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 无功1997忍无可忍

1996无功1997忍无可忍

“这家伙真是一个混蛋”蒙路达警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悻悻地嘀咕着,正在开车的胖警察点点头,“没错,他是!”

陈太忠骂了他长着狗眼,却是一口不承认,能为他作证的,除了警方只有促进会的人,由于这样的关系导致了举证力度的不足,所以陈某人坚决不承认自己骂人了一反正他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

相反,陈主任又拿出蒙路达警官明知道自己持的是公务护照,却要偏偏暂扣来说事你就是对黄种人有种族歧视,中国官员的证件也是你能扣的?

巴尔特律师当然要向着自己人说话,于是就强调了一下种族主义言论的危害性。

好死不死的是,巴黎做为一个超级大都会,由于有色族裔和偷渡份子近年来呈爆炸性增长,种族主义情绪逐渐壮大,同样地,反种族主义言论也大行其道,由此衍生出一系列的社会矛盾,成为一个广受人关注的话题。

像警察就在其中多次被曝光,无凭无据逮捕或者暴打有色人种,为其叫好者有之,但是借此生事者也不少。还因此引发过小规模的抗议和骚乱一是的,有警察为此被调离岗位。

法国也是一个大政府的国家,端公务员饭碗的人不少,蒙路达警官自认自己在公正地执行公务,倒不是很害怕自毛因为种族主义言论受到什么惩罚,但是他对巴尔特律师抱有很高的警惕心阿尔卡特法务部的首席律师?

而且,这个黄种陈主任的表现不但操蛋,也相当地有恃无恐,联想到此人能这么快地惊动阿尔卡特的董事长,并且在公共关系部的人到达现场时,还不是很领情,这充分地说明,此人是招惹不得的。

种族主义言论不要紧,但是拿此事做文章的人背景很强大的话,那就是一件要紧的事情了,蒙路达警官个性比较分明,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妥协。

尤其是他暂扣公务护照的行为,更是经不起别人的追究,而同时,他就算能证明,对方确实骂自己长了“狗眼。”那也不过是普通的脏话,上升不到什么政治高度。

于是,蒙路达警官只能选择郑重地道歉,表明自己确实不是种族主义者一其实就算他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也无关紧要,然而,如果他真的是的话,那么这件案子是不该由他来经手的。

他甚至强调,他是绿色和平组织的外围成员,但是陈太忠对这个理由嗤之以鼻,“你不如说你是爱犬协会的成员,有些人宁可去喜欢动物、植物甚至臭氧层,但依旧是种族主义者。”

不管怎么说,道歉之后这梁子就算揭过了,而既然巴尔特律师在场,蒙路达也无法要驻欧办的人自己举证,早些时候发生在促进会门口的袭击不是他们干的。

然而这家伙不愧是个死脑筋,居然要拿刚才两边人打架说事。毫无疑问,刚才双方是起了纠纷,现场这么多围观的人,谁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石

他要将双方参与打架的人带回警局,细细地审查。

当然,巴尔特绝对不半答应这种行为,就表示说此事属于民事纠纷一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肖像权的权力,如果你一定要将事情扩大化,那么我奉陪好了,驻欧办的其他人,我们阿尔卡特公司保了。

这下,就轮到促进会那帮人头大了,不过没过多久,那边的律师也到场了,那么,蒙路达警官想将此事继续搞大的话,更可能是将两个,律师带回警局对警察来说,这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就在他打算宣布收队的时候,陈主任又做了一件事,他把混混们抢来的录像带在腿上狠狠一磕掰为两半,并且拽了几圈磁带出来,才转身将带子递给刘园林,“等回头烧了!”

这似乎就涉及到侵犯他人财产了?警官的脑瓜又开始转动,不成想在此刻,他又接到了电话,这次打电话的人来头更大巴黎警察总署巴黎大区安全指挥中心!

