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5 大发了

2045大发了

陈太忠心里非常明白,当他决定要刘晓荷坚持采访下去的时候,这件事的走向和发展,就并不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了。

然而,他也是别无选择了,因为可以控制的场面下,他无法满足段市长的需求,那也只能博一把,看不可控的情况下,事态还能发展到哪。

反正,支持田立平上位,那是有黄汉祥背书的,这个无需担心,接下来但有任何的小收获,都是干赚的了一反正老黄对我也不满意,索性折腾得大一点算了。

售山对刘晓莉可能带来的麻烦。是明显地估计不足,尤其阴差阳错的是,那派出所仅仅是保卫处,不过是借了个名义,而这派出所里的人。整天生活在大型国企,甚至不排除有人都不知道素波警察局的局长是孙正平的可能。

所以,刘记者虽然因为戒毒中心的案子,在警察系统里很有名气了。但是在这里就是默默无闻的。大家翻看一下记者证,发现此女只是一个野鸡报纸的记者,另一个女孩更只是一个采编,自然不会很客气。

不过,这终究是记者,而且那报纸怎么说也是冠有“天南”二字,所以,不多时,厂办一个。副主任匆匆地赶来,“给你俩一千的辛苦费,材料和录音带,我们就留下了。”

“我不要钱”刘晓荷怎么可能答应?她现在的行情和口碑,一千后面再加三个。零,也仅仅只是能让她心动一下,都未必能真正打动她。更何况,眼下是涉及陈太忠的事情?

不要钱的记者有吗?副主任心里冷笑,才不肯相信这个,他就专职负责接待的,这些事情他怎么会不清楚,“那你开个价吧,别太过分啊,我们是国企不是私企,钱不是自己的,而且我们上面,哼”是有组织的。”

“那你就让你的组织出面,别让我发不就行了?”刘晓莉的冷笑不在心里,直接撂到脸上了,“你有那能力吗?”

副主任吃这么一顶,有点拿不准,走到旁边拨个内部电话,再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冷笑了,“屁大的一个天南商报,真是给脸不要。把她的笔记本撕了,敢来国营企业敲诈勒索,那啥,,跟分局申请拘捕令,大家都是证人,她敲诈勒索一千块,哼哼”未遂。”

有了领导的指示,刘晓莉的本子和录音带,在瞬间就被毁掉了,不过有那细心的人就提出,这女人似乎还有同伙来的,是个男人。

就在此时,永泰分局的警车,终于拉着警报赶了过来,这么大的永泰县,苕山又在永泰的边上,花个大几十分钟赶过来,也是正常了。

按说,有些事情是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的,但是永泰分局最近跟苔山有点小小的不愉快,又由于是市局孙局长打来电话,要永泰分局局长亲自出马。

那位局长在素波呆着办事呢,接到电话弈说是天南商报的刘晓莉,又是田书记震怒之下要迅速解决的。于是没命地往回赶,同时要第一副局长尽快赶到现场,一定保护好刘记者。

苔山一见永泰分局的副局长都来了,又听说大局长在赶来的路上。也只能将刘晓莉和她带挈的小同事放了出来,但是材料是再变不回

了。

刘记者自然就不干了,而且她的小妹子为了维护她,还被保卫处的人砸了两拳,就要苔山赔偿她的资料,还要交出打人凶手,将其绳之冉法。

这个要求对笃山来说太过分了,尤其那打人凶手根本就是苔山煤业的人,在永泰分局里都没挂号,这种情况人家自然不肯答应,就说我们一定会内部严肃处理,你这资料损毁、人身伤害造成的损失,我们可以考虑赔偿嘛谁要你一来就先敲诈我们呢?

