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铁血背后2017走出去

2016铁血背后2017走出去

陈太忠的德国之行只花费了三天,而且非常地低调,不但是孤身入境,甚至跟凯瑟琳也是电话联系,根本没有见过面。

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将谈判地点选择在这里。显然也是有原因的,我不去英国跟你汰达丰谈,就是存了事不谐转身去找曼内斯曼高层的意思一这是一招很低级的暗示手段。

从德国人的反应上来看,大家抵制英国人的决心很强,等曼内斯曼总裁克劳斯卡瑟尔在报纸上发表慷慨激昂的署名文章,要求股东们支持曼内斯曼、抵制英国人之后,这种情绪甚至变得有些狂热了。

这个时候,没人能特别看好沃达丰,哪怕是对他们最有信心的人,没错,汰达丰这两年表现得很强劲,众人对这家的公司预期也很高,然而。仅凭这些就想收购曼内斯曼,远远不够。

曼内斯曼也有短板,这一点前面早就说过了,他们的股东中有百分之六十是外国人,这些人可不管曼内斯曼是姓德还是姓英,而且这家才转到通讯领域的老牌管道生产企业。身后没有强有力的财团的支持。

当然,他们也有长处,这就不消细说了,然而英国人很惊讶地发现。自从收购公告发布之后,他们又送了一个优势给对方而这一点是他们事先没有想到的。

是的,麻烦就出在那个公告上。**裸的恶意收购,这让德国工商界人士齐齐生出了厌恶之心,类似的收购发生在美国或者英国,实在是很正常的,但是在德国,这是公认的缺乏商业道德的行径。

卡瑟尔的文章一出来,再加上有多人撰文解释,这种行径是如何地卑劣,登时是群情激奋,甚至德国总理施罗德先生都曾私下表示,任由一个商业道德缺失的公司收购德国企业,这是对该公司里广大德国雇员的不负责任。

这是些背景介绍,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背景,凯瑟琳才会把价格提升到两百三一股四天前我要两百一卖给你们,奈何你们不买啊。

当然,这也是她漫天要价的手段,现在次达丰若是答应了两百一的股价,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炒短线的,玩的就是一个适可而止。

她这乘人之危的心思,在沃达丰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根本就是小儿手段,反正这种局面,英国人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年初收购美国空中通信的时候。麻烦一点不比这少。

所以,英国人给出的价码,就是一百九,比之前期的一百七十一要多出十九欧元四天之内涨了百分之十还强,但是显然,这个价格不是凯瑟琳想要的。

所以,陈太忠适时地悄然潜入。探听英国人在事后对双方谈判的评论,不过很遗憾,他并没有听到太多。对于肯尼迪家坏女孩儿手里所握的曼内斯曼股票,英国人也没有谈及他们的承受上限。

“你不是没有去吧?”向上帝发誓。凯瑟琳其实并不是真的这么认为的,她只是对陈某人不能陪在自己身边,有些微的不满,而且她很好奇陈到底是如何偷听的,反正,对心仪的男人胡搅蛮缠,是女人的专利一这种共性是跨越了国界和种族的。“啧。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陈太忠正在赶往杜塞尔多夫的路上,在那里。曼内斯曼总部九十米高的办公大楼在等着他的光顾,“好吧,奉送你一个。消息,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私下表示,他会在适当的时候出面帮着汰达丰说一说话

“哦,是真的吗?”凯瑟琳一听这个消息,就越发地兴奋了起来,

“那太好了,我还说沃达丰这种行为,得不到英国人的毒持呢

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眼下的汰达丰着似庞然大物,而且所有人也都看好它的发展,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它的营业收入甚至不及曼内斯曼的一半,今年前三季度,它的营收只堪棋地过了八十亿美元,而同期曼内斯曼的营业收入,却是一百七十亿美元。足足是它的两倍。

