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9 整合不易2030硬上架

2029整合不易2030硬上架

推荐天堂羽大大力作,《女总裁爱上我》原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书号频仍,纯暧昧流。讲述一个小职员混迹在一个美女如云的公司的故事。

“我真的还没决定好投资呢”荀德健坐在林肯车副驾驶的位子上。小心翼翼地看着陈太忠,自打陈主任从章书记办公室里出来,就一直不吱声,这让他感觉有点忐忑不安。

眼见对方还是没什么反应,他只的硬着头皮解释,“而且您也看到了,章书记对我期望值似乎很高,万一到时候我拿不出他想要的数额来。这不是让您被动吗?”

“没错,我是说了我来凤凰是想投资的,但是现在还没有考察,而且你也知道,我的钱不是特别多。还是花了就没了那种,慎重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别以为我在术区就开不到两百三陈太忠实在无法忍受这厮的唠叨了,说不得狠狠地瞪他一眼。“要不要再尝一尝这水货林肯的车速?”

“不了”荀德健见他开口。终于乖乖地闭嘴,心说我怕的就是你不开口记在心里,只要你肯说话。我就有信心让你理解我的苦衷。

“你也知道自己那是一点钱啊?”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转头继续专心开车,“那点钱真不在我眼里,我警告你啊,跟谁得瑟都不要跟我得瑟,,我正想问题呢,别打扰我。”

他才出了章尧东的办公室,就连连接了几个电话,田甜的电话倒还好说,古听的电话就让他感觉有点意思了合着那个小册子里,有张兵的一些不合时宜的记录?

这世界上从来就不缺少聪明人,张兵记录的这些东西虽然是用了隐语。但是他又不是专业人士,为了保证自己能看懂,他这隐语也只能说是聊胜于无,想要蒙哄一般不肯动脑筋的主儿倒还容易,但是想骗过有心人就很难了。

所以,在路上的时候,这本子就被人琢磨得差不多了,当然,相关的人名儿大家看不懂,可这并不妨碍众人一致断定:搞定这个本子的话。素波绝对要出大事。

兹事体大,古听在离开素波半小时。就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意思是问咱现在只强调维稳,还是说把这个本子也挖一挖或者,此事不的不惊动反贪局甚至纪检委了。

陈主任听到这个”可真是有点跳蜀了,他得了黄汉祥支持,自是知道。此次收拾赵喜才是没问题的,但是听老黄的意思,也就是敲打一下此人,倒是没说一定要将人搞下来。

按说以黄家这种底蕴,根本是无需考虑动这种小干部的后果的,但饶是如此,黄家老二也没说就要赶尽杀绝,尤其这姓赵的还是扫了黄老面子的前省委书记蒙艺的人。

可见这官场里,不是生死大敌的话,确实也无须不死不休。赵喜才都已经瘸腿了,政治生命止步于这个素波市长是必然的,要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出来,那么下一届也有到外地当个市委书记的可能,然后丢进省政协或者人大养老下一届直接进省政协的可能性更大。

但是古听他们搞到了这个小册子,就又让此事生出了一些变数,不过这倒也无关紧要,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明白对策之后,林肯车就已经到了招商办的楼下,陈主任拎着话痨下车,“跟我们市委书记说话,你想装逼就装吧,接下来你要见的全是我的人,给我涨点脸啊。”

“哦,我就知道陈主任你能干。荀德健笑吟吟地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大陆的官员体系,还是有意嘲讽,居然跟着来了一句,“你的人我肯定要客气的,市委书记嘛”,那算什么呢?”

陈太忠默然无语回望,你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由于在市委耽搁了太长的时间。他来招商办的时候,乙经是下午五点出头了,一进二科的办公室,见大家都在,脸登时就沉下来了,“怎么。合着你们都不用出去跑业务的?”

一堆人正挤在一起说什么呢,猛地听到门口传来这么个声音,大家登时就是一愣,齐齐地扭头看去,见到门口站着的男人,有人立刻叫出了声,“陈主任!”

