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捞过界2021禁忌

2020捞过界2021禁忌

这次会餐,说是为陈太忠和凯瑟琳接风,实则就是大家的一个庆祝会,不如此的话,这份欣喜也没个可发泄的地方。

虽说在座的,都是见过大钱的主儿,但是这钱赚得干净利落而且刺激,用的又是不怕宣诸于口、甚至可以自豪的方式,庆贺一下很正常。

这种场合,陈太忠居然发出如此怪声,别人想不注意到都很难,说不得邵国立就发问了,“怎么回事?”

“想到点儿不开心的事情”当着凯瑟琳,陈太忠本不欲多说,可是想到正是为了那个。破苕山,自毛才找到邵国立要清单,心里这火真的是再也压不住了,“遇到个白眼狼,真是不想还好,一想就一肚子气。

“谁呢,谁呢?”齐晋生一拍桌子,眼睛就瞪起来了,“搞他,找太忠你的麻疑,那不是跟咱哥几个上眼药呢?”

“说起来真丢人”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我好不容易做通了凯瑟琳的工作,扔点钱进去,你们说这孙子干的是什么事儿嘛。”

“凯瑟琳的工作,你还不是一做就通?”韦明河话里有话地来了一句,结果引得大家哄堂大笑,直到笑完之后,邵国立方始点点头,“原来你要那个清单,是要搞这个啊,,焦炭这东西,说实话,没个啥赚头。”

“这个。事儿不对劲儿”齐老二听得摇头,一边摇头,一边侧头看一眼邵国立,“就算焦炭的行情再看好,这日本的资金来得也太蹊跷了,国立你说是不是?”

“哼”邵总听得亨一声,也不做答,端起酒杯,冲陈太忠笑着示意一下,清掉杯中酒之后,才长吁一口,“反正太忠”,反正凯瑟琳这钱,投到哪儿都没问题,有些人不识抬举,将来慢慢收拾他们。”

“合着你知道是谁在坑我?”陈太忠倒是认可不识抬举这个形容词,但是看邵总这表情,似乎是知道点什么,说不得沉声发问了,“老邵,你这就有点,那啥了啊。”

“太忠,不带这么冤枉人的”我又不是神仙”邵国立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心说我要真是涉及此事了,齐晋生可能泄露出来一点口风吗?你这不是小看人家齐老二的情商吗?

“我只是知道,有些人对日本印象比较好,又知道一些人能在配额上动手脚”他两手一摊,坦坦荡荡地看着对方,“晋生也是这意思,估计有人使坏了。”

“至于吗?”陈太忠听明白了,他知道,邵总本人就是玩配额的主儿,包括他来北京之后,第一场就代表孙姐赢了邵总、郜琢等人不少,那约莫就是配额的事情。

所以,邵国立这话大概是比较可信的,但是,他个人不太能接受眼下这种情况,“屁大一个苔山,也就是天南省当个宝,还有人闲得专门使坏?”

“各种配额里,就属焦炭的配额最乱”既然被误会了,邵国立不得不皱着眉头解释,“不过真算起来,也就是被那么有数的一些人控制着”你别问我那些人是谁,要问就去问你的黄二伯。”

“有那些不服管教的,以为是自己联系出的路子,就不怕别人卡脖子,但是”可能吗?”齐老二冷笑一声,跟着补充了起来,“太忠,这次是你自己漏气了,那些人打听到你身后有黄家,知道拿不住你,索性直接断了你的念想。”

“不会吧?咳咳”陈太忠清一清嗓子,半是因为自己误会了朋友而内疚,另一半也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需要调整一下思路,“你都说了,焦炭的配额比较乱。”

“有序的乱和无序的乱,是不一样的”邵国立正色回答,“这个乱,导致价格统一不了,但是同时,也是由于这个乱,大家深受其害,就不想这里更乱了,”你听得明白吗?”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你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要是再听不懂,那这么些年的情商也就是白练了,“他们不想我插手,又忌惮我身后的人,索性就来个釜底抽薪。”“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齐晋生笑着点点头,略略犹豫一下又补充道,“说穿了,这也是焦炭行情看好了,我琢磨着,要是还是半死不活的那样,倒也不差你这么一个搅局的。”

“啧,我说晋生,你这话怎么说的?”邵国立听不入耳了,心说咱哥俩在一块儿你随便怎么说,可这么跟陈太忠说话,那真的不合适,说不得出声了,“只要是太忠想进去,不管有没这地儿,大家都得让一让,怎么就搅局了呢?”

