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 生存不易1995瘟到巴黎

1994生存不易1995瘟到巴黎

那些国内不允许存在的组织,在大部分的西方国家,都是以半公开的形式存在着的,刘园林在外面奔走,碰上这种人真的是很正常的。

令人感到无力的是,这些组织周围,并不缺少捧场的人,反倒是刘这种带有政府背景的主儿,影响力未必就能有多大。

这固然是因为,凤凰驻欧办还不算获得法国官方正式承认的机构,跟话语权不是很强有关,也跟那些组织有其他势力支持有关凤凰驻欧办能让你政治避难甚至移民吗?凤凰驻欧办能给你活动经费吗?

好吧,既然都不能,那么你又何必搭理那些人呢?论起权威性。他们总比不过中国驻法大使馆吧?

人在异国他乡。除了一些年轻人,大多数人都现实得可怕,又由于凤凰驻欧办介于合法和非法之间的尴尬地位,搞得一些愿意见到祖国强大的人都不是很感兴趣一名不正则言不顺。

反倒是有些人为了那些飘渺的移民指标什么的,积极跟随那些组织。唯恐有什么机会被错漏了一有些回流到国内发展的外籍华人,获得外籍的手段真的无法宣诸于口。

真正为所谓的“自由民主”而战斗的人。很少,躲起来不问是非的倒是不少这年头傻逼真的不多,人在国外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存问题。

扯得太远了,总之就是小刘同学这几天抱着一腔热情,在外面搞宣传。就被一些急于立功的主儿注意到了,今天去唐人街的时候他被人堵上了,说什么“洲际导弹都拉出来阅兵的国家,有吗?这是暴政”!

搁在往日,有些人还会出来说个公道话什么的,但是今天那边还准备了摄影机之类的东西,大家见状,就不肯多事了国外生存不易叫。被人惦记上总不是好事儿嘛。

于是小刘就跟人吵了起来。最后虽然被大家分开了,但是他气急之下骂对方是汉奸,结果那边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所以。他就被愤怒的民主斗士挠了两下。

陈太忠听了之后,半天都没有说话,他能说什么呢?陈家人是个,很护短很要面子的家伙。但是都是黄种人,跑到万里之外打架给外国人看。这也太,,令人无语了。

你说他们怎么就不找几个外国打手来呢?直到袁瑟将护送小刘回来的两个男人送走,他才叹一口气,“让小刘带上四个人过去认人。白天别动手,跟着就行了

反正哥们儿也是个,烂名声了、既然烂刻,烂得更彻底一点好了,端了谁的饭碗就要服谁的管,大是大非面前,总不能毫无作为。

不过巴黎也就是这一点好。鱼龙混杂,想做点烂事就有人可用。那些人才不管国籍信仰什么的,就是收钱办事儿。

只是,想一想安东尼若是因此被法国官方盯上。帮驻欧办办事就不太方便了,陈太忠犹豫一下。又拨通了尼克的电话,丫挺的总说自己在伯明翰挺不含糊。

“尼克,我需要你提供十个打,手黑的。”

“哦,这显然是别人在胡说,我不认识那些家伙”现在的尼克,比以前道貌岸然多了,“什么”悲伤之夜的一件指定失物?好吧。其实,我很重视跟你的友谊,真的

袁主任见陈主任神色不对。一时不敢出声劝诫,将人安排好了刘跟着出发了之后,他才转回来。“太忠,现在稳定大于一切”那些人在西方支持者很多,太极端的手段,容易让咱们陷入被动。”

“这件事我不管对错,我只知道,我的人被打了”陈太忠哼一声。他已经想好了借口,“我不跟别人扯什么政治不政治,我只知道,我丢不起这面子!”

既然事情复杂到有点难以处理,那哥们儿就将它简单化,也让大家看一看,做干部的并不是只会将简单事情复杂化!

