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话痨2025下狠手

官仙 2024话痨2025下狠手

陈太忠跟南宫毛毛这些人在一起。还真就是没什么正经事儿,不过这里确实是个获取信息的一个好地方,他居然很轻易搞清楚了拍一个电视剧需要走什么样的流程一虽然这对他来说,似乎没什么意义。

第二天中午,他父母乘坐的飞机到了。老两口这辈子也算开了洋荤飞了一把,不过下飞机的时候。陈母脸色很是不好??她有一点点晕机。

陈太忠跟着苏总派出的车来接,接到地方之后,下午又陪着爸妈转一转,在次日清早就坐着飞机回了素波,这次是真的把荀德健带上了。

这次他着急赶回去,也是出了一点事情。在国庆前,古听派人跑到素波抓走了九龙房地产的总工。最后也没找出什么罪名,却是羁押了十天才放人。

张兵吃了这样的亏,岂耸善罢甘休?于是就要凤凰警方登报道歉,要不就法庭上见,王宏伟才懒得掺乎这种事儿,直接一脚将皮球踢到了横山分局。

一国庆期间,我们警察局有维稳任务,横山分局有权力变通地执法。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你们先跟横山联系吧,啊?

古局长更是不鸟他这一套,我们抓你肯定有抓你的理由,放你也有放你的理由,涉及维稳的事情,我没必要跟你解释那么多!有不明白的。问局里去。

这种皮球,大家踢起来都是得心应手的,到最后张兵火了,直接把赵喜才拎出来了,赵市长授意市政府跟凤凰市联系了一下:你们这么粗暴对待我们凤凰的投资商,用意何在?投资商因此离开素波,造成的损失谁负责。造成的恶劣影响,又该谁来挽回?

段卫华跟王宏伟一打听,知道此事出于陈太忠的授意,直接就将此事转到了市委:我的意思是让小陈回来解决了这件事,尧东书记你是什么意思?

小陈必须坚守岗位!章尧东毫不犹豫地拍板,凤凰驻欧办的短片上了中视,他很是沾了一下光,而且其时阿尔卡特即将来访,他可不想放陈太忠回来搅事儿??那家伙对我打造手机企业,很有一点微词和想法的。

就是维稳任务,你们爱咋地就咋地吧,章书记的强势那不是吹出来的,他还特意联系了一下古听。把这帮混蛋给我拖住了??小古啊,我记得你以前只是个派出所所长,破格提拔的?

于是张兵就想发动媒体来曝光;遗憾的是天南的媒体不配合,说不的他就将事情捅到了香港媒体上。但是,他在香港混得确实不怎么样。

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家小报登了登,跟那些明星的花边新闻、性病治疗广告之类的登在一起,也没引起大家的注意。

事实上,要说没人注意也不尽然,有人就注意到了这样的消息,将此事迅即地捅回了大陆,结果素波和凤凰就接到了相关的招呼:你们差不多点啊,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居然要搞到香港去,嫌不够丢人吗?

要说,原本上面也不会这么有闲情逸致,去操心这点小事,关键是那小报用的稿件就是张兵等人一手炮制的,里面有点词儿,比较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像“维稳”之类的。

大陆国庆都不稳定,需要维护就是一种误读,另一种误读就是,哎呀,我们香港的谁谁,被大陆“维护稳定”了,这词儿不但有点莫名其妙,而且听得株得慌,太容易引起一些不负责任的猜测了。

被这么一敲打,章书记表示凤凰正在调查此事,不过想彻底查清楚的话,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维稳无事啊一这就是拖了,谁不会?

赵喜才也吓一大跳,忙不迭地解释说。投资商情绪很不稳定,这样吧。我尽量做一做工作,哪怕失去这个投资商,也不能让兄弟城市反目的笑话,出现在公众面前。

反正就是同一个省的两个市扯皮。双方的大头日根本连面儿都不露。下面人扯来扯去,到最后张兵也没辙了:非法羁押人还有道理了?我起诉你凤凰横山区政府!

