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4 可欺2035没捉着

2034可欺2035没捉着

当然,以陈太忠现在的城府和认识,就算跟许纯良再惯熟,也不可能张嘴相求,问许书记能不能出手对付赵喜才。

对省会城市市长这种差一步就能上副省的主儿,省纪检委有点不够看一就像一个地级市的纪检委想对付一个县委书记一样,多半都要经过上级的许可方好办事。

不过这只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才是更致命的,许绍辉背景深厚,又是天南第三把手,没错,他在天南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而陈某人之所以改变初衷,要横下一条心搞赵喜才,是为了扶田立平上位,却不是帮他许家冲锋陷阵,这才是眼下不宜声张的根源。

陈太忠和许纯良的关系,那真是没得话说,陈主任不但知道许主任的经济问题,还在欧洲帮其挣钱,而许主任手上有点活儿,也是说太忠你想接什么活儿尽管开口。

然而,就是这样的关系,他都不能张口相求,私交终归是私交,各人的阵营和所代表的利益,才是关键,这也就是人在官场的悲哀了,身不由己啊。

视察完科委大厦,陈太忠也不等许纯良招呼,又跑到红山那边的工地看一看科委的房地产公司在这里施工,就是六七层楼的那种火柴盒子,目前已经有五栋楼封顶了。

按说,接下来他就该去助力车厂了,今年科委已有的成绩中,助力车厂是最出彩的,大庆的时候第五万辆下线,利润也相当可观,尤其是很多人都知道,那疾风电动车的广告上,两个洋模特很漂亮。

然而,他不想去那里,因为那生产厂长李天锋实在太难打交道了,李厂长的上台,得益于陈主任的大力支持,可是他每次见到陈主任,却总是要说那些凤凰出产的电机的不是一不管是共性的现象,还是个性的。

当然,李厂长或者是想通过这种严把质量关的方式,证明他是真的愿意帮电机厂提高产品质量,而陈太忠也认为他的主观意愿应该是好的,老李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但是,这种厚爱他受不了啊,尤其是老爸去北京旅游了,没人帮他抵挡炮火,那么他只能选择不去,以免失了面子由此可见,这世间真的是公道自在人心,以五毒书记的强势。居然会头疼一个科级小厂的副厂长,原因无他,只为人家没有私心。

不过,他没去也是没去对了,因为在不久之后,他就接到了市委秘书长魏长江的电话,书记办公会正在召开中,现在要就整合凤凰煤炭资源的事情,所以听一听他这驻欧办主任的汇报。

书记办公会,算是凤凰市虽高级别的实权会议了,陈太忠赶到会场的时候,章尧东、段卫华、秦小方、汪蓉及姜勇等人都在,很明显,他昨天跟段卫华的私语,被高度重视,所以拿到会上讨论了。

陈某人就算再大能,再嚣张,但是在这样的会议上,也只有陈述事情的资格,却没有发表见解的权力,级别不是万能的,没有级别却是万万不能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夫诸位书记只是听取了陈太忠陈述的经过,却是没有发表意见,也没有就某些细节进行询问,这让陈某人有些微微的不解。

后来他才知道,由于兹事体大,段卫华跟章尧东为此还专门先碰了一下头,才临时在书记办公会上增加了这个议题,不过这次相当于是吹风,告诉大家市里有这么个计戈当然,接下来就是书记们私下的交流了。

按说,这是不符合市委书记章尧东一向的强势风格的,但是凤凰这小蝶窑的历史由来已久,利益纠葛又是错综复杂,不是一个强势能解决的一打个比方说,蔡莉留下的关系、蒙通战友的侄儿,甚至于还有能跟黄家说上话的乡亲,谁敢轻易动?