不多时,永泰分局的大局长也赶来了,不过他来了也没用,苔山煤业是正厅待遇的省管国有企业,人家真要咬定牙关不肯买账的话,永泰的县委书记来了都不够看的。

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走吧,饶是如此,苕山煤业的人还一个劲儿地追问呢,跟刘记者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去哪儿了这也就是大局长来了,只是副局长在场的话,交不出小董,刘晓莉想脱身也不容易。

小董去哪儿了?他开着车就在厂门口停着呢,他这干脏活的最不怕的就是被人抓住了,尤其是他手机上都有田立平的号码,这素波一亩三分地儿里。谁敢折腾他那真是自找苦吃了。

不过,他倒是把复制的录音带藏到了一个隐秘处,自打来采访,他就用车里的录音机和刘记者带的录音机拷贝了两盘带子小董从不缺这份细心。

刘晓莉坐着警车出了厂门,正要摸出电话呢,就看到他的车。于是下警车上了这车,后面尾随的营山的人又不干了,上前打问谁派你来的小董根本不待理他们,“一边儿待着去,公家的事儿,伤着自个儿就不好了。售止这帮人不甘心啊,有一辆车尾随着刘晓莉,直接去了《天南商报》的报社,路上他们也看到小董从路边的石头缝里摸录音带了,但是周围全是永泰分局的警察,也再没有上前抢的机会了。

再然后的事情,也就不用…”杨学锋直接找到了省经贸委的关系,要天南商报压下心扁训午来。原本商报的老总都答应了。这次的稿子保证登跟刘晓莉作对的那刑警队长,已经被一撸到底了。小刘的能量那是不用说的。

然而面对这种情况,老板不得不再次食言,没办法,他这报纸就是挂靠在省经贸委,扛得住谁的压力也扛不住东家的压力不是?远在凤凰的陈太忠接到刘晓莉的电话,对这个结果表示理解,“没事,北京那边我找了一家报纸。你把稿件发过去就行了,最好注明是在持续关注

陈主任在北京,多少有点人缘儿,尤其像南宫毛毛这帮人,在媒体方面的活动能量并不不过这次,他找的是韦明河帮忙。为的就是避开阴京华。

以他想来,搞这个菩山,黄汉祥肯定是希望省内报纸刊登,有了借口就可以下手了,若是闹到全国性的媒体上,老黄是未必愿意看到的一家丑不可外扬嘛。

韦处长答应得挺痛快,“媒体我不太熟,我有朋友熟,花俩钱就行啦,不过太忠”你认识的那帮闲人里,肯定有熟悉这个的。”

陈太忠一听这话,就知道人家心里是有点敏感,只是不好意思问出来,于是笑一笑,“就是搞人的那一套,不过才开始动手,怕黄二伯让我顾全大局,先避一避呗。”

要不说这年头的话,就在人说呢?他耍是直说我担心黄二伯不让我搞大,韦处长就算帮忙,心里肯定也要嘀咕一下。

但是说“怕黄二伯让我顾全大局”不但表达出了所有上述意思,话里还带了三分委屈,韦处长想不帮忙都不好意思了。

韦明河一听也明白了,太忠背着老黄搞这一套,也是暂时的,当然就敢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那交给我了,等消息吧。”

现在,就是北京已经联系好报纸了。刘晓莉的署名稿子,那边直接加了一个“特约撰稿人”的头衔给她,第二天稿子就见报了。

这报纸发行量不算太大,不过后面也靠着部委和协会什么的,平日里管理也较为松懈,反正“营山煤矿”这四个字在天南算回事,在京城也引不起什么关注,单单就事论事的话,不存在得罪黄家的嫌疑,所以直接就登了。

登了之后还不够,刘晓荷又发了稿件过去,关于后续发展的,说是被她采访过的人,都收到了禁口令“总算还好,由于有了本报的关注。一些已经被遗忘的补偿,有望短期内兑现,关于这家煤矿安全生产的问题,本报会进行持续报道。”

这篇稿子又一登。黄汉祥一个电话打给了陈太忠,“我说你这个报道可以停了,有一篇就够了,你还整成连续的,有意思吗?”

