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关联2023都是大事

2022关联2023都是大事

“这小子,真是够混的”。看着陈太忠离开的背影,黄汉祥笑着摇摇头。

小陈这家伙,胆子是一等一的大,行事也相当地肆无忌惮,可是有一点,除非你抓了他的现行,这家伙对做过的过分事情,从来都不认账。

按说,以黄总跟小陈的关系。两人在一起是没什么不能说的,然而这家伙就是敢硬着头皮不认账。睁着眼睛说胡话的本事,真的是一绝。

要是别人敢这么对黄老二。那绝对是找虐,可是小陈这么做,就有点撒泼打滚的意思,虽然是无赖倒也显得有几番可爱要不说人和人的缘分很重要呢?

下一刻,黄汉祥收回了思路,开始专注地思考蓝家的事情,蓝家这次的反应,确实有点过了,外面的人不清楚这里的门道,但是他懂。

在别人眼里。蓝家贪婪无行胆大妄为,真的惹上黄家也不是意外。可是黄汉祥心里太清楚了,再给蓝家一个胆子,也不敢主动来惹黄来

他们的口碑这么差,势力却还能壮大到如此地步,其中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他们从来不招惹比自己强大的势力。

是的,朝中权力可以争夺,但是对各大势力的自留地,蓝家一般就不会去招惹吃相难看不要紧,关键是你得明白,什么地方不该下嘴。

现在外面的人一看,都当是黄老不行了,太老了,而蓝家气焰嚣天,事实的真相是蓝家根本不够看的,若不是黄家要尊重现行体制,那真是连连打脸都没问题的。

蓝家有一个极其严重的短板:部队里没人,这在最顶层的政治斗争中,就是一个致命的弱点,大家尊重你,是愿意按规矩跟你玩儿。你要太不守规矩的话别欺人太甚哦。

这弱点他们自己也知道,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蓝家想往部队伸手,都没那个胆子,口碑已经糟糕成这样了,你要敢琢磨把这唯一的短板补齐,等待你的绝对是乱棍相加。

有这个短板,大家能无视你一些过分的行为,你要琢磨上军权,那可真就没人敢放心了,这一点,该明白的人都明白。

像那个啥啥的铸为什么能善终?那就是人家当初手里掌握着实实在在的暴力,横下心的话什么都做得出来,最终却是没下得去手,于是,大家也就都知道投桃报李。

总之,蓝家是势大,也敢乱伸手,但是最敏感的东西他们是不敢动的一当然,若干年后,或者有那些“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会考据出来,蓝家眼下的贪鄙,当是自污保全之举,却也由人分说了,反正人家没惦记部队是实情。

那么,黄家在部队里影响大?这么说也不对,这其实也是黄家的短板,然而,陈太忠国庆前去拜望黄老,接连遇到早起排队的中将什么的。也能说明一点问题。

同样的时候,去蓝家门口看看,肯定也热闹,会有中将吗?或者吧,但是,绝对是没根底的那种。

说穿了还是那句话,某人活得够久,就算在军中没什么势力。但是总不免要有这样那样的故旧的孩子需要照拂,久而久之,短板也变得不那么短了,这就是老牌子的底蕴,不是新扎人物能轻易比拟得上的

要不黄汉祥吃撑着了,去加拿大还得专门跑到广州坐飞机?所以,刚才黄总就有点奇怪。这事儿是怎么回事,蓝家就算有抱怨,去营山的时候,怎么也得先礼后兵吧?直接上门打脸,这不是找虐是什么?

