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 代言人

2047代言人

蒋世方和杜毅对形势的了解,不尽相同,两人对苔山那边都比较清楚了,但是除此之外,蒋省长还知道赵喜才危险了非常危险的那种。

杜毅也隐约知道一点,好像是陈太忠在找赵喜才的麻烦,毕竟丁宁的京华房地产是吃了他任省长时抵押的地,而赵某人在素坊一事上的阻拦,他也看得明白。

不过,他对赵陈之争却没有足够的重视,那俩都是蒙艺的人。就算有矛盾,总不能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要不老蒙的脸上都会挂不住。

这件事上他了解得差了点,但是黄家和蓝家的争斗,他却看得更清楚一点,这大抵还是跟他在圈子里的位子有关,站得高看得远嘛。

黄家是打算在此事上狠抽蓝家一把,算是以正视听,同时呢。也不无对他杜毅警告的意思我们就是只联系蒋世方,你最好搞清楚在谁的地盘上,不听话的话,你曾经的搭档蒙艺,就是前车之鉴。

杜毅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然而对他来说,这个警告的性质,实在太侮辱人,天南省我好歹是老大,你们哪怕走个过场,给我个面子也算嘛一你们给我了吗?没有!

难道在天南,你们黄家真要凌驾在组织之上?过了,真的过了!而且我要是这么认了省政府的评论员文章的话,这就算是告诉天南所有的人,姓蒋的比我更能领会上级精神。

我的圈子里,也不希望大力竖起来的一个省委书记,是个蔫货”总之,有了这许多的理由,杜毅认为,自己不能跟着蒋世方的节奏走。

是的,他没兴趣挑战黄家,也没那个能力挑战,但是他必须要死死地将蒋世方压在下面省委书记要听省长的,那成什么了?

然而凭良心说,这个省长会让任何一个省委书记头疼,此人不但代表了本土干部的主流,拥有深厚的背景,而且更是杀出去又杀回来的主儿,”

在这样情绪的影响下,杜毅会做出件么反应,那就不用再说什么了。当然,省部级干部做事,是不会玩冲动的,有两个理由,支持杜书记的行为。

其一,你们已经逼走蒙艺了,没错,蒙艺是自己走的,但是深层原因大家都知道,短短的半年内,你们打算对第二个省委书记下手吗?传出去的话,大家怎么看你黄家的霸道?

当然,短期内不下手,不代表就不记了你的小账,还是蒙艺的例子,蒙书记走之前那段时间的经历,没什么不妥当的,他之所以走就是不想让黄家惦记上我不让夏言冰上,我忤了黄老的意了。我承认错误,我年轻气盛不懂得尊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我走还不行吗?

反正,蒙艺的离开,固然是因为打了黄家的脸,但是从某个角度上讲,也是表现出了对黄家忌惮。所谓的可一而不可再,短期内杜毅做出什么,黄家也不可能有什么比较过分的反应,否则就有点过于招摇了。

不过杜毅也不能太过得意忘形,若是欺负黄家现在不方便而做得太绝,从此被人惦记上,那也只有坏处没好处的。

第二个理由也很充分,这是黄家和蓝家的纠葛,他杜某人不想参与,事实上这两个庞然大物相撞。敢掺乎的真没几个人,惦记着捡便宜的倒是不少。

所以他很自然地决定了,评论员文章要押后好几天,先动手拿下苕山的杨学锋他没意见,但是表态的事情,还是等一等吧。

这些想法都是必然的,接着他就要考虑一个问题了,这个陈太忠最近,真的是有点活跃了,什么时候顺手,得想办法给这家伙套个笼头”

这两位正省级领导在琢磨,陈太忠也没闲着,他正在阳光小区里接待客人一没错,在阳光小区,丁小宁、李凯琳、蒙晓艳、刘望男和任娇都在。

自从素波军团回转之后,习惯了荒唐的一干人就不介意这样了,育华苑住的人档次高一点,而阳光小区终究是新楼盘又靠近市郊,相对更安全一点。

反正,大家都知道,陈太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去欧洲了,抓紧有限的时间,享受生命中的精彩,倒也是正常了。