所以,要形容此次并购是大吃小是可以的。但是形容为小吃大亦可。凯瑟琳此次筹来的钱,抵押了她的很多东西,也输不起,所以听到英国首相愿意为这种敌意的并购行为出面,欢呼一下却也是正常的。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陈太忠哼一声。听心不在焉。“而且英国人在考虑使用一些别的非正常手段,哦,天哪,连总部的楼上都挂了“非卖品,的条幅,太刺激了,凯瑟琳,你不考虑再买一点股票吗?我想这场收购战或者只是才刚才开始。”

“不,我承担不起更高的收购价格带来的风险”凯瑟琳倒是没昏了头,一口就拒绝了,大多时候人们认为,在商场中发展的女人们魄力不足或者缺乏决断力,然而这也是女性商人的长处,她们足够谨慎。

她倒是对别的东西有些兴趣。“非正常的手段。?哦,那是什么?。

“我想,或者是行贿之类的东西吧陈太忠是这么认为的,“卡瑟尔是个不错的决策者,曼内斯曼在他手上发扬光大了,但是据英国人分析”,这个人的性格里,缺少了日耳曼人常见的固执,在足够强大的压力下,他或者会考虑变通弈旬书晒加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帆几入规模的并购必须要做的功课,每个耍紧人物的成长络瓒:洲点、家世甚至于身边的亲戚朋友的弱点,只要是可能值得利用的,全部都要放在显微镜下面过几道一大概跟中国官场出现空位时,几个竞争对手绞尽脑汁找别人的弱点有点类似。

“向德国人行贿”也许吧”凯瑟琳的声音有些迟疑,看来她对这个手段也不是特别地看好,“基督教民主联盟的“黑金案,才刚才被曝知”

当然,没有人有后眼,知道最终在五年后,曼内斯曼的总裁卡瑟尔以及其他数名高管被告上法庭,原因就是这几人在汰达丰并购曼内斯曼的过程中,涉嫌接受接近六千万欧元的商业贿赔,成为当年的又一大。

必须承认的是,在现在的卡瑟尔身上,看不到丝毫这样的嫌疑,他的铁血和热情,煽动着广大德国人的心一虽然他也承认,“民族主义的情绪”是一种落后现象,是不符合时下社会的进步的,而且他也在尽量避免使用。

当五年后事情一被捅出来,卡瑟尔先生的形象在瞬间崩溃,那就是后话了,,由于不在本书所写年代内,这里就做个简单交待。“黑金案吗?也许吧”陈太忠也知道这个黑金案,这是在时下德国除了沃达丰和曼内斯曼的并购战之外,另一个惹人瞩目的话题,“看来老科尔要倒霉了。”

“听说他们要推出一个女人做主席,就是现在的总书记安格拉默勒尔,那可是老科尔的得意门生;”凯瑟琳也越说越没兴趣,“我想,我们该回去了

凯瑟琳的股票终于在两周之后出手,那时曼内斯曼的股票已经涨到了一百九十五欧,而她的开价也涨到了两百四,最终成交价格为两百一十九元。

事实证明,她做事还算相当谨慎。一个多月后,曼内斯曼的股票确实试图冲击二百四十欧了,终究止步在了二百三十九欧上,而她那时再出手,固然能获得最大的利润,但是风险就实在太大了。

对这个结果,韦明河和邵国立都表示满意能在最高个抛出股票的,不是阴谋家就是疯子,当然,也不排除运气最好的家伙,比如说穿越者什么的。

陈太忠从德国回来之后,收拾一下就准备回国了,不过就在此时,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话的人有点莫名其妙,居然是素波市苕山煤业集团的老总杨学锋。

这苫山位于永泰县境内,是永泰山的一个。支脉,而苕山蝶业则是天南有数的大型国营煤企,虽然只是副厅单位,却是享受正厅待遇的。

不过,这近五十岁的杨总,对陈太忠是相当客气,“陈主任,贸然打扰,真的不好意思,那天跟碧涛的邪总在一起坐一坐,就说起您了。”

“哦,邢建中啊”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这估计是要有点麻烦事儿了,“邪总那人挺不错的,是留学生回国创业的典范,知识渊博,也乐于助人

