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 闻风2041心动

2040闻风2041心动

吴言一直坚持,陈太忠的家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就算是眼下这种情况,她也不让钟韵秋过来一不过话说回来,钟秘书还得在那边关注睡在隔壁的吴父吴母,同时还要通风报信。也确实不克抽身。

好在吴言的父母也都是老派人士,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副市长了,而那小钟是秘书,应该可以随便用,但是两人还都不习惯这么使唤人。

倒是吴母悄悄地嘀咕过一句,这小钟听说跟一个姓陈的男人不清不楚,阿言你得空了说说她,实在不行的话,就换个秘书,你可还是大姑娘呢。

我身边要是少了她,先别说太忠答应不答应,只说这横山区的宿舍,对陈太忠的吸引力就更低了“吴市长嘴上虽然不承认,但是她的心里非常明白,正是市长加秘书这样的组合,才会令某人栈恋和牵挂。

而她自己,在某些时候。也非常享受那种打破禁忌的震撼和快乐,这时常令她觉得,自己的骨子里,或者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正气十足。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吴市长知道太忠后半夜要回来,也没在自己房间等他,而是在零点过后,来到了他的房间。

这一夜,她睡得非常不踏实,经常下意识地抬胳膊圈一下,触碰不到那厚实的肌肉,就忍不住要清醒一下,接着又恍恍惚惚地睡去,

终于圈到了,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猛然间,她真得身上有火热的大手在游走,又圈一次,圈到那了那人,二话不说,就先在那厚实的肌肉上狠咬一口。

“呵呵,我来了”陈太忠满不在乎地轻笑一声,这一口比昨天唐亦莹咬他的那一口轻多了一小董莹对前一天他和蒙晓艳设计自己,并且在阴谋败露之后强迫自己的行为。相当地愤懑,又知道他身怀异术,下嘴是真的没留情。

“你个。坏蛋,自己看看几点了”吴言轻声嘟囔着,从床头柜拿过了闹钟一这原本是她的闺房里摆放的,“五点一刻了”你是去了阳光小区,还是去了育华苑?”

“我是回了自己家,正搂着唯一的女主人”。陈太忠轻笑一声,不管不顾翻身上马,分开她就待枪挑白虎星君,不成想吴市长不为他的甜言蜜语所动,手向下一捂,抬手就去推他,“你洗过没有,”

晨练完毕,就是六点十分了,白市长已经完全清醒了,又舍不得离开,就要他讲述近期的遭遇,而陈某人知道她爱听什么,就挑着几件事儿说了。

当吴言听到他去了黄老家,听完他跟黄老见面的经过时,一时间禁不住情动如火,一翻身主动地跨坐在他身上,“不行,忍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刻,钟韵秋从墙壁那头探过头来,轻声发话了,“老板,六点四十了,伯母已经起来,在做早饭了。”

看着隔壁佳人幽怨的眼神,陈太忠的心里不由得一软,说不得冲她微微一笑,“今天我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跟小白请假,”

“你敢再喊我小白,我绝对不准假”。吴言哼一声,就那么赤着身子下了床走过了那边,晨曦中,挺翘的臀部在扭动中,显得格外地白哲,两腿间有亮晶晶的水清反光,,

赵喜才指望的蒙勤勤这一招,并没有奏效,他就算将自己揽储的人情想得再大,终归是逃不过一个事实:蒙勤勤和蒙艺是父女关系。

但是他另一个手段却是起了一点效果。就算短短的一个上午。一个。消息在素波市的官场不胫而走:田立平在美国读书的儿子田强,因为生活糜烂,在美国染上了艾滋病!