甚至,朱月华的眼角,在瞬间都有些湿润了,陈太忠看在眼里,却是没由来忽悠悠地一阵头疼,你感情这么丰富干什么?下一个提拔对象我都想好了,就是余凤霞,你这不是给你的老主任添堵吗?

“大家好”他微笑着,很有风度地冲大家微微点头,“每次我来。你们人都这么齐啊

这就是话里有话了,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还是在打卡吗?甚至不排除“周勇是不是又难为二科了”?反正,只要有人告状,他就打算接下来

“今天是余凤霞的生日杨晓阳笑着答他,“她刚刚又拉来一个。项目,大家正说要她晚上请客,不醉无归呢。”

“头儿回来啦?。小吉听到外面吵吵得热闹,走了出来,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一个多月不见,这家伙的举止居然变得稳重了不少,可见这领导的岗位还真是锻炼人,“这次一定要多呆几天。”

“好了,给大家介绍一下,荀德健荀总”陈太忠少不得又将身边的话痨荀介绍一下有什么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引…给他介绍下。他别的本事没有,就是钱※

“咦?那好啊”吉科长欣喜的点点头,“最近好几个煤焦企业要上大型机焦,正委托咱们帮着四下找钱呢,这下可好了

“蝶焦企业?。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缓缓地摇一摇头,“这个要等一等,回头我专门给大家讲述一下,关于煤焦企业的行情,这个问题可并不简单

“哈,头儿肯定是从敌洲得到什么新消息了”。朱月华笑了一笑,

“我猜得对吧?”

“嗯”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心说我岂止得到消息,连下家我都联系好了,不过此事显然不能现在说,还是得跟老段合计一下先。

“陈主任,你也来吧?。余凤霞盯着他,试探着发出了邀请,“地方由你定好了。”

“可是晚上”陈太忠的眉头略略皱了一下,旋即笑着点点头,“行,就去海上明月吧小吉你搞个甲字的房间。”

“行”。吉科长痛快地点点头,搁在以前,他根本没有能力点头,想去海上明月的贵宾房只能跟着他堂兄吉建新,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是陈太忠的红人,海上明月的路总吃过陈某人的亏又是段卫华的人,说话多少也就有点力度了。

在场的人听得又是一阵喧闹。二科这帮人身后多少都是有点背景的。海上明月肯定是去过的,不过那宁可空着也不接待人的甲字贵宾间。真的是很少去。

六点钟的时候,众人打卡之后呼啸而经过陈主任上次的敲打。二科现在的处境要好一些了,周勇不再盯着大家打卡,不过吉科长说了,如果条件允许就打一下,也别给别人抓小辫子的机会,毕竟,吴市长对周主任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

小吉定的是甲三号房间,进来之后大家吵吵嚷嚷的,不多时酒菜上来。就开始折腾了。到七点钟的时候。陈主任已经一瓶白酒下肚,于是站起身来,“你们喝着,我得去隔壁串个场子,今天的单我买了。”

“隔壁串场子?”杨晓阳不怎么能喝,已经有点兴奋了,见头儿离开。扯着小吉发问了,“科头儿,隔壁会是谁啊?”

“不该问的别问”吉科长笑着答他,又看余凤霞一眼,“今天头儿倒是真给我们寿星公面子,跟领导约好了都要先来陪你,啧”大家来走一个。”

“不用他买单嘛”余凤霞黑黑的脸上已经有点泛红了,低声嘀咕。却不防吉科长听得就笑,“头儿要买单,你想出钱,服务员也得敢收呢。”

陈主任虽然离开了,但是就在隔壁。所以并没有影响大家心情。又喝了一阵,吉科长也有点高了,却是主动扯上杨晓阳,“走,跟我到隔壁敬一杯去?”

