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 严防2033章硬上

2032严防2033章硬上

昨天章节数错了,今天改过来了。

田甜对陈太忠的好感,是一点一点地增加的,她认为自己被这个男人吸引直至屈服,乃至于堕落到大被同眠,是因为陈某人的个人魅力太强,男人味太足了,跟他在一起也很开心。

然而,真的拷问良心的话。她心里也清楚,太忠强大的人脉和深厚的背景,在她的心中加分不少。她期待着有一天能借上这颗政治新星的势一最起码他能保护我。

如若不然,堂堂的政法委书记的独生女儿,又怎容得别人跟自己分享男人?更别说**那乱乱七八糟的混战了。她心里承认这个,这次来也是存了帮老爹一把的愿望,然而真要她开口这么说,她还说不出来,因为她固执地认为,自己对太忠的感情是真实的一起码没有功利到这一步。

总算是田书记也知道自家女儿的性格,知道她私下里胆子大,表面上却是脸皮薄,所以派了一个类似于脏活小董的可靠人,将女儿送了过来一当然,这大晚上让一个女孩子高速上开夜车,也不是为人父母该有的心肠。

田甜觉得,老爹想得挺周到。这不是?她才一提出那是老爹的人,太忠这边倒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儿了。也省下她说那些没皮没脸的话了。

然而,陈太忠可就只有苦笑了,现在他的头脑,那是远非美女主播能及的,他看出了别的意思。老田派这么个人来,看起来仅仅是关心女儿的安慰,实则也是通过这样的暗示,挤兑自己呢小子你白吃白喝这么久了,多少也买一次单。意思意思吧?

“你打个电话来就行了,何必这大晚上跑过来呢?”他苦笑着摇摇头,慢慢地开着车,“夜里上高速太不安全了,唉,真是拿你没办法。”

“打个。电话,怕你不用心。”田甜听他心系自己的安全,心里也是“田甜”的,正应了她的名字,于是也敢说一点过分的话了,“我就得监督着你,你的事儿实在太多了。”

“怎么可能呢?”陈太忠随口答一句,下一刻才反应过来,老田这一手还真绝,若不是田主播亲自赶来凤凰,他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儿加起来,没准还真的就忽略了这点小事了。

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他确实不喜欢有始无终,但是他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有些时候根本就顾不上考虑那些小事到底是有终还是没终。所以田甜若是只打一个电话的话。他没准真的就丢到脑后了。

在陈太忠心里,保护自己的人不受欺负。这是第一顺位要办的事情。至于说自己人在官场上的进步,那就要略略差一点了这次不进步,还有下一次不是?

也就是吴言,拿进步做为人生的终极目标了,才能让他破例。而田立平一直都是比较平和的,看不出有什么太大的企图。

反正眼下人也来了,再说什么后悔也没用了,甜儿的心里肯定琢磨了,为了丁小宁,你能冲冠一怒,连我老爹的面子都不买,那么我来求你拉我老爹一把,你就忍心不答应吗?

“唉,我只是想搞掉张兵,顺便敲打一下赵喜才”陈太忠叹一口气,既然已经是事实,无可回避了,他自是要表现出他的多情来。

所以。他紧皱着眉头,不紧不慢地开着车。“搞掉老赵。真的有难度,不过,既然是我家甜儿说话了,老公拼死也耍弄掉他,啧,就是不知道,,会有什么报

“你还想要什么报酬?”田甜听他说得情真意切,就有些情热难耐。禁不住身子侧过来,将下巴搁在他的右大臂上,两只小手不住地在他的右手上撸动着,粘腻地发话了,“我跟了你的时候,可也没谈报

“没报酬,那我坚决不管”陈太忠先是坚决地摇头,侧头看一眼,发现她脸色有点发白,才哈哈大笑了起来,“今天晚上,”五次!”

