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待入场2007高额身价

2006待入场2007高额身价

陈太忠有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看得罪了自己的人被**。毫无疑问,这属于低级趣味。不过既然是没什么事做,他到也不介意以处长之尊,去做个偷窥狂事实上,他对那个年轻人的身份。有几分好奇。

不过很不幸,就在他打算前往旁观的时候,接到了凯瑟琳的电话,令他惊奇的是,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居然不吭不响地来到了巴黎,“可以进场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还真没准备好,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他的须弥戒里到是还有一点英镑和美元,不过这点钱别说参加这场盛宴了,连买站票的资格都欠奉。

而何军虎那边的钱,不但榨得慢,还出了那么一档子骚乱的事儿,也指望不上其实就算全部榨到手,也不过才不到两千万,这点钱拿出来也还不够丢人的。

“这么快?”陈太忠情不自禁地咋舌,前一阵你还说不急呢,现在就来这么一出?“我筹备了一个多亿,不过主要是朋友的,还要落实一下。”

“过来说话吧,我在丽兹酒店。”凯瑟琳一旦进入工作状态,行事一点都不粘糊,也不跳脱,“别跟任何人说我到了,你一个人来。”

这语气还真有点征战沙场的硝烟味儿了,等陈太忠赶到地方,房间里却是只有她一个人。

“我把伊莎留到中国了”。凯瑟琳看出了他的困惑,冲他微微一笑。“她心地不错,但是有点单纯,而且是法国人,我不想让她介入,希望你能理解。”

“伊莎是有点单纯,但这不该是你不相信她的理由”陈某人一见不能“老板秘书双飞”了,心里就有点不爽,“所以,这次你的收入,要给她一点分红才对。”

“这次我带了八亿美元来,稍后还能有三到六亿的到账”凯瑟琳不屑地撇一撇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只要赚了钱,随便给她一点都行,不过”你那点钱,给我一个你命令我的理由,好吗?”

“你的钱是借的,而我的钱”不过是不方便露面而已”陈太忠知道这家伙在调戏自己,但是他的骄傲,无法容忍这样的冒犯,说不得手一抖,只听得惠惠翠翠、稀里哗啦一阵大响,地上满是珠宝首饰、名贵衣物以及其他奢侈品,堆得足有半人高。

凯瑟琳本来是笑吟吟地看着他。她确实是调侃之意,当然也不无得意和卖弄的心思,事实上这份小心思她也只是对他,她断断不肯向别人炫耀此事。

因为,这会显得她融资能力有限。才会弄到一点钱就如此肤浅地卖弄。尽管这是事实,但是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困境让更多的人知道。

可是她真的没想到,就在一瞬间;面前就堆起了小山,满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奢侈品,有些东西被某人连包装都击了,光闪闪亮晶晶地。

“这是?。她呆了一呆才发问。事实上,凯瑟琳知道陈太忠有点不为人知的能力,平日里也断不断地拿出来小卖弄一下,然而这样的大手笔。还是令她咋舌。

“这个理由,够不够命令你?”陈太忠得意洋洋地看着她,手一挥,下一刻,那些东西就刷地不见了,有若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个”凯瑟琳愣了半天。才低声嘀咕一句,“这些东西你不方便出手,我可以帮你操作的嘛”你估算过它们的价值吗?”

“你看到的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还有很多,真的很多”陈太忠淡淡地回答,看起来很漫不经心的样子。其实,看着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几那份吃惊的模样,他心里那份舒爽。真的不用提了,“遗憾的是,这个房间承载不了那么多。”“你把它们放在哪里了?”下一刻,凯瑟琳才想到这个问题。可见这东西带给她的震撼有多么大了。她拽着陈太忠上下左右地仔细看看。

最后,她的眼睛终于盯在了他手上翠绿的戒指上,盯了半天才若有所思地发问了,“是这个东西在作怪吧?。

“也许是这个东西在作怪”。陈太忠自她身后环住她的腰肢,腰部轻松前后摆动一下,用这种调笑的口气和动作,规避了这个问题。

他的中国情人们还没有人手一个须弥戒,自然暂时就不考虑外国的了,“不要试图知道那么多,不过。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总觉得这东西绿得不正常。或者”有辐射?”凯瑟琳见他拽拽的样子,心里有气,也就不再追问了,“可以拿它们去抵押”我说你估计过价值吗?”

