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3 没坏规矩

官仙 2043没坏规矩

对赵喜才而言,上面没人的无情和可怕。就在这里了赵失其鹿。天下亦共逐之。

不是赵市长天生阴毒,不肯想别的法子。而有意用那恶心手段去对付田立平,实在是”他根本就没得选择。他的富贵全拜蒙艺所赐。蒙书记一旦撒手不管他,那刻,完蛋了。就算找人相求,他都没办法找级别相仿的人开口,更不敢找那些背靠大势力的主儿,要不然说情通过没有不好说,反倒十有**要招了狼过来一这才是他的悲哀之处。

上面没相厚的,同级没相伴的,既然蒙艺不管了,一旦有人打算对他下手。那真是“世上只有组织好,没组织的干部是根草。”

相较而言。田立平的处境都比他强很多。虽然其子田强“被艾滋病。了。但是真的要发生太过分的事情,蔡箱张一张嘴,蒋世方和杜毅也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

所以说,赵喜才的选择,就只有压一压田立平,找一找凤凰本地的环保局长侯卫东这种小人物。或者蒙勤勤这样的蒙系人马,要不就是一些恶心人的手段了他可以拿伍海滨压田立平,却是不敢真的拿素仿做文章,北京的邵家还在虎视晓眈呢。

真的有人力挑赵市长的话。只要搞定蒙艺,就会发现其实这是一条走风漏气的破船,见不得风浪的,而赵某人欺负陈太忠欺负得心安理得。并没有去请示蒙老板一一个市长在他主政的城市里欺负一个外地的处长,需要请示别人吗?

然而,就是这样的疏忽,导致了赵喜才眼下的全面被动,一个地级市市长没了依靠,真的算不得什么。

由此可见,段卫华嘴里的“顶了很多压力”其实水份也很大。说句良心话,赵喜才根本就没胆子琢磨这条路子,那不叫找不自在。那叫找死。

馆非如此,以段市长多年政工干部的敏感性,怕是早刻,发现不妥了,哪里至于眼下才警觉,演出今日这么一出来?

“这个,嘛”陈太忠听捍也只能苦笑了。难道除了苦笑,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田立平他是推不得的,然而段卫华他就推得掉吗?

初入官场的时候,陈某人对段市长曾经有过那么一点误会,但是“淘尽黄沙始见金”风言风语只是暂时的。真正的帮助,是不怕时间的考验的。

凭良心说,段卫华有个不怎么样的弟弟,但是段市长本人对他陈某人,从来没下过半点小绊子,在这一点上,章尧东要差很多的。

别的不说。把陈太忠弄到横山方志办的是章尧东;执意要把他送进科委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的,也是章尧东;甚至连驻欧办这个把人边缘化的机构,都是源自于章尧东的创意,

当然,章书记有自己的想法。而章系大将吴言更是他的枕边人。这个是不能否认的,但是陈太忠从东临水调回来、入党、任职街道办政法委书记,直至最近的。就是保证驻欧办主任不被省外办阮处长抢了去,那可全是段卫华的设计。

做人嘛,操蛋一点无所谓,但是不能没有感恩的心,而毫无疑问,段卫华对他只有恩。更何况,段卫华的干女儿杨倩倩,可是他的同学!

“我本来,是没想搞下来他来的,真的。”他艰涩地咽一口唾沫,有的时候,只有实话才能最打动人,而眼下他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了,只得淡淡地笑一笑。“只是想给他一个警告。卫华市长您不知道。实在是他欺负我太狠了

“嗯,这个我知道”段卫华微笑着点点头,丝毫没有被拒绝的那种恼怒。“他不但不给你面子。而且这么顶了小丁,也是不给那谁”杜书记面子

“但是就是这样,我还是忍了”。陈太忠苦笑一声,“卫华市长,我冒昧地说一句。我发现我这个人”真的太好说话了

这话听起来嚣张。实则语出至诚,确实。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搁给上一世他的脾气,切”现在整个天南。怕是都没有赵姓这个团体了。

段卫华嘿然不语,好半天才抬头问他一句,“你最近跟田立平走得很近”是吧?”