“这会影响咱凤凰的形象。”袁主任的建议,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传回去的话。没准就让别人抓住大做文章了,”说你不讲大局感。”

“讲大局感也不能讲成孙子吧?我就是一没文化的高中生,多的不懂”陈太忠笑一笑。由于找到了借口,他的心情居然好了不少。“老袁你说说看,你要是被人欺负了,愿意不愿意我帮着你出头?怕犯错误的干部很多,但是我不是。”

其实,袁主任也知道将分歧扯到私人恩怨上的话,影响要小得多,但是付出的可能是陈主任的政治生命,眼见他如此坚持,终于叹一口气,“那用我的名义吧”反正冬梅也总不放心我在国外。”

“呵呵,有你这句话就行了”陈太忠笑着站起身子,伸个懒腰,“你放心,你的老板可没那么弱不禁风,章尧东巴不得我多犯点错误呢。”

,柑万

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点错误摘到凤凰市,肯定是要被章尧东拿来压制自己上进的,除此就没啥大事了,要是被大使馆捅回国内上层一

以黄汉祥的性子,怕是第一个会为我叫好的吧?

说破大天来,了不得就是这个鸟官不当了,正好陪着小鳖鳖周游世界,”嗯,还有天才美少女,也可以慢慢地去攻略了,”

刘园林这次并没有走了多长时间,约莫就是

;;扣时,敢情他离开后不久,那边的人拍了此镜头省闪人了一并没有在现场等着。

按说一般这种时候,他们应该是站定立场,等驻欧办来找回场子的,不如此也不能显出他们的决心和反抗的勇气来,不能显示出被利用的价值来。

然而,发生纠纷的地方是在唐人街,这才是他们不愿意逗留的理由,混迹在这儿的多是华人,谁不知道谁的底细?能加入的早就加入了。不能加入的,你说破大天来人家照样充耳不闻,没有意义。

尤其是华人在国外的政治地位偏低,在唐人街就算折腾出花儿来,也造不出太大的影响,所以那边很干脆地就撤了。

撤了不要紧,刘园林知道这帮家伙的底细在华人里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那四个混混恰好又知道大家说的所在,于是五个人开着车,去那组织的总部转了一圈,等了一阵不见什么人出入,怕陈太忠惦记,就回转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那帮人最近四处窜场忙得很,在唐人街生完事之后,直接去巴黎市政府门口游行去了一这里才是主战场。唐人街之类的地方,真的没意义。

哪怕就算拍个照片发回国内。身边没俩白人,你这算是在国外有广泛支持吗?

陈家人才不会管什么巴黎市政府门口的抗议,那是大使馆要考虑的事儿。他介意的是对方的来历。“自由蚁促进会,巴黎十三区?切。地理位置也不怎么样嘛。”

十三区在巴黎真的差一点,跟第八区之类的富人区没法比,真要形容的话,也就是深圳宝安区和福田区的差别。

“往常那儿出入的人很杂。”刘园林脸上有一道抓痕极深,还是被人挖去表皮无法缝合的那种,虽然简单包扎过了,一说话还是疼得呲牙咧嘴的。“头儿,我这可是破相了。你得给我做主,收拾那群王八蛋。”

“那是当然,袁主任也是这么建议的”陈太忠点点头,笑着看袁瑟一眼,眼神中大有深意,老袁你看到没有?这是群众的呼声,像你那么想着四平八稳地当官,何以服众?

服众顶鸟用,巴结好领导才是真的,袁练看出他的意思了,禁不住翻一翻白眼心里暗自腹诽,袁哥我当年在教委的口碑,人人服气的。没巴结好领导,可不也被冷冻了吗?

当然,腹诽归腹诽,他也知道陈主任这话不是将自己的军,而是想落个,人情在自己身上,太忠已经决定出手了,这便宜人情,送一送也是无妨了。

可是他又怎么能生受了这一分人情?说不得冷哼一声,“陈主任你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撺掇你干的,上面要找原因,找到我这儿好了,我就是看不惯别人欺负小刘!”

