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 购物2002缠人凌晨还有

2001购物2002缠人(凌晨还有)

“石老板,以往是我们不懂事。冒犯你了,现在郑重地向您道歉。带头的那位面沉似水地发话了。他是认栽了,但不是栽在这个怯懦的中国人身上,所以,虽然是道歉。却没有多少恭敬。

事实上,这也是混黑道的传统,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输人不输阵。尤其对面前这个中国人,他太了解了,是那种怎么欺负都可以的

儿。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今天来的就是昨天的那四个,再没有多一个,人出来,一来他在小团伙里丢不起那个人,二来就是,他相信神秘人不会希望他将那些事情说出口,他必须保密一这样恐怖的势力盘踞巴黎。竟然没有过什么传闻,这不正常!

而且昨天那人,也并没有留下字号,仅靠这个细节他就能非常确定。对方不欲声张此事,或许,人家的着眼点根本就不在他们这个层

上!

他不知道石亮是怎样跟这样恐怖的势力搭上关系的,但是毫无疑问。这种关系并不是稳定并且持久的,否则的话,中国人早就把人喊过来了,何至于吃这么一年多的苦?

当然,就算猜透了这样的关系。他也不敢因此而生出什么侥幸的心理。那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不仅仅是藏在昨天那个地方的阴影里,更是藏在他心中的阴影里。

前天,英国人彬彬有礼的请求,他并没有在意,并且心存侥幸,所以就导致了昨夜的噩梦,所幸的是他谨慎了一下,用那些少年做试探,而这一次再出砒漏的话,可是再也没有那些无知的少年做抵挡了。

所以,客套是必须的,诺言也是必须遵守的,哪怕是他心理依旧看不起这个中国人当然,这也是陈太忠设计先礼后兵圈套的缘故所在。他不但要杀一批人以傲效尤,更是要彻底打消某些人的侥幸心理。

石亮从对方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有两秒钟。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昨天晚上,是发生了点什么。

“哦,让我们忘掉那些不愉快的过去吧”。头领笑着摇摇头,他并不想就这个问题去讨论或者。这个狡猾的中国人想让我们说漏嘴,那备,他在收到赔偿金之后,还可以拿我们不能守口如瓶的缺点做文章。

不能守口如煎的后果是什么?头领不想知道,真的,他一点知道的兴趣都没有,于是勉力地笑一笑,“听说您的商店遭遇到了不幸,我想。也许我们能回报你一些什么

“回报?”石亮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虽然脸上看上去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掀起了诣天的巨浪。难道说陈主任真的下手了吗?

他的性格中并不缺乏机敏,只不过对上这种不讲理的混混,那是秀才遇到兵,再机敏十倍都没用,可是眼见对方服软了,心思登时就活泛了。于是就不动声色,看对方如何表现。

“听说您这里遭受了损失,我们愿意支付二十万美元,用来重建这里的商店和”秩序”头领不想谈那么多因果,所以用“秩序。两字来暗示一我说,你要是连这个都听不懂,那也怪不得我泄密了。

“二十万石亮沉吟了起来。状似在犹豫,实则在强行压制心里的激动,二十万,,还是美元,那岂不是一百三十万法郎?

呆了许尖,他最终还是摇一摇头,“这个钱,弄点多了吧?”说穿了,还是怕啊,根深蒂固的恐惧心理,不是一般能消除了的。

果然关系很淡!头领一下就弄明白了,然而,既然这中国人能猜到昨天晚上发生了一点事情,那么显然也不是毫不知情的,只是这两者之间的沟通,似乎有点不顺畅。

不过,不顺畅只是小事。真的只是小事,人家请得动那些人出头,这才是重点,而更重要的是,他不敢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要不说陈太忠这个设计,虽然弯弯绕,但却是非常管用的,先礼后兵师出有名,兼且手段毒辣,不愧是“以德服人陈主任”。

“二十万,是必须的”。这个也不想解释那么多,媚眼抛给瞎子是没用的,“不过,短期内我们,,实在筹不出这么多钱来,您应该想到。那是二十万美元,而不是法郎。”

“哦,我能理解”。石亮脸上终于露出微笑,他点点头,本来想说那少一点也无所谓,可是一想这保不齐是驻欧办那边使了劲儿的就觉的自己不能太泄气了。

是的,我这不是贪财,是要考虑陈主任的形象,别人帮我,我不能给别人跌份儿不是?“嗯,”那就”推迟一阵吧。”

“怎么可能?”那位听到他这话,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尖叫了起来。身子也抖动了一下,“你、你”你要知道,我们是十分信守承诺的。”

深深地吸一口气,头领让自己的情绪略略安定一点,看着面前不动声色的石老板,他微微一笑,“嗯,我们十分信守承诺,但是三天内筹集到这个资金有点困难,你能理解吧?”