“呵呵,我就是那么一说”齐晋生微微一笑,浑然不以为意,他的性子可是皮实的很,毛躁起来有毛躁的样子,若是容起人来,肚子里不敢说撑船,过辆汽车是不成问题的,“我主要是想说,太忠碍着他们了。”

“那大家帮着打问一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韦明河插嘴了,这次在外国股市上捞钱。大家不但自身有面子,在朋友跟前也有面子,像他手里的钱,不但有许纯良的,还有苗毅勇的,眼下太忠发话,不爽某事了,那自然不能坐视。

“那是一定的”邵国立点点头,心说你最近跟许家走得近九几天南也不是没人。“两天啊,就这两天。定帮太蜓门月一了。”

“嗯,我也问一问,真是不信这个邪了”陈太忠原本都不想追究此事了,可是听大家这么说,心说你们都是在天南之外混的,都敢这么说,那我这天南的地头蛇也不能服软不是?说不得笑着点点头,“两天哈,谁拿不出个说法来,回头就请大家欧洲半月游,”

“欧洲我都去得恶心了,南美吧”邵国立笑着摇头,“听说委内瑞拉的妞儿不错”咳咳,我说凯瑟琳。我是想自己去,又没说拽着太忠,你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嘛,”

这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有个理论是说,随便两个素不相识的人,通过六个人就能联系上一一哪怕一个是中国山沟的山民,另一个是华尔街的不知名雇员。

所以,事实的真相在不到一天里,就传了回来,杨学锋在给陈太忠打了电话之后,听出陈某人起码没有明显的拒绝,又知道此人念着蒙艺的好。

所以他就跟蒙书记联系了一下,意思是说老书记您看,您都离开了小陈主任还惦记着您呢,也是不辜负您当初对他的看重。

嗯,蒙艺在那边哼一声。就很直接地发问了,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儿,也别什么老书记长短的,有话直说。

那就是这么点事儿,杨学锋把情况一说,意思是说要是您能跟陈主任打个招呼,我这儿就是比较放心要不是陈主任这么认您,我也不敢麻烦您。

蒙艺对这个杨学锋还是有点印象的,又听陈太忠跟外人说也认可自己,心里也高兴,他都离开天南了,这种事儿管不管都行,心说这八字没一撇的事儿,我也不会没事儿就找陈太万一事情不是你说的那么回事呢?

所以他就表态了,你先把你的事情搞好了,再说其他的。

就这么极其含糊的一句话,算是个不是承诺的承诺,可是杨学锋听得明白,这个改造要立项、要找资金,搞得差不多就等临门一脚的时候。就可以登门去拜访蒙书记做最后的努力了。

等着立项的煤炭企业多着呢,于是他就又找到沙省长,说是我已经搞到一些外资了,跟别人比,我有优势啊。所以这立项得先立我的。

他吧嗒吧嗒地吹牛,沙鹏程一问,知道陈太忠“已经答应”营止了,杨总又将陈主任说得出口的话重复一遍,以示自己不是在忽悠一

嗯,将来凤凰的焦炭要从我这儿走一部分。这个消息在瞬间就传了出去,第三天头上,就有人找上门来了,说是你真要改造的话,出口欧洲不如出口日本了,你要愿意走日本,我不但能提供资金,还能在赵喜才那儿帮你活动一点钱你要拿了某些人的资金,赵市长还会管你吗?