“不要试图抵押,那不现实。”陈太忠还是微笑着摇头,“我喜欢看你吃惊的样子,好吧,,你听说过“香柑丽舍的悲伤之夜。吗?。

“哦,那是你干的?”如他所愿,凯瑟琳确实吃惊了,而且,看她的嘴张得之大,简直能吃下去囫囵的鸡蛋而不仅仅是“惊”那个悲伤之夜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据说各商户的全部损失加起来超过百亿美元。“怪不得你不敢拿出来。”

“不是不敢”陈太忠淡淡地一笑。却也懒得再解释了,若不是他生出了离去之心,也不至于这么轻率地将这件事告诉她虽然两人的关系,已经相当地亲密了。

“我是为他们引,他没头没脑地来了旬,才将话题转移开了,“好呐只”览接能做点什么呢?”

“你可以把这些黄金白金熔化了的”当然,你要是能把钻石捏合在一起就更好了”凯瑟琳还是没从震撼中清醒过来,轻声喃喃自语着。她非常明白顶级奢侈品的排他牌编号证书,跟踪售后服务”若没有这些,又如何体现出尊荣?

而这案子实在太大,牵扯的各大势力实在太多,所以这些东西,哪怕是放一百年以后再冒出来,也是黑货绝对不能正大光明地出手。

正是因为她太清楚此事的严重后果,索性就直接来了一个断根的建议,毁掉那些有编号的东西,直接将它们还原至于那些精巧的工艺所蕴含的价值,那是顾不得考虑了。

当然,把钻石捏合在一起,这难度就有点蒋了,而且不同品位的钻石捏在一起,那只会显得更加怪异。她只是在语无伦次地胡说而已一不过,没准太忠真做得到呢?

“你比我还会煞风兰”。陈太忠听到这话,禁不住苦笑一声,这个,想法他不是没有想过,不过对他来说,钱真的不是什么问题,所以也懒得这么做,眼下生出了去意,就越发地没兴趣了,“这事儿以后再说。说说现在的情况吧

凯瑟琳此次赶来,真的是得到了一些消息,曼内斯曼对奥运捷公司的收购即将展开,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而奥运捷公司做为英国运营商,算是庆达丰的竞争对手。德国人此番登陆英伦,就算是撕下了最后一层面我要介入英国的业务了。

沃达丰绝对不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也就无须再多言了原本他们就打算对曼内斯曼下手的,眼下只是将矛盾公开化了而已。

近年来,沃达丰的扩张相当地强势,若是他们不对此事做出反应,不但会引起股价的波动,损坏在股民心目中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更为要紧的是,下一次不会再有这么好的借口摆在面前了。

当然,英国人能不能成功地收购曼内斯曼,实在不好说,虽然曼内斯曼身后并没有大财团支持,股东里也有百分之六十是外国人,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在此之前,从未有德国企业被外国人收购走的先例。

但是,他们是否能成功收购,这对凯瑟琳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她只需要知道,别看曼内斯曼要对奥运捷出手了,事实上他们会遭到沃达丰的强烈反击。

而此事的焦点。并不在奥运捷公司的股集上英国人盯的是德国人的总公司,如果不然,他们何必将手里奥运捷的股票出售给法国电信?