“呀。您这都知道了?”陈太忠一时大奇,笑一声之后,点一点头。“既然您都知道了,我就实话实说了。我在素波惹过不少事儿。麻烦过田书记很多次,我不喜欢欠人情

这话不是真的实情,却也经得住查证。天南省的政法系统里。对陈太忠头疼的,除了王宏伟怕是就数田立平当然,他必定不能说自己跟田甜的私情。

不但不能说,他还要没皮没脸地反问一句呢,“您怎么知道。我欠田书记那么多人情呢?。

这一招,他是从国外学来的,反正都已经藏不住了,那么就脸皮厚一点,不问的话。什么都得不到,问的话。或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呢一不尝试一下,怎么能知道呢?

果不其然,他这尝试还真的是歪打正着了,段卫华听他这么问。倒也没遮着掩着,“这两天,关于田立平的风言风语挺多的,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啧。要不说这官场中人的心思”算了。太多的赞扬话也没必耍说了,段市长说此事时,只是小“狐笑,坏是那么和蔼,浑然没有一“毫的得意,但是驯圳叭能掩饰其高远的政治眼光,以及那敏锐的政治嗅觉。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就冲着你是杨倩倩的干爹,既然你不知道田甜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跟你说的,“能顺利地辑拿九龙的张兵归案。田书记那边,,我又欠人情了。”

段卫华听到这里,脸上的笑容逐渐地凝固了,好半天才面无表情地叹口气,“这么说,田立平也看上这个位置了?”

陈太忠默然,好久之后,才无言地点点头。“田立平的籍贯是永泰县的,做一把手”有点不太合适”。段卫华轻谓一声,脸上又逐渐地升起些许笑容,说话速度却是微微放慢了一点,“他能来凤凰的话,我愿意支持”,太忠你要讲情分,总不能眼里只有外人吧?”

就这一段话里,泄露出了三个意思,一个是根据回避原则,田立平不合适在素波任地方政府正职。第二点刻,是说,段某人能如愿去素波任市长的话,愿意倾自己的能力,成就田立平就任凤凰市长。

段卫华在凤凰挺低调的,起码大家能看到的是,他被章尧东压得挺厉害,但是能出任天南第二大城市的政府一把手,又岂能没有一点自己的底牌?

他愿意支持田立平的话,田书记就任凤凰市长,真的是多了几分把握,遗憾的是这凤凰市长,含金量要比素波市长低那么一点,再升的话。目标多半是市委书记而不是副省长。

第三点就是,不管怎么说田立平的关系,不能拿来跟我和你比吧?这结识了几天的人,比得过我这一直提拔赏识你的人吗?

“田立平籍贯是永泰的?”陈太忠听得吓一大跳,心说不可能吧,真要是这样的话,老田惦记素波市市长,那不是凭空多出了一条红线?

“那时候永泰归涂阳管,巫年划给了素波”段卫华知道这小子心里生疑了,说不得讪讪地解释一下,“田书记是在涂阳上学的,参加工作就去了正林

事实上,所谓的这咋)回避制度,一般来说是卡人用的,真要领导赏识的话。这条红线也就不是红线了,说起来蒙艺还是半个天南人呢,更别说田立平只是生在涂阳地区永泰县,成长却是在涂阳和正林,基本上不是太大的问题。

