,丫挺的也是个可怜人儿啊。”

老阴悄悄地来这么一下,其实未必会起到什么效果,正经是小马同学闯进了人家的传统地盘,不但跟何雨朦有了点交情,陈家人又成了黄总的忘年交”这多少也是个忌讳,心眼小的郁闷一点很正常。

“谁都不容易”马小雅也叹口气,接郸六将嘴唇凑到他的嘴上,两人激烈地吻了起来。

约莫吻了十来秒钟,陈太忠的手轻车熟路地并分两路,正上下其手要大快朵颐之际,猛地听到旁边一声轻响,两人侧头一看,发现张馨将半瓶啤酒顿到了桌子上,眼中满是惊讶,“敢情”你们朋友之间,也这么算计啊?”

“哈,看你这反应速度吧”陈太忠听了这话,笑得直打哆嗦,马小雅先是笑了一阵,不旋辆又叹口气,“馨儿,你早晚也要遇到这种事儿的,不过你比我命好,在天南,太忠时刻都罩得住你”

哟章严峻形势

科齐萨是第二天上午的飞机,信产部忙着接待,陈太忠一时半会儿不合适联系,才说要带凯瑟琳去碧空拜会一下蒙艺,不成想肯尼迫家的坏女孩儿说跟科齐萨约好了,明天晚上还在她家,要搞个私人宴会,接待副部长先生,以报欧洲之行对方的款待。

陈家人真的很想把传话的任务交给她,无非就是个底线嘛,没什么秘密可言,也免去了自己做那出尔反尔之人。

不过,想到自己在巴黎颇得此人看顾,而且驻欧办将来也离不开“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关照,终于决定准时去赴那家宴。

然而,令陈太忠没想到的是,科齐萨居然点名说,想在晚上的欢迎酒宴上见到他,还说来之前联系了一下驻欧办,知道陈现在就在北京。

井部长听到这话,倒也真的纳闷陈太忠的能量,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最近跟阿尔卡特的谈判,扯皮扯得实在太厉害,而他又背着上面的压力,虽然明知道对方也不好受,可他认为自己更难受一天威之难测,比股票严重多了。

于是,他就联系了小陈,要其速来信产部报到,好安排坐席和名次,陈太忠听到这要求,禁不住苦笑一声。“安排坐席”领导。我这小副处,有资格在这个场合坐着吗?

井部长一听,心说也是啊,这次科齐萨访华,虽然是信产部发出的邀请,但是老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来的时候还带了阿尔斯通、拉法基等公司的高层。

所以这次欢迎酒会,虽然还是以信产部为主,可其他相关部委例如说建设部之类的,也知会了一声“这不是给兄弟单位面子,而是给科齐萨面子。

,?可

像这种情况,陈太忠哪里坐得进正席去?能在偏席有个座位就不错了,而且地方官进京碰见中央部委的,那是见官最少矮半级也就是说没什么说法的话陈就是类似于一个科长的级别,了不得一个副处待遇。

“这样,你给我做翻泽吧”井部长灵机一动,想到了一招,“听说你的法语不错,我临时多找一个翻泽,别人不能说什么。”

“你不知道老科是什么人,那家伙做事有点夸张”陈太忠心说,合着你们吃饭我在你后面坐着的那种?那在科齐萨面前多跌份儿。“他见了我要做出什么怪样儿,就不好了。”

做出怪样也好啊,合适帮着向阿尔卡措施加压力,井部长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个,不过想一想在对科齐萨的了解上,自己还真比不上小陈有发言权。

那么,就只能听这家伙的了,井部长有点恼火小陈不听话,可是想到昨天黄汉祥对这家伙的态度,也就将这点不快抛到了脑后,“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见他?”

“明天晚上吧,有家外国公司的老总摆一个家宴请他,到时候我也去一趟”陈太忠笑着发出了邀请,“井部长您要有空,也可以来坐一坐。”

“什么样的老总?”井部长随口问一句,虽然明知道,能私下请动科齐萨的,不会是简单人,但是以他副部长之尊,自然要问清楚了,而且有些嫌疑,能避还是避一避的好。

“黄二伯认识她,上次我参加她的宴会,来的不止黄二伯,还有科齐萨、科技部安国超,嗯”还有办的郎主任,其他的就是一些外国人了”想着老井能帮张馨出头,又带了小女朋友给自己看,陈太忠说话倒也直接。

“嗯?郎主任?”果不其然,井部长一听就直接抓住了重点,沉吟一下才回答,“这样吧,我看看明天晚上有什么安排没有。”

你不是看安排,是要查郎主任的底细了吧?陈太忠听得心里明白,明天晚上有没有安排,也是拎了一个借口来备用,不过想到堂堂的一个副部,跟自己说话居然会找借口,家人心里禁不住有些自得。

不过,他的得意略略早了一点,当天下午晚些时候,他就接到了黄汉样的电话。黄总的怒气值听起来挺高。小陈你瞎搞什么,凯瑟琳家,那是小井该去的地方吗?”

“为什么不能去呢?”陈太忠听得一头雾水,“上次安国超不也去了吗?而且他也挺开心的,昨天还请我吃饭呢。”

“你”我跟你说不明白小井是能再往上走的”黄汉祥叹口气,“这次小郎可能还去吗?安国超高兴,是因为小郎在场的缘故”算了,已经这样了,不迷腴跟你说,让凯瑟琳别再叫其他政府官员了。传出去对削半帮发展可能不利。”

“怎么可能呢?”陈太忠听得就叫了起来,部委里官员忌讳多,这个他已经知道了,所以他发出邀请时,是仔细考虑过的,“井部长负责跟阿尔卡特谈判的事情,上面有压力,为了尽快促成此事,他变通一下,,不行吗?”

