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6 协同2027如愿

2026协同2027如愿

当然,律师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才刚刚往回返,古局长居然就敢带着人,二次下素波弃九龙房地产抓人,这次抓的还是九龙的大老板张兵。

警车到达素波的时候,不到下午四点,张兵中午跟人喝多了,还躺在宾馆里睡觉,猛地接到电话。说凤凰的警察又来堵门了,一时间大怒

“妈了个逼的,你们谁也不许开我的办公室门,有搜查证就大吗?。他一边骂,一边穿衣服,嘴里还不忘吩咐,“反锁了机房,保证监控录像的安全,,我现在就去叫赵局长。”

赵局长是西城分局的大局长。最近在张兵的刻意巴结下,两人关系发展得很迅速,压了电话,张总就给赵局长打个电话,说是凤凰那帮家伙又来了,赵局您得去堵人啊。

不成想,赵局长在电话那边干笑一声,“我网接了凤凰警方的电话。他们说,有人举报你的办公室里藏有违禁品,要我们配合搜查。”

“那是胡说”张兵听到这话。心里微微地放松了一点,心说只要西城的左在场,就不怕他们乱栽赃”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有点头大。办公室里有点东西,也是见不得人的啊。

“赵局,我那儿有点交易凭证。涉及一些商业机密,不合适被人拿走”。张总小心地提示一下,他屋里保险柜有小账本呢,虽然都是隐语记录的,被人惦记上可也不好。“您最好让西城的人按。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这个无所谓”赵局长在电话那边也听得明白,姓张的手上有些东西怕曝光,“凤凰的人说了,还是涉及维稳的事儿,只要你这个上面不出事,其他的问题,那局长可以出面接手,你手上没什么妨害稳定的东西吧?”

“那哪儿能有呢?。张兵听他这么说,心里一时大定,不过,想至自己的好兄弟、保安队长吕二麻子,禁不住心头又是一揪希望你丫别把安非他命带到公司吧,要不然我也只能暂时牺牲一下你了。

他想的是在公司发现毒品的话。这估计就沾得上影响稳定的边了,可是古听跟陈太忠搭档多年,听其说得那么肯定,自然不会往毒品一方面考虑。

最影响稳定的,绝对是跟政治沾边的,古局长很明白,于是,冲进九龙房地产,瞬间控制了局面之后。居然有闲心让人打个电话给西城

来吧,咱们一同见证某些事情的发生吧。

当然,若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自然就有人站出来负这个责!古听有恃无恐,西城这边听说凤凰的横山分局第二次打上门来,也觉得挂不住啊,麻痹的大家一个系统的。你们知道点进退行不行?这是打脸打上瘾了?

所以,这次不但年轻的邓副局长亲自来了,还带来了刑警大队,又通过私人关系,让防暴大队派了四十多号人过来今天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对不住了,您来得容易,想走的话”让王宏伟来领人吧。

这次,古听是和师志远同时出马的,不过,古局长也是官场里沉浮多年的主儿,自然不肯轻易露面,“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老师你先出面顶着,你顶不住了我再上。”

批淡吧,等你也顶不住了,责任就推到我头上了,是吧?师志远心里不以为然地哼一声,要是抢功的话,你就可以冲在前面了,这点事儿谁不明白啊?

不过,师局长也能确定一点,自己要是不答应,古老板绝对敢撇下他再叫一个。顶缸的来,老古这是赤膊上阵了呢。

而且古局长这话,也是有几分道理的,警察分局正职出面,亲自跨地区抓人,太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联想了,不方便出面是正常的。

再想一想陈主任往昔“旺人”的口碑,师志远终于下定决心博一把了,“局长您这是哪儿的话?其实您站得远一点遥控捌军就好,我直接上门”,有什么事儿您也方便照顾。”

古局长自是含笑摇头,不许自己的搭档这么做,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大家必须同心协力,把这些影响稳定的钉子一一拔除,除恶务尽,我们要对得起组织的信任。

