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8 自责2039惯出毛病

2038自责2039惯出毛病(求月票)

前文写过,赵喜才给田立平打电话的时候,很是琢磨了一阵,认为给此人施加压力,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的后果,才这存做的。

然而,三儿子赵杰的一句话,让他通体冰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一次他恐怕是犯了大错,当时找谁施加压力,怕是都要好过找田立平!

我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赵市长听到儿子确定已经最少三天不见田甜了,痛苦地一闭眼睛。身子重重地向椅子上一靠,我怎么能犯下如此幼稚的错误呢?

是的,他忘了考虑人性中的贪婪,更忘了考虑胸无大志未必就是没有上进之心而他对田立平施加的压力,又引起了人家的反感,加快了此事的发展。

当然,田书记一度被他逼得上蹿下跳的事实,赵市长是不会考虑的,他考虑的是自己不小心暴露出的心虚,助长了此人的野心。

。还是不够谨慎啊”。又过了大概两分钟,赵喜才长叹一声,眼睛却也没有睁开,而是沉声发话。小强你马上离开,现在就走,,不要开你自己的车,不要给家里打电话,明白吗?”

“老爸”。赵强平日里有点缺弦儿,可是一听这话也知道有点大事不妙了,说不得疑惑地看一眼赵杰。却发现自己的弟弟也是有点不摸头脑。

“马上走!”赵喜才厉喝一声,睁开了眼睛,怒视着他。“千万千万不要接任何人的电话,尤其是张兵的,你给老子捅出天大的事儿来了!”

“那我什么时候能回来?”赵强放下筷子就跳起来。一边穿外套收拾东西,嘴里却是还在发问,“半年够不够?”

“最好躲出国,实在不行买个身份证”。赵喜才叹口气,面无表情地发话了。“但愿,是我多虑吧”记得看天南新闻,什么时候能回来,你自己判断吧。

看着大儿子旋风一般地走了,他才侧头看一看小儿子,嘴巴张一张,却是又摇头叹口气,站起身走到一旁拿起手机拨个电话,“帮我查一下省电视台的田甜”嗯,没错,《天南新闻》的那个,她这两天没上镜。是怎么回事,对了,别说是我问的。”

。爸,您是怀疑”赵杰终于发话了。他可是没想到,自己随便一句话就让老爸变色,大哥仓皇而逃,隐隐地,他猜出了点什么。却是不能完全确定。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是在凤凰”。赵市长低声嘀咕一句。像是在回答儿子的问题。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不得不承认,智商低一点的根本混不了官场,他的猜测一语中的,而纵是如此,他还在懊恼自己思考问题不够全面,犯下了天大的错误。

“你说她找陈太忠去了?。赵杰越发地明白了一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拿起自己的手机,“我有朋友认识省台的,要不,我也帮你问一问?”“不用了”赵喜才缓缓地摇一摇头,那模样看起来,脑袋似乎是灌了铅一般地沉重,“你那些狐朋狗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是他们撺掇你,我至于跟陈太忠对上吗?”

初开始他的声音还是比较低结果不知不觉地越来越高,说到最后竟然变得尖锐异常,显然有些情绪失控了。

。老爸”。赵杰听得却是哽咽了起来,他骚扰田甜未果之后。被老爸臭骂了一顿,他只当自己的老爹宁愿牺牲自己来换取政治上的安定。太没有点父子亲情了,却未曾想到,这个疙瘩竟然在老爹的心里埋得这么深。

他现在亲耳听到这话,心里方始有一些彻悟和压抑不住的感动,当然。更多的是排山到海一般涌来的歉疚感。

“哭什么,有毛病啊?”赵喜才瞪自己的儿子一眼,冷冷一哼,“赵家的男人,从来流血不流泪滚出去哭,我接电话。”