这是民告官,由于有人敲打。双方都很低调,不过倒也有胆上生毛的律师事务所敢接这案子,可是古听根本不配合

维稳不但是政府行为,更是政治任务,你让我去素波打官司?麻烦你先过了我们凤凰党委这一关吧。

那我雇香港律师来!张兵也有办法。你要觉得党高于法??一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只要你敢这么表现出来。那律师回去以后想说点什备做点什么,可就跟我不相干了。

当然,那律师要是觉得在香港起诉你更合适的话,那我也不能拦着不是?所以说何去何从”子你掂量着办吧。

就是在这个时候,陈太忠回来了。原本他想着,一劳永逸地搞掉姓张的算了,不成想荀德健非要死气白咧地跟过来,他琢磨一下,也算,你们打算用律师,那我也用,无非就是个香港的律师,好像我手里没有似的,谁怕谁啊?

不过,由于他对荀德健的轻浮有点意见,也就不细解释,下了飞机之后,就坐上了赵明博派来接自己的警车。现在赵明博已经调离二七路派出所,是高桥派出所所长了一赵所长知道自己的富贵是从哪里来的,眼里除了王启斌处长,也就只有陈主任了

一路上,警车鸣着呼啸而过。陈太忠在近期已经不怎么回素波或者凤凰这种小地方了,感受到这种肆无忌惮的张扬,一时间居然有点恍惚了。

荀德健却是也没觉得这一套不合适。可见这家伙往日里也享受过类似的待遇,倒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嘀咕着,“老赵我跟你说啊,这三菱帕杰罗的刹车不太好,既然是在市里执勤,啧”回头换个巡洋舰吧。这也是大家都不是外,换个人我不都稀得跟他们说。”

“要不你下车跟着跑吧,那样最安全”陈太忠白他一眼??,心说白吃枣你还嫌核大?“老赵你别理他。丫就是一话痨。”

赵明博笑一笑不做声,心里到觉的这年轻人有点意思,他原本也是直脾气,既然此人死气白咧地跟着陈主任,那他就看着顺眼一当然,要是跟陈主任作对的话,那就是欠揍。

然而,欠揍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当赵所长将车开到林肯所在的位置时,荀德健才跟着陈主任上了林肯车,就不停地东看西看,接着猛地大笑了起来,“这是走私的吧?水货,哈哈。”

“嗯?”陈太忠侧过头,一等不发冷冷地看着他,直看得这厮慢慢闭上嘴巴,才轻轻一。多,“回头给我弄一辆罗尔斯罗伊斯,不要水货”

凭什么啊?荀德健张嘴就想说我又不欠你的,可是话到嘴边,终于硬生生地咽了下去,犹豫一下陪个笑脸,“陈主任,我就是这嘴不好,其实大陆的汽车关税挺高。我知道。

陈太忠也懒得理他,驾着车风驰电掣一般地驶向凤凰,荀某人为了减免那不该有的损失。不住地巴结着发话,大意为您这车技,简直可以去香港飙车赚钱了,陈主任也不说话。只是将车速提得越发地快了”

一个小时之后,林肯车就出现在了横止?分局门口,陈太忠尚未下车。副驾驶上先抢出一人,扶着道边树就是一阵狂吐,等他抬起头来,略显苍白的脸上,再也不见往昔的意气风发。

话痨荀这次是真的不敢话痨了。不过陈主任却是不肯放过他,你吧嗒了一路废话,很有意思吗?“看来,你是用行动表示,我的车技很糟糕,是吧?”

