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 正宫1993山雨欲来

官仙 1992正宫1993山雨欲来

井部长从黄汉祥那儿也得了授意,这个凯瑟琳家是可以去的。但是呢。也仅仅是就事论事,注意在表面上跟那些人保持距离。

对黄汉祥的吩咐,他一向是很在意的。井家人本来就是奔知天命的主儿了。性子也不像陈家人一般地跳脱,当然知道“表面上保持距离”何解。

所以他给陈太忠打个。电话。说是这个宴会我很乐意去,但是小陈你得来接我一下,引着我去,让我找上门那就不合适了。

换个别人,井部长都不会提这要求,别人自然会如此安排,只是这个小陈不但性子跳脱,还是个事儿妈,万一事到临头抽不出时间就没意思了。

陈太忠一听,这要求再正常不过了,说不得开车载了荆紫菱。在信产部的楼下等着。

六点钟正是下班的高炸时亥。众目睽睽之下,太多人看到井部长出来,撇开身边的随人,钻进了一辆不起眼的本田车里,车倒是北京牌子。但是绝对是杂鱼的那种。

井部长自己的奥迫座驾。则乏跟在那辆本田车不远处,缓缓地驶了出去,大家看得真是有点不解。终于有今年轻后生轻声嘀咕一句,“索性开个团来,也比这日本车装逼吧?”

要不说“京油子卫嘴子”呢。久在部麦的人里,眼力价都是一等一的毒辣,见部里的二号人物居然自己开车门。上了这么一辆四六不靠的车。有点感慨也是必然的了。

井部长当然不会计较这些,坐进了这辆明显车主是女性的车里。才注意到前面副驾驶上还坐了一位个头高挑的年轻女人,他一开始只当是张馨呢。但是再看一眼,眼就有点直个青春觊丽到无以复加的美女。

“井部长。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荆紫菱”陈太忠从后视镜里看一眼他,笑着发话了,“是荆以远荆老的孙女,黄二伯和黄老都很喜欢她。”

“女朋友?嗯,不错”芹部长笑着点点头,心里就敞亮了。敢情这才是小陈的正宫,不过这样的女娃娃跟了小陈实在是有点”好吧,除了小陈,一般人也消受不起这样的美女。

“井叔叔好”荆紫菱最会讨中老年男人的欢喜了,转头冲着他甜甜一笑。信手递过一个小盒子来,里面是一支精致的金笔,“初次见面,这是我做小辈的一点心意。您可不能嫌少哦。”

“哈,你可是比小陈可爱多了”井部长看着眼前的如花笑靥。心情一时大好,笑眯眯地接过那支金笔,看着那白哲修长的手指,晶莹如玉却又有些饱满。手指根部居然有浅浅的小肉窝,竟然禁不住生出了轻触一下的冲动,这种冲动。已经有很多年没出现在他身上了。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隐隐的冲动,井部长要是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那也枉为黄汉祥都看好的副部级干部了,不过接过金笔之后。他心里禁不住生出点不平来:小陈这家伙也真是的,有这么好的女朋友。还在外面搞七捻三的。

然而。这不平也是短短的那么一瞬。看人看表面那是年轻人的习惯。老井也见过了太多表里不一的主儿,“娶妻娶贤纳妾纳貌”老话说死了的。

小荆你可是会将军,看好了井叔叔是两手空空上车的”他笑一笑。惬意地伸直一下身子,又看陈太忠一眼,小陈,你这小女朋友可不简单。”

“她就是干通信行业的,将来少不了麻烦您”陈太忠听得刻,笑,“不过您也别太惯着她,年轻人太顺了,容易得意忘形。”

得意忘形”你是在说你自己吧?井部长微微一笑,很随意地发问了,“哦,原来是搞通信的,具体做什么的?”