而且,章尧东现在是升副省的热门人选,虽然还是要强势,比如说独断专行搞手机企业什么的,却也不希望树敌太多自找没趣。

这通会开完就十二点了,陈太忠也没资格跟这些人吃饭,才说去找唐亦董,自己动手做一顿家宴,却是接到了另一个电话张馨和雷蕾要来凤凰了。

这是素波军团来下凤凰副本了吗?陈某人实在无法不这么想,田甜一时半会儿不肯走,这二位却是又来了。这也是他联想太丰富了,雷记者来凤凰,是找他预约一些驻欧办的稿子,不过这还在其次,关键之处还在主要是陪着张经理来的。

前两天素波移动开会的时候,张馨提出了她的建议,眼下素波移动发展的方向要以点带面,既然营业厅在拓展新的用户资源方面已经尽力了,那么就要想别的办法了。

她的建议是开电话超市。跟电信局现有的公用电话抢市场,同时加强对专网用户的公关,比如说天南制药这样的厂子,一个月的话务量起码四十万这东西,抢到十万就是十万。

按说这点钱,移动是看不到眼里的,但是大家都需要业绩,积沙成塔集腋成裘,已有市场的数据增长很重要,但是开辟新的资源新的战场,同样重要。

不得不说,她的建议是非常合时宜然她在机房那几年基本上是混日子的,但是毕竟接触了比较靠近核心”一。

由于有四处落地开花的基站,光纤专网接入的成本并不高,至于说开电话超市,成本就更低了,无非就是一个无线模块转为有线,最多加上计费系统而已,在这一点上,省里的凤凰科委就有相当成熟的技术。

所以她的建议,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一这并不是说她就真的比别人聪明多少,说得白一点,这些东西也只有她琢磨,其他人琢磨的都是移动的核心业务,这种拓展外延的业务。本来就是比较边缘化的。而她的数据部目前还真的闲得要命。

那么,接下来跟凤凰科委的沟通就很有必要了,虽然针对电信和移动分家这一现象,一些通讯杂志上,也出现了无线模块有线化的广告,但是既然本省有知底儿的产品,又何必去外省找呢?

省移动对张馨的建议也是大力支持的,张沛林张总甚至特意发话。这样勇于开拓思路的行为。值得表扬,又授权素波移动数据部全权去尝试,努力开拓好试点。

所以说这世间事到也有趣,张沛林和陈太忠所谈的交通系统上凹卫星定位设备尚未运作,却是素波市移动先出来无线模块方面的需求了。

前一阵,张馨就跟凤凰科委的梁志刚联系过此事,不过既然陈太忠不在,她自然懒得来,倒是杨帆在去素波维护一卡通系统的时候,专门去拜访过张经理一次,为她解释各个技术环节,还留了一份相关的电子版文档。

这份电子版文档,就算为张馨在理论上提供了技术支持,这次听说陈太忠回来了,正好雷蕾也要来,两人就相伴着来了。

车到凤凰,正好是是中午十二点半,陈太忠当然要出面接待,接着又通知梁志网,要他过来商谈一下细节,梁主任却是在忙着接待别人,“陈主任,让杨帆过去吧,技术上的事情,他最清楚了。”

杨帆是见过张馨的,虽然他对陈主任跟她的关系有点搞不明白,但是他现在的地个全是拜太忠主任之赐,自然也不会无聊到去打听这种事情一就算打听清楚又有什么意思?

包间里除了这四位,就是办公室副主任张爱国了,许纯良说话算话,不但提了他副科,还为他安排了一个职位,毕竟,做为陈主任的代言人和传声筒,科委需要给张爱国提供一点小小的舞台。

张馨和雷蕾是开着雷记者的捷达车来的,时近十一月底,已经是相当冷了,不过车里热风十足,两人到也没穿多厚实的衣服,张馨是水磨蓝牛仔裤鹅黄色紧身羊毛衫,外面披一件米黄色风衣,等进入包间挂上风衣之后,修长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

雷蕾却是穿着及膝的黑白方格呢裙,腿上是厚实的裤袜,脚蹬中腰棕色小皮靴,上身一件宽松的雪白羊绒衫,跟张经理相比,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

不过这俩打扮得虽然动人,张爱国和杨帆却是不敢多看,酒桌上随便聊了一些关于计费系统的问题科委的无线模块转有线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了,现在问题的重点就在计费上,毕竟搞公话涉及收费,而这一点上一旦出了差错,后果就会很严重了。