“嗯”石亮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惊讶到无以复加,让这帮人渣出钱已经实属不易,陈主任居然能令其在三天内交清,,二十万美元,好吧,其实他已经被连续的震惊,搞得有点麻木了。

“所以我们想把有些东西,放在您这儿代卖”头领终于说出了实情。一边说,就一边从口袋摸了一块手表出来,“类似这些奢侈品,请放心”来路是清白的。”

它的来路就跟你们的承诺一样,能让人放心才怪!石亮心里太明白了。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对这样的不明之物没有垂涎之心。

然而,垂涎归垂涎,想得到它却不现实,撇开来路之类的麻烦不说。这年头终是真金白银最动人,所以他笑着摇摇头,“我相信它是清白的,但是,这样的奢侈品,合适放在我这种小店里卖吗?”

“那么,就算个抵押好了”敢情头领打的是这个算盘,“我们而女厂天来筹集这二十万,没有人手边会有那么多的现金一胎白的。”

这也实在是无奈之举,他答应了三天,然后很惊讶地发现,三天筹措二十万美元,难度实在太大了。说不得只能变通一下,又生恐被人误解。只能一大早来等人,万一对方拒绝,他也好早做准备。

“哦,这个好说”石亮笑着点点头,这一刻,他已经越发地肯定。陈主任的黑手名不虚传,居然就这样搞定了这帮人,紧接着,他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说不得就要借这个机会提出,以图一劳永逸。

“不过,这里有一些不安分的小鬼,你也看到了我商店的惨样”石老板苦笑着一指商店,“你们这些东西抵押在这里,恐怕不一定保险

“哦,他们不会再出现了”头领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见到对方面有不解之色,于是又强调一下,“请相信我,他们永远都不会出现了”是的,永远。”

石亮听到这个回答,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侧头看一眼他,沉默半晌,方始摇摇头叹口气,“其实,事情原本不需要搞到这样的,唉

这还不是你身后那位有意阴人吗?头领心里冷哼,表面上却是遗憾地耸一耸肩膀,第一次谈判他们若是能来二十个带枪的,谁还敢再瞎琢磨呢?

当然,这阴人也仅仅是他的猜想。殊不知正正地算到了陈太忠的逻辑。陈某人不相信二十支枪摆一摆就能解决问题,斩草须得除根,最次也要吓得那草永远不敢再长。

陈主任非常清楚黑道中人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毛病石亮再被抢一次是事,而那些混混暂时屈于压力而屈服,一旦寻个机会发作起来,石老板家破人亡都是可能的。

接近中午的时候,刘园林看望过老乡之后回来了,正好陈主任在办公室,他敲敲门进去,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收保护费的去道歉了,还要给二十万美元,石亮表示这钱有点多,看驻欧办这里还有什么需求,他可以捐增一些物品出来至于物品种类数量随便陈主任你点。

这石老板也不是个;俗人,不说送钱报恩什么的,以捐赠物品为开头。又表示其他的都能商量。陈太忠心里如此评价,难得啊,脱离开中华文化圈有一阵了,居然还有如此交际手段。

殊不知,他这感觉,就有一点自大了,想这石亮在欧洲呆了这么久。别的不知道,政治献金这概念还是懂的,其实,天下间官场的差距。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大。

“他那摊子不是刚被砸了吗?用于重建吧”陈太忠也不对那些事情表态,甚至对那帮家伙抵押物品以求缓期的事情,也不做任何的反应,“嗯。真有这心的话,让他团结一下周围的群众,把人心往一块捏一捏。”

“头儿”。小刘犹豫一下,终于是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那些事儿,都是您吩咐别人干的?”