“搞了一个,网络公司,烧钱的,不太好干,就是勉强支撑呢”荆紫菱笑一笑,“主要是自己喜欢。还好大家对我都算支持。”

“哦”井部长微微点点头,他只当小陈把小荆可见给自己。是想从部里弄点活儿,眼下看来人家有自己的路子,于是心情越发地轻松了一点。

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愿意介绍一点小活儿,摆平一些人情,但是陈家人开口的话。那恐怕就不是活儿能打发了的,所以眼见这女娃娃无所求。他心里当然舒坦。

既然舒坦了,他又是专门搞信息产业的。于是就跟荆紫菱随意地谈了起来。不多时就对小美女的公司比较了解了,没错,就是烧钱的那种网络公司。

这样的公司搁在别人眼里。就算了不得的啦,可是井部长是何许的眼光?心里对这公司的评价也就是尚可一??再想一想小荆的背景。有这么个公司真的很正常。

不过,终究是少年创业,也算是比较值得人赞许的,再加上荆紫菱说起网络上的那些东西,一套套地不带打磕绊的,尤其是技术角度。吃得很透。井部长对这女孩儿的好感就越发地强了。

他本身也是个,技术官员。对本行业理解得很深。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地方,下车的时候。荆紫菱还要跑过来给他开车门。他却是自己下来了,笑着摇摇头,“年轻真的很好,小荆你别学得那么市恰。”

本田车后面,远远地吊着奥边

,?柑万千,:算长的秘书和司机看着领导自只车下车,车卜怀有”防航亮个女孩儿,两人对视一眼:看来那女孩儿也不简单啊。

三人来得正是时候,科齐萨已经来了,还有阿尔斯通等公司的几个。高管,阿尔卡特的人还在跟信产部的扯皮,估计要来也是晚一些时候了。

让井部长觉得有意思的是。女主人很漂亮,身边的伴当也很漂亮,但是一边帮着忙来忙去的那位是谁?张馨啊!

他很随意地看一眼身边的荆紫菱,才发现这四个女人个头都是一等一的高挑,一米七的张馨居然是四个人里最低的

这是要开时装展示会吗?

切。你们折腾吧,我只管看戏,看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对陈太忠的热情。井部长几乎在瞬间就反应过来黄汉祥的叮嘱指的是什么了,不过,今天怎么正宫出马踢场子来了?

听到陈太忠介绍荆紫菱是“我的女朋友”凯瑟琳脸上笑容大盛,那热情劲儿简直盖过了对井部长的欢迎程度,“哦,这么可爱的女孩儿,陈”,你真的太有艳福了。”

咳咳,陈太忠暗暗清一沽嗓子,心说你要是再指桑骂栊,哥们儿就要考虑让你的喉咙出点问题了。不成想荆紫菱在瞬间,就笑眯眯地用英语针锋相对地回了回去,“米切尔小姐才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性,非常成熟的身材和相貌。

天才美少女还真不习惯吃亏,对方影射她年纪她就要说你老了一??至于这外国女人和太忠之间有什么事儿,她暂时不想去考虑。反正她才是他的女朋友。

“你也会成熟起来的,到时候,怕是我就要老了”凯瑟琳笑眯眯地回答她一句,你现在还真不够成熟一比机灵跳脱,她怕得谁来?

伊丽莎白听出了话里的火药味,事实上。她刚才就知道陈的女朋友要来了,老板的情绪有点不稳定。忙不迭在一边用法语低声提醒。“老板,您要招呼客人,想跟她聊,以后会有机会的。”

下一刻,荆紫菱就向大家展示出了什么叫妖孽一般的存在,她冲伊丽莎白笑眯眯地点点头,用法语来了一句。“这位女士您好,听您的口音,似乎是西部的?”

啊?伊丽莎白呆某地看着她,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看陈太忠,心里却是奇怪到一塌糊涂:你会把我住在昂热也告诉她?

阿尔斯通的比尔热见状,笑了起来,“这位女士的耳力真好,伊莎的发音只带了那么一点点口音,都被她听出来了。”

由于他的打岔,三个女人终于停止了“寒暄”荆紫菱挽着陈太忠的胳膊,婷婷袅袅地走到井部长身边,“井叔叔。今天我给你做翻泽好不好?”