有关金融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到这种规模的收购,总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总之,毫无疑问的一点就是,凯瑟琳敢在此时介入。还是因为从陈太忠处确定了一个重要的消息沃达丰对曼内斯曼有必得之心。事实上,陈太忠这个,消息,来自于有关部门那边催他落实情况反倒被他顶走了,所以不得不承认。有关部门在某些时候,还是能拿出点让人眼前一亮的成绩来。

这里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有关部门既然注意到了,这场并购大战迟早要发生,为什么不让国内的资金介入,从中牟利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西方国家对中国官方来的资金,都持有强烈的戒备心,那么,这些资金进场早了容易打草惊蛇,进场晚了,又不太赶趟儿,没准就沦落成被洗劫的对象了。

当然,这仅仅是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也是有的,有关部门和国内资金分属不同的体系,这边盯着的是德国人的技术,而不是想从中获得经济效益,那么不做通报是很正常的了讽漏,搞不到技术算谁的责任?

而金融那边,对这样的消息也不感兴趣“在国外股市上试水?还是省一省吧,不是十足十能赚钱的机会。出了问题造成损失算是谁的?

总之,有关部门以保持神秘为己任。金融机构却是不愿意给国家造成损失,各自为战的情况下,造成这种现象很正常。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权力细化和各司其职,并不意味着一定就是好事。

批远了,说回眼下这个话题。自打从陈太忠这儿确认了这个消息,凯瑟琳就忙开了,话说有些事情。是真的经不起有心人的琢磨,没去琢磨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力琢磨是另一回事。

听说德国人要动手了,她就知道时机已经到了,下一步英国人出手是毫无疑问的,抢在这个时机之前,进场慢慢地吸纳曼内斯曼的股票,是必然的。

不管沃达丰能否成功收购曼内斯曼。曼内斯曼的股票都要上扬,选在这个时机出手,凯瑟琳要做的是大捞一笔而不是控股什么的。

她解释了半天,陈太忠听得还是有点迷糊,这个因果他勉强听懂了,但是里面的相关细节他不是很明白,而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也不肯跟他说得那么明白你把钱交给**作就行了,不要问那么多。”

陈太忠琢磨一下,给韦明河打个电话,问他和邵国立的钱到了没有,韦处长一听就兴奋了,厂以了吗。我马上幕实一下一一应该是到“注意保密”。这个。时候,他不的不提示一下,从凯瑟琳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此事重大得很,“钱到了,必须打到指定账户,你可以派专家来监督,但是动向必须严格保密。”

凯瑟琳说她已经找好了操盘的班子。其中的操作过程不能让别人知晓。“三个月,多则四个月,一定程度上要限制大家的自由”想必你能理解

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陈太忠心说哥们儿做为政府官员,太知道保密的重要性了,别的不说,只说前一阵高考判卷的老师们,还被隔离了那么久呢。

不多时,韦明河的电话打了回来。“已经操作好了,差不多一点二亿美元,分散在十来个账户里”不行太忠,我得和老邵去看你

“想来就来吧,不过先说好了。我不一定有时间陪你们”陈太忠心里明白,不管这钱是从哪儿来的,不管那二位再大能,这个风险足以引起他们的关注,要是撒手不闻不问才是真正的奇怪,“来的时候,动静小一点

打完这个电话,他就感觉身后一具软绵绵热乎乎的胴体贴了上来。尤其肩肿骨下方两处,更是感觉压力极大,一个女声以近乎于呢喃的声音发话了,“太忠,先洗个澡吧

力章高额身价

韦明河和邵国立,来得比陈太忠想像的还要快,第三天的早上就到了,由于大家要保密,也不住别的地方,直接住到驻欧办这里了。

此行一共来了七个,人,韦处长带了一个伴当,邵总带了俩,剩下的两人,就是所谓的专家了,一个三十来岁一个四十出头,看起来都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主儿。

四十出头的这位彭作新,居然是在美国华尔街打过滚的,操作过什么盘子不好说,但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是母庸置疑的。

