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欺人2015掺水风投

2014欺人2015掺水风投

陈太忠一听许纯良这话,就知道这家伙屁股坐歪了,这是原则问题一法国人技术入股可以折算成钱嘛,但就算折算成钱,配值五百万美元吗?

人家这叫捆绑,先刺激你冲锋在前帮阿尔卡特打名气,等市场打开之后,加注一点资金算什么?而你若是不能打开市场,人家这五百万就扔这儿了反正多少也要有点回报,运作得好,回本也不是什么问题。

说穿了,法国人没诚意,这才是最重要的,以阿尔卡特的财大气粗。扔个三五千万美元赌一下手机在中国市场的未来,实在不算离谱。

没错,凤凰科委在技术上是有欠缺,但是这欠缺并不意味着要认人宰割,科委是有钱然而,科委再大上十倍,赶得上阿尔卡特有钱吗?

正经的是,你这法国人的技术。我们是白要的吗?“技术换市场”喊了这么些年了,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是市场丢了技术也没换回来,但是毫无疑问,页场是能跟技术相提并论的,你拿这个折算钱,本身就是欠妥当的要不麻烦你在凤凰生产了卖回欧洲去也算。

这才是正确的立场!陈太忠是这么认为的,而许纯良唧唧歪歪半天,听着好像是长久之计,却是没想到这就不是一个公平合作的样子,更多是为法国人考虑去了,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觉得,纯良的屁股坐歪了。

这哥俩的感情是真不错,但是在此卓上的分歧,也相当地明显,这一点并不因为陈主任在帮着许主任赚钱,就能忽视得了的。

陈太忠知道,这个话题不能再说下去了,要不然惹得许纯良急了,真能说出来“我用不着你帮我赚钱”这样的话。

他很清楚,纯良外表儒雅,但是骨子里还真有那么股子傲劲儿,就算他手头没有韦明河和邵国立那么大的家底儿,但是为一口气,还真会不把那几千万看在眼里。

”那我抽时间回去一趟吧,出来时间也不短了。”陈太忠是这么说的,“既然阿尔卡特是我引进来的,我就有义务为咱凤凰市争取该争取的东西。”

他有意躲开科委这一摊,拿招商办说事儿了,许纯良也只能在表示了欢迎之后,挂了电话事实上,许主任的心里也矛盾着呢。

倒是陈太忠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他就死活想不通,为什么纯良连这点事儿都看不明白,当然,他并不知道,章尧东为了搞定这个项目,居然对小许同学使出了激将法,而许主任又最不能容忍别人说,你不如陈太忠一珠玉在前,对后来者来说,真的是莫大的、无形的压力。

“你耳以给阿尔卡特的人施加一下压力,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呢?”凯瑟琳听到这里,算是比较明白了,“他们的总部在巴黎,你回凤凰去。岂不是舍本逐末?”

“法国人的工作倒还好说,关键是我们市里的工作难做”陈太忠苦笑一声叹口气,“跟你也说不明白

在他计戈小中,回去之后就要坚持底线,威胁法国人,说你们不能这么搞,要不然会引发一些不可预测的后果哦,而既然他身在凤凰市,章尧东想要对别人施加一点压力,也不的不考虑他的存在。

人在场和不在场,就差这么多!

“哦,要是只考虑你们市里,那倒是好办”。凯瑟琳一听就笑了。她不知道陈太忠在纠结什么。但是她有她的解决思路,“不就是想建一个手机厂吗,咱们再邀请几个厂家过去看看,又不是离了它阿尔卡特就没办法了。”

釜底抽薪吗?这倒是好主意。陈太忠听得一拍大腿,不过紧接着,他就有点疑惑了,“可是这做手机的也不是卖白菜的,满大街都是,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也就是那么几家吧?。

“这个不少”凯瑟琳笑着摇摇头。“你要找有核心竞争力的可能不多,但是买来核心部件就能加工的公司,多如牛毛,对了,听说西门子已经在中国建厂了?”