“哦,好啊”井部长笑着点点头,一边笑一边看一眼陈太忠,“你和太忠谁做翻泽都行,你俩这是怎么配的啊”再想找这么一对儿出来,都难。”

这是他真心的赞赏,两人都年轻,都是才华横溢,也都有着大好的前程,就说这身高都是一等一的般配小荆长得不错,可是想配上她的个头。十个男人里起码得涮下去九个。

按说,这等人的时间是最难熬的,可是张馨不知道跟谁学了功夫茶,而凯瑟琳家里专门就弄了一套根雕的功夫茶木几来,她在那边忙碌一阵。就告诉大家,来喝茶吧。

荆紫菱不好这个,井部长也不喜欢,说是胃不太好受不了,陈太忠见状,只能上去自己展示这功夫茶怎么喝了,科齐萨看他一口干掉杯。上前也拿个。小杯干掉,却是烫得吐一口气,“呼”嗯,不错,再来一个!”

不多时,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等人也过来了,这就算人齐了,于是亮晶晶的盖笼被取掉,各种自助餐品露了出来,大家各自开动,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

%,正

井部长出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这些都是门儿清的,根本不需要人教。先找些东西吃了垫肚子。然后就端着一杯酒四处晃悠,高挑的天才美少女伴着他,倒是陈太忠跟外国人扎在一堆儿,嘀嘀咕咕地说笑着。

约莫过了半个来小时,井部长觉得差不多了,看陈太忠一眼使个眼色,陈家人心里暗暗叫苦,心说老科太热门了,找他说句话,不容易啊。

不过领导既然示意了,他也顾不得那许多,抽个空子,拽了科齐萨到一边去了,两人轻声嘀咕两句。他笑着摇摇头走开了。

这就走了小陈很坚持立场啊,井部长听不到二人在说什么,不过显然,那科齐萨耍其帮阿尔卡特关说,而小陈很坚决地推脱了嗯?科齐萨怎么冲我走过来了?

我须得告诉他,这是私人宴会,咱不谈工作!他这主意早就拿定了。中间人是陈家人,我过来就是跟大家融洽感情的。

文化部副部长低声叽里咕噜地说了两句。天才美少女低声翻泽,“井部长你好,不知道”不知道我有这个荣幸没有,在**城楼上看贵国的国庆大阅兵?”

什么?井部长心理素质算是极好的了,听到这话,手里的酒杯都禁不住微微晃了一下,他侧头看一眼荆紫菱,小荆你”确定他是这么说的?”

吧章山雨欲来

息”荆紫甚点点头,她从未给人做过翻泽。可是细出??阵锻炼,她已经明白翻译的规矩了,除非不得已,千万别添加任何的个人意见,否则会给双方造成困惑。所以她只是点点头

这是双方都能看懂的动作。

“告诉他,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井部长不动声色地看一眼陈太忠。发现那厮在远处冲自己苦笑着一摊手,那意思很明白:我答应不下来啊。

你答应不下来。我就答应得下来吗?想到那厮一定拿自己副部长的位置说事了,他心里禁不住有点恼怒,小陈没准可以,他有一些令人惊奇的”的能力,嗯,他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

荆紫菱听得就呆住了,井部长见她木呆呆的样子,微微一扬下巴,“照着翻泽。你放心吧小陈扛得住的

要是搁在往日,天才美少女就要为陈太忠辩解一下了??哪怕这是翻泽规则不允许的,可是今天见了凯瑟琳,她心里实在有点五味杂陈,于是就照着翻泽了。

紧接着。她就把科齐萨部长的回答翻泽成了汉语,“我知道陈很神奇,但是他说这件事很难办,如果有谁可能帮得上忙,那就是您了

“不是这么回事井部长忙不迭摇头。他试图通过这个不需耍翻泽的动作,来表示此事的不容商量,“其他的事情好商量,这件事情,我想我真的无能为力。”

小陈你上午还去看过黄老的,怎么就把这个烫手山药丢给我呢?这一刻他真的有点理解黄汉祥说起此人时,脸上的怪异表情是从何而来的了。

,??万

遗憾的是,井部长忙着撇清,就失神,却是没有发现此时此刻。科齐萨部长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地有一点怪异”

总算还好,陈主任正牌女友的出现,并没有给大家造成太多的困惑,唯一有能力同其相领顽的,无疑只有普林斯公司的美艳女老板一人。然而,她是被提前打了预防针的,此番家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不甘,更与何人说?

