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隐情2011章疯狂买进

2010隐情2011章疯狂买进

陈太忠知道,自己昨天交待得很清楚,放人的时候不要说理由。所以。他哪里肯相信对方说的这些?

倒是蹊跷处,必定有缘故,某人必然要遣开众人,问个端详,可荀德健听他这么一问,马上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来,“陈主任。我这”这说的真是实话啊。”

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也不说话,屋子里一时间静得可怕,好半天之后,陈主任才指一指一旁的落地钟,“再给你一分钟,你可千万别自误。

“滴答滴答”,巨大的钟摆,缓慢而坚定地摆动着,荀德健的脸色不住地变幻着,毛耸耸的汗珠在瞬间就从他的额头冒了出来。“啪嗒啪嗒”地掉落,跟钟摆的响声到也是是相得益彰。

眼看到时间了,他才长叹一声,抬手抹去头上的汗珠,“唉”陈主任,我觉得,这件事您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这是实话,一开始他来的时候。就想着昨天自己的校友去求人,今天一大早,自己就被放了出来,虽然被放的过程有些不便描述,但是毫无疑问,绑匪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这必然是有外因促使的。

来道谢的时候,他心里还存了五分怀疑,可是听说人家要兑现关于米兰时装周的承诺,他心里登时就信了八成一据他所见,还有校友的描述,陈某人是个极其傲慢的家伙。大概不会,也不屑在这种事情上作假。

当然,他定要将此事栽到陈主任身上,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反正傲慢的人,应该都是愿意吃别人奉承的。

不成想,人家直接发出了威胁。要自己说明白,这一下,他就信了九成九了,但是,哪怕就算是十成,他又怎么能将自己心里那点私心说出去?

于是,他就只能先确定一下。对方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

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微微一笑,挺灿烂的笑容,一边笑还一边点头,“嗯,你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点。”

这话说得挺活络的,但这仅仅是他不想被人抓住把柄,荀德健却是听得明白得,合着我来谢人,还真没谢错。

“那就是了”他点点头,端起桌上的瓶装水,拧开盖子咕咚咕咚灌两口,才长出一口气,“绑匪有自己的苦衷,我也不想让这件事惊动家里人,反正都是您的仁义了,我就算说得过一点,也没害您的心思不是?”

绑匪有自己的苦衷?陈太忠听到这话,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这蒙勇厉害啊,作为绑匪,居然做通了肉票的思想工作要知道,这位可是脸上还肿着呢,可见这天下果然是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小蒙若是搞拆迁动员工作,或者说市容市貌管理工作,绝对一等一的人才。

当然,这惊讶归惊讶,他脸上的笑容维持得还是很好,不过很遗憾。接下来荀德健也不肯再说了。又等一阵,眼见对方将一瓶三百五十毫升的矿泉水都喝完了,也没再吭声。他终于出声,“就这?”

“就这”荀德健点点头,又一摊手,直视着他,“我真没害您的心思。”

就算有心思,你也得有害我的能力呢。陈太忠的嘴角不屑地抽*动一下。又陷入了沉思里,约莫过了五秒钟。他哈地一声笑了起来,“原来。你跟绑匪达成了什么协议。”

荀德健见他没反应,正端起瓶子清底儿呢,猛地听到这么一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扑哧一声就将嘴里的水咳了出去,喷得满茶几都是,连地毯都跟着遭殃了。

“咳咳”他没命地咳嗽两声。从口袋拿出一弃手巾来擦一擦口鼻。才愕然地望向坐在那里的年轻人。“您、您,您怎么知道的?”

原本他是想打个。马虎眼不肯承认的。不过不知道怎的,看到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只觉得后脊梁直冒冷汗,犹豫一下终于承认了。

“你这点把戏,都是我玩剩下的”陈太忠冷哼一声,见这厮居然承认,他也就不为己甚了,脑子却是在不住地转动着,这俩苦孩子”能达成什么协议呢?“说说看,你出卖了你们荀家多少利益?”