赵杰怕自己这个老爹怕得要死,听到这话之后,忙不迭地躲出了客厅。可是他心皂不踏实啊,少不得竖着耳朵躲在拐角处偷听。

许是喝了酒听力下降的缘故,他隐约听到一点声音,不过用尽全力也没听明白客厅在说什么,然后,就又是一阵沉默。

犹豫一下,他还是走了出来。这是涉及赵家生死存亡的事情,他不能坐视,遗憾的是,他才一进客厅,就发现刚才教育自己要像一个男人的老爹,居然泪流满面。

赵喜才的泪水不是因软弱而流。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见自己的三儿子又进来,他抬手抹一下脸上的泪水,淡淡地发话了。“杰,我知道你见不惯你两个哥哥,但是你要记住”兄弟阅于墙,外御其侮,你们毕竟都姓赵

。我知道”。赵杰点点头。他只是纨绔一点,却不是不够聪明,他明白老爸说这话的意思,“外人问起我大哥来,打死我都不会说什么,”不过老爸,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田甜的假,是田立平帮她请的”赵喜才面无表情地解释着,看那样子就如同在说一件跟自己不相干的事情,而且声音也越来越低”看来这次麻烦不小”哼。假模假样的,你不是道德标兵吗?真正的无耻,”

“那我赵杰真的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了。

二旨电视吧”赵喜才淡淡地答一句,站托身来,也叭了。径自走进了书房,顺手带上房门。来到书桌前,翻出一个小本看了起来。

事实上他只是在强自镇定,本子翻了半天,却是根本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等他最终将目光落到“蒙勤勤。三个字上的时候。看一看时间,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

别的我就不说了,起码你蒙勤勤当年找我拉私人存款,我可是帮你完成了八千万,不大不山总也是个耕情吧”

陈太忠接了古听的电话,也静不下心了,若不是眼前有八个艳丽无比、风情各异的美女,恐怕他就直接跑到横山,参与讯问去了,饶是如此,他也离开了饭桌,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去跟古局长落实详情。

不过,见他这副模样。别人也止住了喧嚣,没错,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可以百无禁忌地折腾。裸地人肉沙包什么的,但是在穿了衣服办正荐事的时候,还是要有个分寸。见陈太忠皱眉说着什么,蒙晓艳有点好奇,低声问身边的刘望男,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刘大堂摇摇头

下一刻,见到他抬手招呼田甜,蒙校长心里有点不忿了,才要问一句有什么事儿不能跟大家说出来的,就见丁小宁冲自己摇头。

“小宁你知道怎么回事?。蒙晓艳越发地失落了,怎么一个个都神秘兮兮的?难道是我被边缘化了吗?

丁小宁笑着摇摇头,又轻声嘀咕一句,“估计是说田甜她老爸的事情,所以你也就别问了。”

“什么叫我也别问了?”蒙晓艳几乎有点想暴走了,你都知道了,反倒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儿说出来,大家可以帮一帮忙嘛

“田甜她老爹,是素波市的政江委书记田立平”刘望男贴近她的耳朵。轻声嘀咕一句,蒙校长听到这话,身子登时就是一震。

她昨天卖弄自己是蒙艺的侄女儿,美女主播却是没说什么,她只当自己的出身就算不错的了,不成想人家田主播居然有这么个老爹。

当然,若是蒙艺还在的话。蒙晓艳到也不会觉得有多大压力,田立平不过是素波一个市委常委而已,但是现在肯定有点不一样了。

想着这身世极好的美女主播,居然也会跟大家开无遮大会,昨天似乎还帮着扛刘望男的腿来”蒙校长不禁晃一晃脑袋,没办法,实在记不清了,反正有一段时间,她跟田主播赤着身子在一边喝酒观战来,好像还碰了一杯还是两杯的

陈太忠招呼田甜过去,肯定是要跟她说一下,横山那边已经打开口子了。也就是让她通知她老爹,事情进展很顺利一一他觉出来了下午田书记接自己电话的时候,有点不自然,那就让做女儿的去通知吧。

“哦”田甜点一点头,转身走到另一个拐角打电话,而陈某人坐在那里琢磨了起来,我先给谁打电话好呢?