这可是太恶心人的事儿了,赵市长的逻辑很简单,你田立平不是惦记着我的位子吗?我不跟你说那么多,直接在你的后院点一把火姓田的你灭火去吧。

而他放出的这个风声,也是相当,,相当无耻的,真要说起来,他有太多的脏水可以选择,比如说田强在美国豪赌的资金不明啦,或者说田公子在美国买得有豪宅大院啦,都可以让田立平陷入被动,忙于应付组织的调查。

然而细细叫真的话,这些脏水又都是没什么意义的,经不起组织上的细细调查,而所谓的舆论,在组织眼里那是不值得的一提的,甚至大家连撇清的兴趣都没有。

哪怕某人在外界被传成了恶魔一般的存在,但是只要组织上查证之后,确认此人没有问题,那就是没有问的,错误的舆论是没有用的,那只是一个噱头。

若是企图用错误的舆论绑架组织,那更是痴心妄想,孰是孰非,组织上心里有数就够了,错非不得已,引人案不可能重演。

赵喜才深明这一点,所以他就不在贪腐或者作风上做文章,放出去的风声直接就是人身攻击,最要命的艾滋病这玩意儿,不好彻查。

按他的理解,艾滋病人经过有效的治疗,身上的艾滋病毒可以抑制到极低,连最新的仪器都检测不出,但是他们还是艾滋病人,若是想证明确实不具备传染性,怎么也得经过一二十年的观察,这期间,还得有不怕死的主儿敢跟他们接触。因为大家都知道,眼下的艾滋病是不治之症,没有任何完全有效的治疗手段,二言凶鸡尾酒疗法等年段,也不过是能有效“抑制”罢了六

所以说他这个谣言是非常地恶毒,就算组织上最终能查明,田立平是清白的是经得起考验的,但是首先他能借此拖住田某人,干扰其在素波上下其手的一系列安排;其次,就是别人再怎么相信组织,但是想到这艾滋病的可怕,任是谁也不可能完全地释怀。

当然,若是有人想到,田强这艾滋病没准传到了家里,传到了妹妹田甜的身上,那么,,某个姓陈的家伙。估计也要被动了吧?

这手段可能起到的效果不是很大,但是说到因此会产生的长久影响,那就不是一朝一夕消除得了的,端的是恶毒无比。

田立平是个知天命的主儿,平时虽然对人严苛,却主要因为是出身于政法系统,不能讲什么情面,并不是说就不得人心别的不说,孙。正平都是很尊重他的。

所以,这谣言出炉不久。就传到了田书记的耳朵里,他听说之后只是冷冷一笑,知道这是某人狗急跳墙,想逼得自己顾此失彼。心说你越是这么没品,越是证明你穷途末路没别的招儿了。然而,不久之后,这恶劣的影响还是来了,要说田书记和田甜,做人还是没太大缺陷,但是这田强,往日里还是有点花了,起码在素波时就不怎么规矩。

于是就有人拐弯抹角地打听,说田书记我这儿听到一些不负责任的传言,更有那关系近的,直接点明了,你让你儿子澄清一下事实嘛。

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王启斌最有意思,居然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那里,那意思也很简单,太忠,我知道你跟田家关系不错,田立平现在有点被动啊,得赶紧想办法,要不然的话会有点不妙。

“咦?”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心说人家田书记还没着急你倒是急上了,就觉得有点奇怪,“王处你有什么话就说,咱不见外的啊

“啧”王启斌在电话那边啧一啧嘴巴,又叹口气,“这事儿得赶紧处理,拖得久了蒋老板都不好说什么了,像戴主席这些都还没着落呢。”

蒋世方来天南半年了,就琢磨着把戴复往省政府里提一提,干个副秘书长什么的,也是副厅升正厅了,不过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而蒋省长手上的老人也不少。

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合着王处长是告诉自己,有人觉得田立平有不稳的嫌疑,而这个。政法委书记一旦空出来,戴复就惦记着要占了去,显然,这个时候戴主席是不会考虑陈某人和田家的交情了一田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正厅的副秘书长和副厅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没什么可比性,一个是服务省政府领导的,一个是在市里拥有表决权,并且掌握省城暴力机关的,真不好说到底哪个位子更好。

