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 临近1991官腔

1990临近1991官腔

凤凰市知道驻欧办不稳,并不是从袁瑟处得到的消息,袁主任就算做事儿再小心,捂盖子的胆子还是有的,他不会把驻欧办可能不稳的消息泄露出来。

这消息是从省外办传过来的。其实以往有重大事件的时候,也会有类似风波,比如说香港回归,或者同年再早一点,总设计师去世之类的事件。

但是以往,这样的事情真的跟凤凰市无关,大家就算知道了也就是风吹过耳,最多有个,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印象,也就走了。

但是凤凰多了一个,驻欧办出来,不仅是市领导高度重视此事,省外办也多了几分关注。

再加上陈主任的工作作风非常蛮横,大使馆那边也有人不满,心知那姓陈的不好说话,就要将一些事情反应回国内,于是,章段二人居然对驻欧办现在遇到的麻烦,较为清楚。

段卫华没有联系陈太忠,只是将电话打到驻欧办,了解了一下情况。这下,袁琢倒是说老实话了,说是这边已经有了安排,临时雇佣一些社会上的人。

袁主任向段市长汇报,肯定是要说汉语。而汉语里这个。“社会上的人是个。很微妙的说法,当然,卫华市长一听就明白了,心说陈太忠果然把那一套乌烟菇气的手段。带出国门带到欧洲去了。

什么时候中国男足能让陈太忠当教练就好了,奇怪的是,段卫华脑中居然第一个念头是这个”下一刻,他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不是一个市长该想的。

“既然他后天能回去,袁你要坚守好岗位。不要辜负市里的信任。对了。陈太忠到了以后,让他给我回电话

段市长比较沉得住气,章尧东可就有点着急了,他现在的行情不错,而这驻欧办的设置,又是他最先提出倡议的。这个责任”那真是有点大的。

说穿了,大家还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对外面那些东西不太熟悉。心里有点惴惴不安再正常不过了一这个节骨眼上,乱不得啊。

%,万

想着段市长一定联系陈太忠了,章书记就不联系小陈了,心说明天我给老段打个。电话”丁嘱他一声就行了一我的关注到了,段卫华你主抓的驻欧办,出了问题可不行。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心里还是不踏实。老段可不是一个任由人扣屎盆子的主儿,说不得就打个电话给许纯良。“纯良小陈怎么还没走啊?”

结果,许主任的回答,让章尧东实在哭笑不得,合着这家伙现在在运作鲁班奖,而且马上就要有眉目了!

这一刻,章书记真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麻痹的小陈你不要太能干好不好?驻欧办那儿没准就要大乱了。你还有心思搞这个什么鲁班奖”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能放一放吗?

好吧,这鲁班奖也不能放了,其实,章尧东对鲁班奖也知道一些,科委大厦盖得差不多了,而投资额上不去是致命缺点,既然先天不足,所以运作这个奖项也是赶早不赶晚度真的很大。

可是,驻欧办那边,更是火烧眉毛了啊。章尧东心里这个乱,也实在没办法说了,沉默了半天才叹口气,“你催一催他,二十九号以前。必须赶到驻欧办

“嗯?好吧”。许纯良回答得不算太痛快,而章书记明显地听出来了,那一声“嗯。是小许的不解:驻欧办的事情”你让我这个科委的主任去催?

我这不是不方便催吗?往段卫华头上推还来不及呢,章尧东挂了这个电话之后,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于是又给陈洁打个电话,陈省长您去过法国了,不知道去了驻欧办没有,要是小陈在工作上有什么缺陷,您一定得指出来。我们好对他做批评教育。

小陈”不错啊,陈洁可是有点莫名其妙,章尧东你没头没脑地给我打这么个。电话干什么?从来没见过你对我态度这么端正。

难道说,他要对陈太忠不利了?陈省长摇摇头,这不可能的嘛。说不得不轻不重地夸了两句驻欧办,又顺口提一下,法国文化部的邀请,就是通过驻欧办发出的。

这也是陈洁多少有意表示出对陈太忠的支持,要不然她去法国访问的缘由,又何必跟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讲呢?这不是什么秘密消息。但是一般她也不会说。