简而言之,带队而来的那局长并不知道对方的队伍里还有一个大局长在,所以话不是很客气,然而。师志远身后有人撑腰,话说得更不客气。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我们的线报非常可靠,你要铁下心思不让我们拨查,你必须负全部责任”当然,你可以认为自己负得起这个责任。”

我靠,大家都是混饭吃的,你这么得瑟有意思吗?反正你们维稳的口碑不好,也不是第一次了,邓局长有点恼火了,才说要请示一下赵局长,是不是把这些人全架回去。张兵气哼哼地赶来了,“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了,我的办公室里,你们要是搜不出影响稳定的东西呢?”

张总也是聪明人,先说“我的办公室”就是强调了区域,再说搜不出“影响稳定”的东西,那是强调性其他的不算哦。

“那随便你们了师志远冷哼一声,就在这时,邓局长的电话响起,却是大局长打来的,赵局长在那边吩咐了,除了影响稳定的证据。其他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搜查张兵的办公室了,古听带了十二名干警来,但是那局长带来的人加上防暴警察,超过了六十,五个盯一个都够了,就算是下面两名盯着张兵窗户的横山干警,身边都站了八个人。

不用古局长说,师副局长心里就明白,不能一下直奔主题,大家东翻翻西找找,将张兵办公室里弄的乱七八糟,张总看得恼火,才待说什么,邓局长给他一个眼神一你且先忍着,找不出来东西的话,我帮你出头,你当我这几十号人是白带了来的?

严格地来说,这件事在初始的时候。是可以刹住闸的,只要那局长死活不让拨,古听也没办法,没错。他是分局大局长,但是这里是素波!

可是张兵有意要出一口恶气,就放纵他们一下,心说等你找不出来的时候,我慢慢地收拾你们这事儿不是独立发生的,是有前科的,我整死陈太忠有难度,把你横山分局的拉几个下马,也算是重重地打脸了。

现在进行到这一步,刹车也难了,翻了五六分钟之后,师局长慢悠悠地转到了里间,左右扫视两眼,一指豪华电脑桌旁的保险柜,“打开

横山来的干警们,有几个。知道戏肉当是在里间的保险柜里,顺着这话就身子一幌,很技巧地将其他人挡在了后面这儿是保险柜,你们别瞎搞啊。

都是警察系统的,受的都是同样的练,一见这架势,哪里还不知道人家防的是什么?有那不服气的就上前碰两下,大多还是冷眼旁观,等着看笑话。

张兵可是挺在意这个保险柜,他的小账本就在里面放着呢,现在拒绝打开是不可能了,说不得上前插入钥匙慢慢转锁。随着一声低至不可闻的闷响,保险柜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见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师志远正待上前的脚步就停下了,只是,离他不远的古听清晰地看到,副局长脑后脖颈的两侧,有肌肉微微颤了一下。心里不禁暗自感慨,老师这家伙干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基本功还是没有丢下啊。

这分明就是一个暗自提劲,蓄力待发的架势,以防止对方突然发力损毁物证,师志远一个堂堂的副局长,表面工作是必须要做的,但是这根弦无疑绷到紧得不能再紧了。

倒是有个小警察不知道好歹。见领导站住了,只当该自己出马了,向前紧走两步,伸手就去推张兵,“请让一下,我们要检查。”

张兵肩膀微微一侧,让过对方这无心的一推,师志远脖颈处的肌肉登时又是一颤,而就在同时,张总淡淡地发话了,“这里面涉及很多商业机密,一样一样看,无关的”要交给那局长代为保管。”

警察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眼角的余光却是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古听。见古局长微微地颌首,于是哼一声。“希望你别玩什么花样”

说话间,又一个警察过来,前后包夹住了张兵,适度地让开一点距离。那架势就是严防对方损毁证物。邸局长一看,下巴一扬,两个西城的警察身子微微一沉,防着那俩凤凰警察抢了东西走人,一时间小的办公室里,真正的剑拔弩张。