这一下就让杨学锋坐蜡了,杨总心说陈太忠得罪的人确实太多啊,不过他也没想着完全应承下来,还想跟陈主任再仔细合计一下呢,不成想人家那边啪地就压了电话那小子的臭脾气,真不是白传的。

事情就这么不大一点,真值得计较的,是找上苕山的那位的来头,乍一听只是一个北京公司,带一点港资和日资背景,但是略略一了解,大家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打听天南的消息,自然是陈太忠最拿手,不过京城这边的各种势力,就不是他能了解的了,所幸跟他吃饭的那几位都不含糊,虽然不是顶尖儿的亿党之流,但是类似的消息是瞒不过人的。

那家公司背后,也能牵扯到一个庞然大物,那是不输于黄家的存在,黄家是资格够老枝蔓够广一说穿了还是黄老能活,那边却是近些年崛起的,势力够大,简直可以用诣天来形容,自身有着极大的利益诉求。

像蝶焦这种玩意儿,那边一姑且称之为蓝家吧,蓝家基本上没兴趣去插手,都是外围一些人在搞,用邵国立的话来说就是“焦炭没啥搞头”

想这大陆一年出口的焦炭,总共都到不了十亿美元,大家还要排排坐吃果果没办法,这东西是出口不是进口,产地又分散,真的不好垄断。

当然,蓝家没兴趣不代表没人打着他们的旗号来事儿,就是在这焦炭出口的配额上,属于蓝家的势力,占了三成还多,这就很厉害了。

而黄家在这个口上,基本上是空白的,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那么此次,陈太忠想帮着苔山引资,这就算是黄家想动蓝家的奶骆了。

蓝家的核心圈子里,或者也不是很在意此事,但是下面的人肯定不肯答应啊,所以引来这种反击,倒也不算太意外。

陈太忠当然也听说过蓝家,他还隐隐地猜到,黄汉祥曾经警告过他防范接触的某些人和事,所指的就是这一家。

蓝家的势大和贪婪,那是上层里出了名的,年轻的驻欧办主任一直也挺不屑这一家,认为吃相难看不是大错。但是搞得大家都知道。那就太粗鄙了。

不过最近,陈某人的看法有一点改变了,他通过自身的遭遇反应过来一些事情,有些时候不是你想吃相难看。关键是有些事情就不得不那么做。

比如说吧,他若是能顺利地将凯瑟金引入笃山当然,现在纹个可能性凡经不存在丫、:、几一个一假设。

然而这个假设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他引入外资,本意肯定是好的,售山蝶业没钱啊,没钱就谈不上改造,就谈不上升级换代,那么就无法增强竞争力,接着就是宿舍区可能在某一年的冬天,继续供不上暖气。

但是搁给外人看,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一些似懂非懂的人,着到的是另一面:,投资的普林斯公司老板,是陈太忠的洋姘头,不但这贷款要收利息,还要定向采购姓陈的混蛋这下不知道能赚多少呢。

再加上拿焦炭抵偿贷款,麻痹的这普林斯公司又能赚一大笔。出卖国家利益,也不用这么**裸吧?老天怎么不开眼,劈死这姓陈的混蛋呢?

这些想法都是没错的,然而一个事实不能抹杀,你不给凯瑟琳好处。人家吃多了来中国耸雷锋啊?资本的本质就是驱利的,陈某人为了这个引资,已经是气得摔了凯瑟琳的电话了!

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悖论,好像是不贪丹不足以成事一般。

陈太忠也相信,这年头公道自在人心,他的不得已,绝对不能跟蓝家的贪婪混为一谈他陈某人本身就没那么大的摊子,也没那么多的利益攸关方,不像蓝家,为了维护自家的势力和威风,必须要付出一些不得不付出的成本。

然而,话是这么说,蓝家的不得已或者很有不少,但是贪婪毕竟是客观存在的,甚至连比较看得开的黄汉祥,都十分地看不下去,并且提示过小陈同学不止一次当然,老黄或者是有点别的私心,比如说站在了家庭利益的角度看待此事。

总之不管怎么说,有过这些经历的陈太忠,看待蓝家就能以比以前更加客观的视角去分析了一蓝家或者并不是一无是处的。

碰章禁忌

反正,这个调查结果,令众人心里都有点悻悻,第二天中午的酒桌上,邵国立都不合适说什么了,倒是韦明河有些不服气,“总要讲个先来后到的吧?而且天南也是黄家的地盘啊,这算是什么,上眼药吗?”