“我可不是那种吃里扒外的主儿”荀德健摇摇头,犹豫一下才继续说话,“我只是想在适当的时候。把我多年受的气出一出,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嗯,不算太过分”陈太忠听到这里,终于是彻底印证了他自己的猜测,于是最后出言试探,“想必这个绑匪,有能让你看重的能力。”一那三个玉环,只有一个有传信的功能,如若不然,他也不至于猜得这么辛苦,唉,这东西做得一多,就难免要有偷工减料的心思,人之常情。

“没有”荀德健很干脆地摇摇头,下一刻,他似乎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有点太激烈,于是笑一笑,“只是那人正义感特强,听说了我的遭遇后,说是必要的时候可以帮我一下”嗯,最重要还是陈主任您的名声太大了,想必他听说以后,觉得再为难我也没啥意思。”

这话就太不尽不实了,事实是。蒙勇在他面前展示了一下隐身的能力一小子你敢不给一百万就撒丫

至于说小蒙同学为什么不在追债的时候使用掉玉环,反倒提前展示。那就涉及到另一层原因了,他流落国外回不得国,总要给自己找一点事情,好赚取点钱财谋生一没错。追债的时候使用那叫装逼,眼下用才是一举两得利益最大化。

他跟荀德健说了,我放你回去拿钱,你可别试图欺骗我,不过我知道你这单亲家庭出来的,也不容易,将来你有机会取回属于你的东西的话,可以向我求助。

到时候我给你个八折优惠,愿意的话,你就留下你自己的邮箱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天下之大众生芸芸。我能绑架你一次,那也是缘分不是?

荀德健当时就毫不犹豫地留下了自己的邮箱,他被隐身的人吓傻了。而且人家不但放他回去拿钱,还把数目从五百万降到了一百万,这是”好人呐!

当然,他很快就意识到,此人的转变,定然是受了外力影响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损失减少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方愿意帮自己出气。

这口气他实在憋得太久太久了。若是讲自由恋爱的话,那些不可一世的弟弟妹妹,早被装进橡胶袋子冲进下水道了,现在倒好,我倒进不得荀家的门儿了。

这就是绑匪和肉票的交易,交易完之后,肉票被释放了出来,他不敢毁约,更不愿意毁约事实上他一直在琢磨,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至于说荀德健为什么要将这事的功劳推在陈太忠身上,那原因也简单得很,他不想让人将目光凝聚在那个神奇的绑匪身上,要知道,不但那绑匪要来拿一百万,他自己将来还必然用得到那绑匪,似此情况。他绝对不希望任何人关注到。

那么,找个人来掩盖这绑匪的光环。也就是一种必然了,而这陈主任就正好合适,一来此人确实帮忙了。值得谢,二来就是两人前一段时间有过不愉快,郑重其事地道谢,也就是揭去了往日的梁子。

所以,眼下就算陈主任逼得再紧。有些事情荀德健也是不会承认的,正是因为如此,他的话听逻辑混乱。

“嗯嗯”陈太忠听得连连点头,他已经猜出了其中的因果,也就懒得再琢磨了反正回头要那五十万的时候,还可以问蒙勇不是?

“你说谎了,但是我不会计较。官场里,戳穿别人的底牌是大忌。但是有时候也是一种有效的策略,陈太忠不想让这厮觉得自己好欺骗。说不得就要点一下。

下一刻,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这个话题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好吧,米兰那边的事情,你要给我办妥,有什么问题吗?”

“搞一些入场券很简单,但是想要让大陆设计的服装上台,那难度就大了”荀德健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嘴里不住地解释,“您得给我点时间

这也是他想得左了,在他想来,以陈主任的大能,目光自然不会限制在几张区区的入场券上,既然对方的诉求必然很高,那么他就捡个,难度最高的来说。

呀,你到是会联想,陈太忠听的心里微微一怔,不过仔细想一想,别说凤凰,就是天南整个省,似乎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服装设计师,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嗯,今年也来不及了,你努力吧”入场券有需求的话,我会跟你说的

“那么,米兰那边暂时就不需要我帮忙了?。荀德健讶然地看着对方,心说此人所图,果然是极大的。

下一刻,陈主任的回答就证实了他的想法,“我到是想让米兰时装周对所有中国人开放呢,毫无偏见的那种,问题是,你帮得上忙吗?”