这是背景介绍,至于说来客,倒也不是外人,科委的主任许纯良。

时近九点,陈太忠说是忙乎了一天了。该好好享受了,高在这时候接到了许主任的电话,说是有事儿问他,犹豫一下就将自己的地址告诉了对方一个人来啊,别让人看到事实上,副主任并不介意男男女女的这点事儿被正主任知道。纯良都能让他知道手里有几千万一在欧洲过了一遭以后,现在是上亿了。

人家能把隐秘让自己知道,那他藏着掖着也不是交友之道,正经是这样的隐秘互换,才能更好地加固两人的关系,要不然没准纯良该想,我什么都让你知道了,你反倒是啥都不跟我说?这样可不好。

当然,他也无须刻意如此,反正是赶上这个时间了,就叫许主任来了,蒙晓艳听说之后,本来想和任娇避一避的,结果陈某人来了一句,“正好校园网还有钱在科委呢,接触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许纯良来了之后,见满家莺莺燕燕的,就只当没看儿”不过,两人坐下开始喝酒,他才个个地辨识出来百旧认识的人真不少:丁小宁、刘望男和蒙晓艳,他都有印象,只有李凯琳和任娇没见过。

尤其是丁小宁和蒙晓艳,根本不带见外的,见他俩坐着喝酒,直接就坐过去相陪了,许主任见状只能苦笑了,“你俩让让行不行?我问太忠点儿事。”

他要问的,也是售山的事儿,今天白天宣教部那通折腾,传到许绍辉耳朵里了这不是许书记有意在宣教部安插钉子,实在是,这种级别的事情,他要是不能比较快地知道,那就意味着没有很好地融入天南官场的核心。

而且,蒋世方和杜毅的行为,也没有刻意地保密,蒋省长有意表态,而杜书记要压那篇文章,这都不怕大家知道说句实话,若是不该让许绍辉知道的事情,那就有别的沟通方式了。

总之,别看省委省政府里的干部一个个沉稳厚重,都是守口如瓶的样子,实则这里传消息,比之下面地市慢不了多少,只不过方式比较隐秘罢了一当然,非核心的人物。基本上听不到什么消息,毕竟层次不同了。

许绍辉得到的,是汇总过的消息,当然。别人看这就是蒋省长和杜书记在营山的问题上态度不尽相同,倒也不怎么关许书记的事儿。

但是许老板不这么认为,身边的事情知道得多一点并不是坏事。尤其是自己的儿子跟陈太忠关系好不是?说不得还能就此了解一下此事的深层原因。

于是,许纯良就大晚上登门儿了,而陈太忠一听他的来意,就笑了起来,“这事儿章尧东都知道一点,苕山的老杨欠抽,我就抽他两下嘛

“听说涉及蓝家?”许主任听完因果之后,直接发问了,见其点头认可,就接着又问了,“这件事,黄家打算放倒杨学锋就完,还是还有别的想法?”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心说咱每关系好,你也不能这问吧?说不得苦笑一声,“我要说我不知道。你估计不信”但是我是真不知道

“你别警惕性那么高”。许纯良也无奈地笑一笑,抬手灌一口啤酒,哥俩啥都好商量,偏偏是涉及阵营的事情,就是这么敏感,“这人活得”真累啊,我估摸我老爸吧,琢磨的是会不会对他的工作造成影响,要是有可能造成影响,那就早做准备,嗯,就是这样”。

“反正杨学锋那个,位子,我没惦记”。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心说从我的话里能听出多少东西,那就看纯良你的悟性了,我实在没办法说得再明白了。

“人家那是副厅,要惦记也轮不到你”。许纯良哼一声,不过这话虽然不加掩饰就这么直来直去的,却说明他跟陈太忠说话,还是很放松的,等闲不肯多去想。你这家伙还真纯良,陈太忠知道这厮的性子有点闲散,又见他挺相信自己,说不得又点他一下,“轮不到我,我就不能推荐人?看你这话说的”关键是我对苕山寒心了,有那工夫不如整合一下凤凰的煤焦行业

他后面的话很扯淡,只是解释一番因果,许书记随便问一下章书记都能知道经过,他要暗示的是前半句一素波市长的位子也轮不到我,但是我还就是惦记了。

“你推荐人?”许纯良真的有点反应过来了,不过他能反应过来的原因,却不是因为他警慢性够高,而是太忠这话有点吓人,你一个副处推荐一个副厅?