“啊?”田甜听得张大了嘴巴,知道他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是她心里多少觉得有点没面子,好像我老爸的进步就是我用一晚上五次换来的。于是坚决地摇一摇头,“今天赶路累了,你又那么厉害,最多……最多一次。”

“那我跟别人那啥的时候,你帮我推着。”陈某人知道她是撇清呢,饿了这么久,一次哪里能吃饱?反正若是荒**起来,他真的也算得上是奇才,是的,他的特长不仅仅限于修炼上,“你不知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

“要死了你”田甜伸手就去拧他,脸上也是红扑扑的,她见过张馨这么服侍他,但是自己还从没这么搞过。

由于有点心红眼热,拧了两下之后,她才发现车停下了,停在一栋别墅的前方,从幽暗的路灯整洁的小路和周遭温馨而不扎眼的灯光。可以判断出,这是进了一个。小区。“这是”

“你望男姐和小宁都在这儿住呢”陈太忠笑着伸手去拔钥匙。他的女人中,凤凰军团曾经多次组团远征素波。田甜也识得其中两人。不过李凯琳,她是没见过的。

他不管不顾地下得车来,径自向门里走去,开了门才发现李凯琳和刘望男正坐在大厅,还有一个的女人也在场。三个人一边打扑克一边看电视

“嗯?”陈太忠看得就是一愣。心里才说我这么隐秘的地方,怎么能进了外人,猛地发现这女人似曾相识,揉了揉眼睛才辨出此人是谁。“原来是,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常大姐啊。”

常桂芬是李凯琳的母亲。来这里自然是无所谓的,但是陈太忠在东临水的时候,跟她平辈论交。反倒是李凯琳小娟才是晚辈,而他后来又那啥了小李同学,所以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这位了,有点结巴在所难免。

“哦小娟呆着没事,叫我过来斗地主”常桂芬见了以前的村长。心里难免还要忐忑一下一她的老板阎谦说起来眼前这位,脸色都不对呢,她说不得笑着解释,“随便玩一玩。就是二十的。怡情了。”

这话真的是有点夸张了,也就是常寡妇这两年手头宽松了,二十块一把,叫到顶就是六十,地主输了就是一百二,要是运气不好挨上三四个炸弹一一盘输上个千八百的也不算意外。

像这样的消费,搁在那户均收入八九百的东临水村,谁敢想?就算当初的土棍村长李凡丁,怕是也只有咋舌的份儿。

“你们到是挺清闲的啊”陈太忠微微一笑,却也不忙着介绍田甜。常桂芬整天跟阎谦在一起,有些事情能不当面说就不当面说了。

事实上,常寡妇对他还是非常忌惮的,扔下手里的牌就站起了身,“时间不早,我去休息了”一边说,一边头也不回地开订走了出去。

“咦?大晚上的”她这是去哪儿?”陈太忠见李凯琳没有拦着老妈的意思,就有点好奇,“这都九点多了。”

“谁能想到你能过来呢?”刘望男笑着回答他,“我们倒是知道你回来了。不过按说,,今天你不该过来的嘛。”

阳光小区这三位也习惯了陈太忠的故律,对这个规律,她们心里有没有什么不满那不好说,但是总是有了相关的应对,所以他的出现,是出乎她们意料的。

一边说,刘大堂就一边站了起来,拉着田甜的手笑,也不说话,倒是田主播被她笑得有点不好意思。脸上微微地有点发红,“望男姐你笑什么?”

