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8 坐困2029有心人

官仙 2028坐困2029有心人

赵喜才的困局,并不是因九龙房的产而起,最近他总有一点心神不定的感觉,尤其是在前天他被蒋世方叫过去了一顿之后,心里这种不妙的感觉就越发地强烈了。

蒋省长此次回天南,非常地低调,根本不见他往昔的强硬作风,而他“黑脸书记。的绰号,似乎也丢在了天涯纪检委书记的个子上,并没有带回来。

蒙艺的离开,让赵喜才义无反顾地投向了蒋世方的阵营??没办法。杜毅是绝对不可能收留他的。而蒙书记又没有带走他。

蒋省长对他的态度比较暧昧,这个很正常,新投效的总要表现出其值得利用的价值,甚至不排除需要有个投名状什么的,更何况人家蒋世方是老天南了,此次王者归来。手边并不缺知根知底的人手。

赵菩才能升任素波市长,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通张高速路上对省里的大力支持,使得蒙艺不得不表态。而前文说过,蒋世方也是一个对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异常重视的主儿。没有健全的基础设施,谈发展那就是空中楼阁。

恰好,网摆脱亚洲金融风波影响的大陆,目前发展的主流,也是加大公共设施、基础设施的投资。所以这大方向是没错的。

于是,赵喜才就打算又把通德的经验拿出来用,强行向公务员摊派。不过省城终究是省城,他贸然下手太狠,那也不现实,于是先竖了市政局和民政局两个典型一大市长嘛。总是有人上杆子巴结的。

蒋世方对这个现象不置可否;没表示赞赏也没表示反对,可赵市长认为,这就算成功了一半一??蒙书记在的时候,他就是用这种法子,蒋省长若是随随便便就表示支持的话,岂不是有吃蒙艺留下的老底子的嫌疑?

赵喜才等了一阵之后,没有收获什么不良反响,所以他就琢磨怎么更好地把这经验推广,只有力度上去了,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可。

只是,后来各种大事层出不穷。比如说五十年大庆就浪费了人太多的精力,又有素仿工人闹事惊动上面,再加上他的大儿子赵强又搞了一个九龙房地产”似此种种,他就一直没顾得上推广的事情。

这两天好不容易闲下了,他才说仔细筹划一下吧,不成想前天蒋世方将他叫过去,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市政局和民政局,那两个局怎么回事?我一直等着你自己醒悟。没想到你一直执迷不悟,你知道广大干部群众的怒火有多大吗?”

说到激动处,蒋省长拍案而起,直视着他,“??你是在犯罪,你知道不知道?。这一刻,那个传说中的强势蒋书记回来了!

赵喜才却是当场就懵了,心说市政局也就罢了,民政局那边“自发地。捐献了四百一十万出来,表示以后每个月还“愿意”捐助一百二十七万,用于素绕高速路建设之后。我可是还试探过你的??你表示满意了。

当然,到了这个层次的暗示,那就不是流于表面的形式了,两个模板一竖,赵喜才就借题发挥了。市民政局很有大局感,那么,龙山那四百多亩的地盘,林业厅你划出来吧。

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由于市政规划的逐步扩大,又由于大力地革除陈规陋习,各地纷纷地禁止土葬提倡火葬,而民政局就负责这一块。