“西门子?”陈太忠听得眉头皱一皱,又叹口气,“我还以为你会说摩托罗拉什么的,”那毕竟是美国货。”

“西门子的手机和工控,相互不统属的”凯瑟琳听得就笑了,她知道他在说自己强行把昭打进有色公司的事情,说不得傲然地摇一摇头。“各是各的。而且就算西门子工控,他们也要对我客客气气的

“嗯,这也正常,美国人在德国还有驻军呢”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表示对她的骄傲能够理解。

“倒是摩托罗拉。我跟他们的关系很远,细算起来也不是很好。凯瑟琳不无遗憾地扬一扬眉毛,旋即又笑一笑,“听滑稽。不是吗?”“别扯这些了”陈太忠听得摇一摇头。顺手推她一把,“赶紧帮着找几家小公司”就是你说的多如牛毛的那种,我来发邀请函

“我对这一行也不清楚多少。还需要时间”。敢情这凯瑟琳,也是会吹牛的,,

得了这样的回答,陈太忠自然还是不能满意,回到驻欧办后?看到荀德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正扯着刘园林和于丽在说话。

“我说你这家伙,就不能找点正经事干一干?”陈太心仇好气地看他眼,不成想荀同学笑嘻嘻地回答,“我剐冻万四陈主任您汇报工作来了?”

“向我汇报工作?”陈主任听的眉头一皱,这两天这家伙来得挺勤快,还撞见过几次韦明河和邵国立。反正这个人怎么说呢?人性不坏。也不傻,就是有点轻浮一不过。从小就没人管教的主儿,你还能指望他稳重到什么地步?

“是啊,我和老石,我和石老板注册了一个社会团体,“在法华人人权促进保障会。”荀德健得意洋洋地回答,“你不是说把华人的心捏一捏吗?我们觉得需要有一个组织,我先捐了五十万法郎,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会长,现在来跟你请示一下

这家伙一开始还知道克制一点,说个“您”到最后就是你长你短了,可见这江山易改,本性真的难移,不过陈太忠已经习惯了这家伙的风格了,到也懒得理会,他关心的是别的,“人权,,促进会?”

他现在听到类似的词儿就有点头大,说不得皱着眉头摇一摇头,“动机不错,不过,”别跟那帮家伙扯上关系,要不我饶不了你,,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

“我们荀家从来不跟政治沾边。”荀德健扬一扬眉毛,又哼一声,“这个团体,就是公益性的团体,在法华人谁受委屈了,可以来这里求助。有人因为帮助同胞受到损失或者人身伤害了,我们能够在法律和资金上给予一定支持。”

“如果你能保证这个团体不被别有用的人利用,那么,我可以安持你”陈太忠也听明白了。心说这人权不是个坏词儿,不过很多时候被人念歪了经就是了,可是久在官场,他已经习惯怀疑一切了,“你这家伙真有这么闲?”

“石老板的店子时常被人打砸,我也被人绑架”荀德健怒目圆睁。十足的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这些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在法华人的安全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地步,每一个有同情心、有良知的华人,都不能、也不该坐视。”

哦,你还是想掩饰跟绑匪达成协议的事实,陈太忠觉得自己听明白了。说不得点点头,“嗯,这个团体的资金从哪儿来?你一直出钱”会不会有点压力呢?”

“您这儿是政府机构,我们不会跟这儿张嘴的”难得地,荀德健居然听明白这问题的深层含义了,很直接地表示,不会打驻欧办的主意。

然而,人太痛快了,也不是好事,因为下一刻,他就更痛快地表示了。“只要陈主任你能保持对华人的关怀,他们遇到事的时候您能站出来表示支持,那跟他们适当收取点费用,也是说得过去的,这么做,基本上能维持得住运作。”

“你想得美”陈太忠瞪他一眼,转身去找袁瑟了,合着你当老板坐着数钱,让我当打手?你要再不识趣。信不信我让蒙勇再绑架你一次一这回还是“组织的考验”!