杨帆惦记着手机那一块,随便喝了一点就不肯再喝了,说是饭后还要去课题组继续干活,张爱国倒是能放得开一点,其实,为了秉承陈主任不插手科委具体事务的理念,他在科委也很少揽事上身,是比较清闲的。

不过显然,今天陈太忠喊他来,不是单纯地让他喝酒的,张副主任也清楚这一点,于是在酒桌上多次表态,以后在陈主任不在的日子,他会跟素波移动保持联系,及时地做好相关业务的支持,保障沟通的顺畅。

等到陈太忠和雷蕾说起驻欧办在稿件上的细节时,杨帆和张爱国交换个眼神,杨组长微微地努一努嘴,张主任自恃是陈主任的贴心人儿,壮着胆子发话了,“头儿,我俩还有点事情,您看”您三位先谈着,有需要给我俩打电话,行不?”

陈太忠扫他俩一眼,略略一沉吟,方始微微点头,“那行,,对了,教委的刘小宝总拿咱们单位当挡箭牌。跟他打个招呼,差不多一点

这教委的刘小宝是办公室主任,以前吃陈太忠收拾过的,不过随着陈主任远赴欧洲,这家伙逐渐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倾向。

当然,严格说起来,刘主任也并无太大的恶意,只是随着校园网工程的展开,教委内部逐渐就有了点声音,认为这资金有省教委监管还说得过去,但是又加了一家市科委,实在有点不像话。

明白的人,都知道这钱过科委是为了保障资金的可靠,更有人猜出,这是蒙书记临走之前给自己的侄女儿留的人气,不过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知道的人不说,不知道的人乱说。刘小宝其实是知道里面的因果的,不过这工程开始之后,就涉及了这样那样的资金流动,有人找上门要钱,刘主任遇到那些暂时不合适给钱的主儿的时候,总是要拿科委说事。

“没办法,教委也没钱,钱都在科委那儿呢,不信你去教委里随便问,这钱就是科委监管的”要不这样,你要是能跟科委要到钱的话,我就给你付款

别说。还真有人信了这话,“系找到许纯良要钱了。可许辛任心甲明白,自只看在公附”面子上。从来没刁难过教委,该给的钱一分都不卡,王伟新、钱自坚这些人,指不定拿那些钱又填了什么窟窿,抑或者有些钱根本就是不该给的。

不过,许纯良就是这样的性子,有些事情自己明白就行了,他才懒得跟别人解释,面对这样的游说,他就是一句话这是我们跟教委的事儿,是上过会的,你们真要有什么问题。去找教委主任钱自坚。

而许主任这种毫无反应的表现,又进一步加大了刘小宝的胆子,到了最后,不仅是他逢难题必称科委,有个别教委领导都学会了这一招。

许纯良依旧不介意,一来他不想插手太忠的旧事,二来就是,那些在凤凰教委都要不到钱的主儿,值得他重视吗?

当然,这些应付款里,易网公司的钱是短不了的,这个活儿其实荆紫菱没怎么插手,大部分是由合作伙伴远望公寻来做的。

远望的老板袁望,靠着任娇的关系,曾请陈太忠出面帮着催要欠款,眼下发展得相当不错,资产已经过了千万,正在向两千万靠拢,短期目标是两年冲到五千万。

由于易网公司的钱从不拖欠,就有人歪嘴,说陈主任和荆总如何如何的,又有人跑到袁总这里问长问短,说教委的刘主任说了什么。用意无非也是让他帮着要钱。

换个别的工程,袁老板被众人奉承之下,没准还会试一试,但是陈主任的事儿,他怎么敢乱来?又由于他心里是十分感激陈主任的,于是就通过任娇,将这话传给了陈太忠。

刃否章没捉着

陈太忠对这样的传言,也是嗤之以鼻,许纯良不在意的事情,他更不会介意,不过,这次既然回来了,就顺手把这事儿办一下好了。

当然,为这点小事就去找刘小宝,简直是对陈主任的侮辱,他哪里会闲到这样的程度?张爱国出马警告一下丫挺的,那就算很郑重了。

张爱国听到这样的吩咐,愣了一下之后才冷哼一声,“那家伙早就欠收拾了,我是看许主任不说话,您也没指示,”头儿,咱这次怎么搞他?。

“呵呵”。陈太忠笑一笑,很随意地摆一摆手,“告诉他管住他的嘴巴就行了,教委那点破事儿别总往咱们这儿推,政府部门之间的事儿。他一直跟外人说个什么劲儿?”

