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9 狐狸的对话

2049狐狸的对话

对蒋世方来说。陈太忠的这个电话,来得真的是很及时,他回天南也有半年了,相对来说是比较谨小慎微的,轮也该轮到他发出点声音了。

不过这个,声音该怎么发,能发到什么样的程度,是他必须掂量的,这次他是借了黄家的势,当然是耍考虑黄家的感受,然而遗憾的是,黄家没透露出什么口风。

只说拿下杨学锋,那倒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蒋省长还想安排点自己人上位,然而杜毅一手独揽人事大权,这主意打起来怕是费事儿。

眼下陈太忠打来电话,自然是带来了黄家的授意,有些话有些事,必须是要通过中间人传递的,尽管姓陈的仅仅是一个小副处,而且还是前蒙系人马,但是蒋省长非常明白这家伙真的能代表了黄家。

所以他的客气虽然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却是发自真心的,总算是还好,那个。在自己女儿和秘书嘴里无比嚣张的家伙。在电话里语气也很恭敬,“蒋省长,我知道您的工作很忙,冒昧地打扰您,真的很抱歉”

“嗯,不客气”蒋世方做事,其实是满干脆的,听他这么说。毫不犹豫地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能不能行我都会给你个答案。”

这就是地位的差异了,尽管蒋省长很愿意对陈太忠再客气一点。但是这家伙的级别实在太低了啊。不过话说回来,以他正部级之尊,对一个陌生的正处,还是待遇的这种,表示出“拒绝你都要给你个说法”的意思,那享受的也是贴心人儿的待遇了。

“我才得到一点材料,挺令人触目惊心的”陈太忠回答得毕恭毕敬,“思来想去,蒋省长您做事公正,是值得广大干部群众相信的好领导。”

是才得到的资料?以蒋世方的老道,一听就明白了,赵喜才完蛋了,于是微微一笑。“我也听说小陈你嫉恶如仇,不用这么客气。对了,”不是关于苕山的吧?”

这叫明知故问,蒋省长这么做,一来是暗示他知道苕山问题是谁在背后推动的,二来就是告诉某人。我蒋某人眼里不揉沙子,知道你惦记着某某人呢。

这一剪,蒋世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这么说话真的是很看重陈太忠了,如若不然的话的。他堂堂的一省之长,有必要向一个小处长卖弄自己的见识和眼光吗?

他只需。当哼两句,嗯啊两声就可以了。

“不是关于苕山的,我跟杨总又不熟。”陈太忠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很热情地请示蒋省长,但是听到这种话,第一个感觉就是先推卸责任一在他刻意的努力下,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倒也算得上是红尘历练中的收获了。

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这样的否认实在没有意义,说不得清一清嗓子。又压低了声音以示要紧。“这个资料。我觉得”最好跟您当面汇报的好。

“那你来吧,我现在有时间,半个小时够吗?”蒋省长真的是太给面子了。省长的半个。小时,够见三个厅长了。

“我还在素波呢。”陈太忠停顿一下,以示自己较为尴尬,他确实没想到蒋老板真的剑及犀及,说见就要见了。“就是跟蒋主任打个招呼,跟您预约一下。”

“嗯,那过来吧,下午”说到这里。蒋世方沉吟一下,心说下午还真不好抽时间,“晚上吧。晚上来家吃饭,六号院啊。”

这是不去不行了啊,陈太忠无言地咧一咧嘴,看到话痨荀还在那儿昏昏沉沉的,说不得上前一伸手就拎住了对方的耳朵,“走了走了。去素波。介绍个。美女给你认识。省长的女儿。”

“啥?美女?”荀德健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看一看身边的高大男人,愣得一愣之后。才轻声地嘀咕一句,“我控锁骨的哦。”

“你说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其实他听清楚这话了。但是实在不太理解这里面的含义。

“腿控、足控、胸控、手控,,我是锁骨控”话痨荀说不得要解释一下。其实就是个人审美观点的侧重点。他喜欢锁骨圆润突出的美女。

哥们儿是名器控!陈太忠反应过来了。说不得哼一声向外走去。“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这两天幻梦城把你美死了,赶紧跟我去素波。”