相互介绍完毕之后,邵国立发话了,“老彭,你俩的行动,一切都要听太忠的,没有大事的话,千万别烦我和韦处,这个没问题吧?。

这其实就是一种表态,太忠我相信你,你看这吩咐我也交待下去了。你该怎么搞就怎么搞一当然。若是有“大事”的话,你也得保证他俩跟我联系得上。

“也不用听我的,回头我把你的人领过去,就不管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想到凯瑟琳当时说筹了八亿来的那份傲然,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你俩也别紧张,这点钱我保你太平,就算亏也给你个说法

“不紧张是假的”。韦明河和邵国立对视一眼,又郑重地摇摇头,“止损线我俩就不说了,信得过你,不过你可千万别让我俩这几年白干了。”

反正大家都是敞开了说的。兄弟嘛,就应该是这样,这点钱两人是子得起,但是真要亏了,也绝对够肉疼一阵的。就这么随便聊了一阵,就到午饭的时间了,袁办和刘园林都上桌相陪了,正好十个人这是陈太忠有意安排大家结识,将来相互照应起来也方便,邵国立和韦明河都是挺傲慢的主儿,但这是人家太忠的兵,所以也能接受。

不过这人多了,很多话就不合适说了,事实上,就算陈太忠关着门单独接待的时候,有些话也没说透,大家心里都明白就行了。

由于各怀心思,酒桌上的气氛始终热闹不起来,这是陈太忠头一次看到邵国立也这么郑重其事办事。浑然没有了往日那份跳脱。

倒是于丽来上菜的时候。邵总饶有兴致地盯着看了两眼,一扭头发现陈某人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忙不迭笑一笑,“我说”放松一下都不行吗?”

喝完酒之后,其他人就休息去了。韦处和邵总坐在陈主任的办公室里。很随意地聊着,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你们这个钱,是怎么兑换成美元弄到国外的?。

资金外流这种事,以黄汉祥的身份,又是做远洋贸易的,做起来都不是很顺手,要不然也不会盯上即将到手的何军虎的钱了别说逃避监管,只说国内资金普遍还属于紧张状态,这么大笔的资金能这么迅速出来,肯定有些什么技巧的。

“这你得问邵总了”韦明河笑着看邵国立一眼,摇一摇头,“我只管把钱交到他手上,他也不跟我说是怎么操作的。”

看看,有些话不但不适合十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说,甚至三个人在一起,都要有点吞吞吐吐的不方便。

“交换”邵总也没有多解释的意思,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之后,就是微微的一笑,“资金就没出国”我说,这种事情太忠你就不要操心了。”

但是他都说到这种程度了,陈太忠自然也就明白了,心说这资本没动就换了主人,果然是厉害啊,怪不的动得这么快,不过这种手段,一般人也玩不转,双方都得是有身份有大能力的主儿,才能取信于对方。

“赢利了还是要换回来的”。见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邵国立就笑了。“这个数儿有点大,国内发展还用得着呢,就是在国外留点闲散资金,吃吃喝喝的就行了。”

“吃吃喝喝的,你不怕被撑死啊?”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心里却是在琢磨,这家伙叭;大的交换,别是又跟别的基金有什么关系吧。万老就糟

了。

不过,这个,可能性早就被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想到了事实上。她普通的防范手段,就足以打消某些人不切实际的想法了。

下午的时候,陈太忠带着那二位到了指定的酒店,凯瑟琳身边跟着两人,她一指身边的人,开门见山地发话了,“资金必须打到我们指定的账户,还要经过转移,你们只有监督权和置疑权,如果不同意就算了。

“明白”彭作新率先点头。他对英语的说听都是没问题的,倒是韦明河找的那位愣了一愣,才用不是特别流利的英语地回答,“没问题。”

那二位带着这二位走了,凯瑟琳才笑吟吟地看一眼陈太忠,“你的面子也不算小啊,一个人就担保得二亿的美元。”