嗯。我知道陈太忠很能干,他确实很能干”章尧东越发地无语了,他本来想再试探一句。陈省长您觉得他在欧洲,是不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过一时间心灰意冷,居然就懒得提了。

明天一定要早早地跟老段说一声,章尧东终于拿定了主意,于是将此事暂时放到了一边,不成想都九点多了,又有人打电话过来问起驻欧办”

放下电话之后,章书记的心彻底地乱了,法国的文化和通信部副部长在宴会上提到了陈太忠,好吧,这不算什么,我知道他跟那副部长有交情。但是信产部的井部长说小陈会尽快地去欧洲,好吧,这也是好消息,但是”但是这家伙怎么又联系上了井部长呢?

这;二厂,我是越来越没办法领导了,章羔东嘬嘬牙花子※

第二天,他当然要打电话给段卫华,为了表示自己沉得住气,他还专门等到九点多才拨的电话,说是听说驻欧办的形势有点严峻,怎么陈还不走呢?段市长心说这是你让我联系陈太忠的哈,于是才拨个电话。

不成想,那边接电话的并不是陈太忠,而是一个比较呆板的声音,“首长正在接见这个。人,请你晚些时候再打过来。”

“首长接见?”段卫华听得就是一愣,“请问这位”这位同志。是哪个首长?”

“不该问的不要问”那边倒是干脆,啪嗒一声压了电话,段市长愣了半天,眨巴眨巴眼睛小陈混得不错嘛,首长接见的时候,手机还有人代为应答。

这也亏得是陈太忠的手机通讯录上,有段卫华的号码,要不然那边连“首长接见”四个。字都不会说,虽然黄汉祥跟老爹的警卫交待过了

人家见来电话的是个市长,才这么回答。

大庆在即,从外地前来拜会黄老的人很多,黄总索性就领着陈太忠也来转一转,不过他虽然是亲生儿子,领来的人同样得排队等着。

既然得等着,黄汉祥就跟陈太忠一道在外面了,警卫拒绝电话的时候,他正跟陈太忠在二进的院里聊天呢。

“出来了。”黄总扬一扬下巴。迎了上去,出来的是一位中将,年纪看起来五十左右,见到他笑着点点头,“黄二哥,来了?”

两人家暄两句。那位离开了。陈太忠心说这才是底蕴啊,看看人家黄老,中将都得一大早跑过来排队,而且他看着这位有点眼熟,说不得低声问一句,“这个人,王家的?”

%,万

“嗯”黄汉祥满不在乎地点点头,一边伴着他往进走,一边低声笑道,小时候我没少揍他,这家伙一直很恨我,也就是现在,唉。”

黄老的精神倒是不错,稳稳地坐在院里。不过身上还是捂得严严实实的,见陈太忠过来。难得地笑一笑,“小老乡来了”坐!”

坐下之后,由于早得了机宜,陈太忠就捡着驻欧办的事情说了几句。老爷子什么东西没听说过?也就是捡点稀罕事儿说一说,总共用了三分钟。

“嗯,穿针引线”不错又呆了一分钟,黄老才缓缓发话。这是他最近几天接见的人太多了。太多的信息耍消化,而他的年纪又实在太大了。

“这是地级市里的第一个驻外派出机构。要搞好”黄老说的速度比较慢,但是思路还是相当清晰的。“有什么困难。你找汉祥,嗯,,汉祥跟你说了他哥的事儿没有?”

“我听说了一点”陈太忠点点头,心说黄大伯比您也年轻不了多少。你让我去加拿大找他?“我会尽力想办法的。”

“尽力”黄老哼一声,却是又陷入了沉思里,好半天才一指桌上的茶水,“喝点吧,”你不太配合大使馆的工作?”