“太忠真是把你的魂儿勾走了”刘望男见她有些尴尬,才开口说话。“居然大老远地追过来了”凯琳,见识一下,这就是你的田甜姐。”

她不知道田甜此来另有事情。只当是因为陈太忠回来的缘故想一想人家居然撇下工作追过来,她肯定要表示出欣赏来。

“哈,我认出来了”李凯琳笑着跳了起来,她听望男姐说过田主播,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家里总是有电视的不是?说不得跑上前伸手拉住美女主播的另一只手,“电视上的田姐,很有气质,羡慕死我了。”

“呵呵。你也很有气质,而且比田姐还年轻这么多”田甜笑着回答。李凯琳在最易接受新鲜事物的年纪进城了,而且现在又搞了一个加工厂,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然而不管怎么变,她才刚刚十八岁。身上的青春气息真的是挡都挡不住。

太忠收藏的女人,真的没有一个差劲的。田主播心里真的很感慨,不过这个情绪被她很好地藏在了心底,“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这一通寒暄过后,陈太忠才问起来常寡妇为什么会来,而且这么晚还要走。难道她不怕路上不安全吗?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自打他去了欧洲之后,阳光小区的这三位平日里真没什么消遣,要是刘望男跟丁小宁去素波的话,这么大一个别墅,李凯琳一个。人住着还真害怕,说不得时不时耍叫老妈过来相伴。

至于说刚才常桂芬出去,那也不是去了远处,丁小宁心疼李凯琳这个妹子。把自己在阳光小区的那套房子送给了她,常寡妇自然就有了去处一丁总现在自己都盖房子了,肯定不会再把这么小小的一套房子放在眼里了。

说笑了一阵之后,陈太忠才想起一个问题,小宁怎么还没回来?她说吃过饭就往回赶,这都九点十分了。”

通张高速路的素凤段已经通车了,还是今年的大庆献礼,三百零八公里的距离,稳稳地开,两个半小时也该到了,而丁小宁那奔驰轿跑车。在高速上都是习惯了跑一百四、五十以这车的性能来说,这个速度确实不算太快。

“她说要去找张兵的麻烦。”刘大堂听得就笑,“我估摸她已经到了。应该是在横山分局里折腾呢,要不,我打个电话叫她回来?”

“张兵?”田甜听得就是眼睛一亮。今天以前,她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今天听得就太多太多了。

“那我去看一看。”陈太忠点点头,站起身来。侧头看一眼不知所措的田主播,微微一笑,“你就不用去了,你是公众人物,万一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

田甜也确实有点犹豫,既不想去又怕他不尽心,听他这么说,方始笑着点点头,“那可就都拜托了你。”

“等一下在**好好表现就行了”陈太忠**笑一声,转头昂然离去,只臊得美女主播脸一下就通红了,愣了半晌方始发话,“望男姐,你听他都在说什么啊。”

篱,无非男男女女那点事儿嘛”李凯琳怕的就,见他走了,也敢胡说了,稚嫩的脸上满是暧昧的笑容,“没事,田姐你要是扛不住了,我帮你顶着。”

都是些什么人嘛。田主播情不自禁地翻个白眼,却是还不敢说什么。人家小姑娘家的都敢这么直截了当,她耍再撇清,在这个圈子里显然是要被孤立的。

陈太忠驾着林肯赶到横山分局的时候,门房正要关大门,见是这车来了,忙不迭又打开大门,进了院子里,丁小宁的奔驰车赫然在望。

古局长在单位里还没有离开。在平常这个点钟,他早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丁小宁过来了,虽然他也承认,她现在的行情,连他都看着眼红一丁总过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那时他就该不在单位了。

古听留在这里,是提防人使坏,诚然,今天的素波之行很成功。也很令人开心,让凤凰的警察前所未有地扬眉吐气了一把,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得不注意的。

这个张兵涉及到国家安全的事情了。这就很值得重视,又由于临走之前他无事生非地拿走了那个本子,这件事情就变得前所未有地大条了。

古局长虽然长期在基层,然而凤凰市的官场并不像那些一线城市一般密不透风,就算是二线城市里也赶不上省会素波那样的地方,所以他非常清楚,有些领导被逼急了。真的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他必须耍做好相关的准备。

因为这个原因,他不敢离开,没错,局长大人已经跟手下人再三叮嘱其重要性了,但是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说得再多,不如身体力行地先做出来我古某人家都不回了,坐镇这里,你们还不明白这重要性吗?