张兵是酗酒宿醉之后被带来的,连续五十多个小时没睡觉,横山对他上手段不说,连清水都不给他喝,饭到是管够,原本他就是干渴无比了,而想喝水却是加了盐的水,喝了不解渴一还美其名曰保证体内电解质的平衡。

反正就是那些花招了,张总一旦扛不住了,交待得倒也算痛快。眼下已经涉及到了赵喜才的前秘书小方当然,指望他再说出些什么,短期内怕也是不现实的。

然而,涉及到方秘书,咬出赵喜才就是可以预期的了,陈太忠就该考虑下一步怎么走了,要是没今天这消息,他再怎么联系人也是没用,反倒是显得自己行事不稳重。

蒙老板那儿,还是等一等再联系吧,很快地,他就拿定了主意还是打个电话给黄汉祥比较好,于是他拨通了黄总手机。

“你搞到了赵喜才秘书的一些证据?。黄汉祥的声音听来有点醉意,不过下一刻,他就清醒了一点,“你这是,想弄下赵喜才来?”

黄总的语气显然是有点惊讶“陈太忠微微一笑,“本来想意思一下就算了,可是他欺负人太过了,正好有个朋友的资历也熬得差不多了,索性就搞掉他吧

他这么迫不及待地推田立平出来,自然有其用意,这种关键时刻,第一时间推荐是必须的,要不然等黄家从他们的后备名单里划拉出人来,那就晚了。

“你这家伙,是假公济私吧?”黄汉祥在那边哼一声,别说是微醉了,就算是黄总大醉,判断这点东西也出不了差错,“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

“素波政法委书记田立平”。陈太忠回答了,心说老黄居然不问这候选人是跟谁走的是哪个派系的。这就是人家黄家的大气。

不过。人家不问是大气。他要不说那就是没眼色了。于是他干笑一声,将田立平的底细兜了出来,“他是蔡莉的人,现在算是没着落了

。哦,正林纵队的”。黄汉祥一听,就很干脆地打上了标签,他这么说确实没错。正林的天下凤凰的党,别看蔡莉在凤凰干过政法委书记而根本没在正林呆过。但是她真是正林系的人马,就像陈洁从没来凤凰任过职,却是毫无疑问的凤凰系一样。

当然,他这么打标签心二谐,却未免有点讨时的嫌疑。时下的官场不比二十年打,与时俱进了。起码在厅局级以下,没有那么泾渭分明的事儿了,而且这官场原本也就跟天下大势一般。分分合合的,比以前混沌多了。

不过这种情况,其实也是跟等级有关系的。越到高处,这阵营就越明显,那也是不消说的,所以,陈太忠也没资格笑话人家老黄就说错了。

“不过,这么个政法委书记上来。有点太快了吧?”黄汉祥笑了起来,“要不这样,让他去苔山当老总算了。”

”黄二伯,您这不是逗我玩呢?”陈太忠明白,老黄不是要把田立平弄到营山去一尽管那里是正厅待遇,人家只是说,你找我一件又一件的事儿,好意思吗你?说不得干笑一声,“实说了吧,他家孩子对我的工作挺支持的。”

“哦,这样啊,他家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黄汉祥这人,还真是为老不尊,这样的冉题都问得出口。

“女孩儿,天南台的女主播”听到这问题,陈太忠真是想躲都没地方躲了,他可以推三阻四地不回答或者胡说一气,但是毫无疑问,黄二伯如果愿意,会在五分钟之内自己找到答案,那么,某些不负责任的行为,不做也晨不过,陈某人在说某些话找某些理由的时候,心里也是有准备的,并不是脑瓜一热就胡说八道,所以这个问题,并没有让他特别地被动,“天南台关于科委和驻欧办的正面报道很多,田书记也帮过我不少忙

四章惯出毛病

“女孩儿”黄汉祥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就沉默了,好一阵才哼一声,“为了一个女主持,你就先斩后奏地去搞一个市长,这本事可是越来越大了。”

他这话,就是有点怪陈太忠行事之前不打招呼,想他都跟蒋世方那边暗示过了,姓赵的接下来缩头也是必然的,你倒好,居然要把人往死里搞。

其实,区区的一个素波市市长,搞也就搞了,但是小陈你这么目无你黄二伯,这个毛病可是不能惯你一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太过放纵下面人,容易搞得尾大不掉。

看看。现在你倒是拿此事来挤兑我了,弄得我不管也不好,而且,你小子为的还是一个小女孩儿,世界上有一半儿都是女人。你至于这么在乎吗?