当然,要说级别是副秘书长高,但是戴复也是五十二岁,按省政府这个路子发展下去,戴主席可以选择的方向是升省政府秘书长。这是副省级别的,但是秘书长肖劲松可不是那么好顶掉的,老肖很有点人脉,又是服务过前省长、现省委书记杜毅的。

当然,戴主席做一段副秘书长后,可以选择外放一个市长市委书记的话就要视情况和机遇而定了,毕竟他没主政过一方,这就是他最终止步于一任实职正厅,要退休的时候,升个副省去人大或者政协养老。

相较后一个。选择,戴复要是去素波政法委做书记,也不会比在省政府差一他依旧有外放市长的可能,甚至可以琢磨赵喜才的个子。

尤其是,由于是省会城市的政法委书记,他可以在某个角度上,跟蒋省长遥相呼应,对蒋世方的帮助比在省政府还要大。

“这是老戴跟你说的?”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心说这官场确实也是残忍,真正的水火无情啊。

“他没说,不过我琢磨他可能有这个意思”王启斌艰涩地解释,“太忠,你俩都对我起过决定性的帮助,我希望,大家能相互理解一下。”

合着是王处长知道陈某人大能,又不想自己的老上司坐失良机,就主动协助沟通一下,毕竟这陈太忠发起狠来,谁都要掂量的当然,这也是王启斌知道,指望戴复就此事去找陈太忠协商是不可能的,戴主席这点城府还是有的。

“这么着急吗?。陈太忠听得就笑,王处长只当此人气极而笑,说不得低声解释一句,“我这是提前打个预防针,事到临头再况”伤感情不是?。

原来这王启斌是真的怕了陈主任了,心说现在事情有转圈的余地,我跟你说一说这叫诚意,哪怕不成,你得领一份戴复没有落井下石的心意不是?

但若是田立平保不住自己的位子了,我事先打过招呼,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不能对戴主席有意见一甚至不排除你顺手扶戴主席一把的可能。

“老王,你这就是瞎琢磨呢,真的”。陈太忠笑得越发地大声了,“别说是你了,估计戴主席也没亲口问过蒋老板吧?”

“哎呀,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他问过没有”王启斌听他这么说,心里就有点好奇,“难道这事儿里面,还有什么说道?”

“说道是有一点,不过你帆品行了”陈大忠哪里会把纹种事情告诉蒋系人马。删”不讨不管怎么说,王处您这提前打招呼的心意,我领了

在他着来,王启斌这人做事还是比较地道的,像这种事有个苗头都会跟自己通气,殊不知王处长在那边放下电话之后,就是一声苦笑

我要是不提前打招呼,你没准连我都记恨上了,有些话还是说开了好。

而且他现在在邸健东的组织部里做事,陈某人能把他从区委组织部弄到省委组织部,那下一步跟邓老板打个招呼,架空他这个处长真的没啥难度。

要知道,最近邸部长对王处长没以前那么亲近了二处放了一个。跟省长有渊源的正职,也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儿。

不过,王部长终归还是比较厚道的,从陈太忠这儿听说此事别有蹊跷,说不得放下电话就往市工会赶,要向自己的老上级反应一下情况。

“陈太忠是这么说的?”戴复听了他的话,也没怪他多事,反倒是陷入了沉思里,最后方始苦笑一声,“算了。回头我找老板问一下吧,这个政法委书记也未必有啥干头。”

话是这么说的,他心里却是有点庆幸。今天他原来还打算找市纪检委贺书记坐一坐呢两人关系好倒是在其次,这也是未雨绸缪之意,以备不时之需。

万一田立平大势已去,市纪检委出面。不管是查人也好是不查也好,若是能在政法系统搞点风雨。一来能加速田立平的下台,二来没准还能卖老田一个人情。

而眼下得了这个消息,他却是不能再这么搞了,撇清还来不及呢

姓田的万一知道关键时刻我这么搞,是有准备阴人的嫌疑啊。章心动

田甜在第二天回到了省台继续上班,不过次日下午她再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异,而且同事们也是有意无意地避着自己。