可是再想一想,许主任也承认,太忠这厮真的有这个能力,而且人家认识的厅局级干部很多,其中关系好的也不少,于是,他懒洋洋的思维终于开始活动一下,却是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你是不是真要搞到赵喜才?”

他本就是凤凰科委的主任,陈某人拧着横山分局的警察们办事,他又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呢?只不过以前他懒得多想,现在一听说太忠能推荐副厅那么,推荐正厅也不难吧?

“纯良你倒是够聪明”。陈太忠笑一笑算是默认,然而,他并没有继续下去这个话题,反倒是说起了别的,“不过你这懒得动脑筋的习惯,得改,好歹也是一个实职正处了,得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这才叫真正的成熟。”

“跟你说话还动脑筋?那不得累死我?。许纯良不服气地还一句嘴,却也仅仅是不服气的意思,下一刻他眼珠一转,“你的意思是说,,你手上已经有素波市长的候选人了?”

“看看,我就知道你聪明”。陈太忠笑着指一指他,也不肯再说了,而是端起了啤酒,“来,喝一下。”

“你少跟我来这套”许纯良有点恼火了,开始不讲理了严格说他是懒得去揣测,于是就发话了,“大不了不跟你争这个素波市长嘛,你看好谁了?”

当然,他说的“不跟你争。的主语,是自家老爹,口语说出来就是这个意思,事实上,许书记做为天南省第三把手算上蔡莉的话就是四把手,其麾下的人马,基本上也没资格惦记省城政府一把手的位子,所以小许就帮着自家老爹做主了。

“这真不能跟你说”陈太忠摇一摇头,断然拒绝泄密,哥俩关系是好,可有些底线必须甘刚,其实说穿了。也是有步不尴不尬在甲面他实在不知理以京是田立平还是段卫华,“纯良你别逼我,反正可能危及你老爸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你一个小副处,到是得有危及我爸的能力呢,许纯良听到涉及自己老爹了,就待反唇相讥,可是再转念一想,却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还真有这个能力。

所以他也只能悻悻地“哼一声,“你不肯说就算了,最后问你一句,你有没有搞沙鹏程的打算?我要听到“是。或者“不是”别跟我打马虎眼

“沙鹏程是民主党派的,搞掉他也轮不到章尧东琢磨。你省一省心吧”陈太忠还偏偏地不给他确切答案,“我就告诉你四个字,“我不知道,!你要不信就拉到

“你小子”你小子太不够朋友了”。许纯良被他这恶劣的态度气着了,而且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说不得站起身来,“不早了,回去休息。”

“那可不行”陈太忠一把就蒋住了他,拽到蒙晓艳跟前,“来来来,既然来了都撞见了,我就得跟你说一说晓艳的事,将来要是她来要教委的钱,你可得买”。

“我从来就没难为过教委”。许纯良瞪他一眼,又冲蒙校长笑着点点头,“好了,你们呆着吧,时间不早我要回去了。”

“喝了这些酒,你行不行啊?”耳边传来那厮的声音,许主任头也不回地摆一摆手,“这点酒算什么?”

据章代言人?

许纯良将车驶出阳光小区,摸出了个电话给老爸,将晚上听到的事情一说,许书记到是没想到,苔山那边没打听出什么,反倒打听出赵喜才的位子不稳了,禁不住沉声发话,“他没说看好谁?。

许绍辉也不是好高鹜远毛辈,那个素波市长的位子,肯定轮不到他惦记,但是”要上的那位屁股下面的位子,他想一想也不算过分吧?