“呃”倒也是”黄汉祥听得不由自主地磕绊一下,这一点他却是疏忽了,甫一听说陈太忠邀请小井去凯瑟琳家,他心里就不自在得很小井是有潜力的主儿,错非有足够的理由,跟那些公关公司离得远一点,很有必要。

尤其是这普林斯公司,才接了临铝的项目,明白的人都知道这是走了黄家的路子,井部长贸然地出现在凯瑟琳家,将来万一有人有心使坏,关键时刻念叨上一下此事,真的也难免被动黄家势大,本身就是一种罪过了,帮黄家捞钱更是一种罪过。

尤为重要的是,他非常惦记上次遇到的那个独立董事,曼雷兄弟投资公司在中国拥有什么背景,他实在太清楚不过了,虽然能理解那个肯尼迪家的女娃娃认识这样的人不足为奇,但是他不想跟那种背景发生任何的纠葛。

不过,听到陈太忠这么解释,黄汉祥嚣,觉得自己这通火毛有点过了,说不得笑一笑,“你小子就是想给自己的女人找路子,别以为我猜不出来。

要不说这黄总也是个。人物呢?真是拿得起放得下,拿得起的时候眼光远大到不得了,放得下的时候,撒泼打滚耍赖都没问题。

其实我喜欢的是何雨朦一陈太忠很想还他这么一句,她个头不高不要紧啊,我个子不低嘛,将来后代的身高也差不到哪儿去。

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他悻悻地叹口气,“要不是因为想帮着井部长传话,我早就走了,才接到驻欧办的电话,五十年大庆有人要搞事,这两天门口已经有零散人员瞎折腾了,大使馆三天通知了五次,要提高警惕。”

“啧”黄汉祥听到这话,又砸一砸嘴巴,好半天才哼一声,“太忠,两边的事情你都得办好,这是组织对你的考验,关键时刻,你得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我报考公务员的时候,组织就提前考验过我了”陈太忠长叹一声,挂掉了电话。

这话倒是不假,接这个电话之前,陈太忠接到了袁接的电话,说是这两天驻欧办门口,有三三两两的闲杂人等前来张头张脑。

大使馆那边虽然不搭理驻欧办,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还是给出了足够的预警,凤凰驻欧办在巴黎开张了没几个月,该交待的事情要交待。

他们再三再四地强调,说是每逢重大庆典总有这样那样的人来闹事,你们驻欧办虽然是地方政府的派出机构,也不享受外交豁免权,但在外人眼里,终归带了政府的性质,那些人连社会团体都放不过,盯上你们很正常。

大使馆的吩咐就是,看好大门你们那儿的保安都是社会闲散人员,别让那些家伙冲进去胡作非为,约束好驻欧办的人,万一有人在门口做点出格的事情,你们就当看不到了。

只要人家不往进冲,你们一定不能动手,当然,听说陈主任有两把刷子,可是就算你能以一当百,人家那后手多着呢千万别犯浑,你们代表的是政府形象,咱国家强调的是和平崛起,不能打打杀杀的。

他们闹事,就当是给咱们添喜庆了,如果有摄影器材的话,早早地架起来,多买点带子什么的,到时候都给他们录下来,嗯,完事儿以后给大使馆交过来,注意资料不得外泄”,

总之就是两个字:谨慎!再谨慎都不为过,不过袁楼还是听出来一点蹊跷,“我总觉得,他们在暗示咱们,要是能找到法国本地人,出来把水搅浑,也挺不错,陈主任你说,我用不用联系一下安东尼呢?”

“跟他联系二十个保安,要能打的、听话的”陈太忠是这么吩咐的,“周薪三千,雇两周再说,费用你不用管,你把家给我看好了,我就回去。”

他原本没想着这么早回去,可是听说那边情况都发展到这一步了,那就不回去不行了,怎奈是这边实在走不脱,必须要等见过了科齐萨才能离开。

有意思的是,陈太忠已经决定不去赴宴了,可老科还是在宴会上提了一下他的名字,副部长说这话无非也是告诉大家,我跟中国人关系一向很好,你看,有个地级市政府的驻欧办主任,都跟我非常地熟捻。

当然,有个别人知道,那姓陈的主任。其实并不像法国副部长说的那么简单,像诸如井部长之类,更是知道科齐萨被一号接见的运作过程。

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谨慎地表示出了好奇:什么?一个地级市政府,居然能向国外派出一个驻欧办?所以这个话题,还是被大家小小地议论了两句。

总算是井部长知道陈太忠马上要走了,说不得笑着解释两句。说那小伙子即将去巴黎了,目前正忙着准备出发事宜,今天是来不了啦。

,万

丫挺的不厚道,老科抱怨一下当然他说话没有这么村俗?但是大致意思还是如此,去了巴黎缺什么,完全可以找我的嘛。

他口无遮拦习惯了,可是别人不知道不是?所以,虽然这个话题很快被别人岔开了,还是有个别人将这个消息放在了心上那陈主任在巴黎吃得很开?

于是,大晚上九点多,就有人将电话打到了章尧东和段卫华处:你们那个驻欧办挺有意思的嘛,能不能给详细介绍一下?

可是,章书记和段市长正头大呢:这个陈太忠太过分了,早让他走他不走,巴黎那边现在形势有点紧张,这家伙居然还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