下一刻,科齐萨的助手亨利古诺也到达了现场,他接到阿尔卡特一方人的电话之后,一边联系远在中国的副部长,一边匆匆赶来,那么,安全指挥中心的电话为什么会打来,那也无须再问了。

这巴黎警察总署是个戒备极其森严的地方,别说对外人了,就算在巴黎干了几十年的老警察,不少连总署的大门都没进去过,其神秘和权威性就可见一斑了。

看一眼站在一边的英国议员尼克,再看一看在场诸多重量级人物,蒙路达警官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转头一挥手,带着自己的人就走了。

陈太忠指一指那个很能打的黑人,嘴角泛起一个冷笑,转身俏着众人走进了驻欧办这么多人来捧场,他得招待大家不是?

刘园林看着大家走进去,转身冲着促进会的人们恶狠狠地伸出一个,中指,“敢打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没完呢!”

陈主任回来,这驻欧办可真的大不一样了!他并不知道,阿尔卡特这次出动得如此迅疾,首席律师也亲自到场,并不是陈主任面子真有这么大,而是,,要配合在中国的谈判。

换句话说,若是此事发生在一;二二,阿尔卡特的人或者也会出现。但绝对不会众么及的“也未必能到了这样的地步更可能的是,陈太忠主动给缪加打电话,董事长才会安排下面人把事情办一下。

真相总是比较无情的,不过还好小刘同学不太清楚里面的细节,只说自家的主任回来,就可以扬眉吐气地做人了,所以他才肆无忌惮地得瑟一下,这段时间他忍让得已经太多靠山的感觉,真好!

他们都进去了,外面就只剩下没被警察带走的打手们,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笑着,一边斜睥着被打得七零八落的家伙们,那律师原本还要进来讨说法,问了两句,知道阿尔卡特法务部的首席律师在,犹豫一下,最终摇摇头。

律师们都喜欢打官司,越难的官司越强的对手,就越容易使他们成名一哪怕输了都能造成相当的影响,所以,双方巨大的差距并不是他放弃的原因,让他放弃这个想法的,是事情本身,连人都没死一个,这案子怎么搞得大?

见律师草鸡了,围观的人群也就纷纷散去,之后,那被陈太忠指了一指的黑人轻蔑地笑一声。“那个人指了我一下,哈哈,他指了我一下,我很想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他被那俩混混胖揍一顿,眼角嘴角都有点肿了,不过由于肤色的缘故,这些伤势都不怎么明显,也就是笑一笑的时候,洁白的牙齿上,兀自有些许的血痕。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此人是有“背景”的,不过到底出处是哪里,知道的人不会说,不知道的也没胆子问,就这么简单。

听他发笑,几个混混又抱着膀子走了过来,这位才待炸刺,身边有人轻拽他一下,“亨利,这是他们的门口,咱们走远一点,看他们还能怎么样?”

怎么样?陈太忠交待了,只要不在驻欧办门口折腾,随便!人家隔着两三百米在路边支个摊儿的话,他能有什么脾气?毕竟这儿是巴黎,不是凤凰。

他能想到的,促进会的人自然也能想到,所以就在马路斜对面扯起了横幅,那些混混只是远远地抱着膀子看笑话,摄像也由着他们,只有当接像机转向驻欧办的角度时,几人才缓缓逼过来,摄影师吓得又赶紧掉头。

,王珐比北

所谓的恶心人,得要对方觉得恶心,才能起到效果,这属于心理战的范畴,既然驻欧办摆出一副“不在我门口我就不管”的架势,这边反倒是觉得没意思了。

折腾一个多小时,眼看天也黑了,于是大家就收拾东西打道回府,纷纷说今天失策了,明天要带喇叭和锣鼓来,还要多带两台摄影机。

又有人说这里看起来比较难啃,是不是换个比较容易出彩的地方?于是就有人指责他斗争性不强,这位又反驳,吵吵嚷嚷中,两辆车就回到了巴黎驻地。

黑人亨利也平了车,跟着大家拾阶而上,就在这时,上面走下两人来,大家识得其中一人为黄先生,是促进会一个大金主,很坚定地支持自由民主的斗争,每次来总要甩点钱出来。多则一两万法郎,少也有一两千,甚至促进会那辆二手的七座商务车,都是此人捐的。