我说,您这瞬移比章书记还厉害啊,陈太忠听到这么问,犹豫一下点点头,“我答应黄二伯了。去那边以后挖掘一点好素材回来,大使馆,他们做事太僵化,而且会影响,”

“胡闹!”黄老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组织原则要不要了?有意见你可以保留,以后不许这样。”

啧,你,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恨恨地腹诽一句,那夏言冰上,也不是符合惯例的,您还不是要大力推荐?

大约又聊了五分钟,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样子,两人就出来了黄汉祥见陈太忠一脸的悻悻,说不得笑一声,“他就是那么一说,该不理的人你照样别理”这是你不听他的话,不是他没说。”

“我估摸着,就算我听了话。万一有点啥”黄老也未必愿意管。”陈太忠又开始瞎琢磨了。“他不是不愿意跟凤凰人表示得太近吗?”

“这你才是胡说,你要听话他能不管?”黄汉祥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他一眼,“不过你级别太低,够不着,我管你就行了”老爷子让你跟我在一起,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

走出小院,外面又等上人了,其中有一个是熟人,黄家老三黄和祥。黄汉祥见了他,眉头一皱。“这时候你来北京干吗?”

“办点事儿”黄和祥对他这个二哥,似乎也没多大的尊重,淡淡地回答。“晚上就走了,”老爷子情绪怎么样?”

“情绪不错”黄汉祥点点头,又看一眼老三旁边的那位,眉头微微皱一下,此人年约三十,神情有些畏缩,衣着也不是很得体,“这个。人是?”

“梁阿姨的孙子,我找到人了”黄和祥不动声色地回答,“正好这次来北京。就把他带过来给老爷子看看,”

将陈太忠带到门口,黄汉祥不走了,“你去吧,最近拜访老爷子的人太多,我得帮着应酬一下,晚上我不去了,就让小井去好了。”

这还真有点深宅大院的味道,陈太忠感受着这兄弟俩的谈话,从警卫处拿上自己的手机,一出门又见几辆甲字头军车开了过来”

羽,章官腔

听到段市长问自己,刚才是见哪位首长去了。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黄二伯带我去见了

删二老,把凤凰市的近况,向黄老汇报了一下,卫华市心绷有什么指示?”

“哦,你先说一说黄老有什么指示吧”段卫华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打问的机会。“对凤凰市的发展。老人家一定有全盘的考虑和打算。”

“听了凤凰市日新月异的发展,黄老很高兴”年轻的驻欧办主任才待即兴发挥一下,不成想电话那边重重一哼,“太忠,你觉得你跟我扯这些,有意思吗?”

“呵呵。他真的主要是听了。而且情绪也确实不错”陈太忠笑一笑,“没怎么说话,不过”

“不过什么?”段市长听得心里就是一揪,多年一成不变的语速,终于略略地急了一点。

“不过他批评我了,说我工作有点散漫”陈太忠干笑一声,“要我以后办事,多向组织请示和汇报,我听着猛然发现,确实平常向卫华市长汇报和请示得少了,”

“哦,这样啊”段卫华听他这么说,自动过德掉了无关信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不无淡淡的遗憾。下一刻,他咧嘴无声地苦笑了起来黄老都单独指点你的工作了,我还能指示你什么呢?

于是,段市长的话题,终于回到了初衷上,“太忠,省外办的强调好几次了,驻欧办那里,形势有点严峻,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一这不是我不放心你,是省外办说的哦。

“嗯,晚上有个)重要的宴会,推不掉,明天一早我飞欧洲”网受过黄老批评的陈主任,态度那是真的很端正。

哦”嗯?段卫华网要交待一句放下电话,猛地反应过来“重要宴会”四个字,又是一愣,“什么重要宴会,需要不需要,”市里的支持?”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看表。心里快速地盘算着,现在是十点放下电话赶路,快些的话一点能到达素波,若是能赶上三点的航班,抵达北京”还是能赶得上晚宴的!

段市长是很稳重的一个人。而且他的工作很忙,眼下又是大庆在即,但是陈太忠都有资格单独接受黄老的批评了,那么这重要宴会真的需要市里支持的话,他不会吝惜自己的体力。

反正,他有足够的理由去亲历亲为:巴黎的维稳形势很严重啊。为驻欧办的同志排忧解难,也是他这市长应该做的,不过”要不要喊上倩倩一起走呢?

