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荀家2009绑匪说了

2008荀家2009绑匪说了

陈太忠这话一说出来,那二位登时就是一愣,旋即交换一个眼光:对啊,这个可能性,咱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过下一玄,那个子低一点的年轻人反应了过来,就赔着笑脸发话了,“陈主任您这就是开玩笑了,那天德健就是冒犯了您两句,以您的能力和胸襟,肯定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

他这话一说,高个子的那位也明白了,陈主任这是说气话呢,再说了,那天人家走的时候摸出来个钻戒,那是不落下风的,正经是荀德健脸上有点讪讪。

“那天您走了之后,德健还后悔呢”他笑眯眯地解释,“说是不该冒犯您,只是您走得太快了,他没追上。”

“是啊,那天您”矮个子的手抛两下,学的是陈太忠那天那个。动作,正琢磨着合适不合适说陈主任您可是占上风头了,不成想被身边的高个儿一拉,“你少说两句吧

这些个学生,也都挺有意思的,矮个子反应快嘴上稍嫌没有把门的,高个儿稳重一点,反应却是慢一点一不过不管怎么说,做为学生,知道有些东西是该忌惮的,已经算得上是成熟了。

“什么?你们得罪过陈主任?”石亮听得面皮一沉,紧接着勃然大怒,一转身就向门外走去,“陈主任,对不起啊,我这就走。”

“老石你这是干什么呢?给我站住,我至于跟一个学生叫真吗?”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他不怕那俩学生怀疑他,正经是担心这个。石老板心里有想法毕竟,老石对他的能力,要比旁人了解得多一些。

石亮心里还真的有点隐隐的揣测,不过同时,他觉得陈主任不该是这样的一个。人,反正不管怎么说,陈主任是自己的恩人,自己搞这么一出出来,实在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

当然,听到这一声,他是想走都不敢了,于是就转身过来,心要也有了答案,是啊,几个学生家的,也值得陈主任叫真?

“我知道您不会所真,这也就是您前两天跟我说的,把华人的心捏一捏,我才带他俩来的”说到这里,石亮自己都说服了自己:以陈主任的胸襟和对华人的爱护,至于下那样的黑手吗?这不可能!

一边说,他一边狠狠地瞪那两位一眼,“怪不得被绑架呢,陈主任这种心胸,你们都能得罪,这绝对是平常做事不够小心了,吃点苦头也好,有利于你们的成长

我的心胸,老石你确定自己不是在指桑骂援?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他毛病挺多,但是还有几分自知之明,对自己的胸襟也有几分了解一宰相肚量陈太忠那不是白叫的。

那二位听得却是连连点头,说是小荀真的做得不对,等他安全了,必然要让其前来道歉“把华人的心捏一捏”这话一听,就是十足的一个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民族的领导。

你们”你们就前仆后继地挤兑我吧,陈太忠笑了气得笑了,不过这个当口,他也被人挤兑得没有退路了,说不得哼一声,“荀德心,”是叫这个名字吧?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他松口了,那两位忙不迭地解说了起来,敢情这香港荀家也是个底蕴深厚的家族,到了荀德健父亲这一辈,家族资产也有百八十亿港币了。

荀德健的父亲是长房老三,由于精明强干,是长房一支里风头最劲的,不过遗憾的是,荀德健不是嫡子,他是老荀跟自己初恋情人生的儿子一后来老荀迫于家庭压力娶了别人,这也是豪门中屡见不鲜的事儿了。

不过由于有老爹刻意维护,小荀同学也没受过什么委屈,尤其是“私生子聪明混血儿漂亮”这一定律,在他身上体现得挺明显,也值得别人维护。

可是这么一来,他就遭到了其他人的敌视,荀老三虽然精明强干,可他当初扛不住家庭的压力而放弃了自己心爱的人儿,自然也不合适为私生子出头。

于是,荀德健的初中高中都是在大陆上的,后来来法国留学,本来想着是拿个文凭回家族做事呢,不成想那边极力抵制,荀老三索性打给他一千万美元,“在你爷爷死以前,你老爸也就这么一点本事了,想做事就搞个摊子,不想的话,你就再上学好了