然而紧接着,他就考虑到了一种可能,莫非是磐石的事儿惹出来的?磐石省,他家的老三黄和祥才上任那里的省委书记。

很多人都道,这太子党嚣张跋扈一无是处,殊不知在有些场合还是有着别人替代不了的作用,像磐石那边最近的事儿,便是如此。

简单一点说吧,国家最近在搞一个横跨几省的民生工程,其中又有点不宜宣诸于口的战略意义,所以沿途几省的配合,就很重要了。

出于种种原因,该工程虽然勉强够得上国家重点工程的标准了,但是不合适那么去搞,而且国家出面的话,所耗成本太高涉及到沿途的征地啊,建设啊,哪一样都得按规矩来。

正经国字号的出马,该省的省不了,反倒要多出点耗费来,而且重重关系协调下来,施工的速度,那是不用指望了。

这种情况。用太子党就最为方便,而且越是个头大的越好用一那个啥,这个活儿我从国家包了,本来也赚不多,工期要求又紧,诸位兄弟行个方便给个绿灯,仰仗了啊。

这要做的事情,一旦从公家变成私人性质,别人就不好再横生枝节了,断人财路这是大罪啊一能意思一下说得过去的,也就行了。

而接这个活儿的。就是蓝家里面一位,整个工程下来,算巴算巴人家估摸能赚个十来二十亿的。可是要国家出面,多加十来二十亿估计也不大搞得定,最关键的是,时间耽误不起。

所以说论起太子党的存在,不是纯粹全是坏处,起码这件事上。是有正面意义的。

这些就扯远了,反正蓝家这位也不含糊,拿着尚方宝剑就出去干活了,有两点为其撑腰::2国家支持的民生,程,不过是外包了而巳。另点沈出,人家是蓝家的,谁不开眼往上撞一撞试一试?

说实在一点,此工程就算过境天南,黄家都不会有什么话,这点轻重缓急谁不明白,然而好死不死的是,这工程过磐石的时候,黄和祥网网,上任。

按说磐石这边,蓝家那位早就搞定了,前一任省委书记不是蓝系的,但是也不敢拦这活儿。又知道自己位子不稳了,还做出了不少让步一被蓝家人记恨上,日子不会好过了。

他做了让步了,但是工程还没干过来就走人了,黄书记一到任,下去视察的过程中,就有老百姓拦路喊冤,说是拖欠土地补偿款没给够。可现在推土机已经开过来啦。

要说蓝家这位,也有点得意忘形了,说虽然是你黄和祥来磐石了,但是工程该怎么搞,我们早跟磐石省说好了的,而黄家和蓝家不对付。大家也都知道的,所以我也不惊动你,就老老实实地干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黄和祥心里也透亮,心说你就干吧,这活儿我不合适拦,尽早干完尽早滚蛋,我看你们蓝家人在这儿呆着碍这是正儿八经的优越有

可是老百姓拦住车队了,黄书记这面子就拉不下来了,他知道,此事是有人在里面撺掇,找出教唆犯这是必然的,但是这些就都是后话了,关键是眼下他没办法坐视了,要不然大家都说黄家怕了蓝家,这成什么了?

把那个蓝啥啥的给我叫过来。说一说是怎么回事,黄和祥只能这么吩咐了。至于陪同领导的地级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早就吓成一摊泥了一当然,他们必然要辩解,但是黄书记没兴趣听。

可是好死不死的是,蓝家这位回京参加一位老友儿子的婚礼去了。而且凭良心说,自打黄和祥来了磐石,那位就不怎么在磐石呆着尽管他以前也不怎么下工地。

当然,这位认为自己是秉承了“王不见王”的理念,你黄和祥是个。人物,我就算差一点但是我蓝家不差你黄家。相见争如不见,大家各安本分就完了。

结果,施工方就只来了一个总经理加一个总指挥,黄书记这就恼了,麻痹的我给你面子,你小子居然敢不在?

按说黄和祥的城府,比他两个哥哥都要深,他应该隐忍一下才对,但这是一个必须认真的事情:你这民生工程成了扰民工程,扰的还是我磐石的子民,我岂能这么放过你?

“让你们董事长来跟我解释吧,九月份该到的款,为什么十一月都没到黄书记是咬着牙说出这些话的合着你蓝家有意碰一碰我这黄家的希望之星?

不怪他这么想,蓝家和黄家本来就是政治对手,按说在这种事情上,既然过境磐石黄某人又是履新的,你就算以前不注意,现在也该注意一下不是?这是势力相差仿佛的双方该有的尊重和默契。

要不说这世界上的事儿就这么寸,他着急拘人过来呢,那位却是酒席之后,不知道怎么急性阑尾炎。住院开刀了。

这急性阑尾炎是真的住院是真的。开刀也是真的。这点事情瞒不过黄家人的耳目,可是黄和祥不干了,他耍借题发挥了,你不尊重我在先,无视我在后,这工程我不暂停一下都显得我胆小了。

没错,你是真的病了。但是别人未必知道啊。我黄某人刚刚落地立足未稳,正是要收敛人心积攒威望的时候。多少人等着看我的好戏呢一这时候我掉得起链子吗?