原本素波是有两块公墓的,不过随着死者的增加设备的老化,已经是赶不上城市发展的需要了,近年公墓的位置有点紧张。

反正就是生者为死者买套房子小一点的不需要厨房和卫生间,不过如此罢了,但是外省很多地方民办公墓挺流行的,也能卖起价钱去,而素波也开始有私人经营这个了。

这种买卖,民政局当然想插手。但是素波郊区很多地方都是有主儿的。又由于大家要讲个风水,可供开发用作墓地的土地虽然不算少,但也不算多。

其中有一块儿地属于林业厅的,素波民政局早看好了,就是跟林业厅一直谈不拢,而林业厅这厅长也迟迟定不下来,于是就联踪至今了。

跟林业厅商谈,不太谈得拢的时候,就得过省政府了,人家李天锋厅长跟赵喜才是一个级别的,赵市长打招呼,人家愿意卖就卖这个面子了,不卖也就不卖了。

然而,赵市长出面撮合此事。并不仅仅是因为民政局做了典型?也不仅仅是因为民政局需要这块地,他还要借此试探一下,我这个典型想办点事,,蒋省长您能不能支持一下。

其实,这是味道十足的试探,赵喜才就是想看看蒋世方对自己现在操作事情的方式满意不满意,虽然是一石三鸟,但这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蒋世方的反应,也在赵喜才的意料之中,蒋省长表示会在适当时候跟沙省长说一声,“改变观念移风易俗,是一个长期的工作,需要全社会的理解和配合,不能把这份责任推到个别行局、个别同志的身上

有了这样的态度,赵喜才当然会认为蒋省长是支持自己的,只是出于种种原因不便明确表态,不过他相信。下一步随着自己筹钱能力的增加。蒋省长自然会明白什么样的行为才叫配合,什么人才是真正地为省政府着想。

后来,此事暂且告一从一。也没发生什么反复,就在他打算继续操作的时候。沏头删删来了这么一棒,他简直反应不过来。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这样的话?“蒋省长,当时我记得

“当时我给了你反省的机会蒋世方根本容不得赵市长解释,想他原本就是个异常强势的主儿,只是走到眼下的位置之后,明白自己现有的资源,不能支持自己再这么做下去了,才改变风格的一就像他跟自己的女儿蒋君蓉说的那样,“没坐到这个个子以前还想着要当了省长要怎么样,可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位子越高越不敢说话”。

而眼下拿捏一个瘸腿儿的市长。他故态重萌也就可以理解了,“支持我们这个政权的,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和基层干部,你要脱离群众和干部,我坚决反对。”

赵喜才当然知道,那所谓的群众不过是捎带的,关键还在“基层干部”四个字身上,于是就明白,蒋世方是坚决不允许自己将通德那一套带到素波来了。

这事儿不对劲儿啊,没头没脑地挨了一顿之后,赵市长开始反思。蒋省长前后态度出现了明显的变是件么原因造成的?

这原因一时半会儿的想不明白,那就暂且先搁置,问题是现在的天南省,我赵某人的生存空间因此就变的小了啊,赵喜才就禁不住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这是,有人惦记上我的位子了吗?

说实在的,赵喜才上面没人,所以蒙艺一走就捉襟见肘了,但是他身边也不缺乏奉承的人,打听一点消息还是不成问题的,于是略略一了解。就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合着是黄家的人发话了,要搞我!

这是他最害怕发生的事情,而眼下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于是在第一时间内,他就拨通了蒙艺的电话。然而蒙书记略略沉吟一下,很淡然地问他一句:知道我为什么来碧空的吗?

赵市长登时颓然,他知道在蒙书记走后,自己靠向明显偏向黄系的蒋世方,基本上已经算得上是背叛了,然而心里总还是存着一点点的侥幸,蒙老板应当知道,我是无奈的。

可是眼下蒙艺冷冰冰的话语告诉他:你是无奈的我也是无奈的一

是的,他被**裸地抛弃了。

当然,他是不会想自己是因为什么上来的,在蒙老板走后又做过点什么,其间有多少事又是违背蒙书记意愿的,他只是很哀怨地想:我被抛弃了,而眼下黄家不肯放过我。

总算还好,在蒙艺离开蒋世方到来的时候,赵喜才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因此而失了分寸,大不了以后做事谨小慎微一点罢了。他更在意的是,自己投向蒋系阵营的努力,基本上是失败了,那么多工作白做了。

接下来,防范黄家的出手,他就要全面收缩了,不成想他还没来得及布置,就接到了张兵的电话,一时间心都凉了:陈太忠**你大爷。有你这么落井下石的吗?