虽然小时候受过委屈,但是小荀是在大陆长大的,优越感还真有一点,而且他老爹没完全放弃这个孩子,有点这样那样的小麻烦也真能帮着处理了,于是就养成了他桀骜不驯的性格,才会跟陈太忠呛起来。

荀德健是今年毕业的,已经不是学生了,不过目前也没什么干的,就跟那帮校友混在一起,正琢磨着搞个什么东西呢,结果遇到这么一档子事儿。

“哦,也是一挺可怜的孩子”陈太忠听到这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然而他心头的那点怨气,终是不能完全消除,“怪不得那么喜欢惹事儿呢,敢情是平日里压抑得太狠了。”

“是啊,他不懂事儿,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高个子这么说,矮个子说的却是,“绑架他的人想歪了小荀压根儿就沾不上他家多少光的。”

“这件事情啊,我爱莫能助,抱歉了陈太忠听明白这番因刚则旧口阳……渔书不样的体蛤!”但是指望他尽释前嫌那也不现实,而且蒙勇泣家伙剐,四,在国外花销又大,捞点外财补贴家用是很正常的,所以很坚决地拒绝了

这五百万还有哥们儿的两百五十万呢。

“陈主任您帮着想想办法吧”。高个子的言行挺得体的,学生们就是这样,只要有可能帮得到忙的人,他们都愿意相求,这一点跟走上社会的人不同,大抵还是有些冲动和热血在内的,“他年少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计较

“没你们这帮人帮衬,他也走不到这一步”陈太忠哼一声,他太清楚这种事情了,要没这些帮林的同学,那天荀德健会至于那么得瑟吗?不可能的!

正说着呢,袁瑟进来了,坐着听了几句之后,清一清嗓子发话了,“陈主任,刚才那谁的朋友打过来电话,说这次时装周几个重要展示会的入场券不多了,问咱们能不能找到担保

他口中的“那谁。就是尚在格勒诺布尔的安东尼,尊敬的唐离家多年了,不过在家乡还有一些势力,按说他要出马的话,搞定这点事情到不算太难,但是,他不是卡在欧洲硅谷动不了吗?

袁主任听了一阵,知道这俩学生是为什么来的,自然就不可能报名字了,

“担保?有担保我都不用”。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又哼一声,“这针对中国人的歧视性政策什么时候才是个完?这次怕是不赶趟了,回头我得专门去一趟米兰。”

他不想跟那俩学生再说什么了,于是侧头看那三位一眼,“你们回去吧,我这儿还有工作呢。”

“好的”。高个子笑着点又。又小心地发问,“您说的是米兰时装周吗?要是那个的话,德健能搞到入场券,他还带我们一起去看过呢

“行了,走吧”。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光解决我一个人的问题有什么耻我说的是米兰时装周对中国人的歧视”切,他搞得定组委会?。

“这个真不好说”。矮个子紧跟着来了一句,他还想说什么可看到陈主任不耐烦地看着自己,只能将其他的话咽了回去,不过嘴里还是嘟囔了一句,“他们家跟那边关系确实不错,”

这两位悻悻地离去了,石亮待着也有点没意思,说不得转身去找刘园林聊天了,陈太忠跟袁瑟又谈一会儿工作,紧接着邵国立和韦明河相伴着回来了。

原本,陈太忠还以为这二位耍向自己打听一下那俩专家的去向一毕竟是这么大金额的资金,不成想韦明河抢先说了,合着那二位到了地方之后,已经给他们打去了电话,说是一切正常非常顺利。

在此之前,不管他俩再怎么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总是有点心不在焉,直到到了现在,两人才算真正地放下心来,晚上喝酒也豪放了起来,甚至有兴趣跟袁孙和刘园林开玩笑了。