蒋省长一开始让陈太忠来省政府找自己。原本还有别的一层意思,那就是说要某些人看到,深得黄家赏识的小陈过来找我了,可是转念一想。杜毅没可能不知道自己跟黄家的事情,这么刻意搞一下,有着相的嫌疑,倒是没地让人笑话自己浅薄。

由此可见。领导们的高深莫测,也未必都是出自本心,关键是人到了那个位子,不那般行事,似乎就表现不出相应的做派。

要走的时候,丁小宁正好说也要去素波。李凯琳要跟着她去转一转,再加上马疯子要去办移民的手续,拖来拖去的,四辆车在下午两点开进了素波。

一进市里,大家就分开行动了,陈太忠先去找张沛林坐一坐。又去市公交公司催一催一卡通的余款,又去找陈洁汇报一下工作,出了陈省长办公室,又拐进省外办坐一坐,,圳比,表,眨眼间就五点半了,荀德健嘴里不知道念叨了多,四咐丰任了。陈太忠算一算时间,正好跑一趟高新区。

蒋君蓉虽然还是副主任,却已经是正处了,陈太忠在她的办公室遇到过凤凰纪检委的“王朝马汉倒也是熟门熟路了。

不成想走到办公室门口,发现她这儿多了一个待客加登记用的小吧台。旁边也多了沙发茶几什么的,负责接待的小姑娘拦住了两人。“蒋主任在开会,麻烦你二位先登记一下吧

“告诉她凤凰的陈太忠来了”。陈主任就算再想规矩一点,见这样子也有点不能接受,你老爸都跟我那么客气,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还说有空呢,“给她介绍投资商的、她要是没时间,那我就走了

女孩见他口气傲慢,只得拿起旁边的调度电话,按一个键接通了蒋主任。将他的话原原本本地复述一遍,不多时,蒋君蓉办公室的门里,走出四五个人来,有人扫视他俩几眼,表情也都是怪怪的。

“就不允许我有突发事件了?。蒋君蓉的声音,懒洋洋地从门口传出。旋即就扬着下巴走了过来,带着满脸的不高兴,“陈太忠你从来学不会体谅别人吗?。

蒋主任的穿着从来都是很有品位的,这次也不例外,上身是领浅黄色对襟羊毛衫,下身一条浅稽色筒裤。下垂感极强的那种,裤脚在白色的鞋面上有一点点的堆叠,不过看起来不但不见邋遢,反倒是越发地衬托出了她的闲散和雍容。

荀德健的眼睛登时就直了。素波官场第一美女的名声,那真不是盖的,尤其是”,陈太忠很随意地扫一眼,发现她的锁骨真的比较高。

“我打了预约电话的”。他笑一笑,歇然人家真的在开会,他的气就小了一点,“我就是神仙也猜不到,你可能遇到突发的事情

一边说,他一边拍一拍身边目瞪口呆的话痨荀,“荀德健荀总,是香港荀家的,听说素波高新区今年的任务完成得还不错,我介绍他过来。锦上添花

“哦?幸会”。蒋主任微微收起一点下巴,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来,伸手同荀总轻轻一握,旋即转身延客。“呵呵,进屋里谈吧

“你俩谈吧,我就是弓见一下”。陈太忠笑一笑,转身就待离开。

“等一下蒋君蓉出声制止。刚才她接陈太忠电话,听说他耍来,只当此人终于是开窍了,却是不知道这家伙还带了一个人来,眼见这厮甩手就要走,一时间就疑惑无比,“你来找我到底干什么来了?”

“帮你可见个投资商啊”。陈太忠微微一笑,顺手指一指荀德健,“都是兄弟单位。人家想多个选择,我就介绍过来了嘛”反正这投资落在你这儿,总比出了天南强。你说是吧?。、

“是吗?。蒋君蓉狐疑地看他一眼,这话若是出自别人的口她就信了,蒋主任很多单子就是这么来的,但是陈太忠说出这样的话,多少还是让她有些半信半疑这家伙从来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我怎么觉得你像是想害我呢?”