陈太忠哪里可能听不出来这样的话?他还整天念叨不能惯别人的毛病呢,说不得笑一笑,“我倒也想过提前通知您。不过,这不是怕搞不出名堂来,您会觉得我不稳重吗?毕竟我的年纪就在这儿摆着。就特别不愿意让人觉得我不稳重。”

“呀哈,你还有理了?”黄汉祥又被他折腾到哭笑不得,当然。这个借口听起来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让他气愤的是,这厮回答得相当地理所当然,根本连半点歉疚感都没有。

你知道天南的人在我面前说话,都是怎样的小心谨慎和诚惶诚恐吗?黄总觉得有点无法忍受,哪怕是忘年交。也不能由着这小子得瑟,“我说一句,你就顶我十句?。

“没理没理”陈太忠听他这么蛮不讲理地一问,也有点哭笑不得了,“黄二伯您讲的是大道理,我这不过就是”就是一点小私心嘛。”

“哦,合着你也知道自己讲的是私心黄汉祥哼了一声,语气越发地严厉了起来,“咱做干部的,要一心为公,私心杂念要不得。这件事帆,我不能答应你!”

“我在欧州,可是帮着小雨朦在股市上赚了点钱”陈太忠嘿嘿一笑,心里却是有点别扭,老黄你别这么说反话成不成?“那个啥,以后这种私心,,我还是要坚持的

“你小子忒无聊了”黄汉祥气得哼一声,心说这家伙是吃准了我不能拿他怎么样了,“我懒得理你,啧,你要再搞出这种事儿,自己善后啊

“那可就拜托您了”陈太忠也不管人家是不是答应了,又挤兑一句之后。方始表态”“嗯,没有了后顾之忧,回了欧州,我这干劲儿就更足了

“我可没说答应你了!”黄汉祥哼一声就挂了电话,放下电话之后,他心里还是不能平衡。心说你小子给我找事儿还找上瘾了,这次真的不能让你太轻易达到目的。

黄总是性情中人,但是对某些人不太讲理的行为,他打心眼里就排斥,比如说他一度跟夏言冰关系不错,但是夏局长强要上位,就属于有些过分的行为。

尤其是,夏言冰那一次吃蒙艺顶了,最后是高胜利上位一要说吧,高厅长一直就是第一号人选,但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后来有人要顶掉高某人的。

夏局长的坚持,不但让黄家跟蒙艺有了粗好,更是跟打算空降顶了高胜利的那位也产生了点摩擦一好吧,就算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但是最终的结果是黄家丢面子了。

发生了这种事儿,他老爹还觉得亏了夏言冰。毕竟是说到没做到,然而黄汉祥心里可不这么认为,他要是也真的为夏局长抱屈,就不可能跟陈太忠走到眼下这么近。

他这决心刚下,一边就有电话打了进来,打电话是的他的弟弟黄和祥,说是老爹的生日马上要叭”上十八虚岁十十十了,不知道落家人尖不去。…一

要是去的话,黄书记就打算准点回来准点走毕竟他在磐石跟蓝家正对着呢,在京逗留时间太长,有等人家关说的嫌疑。那就未免有点示弱了。

“你不说我还忘了”黄汉祥又想起苕山蝶矿的事儿了,说不得跟他聊了两句,“老三你脑瓜好,他们这刮高,是个什么意思?。

“管他们什么意思呢?。黄和祥一听是这种事,毫不犹豫地回答了,这哥俩感情也不能说好,但对外终究都要维护黄家的形象,“敢向天南伸手,那就得做好爪子被朵的准备”又不是天下只有他家才能做焦炭。这点事儿你也问我?。

“我这不是担心带给你被动吗?”要说这天下间,就是一物降一物,黄家老二散漫惯了,却还真是有点憷自己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弟弟,说不得解释两句,“行,那我知道了。”

“就得狠狠给他一下,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得。黄和祥居然也来了这么一句,做为他的结束拜

你是想让老家这儿发力,分散你的压力吧?顺便又能表现出黄家上下一致的警惕心来,黄汉祥搁了电话,心里也是苦笑,我这个弟弟啊,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了。

不过,等山那边怎么搞,还是要讲个章法,他一边琢磨,一边就有点抱怨了,“陈太忠这小子也真是的,不去找菩山那边的证据,在赵喜才身上折腾个什么劲儿?”

