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大斩获2013赔本赚吆喝

2012大斩获2013赔本赚吆喝

如凯瑟琳预测的那样,沃达丰宣布了对曼内斯曼的收购计划之后,曼内斯曼的股票继续上扬,虽然不如前一段时间涨得猛了,但那是大家对前景不甚明朗的缘故,却没人怀疑企业的盈利能力。

事实上,若是没有沃达丰跳出来搞这么一个公告,曼内斯曼的股价估计会逐渐趋向平稳,涨也涨不动多少了,所以眼下缓慢的增长,昭示着下一轮风波正在酝酿。

不过,虽然是行动告一段落了,但是彭作新两人并没有回来,因为怎么出售股票获利,还是要讲个技巧,所以她不可能放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邵国立和韦明河才会心痒难耐一一账面上已经赚钱了,可是这钱何时能到手到手时能缩水多少,抑或者膨胀多少?

这次,凯瑟琳倒是没拒绝见邵国立和韦明河,四个人就在丽兹酒店简单地坐了坐,韦处长率先发难了,“我说凯瑟琳,在北京的时候,想见你一面,没这么难的嘛。”

饶是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也知道人家有不买自己的账的实力,还是禁不住这么抱怨一声,“随便给点消息。也省得我们紧张。”

“我比你们更紧张”凯瑟琳一句话,就顶过了千言万语,然而,她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韦处。你是学金融的吗?”

“我不是”韦明河老老实实地摇头。

“所以,咱们只需要指定计划就行了,我都没有干预他们的操作”凯瑟琳先是微微一笑,旋即神色一整,“我的钱才一动,就吸引了不下六家机构的关注,到现在,“怕是不下十五家了。”

”现在,最起码有三家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一他们委托我美国的朋友,打听我的用意”她轻叹一声,“你们想一想,要是有人知道,我的资金里。还有中国政府官员的钱,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韦明河和邵国立登时嘿然不语,好半天之后,邵总才笑着点点头,”没错,咱们只需要制定计划就行了,凯瑟琳小姐您打算在什么价位把股票卖出去?大家可以合计合计。”

这家伙以前对凯瑟琳一直是鼻孔朝天的,但是来了欧州之后。尤其是经过这一场股票大战,他对这女人,不知不觉就改变了态度有实力的人终究会赢得别人的尊重。

“我的心理价个是二百五十欧元”凯瑟琳微微一笑,“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尊重一下你们的意向,所以大家坐下来谈一谈。”

“什么尊重,我们那点钱在你面前,根本不够看的”韦明河笑了,这家伙性子也比较直,“不过,我到是挺好奇,你怎么在合适的价位上把股票卖出去?”

“凭我现在手上的股份,已经有对话沃达丰或者曼内斯曼的资格了”凯瑟琳傲然回答,“他们若是不理会。我完全可以把水搅得更混,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见到的千万不要怀疑美国人的融资能力。”

“嗜,原来还是打包卖啊”邵国立听得点点头,这个可能他早就想到了,不过有一点他还是不很明白,“那为什么我们的人不能离开呢?”

“嗯?”凯瑟琳听到这个问题。先是一愣,旋即笑了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笑得邵总面皮发紫,才反问一句,“这下你知道了吧?”

“不就是制造个假象,为自己增添点筹码吗?”邵国立翻一翻白眼,说穿了。他还是对国外这一套不熟,别人一提他就反应过来了。不过这些许赧然也是难免的,亏得他也是自诩整天琢磨人心的主儿呢,在这种事情上被人笑话,真有点挂不住。

韦明河也听明白了,禁不住暗暗咋舌。还好不是我先发问的,可是见到老邵受窘,他心里也生出了点同仇敌忾的心思,说不得咳嗽一声将话题岔开,“打包卖不是跟行情差不了很多的吗,今天收市,曼内斯曼才妨欧吧?”

“我卖预期,这也是不让彭他们回来的原因之一,没有人能确定。我是不是到此为止”凯瑟琳笑吟吟地答他。“他们愿意赌的话我可以奉陪”希望他们能比泰国政府更加坚挺一些。”

亚州金融风波才刚刚过去,甚至连英国本土都受到了波及,就是她的那句话,想一想是美国背景的资金,想必大家都要警惕一些才对,更何况来的是大名鼎鼎的肯尼迪家族成员?