“喂喂,头儿,我这可是头一次想做点正经事,真的没别的意思”荀德健嘴里乱叫着,兜屁股就追上来了,“让我们捏华人心的,可是您啊。”

陈太忠知道这家伙的毛病,也懒的理他,走进袁孙办公室之后,正好袁主任眼盯电脑,网要伸手拿电话。“哈,陈主任你回来了?市里来邮件了,建议你去趟葡萄牙,收集澳门回归时,各方的感受,《天南日报》也约稿了,,嗯,主旋律是中葡人民友好。”

五十年大庆的时候,《天南日报》在增刊里,登了驻欧办的一组贺词和一张照片,尤其是驻欧办在自家拍摄的短片,还上了中视的四套和二套节目。

那凹是刘园林客串的摄影师,拍摄水平实在不值得一提,甚至远不如马小雅拍摄的中法人民在战斗中的友,那个啥上面的战斗。

然而,惟其不专业,反倒代表了真实,而且由于片中参与者多是学生。代表了祖国的未来,又由于主办者是凤凰市驻欧办,组织水平和秩序远超于学生们的自发活动,是很难得的高质量短片,所以在中视的屏幕上,这个短片采用的频率很高,而且,截取的时长也很长。

天南电视台和天南日报又截取了屏幕。说这是在咱天南省委省政府领导下的凤凰市委市政府提供的片子,日报上还有些独家报道等云云。

如此一来,力争此事的胡主任获得了领导的口头表扬,上面又要她保持住这一条线索虽然知道。领导说话很多时候是随口那么一提,但是胡主任还是郑重其事地交待了雷蕾。要她注意同驻欧办保持联系。

这是对雷记者工作的一个极大的肯定。雷蕾自然要将此事知会陈太忠。所以陈主任对天南日报的动向,还是比较知情的。

“这纯粹就是扯淡,天南日报约稿?我看未必”陈太忠心知肚明,他甚至无须打电话去落实这种事雷蕾怎么可能不通知他呢?“切。就是章尧东想拖着我在欧洲罢了。”

“章剁已拖着你?”袁瑟听得就是一惊,同时侧头看一眼跟进来的荀德健,心说这人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倒也不用计较,于是就不管不顾地问了,“他为什么不想让你回去?”这问题搁在平日。…忠未必会说。可今天他挺不爽。又没跟凯瑟琳探讨出?作们”果,心里腻歪到不行,说不得人往沙发里一要,“阿尔卡特这公司也真混蛋,”

听他抱怨完,袁琢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想了想之后提个建议,“要不回头搞个酒会,把阿尔卡特的人喊过来,五百万”也亏他们拿的出手。”

“这事儿多简单啊”荀德健听到这里,又开始叽歪了,“你们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引入风险投资就行了,不追求控股,利润分红按资金比例走,,多大一点儿事儿嘛。”

嗯?陈太忠听到这建议,隐隐觉的有什么地方可以操作的,倒是袁主任狠狠地瞪了荀某人一眼,“你知道个什么?就敢胡说八道,,科委的资金本来就是风险投资。”

“那让投资方做出要求不就行了?”要说这荀德健的思路,还是满清晰的,“风投总是有监管方的吧?”

“监管方说了不算”陈太忠一时也懒得计较他的轻浮了,而是悻悻地叹口气。“唉,想当初签的投资协议。是有点强硬了”现在借不上力。”

若是香港博睿咨询公司愿意出面的话,这个压力,市里多少是要认的,然而遗憾的是,这博睿公司自打签了协议之后,就再没露过面了,最多就是通过邮件,要一点报表之类的,仅此而已。

眼下香港人若是高调出现,章尧东就算嘴上不说,心里的疙瘩肯定难免,而许纯良心里也未必就会好受了一因为这么做显得有点阴。

。占章掺水风投

陈太忠说得语焉不详的,可偏偏地荀德健就听懂了,说不得嘿嘿一笑。“这样啊,那也简单,再找一笔风投入股,按比例分红,不追求控股,”监督机制上也可以做文章。”

或者是因为自己想到了陈主任想不到的办法,他越说越兴奋,到最后居然手舞足蹈了起来,“哈哈,到时候阿尔卡特想买回他们的股份,那就得捏着鼻子认宰割了,对了,我说”这个企业能做好吧?”