对这样的支持者,大家都很客气的,隔着老远就打招呼,黄先生也笑着点头,却不防脚下一软,跌跌撞撞地奔了下来。

此人摔倒的方向,直奔亨利,这种情况下,就算亨利不想管也不行了,而且,他只是脸面上受了一点伤,身体并没有大碍,说不得身子前抢,就想在此人摔倒前扶住。

不成想黄先生这下冲的劲儿挺大,别看他只有个一百四五十斤的模样,速度也不快,硬是将这一米七八左右的黑人小伙带到了,缓缓地滚过到了台阶下。

总算还好,台阶不多,总共就七八个,而亨利身后不过三个台阶,黄先生打个滚,晃一晃脑袋爬了起来,可是壮实的黑人小伙却是躺在地上起不来了,疼得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不至于这样吧?黄先生站起来老半天了,看见对方还在地上打滚,禁不住眉头一皱,你扶我一下是不错,可也不能,就这么赖着不起来吧?

一旁也有人奇怪,心说下午那群小混混那样地胖揍,亨利你捱过去了,怎么轻轻地一撞就这样了呢?不怎么严重的嘛。

于是,就有人上前搀扶他,不成想被人一扶之后,亨利简直不是在叫,是在嘶吼了,见他痛苦的样子不像是在作秀,大家商量一下,将其抬上车送医院救治。

检验的结果,很令人吃惊,医生说他就像被六千磅的犀牛撞过一般一还是时速最少七十码的那种,全身的骨骼都粉碎了,“他现在还能活着,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然而显然,黄先生的体重别说六千磅,连六百磅的一半都不到,从鼻阶上跌跌撞撞掉下来的速度,说七码比较勉强,说七十码那就是讹人了。

黄先生自己就先不干了,我四十多岁的人了,跟他一起滚下台阶的,我啥事没有,他就全身粉碎性骨折,这不是讹人吗?

好在他也真的衬那么俩钱,少不得又找了别的医生来检验一下,结果却是很令他失望,那亨利还真的就是那么惨了,至于说旧”二汁滚落台阶下,为什么能有如此天差地别的结果。谁小出权威的答复。

能给出这个答复的,大约也只有始作俑者陈家人了,他觉得这黑鬼吊,又有某方面的背景,少不得就要恶狠狠地收拾一下。

而那黄先生虽然是资助促进会的,但终究是黄种人,尤为重要的是,陈家人在京城的日子也不是白混的,知道在对方的阵营中有不少奉命潜伏的主儿,这姓黄的保不齐就是其中之一,为了避免误伤,他也只能有选择性地下手了。

你不是很想知道哥们儿能对你干点什么吗?这就是我能干的,不服气的话,你可以把骨头接起来再过来找我嘛。

就在亨利哀号连连的时候,陈主任笑吟吟地从卫生间走出来,对着另一个亨利点一点头,“每次来法国,总是要考验一下我的肠胃,法国大餐真的不错,遗憾的是,要付出的代价,真的有点沉重。”

大家都知道,陈主任短短的一段时间,连着上了好几次厕所,这不过是自嘲之言,说不得纷纷地笑了起来,说是你要常在巴黎,也就没事了。

倒是刘园林这年轻人心思活泛,心里暗暗地嘀咕:陈主任昨天来的,也没见他肚子就不舒服的,今天下午人这么多,你到是跑肚没完,这肚子还真不给您争气,”

哪章忍无可忍

不管怎么说,今天下午能赶到现场的。都是特别为驻欧办捧场的主儿,陈太忠能跟阿尔卡特的人放一放嘴炮,但是,当人家把诚意亮出来的时候,他也只能收起那一套了“好吧。或者我是误会了。

所以,当天晚上驻欧办再次灯火辉煌,又一次举办了酒会,下午出手“很好地维持了秩序”的混混们,获得了两百法郎的奖金和一套来自中国的餐具奖励不多是个心意,当然,最重要的是下午的战斗,激烈程度差了一点。