“天南的报纸不给登,反正这报纸影响力不大”陈太忠笑着回答。“您都是今天才知道的,可见这舆论造得还不够。”

黄汉祥被顶得一下就没话了,他确实是今天才知道的,黄总每天多少事儿,就算昨天有人发现了这个报道,想汇报给他,但是他也得有时间去听呢。

“你怎么知道我是今天才听说的呢?”不过,黄总最是听不得陈这理所当然的口气,说不得就要不讲理一下,“我昨天就知道了,等着你跟我汇报呢,结果你小子死活不给我打电话,你这别是”又有什么想法吧?”

“我没有别的想法啊”比赛不讲理的话,陈某人怕得谁来?他拿不准老黄是不是昨天就知道了。但是他有他的再理。

“我这么搞,一个是看您多久能知道,这算是对舆论影响力的一个测评,另一个。就是”您交待我要办好这事儿,我要是觉得一篇稿子就办好了,这个态度肯定就不够端正,我打算发完第五篇的时候,再跟您汇报一下。”

“那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停了吧,啊?”黄汉祥真是有点哭笑不的。心说你小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这点儿就够用了,真的。”

确实,这点儿真的就够用了。再发展下去,没准就被别人惦记着利用上了,他心里清楚,现在天南的杜毅和蒋世方,最少有一个人应该已经知道此事了。

当然,知道归知道,有些新闻根本就是小报记者挖出来的,所以未必需要去重视,这世界上丑恶之事是如此地多,你让一个省长或者省委书记一一地惦记张家长李家短,这也不现实,做为领导,要操心的事儿实在太多了,省部级领导的注意力,不该浪费在这种小事上。

资源的浪费,其实也是一种犯罪,很多人说起来中视的王牌主打节目《热点访谈》来,也是不住地讥笑。国家级的新闻媒体,净关注些县市级的问题这不是丢人吗?

所以黄汉祥能确定,天南肯定已经发现这报道了,眼下没什么反应。也不过是看上面重视不重视。上面若是肯重视,下面就会“惊闻”什么的,要是上面不重视,下面对这报道就如水过鸭背一般,过去了就过去了。

或者,在未来某个合适的时机,这个报道会拿来派做一些合适的用途。仅此而已媒体人,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但是黄汉祥说够,那就是够泄知注了。用来施加压力,不需要大大力当然,若是眸刀以沉不肯服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我这就算完成任务了?”陈太忠的声音,听起来也不是很开心,“还说今天的稿子也要出来了呢”我朋友的事儿就麻烦您了啊。”

这话听起来是像想敲定田立平的上进,然而,陈某人的心思可不是这么一点,他是探一探口风而已,不成想黄总似乎有什么事儿”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之后,就挂了电话。

事实上,不是黄汉祥心不在焉,是他真的有点恼火小陈怎么把事情就办成这样了?

阴京华打电话给陈太忠,是他的授意,不过阴总私下传授方法。却是私人交情,也没向黄总邀功,只是说小陈打算如何如何地去办。在黄汉祥看来小陈想通过揭露苔山安全生产问题,从而达到拿下那个老总的目的,手段是可取的,方式和方法也是比较合适的。于是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

然而,今天他才知道,陈太忠居然把此事捅到了北京的媒体上,禁不住有点哭笑不得:你怎么能这样呢?天南不是有那么多报纸的吗?

黄家搞苔山这个老总,是有强烈的暗示味道的,所以黄汉祥认为,陈太忠此举大为失当。

力污章大发了

细说起来,天南是黄家的传统的盘。蓝家因为天南人要做焦炭,就将手伸到苔山,又加上磐石那档子事儿。连黄和祥都认为,必须狠抽一下才行。

那么,最正规的做法,就是天南的媒体先捅出来苕山不合适的地方。黄家人在“蓦然发现”此事之后,向天南省打个招呼,顺理成章地拿下售山老总杨学锋,再顺便敲打个别人一下,这就完了。

但是此事捅到京城,味道可就变了。首光。这有黄家掌控不了天南舆论的嫌疑没错,天南的舆论阵地本来就应该是掌握在组织手里的,但是这么一点小破事,都要先见诸于北京的报纸,这就不是抽人脸了,反倒有那么一点自打耳光的嫌疑,丢人啊。