石亮是真的挺感激自己的小老乡,说不得将某些隐秘都泄露了出来一几个小崽子可能被那啥了。吓的刘园林赶紧叮嘱他,这话你不敢乱说,连嫂子那儿你都不能说。这叮嘱石老板肯定认可的,忙说打死我都不会说,可是刘园林自己却是憋不住,就想问一问自己的领导。

“瞎琢磨什存呢你?。陈太忠打个哈欠,懒洋洋地伸个懒腰,“好了。跟他们说早点开饭,吃完饭大家去逛香榭丽舍,”话多的人就得留下来,你下午看家

他这两天还真的累了,白天晚上地连轴转,还得去抚慰葛瑞丝和贝拉。然而刚才袁瑟走过来让他在借款单上签字,他才想起,今天还得带人逛街小丫头们撺掇老袁出头呢。

敢情还真是头儿出手了?刘园林听得明白,这种场合下,不否认就等于默认,不过他也是真不敢再问总不能追着问那几个黑小鬼怎么样了吧?

石亮将自己往昔的遭遇跟小老乡说得极细,刘园林听得自是怒火中烧。当然也就不会再问了,立场要站稳,反正那些都是死有余辜的,又都是外国人。

“你们都玩,留我一个人在家。”小刘听说自己被留在家,就开了一个玩笑,以岔开话题,“我还想去买个金戒指送我老爸呢,老爷子一辈子没戴过这玩意儿。”

其实,前一阵他天天在外面跑。倒也不在乎这趟机会,不过大家没想到的是,袁瑟也表示不想出门。“前一阵我跟冬梅网转过,现在是国庆黄金周,国内来的游客很多,多留两个人以防万一吧

于是,出门的就是陈太忠和四个保洁了,他又找了罗纳普朗克的投资顾问克劳迪娅相伴必须指出的是,他是看上了她那辆七座的标致商务车,别人的车有点作为一个一把手,跟那些年轻美貌的女下属挤在一起,确实不合适。

克劳迫娅当然开心了,昨天她来驻欧办庆贺国庆时,就抱怨说陈太忠你总不来看我,难道你在置疑一个年纪可以做你母亲的女人对你的关怀吗?

不置疑不置疑,陈主任立马就否定了她的无端猜测,然后今天中午打个电话过去,说是想借车。结果投资顾问说她下午有空。“我的车是不会让别人开的,就像我不会把自己的滑雪板借给别人一样,他们会带给我一些困惑”当然,我不介意跟别人一起滑雪。”

这真的是一个美妙的比喻,于是,克劳边娅就开着自己的滑雪板,载着一男四女五个中国人滑向了香榭丽舍大街。

当投资顾问知道这四个年轻女孩只会有限的几句法语之后,就更开心了,于是在逛商店的时候,紧紧地挨着陈太忠,叽里呱啦地不停地说着什么。

就当是租车要好了,某人笑容满面地应对,心里却是在无奈地发誓。如果有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那么作者你自己陪她聊吧,不带总这么写的,,

刃卫章缠人

游玩的女孩儿们没觉出什么不妥,十实七,只看陈大忠和支劳迪娅的年龄就知道。应该不今喀竹不妥。她们笑吟吟地在商店里四处乱窜。

来之前,女孩们是精心打扮过的。不得不承认,她们的装束哪怕搁在北京都不算落伍了,毕竟每家都是有点底花的,然而在巴黎这时尚之都。总还是有一点若有若无的滞后感。

当然,若是不那么认真的话。这点感觉确实用不着计较,巴黎也是普通人多,女孩们的装扮也算得上扎眼,而且青春本身,就是最大的资本。任你仪态万千无尽雍容,也不敌那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尤其是这样的女孩,足足有四个之多,而伴着她们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老女人。这样的组合,总是难免引起旁人窥视。

当然,能在香榭丽舍大街转悠和购物的主儿,一般涵养都不会差了。所以那窥视也仅仅是窥视,带着女下属逛街的某年轻男子,也时不时能收到异性投来的目光一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长处,为什么占据了那么多美丽的资源呢?