“您都知道他是宰相肚量陈太忠了”阴京华在一边听得苦笑,陈太忠惹了黄汉祥,他真是一点都不敢插嘴。不过听到这话,还是回答了一句,“那家伙的气量就是不大。”

“嗯?”黄汉祥听得侧头看他一眼,犹豫一下就笑了,“你俩关系倒真是不错,也算。我的人情用在赵喜才身上了,宫山那边,让他给我摆平了“没搞错吧,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就叫了起来,也顾不得要招呼众女进卧室了,他惊讶得自己都有点软了,“我搞那谁已经很过分了,现在”,又要来?。

“啧,搞素波市市长,跟搞那谁,难度能一样的吗?”阴京华听他这么说,说不得轻笑一声,“你怎么就这么笨呢?来,我教你一个招儿”

“哈哈”。陈太忠听完之后。挤眉弄眼地笑了起来,“老阴啊,要不说这人老成精呢?你这简直是点子库啊”对了,要我办事儿可以,但是黄总得答应我刚才的要求啊

“你跟他说去吧”。阴京华哪里敢接这样的话茬?不过,他既然指点了陈某人,说不得就要邀功了。“反正,你这也是欠我人情了啊。”

“嗜,咱俩还说个啥呢?没问题”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要说刚才他是真有点恼火了,我连法国申奥资料都打算下手了,这很你黄汉祥长脸了吧?国外又送给你那么多钱。

现在让你帮我扶上去一个市长,你都唧唧歪歪的,说来说去还要我帮你搬倒售山的杨学锋”老黄你这是欺人太甚啊。

不过,阴京华给他出的这个点子,很是不错,所以他也就懒得跟他的黄二伯叫真了,然而,他还是有一点微微的郁闷,因为:这又是接近脏活儿的性质。

倒是田甜惦记着自家老爹的事情,见他一直拉着一张驴脸,倒也不好发问。眼见他情绪好了,才走上前来低声发问了,“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休闲时间,咱不谈正事”。陈某人嘿嘿一笑,四下看一看,“明天甜儿也要跟着雷蕾和张馨回了。咱凤凰的发扬一下风格哈。”

雷蕾和张馨原本就是计划明天走的,不过田甜的走日子还没定下来,他这么一说,显然就是搞定了某些事情,田主播听得心中就是一喜,紧接着,心里却又有些空荡荡了。

听他这么说,众女叽叽喳喳说不公平。还说他现在根本就是素波人了,可是陈太忠不荆里会,反倒又摸出了俩电话,小董吗”

这天晚上还好,比不上昨天疯狂,毕竟大家的体力都有个限度,某人有仙力护身。那是作弊一般的存在,其他人却总还是相对比较正常的,连续地熬夜、酗酒加狂欢,是很考验人的。

当然,这也是陈太忠有先见之明,昨天没让她们享受“昏憩术。的大招。要不然耗费一点仙力倒是无所谓,关键是人家恢复得好了,他的作业可就写不过来了。

饶是如此,第二天凌晨五点他走的时候,雷蕾依旧不肯歇息,要他抱着自己才肯睡,陈太忠知道,要真说疯狂。这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才是最疯的,疯起来的时候体力令人咋舌。

于是,他不得不叹口气丢个昏憩术给她,“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好像还没到三十呢,怎么就成雷老虎了呢?。

不多时。他穿墙进入横山区自己的宿自己家也穿墙,真够滑稽的。他正抱怨呢,眼睛一扫,发现自己卧室里的**,睡得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