碧涛蝶焦油深加工厂,跟他的渊源绝对算不上浅,就算不说邢总本人。只说投资方,那天才美少女小荆总,是各种场合里,陈某人唯一认可的正牌女朋友。

但是这个电话既然是杨学锋打来的,而不是邪建中打头,那么显然。这里面是有点因果的,所以他就泛泛地回答,同时暗示对方,想找我帮忙,怎么也得是邢建中出头才行。你在我眼里不够看的。

杨学锋能坐到这个位子上,哪里能听不出来这样的意思?说不得干笑一声,“那天是全省媒炭工作安全生产会小邪过来联系焦油的事情。我接待了他。”

煤炭安全生产跟煤焦油深加工是不搭界的,不过邢建中的碧涛厂技改工作已经完成,分离出的沥青已经能适用于路面施工,这个大毛病一旦搞定,二期、三期的工程上马,也是一个必然了。

按说,他收的是别人不要的东西,没必要上门来套交情,不过邪总深明“常将有时思无时”的道理,又由于这么发展下去,凤凰市的焦油必然满足不了碧涛的需求,那么。跟外面几个大型媒矿搞好关系,也是应当的。

再加上随着碧涛的崛起,有些有心人就有样学样,虽然像张州那种完全窃取技术的事情没有再发生,但是国人的模仿力那是不用怀疑的。无非就是个分馏和渗析,能有多难?

当然,山寨来的东西,技术底蕴是没法比的,所以就算山寨得比较成功的厂子,也不过是能从煤焦油里提炼出两三种品质比较有保证的产品,跟碧涛对焦油的利用率和产生的利润相比,实在是惨不忍睹。

但是再惨,终究是有利可图之物不是?碧涛收煤焦油的价格实在不高,再加上运输成本,有些偏远地区的主儿就索性就近低价卖了,这对邢总来说,也不是个好消息。

尤其是近年来,煤炭行业疲软的现象已经探底,目前正在酝酿着反弹。可以想像的是,随着煤炭行情的上涨,这焦油的涨价,似乎也是必。

邪建中是没资格参会的,又由于他的企业相对参会者来说,也有点又不是煤炭生产行业的主业,所以大家对他也不是很重视,除了一家张州的蝶企有兴趣问一问他技术转让的事情

不过这杨学锋是个例外,杨总是前年接手苕山蝶业的,煤炭行业这两年不景气得紧,他的日子过得也紧巴巴的,最艰难的时候,甚至苕让煤业自己的宿舍区,都供不起暖气。

不是矿上没有蝶,是挖出来的煤要求爷爷告奶奶地除出去煤少了人家煤贩子都懒得来拉,而能追回来的资金,能保证得了半开工都不容易了。

今年的情况要略略好一点了。但也仅仅是能保障了暖气供应这个程度。不过苔山煤矿的级别挺高,所以杨总能从上面了解到,国际形势在变化,欧洲经济在复苏,煤炭行业迟早要迎来一拨行情。

这些年来,苔山的日子真的过得太惨了,国家调拨的媒不但价格低还保证不了回款,那些煤贩子也是拼命压价钱拖资金的,所以,对于这一拨行情,杨学锋极为期盼。

他不想受制于人,又想保证在这一拨行情里保证苕山煤矿的利益最大化,那么想方设法地打开海外市场就很有必要了。

邪建中其人其事,杨学锋也早有耳闻,毕竟这是煤炭生产相关行业里的一颗明星,由于掌握了别人仿冒不来的技术,媒炭行业普遍疲软的情况下,人家居然能活得有滋有味。

为什么此人有别人掌握不了的技术?因为人家是海龟!

力口章安出去

邪建中在煤炭行业还有一个口碑。此人从欧洲学成回国之后,并没有回了家乡张州,反到是跑到了煤炭资源相对缺乏的凤凰因而惹得张州的煤炭大佬们抱怨不已,这是一件比较古怪的事情。

杨学锋干了煤炭这一行,跟外界接触得实在不算多,由于想要邢总帮着跑门路,所以了解了一下此事,才愕然地发现,邢总跟凤凰招商办的副主任陈太忠交情不浅,而陈主任现在正坐镇凤凰驻欧办。