陈太忠没在意这些,他倒是有点奇怪,怎么这香榭丽舍大街上,会有这么多黄种人,一开始,他还以为或者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到最后。由于总是听到各种口音的汉语。一时才慢慢反应过来,敢情咱国家。确实是开始强大和富足了啊。

几个女孩儿的玩心很重,叽叽喳喳地不停地转来转去,对女人来说。逛街的兴趣在于逛,在于赏玩很多东西,至于说购物不得不说。她们并不具备很强大的支付能力。

这四人中三人是借了上限的两千美元,只有林巧云只借了一千五,她在临行前似乎从家里拿了一些钱,反正不管怎么说,这点钱真的买不到什么像样的玩意儿。

一路逛下来,脚都快磨细了,女孩们手上也多了一些这样那样的袋子。袋子不是很多,但是基本上已经掏空了大家的口袋。

拐进一家首饰珠宝行,这个店面不是很大,店里还有十来个中国客人。看起来像是两拨人马,见到一个黄种男人傍着一个白种老太太,身边还跟着四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大家就禁不住多看两眼。

四个。保洁工里,其他三人的个头相差不大,但是一米六三的林巧云略略有些低了,如若不然,众人定然会认为这中国男人是带了模特队出来采买的大家不是没见过美女。但是随便四个女孩,个顶个都是美女并且风情各异,实在也没别的理由解释了。

女孩们相伴着四下走动,不多时,就有人以共同观看首饰为幌子,借故套问她们是哪里的,女孩们今天经的这种阵仗也不少,于丽就告诉对方,“在巴黎上班。”

那就是说我们在巴黎有工作。你是国内游客,就别瞎惦记了,身份这东西是双刃剑,仗势欺人是不好的,但是同时,也是摆脱某些不自量力的纠缠的有力武器。事实上,真有能力惦记的,都未必会找她们。这不?另一拨里一个黄种人不找她们,直接找上了陈太忠,“兄弟,艳福不浅啊。”

“瞎说啥呢?。陈太忠看一眼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家伙,淡淡地哼一声,“咱俩又不熟,别乱说话啊。”

“啧,你这是威胁我吗?”这位倒是比他不讲理一些,居然就这么直接再了一顶帽子过来,又示威似的看看身后六七个同伴,那意思挺明显。别以为你挺大个就敢乱说话,看到我身后了吗?

是学生吧?陈太忠看出来了,心说这年头的学生还真不学好,爹妈送你们出来上学容易吗?不过以他现在的涵养,自是不可能当真,说不的淡淡扫对方一眼,转头四下看店里的商品。

这位倒也是知道轻重,尤其发现一边腆着大肚子的保安警慢地看过来。于是转身得意洋洋地走了一既然对方不敢接话,他就觉得自己胜利了。

仅仅是这般,那到也算了,陈某人也不需要对方知道自己的不屑,这四个漂亮小丫头,还就是我的员工”享,有本事你也选这样四个跟着你嘛。

然而,不多时,几个年轻人又哄笑了起来,他侧头一看,才发现出了名不爱说话的程小琳买了一个戒指。这个店里的黄金首饰多一些,而她买的戒指个头不大严格说应该是最小的。

当然,一般女孩儿们戴日常首饰的话,个头是次要考虑的,款式和风格才是重点,老土的纯金戒指的诱惑力,未必及得上新款金的装饰性戒指。

然而,程小琳被遭到嘲笑的缘故,不仅是因为她买的是个小戒指。还是个。男性戴的纯金戒指一花了一百二十多美元,也难为她能找到这么小的戒指。

似此情况,那些人笑一笑也就正常了,尤其刚才搭讪的年轻人,不屑地斜睥着陈太忠,很显然,他以为程小琳是为陈太忠买戒指的一百二十多美元,“这样也拿得出手啊?”

咦小子你上瘾了?陈某人就有点恼了,不过转念一想算了,当着这么多外国人,哥们儿我不修理你,倒是克劳过娅有点看不过去,她虽然不懂汉语,可是这么明白的肢体语言还是看得出来的,于是走上前正色发问,“我们购买什么东西。需要经过你的允许吗?”

她说的是法语,那年轻人愣得一愣,一旁就有人将法语翻泽了过去。他笑着耸一耸肩膀,用法语结结巴巴地解释,“哦,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戒指,似乎不符合这位朋友的身份。”

“哦?。克劳迪娅转头看看陈太忠的手,发现他手上只有一个剔透的绿色戒指,虽然看起来很不平常,却是真的”没有别的戒指了。

“这显然不是问题”她转头看一眼柜台上,将声音提得高了一点。“请给我拿几个。好一点的戒指出来

凌晨还有更新,预定下月保底月票。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