距章硬上

陈太忠走进小会议室的时候。古听和师志远以及另一个当值的副局长张诚在场,还有一个人却是颇令他奇怪,居然是环保局局长侯卫东。

“陈主任来了?”师局长最早看见他笑着点点头,就站了起来。古局长和张局长也跟着站了起来,侯局长看他一眼,也笑着站了起来

他可是正儿八经的正处,年纪又在那儿摆着,一般场合里,是不必要这么对陈太忠的。

不过,这不是有事相求吗?侯卫东刻顾不了很多了,“太忠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个。朋友被横山分局的从素波扣过来了,你给帮着说一说吧。交保放人不行吗?。

“坐,大家都坐”陈太忠大喇喇地走到沙发前,率先坐下之后,才看一眼侯局长,似笑非笑地发问了,“张兵?”

“嗯”。侯卫东点点头,他受人所托,焉能不知道张兵就是惹了眼前这位。才被弄过来的?刚才他不点出人名儿,也是想故作不知这因果。心说陈主任你要是能顾及一点合作单位的面子,也伪作不知,那此事未始就不能商量。

然而,对方毫不留情地**裸地点出了人名,那就是没得商量了。侯局长也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本来就是尽人力听天命的事儿,“太忠,那是葡籍华人啊。澳门可是要回归了

“他犯的事儿我也不清楚”。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这就是在睁眼胡说八道了,“不过,我想横山把人抓过来,应该有足够的理由。”

“不能给我个面子?”侯局长叹口气,眼巴巴地看着他,却是根本不理会身边三个。横山的局长,“张兵跟我的关系,真的很近。”

陈太忠默然,好半天才叹口气,直视着他,“侯局,我这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还耍犯我”,灭他满门

听着这霸气十足的话,侯卫东登时不吭声了,陈某人的蛮横,没人比他更清楚了,然而有一点确实也是真的,这厮基本上不主动欺负人,沉吟许久,他才叹口气,“那太忠你估计一下,要关他多久?”陈太忠缓缓地摇摇头,却是注视着面前的茶几,不肯再看他了。“侯局,这事儿挺大的,你还是别管了,把自己牵扯进来就没意思了

才听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侯卫东。再一听这话,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于是无奈地笑一笑,站起了身,“那算了,就当我没有来过吧

直见到他走了,师局长才笑一笑,“这侯卫东也真是的,唠叨了一个多小时了,唉,也不知道他跟张兵到底多深的关系,这大晚上的”

“丁总呢?”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古听,官场里就是这样,错非迫不得已,哪怕是众所周知的关系。一般情况下也是该撇清就撇清,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是非常重要的。

“我让他们领着她去看张兵了”。古听苦笑一声,接着又一摊手,“你也知道。丁总那脾气。真的撞上侯局,没准又有热闹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看了这三位一眼。犹豫一下方始发话。“老古你跟我出来一下

这就是法不传六耳了,尤其是那张诚在场,他不知道此人是不是古局长的人马,倒是师志远参与了此事,其实不必避讳。

“我俩出去吧,您二位坐张局长的反应奇快,刷地站起身来,还伸手去拉师局长,师局似;一二瞬间的犹豫。环是跟着他老了六“老古你的人也算懂事哈”。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旋即脸色一整,低声发话了,“仔细挖一挖他那小本子,一定要挖出赵喜才来。”

“一定挖出,赵喜才?”饶是古局长胆大包天,听到这话,嘴角也禁不住抽*动一下,不过下一刻,他就坚定地点点头,“交给我了,不过太忠,这时间可能要长一点”这澳门回归在即,咱上手段的时候。总该忌讳一下吧?。

“忌讳个。什么?”陈太忠哼一声,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我就不知道你们东怕西怕地怕个。什么,他手上有枪呢不是?”