要说张兵杀人放火,赵市长还能信几分,毕竟他儿子赵强找这么个人来做白手套,其中也不无看重此人在黑道的上的能力??这个能力。在拆迁过程中是可能用得着的。

可是要说姓张的可能危及国家安全,这话说出来,怕是猪都得笑了。所以此事十有**是陈太忠的集赃。

但是栽赃又怎么样呢?赵陈两边已经斗得不亦乐乎了,虽然在前面冲锋陷阵的分别是丁小宁和张兵。但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真正的性质?

然而,赵喜才不能出手相救,首先这个栽赃就很难洗清白了?其次。九龙里面的猫腻也实在太多,现在黄家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搞下他,他又怎么敢跳出来保张兵?

放了电话之后,他头一个反应就是给蒙艺打电话,想要蒙老板跟陈太忠招呼一声,不要搞得太血淋淋了。适可而止就行了。

不过这个念头才生出来,就被他自己否决了,一来是两边的仇结得太大了,另一点就是蒙老板既然表示出了强烈的束手的意向,我也不用自取其辱了吧?

事实上,赵喜才很清楚,他跟陈太忠的不合,在蒙书记在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而蒙书记也是知情的。

不公平啊,都是蒙系的人,凭什么老板走了以后,我越混越挫,那小子反倒是越混越好?他心里太不平衡了,我因为是蒙艺的人,就要被黄家打压,而那混蛋同样是蒙艺的人,反到是得了黄家的赏识,这世道也太没天理了吧?

嗯?慢着”赵市长光顾着抱怨了,此玄在猛地反应了过来,黄家说要搞我,陈太忠就开始冲张兵下手了,这两者之间,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想到这个可能,他登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这是姓陈的充当了黄家的打手,成为排斥打击我的急先锋了吗?可是,你丫就不考虑一下蒙艺的感受吗?

这世间事,是经不起人琢磨的。赵喜才的消息渠道不算太广,但是随着深入的思考,他居然得出了一个令他自己都胆战心惊的结怜。

陈太忠跟我折腾,蒙艺未必就不知情,而黄家在天南好久都没动我。姓陈的一回来就有这个风传出。说明,没准黄家那边都是这混蛋撺掇的。

而蒙老板这样放弃了我。或许”或许只是想再向黄步从而就换取他更多的发展空间一一

??能坐到赵喜才这个位子的,真的没几个简单的,他盲人瞎马地一顿乱猜,所做的想像,就能无限地接近事实真相。

意识到这种因果和可能,赵喜才不得不强令自己镇定,一边琢磨这种可能性有多大,一边就是假设此事属实,我该怎么救出张兵?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想退缩就能退缩得了的,而且此玄求饶也真的太晚了,两人之间的梁子太大了,只说他自己伸手阻拦京华房地产吃下素仿,带给陈太忠的损失,就是以十个数计算的一没错。十亿以上的利润。

呵呵,我当时真的有点意气用事了啊,赵市长咧嘴无声地苦笑一下。头脑一发热就做出了这个决定,不但搞得分管此事的副市长意见挺大。也算是将自毛推着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然而,那么巨大的利润当前,我抵挡不住诱惑,也是很正常吧?我做这个官,是为了什么?不过就是想赚点钱。总不能为了中华之崛起而做官吧?

好吧,现在想这些,都算是好高鹜远了,正经是想一想怎么解决掉眼下九龙公司的事儿吧,沉吟许久之后。赵喜才终于收回了那些不着边际的乱想。

囚章有心人

既然考虑到了这么多可能,又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赵市长打算做出退让也是真的了??不管这些可能会不会都是真的,九龙公司那些事儿,是不能让人随便查的,否则别说是陈太忠这冤家对头。换个打酱油的主儿来,只要肯用心,都能发现一点不对劲。

他肯定不可能直接去找陈太忠,那样除了激化矛盾,促使对方下手更狠之外,再没有第二种可能一??宰相肚量陈太忠,那是凤凰人皆知的啊。

然而他又不能坐视张兵被弄走而无动于衷,这个现象本来就算得上打脸了,可是现在,赵喜才宁肯陈太忠站在自己面前,真正地扇自己两巴掌,那样倒也是一了百了。

想来想去,他总算想起来,自己不争气的三儿子赵杰,因为田立平的女儿跟陈太忠发生过冲突一??后来他也了解过,田家那做播音员的女儿。未必就是陈太忠”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田立平和陈太忠有着超过一般关系的默契:戒毒中心贩毒案可为佐证。

那么,素波出了这样的大事。田某人怕是”也要坐卧不安的吧?我只是市长,而他是政法委书记!