“蒋主任你这话怎么说的?。话痨荀听到这里,可是不干了,他虽然已经被眼前这个女人迷住了。可是他泡妞多年,这点技巧还是懂的,说不得冷冷一声。作势向外走去,“陈主任。素波人没你说的那么好客。这样,我还是跟你去去松峰吧

这家伙整天跟陈太忠厮混在一起,对陈某人的一些状况也较为熟悉了。又想吊一吊蒋君蓉,说不得就随口扯了蒙艺所在的碧空做幌,子。

“荀总,您误会了,我怀疑的不是你”。蒋主任的嘴皮子,那是相当便捷的,见他要走,说不得微微一笑,又伸出小手轻扯一下他的袖肘,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的那种。既不显得轻薄。却又夹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鼓励,“他这人特有城府,又对我有点偏见

话痨荀吃她这么一拽,身子都有点软了。于是微笑着点点头转头去看陈太忠,“太忠,蒋主任说你对她有偏见?”

你这”你这小子居然敢叫我“太忠。?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在凤凰呆了那么久,也没见你的胆子就敢这么肥,这是色授魂与之下,胆上生毛了?

说不得,他就冷冷地一哼。“你也对我有偏见,正好,你俩有共同语言了。走了啊,”

出来之后。陈太忠依旧不缺饭局,高云风招呼他吃饭,不过他想着高公子昨天的立场不够坚定,就不肯答应。只是招呼了段天涯和新闻中心唐主任来吃饭。

唐主任给疾风电动车的广告争取了最大的优惠,而段天涯则是省台对田甜很友好的主儿。又是很明白分寸的。

酒席即将开张的时候。马疯子带着两个人进来了。一个矮胖的男人和一个,相貌尚可的女人,据说这就是京加公司天南办事处的雇员。男人是经理叫麦克,女人叫海伦。至于中国名字,反倒是不肯说。

老马这是使劲儿地把自己往斯文人里包装呢,又知道陈主任现在官气十足。也不让这二位请客,带着人就过来蹭饭了。

那两位一听说眼前的中年人是省电视台新闻中心的主任,登时就肃然起敬旧们不在平官员什么的,但是对媒体坏是比较注意保肃骤驯小毕竟媒体就代表了广告渠道。

不过唐主任对他们就很淡薄了,这种只上得起软广告的小中介公司,他无需多少敬意,反倒是频频地向陈太忠示好。

一顿饭很快就过去了,大家都知道陈主任饭后有事,也不做纠缠。倒是段天涯领着马疯子神神秘秘地走了。“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陈太忠到了六号楼下面之后,还在思索。你说这老段其实也算是个,干脏活的,素波市估计那些见得人见不得人的地方,那家伙知道很多”

反正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猛地手机响起。却是穆海波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的那种。“陈主任到了吧。你现在可以上来了

纲狐狸的对话

走上二层小楼,见到目无表情的穆大秘。陈太忠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想起了严自励,那家伙现在在机业厅也不知道混得怎么样。

怎么我遇到的这些做秘书的,都是这种阴阳怪气的主儿呢?他心里暗自苦么,却浑然没有想过,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另类,服侍惯领导的主儿,最注意的就是上下尊卑和气机变化,除了那些领导交待过的。一般的秘书党对他还真生不出好感来。

走进书房的时候,陈太忠特意看了一下门头的石英钟,八点四十

老蒋这也是辛苦啊,一忙就能噫到这个时间。

“来了?”蒋省长正趴在桌上看文件,见他进来,抬手摘下老花镜。冲他笑着点点头,却是没有起身件道理很简单小家伙不是打着黄家的旗号来的,那他实在没理由自降身份。“坐,海波给他倒杯茶,”呵呵,你俩也算不打不相识啊

“上次真不好意思,冒犯”穆大秘上次已经道过谦了,情知是领导想彻底化亩徽两人的恩怨。说不得又开口。却见年轻的那厮笑着摆一摆手,“上次我也有不是的地方,等知道是穆处长的时候,已经火气上头了,呵呵,过去的事儿了,”

嗯。蒋世方笑着轻点一下头。心里却是有点奇怪,这家伙看起来没有传嗯中那么桀骜不驯啊”还是说今天他找我,有事相求?