“这个”我还真无能为力,风气的形成和改变,都不是一天两天的。荀德健苦笑着回答,他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因,自然也就明白其份量。“我只能尽力去努力,而在这之前,先争取把大陆设计的服装运作到台上去,这样,或者能从侧面推动一下。

很显然,他认为此事更便于操作。陈太忠听得也点点头”说别看这家伙孟浪轻率,行事还是有几分章法的,他自己在巴黎都扭转不了巴黎的风气,自然不会觉得这建议不对头。

事实上,像这家伙这么格,到是很容易出业绩的,陈主任有点心动了。毕竟,风气的转变很难将功劳揽到某个人身上,而运作某些作品上,台。那就是个人能力使然了。

他在这里沉吟,荀德健却是站起身来,到他的酒柜边拿起一瓶水来。看一看放下,又摸起一瓶可乐来。拽掉拉环,走回来坐在那里喝了起来。

嘿,你倒是真不见外,陈太忠看这家伙不问自取的样子,实在有点无可奈何这就是少人管教的结果了。

以前他也是个不拘小节的性子。只是官场中的历练。改变了他太多的习惯,而平日里他接触的人,也多是本本分分的主儿,更有甚者,听过他的名头后,见面吓得话都说不利如说地税局长赵永才,堂堂一个地级市行局的局长,就那么一点胆子。

所以见这家伙没心日08姗旬书晒讥口齐伞仇川当样子,陈天忠反倒是生出了点好众其实跟他猜一兼勇和荀德健的协议有关,心情好,自然就看一些东西顺眼。

想当年的老蒙,第一眼也是这么看我的吧?他还真能联想,“嗯,既然你没什么事儿,去谢谢老石吧,就那个超市老板,我是看在他面子上的。”

“老石?那成啊”苟德健点点头,站起了身子。侧头看他一眼。犹豫一下又发话了,“陈主任。今天我跟您说的事儿,麻烦您别跟别人说了,行不?。

“就你那点破事儿,值得我跟别人说?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不耐烦地摆摆手,“走走走,该去哪儿去哪儿。嗯,交给你的事儿,用心办啊。”

“那是一定的”。荀德健笑一笑。转身离开,走出房门之后,看到两个校友在大厅里坐着,于是走过去大喇喇地坐下,将手里的可乐送到嘴边灌两口,又打个嗝儿,“老陈这人不错,,呃,能交。”

“我说,你脸的肿还没消呢”一边坐着的刘园林瞪他一眼,细说起来,荀德健被解救出来,他出了不小的力,可是这家伙居然笑话自己买的戒指真是狗咬吕洞宾。“还是回去休息几天吧。”

“我又不是娘儿们,磕碰两下算什么?。荀德健白他一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刘园林看一下那二位。那两位还他一个无奈的苦笑:丫挺的就是这性,

刀。章疯狂买进

两天后的深夜,蒙勇从垃圾堆里拿到了一百万美元的现金,这次他根本就没有隐藏身形,大摇大摆地来的,拿上钱后又是开了车昂然

开。

这固然是跟他和荀德健谈好了交易有关,同时也是由于有玉片护身一小子,就算你想跟我玩心眼。那也麻烦你掂量一下,警察能不能抓住我。

等他回到藏身的地下室,等了约莫一个来小时,果不其然,那黑脸的睚眦又神秘地出现了,对这种情形,他已经麻木了,“两个包,一个是你的一个是我的,,没人跟踪我吧?。

“有人监视你取钱,不过倒是没人跟踪”。果不其然,陈太忠确实是帮他压阵了,当然,对方的监视那也是必然的,这点钱就算放到美国。也足够引发几条命案了,没人会掉以轻心绑匪万一说没收到,那岂不是麻烦了?