不过,大家还是没谈及韦处长和邵总的来意,对于少了两个人也没人去说,说着说着小刘就又说起来荀德健的事情了,“头儿,您要是能问就帮着问一下吧,这帮学生们在外面,也不容易,最怕是别人有样学样,那就不好了。”

有样学样?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原本他就觉得,让蒙勇绑架了荀德健,似乎是哪里有欠妥当的地方,被小刘这么一说,他终于反应过来,是哪里不妥了一不该让小蒙胡乱绑架人的。

小蒙有他自己的理想,那很好,但是在巴黎的华人,有些也生活得相当艰辛,这次不是有针对性地绑架官宦子弟,而是绑架了一个普通的的商人的私生子,这是开了一个坏头。

像曹勇亮被绑架,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可能听说曹局长哪里敢让人知道这些?可是荀德健被绑架别人就敢四下求人,也就是说,由于对荀某人身份的误判,导致华人圈里可能因此产生这样那样的恐慌。

最值得担心的就是,如果有人觉得这样来钱快,有样学样那可就不好了。

邵国立原本对这个实习生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听到这样的八卦,禁不住就要出声问一问,而这样的事情,刘园林也不怕说,所以大家很快就搞明白了事情经过。

“哦,香港荀家”。韦明河听得点点头,邵总的眼光多在政界,不太在意这样的家族反正这个草字头要差一点,可是韦处长还负责一些招商、要钱之类的工作,眼皮子也驳杂一些,到是知道这个家族,“这一家很衬俩的。”

“现在张子强这么多吗?。邵总眉头微微皱一下,他是被那个五百万美元刺激到了,“要绑架你绑架嫡系嘛,一个私生子也是五百万,没见过钱吗?”

袁孙也开口了事实上他没见到荀德健的嚣张,所以说话也比较客观,“陈主任,荀家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像意大利那边,你就可以省不少心了

“我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的事情,被人家笑话了?”陈太忠狠狠地瞪了刘园林一眼,“不信的话你去问程小琳,你也真的是现代版的东郭先生。”

他已经有点微微的心动,就不计较那么多了,不过转变立场,那不是需要一个借口的吗?于是就要表明这不是自己的初衷,“对俩注意点啊一一驻欧办的纪律,不用我跟你重复“可是我一个月就那么多钱啊,哪儿买得起大戒指?”刘园林没心没肺地笑一笑,显然他已经知道事情的缘故了,小程跟我说了”她觉得太忠主任才是真正的男人,我还差得远。”“你信不信我扣你工资?”陈太忠气得笑了,这帮小鬼们还真是无法无天了,调戏起领导来没完没了的,说不得佯怒着拍一下桌子,“少扯淡了啊,你们就都欺负我吧,好了,我帮你们问一问还不行吗?”

饭后就是酒吧了,这都是不用提的,陈某人陪着那二位出去转一转,等十一点回来的时候,韦处长和邵总已经东到西歪了事情已经办妥,至于接下来的步骤,亏不亏的也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了。

倒是陈主任一脸的正气,颇有一点“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老袁没睡呢?正好,商量一下过两天我回国的事情。”

阿尔卡特的人要到凤凰了,陈太忠有心去看一看,可是驻欧办这儿也是事情缠身,他有必要跟袁瑟好好合计一下。事实上,他只是想让大家看明白,这个夜晚自己是规规矩矩地在驻欧办休息了,没有乱跑。

凶章绑匪说了绑架了荀德健之后,蒙勇心里挺纳河的,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个贪官的儿子,不成想随便一问才知道。此人是香港荀家的,这让他有点搞不懂。不过,搞不懂也无所谓,既然这么一条大鱼入手,那是有杀错没放过,所以他就张嘴要五百万一不管怎么说,他还得分睚眦一半呢,不是吗?倒是这荀德健乖巧识做,知道自己被绑架了,配合得紧,可是他也解释了,家里估计不会管自己,“你要信得过我,放我出去,我给你指定的账户上打钱。”

这不是欺负我弱智吗?说不得蒙勇毒打了他一顿,心里也纠结得很,他有心降一降这赎金,可是有点舍不得,要说不降吧这孩子没人管啊。

睚眦这次给我这活儿,还真是让人有点腻歪,他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同时他又隐隐怀疑,我这次没打听对方的来历就出手,是不是过于鲁莽了?