“再找一笔风投?”陈太忠和袁瑟对视一眼,心说这到是个。办法,两人都是政府官员,非常清楚这件事尴尬之处在哪里章尧东的坚持。以及科委可以表示不满,却又不得不听从市里的指挥。

若是再找一笔风投,事情就易办多了,科委签的这个协议再不会有丧权辱国的嫌疑略切点说是没那么扎眼了,而阿尔卡特也得到了控股权,真实的分红却又是按出资比例来的。

换句话说,这么做更像是阿尔卡特对这个项目没信心,所以自己找的风投,跟凤凰科委基本上没什么关系。

“控股和分成比例可以分开谈吗?”袁瑟先问了一句,确认这一点是可以变通的,随即才长叹一声,“唉,风投里面还有风投,这年头想做点事情……还真难。”“明明是简单事情,非要复杂化”陈太忠也撇一撇嘴,问题解决了。而他还是高兴不起来,“要是省略了这些中间环节,把这些心思用在别的上面,,能做多少事啊。”

“这算什么?”荀大嘴巴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能提出这种变通方式,自是听说过不少类似的事情,“真正的资本运作,比这复杂十倍都正常。”

“你给我住嘴!”陈太忠瞪他一眼,心说资本的实质是趋利的,所以不怕折腾,哥们儿我是想做实事的,哪有那些心思陪你们折腾?

“嗯”荀德健悻悻地闭嘴了,不过没用多少时间,他就又开口了。“这风投也不多,就那么几百万美元,要不要我帮你们引见两家?”

“你停一停行不行?”这次是袁瑟忍不住了,他实在有点头疼这子。要说这家伙人真的不坏,关键时刻也能出点力。就是这张嘴太轻浮了”,

做出引入新的风投这个决定之后。陈太忠在夜里十二点拨通了许纯,良的电话,许主任正在开车前往单位的路上,听到他的建议,沉吟了起来。

好半天之后,他才笑着回答,“好吧,我支持你这么搞,对了,这个投资方你找到没有?”

“几百万美元,哪里找不到?”陈太忠笑着答他,“要不过两天,等曼内斯曼的股票脱手了,你把你自己的钱拿回去投资?”

“你以为我有病啊?把自己的钱投进自己单位?”许纯良下意识地回他一句,别人当了一把手都是往兜里装钱。谁见过给单位贴钱的?

不过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的理论,并不适用于眼下的情况,这个厂子搞得好的话,到时候不说别的,只说转让股票,也够他赚一大笔的一就算卖给阿尔卡特的股价定不平来,卖给科委的部分,还不就是他一句话?

然而,这么搞的话,吃相就有点难看了,万一被人窥破其中因果,那太容易惹人耻笑了许家人也会监守自盗啊?

是的,许纯良并不特别害怕别人查出问题,经济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不被人抓了现行就不是多大的问题,但是他不得不替老爹想一想。

“你要不投的话,我可投钱进去了。合着陈太忠这么问,也是有所图的,“等协议签下来,你看我怎么玩阿尔卡特,

“喂,不带这么搞…”许纯良听急了,他不插年自然也就不希望大忠插甲一一小面随便拦个人问一句,谁还不知道许主任和陈主任是两个一体的?

“你自己投资自己单位,容易说不清楚,也容易让我被动,再说。这厂子前景到底怎么样,真的不好说,我总觉得章尧东有点走火入魔了。”

“我有的是白手套,谁查得清楚?”陈太忠傲然一哼,他才不怕人查得到,惹得急了,直接叫安东尼这黑手党去凤凰投资了,“这厂子的前景好不好我都认了,,再说了,有你看着,能差到哪儿去?”