这话真的有几分勉强,袁主任跟刘园林的关系并不能说亲密无间,但是他就是这么说了,什么样的领导就带什么样的兵,领导有担当。下面自然就敢扛。

“破相嘛,未必,再说了,伤疤是男人的勇气勋章”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我这个时候来了,让你脸上留道疤,去了仙界都得遭人耻笑。“好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正同葛瑞丝和贝拉在**晨练呢,就接到了尼克的电话,敢情尼议员最近没什么事,不单派了人来,自己也来法国转一转,凌晨两点就到了巴黎。

%,正

现在的葛瑞丝和贝拉已经同阿尔卡特签了半年的期约,身价比往常不是同日而语了。不过这年头的事情,还就这么奇怪,两人勉强维持生计的时候,拼宿舍的人还不是很多,现在小有一点点名气了,反倒是有人上门要跟她们拼房间。

屋里原来的六个,住客走了两个,一个是有归宿了忍受不了这里的**声浪语,一个是彻底堕落了一反正这种事情在巴黎,就跟一般人吃喝拉撒一般,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接着又住进来的俩,对葛瑞丝和贝拉就巴结有加了,有实力的人在哪里都可以获得尊重,这也无需再细说。

反正陈太忠穿好衣服走出卧室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没见过的女模特身着热裤擦身而过,微笑着向他的西服口袋里丢进一张纸片,顺便冲他挤一挤眼,有意无意地挺一下硕大的胸部。

皮肤不是很好!现在的陈太忠。是实实在在的花丛老手了,品评的名器都快数不过来了,很随意地看她一眼。也没吱声。

走出门之后,他摸出纸片一看,上面是个电话号码,还是用粉红色的口红写的,说不得双手一合。再张开手时,灰色的纸灰扑扑簌簌地从掌中落下。

尼克这次来,跟朋友借了一套塞纳河边的房子,他那朋友听说受量子基金的影响,最近日子很不好过,不过这跟陈家人就没什么关系了。

尼议员带的十个人,陈太忠只见到了一个,用尼克的话来说就是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了,这种事情安排下面人去做就好了。

当天下午。位于十三区的“自由默促进会”门口,就遭遇了两起抢劫案,两起抢劫案都是飞车党所为。

在巴黎,飞车党是屡见不鲜了,抢劫案也多得很,但是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太正常,光天化日之下,歹徒居然拎着凶器,一起是铮亮的铁许,二起更甚,用的居然是翼煮的、了烤携的锋利小邯册

小斧头砍破了一个人的肩肿骨,倒还好一点,那铁棒直接将家人砸晕了过去颅骨粉碎性骨折了,治起来挺费劲的。

这啥啥促进会的自然不干了,不过十三区的治安一向不是很好,到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情,不多时警察赶来,这边就说,位于第七区的某个中国政府机构很有嫌疑。

那就去查吧,巴黎警方的效率,一点都不比国内快,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赶到驻欧办,要里面的人出来配合检查。

里面的人倒是都出来了,不过陈太忠不在,他陪着尼克喝下午茶呢一英国人就是喜欢这个玩意儿,尼议员正试探着询问两件失物行不行。陈主任就接到了驻欧办打来的求助电话。

两人迅速地就赶了回去,尼克此人虽然是混混出身,对法律这一套也熟。于走出面指责,你们别搞这个有罪推断,有证据你拿证据,没证据就滚远一点,凭什么要我们没罪的举证呢?

所谓有罪推断,就是警方或者起诉一方假设对方有罪做出的推断,他们不一定要负责找你有罪的证据,你没罪可以举证,举证不出来。那就麻烦多多,甚至不排除做出有罪的判定。

西方国家里。值得用有罪推断逻辑判案的状况并不多,多半用的是无罪推断,也就是说检方首先要假设对方无罪想说有罪可以,检方自己举证对方有罪。而不是嫌疑人自证无罪。

鹏章瘟到巴黎

法国算是比较特殊的了,这里检方的权力要大一点,完全适用无罪推断的范围也要窄一点,但是既然尼克在,自然要指出其中的谬误。

法国人原本是欺负中国人软弱,才如此行事的这在巴黎警方也是共识了,结果一看有人出来打抱不平,再一问此人是英国的议员,就不敢莽撞行事了,殊不知,那抢劫的凶手,就是眼前这英国人招来的。

于是就有人要调查陈太忠的身份,以及驻欧办这一干人聚集在一起要干什么,陈主任根本不带鸟这些警察的。护照向对方一递,“公务护照。睁开你的狗眼看看。”

陈家人本来就不是个善碴,心说你没凭没据地,就怀疑事情是我干的,这明显地是预设立场嘛,再说了,我租房子交租金,又没有拿来经营。雇几个人也走出了钱的一当然,人家交不交所得税,也不是哥们该管的不是?