所以这活儿。黄和祥还真的停了,紧接着,工程指挥部补发了欠着当地的征地款,嗯?这还算有个“亡羊补牢。的态度,不过”其他地方也查一查。看看还有没有类似情况,不着急开工。

这下,两家就算叫上劲儿了,反正黄和祥也不怕,没错,你这是国家发起的民生工程,但你既然是私人承包了,又在我上任伊始就给我上眼药,我拿捏你也就拿捏了,不收拾你一下,你真还以为蓝家就没人敢招惹了?

这档子事儿发生了没几天,又由于事情不大,蓝家最大的那位也没露什么口风出来,不过黄汉祥肯定知道,自家老三搞了这么一出来。

所以陈太忠在天南遇到蓝家背景的资金。黄总很自然地就将此事跟磐石的事儿联系在一起了,心说你们蓝家这是怎么个意思,磐石折腾完了,还敢折腾到素波去,”这是真的打算再碰一碰?

磐石那里不算小事,却也不算多大,以黄汉祥跟陈太忠的关系,说出来也无妨,不过,毕竟是未经证实的猜测。这么贸贸然说出来,将来万一不是的话,黄某人显得有点八卦不像个长辈倒还在其次,沉不住气胡乱猜测的嫌疑,那才会让他有点挂不住。

陈太忠当然想不到,他随便地告了点黑状,就让黄二伯将思路引申到了磐石去,否则的话,他定然也要惊讶不已。

他才从黄总办公室出来,就接到了老爸的电话,老人家网从省成套设备局出来,交了钱领了标书,说是投标还早,眼下没啥事儿了,要带着老伴来北京玩一玩。这可是个麻烦,陈太忠想起自己别墅里乱七八糟那点事儿,心说这不能壬二看到啊好吧。老茶看到也矛所谓都是男人嘛,小一万七妈看到,那就坏菜的了,她一定会很担心的。

于是他火速联系马小雅。说是你赶紧帮我找个靠得住的保洁公司。把房子收拾收拾。嗯”还得给张馨、凯瑟琳等人打电话,告诉她们最近千万不敢找上门来。

就这父母亲随便来北京转一转,就忙煞了他,简直比黄汉祥、蒙老板之类的进家更麻烦没办法,陈某人不算个特孝顺的,但是他总不能让父母亲住宾馆吧?

到最后,他电话都打到钟韵秋那儿了,意思也是说你或者白市长万一要来北京的话,千万不敢直接上门哈,这两天我真不方便。

不成想,就在他最后打电话告诉韦明河,近两天别带花里胡哨的人来我这儿转悠的时候,韦处长有点奇怪,随口一问便笑了起来。

“这点事儿啊,看你紧张的,你那别墅让老爷子看到也不合适吧?我有套房子正空着呢,不算大。三室两厅,让你家老两口儿住那儿得了,给他们找个,做饭打扫的保姆,导游这些不用我找了吧?。

韦处知道,南宫毛毛那帮人里,苏文馨就有专业的旅游公司,于总也有类似资源,肯定就不算问题了。对老人嘛,可不就是这点心意?

他倒是由于想到了陈父陈母的身份,再看看陈太忠现在的地位,禁不住有些感慨:太忠能混到这一步,不但是运气好,这能力也得强到一塌糊涂才行啊,这家伙要真生在有字号的人家,迟早一个中央委员是跑不了的,进政治局也未尝就没可能。

韦明河在这边感慨,陈太忠却是听得一愣,“啧。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法子呢,老韦你也不知道早说,唉,害得我还得再通知别人,这房子在哪儿呢?”