“不是,您的车技很棒”荀德健苦着脸回答,“是大陆的公路不太好,嗯,路况不行,我觉得罗尔斯罗伊斯开不起来,还,容易损毁底盘。”

“哼”陈太忠见他吐成这样,那点阴暗心理就得到了满足,转身向分局院内走去,“跟我来,有事安排你做。”

就在话痨荀扶着树狂吐的时候,已经有人发现林肯车了,又看到陈太忠从上面下来,消息马上就传回了局里,陈主任进院子的时候,迎面正正撞上来迎接自己的副局长师志远。

“陈主任您不是中午才能到吗?”师局长笑眯眯地跟他打格呼。“古局去抽查警风警纪了,回来估计就中午了。”

他原本是更老资格的副局长。被古听一步跨到前面,不过由于分工调整了,倒也没多大怨言,又见古局长较得吴书记的信任,所以跟古听配合得也算不错。

“哦,那个。香港律师今天来骚扰了吗?”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由于古听不肯配合。张兵又有忌惮,所以这起诉吵得沸沸扬扬的,却是还没付诸行动。

不过,这张总早年是在黑道上混的,砸人玻璃扎人车胎这种恶心事儿也做过不少,自然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古听更难受,于是就将那香港律师派到凤凰,隔三差五地上门骚扰??姓古的你不是牛吗?有种把这律师也非法羁押了算了。

要说这事儿,还真有点恶心人。古听也觉得麻烦,反正能出去的时候。就少在分局里呆着,搞得那律师总泡在师志远这里,师局长也被弄的有点头大??他可不像古局长。背靠着陈太忠和吴言,可以夷然不惧。

其实陈太忠看这件事看得最明白,他非常清楚张兵是怎么想的,由于有上面压着,此事最大的可能是不了了之,凤凰和素波谁都不敢再把事情往大搞了。

当然,古听要是暴打或者羁押了香港律师,那就会发生一些意料不到的变化,不过那种可能往往意味着天大的变数,属于意外事件或者……极度的脑残。

然而,就这么放人对方折腾而不管,那也不是回事,要是换两个官场老油子来,比如说张新华书记之类的,也许就任由对方折腾了,不信你没个腻歪的时候

带种的把事情搞大嘛,请这香港律师可是要花钱的。

但是陈太忠无法忍受,因为这违背了他的初衷,陈某人本来的意图。就是要敲山震虎地折腾一下张兵,这下反到被人欺到门上,面子可是丢大发了??就算古局长肚量大能忍,他也绝对无法忍受。

而张兵这么做的意思,也恰恰是在敲打陈某人,你不是觉得你挺牛。可以随便抓人吗?我就要没完没了地恶心你。

有些人的毛病,是不能惯的。这毛病惯下去,没准就麻烦就大了,再想得极端一点,原本他是为了维护丁小宁而这么搞的,因此而搞到宁被动乃至于处境不安全,那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在屋里呢,还带着录音机”师志远苦笑一声,其实那律?”二耐烦了,说是过两天回素波。但是会授权素波某律师事州川协助办理一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这事儿还要继续下去,不过香港人不想再

了。

换人其实就好说了,不过师局长这两天也被香港人搞得虚火上升,就不告诉陈主任这细节,指望他出手泄一泄气,“唉,没见过这么麻烦的主儿。”

“过来”陈太忠冲荀德健招一招手,话痨荀刚刚吐完,脸色还有点发白,脚下也有点虚浮,不过他不管这么多,哇啦哇啦把事情交待一番,“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荀德健难得地愣了一愣。旋即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是让我把他弄走?”

“多稀罕呐?。陈太忠不耐烦地瞪他一眼,“莫不成你还能做点别的吗?去去,赶紧的啊,组织考验的时候到了。”

匠章下狠手

师局长一边领着两人往泓公室走。一边奇怪地看陈主任身边的年轻人两眼,心说这人能弄走香港律师的话。应该也算个人物了,怎么陈主任就这么一副态度对他呢?

律师就坐在办公室里,瘦瘦小小的身材,西服笔挺领带端正,头上还抹着摩丝,鼻梁上架一副无框树脂眼镜,一副精明强干的样子,身边伴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士。

他俩对面,坐着一个,微胖的女警。双方有气没力地说着什么??折腾这么些天了,任是谁都有些腻歪了。

见到师志远带着两个人走进来。那律师又来了精神,站起身来,操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面无表情地发话了,“师局长,你们这么做,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这也是老生常谈了,不过,这次不是又多出两个人来吗?律师之意也就是先占据道德的制高点,然后再进行发挥。

“好了,你不用跟我说”。师局长手一竖,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话。又一指身边的这位,他甚至还不知道此人叫什么,“你跟他说吧。”

嗯?律师侧头看一眼年轻人,眉头微微一皱,他隐隐觉得,这人似乎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变数。“你是谁?”