从个人性格上讲,其实邵国立比韦明河更合适混官场,邵总人虽傲慢,那是条件太好的缘故,若是论正义感。他要差韦处一些,一旦发现自己的势力不如对方,那负隅顽抗的勇气,也赶不上韦处。

只不过,他是闲散和享受惯了的,受不了官场那份清苦一哪怕是表面上的清苦,不像韦明河,咬咬牙也扛得过去。

正是因为如此,韦明河敢说一说怪话,而邵国立就不敢。

“看来确实是这么回事了”。陈太忠冷笑一声,接着又悻悻地叹口气,“唉,现在有点不敢去找黄老板,他吩咐我的事儿,我没办了呢。”

“咦?太忠你也有办不到的事儿?”邵国立奇怪地看他一眼,这到不是挤兑人,而是黄汉祥也不可能拿做不到的事情来为难他,“什么事儿,说说看?”

“不要了吧?”陈太忠觉得此事有点过于匪夷所思,说不得眼巴巴地看看这二位,“说点愉快的事儿吧,对了国立,前一阵儿你答应我跑的两个省的助力车呢?”

“那事儿在办,总得对个合适的机会”。邵国立不耐烦地挥一挥手,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少打岔,说一说,是个什么事儿?。

“就是这个”北京奥申委成立了,你们知道吧?”陈太忠无奈地翻一翻眼皮,见那二位点头,又悻悻地撇一撇嘴,“这巴黎也要申奥,嗯”反正就是让我多注意动向吧。”

“哈”邵国立听得登时就笑了起来,眼见对方面皮有点发青了,才清一清嗓子,“太忠,这是能者多劳,我觉得”你行的。”

“这事儿真还能办一办”韦明河倒是没发笑,而是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太忠你在巴黎,不是挺能折腾的吗?”

“问题是人家不让我折腾啊”陈太忠听得又是翻一翻白眼,又长长地叹口气。“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本来是公平竞争的,我要是弄点什么东西出来,个人安危到是无所谓,可是国家被动不是?”

“扯淡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公平竞争更是扯淡”。邵国立听得哼一声,不屑地撇一撇嘴,“要是没有美国施加压力,明年的奥运会就该在北京举行

“这话谁都明白”。韦明河看他一眼,意思说你这不是废话吗?接着又笑吟吟地看陈太忠一眼,“我总觉得。你会有办法的。”

“你倒是真看得起我”。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韦处长见他这副模样,眼睛一转,“奥申委那儿,我到是能找到点关系,回头给你弄点资料,”

“喂,等等”邵国立打断了他的话,猛地拍一下桌子,“太忠,你可以找黄老板要资料的嘛,这不顺便就,有什么事儿都可以说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陈太忠打个电话给黄汉祥,黄总那边例行地没接电话,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将电话回了过来,“你这是回来了?”

“回来了”陈太忠笑一笑。接着就说了一下,自己想多了解一点关于申奥的情况,嗯,这不是那啥,找

“哦,那成,我先让京华给你拿一套概述,细节的东西,你看看需要什么,我再帮你找”黄汉祥听他这么说,到也挺高兴。

“那个,,黄二伯,好久不听您指示了”陈太忠一听可是急了,心说我找你那是要歪嘴呢,虽然阴总也能把话传到,但是隔了一个人,这力度未免就要差一点,“您得随便当面指示点什么才好。”

“啧,我说你小子,”不知道为什么,一听他这满嘴跑官腔,黄汉祥心里就是说不出的不自在,“不要这么油滑”咦?你不是又做了什么事儿,让我帮你擦屁股吧?”