于此同时,发生在驻欧办的事情被汇报到了大使馆,相关人等苦笑不已,“这陈太忠不回来则以。一旦回来就是这种不讲理的手段,卓亏凤凰驻欧办不在正式的外交序列里,要不然咱们还真的难免被动

谷涛参赞看问题的眼光极为毒辣,他提出了一个大家忽视一或者说不愿意正视的问题,“你们说下午发生的抢劫案,会不会跟陈太忠有关?我总觉得两者脱不了关系。”

妄图逞口舌之利的人,通常都会倒霉的,谷参赞也不例外,就在他说了这话的第二天中午,接到了来自国内的电话斥。

“对自己的同志,不要无端猜测,你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性质吗?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胡乱说话可能带来的恶劣影响,还需要我提醒你?”

谷涛听得冷汗就冒出来了,这个电话没有否认此事是陈太忠所为的可能,甚至隐隐有确认的意思,但是同时可以看出,有人对自己的表现相当不满了。

也不知道谁这么嘴碎!他只能苦笑着表示自己知道了,“关键是这件事跟咱们不对路”我只是担心搞得太大,到最后咱们会不会不好收场?。

“那家伙的背景,你还不清楚?”那边又是冷冷一哼,撂下一句话就挂了电话,“他扛得住扛不住是他的事儿,对你的要求就是三个字儿。不掺乎!”

谷涛才放下电话,就有人过来汇报,“今天上午,那边又发生两起抢劫案,其中一起使用了枪械,不过这两起案子歹徒们都没有带头盔,三个白人一个黑人

“又是促进会的事情?”谷参赞讶异地问一声,获得肯定的答复后,张张嘴想说点什么,终于没再说下去,只是长叹一口气,“希望事情不要再恶化吧,”

第一次,他对那些目无祖国的家伙生出了一点同情心,陈太忠那是你们能随便招惹的吗?连大使馆都无可奈何的主儿,随便把何军虎抓走敲诈的主儿,,算你们倒霉了。

然而,事态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最新消息传出,一辆疾驰的雪铁龙车撞到了正在集会抗议的促进会成员,三个人当场死亡,伤者十余人。

,王珐比北

昨天的遭遇,并没有吓退那些向往自由和民主的中国人,恰恰相反,他们积聚了更多的人到驻欧办门口来抗议,今天就是三十号了,此时不恶心人,什么时候恶心人?

当然,有了昨天的教刮,他们是不会再堵着驻欧办的大门了,只是在马路斜对面支起了摊子,亨利虽然伤重住院,但是他们邀请了律师来现场坐镇这也是吸取了昨天的经验,身边没有顺手的法律专家,实在不太方便。

更为恶心人的是,就像昨天商量的一样,这拨人带了锣鼓和喇叭,还有三台摄像机,一时间锣鼓喧天热闹异常,也引得不少路过的人驻足观看,看黄种人怒斥霸权中国的独裁行径。

这人一多,摄像机也就多了,有人拿着小巧的数码相机拍个不停。驻欧办这边的混混才待上前闹事,不成想脸上包着纱布的刘园林走了出来,“算了,不管他们拍摄了,只要他们不凑到门口,咱就不耸”对了,伊萨,还有你,你俩个子高,帮我们挂国旗和彩带。”

“陈主任可不是这么说的”瘦高的伊萨有三一缸,他就是昨天撒钢珠的那位,不得不说。听着纹正乐。正腔圆地说“陈主任”三个汉字,还真的给人一点喜感。

然而,他别无选择,这么称呼是对那个神秘的中国人最大的尊敬,而黑手党里,一向强调的就是上下尊卑,“小刘你不要害我们哦。”

“我害你们干什么?这就是陈主任的意思”刘园林笑一笑。不过,脸上的纱布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滑稽,“陈主任说了,晚上加餐”黑海鱼子酱和意大利白松露,这是我们的节日,当然要让大家一起高兴了

“哦哦,白松露,强过黑松露一百倍的白松露”。这帮人大多是意大利裔的后人,对产自本国的白松露自有一种归属感,听到这样的话,居然唱起歌来,怪腔怪调的,浑然不管法国就是最大的白松露出产地。