“你带的资料呢?。蒋省长做事还是比较利索的,见他递过资料,拿起来就细细地看了起来,省是手写的口供。基本上不需要戴眼镜。

不过看起资料来,他就慢得多了,似乎在一个字一个字地抠只看前两页就用了十分钟,总算还好。陈某人拿的资料是筛选过的,开头就是重点。要不然不知道他要看到什么时候。

不过后三页他就是扫了一眼。然后将资料顺手放在书桌上,沉吟一下方始发话,“这个。东西公布出去,会弓起素波的震动。”

这就是很明显的表态了。蒋省长说了,此事要内部处理,他甚至没有问黄家是什么意思,这刻是从政者的经验一事实上,黄家要想下狠手的话,就算不亲自打招呼”陈也得打着黄家的幌子来上门。要不然根本不可能的。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自己只是不想让蒙书记寒心,来的时候姿态很低,结果就不能公开处理赵喜才了,这个因果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这个,可能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所以倒也没在意,只是微微地一笑。“蒋省长的指示很正确。保证稳定是很重要的。”

“有你在。天南可能稳定得了吗?”蒋世方轻笑一声,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证明他不跟这个年轻人见外,却也隐隐指责这厮实在太能折腾了,所以他的下一句话就是。“关于售山的评论员文章,杜书记暂时不让发

不让发。这就是打脸不得力啊,只是内部处理,谁知道是黄家打蓝家脸了?陈太忠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地发话。“可能杜书记有更深远的想法吧

咦?这家伙说话,真的是很靠谱啊,蒋世方对这年轻人的看法,再次有了一点转变。少年得志的人他见得多了,尤其是这家伙口碑差到一塌糊涂一真要温良恭俭让的话,会在我来任省长之后,还同时跟我的女儿和秘书冲突吗?

这家伙能让蒙艺和黄家同时看重,还真是不简单呢,蒋省长微微点头,心说你要装稳重吗?“那要是杜书记觉得,这个评论员文章就多余呢?。

“那么,杜书记自己去处理菩山的事儿好了”。陈太忠略略一犹豫,就做出了回答,“既然他有全盘的考虑

一边说。他一边有意无意地瞥一眼桌上的资料,那意思就很明白了。他去搞苔山,咱可以搞素波这一摊嘛一原本素波市长的上位。最大的阻力就是在杜毅身上,杜书记才是天南的一把手,怎么可能忽视了这省会城市市长的位子?

嗯。蒋世方心里又暗暗地点头,他自然看得懂对方这一眼这个,方案也是他琢磨过的,昨天他还想着要怎么在苔山的事情上下手,今天上午接了电话之后,知道赵喜才不保,那这全盘的计划都要跟着改变了。

他并不知道,陈某人的私心是在素波市长的位子上,所以将那营让丢掉再正常不过了,他只是觉得,这家伙的大局感很好啊。没错,这个评论员几二,八让发,那打藏家的脸就不力,可是即然有了杜毅盾口。蒋省长可以顺势退一步一你不让我管吗?行,那我不管了!我倒要看你扛得住扛不住黄家。

如此一来,就算是把杜毅架在火上烤了。你要让我管评论员文章就得发。不让我管那你自己去处理苕山吧。

真的要是杜书记出面处理菩山,这不满意的人就多了去啦,别说蓝家会不满意,就老杜身后的人也不会满意黄家的事儿,你帮着处理。这是个什么意思啊?

这件事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蒋省长需要及时袖手,这不但是个选择,同时还得需要点勇气,杜毅再重新让他操持此事,他都得顶着一我就是不管!