“我呸,我不知道早说你还讲不讲道理了?”韦处长笑着啐他一口

凹章都是大事

光是老爹老妈来,那也就罢了,陈太忠才挂了电话,又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接起来一听,合着是荀德健的电话,“陈主任你回国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我追到北京来了,”

你这小子还没完了?陈主任网要告诉他我忙得很你一边玩去吧。不成想那边又说话了,“您不是负责招商的吗。我有兴趣了解一下凤凰的环境啊

这小子也是个不简单的主儿。陈太忠心里明白,别看那家伙很轻浮,但是丫自打知道韦处长和邵总的身份,又见自己跟那俩关系好。心里没准就有点什么想法。这没名分的子女想获得认可。确实也不容易,他略略感慨一下。想到自己还撺掇蒙勇从这家伙身上刮走了一百万,一时到也不好将面皮翻转,“嗯,想支援凤凰的经济建设?那我欢迎,对了”,你认识香港什么比较有名的律师吗?”

“认识几个”无非就是花钱嘛,不过这得看这她针对谁了”。荀德健的话,依旧是那么直截了当。“要是跟太狠的人物打官司,我请不动人家

“嗯,你先找个地儿住下吧,等个一两天的。我带你去凤凰”。陈太忠随口答他一句,心说既然你这么闲,那我给你找个干的好了,这件事你要是办好了,回头关照你一二,也不是不可能的。

“陈主任,别介,这北京我两眼一抹黑的,谁也不认识啊”。这荀德健还真是个惫懒人物,打蛇随棍上的水平不是一般地高,“我就给您跑前跑后拎包了,成不?客串司机也行,您这么一个人在北京,身边没个人帮衬,跌份儿不是?”

你这北京话说得比我还溜呢,就说两眼一抹黑?陈太忠越发地觉得这家伙是个,人物了,京腔、粤语和普通话,都能说得字正腔圆。说不得哼一声,“不劳烦你了,我也没车

“哦,那我跟朋友借一辆好了,您看奔驰五百行吗?”说到这里,荀德健的声音戛然而止,好似被人捏了脖子一样,下一刻,他干咳两声。“咳咳,我在北京”真的没熟人,就是家里长辈的几个朋友,咳咳。”

“你小子就没一句实话”。陈太忠气得笑了,“你要敢再跟我满嘴跑火车,信不信我把你弄到英国的莫克姆湾捡贝壳去?”

“嘿嘿,调剂一下气氛嘛”荀德健尴尬地笑一笑,顺势转移了话题,“我现在手上还有几百万美元,正想找个正经买卖干,我说陈主任。前一阵儿你们搞曼内斯曼也不带我玩儿,要不我引见俩世叔给你,多不敢说,百十来亿的资金还是能弄得到

“不吹牛能死吗?等我电话”陈太忠哼一声,不管不顾地挂了电话。百十来亿的资金”就算是港币,你这没名分的孩子介绍得出来吗?

而且那规模也只能那么大了,他以前没感觉到此事有多厉害。凯瑟琳也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但现在回头想一想,就能明白她当时面对的压力有多重,带上韦明河和邵国立玩,那就是一份人情了,再加上百十来亿的港币,那情形不失控才怪。

肯尼迫家的坏女孩儿性格有点不羁,但是这件事上,确实是卖了他不少人情,陈某人就算是脾气不好,心里也认可这一点尽管这个赚钱机会就是

陈太忠此次回北京,本不想惊动南宫毛毛这一帮人,不过既然老爸老妈要来,他想不惊动也不行了。他是没时间陪着老人的,只能耍苏文馨派人好好招待了。

这次喝酒,却是又有外人。是一个不到四十岁的干瘦人,身边带着两个女人,经于总介绍,才知道此人是天涯省某影视公司董事长肖天遵,拍了个电视剧,目前正在广电总局审核,过不了关所以来活动。

肖董事长虽然是搞影视的,但是个人形象委实不敢恭维,尖嘴猴腮加上两颗发黄的大炮牙,偏生身边两个女人对他还殷勤得紧,他自我感觉也挺良好,在桌上吧嗒吧嗒地说个没完。

对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土棍,南宫毛毛等人也都习以为常了。也就是碍着于总的脸面,又知道这货人傻钱多。面无表情地听一听罢了。