凤凰,,驻欧办?这显然是个令杨总惊掉下巴的发现,这地级市什么时候也有了驻欧洲办事处了?说不得就要再细细了解一下。

细细了解的结果就是,杨学锋非常热情地接待了邢建中,表示营让焦厂的焦油,可以跟碧涛签一个长期供货的合同,不过那个啥”我有点小事想要麻烦邢总一下。

邪建中原本还是兴高采烈的,一听说要找陈太忠帮忙办事,就有一点犹豫了,“这个事情,您先自己找他比较合适,您也知道我是张州人,,那边现在对我,还有点误会呢。”

这个借口虽然比较勉强,但也说得过去,杨学锋已经知道,邪建中跟陈太忠的关系。远没有荆家人跟陈太忠的关系铁,所以他就又找到了分管工业的副省长沙鹏程。

杨总可不想找到凤凰市去,凤凰那里也产蝶呢,原本人家还没想到。我找过去,岂不是提醒凤凰人还有这么一条路子可以走?

沙省长一听是陈太忠的事儿,眉毛登时就皱起来了,“这家伙是挺能折腾的,不过这人脾气不好,你先跟他招呼一下吧,嗯,你别说找过我。”

一听这话,杨学锋明白了,合着沙老板跟这人不对付,而此人跟沙老板不对劲儿,居然还能混得风生水起,真是”这家伙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既然是这种情况,杨学锋也就不想那么多了,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自报家门了,成就成不成就不成,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成想,一试就试出来一个官味儿挺重的回答,杨总一直以为,这厮年少得志口碑又不好,指不定怎么轻狂无行呢,谁想人家的回答稍嫌傲慢,却也是丰规中矩。

于是,他就又将明建中的答案说了一遍,还说自己的菩山跟碧涛签了长期供货合同这才是杨总处事的老道之处。

要是搁给那些年少气盛的,说你邢建中一个民营小商人,不帮着说情我就不卖给你媒焦油了,反正那点白菜价的东西,对苕山真是可有可无的,但是正经做事的人,从来不会为一时之气自断后路,再说了,碧涛里可是还有荆家的股份呢。

“你这个苕山蝶矿,是市管企业吧?。陈太忠更在意的这个,心说赵喜才的摊子,我吃多了去管?凤凰市还不少煤没地方卖呢。

“省管企业,只是在素波而已杨学锋可是知道。陈太忠跟赵喜才不对付。心说你不问我都要想办法暗示,你这么问。我要不说清楚岂不是太傻了?

但是,人家敢这么肆无忌惮地问,可见真有几分不含糊,杨总的回答就越发地小心了,“等条件好了。苕山能全省收购一些煤矿,只要地方政府愿意卖。”

“哦,那就是归沙鹏程管了”得。陈太忠又来这么一句,当然,他是无心的,只是由于他跟沙省长关系不好,所以直接就点名了。

杨学锋登时就无语了,我说小伙子,你看看你吧,满世界都是仇人啊,要不我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呢?“嗯,沙省长可以管,范省长也能管,想当年蒙书记在能源部的时候,下来视察苕山,我还参与了接待。”

“蒙书记?嗯,那说说你的想法吧陈太忠一听说蒙艺,话头子就软了,而且这个杨学锋没准就是在蒙书记在天南的时候被提拔起来的。

当然,他也有一些别的想旧,尔笃山出产蝶炭,我凤凰也出产蝶熊啊,你且井说说你切恐汕能搞的话,我优先照顾了凤凰,有多没少地打发你一点就成了。

可杨学锋又岂能想不到这一点?他不通过凤凰市找陈太忠,那是因为怕凤凰市里想出别的变通法子。并不是他的法子别人拿去就能用。合着他是想借着这一拨行情。把矿上的设备设施也改造一下,这必然会涉及到资金问题,而苕山煤矿目前的资金并不富裕。

没钱不怕,咱招商引姿贷款嘛。所以,他就希望陈太忠能从欧洲引来资金,而他可以用售山出产的焦炭抵偿借款。

要说这焦炭的买卖,就不得不提一下出口配额,弄不到出口配额焦炭根本出不去,很多人能吃了煤倒这碗饭,就是因为在拿类似批文时有这样那样的关系。

天南省每年也有国家指定分配的配额,而苕山是国营企业,按说是不愁这个配额的,但是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苔山想得到更多的配额也很难。

而一旦从欧洲引来贷款,苔让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挤占别家的配额一那是我还钱用的焦炭,不让我出口?可以啊,这钱你帮我还吧?