“他不告诉我”许纯喜无可奈何地哼一声,“这家伙也真是的,嘴巴那么紧

“嘴巴紧才能成事啊,呵呵。”做老爹的在电话那边笑一笑却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他要是真能跟你说,那他看好的人还真就危险了,这家伙,啧,到是越来越有地下组织部长的样子了,”

“地下组织部长,就凭他?”许纯良反问一句,那语气是要多不服气有多不服气。

“你老爸都得找他打听消息,你觉得呢?”许绍辉又笑一笑。语重心长地教育自己的儿子,“你和他的起点不同,但是论折腾劲儿你可不行”算了,你们兄弟俩各交各的吧,那家伙要是不蹲大狱,十年内一个实职正再跑不了

许纯良刚刚离开,陈太忠就得到了古听的消息,张兵已经开始交待跟赵喜才之子赵强的事情了一期望中的救援迟迟来不了,张总终究不是铁打的。“一鼓作气拿下他,材料准备两份”。陈太忠哼一声,“我为这家伙耽误的时间太多了,他还真以为自己是葡萄牙人了?”

“他有个要求,说是要见一见你,才肯继续说”古局长笑一声回答他,“我估摸着他是想从你嘴里得到什么承诺,这家伙嘴上挺硬,但是心里,怕你怕得要死。”

“不见,有种的就别说”。陈太忠才懒得给那厮面子,毫不犹豫地回答,“就算他是真的葡萄牙人,又怎么样?当我没见过外国人?”

“太忠,你不是想尽快办完事儿吗?。这次,轮到古听给他做工作了”“反正你就算答应了他,回头不认账。他又能怎么样?”

“凭他”也配让我出尔反尔?”陈太忠哼一声,他如此坚持,不仅仅是因为眼中无人,也是因为他有别的算计,“路是他自己选的,想体面地收场,就要尽早把问题交待清楚,别以为自己还有讨价还价的权力

“呵呵”。古听听到这话,也只能干笑两声,将电话挂了,太忠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也没办法再劝了。人家的位置和眼光越来越高了。万一被太忠误会自己得了什么便宜才坚持劝说,岂不是没意思了?

今天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陈太忠才挂了电话,高云风的电话又打进来了,“太忠,听说你最近折腾赵喜才,折腾得挺厉害”能不能高一高手?”

高胜利是赵喜才在素波唯一求得上的副界级干部了,高省长的上位,就注定他要偏向蒙系人一点,而他不但是新扎的副省长,提拔他的蒙老板也离开了。

所以,他在稳固地位的同时,就算想发展几个自己人,也就是处级或者不太要紧的副厅,副厅以上级别的干部,他都没胆子打主意,对赵喜才构不成什么威胁。

不过,赵市长得罪的人实在不算少,高省长跟他也没什么太近的关系,他早就求对方帮忙关说了,但是高胜利一直不肯开这个口一你可以找蒙老板帮着说话嘛,人家开口不比我强多了?

也就是最近,赵市长帮高省长处理了一点不方便出头的小事儿一毕竟做为省会城市市长,有些方面的权限,比副省长好用。

所以高胜利终于答应他,帮着问一问陈太忠的态度,不过高省长自己也不好出面。怕丢面,几方面。另,方面也是这两边斗得太狠了。他不想让小…川心上自己,就只能等儿子回来之后要其帮着问一问。

“云风,其他的都好商量”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他,“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现在风头挺大,你注意避一避,千万别惹事儿。

”挂了电话之后,高云风把话跟他老爹一学,高胜利听得就是一皱眉,“风头大”他都觉得风头大,啧,那云风你最近规矩点

“怎么老蒙走了以后,这家伙反倒越混越好了呢?”高云风也有点不服气老爹这么评价陈太忠,“他都被打发到法国了,一回来就是这么大动静

高胜利却是愣在那里,半天都不肯说话,好久才啊一声,看一眼自己的儿子,“有些人你是学不来的”唉,又要折腾了吗?”