“协调一下,信产部和法国人的关系。”陈太忠实在不知道这问题该怎么回答。可是段市长把话问到这个地步。他太遮着掩着也不是做下属的道理,只能一边干咳一边回答,“嗯,我其实就是中间传个。话,咳咳,需要市里的支持的话,我会找驻京办张主任”

“哦,是这样啊”段卫华听懂了,他真的懂了,昨天晚上他就知道了,法国人跟信产部座谈的时候提到小陈了,这个事儿,“嗯我知道时间紧了一点。不过国内的事情也不要留尾巴,现在正是组织上考验你能力的关键时候。”

组织上考验我好多次了,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无语,挂了电话之后叹口气,下一刻摇摇头,就将这个叮嘱撇到了一边,中午他还要跟青化集团的老总吃饭。

这顿饭是韦明河帮着张罗的,听说陈太忠拿下了临铝的项目,韦处长看着有点眼红,正好青江化工集团要上个项目,其中工业控制部分大概是一个多亿,他琢磨着蚊子也是肉不是?就撺掇着撮合一下。

青江是他的大本营,虽然他人走了,但是姜省长不是还在吗?对于其中的利润,他看得也很淡,就是撮合一下,反正就拿三个百分点也几百万呢不是?薄利多销才是王道。下面人得不到好处的话,省委书记的话也未必好用。

知%,万

关键是这钱挣得轻松,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钱就到手了,那普林斯公司也不是野路子。大家都放心的嘛。

倒是凯瑟琳听到是这种小单子,兴致不是很高,不过有钱赚总比没钱强。于是带了公司四五个人来,算是相当给那老总面子了。

那老总年纪不大四十出头。看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明显地有点眼晕,不过,他也只有晕一下的资格,韦处长对那唤作陈主任的年轻人很客气一这俩一人一个也把俩外国美女分完了,能关我什么事儿呢?

不过,普林斯公司一下来好几个人,让他感觉有点压力,心说这单子要是谈不成,是不是不太给姜省长和韦处长面子呢?

倒是凯瑟琳大气。先将自家公司介绍一下,旋即又表示,大家这就算认识了,我们愿意珍惜这次合作机会,当然,贵公司若是资金紧张想上国产设备,那我们也期待下一次的合作。

这话表面上听起来客气,骨子里却是霸气十足,一个意思是你这单子我未必看得上,另一个。意思更狠。要用进口设备的话,这单子必须得是我的!

要说这青江化工也是个正厅级的企业,不过地方官进京真的是啥用不顶,而且他们还需要省里的支持不是?饭毕韦明河跟陈太忠说起来。都不得不叹口气。“这凯瑟琳真不愧是肯尼迪家的,说话还真不漏气。”

这是小事一桩,下午的时候。陈太忠又见了一下碧空驻京办的徐主任,这位也是厅级干部,对他却是客气得不

将碧空钢铁生产现状的一些资料给了陈主任,两人又聊一阵,徐主任这才知道,蒙老板委托这年轻人在海外寻觅钢铁厂呢,心说了不得啊,这家伙有二十岁吗?

说话像三十多的,相貌实在是,,太年轻了!

反正,陈太忠只要呆在一个地方,就是忙不完的事情,就连晚上去凯瑟琳家,他身边都带了荆紫菱。

小紫菱最近是忙得很,她搞搜索引擎的易网公司,做全国推广的过程中遇到一点小麻烦,信产部的政策法规司在批文上似乎有点刁难的意思。

当然,部委里的人做事,还是很滴水不漏的,严格说起来,人家也只是对自己的工作负责最多就是负责得有些过分,仅此而已。

黄老早就跟小紫蔓说了,你在北京的时候,欢迎来看我,可是这种不大不小的尴尬事儿,别说惊动黄老,就是惊动黄二伯也不合适。

一开始,荆紫菱以为那位处长想要一点好处,于是先试探着送点购物卡代金券什么的,不成想人家根本不要,到最后荆俊伟帮妹妹出面公关。那位才侧面打听一下,想知道小荆总有男朋友了没有。