一个胖一点的警察见这家伙说话这么难听,就要上前动手。不成想尼克在旁边冷冷一哼,“我要是你,就会先检查自己的态度。”

“护照的真假,我们要拿回去检验”领头的那个,看起来也是玩法的高手,手里攥着护照往警车上走去,“检查清楚之前,你不许离开这个地址。”

“嘿,哥们儿,那家伙前脚拿你护照走,后脚就有警察来拘你”一旁看热闹的有中国人,见状忍不住出声提醒,“这些玩意儿可坏啦”这也就是你公务护照,要不他现在就敢给你撕了。”

“尼克,问清楚他的身份名字”陈太忠哼一声摸出手机,顺手就拨通了埃布尔的电话。掳客先生在巴黎的能量还是很大的。

警察们想走了,但是现场又出问题了,来的警察只有三个,那个促进会却跟来了七八个人,有人就架着摄影机拍摄,陈家人一努嘴,就上去七八个。混混。推推搡搡地就动起手来了。

按说这组织也是小有根底的,但是驻欧办这边的打手一水儿地都是外国人。那边也有一黑一白俩外国人,不过一边以抗议为工作,一边混黑道吃饭的,掐起来结果不问可知。

甚至,除了那俩外国人,其他人连还手都不敢。就是死死地护着摄像机不放。陈太忠见那黑人动起手来有板有眼,左右跳闪腾挪,面对俩混混居然还能保持攻势。

这家伙有问题!他才要不动声色地弄个小花招,不成想后面一个混混从口袋里摸出两把小钢珠。向那黑人脚下一洒,,要不说职业的就是职业的呢?

于是,那位就踉跄几下。结果这边俩一看,上前按住就是一顿打,警察们连声喊住手住手,这边才放开人。

“聚众闹事!”也不知道巴黎有这说法没有,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警察们才待呼叫支援。不成想对讲机响了,里面传来一阵痛骂,说是人家中国官员手持公务护照,你撒的什么泼?

合着,是埃布尔把压力施加到警察局了。不过哪个国家都有不畏权势的主儿,今天带队的这位也不理会,执意要处理此事,还要将打人的几个混混带走。

袁办等人自然不让了,说这是我们临时聘用的安保人员,那些人涉嫌侵犯我们的肖像权。我还就要让他们毁了带子,要不然这事儿没完。

呀呀个,呸的。中国人什么时候也这么得瑟起来了?警察们更无法接受了,一边执意要带人走,一边执意不肯,不多时,又有两辆警车赶到了现场。

有意思的是,这两辆警车虽然有一辆用来关人的值勤车,可下来的五六个警察不说抓人,只说维持秩序,敢情这来的支援也是得了领导授意,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先来的这波警芬,二汰的众位叫蒙路世,似乎跟同事的关系不是很好,他7引,别人根本就不搭理,他正气得跳脚。埃布尔赶到了,开口就质问,“你凭什么怀疑我朋友的护照是假的?如果不是假的。你能承受得起后果吗?。

这下倒热闹了。中国人和中国人掐,法国人和法国人掐,蒙路达警官才说这是我的职责,我凭什么要承担相应的后果,结果远处又走来几个白皮肤的人。

“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对方的执照是伪造的之前,暂扣公务护照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一个干瘦的秃顶中年人沉声发话了,他的手一指蒙路达,“警官先生,我要知道您的姓名、职务和隶属的部门

“你又是什么人?”蒙路达眉头一皱,他直觉地感到,来的这几个人不是善碴,不过眼下的他也有点骑虎难下了,正如对方所说,无凭据地暂扣其他护照没有问题。暂扣公务护照”那有可能引发灾难性的后果。涉及两国邦交的事情,真的可大可

他刚才只是被陈太忠气到了,心说不过是个中国人而已,才伪作不知地拿走护照,现在听到别人这么说,自是要心虚,“你打算包庇这个。中国人吗?”