这感慨就像中午他对邵国立的感慨一样,能让人不闻不问就把这么一大笔钱砸出来,陈太忠这牌子也算是响当当了。

“那是当然的”陈某人傲然回答,原本他只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听她这么一说,才猛地发现,若是这笔钱失踪的话,韦明河和邵国立也只能找自己。

当然,这样的压力对他来说是毛毛雨。关键是他发现自己在世俗世界里的地位和口碑,也承担得起别人如此的对待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还是他们求着借我的呢,,不过,跟你比起来不算什么。”

想到这个,他有一点不舒服。不成想凯瑟琳笑着摇摇头,“我是靠着家庭的力量,而且这笔钱在中国,这可不是个小数字。”

她在大陆呆了这么久,自然知道,在时下的中国,这样庞大的现金意味着什么。

其实,陈太忠也是无病呻吟。他须弥戒里的那些玩意儿对方也是知道的,不过他喜欢听别人夸奖一尤其是这个古怪精灵时时威胁他要出墙的女人,就是这么简单。

如愿以偿的陈主任,志得意满地回到了驻欧办,韦明河和邵国立已经相伴着出去玩了,忙了一阵之后。超市老板石亮领着两个。人进来了,“陈主任,有个,事情

他还没说完,只听得那二位惊呼一声,“是你?”

嗯,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说不的仔细看一看这二位,眉头微微地皱一皱,“怎么,你们还找上门来了?”

这二位就是当时伴着嚣张年轻人的主儿,不过他一下没认出来,倒是那两人对他印象极深,一眼就辩出了此人。

“哦,那是个误会,陈主任你别放在心上”其中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家伙马上笑着摇头,他的同伴被绑匪绑架走了,还说报警就要撕票。几人实在有点惶恐,于是就四下找门路,想看一看有没有跟巴黎地下社会关系好的人。

这一来二去,就打听到说,凤凰市驻欧办的陈主任,那是一等一的大拿,又有人弈说石老板最近跟陈主任关系好,就央着他来做引见。

逛街的时候,袁孙和刘园林都没跟着去,所以大家相互都没认出来,直到进了主任办公室的门,这二位才猛地发现合着这个男人就是陈主任?

当然,那天大家不过是斗几句嘴。也没啥深仇大恨,正经是自己的同伴被绑架了,这是一等一的大事,所以他们认个错也是正常的,“荀德健那家伙就是嘴不好,人还不坏。请您别往心里去。”

“荀德健?”陈太忠不动声色的重复一遍,接着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往我心里去”凭他,也配吗?你们找过来,到底是个什么事儿?”

这二位肯定是求陈主任出面帮忙打听一下,那绑架的了荀德健的到底是什么势力,这蒙勇做事,也真够干净利索的,到了巴黎找到人认准了之后,当天晚上就直接出手将其绑架了。

要说也怪这帮人点儿背,喝酒玩闹到半夜才走,不成想才出了酒吧。直接被一个带了面具的家伙将枪顶到脑门上,“打劫,转过头去”

这种事儿大家也听说得多了,打劫就打劫吧,只要不反抗,也没啥性命危险,不成想那位把大家搜一遍。觉得钱少了,直接将荀德健带走了,说是敢报警就撕票。这种结果倒也正常,旁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被抓走的是荀德健,这就让大家感觉难办了,小荀的身份有点敏感啊。

果不其然,第二天大家就接到了绑匪的电话,要拿五百万美元来赎人,看来人家是知道了荀德健的真实身份了,小荀是香港荀家的人啊。”

“荀家的人?没听说过这个荀家”陈太忠很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心说也不知道你们牛个什么,好像别人都该知道似的。

反正这件事情有点阴差阳错,想到这厮不是什么贪官的儿子,他就有点意兴索然,说不得脸一绷。“怎么。你们找到我这儿来,是觉的”这事儿会跟我有关?”

他猜出了对方的来意,却是有意拿这个理由刁难一下虽然这才是某人被绑架的真正缘故。

昨天三更,反倒掉到二十了,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