“对了,上次忘记给你了”。他一边说,一边抬手扔过去一截黑乎乎的东西,散发着说不出的刺鼻的药材味儿,“这个涂到胳膊上,会好得快一点。”

“化脓了,挺疼的”蒙勇也不隐瞒。事实上。他的身份比较敏感。受的又是刀伤,受伤之后没怎么好好地看过,就是胡乱买了点消炎药涂上去了,而这两天巴黎的一直是阴雨天,伤口好得很慢。

一边说,他一边就拿起了那截说不出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发现是软软的又有一点粘,有些像搓长了的中药丸,“大叔,这东西这么用?。

“直接涂到伤口处就行了,要是有点酒精化开,效果会更好”黑脸人摆一摆手,很随意地回答,“我给你的,都是花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对了,你跟那个荀德健怎么说的?他这钱给得很规矩

蒙勇自然不会瞒他,说不得就将两人商量的事情交待了一遍,跟陈太忠想的一样,他对荀德健又吓又拉的,小荀同学见到隐身人跟自己说话,已经吓得麻木了,又听说有如此好事,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一一百万买个帮手,他认为值得。

尤其是荀德健听说,绑匪胳膊上的伤是被人抢劫时砍伤的,而人家掏出枪来还击,最少打伤一名,心里对绑匪的仰慕,简直是有如黄河之水诣酒不绝。

遗憾的是。隐身这个技能,冷却的时间实在有点长两个时。这是陈太忠为了保障蒙勇在遇到意外时,能顺利地脱身,才如此设计的,于是,当小荀强烈要求对方再次现身的时候,蒙同学不得不东扯西扯熬够了时间,才冷冷一哼,慢慢地显出身形。

荀德健对荀家的感觉很矛盾。既羡慕又嫉妒,没有太强的认同感,却也不想坐视荀家因为自己而遭受什么损失,所以他暂时无法确定要绑匪帮自己什么忙“更有可能的是留而不用,不过,想到有这么一张王牌在手上,我心里会踏实很多蒙勇一边说,一边就单手解开了绷带,将那黑乎乎的玩意儿涂抹到伤口处,一股清凉中带着辛辣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了全身。

他的伤口已经红肿发炎,不过,当黑脸人拎了小包离开之后,他再低头看,却发现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地消肿结痴,一时间他看的有点膛目结舌。

“果然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蒙勇不自觉地吐一吐舌头,然而下一亥,他就想到了一个令他纠结不已的问题,“上次,他居然忘了给我,可见,我还不够努力啊

陈太忠哪里是嫌他不够努力?是真的忘了,陈主任要操心的事儿实在太多了,比如说,第二天,曼内斯曼收购奥运捷的消息,正式发布了。

一时间,曼内斯曼的股票大涨,短短的三天就从九十八欧元一股上升到了一百二十元一服,后且上升的势头看不出有终结的倾向六”

凯瑟琳的团队疯一般地买入股票。虽然具体细节不可能泄露,但是她在强力买入,这是母庸置疑的。

韦明河原本都已经打算回北京了。见到这架势也不回了,陪着邵国立一起看盘,“近距离地感受这种大手笔,真的太刺激了。”

“嗜,不过就是小儿科邵总表示出了适度的镇定,当然,他也有些困惑,“太忠,咱们现在还这么疯狂地买,不歇一歇,成本有点高了吧?听说西方的股市都比较规范的。”

“是啊”韦明河随声附和。在他看来,国内的股市那是忽悠老百姓的,但是国外的股市监督的力度要大得多,“要不要找国内的专家问一问?嗯”,我说的是真正的专家。”

“平常心”我说,要有平常心”陈太忠却是不怎么将此事放在心上,“真要被套了,你们可以把股份转让给我,成不成?”