难道是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田主播有点纳闷,就寻到段天涯,“老段,大家看我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啊。”

段天涯还有什么选择?他只能乖乖地解释了,那个啥小田呐。现在传闻说,你哥哥得了艾滋病,市里都传遍了,你这几天不在,大家说”说你是去北京检查身体去了我靠,你别瞪我,这话又不是我说的。

“赵喜才”。难得啊,以田甜的温文尔雅,居然蹦出了这么脏的话,她虽然是年轻女性,却也在瞬间就判断出了始作俑者,“有这么泼脏水的吗?老娘放不过那个混蛋

没办法,这传言太恶心人了,田主播一想到自己这个未婚女性,居然被戴上了“艾滋病患者”的帽子,这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所以,她也顾不得保密不保密了,无限的委屈之下,当着段天涯抬了一个电话,“老爸,别人诬陷你女儿是艾滋病患者,你管不管啊?”

“沉住气,啊?乖甜儿”田立平笑着答她,“这是好事儿,赵喜才越这么搞,就越说明他没别的路子了,等老爸的事情办好了,咱们慢慢地收拾这帮混蛋。”

“可是”田甜知道老爸说的是真的,但是心里这份委屈委实无法排遣,放下电话之后,捂着脸就低声抽泣了起来,搞得段天涯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不过,听到田主播嘴里居然痛骂素波市的市长,他心里也就隐隐地猜到,这传言估计不会是真的,而是有针对性的,要不然小田不会在听到这个传言的瞬间,就毫不犹豫地指出幕后操纵者是谁。

既然传言是假,他当然就有胆子接触田甜了,递两块湿巾给她,嘴里还在安慰,“赵喜才那个儿子赵杰,我看就不是好东西,没准是那家伙背后使坏。”

“今天你听到的话,不许说出去”田甜既是委屈无比,又是追悔莫及,说不得抬头看他一眼,“要不然的话,段老师,你就别怪我是女人了

“嗜。甜儿你这是说什么呢?。段天涯笑一笑,心里也不是很以为然,“我见的坏脾气的女主播多了,想你这么条件好又不拿架子的,真的很少。”

他说得略略有些儿夸张,盛气凌人的女主播也没几个,大致还是傲慢者居多,田甜到是不算傲慢,她是有傲气,不过眼下这时候,这话拿来安慰人却是真的不错。

“不行,我要去打个电话”。田甜停止了哭泣之后,心里还是不平衡,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却不成想被段天涯一把拉住了,“行了,你看看你,眼睛都肿了,就在我这儿打吧,我出去还不行吗?”

“段老师你真是个好人”田主播微微一笑,接着犹豫一下,又不放心地叮嘱对方一句,“千万别说出去啊

“嗜。知道知道”。段天涯连连点头。拉开门就出去了,靠在门口的墙边,脑子却是不停地在转悠:赵喜才背后编排田立平的不是,还是用这么恶毒的手段”啧,看来啊,素波又要有大事发生了啊。

陈太忠接到田甜的电话,也是勃然大怒,“这姓赵的也太下作了吧,行了,我知道了,这可是他一步步地逼着我来的。”

在陈主任想来,此事里他就一直没错,先是赵喜才拦

的买卖,接着叉是张兵要,“赶绝”姓丁的,有众刃百,他上门将那总工撸了来打脸,不算过分。

而张兵派了律师,喋喋不休地来骚扰,那就是反抽他陈某人了,他不知道则已,知道了肯定不干嘛,而赵喜才因此露出马脚,那也是姓张的事机不密,姓赵的活该受牵连了。

所以,他打算拿到口供之后。用这个逼着赵喜才病休,好歹给对方留个体面最近来找他和古听说情的人。是前所未有地多,压力真的不可谓不大。

但是赵喜才这么搞,那可就是给脸不要了,病休?能病休那是你祖坟上冒青烟了,他挂了电话之后,又打个电话给古局长,“怎么样,他说了什么了没有?”