从某个角度来说,苔山如果能签订比较合适的贷款协议的话他们挤占的配额根本跟天南不沾边,而是跟整个焦炭行业抢饭碗。

借钱改造、又能借此扩大出口的能力,这买卖一举两得,时苕止。煤业真的是再戈算不过了”而且这样的手段,用在大蝶矿比较合适,凤凰的煤矿,都太小了一点也太零散了,倒是张州的资源整合一下,估计也能如此操作。

算盘打得很好嘛,但是跟我、跟凤凰市有什么关系呢?陈太忠听明白了,就想敷衍了事,“哦,那我帮你留心一下吧,成不成的不好说啊

“我们的改造,计发投资五、六十个亿。”别急。杨学锋敢这么提要求,那就算好了一些东西一这年头傻瓜才会学雷锋呢,而且营让跟凤凰市根本不搭界。人家陈太忠吃撑着了,帮他引资,再帮他卖焦炭?

“这个。改造,要采用很多高精尖的矿山、冶炼、安全等设备设施,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经验不是很足,还需要凤凰驻欧办等兄弟单位多多指点。”

这才是杨总的杀手铜,当然,由于临铝那档子事儿比较隐秘他并不知道陈太忠手上还有一个普林斯公司,所以没说太多,然而,这样的暗示也就足够了五六十亿的活儿啊,由你凤凰驻欧办来指导。

当然,这指导能指导到什么地步,是全部的设备设施,还是部分设备设施一甚至连土建程都算上。这就不好说了,毕竟还有些“等兄弟单位。呢,反正两人的交情也没到这一步,他提一下,证明我不是让你白忙,这就足够了。

陈主任你要是有心,这些都可以坐下来谈,我都把金额报给你了,那就是没什么不能谈的想必你能听得懂吧?

“哦,能提高生产力,更好地保障安全生产,确实是件好事”果不其然。陈太忠的语气发生了些微的变化,不过下一刻,他又来了一句云山雾罩的话,“也别把希望全寄托在国外,国内、省里,杨总你也多争取争取。”

这家伙到底是想帮忙,还是不想帮忙呢?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杨学锋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他真有点听不懂”

其实这也没什么懂不懂的,陈太忠就是帮不帮都行的两可的态度,首先,他要优先考虑凤凰市能不能如此操作,其次才能考虑到菩山蝶业。

再有就是政策方面的问题了,而且他还要多了解一下欧州这边的需求一没有下家,你就算谈出来花儿来也没用不是?

陈太忠是接过一个。扛煤矿的。后来就直接甩给了刘望男,又由于凤凰有个产煤大县金乌,所以他挺清楚凤凰市的中小煤企过的是什么样的苦日子。

这才是驻欧办该做的正经事!他是这么认为的,又由于此事干系甚大。一时间他就有点犹豫了,现在我该不该回国呢?

这件事的意义很重大,证明凤凰市不但能引得进来还走得出去,而且更重要的是,跟以往他遇到的事情一样,此事除了他,别人都办不了。最起码不能让他放心一虽然他已经很努力地帮袁猛适应这个环境了。

至于说提供这个思路的售山煤业杨学锋,他根本顾不上考虑。

他正琢磨呢,猛地电话响起。来电话的是黄汉祥,说不得笑吟吟地接起电话来,“哈,黄二伯,我正有事要找你呢

“你先等一等”黄汉祥的声音听起来挺严肃的,“组织上有个重要工作,希望你帮着了解一下情况

“组织上”不是吧?”陈太忠登时就有点晕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愿意跟有关部门打交道。

“九月份的时候,北京的力申奥委员会成立了黄汉祥不管不顾地说着,“这个”巴黎也要申奥,你帮着了解一下他们的动态

双倍最后两个。小时了,风笑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