他琢磨的是曼内斯曼的技术,心说这次就算真的炒股炒成股东,那时候有个股东的身份说话,想必也简单得很,反正对陈某人来说,钱能解决的问题统统都不是问题一大不了他把须弥戒里的东西还原成黄金、白金或者大粒钻石。

“切,看你说的吧”邵国立的优越感不是一般地强,自然不肯在陈太忠面前漏气,“不过就是几方嘛,赔也不会全没了,这点损失,哥哥我承受得起!”

“我也承受得起,大不了就是这几年白干了嘛”韦明河听得翻一翻白眼,又笑了起来,“就是传出去,有点儿跌份儿”这不是公家的钱呐。”“啧,这到是个问题”。邵总听韦处这么说,也有点挠头,亏了不怕,传出去也不怕,怕是怕亏的不是公家的钱,这会让人置疑他们的办事能力,真的惹人耻笑,“真耍赔了的话,太忠你先帮我垫一点保本。回头我还你。”

“要不现在撤出你们的资金?”陈太忠听得有点腻歪,甩手走了,“总共就这么几个钱,还没完没了?”

“这家伙的口气,比我还大。”见他离开,邵国立哭笑不得地翻一翻白眼。“关键这钱花得不透明,我嘀咕两句就不行了?”

“人家有肯尼迫家族的马子,自然不会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韦明河笑着摇头,接着又叹口气,“啧。早知道是这样,当年在北京,就该拿下那个凯瑟琳,现在便宜他了。”

“这些就不说了,咱玩就是玩个心跳呢”邵总的底气,多少是要足一点,,

这俩兄弟再怎么相互打气,都是没用的,随后的几天里,曼内斯曼的股票放慢了增速,但还是在不停的涨。偶尔有跌落,就又有天量接盘在等着。

每股涨到一百三十五的时候,凯瑟琳手里没钱了,就让彰作新打来了电话,“你们还玩不玩了?想玩再拿钱来。”

“不玩了”这下,就连邵国立都不敢再应承了,不过,看到股票还在涨,他心里也踏实了不少,“就算涨到两百欧,我都认了,就买这么多。”

“切,看你们那点出息吧”这时候陈太忠站出来了,在电话里给凯瑟琳一个账户,“嗯,上面有三百万美元,拿去用。”

“你脸皮还真厚”。韦明河气的瞪他一眼,我们出的钱是按方算的。你倒好,拿上三五百个出来也好意思得瑟?

“这都是我一分一分地赚回来的。哪要像你们两个家伙?”陈太忠哼一声,也懒得多解释,对他来说,这一笔钱也真的算倾其所有了,其中二百七十万是他网从安东尼那儿收到四百万美元,洗过之后到手的就是这么多。

再加上从蒙勇那儿搞的一点钱,勉强凑够了三百万,心说难看就难看一点吧,反正就这么多了。

然而,就在他打出钱去的第二天,着达丰终于憋不住了,站出来发布公告了:同曼内斯曼合并的谈判破裂,不得不公开收购!

两家最近一直在秘密谈判合并事宜,英国人要控股,而德国人不干。说一家百分之五十还差不多。要控股那想都不要想。

遗憾的是,这次沃达丰不是现金收购曼内斯曼的股票,而是换股,一股曼内斯曼的股票,换取绍2股沃达丰的股票,**裸地敌意收购。

看了公告之后,韦明河越发疑惑了。他也顾不得考虑股价已经到了一百四十欧,转头看看陈太忠。“我说太忠,没准咱真要炒股炒成股东了,你说咱拿这沃达丰的股票有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已经无需陈太忠回答了。因为下一刻,凯瑟琳就将电话打了过来,“好了,行动结束,已经吸纳了曼内斯曼不到百分之五的股票,我想,现在我们应该坐下来谈一谈,该在什么价位上把股票卖出去了

“哦,你做主吧”。陈太忠才待挂掉电话,冷不丁邵国立伸手拽他一把,“我说哥哥,您好歹帮着问一下吧,我在巴黎呆的时间不短了。香水味儿都闻得腻歪了

七千字送上,月票还是在第二十一,疯狂召唤。,!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