当然,这丢人只是若有若无地一点点,倒也不算什么,报纸上不是写了吗?说记者被发现了,还被威胁啥啥的,那么先捅到京城也很正常。

其次,此事见诸于京城报纸倒未必全是坏处,起码黄家更好插手了。然而,很要命的是,现在一旦插手,装进来的可未必就是苔山老总一个人了,打击面有扩大的可能。

扩大打击面,那不但抽脸抽得不够狠,更会有点不可掌控的风险,这才让黄汉祥挠头事儿是搞大了。针对性反到是降低了,这都是什么嘛。

然而,他还不能说陈太忠什么不是。小陈已经努力了,内情也挖出来了,而既然被人发现,天南省有心捂盖子的话,他凤凰市一个小的处级干部,又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发表到《凤凰日报》上去吧?那样可真要叫蓝家笑掉大牙了。

在北京找这报纸的门路小陈想来也是下了点功夫的,黄汉祥眼里不放小事儿,但这不代表他不知道那些小事儿的因果所以,陈在此事上的态度,算是端正的。

当然,硬要说陈大忠在此事里负有什么责任,那就是说派出采访的人。在营山太不谨慎了,发现不对就撤嘛,干脏活的要有必须的警惕性叭…

反正黄总是不知道,此事是陈太忠有意搞大的,而陈某人的初衷,跟他的想法一般无二,只是肩负了某些人的嘱托,不得不如此罢了。

“必须得搞得大一点了”黄汉祥叹口气,拨通了黄和祥的手机,“老三

当天下午,蒋世方就打个电话给宣教部长潘剑屏,“看这两天的《以新闻报》了没有?上面点了咱天南苕山煤矿的名了,有首长表示关注,我的意思是,,搞个评论员文章吧。”

“好的,写多少字?”潘部长随口就应下来了。“我安排一下版面”

以前说过,这评论员文章省党报里少有人能写,不过党委和政府一把手,自然都有其写作班子的,平日里写了之后,交给《天南日报》就发了,像这种蒋省长专门打电话给潘部长的情况,那就是说再紧张的版面,你都得给我挤出来。

而这种情况,通常就意味着有大事发生了,尤其是这电话还不是省委秘书长打来的,也就是说大概是没经过书记办公会的要命啊。

潘剑屏没什么明显的派系,基本上就是要终老在这个岗位上的,所以蒙艺在的时候他听蒙艺的,蒙艺走了他听杜毅的,紧跟党委一把手,这就是他的原则。

安排版面的同时,他就将蒋省长说的报纸拿过来看了然后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这个售山煤矿的老总,是要倒霉了啊。

倒霉就倒霉吧,潘部长也懒的琢磨其中的因果,蒋省长发话了,不是他能抗拒的,于是打个电话给杜毅,“杜书记,省政痒要发个评论员文章,是关于苔山煤矿安全生产的问题。”

所谓的省政府,说的就是蒋世方,按说,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范晓军也能要求发评论员文章,但是范省长根本就没有评论员文章的班子一他也有刊示注午。但是资格不够,只能让富教部的班子代“

要是范省长提出的要求,根本就轮不到潘部长打电话给杜毅,宣教部基本上自己就能做主,或者下面人相互沟通一下,有问题再上报。

杜毅一听就明白了,潘剑屏自己打电话给我,这必然是蒋世方亲自指示了,所以也不表态,就说我知道了,你先等等发,我了解一下情况

一天南老大毕竟是他杜某人。

杜书记找这种报纸也很容易,拿过来看一看,心里就有点数了,这是蒋世方盯上苔山蝶矿了一不对。不是蒋世方盯上了,这是北京有人盯上了。

要是蒋省长盯上菩山,不会这么搞的,根本是舍近求远嘛,还通过什么媒体?真是天大的玩笑,而且能让蒋世方亲自打电话给潘剑屏,估计北京这边的压力不会小了。

这就是森严的等级耸来的好处了。越到上面越是如此,除了那些干脏活的主儿传话,基本上什么级别的什么时候打电话,用的措辞是什么。那讲究都是非常严格的。

正是由于这一份严谨,所以。短短的电话里,能推算出的东西太多了,甚至不需要太多的智商一只需吃透这规则即可。

像杜毅就很轻易地推算出了这些。然后他跟着就推算出了别的,不给我这天南的老大施加压力,反到是对着蒋世方,那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蒋世方的靠山,一个就是我这一系的老板找姓蒋的碴一反正不是特别正经的路子。