“预期”曼内斯曼能涨到二百五?”韦明河听到这话,真的有点迷糊了。“多长时间能涨到这个价?咱们要不要再捂一捂?”

”再捂也没多大意义了,闲散的投机资金介入这种事,本来就是不太合适的,我是新手,别人能谅解,但也只此一次”凯瑟琳倒是有耐心,微笑着回答他,“至于多长时间能涨到这个价位,或者是永远都涨不到”,有意义吗?”

那么,要卖的话这两天能卖掉吗?韦明河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就这不长的时间内,两个太子党在这外国女太子党面前,已经撞了好几个包起来,他也不好再问这么幼稚的问题了。

“二百五。这个数字”不好”陈太忠终于发话了,“嗯。我觉得二百五十一比较合适,你认为呢?”

“哈哈”凯瑟琳听得就笑了起来,她说这个数字,就是为了开这几位玩笑的,毕竟在中国生活了那么久,连这个数字代表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她也真是白活了。

“这只是一个玩笑,我认为合理的价位在两百一,而你们的资金成本在一百二”她微笑着看着三个年轻中国男人,“这样的收获不算小了,你们认为呢?”

“哦,不算少了,确实”韦明河点点头,而邵国立更绝,他居然一下就算出了金额,事实上也很好算的,“投入一亿二。收入两亿一,嗯,不错的。”

“要刨去税的”陈太忠看他一眼,心说老邵你不能这样啊,你不是在丢你自己的人,大家伙是一块儿的。

可是邵国立哪里顾得了这些?他筹集了七个亿…二,短短个月的时间里就膨胀为十一亿环多,撇开儿。再撇开那些意外,三个亿的赚头是稳稳尤其是这是绝对拿得出手、夸得出口的钱,搁给谁都会兴奋的。

倒是陈太忠始终保持着一份清醒。他看一看凯瑟琳,“听你的意思,这种钱只能赚一次。是不是?”

听他这么一说,韦明河和邵国立就清醒了过来,齐齐看向普林斯的老总,韦处长更是不无遗憾地叹口气,“凯瑟琳,请恕我直言,我觉得这一行更合适你发展

凯瑟琳在中国混得怎么样,大家都是知道的,尤其在陈太忠帮她之前,只能说是惨不忍睹了,不过人家肯尼边家族家大业大,甚至连坏女孩自己也薄有资产,养这么个小公司,也是毛毛雨了。

他俩都能在这一拨行情里赚得盘满钵满。资金十倍于他们的凯瑟琳,怕不是赚了有四五个亿的美元一一既然干这个有前途,那又何必回中国,为赚那么一点钱而低三下四呢?

”这一行并不合适我发展,我是外行,一个捞一票就走的外行”凯瑟琳淡淡地笑一笑“干这一行,要有深厚的金融知识底蕴,而且一旦你做过什么,盯着你的人会很多再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机会了。”

这话一点不假,可是还有一点,她没有说,那就是她的自有资金并不是很多,这次找这么多资金来,也是付出了一些代价的,而且也容不得失败一一总算还好,目前一切正常,由于那个男人给的信息准确且及时,她的处*女秀非常成功。

但是,她既然不是金融专家。又没有深厚的身家,再加上已经虎口夺食一次,一次行动就有几个亿美元的收入。足以让别人生出戒心,这一行,不好再做下去了。

错非有如此种种的不得已。她还需要别人提醒,做什么更来钱吗?

不过,认真经营好中国的市场,其意义并不比任何一个领域获得成功的结果差,她的父亲,那个著名的花花公子就这么说过一中国的市场太大了,哈默那混蛋简直不会做生意。

“那可真的太遗憾了”。邵国立虽然算个沉得住气的,听到这话也禁不住抚腕长叹”“这钱赚起来多轻松啊

“同样是在国外股市,有比这更容易赚的钱”对你们来说”。凯瑟琳冲他微微一笑,眼中大有深意,“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那种钱我赚不了,而且也不安生”。邵国立坦然地摇摇头,他猜出对方在影射什么了。然而他虽然狂妄,却也有几分自知之明,“不像现在这样赚钱,走到哪儿都敢说,敢花”没准将来能出来个邵首富呢,谁说得准?”