张兵却也不在乎,蹲在整个身子堵着保险柜,也不将门打开,就从那一条缝里向外掏摸,眼睛还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最先拿出的,是几叠钞票,横山的警察上前接过来,扫视一眼封条。又刷拉拉地过一遍,发现没什么夹带,顺手交给旁边西城的警察,接着又是两块金表,一叠文件,这时候西城这边已经从外面寻来一个大纸箱子,将接过来的东西一一摆放在里面。

文件大家就看得比较细了,但是公司就是那么回事,什么证件、执照、通知和信函之类的东西,转交给西城警方的同时小警察不无计较地说一句,“这个。我们可能还会再细看

“哼”邓局长哼一声。却也不说话,还会再细看?让王宏伟来说这话吧,就在此时,张兵摸出了一个小本子,“这个涉及我的商业机密。请邓局长先保管一下

那局长却是不上前,微微一扬下颌。“凤凰的同事先看,我只强调一点”举证要有力度,共产党人不搞捕风捉影那一套。”

他手里六十号人,将整个房间围的水泄不通,哪里还怕对方跑了?

这次,那小警察翻两下,就有点疑惑了,将本子递到师局长面前。“您看,,这上面好像是,,暗语

“拿给邓局长”师志远接都不接。他也看出来了,这个本子似乎有点问题,然而正像邓局长说的那样,你可以怀疑,但是说服力不够,暂且”,先把本子给了西城好了,反正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了,不信姓邓的敢公然否认。

说话间,保险柜上层就被掏空了,按说,最要紧的本子都到了西城的警方手里,张兵现在大打开保险柜都没问题了,然而他不想表现得那么明显,所以继续伸手向下层掏摸。

就在下一刻,他身子一僵,面色猛地一变,才待做点什么,不成想两个警察一直在死死地盯着他,眼见事有蹊跷,前面的这位伸腿狠狠一顶

以乍的门,死死地夹住了他右面那位个擒拿,就标地刚左臂扭转到了背后。

“干什么呢?。有西城警察就待上前动手,邓局长手一抬,“等等。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招来,师局长,你的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张兵已经被扭离了保险柜,另一个警察将门一拉。一支烤蓝兀自闪闪发亮的乌兹冲锋手枪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周围一片到抽凉气的声音。说句实话,这种东西大家基本上都没见过。也就是在军事杂志或者枪战片里看到过。

不带这么玩儿的啊,邸局长手里拿着那个挺重要的本子,下意识地抬手用手背揉揉眼睛,没错,是枪械。

他正发怔呢,师局长冷哼一声,声音里带了几分如释重负的味道。“呵呵,不知道这枪有枪证没有小劳。取证要小心。”

这才是个十足的冷笑话,国内就算发枪证。也不能发给这样的武器。不但是冲锋枪,还是外国的一你当你混中南海的?

有了这支枪,涉嫌妨害社会稳定这个罪名就勉强可以成立了,最起码西城的警方再不能对横山的警察指手画脚了,尤其是这枪不是土制枪改装枪,而是实实在在的外国枪单单说这枪进入国内的渠道,就值得做文章。

刃章如愿

“这是栽赃嫁祸,我根本不知道会有这个东西!”张兵已经被扭到旁边,被苏秦背剑地镝起来了,但是嘴里却是在凄惨地尖叫着,“丁宁。你不得好

他喊他的,别人才懒得管,倒是一边一个西城警察听得不耐烦了,冲他一瞪眼睛,“住嘴,嫌自己还不够惨?”