“没有”。古听在电话那边叹气,自打张兵供出小本子上的一部分人名之后,他连夜将此人转移了地方,此事干系甚大,他是老警察了,不会失了这点警惕性。

按说,他这转移,就意味着告诉张兵,你现在的生命安全已经不能很好地得到保障了,然而张总不这么想一这是赵喜才把压力施加下来了,你们快顶不住了!

再想到他临被带走的时候,赵市长曾经亲口警告过他,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张总都已经后悔,不该在前一阵坚持不住的,所以他现在又恢复了强硬。

有些手段,用在不同的人身上,起到的效果也不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横山分局的人也知道,这时候解释越多越容易起反效果。

又由于此人供述出的部分东西已经有相当的力度了,所以大家也不能毫不克制地上措施了,否则将来弄到法庭上去,有些痕迹会让别人联想到刑讯逼供既然已经成功在望了,又何必凭空去授人以柄呢?

总毛,这就是个时间问题了,古局长和陈主任虽然着急,却也不至于失了分寸,无非是某人接了个电话之后,再过问一遍罢了。

且先由你赵喜才得瑟着,陈太忠压了电话,正琢磨给小董打个电话看售山那边进展如何,却是又接到了段卫华打来的电话,小陈,你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

段市长办公室外面等着几个人,陈太忠能认出的,有劳动局的周无名和金乌县的吕清平,见他到了,两人跟他笑着点头,尤其是吕县长,估计心里恨煞陈某人了,脸上的笑容却偏偏挺热情。

“里面有人啊?”陈太忠才说要排队等着段老板接见,却不成想段卫华的秘书直接领他进去了,“市长等了你一会儿了。”

呀,这次问题可是大条了啊,陈主任虽然是年轻,却也知道外面再个实职正处都进不去,而自己不但插队,大市长还是在专门等候,心里不由得暗自揣测。

“太忠你坐”段卫华见他进来了,笑眯眯地点点头,又站起身来,主动走到沙发边,坐到他身旁,“打算什么时候去欧洲?”

“可能要过一阵了”。陈太忠犹豫一下,苦笑着回答,“这边还有点事情没有办彻底了,呵呵,人在人情在啊

“嗯,横山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古所的胆子倒是真大”段市长微微一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两次了,呵呵”我可是帮他顶了不少说情的。

”嗯?陈太忠看段卫华一眼,总觉得他的笑容背后隐藏着点什么东西,眼珠转一转之后才回答,“嗯,古局长嫉恶如仇,不过手段是粗暴了一点,幸亏有您的关照,要不回头”我让他来谢谢您?”

“嫉恶如仇可是一个优秀干部该有的品质,何必谢我呢?我也应该做他们的坚强后盾”。段卫华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敛了起来,接着又沉吟一下,“下月初是黄老的九十九岁大寿。跟我一起去北京吧?。

黄老寿诞,凤凰这边的干部肯定是要去的,这是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该有的尊重不去的话,那就是政治不成熟乃至于政治错误。

不过这些年来,凤凰市的领导上不得寿宴,只是送点凤凰土特产过去就罢了,却是还得等人家做完寿,才从北京离开,当然,这也是个存度问题。

“一起去?”陈太忠真是有点挠头了。他有点搞不懂段市长到底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不该拒绝,最关键,他是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到场一陈某人的破事儿实在太多了。

“我知道你在素波还有事情做”。段卫华微笑着看着他,“赵市长被你惦记上,也是他的不幸了,不过我不得不说,他在素仿的问题上。做得很不合适

“咳咳”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一声,“其实,我也没怎么惦记他

“我帮你顶了很多的压力,而且一直也很照顾你”。段市长自顾自地说着,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么和蔼,“对我来说,这是个机会”而章尧东不会在意的,他不需要动那个脑筋。”

“啊?”陈太忠听到这里,总算确定段市长今天为什么这么郑重其事地把自己找来了,合着这素波市长的位子,盯上的不止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