“嗯”。张爱国点点头,站起身就要走,去衣架上拎外套的时候,犹豫一下又发问话,“要是他不识趣儿,我就让他长一长记性

这就是张主任请示了,说那厮要是不听的话,那我就要出手惩治他了,不知道陈主任您赞成不赞成我这么搞?

可是现在的陈主任,已经不是当年那愣头青的年轻人了,听到这话就当没听到一样,这态度就很明确了,我不反对就是同意了,你去搞吧,算是请示过我了这倒也不是他有意拿架子,实在是屁大一点事儿,他觉得就连点一下头都多余。

他俩才一离开,雷记者脸上就泛起了暧昧的笑容,浅浅的酒窝下陷的同时,一对小虎牙露了出来,“呵呵,你这家伙,回来就跑到凤凰来”就不知道交一交作业再走?”

“我给小宁打电话,叫她开个房间”。张馨跟她关系最近,也就敢跟着胡说,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手机,“嗯,还不到一点”两点半才上班的,是吧?。

他们吃饭的地方就在京华酒店,开个房间根本连楼门都不用出,这俩已婚女人看来也是憋狠了,要同时出手惩治这负心郎。

“等等”陈太忠心里暗暗叫苦,心说我今天要是再不去看唐亦莹,怕是小董董心里都要生出疙瘩了,说不得苦笑一声,“别人都看见我跟你们进来了,要是我不出去,你俩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大不了以为你跟丁小宁睡在一起,有什么?”雷蕾的眸子都有点发红了,不是激动的,而是被某种自内而外的火焰燃烧成了这样。

“这个酒店还住了一个话痨。”陈太忠苦笑,今天上午荀德健又要找他,却是被他打发到招商办去了,要小吉过一过手里的项目,看看有什么能做的没有。

“这样吧,甜儿也来了,你们下午先随便去哪儿玩一玩”他笑着发话了,“晚上咱们在小宁的别墅里摆家宴,搞个凤凰素波姐妹联谊会”行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雷蕾偏会作怪,站起身就坐到了他的腿上,牵着他的手放进裙内,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你伸进来看看”很湿了

“实在对不住,现在真的不合适”陈太忠只能苦苦求饶了,“晚上,晚上哈,我现在着急出去送礼呢。”

他哀告了半天,这二位才放过他,走出门去开上林肯车,陈某人打算在马路上绕两圈就悄悄摸到三十九号,可是才收起来车,他猛地想到了上次蒙晓艳撞破了自己和唐亦董的事。当然,那次显然是比较刺激的,尤其是小莹董羞得连眼都不敢睁,更让他有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说不得犹豫一下,摸出手机,拨通了蒙校长的电话。

蒙晓艳中午也有酒宴,喝得有点醉醺醺的,听到是他的电话,迷迷糊糊旧“你昨天回来的嘛,今天晚可该过来了一,一不。”

由此可见,掌握了陈某人荒**无度的生活规律的,并不仅仅是阳光小区,育华苑同样如此,大部分的女人,总是比男人心细。

不过,蒙校长一听是他请自己去捉后母的奸,登时就来兴致了,声音也高了一点,“正好下午没事”嗯,你说我要不要拉上任娇。拿个。相机什么的?。

“喂喂,差不多就行了,叫她干什么?”陈太忠听得直翻白眼,心说我跟小莹董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是能容忍你同在”嗯,好吧。或者荆紫菱也可以。

挂了电话之后,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三十九号的屋内,见到丹凤眼的佳人正站在洗手间,轻轻地揭去脸尖的面膜。

“我就喜欢你这样,素面朝天的,以后面膜也不用做了”他轻轻一伸手,从后面环住了她的腰肢,探嘴去亲吻她的耳根,“跟我在一起。比啥面膜都好用。”