还首富呢,太忠拔根汗毛,比你的腰还粗,凯瑟琳笑着点点头,“是啊。你们华人首富可不也是这么赚钱的?前一阵奥运捷的股票,他又赚不少。”

“好像也没多少吧”韦明河对此事略有耳闻,又由于此番大赚是可以预期的,居然语气就大了不少,“比咱们这一票捞得要少

。没错,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凯瑟琳娥眉轻蹙,叹一口气,“他都不敢常玩,我又怎么敢乱来?只能说”或许,将来咱们还有合作的机会,记住,仅仅是或许

“那就期待下一次的合作吧。”邵国立笑了,眼下股票尚未出手,不过经过她的解说,大家却是只当已经丰收在望了。“只能二百一吗?”陈太忠沉声发问,既然知道是要赚了,他就撇开了别的心思,只是,这涉及到他朋友的收入,他自是要争取一下,“二百四不行吗?翻个跟头。”

“我也想翻个跟头,但是那样的话,风险太大了”凯瑟琳笑着答他,“而且那必然要花去更多的时间,融资不需要成本吗?时间也是成本,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

刃章赔本赚吆喝

“希望能在一个月内搞定这事儿”。离开了丽兹酒店之后,邵国立笑着对韦明河说,他俩出来了,陈太忠那厮却是留下了,不过这无所谓,两人心情高兴,正好不想带那厮玩儿呢。

“先去买机票,我要走了。”丰明河笑着回答,这次他出来时间不短了,回去怎么向单位交待都是问题,不过若是像邵总这般说的一个月搞定,那么一个半月就赚了百分之五十多的利润,真的很值得了。

至于说怎么抛出股票他懒得考虑了。“太忠会帮咱们想办法的,不过说实话,这次的收获,真的不回头咱自己也可以玩一玩”就是这种机会太少了

“咱这点钱还真不够看的,而且在国外做股票,实在是太刺激了一点,咱消息渠道不行”。邵国立倒是看得很明白,也知道自己的不足。

然而,他却是个好赌的性子,如若不然也不会拉着陈太忠去澳门消气儿了,“不过,这次赚的几吨,我还真要放在国外随便玩一玩了。大不了全赔光。

“你那点钱”。韦明河摇摇头,似乎想说什么,终于是没再说,,“需要的时候,去找太忠吧,我看那女人看他的眼光,太忠那小子。绝对有货,你可别以为他就那三百个

“这个,我心里有数”邵国立点点头,脸上却是泛起了暧昧的微笑,“这对奸夫**妇的庆祝方式倒是别致,你说丫挺的晚上舍不舍得离开

陈太忠在跟凯瑟琳做什么,那是个人就知道,不过邵总却猜错了一点。完事儿之后,陈某人提起裤子就要走人,“我要尽快回国一趟,已经耽误好久了”晚上不陪你了。”

“不是这样吧?。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有点不高兴,这一段时间她也心力交瘁了。虽然她不负责操盘,但是她要对自己筹来的资金负责一一这压力比操盘大多了。

所以,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了,大姨妈又网走,她正要痴缠他一段时间,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放松,惊闻这话。登时就恼了。“国内能有什么事儿,电话不能解决吗?我还有事情用你呢。”

“嗜,别提了,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陈太忠听得长叹一声,”

前两天,阿尔卡特中国公司的人去凤凰考察了,市里肯定是热情接待的,章尧东接风,吴言和曾学德交叉陪同,段卫华欢送,这规格真的不算低了。

当然,规格只是谈判过程中的一个次要的环节,套一句俗话说就是,“规格不是万能的,但规格不够是万万不能的。”

凤凰市的条件就在那里摆着,阿尔卡特的人也不是瞎子,心说这种条件你们也敢惦记上手机生产线,真的有点,”不合适。

总算是这中国公司的人也知道,凤凰驻欧办在董事长缪加和总裁伯纳德眼里很重要,那个主任似乎还在信产部有点关系,所以也不好太过认真。

那么,大家就摆开条件来谈吧,于是法国人开出条件了,想上手机生产线,可以,但是限于你们的条件,我们最多只能投资五百万美元,而且还要控股你们要搞清楚,缪加先生答应陈主任的底线,仅仅是两百万美元,这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

上一套手机生产线,初期投资就要一千五百万美元,再加上占地费用等,那就是说不算基础设施和流动资金,凤凰科委最少要在这个项目里投下一千万美元,还不能追求控股。

听到这条件,连许纯良这老实人,都禁不住歪嘴了”技术入股?狗屁,瑞远说了,这一千五百万的生产线,技术也就值个两三百万”有种的你建一条一亿五千万美元的生产线出来。宵家就是搞代加工出身的,对生产线这些东西并不陌生,富瑞远对法国人提出的条件也很鄙视,虽然明面上不方便说,但是以他跟许纯良的交情,背后自然可以为所欲为地说。