哈,这话我喜欢听,许纯良听得微微一笑,他现在是真有点嫉妒陈太忠在科委的影响力了,说来也怪。章尧东没这么挑唆的时候,虽然下面人也偶尔私下比较两个。主任,但是许纯良根本不在意,偏偏是章书记暗示出这话。他就受不了。

说穿了,这就是对权力的一种尊重。小许同学心里这个疙瘩,就算陈太忠帮他个人赚再多钱都化解不了。可是这么一句话,就偏偏地管用。

“咱俩都别进,你再找一家好了”。这就是许主任最后的答复,“咱们都年轻呢,为这点小事不值的。别因为资金背景的问题,让别人怀疑咱俩故意刁难外国投资者

要不说这话就是在人说呢?陈太忠听了他这么说,也只有悻悻地挂了电话,却是再也不能考虑拿自己的钱做风投了。

没错,他是为了科委的利益,为了凤凰市政府的形象,才坚决反对这么签协议的,然而他要将自己的钱扔进去,让别人以为他别有所图。以至于从中作梗,那就又是坚持原则坚持到泪流满面了。

然而,不能狠狠地阴一下阿尔卡特中国公司,他实在有点不甘心

你在别的地方这么搞我不管,也没权力管,但是你好歹是我引到凤凰去的,要不是有这么一手风投掺水的对策,别人戳的是我陈某人的脊粱!

许纯良很快就把想再引入风险投资的意思反馈到了章尧东那里。章书记听了之后,略略沉吟一下就拍板了,“行,就这么搞吧,也难为你了。他也清楚,自己坚持的这个东西,让下面人很难做,但是他坚持有他的道理,所以,对平面的抵触情绪他也能理解,而小许来这么一手是无可奈何的变通之术,到也算是皆大欢喜。

至于许纯良说的什么“我问太忠了,他说能这样操作”章尧东是半点不信,这种变通的法子,怕是只能出自远在法国那厮的授意。

“的简单单的事情,非要搞得这么复杂”难得地,章书记也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想做点实事儿怎么就这么难呢?

他首肯了,许纯良就可以跟阿尔卡特中国公司的人如此谈了。然而听到这个建议,法国人又不干了你们科委明明有钱,为什么要引入风险投资,这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你要是怀疑我们别有目的,你可以自己出面引入风险投资嘛,要不你加大自己的投资力度,这样更干脆。许主任如此驳斥。

阿尔卡特不肯答应,说是你们这么搞没道理,我们是有意扶持你们的。然而你们这么做。实在看不出你们的诚意在哪里。

“去,他们的诚意呢?。陈太忠接到这个消息,真的是忍无可忍,“纯良,这个,谈判暂停吧,他们爱怎么就怎么,我这儿已经联系上了一家得到诺基亚授权的公司,有全套的技术,用诺基亚的机芯就完了,咱没本事生产高端的手机。先生产低端的

这个厂家,却不是凯瑟琳帮着找的。而是安东尼从欧洲硅谷发掘出来的,他在格勒诺布尔市闲着没事做。四下了解一下,找出这么一家公司来。

这公司的要求最是简单,就是技术入股,投资的话那是想都不要想。但是可以提供后续产品的开发服务。入股的要求也不高,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同时,安东尼也说了,这家公司有些技术的产权是被限制的,区域性的那种,在欧洲和美国发展会引起纠纷,但是在亚太区没问题一这才是双方能坐下来交谈的前提。

这就太简单了,陈太忠不但发出了邀请,还以凤凰市政府的名义,答应为对方报销往来的机票,而那边在走之前,本来想见陈主任一面的,然而很遗憾,陈某人不在驻欧办,他去了德国。

曼内斯曼的股票已经冲到了一百六十九欧元,凯瑟琳早跟汰达丰的人有了初步的接触,对方最早开出的价码是每股一百七十一,现在显然不合适了。

陈太忠本来不想掺乎此事,但是凯瑟琳问他,能不能想办法探听一下沃达丰的底线她现在对他的能力已经有点迷信了,陈某人犹豫一下。终是点头答应了。

这些股票不但涉及到她的全部身家。也有韦明河和邵国立的钱。更有答应送给黄汉祥的钱,他还是要认真对待一下的。

更何况,既然打箕搬曼内斯曼的档案,无论如何,他也得去探一探路不是?

七千字奉上,目前还在第二十位,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