“别闹”唐亦董对他出现,一点都不惊讶,反倒是微微地推他一把,“昨天去是素波抓人了,我就原谅你了,今年你要再不过来,我就打算去张州玩去了。”

要说这小莹董,那消息还真不是一般的灵通,不过,想一想王宏伟跟三十九号的关系,陈太忠倒也能理解了,像这种大事,王书记装作不知情是很正常的,但是要真的指望人家不做什么准备,那也有点不现实,通知这里简直是必然的。

“好了,娘子,我这不是来了?咱们歇息了吧?”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回答,心里却是暗暗地庆幸,幸亏哥们儿狠心拒绝了那俩,要不然还得万里闲庭到张州去,“春宵,一刻值千金,就别说这些烦心事儿了。”

“跟我在一块儿,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吗?”唐亦董妩媚地膘他一眼,原本微微有些高挑的眼角,显得越发地高挑了一点,充满了说不出的诱惑,“不行,先陪我说会儿话,省得你忙乎完了提起”提起那个就要走人

“我真的很想你啊”陈太忠不忍心用强,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又把她的手拽过来,正是刚才雷蕾动作的翻版,“你看它都快炸了

“先聊一会儿”唐亦鳖才不是那么轻易屈服的,不过下一刻,她的话就让他生出了点感动,“茶几上给你冲好茶了,知道你中午就要喝酒

敢情你就等着我来呢?陈太忠吸一口气,笑着搂着她走进了客厅,“好吧,聊点什么呢?”

“呦,现在就跟我没说的了?”唐亦董也会作怪,笑着白他一眼,才幽幽地叹口气,“从昨天到今天,我已经为你冲过四次茶叶了,总算这次不用再白白地倒掉

陈太忠听得心中感动不已,抱着她就是一通狂吻小董莹地激烈地回吻着他,直到感觉他的大手滑进衣内,轻车熟路地攀上了峰峦,她才用力扭开头,“别”先喝点茶,再说会儿话,别让我觉得你只贪恋我的身体。”

啧,既然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一步了,陈某人也不好再硬来,只得伸手去端茶杯,却不防她哈地笑一声,挣脱他的大手跑开,坐到了斜对面的沙发上,笑吟吟地看着他,“这次搞赵喜才,你打算搞到什么程度?。

“双规吧”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又不着痕迹地关掉手机一这时候甜儿要打电话过来,怕是醋缸都要打翻了吧?

唐亦莹看到了他的动作,却是没有在意,他在她家里,一般都是习惯关机了,以免被人打扰,她更吃惊的是这个回答,“什么,双规?你总得给蒙艺留点面子吧?。

“蒙老板没跟你说?”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旋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确实,蒙艺都去了碧空了,跟小莹莹联系得不是那么紧密,倒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跟他打过招呼的

“哦,这样啊”唐亦鳖点点头,她接到王宏伟的通报之后,心里也挺好奇,说是小陈一而再地派横山分局去素波捉人,这么做实在有点不上路,也太容易出问题了。

正是因为担心这个,她才在见到他时,第一时间就抓紧发问。耳听得他这么说,就知道他有全盘的打算了,也就放下了心,“这件事,,你跟黄汉祥打招呼了吧?。

“岂止是黄汉祥,我还又专门去见了一趟黄老”陈太忠想起国庆前自己去北京的遭遇,说不得就将细节讲了出来,说到兴起,一时间就忘了自己还约了某人来那啥。

“人家是真的有底蕴,那老底子确实不是白给的”他正说得高兴,猛地听到门口传来若有若无地一声响,下一刻,就见蒙晓艳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唐亦莹见他表情有异,一转头正看到自己名义上的女儿缩着个脖子,一副小偷小摸的样子,登时就反应了过来,禁不住怒目圆睁低声呵斥。“陈太忠,你!”

蒙校长也没想到,两人居然在聊天,一时间就呆住了,到是陈太忠没皮没脸地一笑,“先关了门,没事,她不敢大声喊的”

七千字,掉到第十九了,召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