“你先别问我是谁”荀德健虽然刚刚才吐愕翻天覆地,但是所谓嚣张根本不用装,他竖起右手食指晃一晃,傲然地扬着下巴,标准的港式粤语,“你是香港哪家律师行的?师从哪位大律师?”

话痨荀这态度是够傲气了,不过那脸色还是有点微微的苍白,不免就有点不够王霸之气。

但是。这并不影响此话的效果,起码这律师听得登时就是一愣,为什么?年轻人这问题问得比较专业,香港的律师行是比较讲究师徒关系的,其实也就是校友师兄弟什么的。

所以他一听这话,又听人家这口音,就知道对方有点来头,说不得微微一愣,“我是陈王黄律师行的。请问您是”

“没听说过这个律师行”荀德健拽拽地摇一摇头,“我是荀德健。荀家想必你听说过,你们这个律师行在那里办公?”

这两人都是用的粤语,口音标准语速又快,陈太忠和师局长听得面面相觑,没办法,都听不懂,哪怕陈主任会二十九国的外语,也没用不是?

不过,听不懂大家可以看表情,只见那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越说下巴扬得越高,而对面那位却是越说声音越低,神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师局长敬佩地看一眼身边的陈主任。心里不禁暗暗感慨,要不说人家陈太忠牛呢?许久都不回来,一回来随便带个主儿,就是鼻孔朝天的一??而且这位还由着小陈摔打。

陈大忠心里也挺得意,这荀德健毛病多多,但是这种场合拿过来,是再合适不过的,要不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呢?这人呐,就得用对地方。

不成想,聊了一阵之后,那律师的言辞猛地激烈了起来,荀德健却是微微一愣,接着又更激烈地反驳,两人说话说得越发地快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陈主任和师局长对视一眼,正琢磨呢,猛地听见话痨荀用普通话发话了,“好吧。你若是不信,那也由得你,我不跟你说了

一边说,他一边转身气哼哼地离开,陈师二人见状,也跟着离开了。不过,令师志远奇怪的是,那律师并没有追出来,而是怔在了那里一??以往人家都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

果然还是有效啊!师局长心里暗叹,紧走两步,“陈主任,你还没跟我介绍,这是哪位呢

“荀德健”。话痨很干脆地自我介绍了,扭头看一眼办公室,发现没人再追出来,拽着陈太忠就走,“陈主任你来”这件事情。是有

陈主任听他这么说,也紧走两步。却是被师志远冲楼上一指,“去小会议室谈吧

“什么麻烦?”三人走进会议室。陈太忠迫不及待地发问了,“莫非这律师的来头,有点儿大?。

“大倒不大”。荀德健苦笑着冲他一摊手,“关键是,你们绑架的”咳咳,非法拘禁的是香港人,那家伙反问我,你既然是荀家人,胳膊肘居然要向大陆弯?”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话痨有点为难,而他接下来的解释,更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既然是香港人“被维稳。了,他港请更牛的律师来为大陆官方开脱,那是想都不用想帆尝

律师行其实吃的就是个人气饭、口碑饭,不帮本地人尚且还说得过去。但是为大陆官方说话”很容易被人借题发挥,从而损害自家名声。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办法?”陈太忠听得眼睛就是一瞪,心里方才网有的一点点得意,登时就不见了去向,“你说你还能干什么呢?”

“我这也有苦衷啊”荀德健愁眉苦脸地叹口气,还冲他使个眼色一??老大,我是荀家的不假。但是人家荀家都不认我啊,“反正,我也算吓住他了,他估计过两天要回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很随意地挥一挥手,“行了,不难为你了。你也就这点本事,我说师局。等老古回来,你让他给我打个电话。我先带荀总去一趟招商办。

他对荀德健,可以随意敲枰。却是容不得别人也是如此??这是跟他陈某人在一起的主儿,丫没面子,那我的面子难免也要落一点,于是随口就封了话痨一个“荀总。”

“那行,陈主任,荀总,咱们中午见”师志远冲着对方笑着点?点,头,心说这马上就中午了,陈主任您这也太忙了一点吧?