不会辜负了那位的嘱托吧?小蒙同学心里这份纠结,真是无以言表,钱要得不顺利就很那啥了,再加上他不知道自己是办对事情还是办错了,心里烦闷,就又打了荀德健一顿。

遗憾啊,只能他联系我,我联系不上他,眼瞅着凌晨了,又是一天要开始了,姓荀的这家伙居然呼呼睡着了,蒙勇一猫腰,捡起个木棍,就打算再打他一顿。

“办得不错”就在此时,他身后猛地响起一个声音小蒙同学身子一顿,木棍登时从手里滑落,“您”您来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家伙倒是真会找地方,上次是那种小房间的地下室,这次又是一个废弃地下车库,在寸土寸金的巴黎,居然能连连找到这种隐秘场所。

“你受伤了?”下一玄,他发现蒙勇的胳膊缠着绷带,禁不住眉头一皱。

“嗯,昨天晚上,两个不开眼的家伙骑着摩托车抢我,有包挡着呢,没砍多深,我给了那俩家伙几枪”蒙勇点点头,他都是亡命之徒了,有人敢抢他,他绝对不会介意开枪的。

不是他擅长找事,而是他四下活动的地方,都是治安不太好的场所,遇到这种事也不算意外,“上次那把枪我扔了,跟马赛没关系的,您放心吧。”

“嗯,这次你经过考验了。”陈太忠一直在琢磨,怎么才能给对方一个不起疑心就放人的借口,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组织的考验”才比较拿得出手,“等我走了,你就放人吧。”

“考验?”蒙勇呆呆地看着黑脸人,心里却是明白了,合着我这么做,还真是做对了,原来这是对我考验啊。

以前小蒙在国外花天酒地的,涉猎的东西五花八门,比如说他就知道苏联解体前,克格勃培养间谍,为了考验其忠诚,有时候出任务就是假目标。

这假目标有时候是局内人配合的,还有时候就是随机的,不过现在的他可是顾不得考虑,荀德健到底知情不知情,他高兴的是,自己这算是找到组织了既然找到组织了,那么将来没准就有洗干净身份。坦坦荡荡回国的机会。

“感谢组织对我关怀”蒙勇马上就回答了,黑脸人听得却是一愣,脸好像更黑了一点。

陈太忠郁闷啊,心说我只说了一个考验,你就知道是“组织的考验”这年头套话都流行到国外了?“放他的时候,不要解释原因。”

放人?蒙勇现在才来得及考虑这一层。接着又犹豫一下,“那我这个赎金,就不要了?不是您还要拿走一半的吗?”

“让他出去给你,随便一百万意思一下就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关着他也没人给你钱”陈太忠笑一笑,“他的钱就是他自己能取出来。”

一“可是”蒙勇听明白了,合着这次考验的目标是随机的这钱虽然少了,还是聊胜于无,说不得眼巴巴地看着对方,“他要是不给钱跑了,我找他也费事啊。”

“喏,

忠顺弄抛两个玉环给他多给你个。知道怎么做二四几二敢跑了吧?”

他觉得自己说得挺明白了,你用隐身术还吓不住此人吗?于是,说完这话之后就转身要走,不成想蒙勇在身后喊一声,“大叔

“嗯?”黑脸人转身,眉头微微地皱起来了。“我”我是说我那五十万不要了,您能不能”能不能再给我一个这,这玉片?”蒙勇还真是人心没尽。

“五十万”我给你五十万美元,你能买到这东西吗?”陈太忠笑一笑,转身向外走去,嘴里还在嘀咕,“你要有办法让他心甘情愿地出钱,可不就省下一个了?”