似张馨这离异女人,伊莎这老板保镖不论,只说其他人等,就算隐隐猜到了点什么,可凯萨琳不但是今天的女主人,更走出身名门,谁还会不开眼到再在这种事情上当场叫真?

而且,除了网进门时的一点反应,今天荆紫菱的表现也挺低调的。美貌不是她的错,而撇开这一点不谈的话,其他时候她的行止举动,更像是井部长的翻泽而不是陈主任的恋人。

陈主任有兴趣在今天晚上将天才美少女变成自己“真正的恋人。”然而非常扫兴的是,某个做哥哥的家伙借口说老爸想试一试新买的电脑,视频看一下远在北京的女儿。

他在九点左右打了电话过来,催妹妹快一点回去,荆紫菱心知这是哥哥不放心自己,她有点不甘心放过女主人,才说自己没开车?坐的是太忠的车,一边的井部长及时地伸出了友谊的手,“那我送你回吧,正好时间也不早了

哥们儿的名声就这么差吗?陈太忠隐约感觉出了井部长的维护之意,心说小紫菱这次的事儿应该是没问题了。不过,老井你这么搞也太”那啥了吧?

当然,他若是真的想下手,有不下一百种手段吃掉美少女,只是凯瑟琳今天隐隐有点不在状态,他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众女

对小紫菱也要细嚼慢咽,陈家人现在已经是很懂情调的了。

于是,当天晚上凯瑟琳家的别墅里又是一场混战,女主人本来就有些愤懑。却偏偏碍着自尊不肯计较,再加上两人昨晚并没有去陈家人处。那么也只能用某种手段来惩戒家人了。

陈太忠和井部长都没有意识到,由于他俩的相互推谭,导致科齐萨心中隐隐生出了点不快,老科本来就正值政治低潮期,对某些事情相当地敏感。

在科部长想来,你们就算觉得我不配上那个主席台,那请示一下再告诉我总不错吧?实在不行你明说也算,这推来推去的是个什么意思?高卢雄鸡脆弱而敏感的自尊心。让他对今天的家宴有点失望。

当然,他还可以联系黄汉祥,再做一些努力,不过既然有了怨过,他就对陈太忠托付的底线有点抵触,心说你给我难堪也就算了,怎么能再让我们法国公司遭受损失呢?对不起,这次我还偏偏要叮嘱伯纳德:阿尔卡特要坚持原则,坚持控股!

伯纳德总就知道科齐萨跟中国人的关系。心说这正合我意。部长先生想必从中国人那里得到了一些内幕消息。坚持到最后这些黄种人最终是要妥协的

从科齐萨能撮合信产部跟阿尔卡特谈判一事来看。其在中国政府中的影响力。不容低估。

法国人一旦吃了秤驼铁了心。信产部这边登时又被动了,原本部里是想抓紧时间。在这两三天之内敲定框架。也算是个国庆贺礼,不过现在看来。怕是完不成任务了,,

既然完不成任务,大家索性不再强求。将谈判拖延了下去,而科齐萨找到黄汉祥之后,黄总请示了一下,知道此事没戏,于是就明白告知一??不是陈太忠和井部长不肯请示,事实上,以他俩在官场中的地位。连请示的资格都

这对科部长就有交待了,而黄家老二觉得自己这算有点驳了法国人的面子,索性心一横,领着科齐萨去拜会黄老了

上**城楼黄家人做不了主,但是领个,外人见自家老爹。他还是有那么几分把握的。

科齐萨以前对黄家不太了解。但是自打接触之后,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知道自己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中国的政坛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心里自然就平衡不少。

别看黄老老了。他对国内国际形势都有清醒的认识和判断。见了科部长之后,先是说你们法国人对台军售不对,又回忆了一下在抗法援越的战争中,一些老友和同事杰出的表现。

科齐萨不失时机地表示,他有一个堂兄。英勇地战死在了奠边府,是的。他的堂兄没有投降一当然,后脑中弹一事,他是不会说的。

“为了避免类似悲剧的重演,巾法双方要保持密切的接触和顺畅的沟通。我看好你”黄老笑眯眯地点头,紧接着又瞬移一下,“巴黎有个凤凰驻欧办小陈昨天还来看过我,你是法国人,要多为他创造一些便利条件,这对中法友谊的发展。是有益的。”