究其原因,田书记在永泰没有很大的地方势力和既得利益团体。这才是组织上讲回避原则的本意“当然,这个本意也是在掌握了话语权者的诠释了。

“啧”陈太忠听得砸砸嘴,他知道老段这么说,是告诉自己。田立平想坐稳素波市市长的位子小地方会让人找出一些毛病,难度要大一些。

然而,就算段市长点得这么明白了,他的底线却是不能放弃的。而且他也无法放弃了,沉默一阵之后,他终于苦笑一声,“田书记”我已经向人推荐了

“哈联。段卫华听到他这话,沉默几秒钟之后,居然大笑了一声,然而这笑容背后,是掩饰不住的失落,“唉,看来还是晚了一步啊

就算他再有城府看得再开。听到这样的话,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身边的人,我提拔的人,我关注的人,创造出这么个机会。居然不跟我说一声,太忠亦“这种事儿我敢见人刻说吗?。陈太忠被他这排比句式弄得有点、恼火,索性就直接顶回去了,不过听老段这么说,他心里确实也有点歉疚。“要不这样吧,我再弄个,副省下来,把章尧东扶上去,您也算有地方可去了,这样行不行?”

“什么?”段卫华正苦笑呢,听他这么一说,一时间大奇,侧头看一看他。“我说太忠”你、你”确实啊,有些话”真的不能乱说。”

陈太忠还他一个,苦笑,心说我这也是不靠谱的说法,不过你要真想让我这么搞,那也就是一锤子买卖。万一成了,以后你也别说恩情长短的了。

段卫华的养气功夫,那不是一般的高,很快就从失态中恢复了过来。看着年轻的驻欧办主任微微一笑,饶有兴致地发问了,“你惦记的是”沙鹏程?”

“嗯?”陈太忠又讶然地看一眼段市长。心说我跟你抱怨一下营山。你就能想到沙鹏程,这也太那啥了一点吧,“卫华市长您这眼知”真厉害

你出去那么久了,回来之后在国内能遇到多少事儿?段卫华笑一笑。不过下一剪。他就摇一摇头。“沙鹏程不行,他是民盟的

啧。这规矩还真多啊,陈太忠听得又有点挠头,他当然知道副省长里该有一个。民主党派,也该有一个女错非情不得已,这些是政府班子里必须要有的。

像凤凰市前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汪蓉,按资格任副书记没问题,但是曾学德去做常务副,下面上来的若不是吴言,她丢掉这个副市长还真要头疼一下。

反正这话就扯远了,段市长这就是说了。太忠啊,你先别琢磨搞掉沙鹏程了,就算你弄掉他,上去的也不会是章尧东,换个人吧”当然。也别动陈洁。撇开陈省长对你的关照不说。人家是女性副省长。

“这可是,”陈太忠真的没辙了,左思右想猛地反应讨来,老段指出动沙鹏程没意思,那就是驯用孙待啊。说不得看着对方。“卫华市长。反正我已经做错了。您看我现在怎么做最合适?我坚决听从您的指示。”

我也不知道你该怎么做啊。段卫华无声地笑一笑,田立平占先了,再说什么都没用了,说实话,他否决沙鹏程并不是自己就有了主意。而是抱了一丝侥幸心理,想看看小陈手里还有什么牌没有了。

不过看到陈太忠的这个,态度。听到这个请示,段市长心里也明白了。小陈不是目无领导,实在是琢磨的事情都太大个儿了,没办法提前说一整天惦记着搞掉这个,准副省,那个副省的,你说你都在忙些什么啊?

吗章没坏规矩

段卫华很清楚,这也就是他在凤凰市。能切实地感觉到横山分局和素波的剑拔弩张,才会由此引发出一些联想来,当然,这种联想或者章尧东也会有,但是人家没必要琢磨而那些副书记和副市长,就算有联想,琢磨此事也不现实,反倒是有不稳重之嫌。

我本来以为我占了先机呢,不成想你小子已经把路都铺完了。段市长缓缓地摇摇头,“太忠你有这话,我就很欣慰了”不过,卫华市长的时间可不多了,下次有这种事儿,你知道该优先考虑谁吧?。

“我现在就后悔了,真的。卫华市长陈太忠点点头,很诚恳地看着大市长,他这话语出至诚。要是搞掉赵喜才为的是捧自己的老市长段卫华上位的话。黄二伯都不能说什么。

至于回立平的事儿,可以继续运作嘛。只要争的不是省城的市长,又有段市长的相助。他也不觉得就如何难了。

“你还年轻,有点考虑不周是很正常的段市长笑着摇摇头。他的胸襟真的不是很差。政工干部就讲究个大局感。错非如此,凤凰市早就闹得翻天了,“反正你答应我了,下次是我”好了,你回吧,外面还一堆人等着呢