“阁下请注意你的言辞”。秃顶身边,一个三十许的女人沉声发话了,“这是我们阿尔卡特法务部首席律师巴尔特先生,我会在法庭上证明。您曾经试图污蔑尊敬的巴尔特律师

“阿尔卡特?。蒙路达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阿尔卡特的总部就在巴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法国人为之骄傲的公司?“阁下几位是为了这个中国佬”,中国人来的?。、

“执行公务过程中,使用的措敌涉嫌种族歧视”巴尔特哼一声,言简意炫,他说话是按单词收费的,自然不肯把口水浪费在一个不可能支付费用的家伙身上。

“陈先生,很抱歉,我们来得晚了”。女人冲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看那蒙路达的反应,“我是”

“你是公共关系部的,我有印象”陈主任微笑着点点头,旋即又一摊手。“不过我有点奇怪,女士您为什么会出现得这么及时呢?。

口石

驻欧办和阿尔卡特最早的接触,就是通过埃布尔牵的线,不管是辞退阿兰还是谈在凤凰设厂。捎客先生都在其中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在警察找麻烦的伊始,陈太忠就想过找科齐萨、邦尼特或者缪加之类的,但是想一想阿尔卡特在中国的谈判陷入停顿中,他自是不肯授人以柄。给对方卖人情的机会,眼下对方主动送上门了,他反倒有意耍借此生点事,以便为信产部的谈判出一点力。

有些人骨子里的东西。真的是很难改变的。一有机会。家人的集体主义思想就要冒头,为了表示他不是很需要对方的帮助,他居然表示出了适当的怀疑。

“是埃布尔先生给我们打了电话”女人一听这话,就有点着急了。她匆匆忙忙赶来,就是怕有些人脑子里生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阿尔卡特在中国的谈判不太顺利,所以巴黎就有警察找上了驻欧办一

我们阿尔卡特至于这么下作吗?

然而。陈主任的话,证明人家确实起疑心了,她就必须解释清楚了,“缪加先生也高度重视此事、要我们公共关系部和法务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为您提供真诚的帮助

阿尔卡特的中国攻略不容有失,而驻欧办的陈主任在中国的影响力是母庸置疑的,董事长缪加非常清楚这一点。

当然,他可以选择不管,坐等驻欧办找上门来再卖这个人情。然而。采用这个方案,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说陈太忠在巴黎求助无门,才可能找到阿尔卡特这无异是天方夜谭。陈家人的驻欧办几乎是夜夜笙歌。往来的人非富即贵。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认识。董事长先生才要自己的人火速出动。否则被人以为是己方授意的,那真的就没办法向股民们交待了!

缪加先生!蒙路达警官听到这里,真的是震惊了,他可以不知道阿尔卡特的任何人,但是董事长的名字,很少有人不知晓的何况他手上还有阿尔卡特的股票。

“哦,原来是公务护照?。他不是一个不知道变通的主儿。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又将护照从车上取回,假巴意思地翻一下,才笑着递给陈太忠,“很抱歉,我想,这也许是一个误会。”

“郑重道歉陈太忠的双手向身后一背。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这不仅仅是一个姿态,更走向驻欧办的众人暗示:谁都不许替我接这个护照。我得要个,说法。“必须的!为你的涉及种族主义的言论”,否则我会起诉你,我是认真的

“但是,是你先骂我的”。蒙路达警官可不是好脾气,他眼睛一瞪,“你对我的眼睛,使用了侮辱性的形容词!”

“有吗?”陈太忠微笑着看一看四周,“谁听到我骂人了?。

二十八号凌晨之后。似乎又要双倍月票了,方便在期限后投的朋友。不妨将手里的月票留一留。风笑谢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