当然,要是杜老板的后台,他不可能不知情的,那么就必然是跟蒋世方有关联的主儿了,想来想去。他实在想不明白,除了黄家还会有谁这么做。

剑指沙鹏程吗?那似乎不应该。黄家要搞沙鹏程也不会这么做,杜毅一时间就觉得有点想不通了或者,是营山的那家伙惹了黄家的人吧?

反正不管怎么说,省政府耍求发的这个评论员文章,有充足的道理,但是杜书记想到自己才是天南的一把手,心里就有点不自在,说不的吩咐人给宣教部打个电话,“文章是该发,但是要先调查清楚情况。”

杜书记打过来的电话,级别降了!潘剑屏一听汇报就明白了,杜老板原则上同意此事,但是要压一压。省委党报是党委的报纸,你蒋世方没跟我这一把手通气,这么搞不合不是蒋世方亲自打电话给潘剑屏,这样的文章没准反倒是能发。

说穿了,这是杜老板一边表示了不满,另一方面也是拖点时间。以查证此事的因果,说实话,除了省委老大,其他个人意愿想上评论员文章的话,有所拖延是很正常的一更绝对一点说,能第一时间上评论员文章的,只可能是组织意愿。

所以,潘部长也只能降级别了。要自己的人打电话给蒋省长的人。这个评论员文章,要等一等才能发,调查清楚事情经过是很重要的。

然后,宣教部的人肯定是捱了”这也是应有之意了,反正老话都说死了,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

但是消息反馈到蒋世方耳朵患。他就明白了,一来是杜毅对自己挑衅他的权威不满,二来就是姓杜的想查一查这里面到底涉及了什么。

不满就不满呗,他也无所谓,事情的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而姓杜的你也该有这样的涵养一谁要你跟黄家不搭界呢?

不止是天南省,很多自留地性质的省份都是这样,党委或者政府一把手里,必然要有一个亲地方的主儿。而且多半都是党委一把手。

像以前蒙艺就是属于亲黄家一系的,而杜毅则不是,现在杜毅成省委书记了,他蒋某人就来了一当然,他并不是完完全全的黄系人马,一般情况下这也是必须的。

同杜毅不同的是,蒋世方已经大致了解一点情况,这次就是黄家抽蓝家呢,这个配合是必须的,做为黄家利益的支持者,他不能也不该把蓝家放进天南。

不过具体情况,两位正部级大佬都是不知情的,杜毅推迟了评论员文章,蒋世方虽是要掉一点再子,却也正好借此机会了解详情。

这详情根本没啥可了解的,无非就是杨学锋脑子进水了,不接受陈太忠的融资,反到是有意向接受蓝家的代理公司,这不是找虐吗?

当天晚上,蒋世方坐在家里琢磨,老杜压了一天评论员文章,明天他敢再压的话,那就是给我机会呢,那我绝对要冲着沙鹏程去了,最起码要拿下冶金工业厅的厅长”慢着。这赵喜才似乎也危险了。

“陈太忠,”想到这两件事里的共同关键人物,蒋省长禁不住苦笑一声,这家伙都去欧洲折腾去了。怎么偶尔回来,还能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呢?

于此同时,杜毅也在家里琢磨,心里不无庆幸,幸亏我压了一天文章,黄家和蓝家的战场,从磐石烧到天冉来了”你们打生打死的我不管。反正我不会冲在最前面。

倒是这个陈太忠,真是能折腾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