“没有,我是被人欺负了”陈太忠一听老黄这么说,知道也不合适瞒着了,“而且,也是挺不给您面子

“行了,你别说了,来我办公室找我吧”黄汉祥原本还想听他电话里说呢,听到后半荐就是重重地一哼,“半个小时啊,快点儿。”

这次去黄汉祥的办公室。门口倒是没人等着,估计老黄也是才到,因为陈太忠进门的时候,负责接待的女孩笑着冲他点点头,手一指就让他进去了。

办公室里,黄汉祥正端着茶杯喝水,见他进来,指一指对面的水杯,“喝茶,嗯,你说有人欺负你,是怎么回事?”

陈太忠张嘴就把菩山的事儿说出来了,当然,有些猜测就不合适说了,“我连敲带诈,好不容易搞到点钱,那边居然这么搞,黄二伯,本来我是听您的吩咐才这么上心做的。”

“嗯”黄汉祥点点头,等了一阵见他不说了,才重重地一哼,“接着说,我知道你话没说完呢,比如说那边投资的背景。”

“这还用我说吗?就是那样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您早就跟我说过了的,嫌我插进来一只脚,不过,这好歹是天南的企业吧?”

黄汉祥端着杯子的手,在空中停了一停,他自然听得懂小陈在说什么一我陈某人发展天南的经济,哪怕就算乱插脚,可是也有大义名分的,那边可是不管不顾地把手插进黄家的地盘了,谁更欺人太甚?

“嗯,菩山的改造项目,看来是要放一放了”黄总犹豫一下,终于发话了,他这点担当还是有的,他不想惹人,但是被人欺负到门上,那不反抗也不可能,“这营山媒业的头儿,脑子让驴踢了吗?”

“咱让他上项目,上到一般卡住”陈太忠听得大感欣慰,心说老黄这担当,比蒙艺还强几分一关键是人家敢不讲理,蒙老板的顾虑就要多一点了。

要说坑人,他当然不缺阴损点子,说不得笑一笑,“就跟烂尾楼一样,把他的资金扯进来,拖他个半死不活的,到最后再改制一下,哈哈”

“你小子真缺德”黄汉祥咳一声,一口茶水好悬没喷出,咽下水之后,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心说这点钱对蓝家来说算什么?

“他敢插手,我当然要重重地还回去。”下一刻,他脸色一沉,“这点小伎俩你黄二伯也会,但是不够痛快,要还击,就给个明确的信息,就像人家上门找苔山,正大光明地登门。”

“那这还是影响了天南的发展了”陈太忠听到这里,眉头微微一皱,“唉,算了,我还是回去把凤凰的煤炭资源整合一下吧。”

“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黄汉祥重重点头,表示自己的支持,“合着某些人插手的事情,别人就不能玩了?还真把自己当成天王”咖…”

“嗯?”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不解地看过去,却见黄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亨,我管他什么样呢?好了,那个营让。煤业的老总,该换了。”

这都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不过显然,老黄不欲说某些事,他也不好强求,“还有那个素波市长赵喜才”有人打着他的旗号,”

“啧,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嗯,没事,一句话的事情”黄汉祥点点头,却是搞得陈太忠有点无语,合着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碍眼,您眼界高得都能把这种大事忘了?

事实上他这也是想的左了,想那赵喜才已经是无根了,谁还会在意?别说黄家,就是杜毅和蒋世方,都不会将此人放在心上一眼下暂时不动,不过是没有理由,而杜蒋二人还要磨合,同时也不想让蒙艺太过难看罢了。

“还是这个申奥,你得上一上心”黄总才不管他怎么想,一边说一边就将手边一个文件夹推了过去,语重心长地交待,“你受气我要管,但是,你也得给我长脸不是?”陈太忠沉吟一下,终于硬着头皮点点头,“成,黄二伯您都这么说了,我努力就是了。”

“最好拉拢腐蚀一些他们的申奥成员”黄汉祥见他还是有点不开窍的样子,说不得笑着指点一下,“反正你的驻欧办,不是一直夜夜笙歌来的吗?”

“哪儿有”陈太忠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坚决不肯承认,“我那都是工作

七千字,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