陈太忠来了,大家注意的重点自然就变了,那肖董听他一口略带一点口音的普通话。就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兀自笑着巴结南宫毛毛。

陈主任眼里也没他,随便坐着聊两句,跟苏文馨敲定了一个导游一辆车。转头就想起另一件事来,“对了,谁有想上巴黎或者米兰时装周的设计师,我提供协助啊。”

“不是吧?”苏总和于总听得同时叫了起来,她们常年在欧美采购奢侈品。自然知道上这时装周的难度,尤其是这意大利人,对中国人最为排斥。

“我有个朋友,自己搞了一个服装厂,挺大的”肖天遵不明就里。就接话了,“大多是仿欧美款式的,自己的设计能力也挺强”回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啧。陈太忠听得好悬没翻个白眼出来,你听懂我在说什么了吗?说不得随意地点点头,“让他把厂子开到凤凰去,这事儿就好商量。”

这话说得有点刻薄,舁董脸上登时就有点挂不住了,他眼角方始**一下。就见于总一道冰冷的眼神射了过你注意分寸啊。

啧,果然是不到北京,不知道天下猛人有多少,肖天遵人有一点嚣张,但却不傻,登时就明白了,这凤凰的小处长,怕是于总都不便招惹的主儿,于是就略略收敛了一点。

陈太忠哪里会在意他的反应?一边说一边就侧头看看苏总和于总,“要有实力的啊”不敢保证一定能捧他们上台,而且我有条件,在凤凰开个公司,我才管。”

“这种人可不是随便能找得到的”一个叫卢欢的家伙接口了,此人也是才进入这个,圈子不久,不过他擅长的口儿里就有科技部。

所以他对陈主任那真是久仰大名了,说话客气得很,一边说还一边笑。“像样的服装设计师,别说北京了,上海广州也不好找到,在香港划拉划拉,估计还能有点戏

“这就是饭辙啊。”苏文馨笑着白他一眼,意思说给你路子你还挑肥拣瘦?“挺体面的事情,咱也不怕跟人说不是?”

“小卢的意思,是说到凤凰开公司有点麻烦”南宫终于接口了,他一向稳重得很,卢欢在他嘴里还是小卢,尚未上升到卢总,那就证明还需要圈子里的一点考验,不过这都是小事了,反正这样的解释,也只有他合适说。

“那么,,合资”陈太忠倒也不在意,笑着摇摇头,“整天办的都是凤凰之外的事情。这次回去,得吃老板排头了。”

“拉倒吧,你拍的短片都上中视了,你老板怕是嘴都笑歪了”。于总笑着接口,这件事里她有份出力,倒也愿意提一下,“不过当时南宫的眼睛。就是盯着那几个服务员了。”

“你,你就扯吧。”南宫毛毛哭笑不得地指一指她,一边的肖天遵转一转眼珠,心里微微一动,合着这位在光电总局能量也挺大?

“是啊,忙的都是国家大事”陈太忠想起须弥戒里那份申奥资料,禁不住又皱着眉头叹口气,“唉,你们说我招谁惹谁了呢?”

“咦?说起这个国家大事,我倒是有个想法”卢欢听他这么说,跟着转一转眼珠,“陈主任,这关贸总协定估计问题不大了,您在外面。多琢磨点类似的活儿?”

“关贸总协定?”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嘬牙花子,兄弟你太看得起我了吧?哥们儿我搞这申奥还不知道怎么下手呢,你居然让我多琢磨点、“类似的活儿”?

不过下一刻,他就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说不得笑着点点头,“那是,要是能入关。可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哈”阴京华听到这里,终于笑了起来,他一直就沉着脸不怎么说话的。“其实入关不入关,关键还是看太忠愿意不愿意出手了。”

“啧,阴总你,”陈太忠气得瞪他一眼,他知道,这家伙肯定从老黄那儿了解到了申奥的事儿,才这么说话。一时间真是郁闷到不得了。

肖天遵这下可是更不明白了,那阴沉沉的阴总居然也会笑一好吧,这个并不重要,反正陈主任是大人物,重要的是他在欧洲”真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