这边折腾,那边却还在有条不紊地取证,不过下层里也真没啥东西了。只是在最底下还有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

小警察戴着白手套小心翼翼的将档案袋打开,从里面取出东西,一看又是一叠文件,才说要抽出来细细看一看,猛然间脸色一变,双手恭恭敬敬地将文件递到师局长面前,“师局,您看”

师局长心知有问题,低下头去看,那局长见他们这般做派,也凑过来好奇地侧头一看,一眼扫下去之后,两人身子同时一震北京奥申委的内部资料!

“邓局,你”现在还要妨碍我执行公务吗?”师志远冷冷地一哼。小警察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这资料有多乒重,但是师局长不一样。在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了,这份资料出现在张兵手里,都不是简单地影响稳定了,这涉及到了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

九龙房地产公司能出现这样的资料,横山分局上门搜查,那是一点都不冤枉,国安出马都是正常了。

“这个邓局长这下真挠头了。要是只有那支枪,这非法持枪的罪名,倒也是可大可能大小到哪一种程度,就要看双方背后人的意思了。

可是出来这份资料,他再有倾向性地帮张兵说话,那就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了,于是绷着脸摇摇头,“师局长,大家都是同事,我这趟来,也是维护投资商在素波的合法权益,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玄薄?。

这话头还算硬,但骨子里已经怂了。师志远眼见有了这样的收获,侧头向身后看一眼,笑着发问了,“古局,您看”

“带回去问吧”古听脸上漠然心里也是狂喜,心说这次还真没白跑,维稳最强调的就是政治性了,现在倒好,已经上升到国家利益了。那这稳定维护得对不对,也就无需赘述了。

“嗯?”邸局长侧头看一眼不起眼的古所,心里刷地就是一凉,敢情横让的一把手都来了啊,心知自己再不退缩就没机会了,“我愿意支持横山的同事,但是这件卓我要请示一下领导,大家都是为组织办事的”相互理解一下,成吗?。

“西城还是老赵吧?。古听白他一眼,哼一声。“跟着他没前途的。一个玩克郎棋都要作弊的家伙。这辈子也就那点出息了。”

合着古局长跟赵局长还有点私人恩怨,不过听起来也不像深仇大恨的样子,果不其然,赵局长在电话那边,听说古听都到场了,说不得叹一口气,小邓,你把电话给他。”

这种局势下,说什么都白扯了。古听占了理背后又有陈太忠的支持。就算赵局长强硬保人,他都敢一个电话打给王宏伟甚至章尧东求助。

还好,老赵到也识趣,“古局长。咱们好歹也是校友,这个张兵背后是谁,想必你也知道,你给我个面子。让他向外联系一下,这也是对老弟你的前途负责”这种事情,咱俩这种小喽罗做不了主

“你的副局长都能做主,带了六十三个人来呢,我这儿满打满算十二个人”。古听岂是那么好打发的?校友归校友,你的副局长做事太那啥了,没错,大家都是小喽罗,但是一个系统的,这么搞有意思吗?

“换个日子,师兄我请你喝酒赔罪,成不?”赵局长一听,人家把人头都点清楚了,这心里怨恨肯定大了去啦,说不得苦笑一声,“一开始听说是你横山的人,我就没亲自过去,那啥”我是心里留着一份情分呢…旧妈的就胡说八道吧。古所心里明白得很。这厮是自矜身旧糊小肯来的一换位思考一下,错非是陈太忠的事情,他古某人也不可能亲自来的。

不过,若是在这个上面叫真,真是有失校友情分了,说不得他干笑一声,“一顿酒不够,帮我解决两个编制,要不没得商量。”

“黑,真黑”赵局长苦笑一声,知道人家是借此化解这份恩怨,这嘴也张得不算大也不算两个正式警员的编制不算什么,但是还要经过市局老大孙正平批呢,“要不这样。我这儿有辆二手面包车,你开走算了。”

“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呢?就是两个编制”古听听得就笑,“行了啊。就这么说定了,我让那小子打电话求助,师兄的面子我能不买吗?”