当然,以他省长之尊,这么顶住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终究是不卖老杜面子了,多少会影响一点和谐一不过。政府和党委一把手之间的磨合。也是非常必要的,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次事件也算是相互试探底牌的一个过程。

蒋世方想及时撒手,最大的问题就是黄家肯不肯理解毕竟他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不听人家的了,然而,他又不能就这个决定再去请示黄家,要不这省长当得也是有点窝囊了。

所以陈太忠现在肯这么建议,真的是挺合蒋省长心意的,说穿了。素波市长的位子真的很关键。相较而言苕山算什么?

不过小陈说话虽然顺耳。但是有一点是蒋世方不得不考虑的一这家伙真能替黄家做了这么大的主吗?

他略略沉吟一下。又想到了这家伙说的。会不会是反话一这小子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吧?说不得点点头,“只是,这件事的性质。真的恶劣了一点啊,也不知道杜书记会怎么处理

这么明显的试探,陈太忠当然听得懂了。“对了蒋省长。我们凤凰目前正在酝酿搞一个媒焦集团。可能到时候还需要蒋省长您的支持。”

嗯?这话一说出来,连一边的穆海波都有点听不明白,转移得实在太大了。苔山安全生产出问题。跟凤凰搞煤焦集团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蒋省长却听惊了。不能拿评论员文章打脸,那就强势插入蝶焦行业一蓝家你不是把这行视作禁离吗?你插得进手天南,就要准备被别人插手。

说得更明白一点,这是陈太忠为蒋世方背书呢,黄家要是不满意你撒手。你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支持嘛,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不是?

同时这话里还有一个。暗示。那就是你别看我人微言轻,但是我既然说得出这样的话,将来黄家对你表示不满的话,你可以告诉他们。当时小陈是这么说的。

这话说得是如此地谦恭。让蒋省长保持了面子之余,又放下了顾忌,所以听完这话。他不得不上下细细打量一下面前的年轻人。

老板也听不懂这话?穆大秘正瞎琢磨呢。不成想蒋老板又轻笑一声。“小陈,真是后生可畏啊。你放手去干。我会大力支持的

“那这个”您还有什么指示吗?”陈太忠微微一笑,冲桌上的资料努一努嘴,两个,人今天谈话的核心,其实是搞下素波市长赵喜才,只不过这一老一少两只狐狸说了半天,一直都没提此事。终于忍不住了吧?蒋世方见他这个动作。心里暗笑,我还当你就真的就沉得住气了呢不过这种气你要是再沉得住,我就怀疑你到底多大年纪了。

小陈跟自己根本不搭界,却是一定要主动把材料送过来,那肯定是在这件事里有需求嘛,再加上刚才的大包大揽,估计需求还不

别是你也惦记上素波市长的位子了吧?蒋世方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有点可笑。然而下一刻他猛地发现。自己想笑都笑不出来他真要拿这个位子。我还真就顶不住啊。

“指示嘛,倒是没有,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蒋省长不动声色地发话了,想到自己才惦记了半个下午的位子,转眼就可能飞走,他真的愉快不起来。

“啊?”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他只当黄汉祥将田立平的事儿告诉老蒋了。眼下看来”似乎没有?“您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得到这些材料?”

得,蒋世方一听就明白了。这个位子飞了,一时间就看得眼前的年轻人有点不顺眼了,说不得叹口气,“唉。几年没回天南,变化真的太大了啊

老蒋恼了,陈太忠觉出来了。心说这黄二伯也不知道搞什么飞机,让我送材料就送吧,合着还要让我亲口推荐田立平?我说,人家蒋老板是省长啊。

“变化是有点大”他笑着点点头,直起了身子,“不过我相信,在蒋省长的领导下,变化会更大,基层的同志们都有这个信心”您还有什么别的指示吗?”

老黄你不跟蒋世方说,我也不说,一来我不是黄家的代言人。二来。让老蒋瞎琢磨去吧,反正田立平你是许了我的,老蒋一折腾”没准连段卫华也有机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