中国人怀疑运入股的技术的含金量,法国人就接着解释,我们阿尔卡特是名牌,我们入股的不止是技术,还有品牌,所以你们的眼光不能那么短浅。

许纯良终于被这种脑残的逻辑激怒了。既然合资了,你还说什么的品牌?带种的你不要说品牌。老子就上个,“凤凰牌。的手机了,我们还巴不得打出一个本地品牌呢,没错,阿尔卡特是很牛了,但是在中国

一它算个牌子吗?

这老实人一发火,谁都怕。法国人也不想把事情搞僵,于是就又说了,这是初期投资嘛,真要有前途,二期的投资我们包圆都可以的那样投资就上去了,双方既然想合作,体现出彼此的真诚,是很有必要的。

你这五百万,我就看不出诚意在哪儿。许主任是真的想对科委的资金负责的,觉得对方这话绕来绕去,却总感觉不出诚意在哪里。

章尧东一见事情僵住了,就着急了,时间不等人啊,国内别家的手机生产线纷纷地上马,有的产品都下线了。咱好不容易拉住这么一个国际名牌,你得学会取舍不是?

于是他就找许纯良谈了谈,意思是说建厂所需的土地、配套设施等费用。市里负担了,你们要搞的,就是把这一千万美元落实到个,若是还有其他的费用,不想动你科委的资金,可以申请贷款,市里会出面为你们担保的。

科委现在哗哗地往外撒钱。尤其是创新基金、电动助力车厂两块,就向外撒出去了四个多亿,倒是房地产这块按说最该占资金的项目,目前已经开始盈利了,所以账面上的钱,也就一个多亿了。

但是他们若是想贷款,绝对会吸引所有银行的目光。根本不需要什么什么市里担保,贷两三个亿就跟玩似的,银行又不是瞎子,谁家发展得好谁家发展得不好,那是一目了然的。

章书记如此说。也是表示一下市里的支持,没办法,走了个陈太忠来了个许纯良,这科委从来不少刺儿头细一他就忘了,若不是许刺头来了,陈刺头也得答应让出手里的权力呢。

反正章尧东是表态了,就是想上这个项目,还说只要你有信心搞得好,阿尔卡特二期的投资,那就是真刀实枪地出钱了协议里可以加进去这一条。

许纯良也听出来了,章书记就差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没有陈太忠你就没信心把这个摊子搞起来了?一时间心里就有点动摇了,是啊,我也不比太忠差嘛。

不过就算各方有再多的理由,有一个事实是不能忽略的:阿尔卡特最多只出五百万美元,加上技术指导,就要控股新组建的公司,尽管科委这边出了一千万。

许主任心里明白,只说这个事实,恐怕就会逼得太忠跳脚了,所以他也矛盾得够呛,犹豫半天才跟章书记解释,要回单位,做一做同事们的工作。

这倒不是虚言,科委的领导层在陈太忠的影响下,都是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的主儿,这不但有个风气的问题,更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要是坐视科委利益受损而不去管,陈主任很可能直接一把火烧过来,那位不讲理习惯了,未必容得了你辩解。

章尧东也清楚科委的风气,那是在整个凤凰官场都是独一份儿的另类,而小许不去着手改变这种作风,一来是碍着陈太忠的面子,二来就是,这样的风气,有利于许主任的工作。

这种风气上可以抵制压力,下可以相互制衡一一不得不说。陈给小许留了一个很有效率的摊子。而且机制灵活得很。

许纯良走出章尧东的办公室。犹豫再三。才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某人只当他是关心对曼内斯曼的收购明河手里的三个亿。其中就有纯良的八千万。

听说章尧东有意赔本赚吆喝。他就眼急了,“纯良你要顶住压力哈,我在这儿帮你赚钱,你怎么能这么漏气呢?”

“我怎么就漏气了呢?”许纯良就不爱听他这么说话,“我这不是想着,万一能搞成的话,法国人还能再投资吗?”

两更到,今天风笑生日,还有宝宝、小丁、眼窝的生日也是今天,大家生日快乐,嗯。风笑生日不忘码字。敬请大家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