换个场合有人这么问的话,做哥哥的多半就是要告诉人家,自己也不清楚,但是现在显然不行,于是他就说了。妹妹有男朋友了。叫陈太忠,凤凰人。

所以这手续,办得继续磕磕绊绊的,荆俊伟好不容易托人找了一个。副司长,那副司长略略打听一下就回过话来:小楚似乎对这个公司不是很放心,你们多做做工作,打消他的顾虑。

这才是睁着眼睛胡说八道。荆家兄妹商量一下,最后大荆总拍板了,等一等再说对方的刁难不显山不露水的,你真要告状也没个头绪。说不清楚的。

咱就这么拖着慢慢地办,也是给他一个悔改的机会,拖到一定的时间了。是个人就能看出里面不对了,再收拾这家伙真惹急了,就找黄二伯或者爷爷出面了,现在先把理占住。师出有名是很有必要的。

兄妹俩的忍耐限度还没到。今天上午,那位副司长主动给荆俊伟打过来了电话:小荆啊,听说你妹妹的男朋友叫陈太忠?是不是凤凰驻欧办那个啊?

由此可见,这司长以前说什么楚处长对易网公司不放心,纯粹是瞎扯。正经是这家伙心里什么都清楚,只不过不愿意沾惹麻烦罢了一甚至不排除是这家伙授意的可能。

可巧的是,这司长也是怕荆家怀疑是自己使坏,才主动将电话打过来。意思是说这事儿真的跟我没关系,就是小楚自己有点想法,现在我跟你说:你妹妹想过这个手续,真的很简单。让你妹夫跟井部长打个招呼就行了。

井部长?陈太忠什么时候又认识个井部长了?荆俊伟琢磨一下。就回答说我妹夫那人太忙,您看您跟楚处长打个招呼合适不?

我知道他忙!司长当然知道陈太忠忙一科齐萨点名了都敢不到场的主儿。不过,他也是没了上进希望的人,更不相信那些奇迹,他只希望自己能安安稳稳地退休。

是的,他只是不想被波及。小楚虽然只是个处长。大司长用的却是较为顺手,而陈太忠这边明显地更不是善碴,你们神仙打架,别殃及我这路人啊。

所冉他还是不肯帮忙出头一而且,原先不帮忙,现在出手,也显得有些市恰了,于是他就说,我这副司长是虚的,不顶用,你自家的妹夫,难道用得不顺手吗?对了”听说他马上要去欧洲了,你们得抓紧了办。

于是荆紫菱就打个电话给陈太忠,说是那啥”有人欺负我了,你得在走之前帮我引见一下井部长,这易网公司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投资了那么多呢哼,中秋也不知道来我家看我一趟。

呀了个呸的,那厮好大的狗胆!陈太忠一听就有点恼了,说是你等着,我非玩残了丫挺的不可,不成想小紫菱说此人恶迹未彰,现在出手未免有点贻人口实。

天才美少女聪明是够聪明了。可以前长处也就是表现在博览群书和反应灵敏上。情商什么的实在不堪一提,比之当年的陈家人也强不到哪里去,不成想毕业没多久,就变得如此地通达世情由此可见,这社会不愧是一个极大的染缸。

陈太忠一听这要求,可是有点头大,因为那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跟他的关系实在有点特殊,怕是瞒不过小紫蓬的眼睛。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他向众人撇清的一个机会我跟那俩外国女人只是工作关系,大家看好了啊,这才是我正牌的女友。

可饶是如此,去凯瑟琳家之前,他还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告知有这么一桩事情,意思是说你得配合我做一做戏,别尽吃那些有的没的飞醋。

“正牌女友吗?听起来有些不同,很期待见一见”凯瑟琳听得在电话那边笑,不过那笑声中,有掩饰不住的失落和哀怨。

“有点大局感啊”陈家人懒洋洋地打个官腔,心说别的事儿我能忍让你。这件事可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