然而,他们的歌声响了没几句,猛地听到对面一声闷响,抬头一看却才知道,敢情对面发生了连环车祸,正正地撞入抗议的人群中。

一辆疾驰而过的雪铁龙车不知何故姑且算不知何故,一打方向就冲到了路边撞进人群,接着又一抖,正正地撞上道旁树,海碗口粗的大树被撞折,树根都翻了起来,车也侧翻在地,几乎在瞬间,机油就流了满地都是。

所幸的是,抗议的众人近期连连遭遇抢劫案,虽然喊得热闹,却也相当地警醒,眼见这车不要命一般开过来。忙不迭地跳开,只是很遗憾,大家扎堆扎得太密集了,还是被撞飞两个带到三个。

至于车里的人,那也是不消说的了,司机被变形的车体和安全气囊挤做一堆,根本看不出什么形状了,车后座一个娇娆的混血女人躺在那里,生死不知。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又一辆小型商务车也撞了过来,居然还有人探着半个身子拿着摄像机在拍摄。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了,大家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商务车的司机却是老练,眼见要撞上前车了,说不得没命地一打方向,随着刺耳的刹车声,车体蓦地横了过来,接着又是屁股一甩,居然是一个较为标准的急停漂移。

可是他光顾着自身的安全了,却是忘了这车是闯进了一堆人中,就这么一个漂移,硬生生地撞飞两人,更是将一个人卷进了车下,急刹再加碾压,当场就毙命了。

“不能怪我狠,实在是你们太聒噪了”。陈太忠看一眼窗外,遗憾地叹一口气,又耸耸肩膀,以他的眼里。自然看出雪铁龙车司机、被碾压的再加上一开始撞飞的那个中年妇女,三个人已经救不过来了。

要说这帮人也确实欺人太甚了,既然不敢堵在门口,那躲在不远处恶心人,就有点没意思了,要光是躲开也算,今天居然带了锣鼓和喇叭来,见驻欧办没啥反应,就越折腾越起劲,这区区百十米距离,哪里阻挡得住这般地聒噪?

让大家不要理睬的是陈主任,被扰攘得心烦意乱的也是陈主任,好不容易说中午了,你们吃一点喝一点,都消停一下吧,不成想那边竟然是连轴转有种的你们去大使馆闹嘛。

如此一来,陈太忠真的按捺不住心里的火气了,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在打自己的脸,要是搁给穿越前的他,对这种利用规则上门踢场子的主儿,二话不说就伸手全灭了。

亏得他在官场待了不是一天两天,所以也知道顾全大局的重要性,不过眼见着对方越来越欺人太甚,心里这火苗子真的是越烧越旺。

他正琢磨着怎么才能出了这口恶气,猛地发现远处三辆车不要命一般地闯了过来,看一眼,哦,后面两辆车都有人探出身子在拍前一辆车一娱乐记者?

再看一看,三辆车里一个黄种人都没有,得了,就是它们了吧,说不得发个意念出去,那雪铁龙车第一时间就冲向了人堆。

做这些的时候,他心里并没有什么压力,反正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既然你们法国人要庇护这样的组织,容许它们存在,付出点代价也是难免的了。

一开始,促进会这帮人还以为又是什么人整了么蛾子出来,可是眼见第三辆车上跳下的人,还在对那辆雪铁龙车拍摄,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可真的是意外了。

“报警吧”有人尖叫着,现场登时乱作了一团,不多时,几辆警车渐次赶到,秩序越发地乱了起来。

当天晚些时候,巴黎的一些报纸上开始利载这一事故,原来这次出车祸的是法籍某艳星,此女在丹麦发展一那里的尺度很宽松,这次回国,却不成想被记者们盯上了。

有人拿这次事件同戴安娜王妃的车祸相提并论,至于说那一群被撞的丰国人是在抗议什么,没人关心,那个二流法籍女艳星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

,万

报纸上只是说除了司机还有两个路人当场毙命,另外有四个重伤,仅此而已说得太多冲淡正文,那就得不偿失了。

零点之后就是双倍月票了,能等的朋友请等一等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