你连隔壁是谁都不告诉我,现在要我去敬酒,杨晓阳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不过进了招商办这么久。他的锋锐已经磨去了不少,心说反正科头拽自己去向领导敬酒,这也是抬举自己的意思,于是笑着点。

两人才待站起身,却不防门被推开。陈太忠陪着段卫华进来了,朱月华眼尖,第一个站了起来,“段市长”。

大家听她这么一喊,刷地一声齐齐站了起来,凤凰市政府一把手笑着冲大家点点头,没什么领导的架子。“哈,很热闹嘛,我听小陈说,有个招商引资的功臣过生日?。

“段,”段市长,该我去您那边给您敬酒的”余凤霞已经有点头晕了,又听说大老板是来给自己祝寿的。说不得结结巴巴地回答,“我真的”,真的不敢当。”

陈太忠跟段卫华接触得久了。倒也不觉得这面子如何地珍贵,可是别人眼里,市长大人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以小吉这科长为例,被大主任周勇虐得死去活来的,都只能忍着。

亏得是陈主任交待过,在忍无可忍的时候,他才能壮着胆子去找副市长吴言告个状,而现在来敬酒的。是吴言在其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的凤凰市大市长这得多大面子啊?“功臣嘛,就要有功臣的待遇”段市长慢悠悠地走过去,伸手同余凤霞握一握,举杯向在场的人一晃。“来”你们今年要是能在现有的指标上翻一番,到时候我还来给你们敬酒。干杯。”

“谢谢段市长”大家齐齐一声喊。各自仰头干掉杯里的酒,都是恨不得把酒杯塞进嘴里的架势,异常痛快。

不过小吉比较郁闷,他嫌小杯喝着麻烦,用的是口杯喝的一这习惯他还是跟陈头儿学的,结果,现在这口杯里还有小:半杯,最起码一两半的白酒,听段老板说干杯,他又不敢剩下,只得仰头咕咚咚一口气喝完。

“哈”见陈主任和段市长出去了,他才大大地吐一口气,苦笑一声发话了,“我发现这五粮液喝多了”,也烧心呐。”

众人齐齐地笑了起来,倒是有个来二科不久的家伙笑眯眯地发话了。“吉科长,下次不敢用大杯了,段市长说还要再来敬酒呢。”

“怎么可能呢?没下一次了。段老板过来,就是给头儿一个面子”杨晓阳白他一眼,朱月华也听得点点头,“咱要真的翻一番了,段市长没准会不高兴呢

“啊?”那位不明就里地张大了嘴巴,这种因果,他这新人不明白。原本也是

其实严格地说,段卫华来敬酒。还有一个原因也很重要,那就是荀德健太能说了,尤其是喝了点酒之后。话痨荀的嘴就不怎么停。

段市长是想跟陈说一点事儿呢,不成想那厮哇啦哇啦地说个没完。就连脾气一向不错的段某人都有点扛不住了。

到最后陈太忠实在有点不耐烦了,呵斥了话痨荀一句,段市长不想让其下不来台,就建议出去转一遭敬个酒,也算缓和一下对方的情绪。

等两人再进来的时候,荀德健果然是不说话了,陈太忠觉得耳根清净了,才跟段卫华提起了整合凤凰煤焦企业的计刮来。

“这个。事情啊,有点棘手”段卫华沉吟一下方始发话,“我知道这是好事儿,但是太忠你有没有想过,凤凰的蝶炭资源,比较分散?”

陈太忠当然听得明白,段市长话里的分散,就是说这里面各种势力错综复杂,整合起来有难度,说不得悻悻地叹口气,“本来我想帮苕山搞呢,然后凤凰的煤焦从他那儿走就行了,谁想到杨学锋那么不识抬举?”

下级和上级在一起的时候,有很多话下级不方便说,而上级就能说。然而也有个,别的话,是只能下级说的,比如说这话里的“不识抬举”四个字,段卫华就不合适说。

刃刃章硬上架

“哦?菩山?”段市长听得一愣,少不得又问两句,才知道陈某人这个利用外资整合焦企的点子,还是借鉴了某些人的创意只不过那有创意的主儿,有的仅仅是创意而不是实力,而这创意又不是唯一且排他的,所以小陈就**裸地借鉴了。

“嗯,那个姓杨的要是真的答应,事情倒是好操作了”段卫华点点头,他确实也这么认为,整合这个行业,那是有难度,但是手里掌握了销售渠道,就根本都不需要整合听话的孩子有棒棒糖哦。

“可以搞个社团嘛”话痨荀真的不愧是话痨,听到这里实在憋不住了,就插口一句,结果话才出口,就被陈太忠狠狠的一眼瞪来,“荀总。京华酒店我给你留房间了,自己打个车过去吧,啊,听见没有?”