荀德健猛地听陈太忠称呼自己荀总。居然微微怔了一下,旋即暗暗叹口气,我总算得到这家伙一点点的承认了,不过显然,这还不够,离他的目标还差得很远。

于是,他笑着冲师局长点点头,“师局不必客气,没准我还会在凤凰投资,大家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

话是说得不错,只是看这家伙的神情,仿佛是跟师志远打交道。是多给别人面子一般,由此可见,江山易改可这本性确实难移。

陈太忠站起身来网要走,不成想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正是古听,合着陈主任一到横山分局,就有人打电话给自家老板了。

古局长闻讯,就开车赶了回来,进了院子之后,由于懒得跟那香港律师聒噪,索性呆在车上,给陈太忠拨个电话,要他下来一起去喝酒。

不到十一点四十,四个人就进了京华酒店的包间,坐下之后,大堂过来汇报,说是丁总昨晚去的素波。然后请大家点菜。

等菜的工夫,四个人就相互认识了,陈太忠已经拿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多说。脸一沉。“据我了解。张兵的九龙房地产确实涉及到了一些东西,老古,你直接去素波抓人吧。”

“啊?”古听正端着茶杯打算喝水呢。听到这话手一抖,好悬没把茶水泼出来,还来啊?我说太忠,你能一走了之,我这儿可是天天被人堵门呢。

古局长不是笨人,又跟丁小宁也熟悉,自然清楚陈太忠是为何要为难九龙房地产,心说等张兵等人折腾的腻了,也就完了。

对他来说,面子确实很重要。但是他不认为此事是失了面子,派人去省城捉了香港人回来,羁押十天之后无理由放人,做了这种事情都不会承担责任,被人闹一闹算什么??不被人抗议的领导,那是好领导吗?

可是太忠又这么一吩咐,他就真的挠头了,迟疑了一下方始发话,“太忠,咱兄弟们不说外话,你敢肯定他那儿有着西?”

“没错,肯定有东西”。陈太忠点点头,见古听似乎还有点为难。说不得笑一笑,“你相信我吧,不但有东西,而且绝对是影响稳定的东西。”

古局长盯着他看了足有两秒钟。才放声哈哈一笑,重重地一点头,“成,既然有东西,那我就再去一趟。把这家伙也捉回来,这次我亲自去”。

“不过,陈主任,东西在哪儿呢?”师志远听得明白,知道古局被挤兑得要光膀子上了,说不得问一句,也是为领导排忧解难的意思。

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荀德健,笑着微微摇一下头,两位局长就看明白了。哈,合着是碍着这香港人不好说,那么,大家就喝酒吧,“服务员,菜呢?快点上哈。”

当然,这是这二位想得理所当然。陈某人还没来得及去栽赃呢,怎么可能说得出东西在哪里,所以,某人一边喝酒一边暗叹??婆,又得万里闲庭了,这玩意儿真的太费仙力了。

但是,再费仙力他都认了,绝对不能让张兵再这么猖狂下去了,而且他陈某人的再子,也丢不起不是?

于是,下午两点左右,古所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才得到消息,东西在张兵办公室里间的保险柜里,快点去啊,被转移了可就麻烦了。

“没问题,你等着听好信儿吧”古局长拍案而起,他这次之所以要亲身前往,自然就是讹定陈太忠

找得到东西。大家皆大欢喜,若是找不到,你不给我一个交待,怕是也不好意思再往欧洲跑吧?

其时,香港律师伴着那女人,坐在返回素波的车上,猛地听到身后警报大响,侧头一看,却是三辆警车呼啸而去,律师禁不住伸手揉一揉自己的眼睛,“那辆桑塔纳”我怎么看着车号像古听的?。

又是七千字,前面越来越远,后面越追越近,召唤月,如欲知后事如何,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