想来想去,他实在想不出找田立平出头,会带给自己什么麻烦,于是再沉吟一阵,向自己的秘书发话了。

田书记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政法委书记听说赵市长要自己过去一趟。犹豫一下发话了,“我这边有点事走不开,等一等好吗?”

赵喜才听了这样的回答,心里更是腻歪,心说想当年蒙书记把蔡莉压得死死的,也不见你就敢说有点事走不开。实在有事也得交待明白是什么事。这年头,真的是什么都变了啊”,

其实这也是他想得左了,田书记根本就猜到了,赵市长找自己要做什么,西城分局赵局长将消息汇报了市局孙局长,孙正平根本都不带犹豫的,反手一个电话就找领导汇报了??凤凰警方来素波抓九龙的人也不是第一次了,这种事情,汇报给田书记准没错。

田立平初听这消息,也是吓了一小跳,他第一个印象就是:陈太忠这家伙从欧洲回来了?

考虑到这个因果,他就没怎么表态,只是要孙正平派两组精明强干的便衣警察,轮流守在九龙房地产门先别封,我先落实一下情况再说,以免你被动。”

“咳咳”。孙局长咳嗽一声。心说田书记知道关怀我,那我也得再说明一点情况以投桃报李,否则将来人家知道经过之后,对我心存芥蒂。那可就没意思了,“立平书记,九龙的老总张兵,在带上警车之前,曾被允许跟外界交流。”

“哦?”田立平这下可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心说赵喜才都没保下人来?一时间顾不得多说,“好,我知道了,你等我消息。”

最近,他的爱左在张罗着为女儿介绍对象,田书记也认为孩子不了。跟着陈太忠一直不尴不尬的没啥意思,所以就坐视不管,只是甜儿那孩子死脑筋,死活不见人。就算不得不被逼着见一次,基本上也是没了下文。

倒是满意田甜的不少,怎么说也是女主播级别的美女,家世也不差。然而她这态度,搞得那几家都有点对田立平不满了??你女儿都说近明没谈朋友的想法了,你既然管不住女儿,又何必拿我们开涮呢?

这些都是点题外话,但是因为这个缘故,田立平本来是不想直接要女儿帮自己打听的

这不是变相鼓励两人来往吗?我直接给陈太忠打电话就是了。

然而,听到孙局长反应的这个细节,他就知道,不用女儿不行了,赵喜才吓得缩头,此事里面味道多多。那厮肯定不会跟我说实情一最少不会全说,还是得靠甜儿帆

“他回来了?”果不其然,田甜的话里真的带着几分惊喜。可做老爹的心里不太是滋味,合着你都不知道他回来了??这个现象该算是个好事,还是坏事呢?

算了,儿“口有儿孙福。不想了。田书记撇开那份纠结。将自已的想临儿。最后不忘记叮嘱一句,“这件事会对我造成很大被动,你问清楚了。越详细越好”,这也是我不想为难他。跟他说明白了。”

他正等女儿的回话呢。就接到了赵喜才要他过去一趟的通知,自然是不肯去的

你俩玩得这么大,我现在是完全地不明真相,别拉我

不成想,赵市长这次的态度是真好,听说他不肯过去,居然接过电话,两人就在电话里聊上了,当然。这聊的内容,也无需赘述了。

反正赵喜才就是这么个意思,我知道你跟凤凰那边关系比较近,但是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就是天大的丑闻,而且澳门回归在即,凤凰那边可是抓走了一个葡籍人士。