事实上,古局长心里也清楚,让张兵打个电话并没有什么坏处一赵喜才有可能借此出头,但是如此一来。所有矛盾可以在瞬间激化,趁着陈太忠在,一股脑都解决了就算了,也省得丫往欧洲一跑,我这儿没准又是漫天么蛾子乱飞。

我也是尽力了,对得起你姓张的了!赵局长撇一撇嘴,无奈地挂了电话,事实上他跟张兵的交情也见不得光,姓张的往年在素波做的那点事情,老一点的警察里还是有个把人知道的。

九龙这边,既然让张兵打电话,其他人就退了出去,只留下两个横山的警察,远远地盯着张兵一困兽犹斗,有些话能听不到就不要听到。

那局长听到自己的行为让赵老夫坐蜡了,忙不迭吩咐下去说是要收队。古听哼一声,“别人能做,那局长你留下吧,咱们是协同搜查的,这么走了算怎么个意思?”

外间在折腾,里间也在折腾。此废的张兵也顾不得计较那么多了,抬手给赵喜才打个电话,赵市长静静地听他说完,轻渭一声,低声发话了,“好好配合人家的调查吧”嗯。你只是个投资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你吧?”

“什么?”张兵好悬没以为自己打错电话了,在他印象中,赵市长可是很不买凤凰人账的,尤其是陈太忠和丁宁,简直就是喜才市长的眼中钉。

“起风了”赵喜才在电话那边缓缓地吐出三个字,没再说什么,下一刻,“嘟嘟”的忙音响起,竟然就这么挂了电话。

“啪嗒”一声,张兵的手机从手中滑落,接着他就缓缓地蹲到了地上。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肩膀微微地抽*动着。

“还有电话打没有了?”守在窗口的警察发话了,事实上他已经看明白了,眼前这厮,已经被人毫不留情地抛弃了。

张兵默然地蹲在那里,也不说话。另一个警察微微等了一等走上前将他拽了起来,干脆利落地又给他来了一个背错,不过这次倒还算厚道,没让他苏秦背剑。

“走吧”窗口的警察一边走过来。一边发话了,他冷笑一声,子,敢咒丁总不得好死,你要是能囫囵着出来才怪”那局长到是明白人,见对方执意要带走人了,忙把一边的纸箱子抱过来,“这儿也是他保险柜里的东西,古局您看

“我就要那个本子”古听抬手指一指,接着微微一笑,“打扰你们西城分局了,不过我有个建议,这个门,还是封起来比较好一点。”

“这个我明白”邓局长心里苦笑,却是不得不点头,心说你把主人抓走了,我还得帮你背黑锅,这都是什么世道嘛要知道,这张兵不但是投资商的身份,更是手持葡萄牙护照的。

然而,今天的事情也实在太诡异了一点,有枪就罢了,居然有北京奥申委内部资料。那局长也不得不答应封门,要不然出了漏子他真的承担不起,“只封总经理办公室行吗?”

“我只是提个建议”古听不接这话茬,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转身向件走去,“志远,走,大家回凤凰了。

这事儿,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看着凤凰的警车呼啸而去,邓局长苦笑一声,抬手又拨通了自家老大的电话,“局长,您看这个,门儿,该封不该封,国安那边,咱们有必要通知一下吗?”

“我已经把情况向孙局长反应了。”赵局长叹口气,赵喜才都不肯保人了,这事儿也就没啥悬念了,“咱等市局指示吧,人先不要撤离。至于说通知国安”你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合适吗?”

“我知道错了”邓局长直承了错误,这种事情,要通知国安也该是凤凰警方去通知,要不然素波警方真的难免吃里扒外的嫌疑,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而沮丧,因为他之所以请示自家局长,只是不想负相关责任,并不是想不到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赵喜才站在窗口,呆呆地看着窗台上的金边虎尾兰,他站在这里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帮我拨政法委田书记”终于,他缓缓开口,说的却不是田立平而是田书记,这是一个微妙的变化,,

又是七千字,召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