科齐萨却是没想到,这栏的老人都把陈太忠挂在嘴上,心里的那点芥蒂登时不翼而飞??事实上。自打知道黄汉祥出面前不顶事,他心里已经没什么怨念了。

“中法两国的年轻人,应该多接触一下。青年是国家的未来”黄老谈兴挺浓,“你是文化部部长。在这方面多下一点工夫,历史会证明。你是对的。”

“我也坚信,我是对的”高卢副部长坚定地点点头……

同一时刻,陈太忠已经来到了巴黎,他徨高兴地发现,这里的情况没没有大家说得那么糟糕,无非就是偶尔有那么三两个人在这里张头张脑。论诡异程度,未必就比上那两个外围成员更过分。

当然,别人未必就如他一般地认为,见陈主任终于来了,大家都是长吁一口气。

陈太忠先将给大家捎带的物品分发给众人,四个女孩儿见到家里捎来的小食品和衣物,又禁不住眼红了,倒是于丽粗枝大叶一点,见了家里拿来的衣服,嘀咕一声,“往巴黎捎衣服”啧,应该多捎点小食品嘛。

,?…万

袁孙的爱人也给他捎了几件衣服,一件是鄂尔多斯的开领羊毛衫,另一件却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是一条手工编织的毛线裤,厚墩墩的。

这是李老师回去之后连着熬了十天夜织出来的,她要陈主任转告自己的爱人,天冷之后务必穿上这个。??不许嫌难看。

当然,她还有潜台词没说出来,不过这点小心思,又怎么瞒得过陈太忠和袁练?你毛线裤穿在里面,哼哼”谁又看得到?

袁主任面无表情地接过几件衣服,顺手放在一边,指一指大厅里坐着的六七个。家伙,低声解释,“安东尼说人手紧张,就派了十个人过来。门口站着的那四个,,你看到了吧?”

“十个。就十个好了”陈太忠瞥一眼那几位,记得其中一个依稀是在葛瑞丝家门口见过的,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兴趣了解这些,皱着眉问一句。“怎么一个个,跟大爷似的坐在家里?”

袁主任才待解释,说是十个人倒班站岗呢,不成想陈主任很随意地挥一挥手,“把他们撒到门口去。注意观察周围动静”开什么玩笑?一周三千呢,随便站一站就完了?”

一周三千美元,一年下来除开节假日,合着就**万,在巴黎也算是白领了,不过对混混们来说,这钱也不算多,一晚上三千大家也不是没有挣过。

不过,安东尼这次派来的人。还真的是比较听话的,那几位来了之后,见袁主任待人和善,虽然少了一点惴惴之心,却也不敢在驻欧办聒噪。就是没事儿蹭个饭,混点茶水什么的。

而眼下,见到传说中的陈主任来了,大家情不自禁地就多了几分拘束,又见人家根本不睬己方的人,心里越发地觉得此人不可小觑,要不说气势非常重要呢?

现在,耳听袁主任安排大家出去观察,于是众人轰然而起走了出去一??其实,若不是雨雪天气。在外面随便转一转,也是很闲散的事情。

“小刘哪儿去了?”陈太忠一边审视两架摄影机的摆放位置,一边信口发问,却被袁主任告知,这两天小刘一直忙着跑外,发动留学生和华侨,说是国庆的时候,可以来驻欧办一起庆祝,这里别的提供不了。弄个大电视看直播,顺便提供一些免费的茶水,都是没问题的。

“告诉他注意安全”陈太忠皱一皱眉头,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在小刘身上留一道神识,“嗯,告诉大家。这儿也提供饭菜”成本价。人工都不算。”

他的话才说完,就见刘园林跟着两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进来了小刘一脸的气愤,脸上还有抓挠出的血痕,“袁主任,那些家伙们做事越来越下作了,居然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