“嗯”荀德健听他说得凶狠。只能乖乖地站起身来,冲在座的诸位点点头,转身委委屈屈地走了。

“哈,这个荀总其实挺有意思的。”段卫华见人离开,就笑了起来。他也觉得此人轻浮,但是人家不仅是投资商,就算那轻浮里也带了些许真诚,所以也就不以为意了。“他说的这个社团”其实是个不错的建议。”

“搞个行业协会,确实可以操作一下”。有意无意地,陈太忠避弄了“社团”二字,“不过最好还是弄一个政府性质的机构比较好一点,要有约束力和话语权的

“政府性质的,机构”。一直不做声的景静砾终于出声了他的嘴角抽*动一下,“太忠,咱已经,有了一个驻欧办了。

这意思就很明白了,这个驻欧办已经让凤凰市显得比较另类了,你要再新增一个政府机构,合适不是合适啊?

“让我想一想”。段卫华却是没在乎再增加个机构,他皱着眉头考虑了半天,方始侧头看陈太忠一眼,“你联系的那边,一年的焦炭需求量有多大?。

“现在只能保证十五万吨左右”陈太忠对这些数据还是比较了解的。“不过那边有两个炉子老化了。不能满负荷生产,我觉得有望在两年内达到三十万吨

说起来,这段市长以前一直是干党务工作的,这几年逐渐对政府事务也比较拿手了,但是对某些细节上的东西,他也愿意多谈一谈。

几个人说得热闹,甚至连时间都忘了,其间吉科长带着二科的一帮人进来敬过一次酒。然后那边散了。这边却还没有走。

聊到八点半的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嘴角禁不住抽*动一下,站起身来,“我接个电话。”

“就在这儿接吧”。段卫华见他神色诡异,就笑眯眯地出声试探,“又没外人。”

“嗯”陈太忠见几人都看着自己,心说今天老段挺给我面子,我也不能太那啥了,于是接起来电话,嗯嗯几句之后又挂了,又站起了身。“有个朋友来凤凰了。我得去接她。”

段市长大手一挥,示意他可以走了,见他离开了,市长的秘书才轻声嘀咕一句,“老板,好像是个女人打来的

“别瞎琢磨,天下一半是女人呢”。段卫华笑着摇摇头,心说陈太忠早不知道野成什么样子了,你也不用为此愤愤不平,,

陈太忠接的还真是女人的电话。不是别人正是田甜,他走出海上明月。才又将电话打过去,“刚才跟段老板吃饭呢,你怎么要来凤凰,不用做节目的吗?”

“你回来居然不告诉我”田甜低声回答他,似乎是在避着什么人。可声音却是粘腻无比,颇为荡人心魄,“哼,我来凤凰收租子来了,”主动点啊。”

“呃”陈太忠听得直翻白眼,依照惯例,他第一天回来是会去找唐亦莹的,而他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中午去栽赃了,没时间,但是晚上总是要抽出时间补作业的。

不成想田主播居然情动若斯,弃了工作大老远地从素波赶了来,他一时就有点讥伽;,想想,总是不能辜负了人家的厚爱。千是咱多长时间能到?。

“等我问一问”。田甜用手将听筒捂住,过了几秒钟又松开,

“嗯,还有十五分钟能下高速,你就在高速口等我吧。”你还跟着别人?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不过最终是没说什么,不管有什么古怪,见了面就知道了。

等他的车到了高速口的时候。田甜的车也到了,来的就是她的捷达车。不过开车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田主播从自己的车里下来,坐进林肯,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走吧,不用管他。”

然而,陈太忠怎么可能不问呢?“这个人是谁?”

“我爸找的人”。田主播微微一笑。“他知道我要来找你,怕我路上不安全,就找了这么个人来开车,行啦,不用这么吃醋吧?”