而且,那人被抓的理由也未必可靠,田书记,这个协调的事情,可就交给你了,我知道最近一直在对媒体吹风,可见夫局感还是不错的。

“这件事我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等我了解一下吧”田立平的回答。是可以想像得到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伍书记曾经指示过,素仿的问题不能疗拖了,九龙房地产就可能是解决问题的一把钥匙”赵喜才见这厮有袖手之意,说不愕不轻不重点一下,“这也是涉及到稳定的。希望你们政法委能慎重对待。”

真是个混蛋!田立平悻悻地挂了电话,人家丁小宁要解决素仿问题,你不让啊,没那个饭量还那么贪心,死活霸着素仿不放,亏你还好意思拿伍海滨来压我

要不要脸了你?

然而他也听出来了,赵喜才是狗急跳墙了,威胁之意一览无遗,就算我赵某人好过不了,信不信我把你拉下?拉不下水也大大恶心你

“真希望陈太忠能把这混蛋拉下马”。田书记恨恨地嘀咕一句,不过总算还好,听起来姓赵的只是想低调地解决了此事,到也没有过多的

求。

这个,面子,陈太忠还是要买我的吧?他正琢磨着呢,女儿终于打过来了电话,“老爸,陈太忠说了,为了动赵喜才,他已经跟北京和碧空打好招呼了,这口气不出,他心里不平衡。”

“啧”田立平听得就是狠狠的一皱眉头,重重地叹口气之后,沉吟了起来,好半天他才开口,“甜儿,你难道想不到,他这是把你老爹架在火上烤吗?”

“我说了,他说保你太平”。田甜虽然是年轻女性,但是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怎么可能少了这样常识?一边说,她一边幽幽地叹一口气,“他还说”实在不行,就请北京那边发话,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

“是吗?”田立平刚才还在凄凄惨惨戚戚的,听到这话之后,精神登时为之一振,“好甜儿,真是大了。懂事了啊”这样,你现在来老爸这儿一趟。”

“还要做节目呢”田甜有点不情愿,“有什么事儿,等我晚上回去再说吧。”

“傻丫头”田立平气得骂她一句。可是他女儿从来就是这个脾气,总是觉得单位的事儿丢不得,说不得沉吟一下,“算了,我去看你,这总可以了吧,”

素波这里翻天覆地的,陈太忠却是无心理会,他一回凤凰就是忙不完的事情,好在科委那边有许纯良,所以他最操心的就是招商办??周勇那厮不会继续为难我的二科吧。

当然,回来第一件事,肯定是耍拜望大市长,段卫华沉吟一下,“下午大会连着小会,没时间见你,你先去找章尧东汇报一下工作,晚上一起吃饭吧。”

既然段市长亲口指示,陈太忠就无须再担心了,于是主动上门找章书记,怎奈章尧东在接待一个北京来的社会团体,他不得不等在门外,苦苦捱了一个小时。

然后,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必然要关了手机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田甜联系了他好久,才联系得上。

章尧东已经没心思计较小陈是先来见自己,还是先见的段卫华了,“太忠你回来得正好,你得跟科委催一催,赶紧出样机,时间不等人啊,纯良性子有点慨??,这位是谁?”

“这是我在欧洲找的投资商,荀德健荀总,香港荀家的”陈太忠对话痨已经很无语了,不过拿来撑门面总是不错的,也省得别人跟黄汉祥一样,以为自己在巴黎就是“夜夜笙歌

“哦,这样啊,欢迎欢迎”。章尧东原本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闻言站起身绕过桌子走了集来,笑眯眯地伸出了手,“欢迎来大陆投资。”

“祖国强大,是大陆和香港同胞的共同心愿”荀德健微笑着同对方握一握手,倒也难得地说了一句比较靠谱的话,然而下一句话,他就漏气了,“我只是来看看,还没做出决定。”

“哦,那是应该的”章尧东笑着点头,却是以为对方财大气粗,方有如此做派,到也不以为意,“没想到荀总年纪轻轻,做事居然这么谨慎和老练。”

章书记你确定自己不是在说反话吗?某人听得禁不住嘴角**一下”

七千字到,召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