果然是又要折腾了,第二天黄汉祥才晨练完了,就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说是赵喜才的犯罪证据已经在手了我传一份儿给您?”

“你还真不安生啊”黄总心说这家伙昨天弄出来苔山,今天跟着就是赵喜才”没准这厮早就有证据在手了,只等完成苕山的任务,就跟自己要官了。

想到这个可能,黄汉祥又有点哭笑不得,你小子就不能让我安生一点啊?不过,想起昨天跟自家老三的电话,说不得沉吟一下方始发话,“不用,直接给蒋世方送过去吧,说是我让你送的就行了。”

这又是怎么个意思呢?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死活琢磨不明白,心说我跟老蒋根本没见过面一好吧,电视里好像见过。

我跟他女儿还不对付呢,陈主任心里这个纳闷,实在没办法形容,难道是,我把我身上打上“蒋系”标签吗?这个实在是不像啊。

考虑了半天,他死活想不明白,就打个电话给唐亦莹,谁想小莹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有心打给白市长问一问吧,,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这事儿不合适跟她说。

但是他觉得,想不明白就不能轻举妄动,要不他不知道该采用什么样的口气和态度,又在脑袋里划拉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合适询问的主儿,说不得抬手一个电话就打给了那帕句实话,若不是此事干系到田立平和段卫华两个,推不开的主儿,他也不会这么慎重。

那处长有事,低声接了电话解释了一句就挂了,一个多小时才又打回来,细细听他说完关于赵喜才的事儿,犹豫一下才发话,“太忠,我要是你,对蒋省长态度就客气点。”

“为什么?我跟蒋君蓉不对付,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蒋世方电话里都叫我去过他家。我就是没去

“你跟蒋世方走得近点无所谓,老板不会在意”那处长在电话那边缓缓地解释,听起来很郑重的样子,“但是你要是成了黄家在天南利益的代言人的话,,老板的脸上,估计会挂不住的,”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就相当地低了,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匪夷所思,“不是吧?我一个副处代言什么黄家”呃,好像,好像真有那么一点啊。”

想到接连发生的苔山和素波的事情,陈主任真的是欲哭无泪,这两件事情都不而且看起来,确实都像是替黄家出面的尽管他心里非常明白,他跟赵喜才是私人恩怨。

“嗯,不过你要最终决定把宝压在黄家身上,那你不卑不亢也无所谓”。那帕里的声音越发地小了,听起来也有点艰涩,“因为你是代表黄家交涉的嘛

“唉”。陈太忠听得也是一声长叹,他能想到老那说出这话的痛苦,于是拿定了主意,“行了,我态度端正地去办事吧”老板待我不薄啊

经过这一番折腾,他挂了电话的时候就十点多十一点了,说不得拨个电话给蒋君蓉,“蒋主任您好,我是陈太忠,我有点工作想向蒋省长汇报一下,您能不能帮着递个话?”

他是想着自己从来没联系过蒋世方,此事又挺隐秘的,通过正常渠道走,难免会泄出一点半点的风声,尤其是”他跟蒋省长的大秘穆海波不对付。

“呵呵,原来是陈主任这贵客啊,我还说这电话怎么这么陌生呢?”蒋君蓉在电话那边冷笑一声,事实上,她很清楚昨天发生了什么,心里在惊讶陈太忠能量同时,也知道此人对自己老爹是很重要的。

但是一听到陈某人的声音,她就控制不住冷嘲热讽的冲动,总算是她知道此人此时来电话,那绝对是耽搁不得的,说不得笑一声,“好了,我知道了,很要紧的事儿吗?。

靠,你这是什么态度嘛,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悻悻地捏一下拳头,心说为了老田和老段,我忍了,,嗯,这次去素波,带上话痨荀恶心她去!

十分钟后,他在幻梦城找到兀自熟睡的荀德健,还没来得及开车上路,就接到了蒋世方亲自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蒋省长笑得很和蔼,“呵呵,小陈,我要你来我家坐坐,你倒是一直挺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