一边说,她一边就伸手到他握着档杆的右手上,天已经冷了,虽然是坐了一路车,但她的手还是有些冰凉。美女主播一边抚摸着他火热的大手,一边腻声发话,“是不是打扰了你晚上的娱乐活动?”

“一起参加不就完了?”陈太忠笑一声,从后视镜里看到那辆捷达拐弯走了,才叹口气,“甜儿,是你老爸让你来的吧?”

“主要是我想来,你一走就走了四十多六”。田甜笑着答他,却也不否认他的猜测,以两人的关系,这时候否认真的没啥意思,“能不能把赵喜才掀下来?”

“唉,你老爹都让你过来了,想不掀下赵喜才,他答应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下午田甜问了会不会影响到她老爹,他回答了,但是甜儿不干,一定要他保证,所以他才不的不赌咒发誓,要是不行我到北京找人,行吧?你总该知道天南姓什么的。

说穿了,张兵欺人太甚,不但惹到了他的女人,还是屡教不改,下午的时候,当着古听还敢说“丁小宁你不得好死”像这种仇,可不是田立平你打个招呼就能放过的。

然而,刚才一听说那开车的男人是田书记找的,陈主任要是没点关联想像,那这官场也就是白混了。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叹口气,“甜儿你不该来的”好吧,我不是不欢迎你,我是说,等我把事情办妥,你再来也不迟吧?”

田甜也知道这家伙聪明,听到他这话,禁不住脸上也有一点发热。

这事情还是要从下午他老爹找到电视台说起,田主播拒绝请假,就听到老爹要来台里。不多时田书记就到了,扯着她问,陈太忠跟你说了没有,打算怎么搞赵喜才?

好像没有说一定要弄下来那个人,做女儿的这么回答,她隐隐猜到了点什么,果不其然,田立平有意无意提一下,下午凤凰的警方带走的某个小本子,似乎有点问题呢。

事实上,以赵喜才的吃相,他跟九龙的关系不被人关联想像都不可能。只不过没人掌握了什么证据,又没人惦记收拾他,所以一直无事,但是现在,,机会可是来了。

田书记的逻辑很清晰,你陈太忠既然打算跟黄家保我了,那保我就不如支持我一下,反正是求人一次。我要真能当上这个素波市的市长,肯定会投桃报李的。

当然,做爹的一开始没这么说,这话跟女儿说出来,就实在不成体统了,他甚至都不好意思跟老伴这么说,而是亲自来跟女儿做工作。

田书记是比较看得开的主儿,陈太忠的生活作风虽然很糜烂,但他也没阻止过女儿跟其交往的意思,但是他的老妻不行,有点看不开。

面对女儿,田立平谨慎地表示了,这个机会很难得啊,突发的事情,要是能抓住这个,契机,将来你跟小陈来往,你妈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田甜也知道老爸的心思。自打蔡书记去了政协,老爸集本想着这辈子没机会了,倒也优哉游哉地不在乎。可现在天上刷地掉下一个馅饼来。给谁都会禁不住琢磨一下。

“那我给他打电话吧”。她点点头。“一定跟他说明白了,嗯,确实是个机会,赵喜才那人也记仇,看合家欢被整得七零八落的

“唉”田立平犹豫一下,重重的叹口气,“电话未必好用,迟则生变啊,甜儿,你俩那点事儿。老爸说过什么没有?”

田书记就是搞政法委的,哪里不知道这讯问上的事情?再加上官场中波谧云诡瞬息万变,从来都是计刑赶不上变化,自己能先期赶在别人前面,那就是开了个好头一若不是占了这个先手,他也未必会这么心动。

当然,田书记也没推着女儿进火坑的意思,但是你俩早就弄到一块儿了,老爸也没说啥,现在用一用他,难道真的是很过分的事儿吗?

田甜有点犹豫,说是台里不好请假。主播请假性质比较严重,而且这一去凤凰就要拧着陈太忠办事。三天两天也未必能赶回来。

“啧,那老爸帮你请,总行了吧?”田书记无奈地叹口气,他也觉得此事由自己操办,真的有点丢人,可是甜儿这孩子,太死脑筋”

又是七千字,今天才时张月票。那个啥”风笑真的有点挂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