他倒是走了,蒙勇呆呆地站在那里,发起愣来,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说资金已经开始进场,而且彭作新说得很明白,合作伙伴布局的水平很高,加上他又知道了一些内幕,于是表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百分之五十的毛利是可以预期的。

现在凯瑟歼的团队,只敢慢慢地吸纳股票,大家在等曼内斯曼宣布买入奥运捷的消息,在这个消息宣布的同时,就可以大手笔买入了,如此一来,就算曼内斯曼的股票有大幅波动,也不会引起太多的关注。

当然,这些消息彭作新就未必知道了,他知道的一点是,凯瑟琳的资金非常充裕这也就是说,人家肯带上他们一起玩,真的是看在陈主任的面子上。

“嗯,好消息”邵国立现在已经懒得再关注了,不过这个消息还是让他有些兴奋,“明河,走,出去活动一下,”咱们不带太忠。他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两人都知道,陈某人在巴黎建有小爱巢,来了两天,他俩这也是憋得狠了,自然要相约出去寻欢作乐。

“别祸害我的服务员,其他的随便你们”陈太忠也懒得理这二位,他的心情不是很好,就在上午,他接到了凤凰市的通知,说章书记指示了,你就呆在欧洲吧,阿尔卡特的客人我们自会接待一当然,这个业绩是要算在你头上的。

尧东书记不会签一些很过分的条约吧?陈主任有点心神不定,他真的挺明白章尧东促成此事的决心。

按说,既然有这个顾虑,他就该打个电话交待许纯良一声,可是想一想,他不但说了要彻底撒手,而且上一次,他是跟许主任一起去的章书记办公室。

纯良是知道老章的用意的,那么,他现在打这个国际长途就不合适,一来是妄自揣测领导的意图,这个不好,二来就是怀疑人家小许的立场和办事能力了是的,他只有在事情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能联系许纯良。

就算是再莫逆的交情,在官场里也要注意行事分寸啊,想到这一点,陈太忠这心里多少是有点喘嘘。

他正琢磨呢,刘园林敲门进来了,“头儿,昨天来的那几个又来了,有个家伙脸上有点淤血。”

“你跟他们说吧”。陈太忠心不在焉地一挥手,随意吩咐一句,“我不想见他们,对了,告诉他们,要是人放出来了,记得答应过我,要把米兰的事情搞好的

刘园林进来汇报的时候,就打听过了,合着鼻青脸肿的那位,正是招惹过陈主任的荀德健,人家前来,是感谢陈主任帮忙关说的厚爱。

头儿帮他们了?小刘实在有点不理解。昨天领导明明是睡在单位的嘛,而且他隐约看出来了,对方心里似乎也有这个怀疑,只不过人家是来尽礼数了。

不过,陈主任这么一吩咐,他心里倒是有点明白了,敢情这十有八九领导是真的出手了,于是点头转身走了。

小刘出去没多久,荀德健就推开了陈太忠的办公室,“别拦着我,我一定得面谢陈主任,上次就是我不对了,不道这个歉,我心里说不过去。”

嘿,你倒是有点意思,不枉我出这个头,陈太忠看得有点想笑,不过他的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很平淡地直视着对方小子,坐在你面前的,是个处长。

“陈”陈主任”荀德健看到对方看着自己,讪讪地笑一声,紧走两步上前一抱拳,“那天是小弟不对,不该冒犯您的虎威,现在诚心向您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陈太忠冷着脸哼一声,微微扬一下下巴,“坐下说话,你那么确定是我帮你的?”

“那是,绑匪说了”荀德健笑着点点头,到退着坐到沙发上,身子挺得笔直,一看就是态度很端正的那种,“您给别人施加压力了,他不敢惹您,就把我放了

“哦,我给别人施加压力了?”陈太忠微微点点头,又看刘园林一眼,“小刘给他拿瓶水,然后,,你们出去一下

大家一看,就知道陈主任有私密话要说,虽然都很想听,却是不敢不从命,最后出门的刘园林甚至将门反锁了。

“小子,你说实话吧”。陈太忠面带微笑看着对方,“别跟我来这一套

掉到第二十一了,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