“太忠”。看着年轻的驻欧办主任向门口走去,段卫华犹豫半天,终于开口唤其回头,没办法,他实在有点不甘心啊。

看到对方回头时脸上讶异的表情。他笑一笑,站起身来走上前轻轻地地拍一拍年轻人的肩头。嘴巴开阖两下,似是欲言又止。

到最后。段市长方始咳嗽一声,“小陈。你要真想帮老市长的

“嗯?”陈太忠愣得一愣之后,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这个,指示我一定放在心上

看着这家伙开门离开,段卫华却是没由来地脸上一阵燥热,心说我终于把这话说出口了,没错。刚才他的神情和动作有点做作,不过他心里也真有点觉得难以启齿乙

在抱怨这家伙太不知道替老市长着想的同时,他不得不感慨。这件事发展成这样。也不仅仅是因为事机太密。同时还有一点也很重耍一

小陈手里备用的人太多了乙

有资格惦记那个,位子的人里,若是这家伙只认识我一个,就好办多了。段卫华实在无法不让自己这么想,然而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个。下一刻,他就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这个小陈,居然连有资格问鼎素波市长的人选,都交好了两个一甚至可能远不止两个”这家伙”才进入官场三年啊,”

陈太忠走出段市长的办公室,心里也满是感慨,唉,还是太年轻了。要是当时能先跟老段沟通一下,约定了之后。再向老黄推荐段市长。事情哪里会发展到这一步?

若是那样做,老段、老黄和老田,三者能同时满意,老黄也不至于专门下个,任务,让我去搞什么菩山了。

虽然他得了阴京华的提示。菩山那边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这说明人家黄二伯不满意不是?现在又多加了一个段市长。

然而,若是真那么做了。怕是田立平又要不满意了,毕竟这个凤凰市长的含金量,要低于素波市长,虽然两地的经济总量相差不大,但是一个是多半能直升副省的,一个是多半要任一任市委书记才能升副省的。差距就在这里省会城市的优势,那不是白说的。天底下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想到这里。他懊恼地摇一摇头算了,不想了,无非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么想着。网坐进林肯车里,他的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却是他刚才还在念叨的联防队员小董,“陈哥,苔山这边好像有点察觉了,刘晓,荷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还有三个人证没有采访到,您看怎么办?。

阴京华出的这个,点子,不算多高明,无非就是找苕山的毛病。而这单一行业的厂矿企业,找起毛病来,比找政府的毛病要容易得多。

像找赵喜才的毛病,就必须得有针对性地搞出什么账本啊、贪污啊什么的。没办法。政府部门就是这样,事情多,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也多。你找不准地方掌握不住力道。很容易被人轻轻地将责任推了去,甚至可能引来别人关注和打压。

企业就简单多了。找出企业经营和生产过程中的问题,只要是性质严重的。一旦拿住就得认倒霉。甚至,阴京华讣知川藻太忠该怎么办了”矿难,你就优井杳众“国营煤矿,这个,设施还是跟得上去的。”陈太忠有点吃不准。因为他对蝶矿也懂不少,“安全系数比小煤窑高得太多了”而且,有死,亡指标的。”

安全系数高。那就死得人少,同时煤炭生产确实是有死亡指标的,每百万吨或者说每年”这些都有指标,有的是部里下的有的是省里下的,超过指标那活该倒霉,要是没超过指标。死人就是正常的,谁都不能拿这说事儿。

“指标定得那么高,真有几个不超的?都照那么搞,就不要生产了”阴京华听得就是冷笑。“蝶矿、铁矿磷矿”什么样的矿都有这个问题,只不过大家都捂得紧就是了,你就相信我,仔细查吧。”

“那这么搞也不合适”。陈太忠还是有点犹豫,他可不想被人围攻。“要照你这么说的话,我这一捅出来。坏行业规矩不是?”