那也十有八九是你栽赃的,古听心里明白,说不得又请示一下。“这个奥申委内部资料,要不要跟国安的说一声?。

陈太忠对此事,原本是无所谓的,那资料是他一手炮制的,但却不是直接复制了一份,而是像上次搞那片一般,东拼西凑又前后颠倒,甚至他将“的地得”三字都混用了,又煞有介事地在文件上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序号。

反正搞出采的那东西,别人一看就知道绝对是机密,仔细翻一翻,里面也确实有点料当然,拿到奥申委去鉴定的话,也能得到“泄露了部分机密”的结果。

然而,既然他打算借此事搞赵喜才了,那么能不惊动国安就不惊动了,省得那些人心一动,直接接管了这案子,他该怎么向田甜交待?

“不用跟他们说,这次搞赵喜才,该打的招呼我都打到了”。他满不在乎地哼一声,“咱警察局又不是没这职能”反正重点是那个本子,你明白?”

“明白”。古局长点点头,他要是连这话都听不出来,那也算白混了,申奥资料那只是个抓人由头,也是向某些人表示,前一段非法羁押某人,是没错的,而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借此扳倒赵喜才。

“走吧,去看看丁子里,张兵背对着门口坐着,他的对面是两个警察,丁小宁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笑吟吟地看着他,也不说话,却不是大家想像的那种暴力女模样。

见门被打开了,她那双漆黑的眸子转了过来。

“丁总,走了”陈太忠抬手招呼一声。“你又不是警察,干扰人家办案干什么?要相信政府,相信人民警察

他方一开口,张兵的头就转了过来,恶狠狠地盯着他,错愕一下之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来,“陈太忠?”

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到是对面的警察狠狠地一拍桌子,“老实一点。陈主任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陈太忠,只要你搞不死我。咱俩就没完”张兵冷哼一声,他原本就是混黑的,骨子里多少有点凶悍之气,最近虽然发了点小财身体有些金贵了,然而他也知道澳门即将回归,既然是大环境如此,他相信这些警察还是懂得什么是不能做的。

“凭你”也配跟我没完?。陈太忠笑了起来,笑得极为灿烂。下一刻,他转身向门外走去,丁总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来到了科委,正好赶上邱朝晖和梁志网正在召开攻关大会。杨帆现在是无线设备开发组的组长,三个人正在同其他人说着什么。

合着格勒诺布尔那边的人来过之后,就留了资料以表示诚意又从欧洲发过来一些零配件,要他们尝试一下组装样机,一来是表示合作诚意。二来也不无考校凤凰人的意思。

“凤凰的尤望教授才回去。”见他进来,邱朝晖点点头,也没做多余的客套,只是苦笑一声,“陈主任你别催了,我们都急得快跳墙了

陈太忠笑一笑,点点头就转身走了,走到院子里,正好看到许纯良开车进来,许主任一看是他。说不得伸手一招,“太忠走,跟我去工地看一看,大厦已经开始内装修了

这钱花到哪里,哪里就痛快,科委出钱利索,这科委大厦建得就快,两个年轻的主任戴着安全帽。走在大厦里,陈太忠兀自有点不满意。“纯良,你说能不能再快点?”

“再快一点工序就耍出问题了”许纯良白他一眼,又四下看一看,低声跟他嘀咕一句,“我说太忠,内装修是个大头,有些推不过的人情尽管跟我说,咱哥俩不见外的啊。”

“拉倒吧,这么几个子儿我能看在眼里?”陈太忠笑着答他,“我在欧州帮你挣的。够再盖一栋科委大厦了”呀,小宁的舅舅好像有个木工队

“丁小宁?她舅舅不至于缺这点儿吧?。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旋即点点头,“让他报名投标吧,咦,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老爹可是纪检委书记啊。陈太忠盯着他,心里在琢磨,要不要让许绍辉出一下手这可也是推不过的人情,,

又是七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