“啧,你就令对苔山,可不就完了?。阴京华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了,不过。想到陈太忠不明就里,说不得又耐心解释两句。“干这一行的谁都明白,被捅出来的。那不是安全生产的问题”是惹人了,这个你都不懂?”

“口轰,明白了”陈太忠这次是真的懂了,而且阴总的解释,也符合他对官场逻辑的认知,既然大家都心里有数,那么捅出来就捅出来了,所以他要惦记的。就是苔山那边存在不存在这个问题肯定也有安全能达标的煤矿的嘛。

接着,贼京华又教给他两个可以做文章的环节,不过他最先找的还是这个安全生产这是大杀器,一旦被捅出来,任是谁说话都不顶用。

小董做这种活拿手,陈主任就派他去了苔山,结果第三天那边就有消息,确定苕山今年、去年和前年,连续三年超标,不过是被煤矿那边压住了。

尤其是今年,还没过完呢就已经超标了。反正等山煤业一直不怎么景气,所以也没人惦记,不过现在国际煤炭行情看涨,杨学锋就认真起来了一如果不是连连超标,他也不会心急火燎地操作这个改造。

确定了之后,陈太忠就让小董联系刘晓荷,把这些事情都记录下来,这道理跟以前的一样,这种事情实在没办法惊动官方媒体。

好死不死地,刘晓的也发现了,近期国内关于媒矿矿难的报道明显增多了一当然,这个原因也不用解释了,该明白的自然明白。

刘记者属于半明白半不明白的,听说陈太忠想要她报道一下苕山的安全生产问题小董又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线索,于是欣然前往。

等她的采访上了报纸。这就算完成对黄汉祥的承诺了,省内的报纸都登了。面对这种大杀器,黄家要是还下不了手,那未免就太窝囊了。

这件事,陈太忠刻是这么设计的,到目前为止,发展也正如他所料的那样。刘晓菲在营山采访初开始肯定很顺利,没人在意,但是采访得多了引起别人的关注,那也正常了。

要是按他的设想,接下来刘记者就可以走人了,证人证言嘛。有一些就行了,不需要全部都采访过《天南商报》版面不也不可能把这些全登上。

要是刚才段卫华在临走的时候,没加那么一句,事情就该是这样发展的,然而。既然段市长期望他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适当地把事情搞大一点,那么,这么做就不够了。

当然,现在刘晓荷的采访是剑指杨学锋。搞大之后,可能就涉及到沙鹏程这民主党派的省长了,不过陈太忠哪里管那许多?老段说了。棋从断处生!

“跟晓荷说,继续采访,小董你要藏好他断然发出命令“要是别人敢动手或者为难她。你再给我打电话

要说这刘晓菲的胆子。也真不是一般地大,听说是陈主任在全程关注。就知道这是再一次博名气的时候了,虽然有精神病院那档子事儿,她吃老本都够了,但是名利二字、谁又会嫌少呢?所以,两个小时后小董打来电话,刘记者被菩山派出所的一帮人架上汽车去了,这派出所说是叫派出所,其实是苔山内部的保卫处。不过,有几个,警员也是永泰分局在编的一有名义没工资的那种。

“这样。我给你一个,电话。是素波政法委书记田立平的”陈太忠本来想自己打电话的,不过想一想田书记对上自己,似乎有点尴尬,说不得就指示小董了你就说是我的事儿,让他务必尽快把刘晓荷保出来

事实证明小董都无须强调自己是陈太忠的人,田书记一听“刘晓,菲。三个字,头立剩就大了。等听完他的话。放下电话就拨通了孙正平。“永泰分局,马上给我出动。解救《天南商报》的刘晓荷

“刘晓菲?好的,我马上安排”。孙局长一听这名字,也是一哆嗦,放下电话嘴里还嘀咕呢。“她这是跟警察局有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