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2 学蒙艺2053杜毅亏了

2052 学蒙艺2053杜毅亏了

杜毅压住蒋世方搞出的文章之后,心说我让你处理此事,也算给你老蒋面子了,反正我宁可把这营山媒矿老总的位子让给你,也不能让你这么快上文章。

可是接下来的两天,他耳朵里就没听说过此事。不过杜书记的事情比较多,也不会一门心思放在这上面,直到今天中午,他才听说省经贸委妾任被蒋世方叫过去批评了一顿。

按说,省长批评厅长的工作。那是天经地义的,可古怪的是,这批评的内容有些不靠谱,他嫌人家压制旗下的《天南商报》的发展。

没错,省长是总管全局的,就算经贸委和文化行业有分管副省长,他想批评也就批评了,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天南商报是社会办的报纸!

当然,蒋省长批评人,肯定是有充足的理由的,天南商报的记者刘晓莉,勇于揭露我们在作中的失误,这是舆论对我们的监督,是善意的是有益的,你为什么压着人家不让登,然后好了吧?人家发到北京去了!

经贸委主任当然知道这话里的“善意和有益”不能信,关键是在“发到北京”四个字上,于是就委委屈屈地解释,说这报纸是挂在服务公司的名下,“为了尊重舆论的监督,我很少过问这报纸,回去我一定彻底查清此事,然后向您汇报

“不过问也不对,要注意引导舆论的方向,我不希望有下一次”。蒋世方没好气地刮他一句,接着摆一摆手,将人撵走了。

于是,天南商报明天肯定要刘出刘晓莉的文章了,这是不消说的,甚至天南商报的老板约省经贸委主任晚上吃饭,还要带上刘晓莉”这也是不消说的。

杜毅肯定不会在乎这样的事儿,别说他不在乎,他身边的人都不会在乎,然而有人发现了其中的蹊跷。蒋省长宁可闲得无聊,去关心《天南商报》,却是对售山的事情不闻不问。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有人这么认为一杜毅身边有太多的人帮他收集信息和出谋戈策了,发现这个不妥。自然是要向杜老板报告的。

绝对不对!杜书记在听到报告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这种事对蒋世方和黄家来说,都不是正常的一省之长放着现成的渠道不去调查。现成的权力不知道运用,反倒是要关心一家民办报纸,借此搞舆论攻击”,这不是傻的吗?

好吧,就算他姓蒋的愿意这么丢人。黄家也得答应呢不是?在自己的老家办点符合规则的事情,居然耍靠民办报纸的舆论黄家真要惨到这一步,黄老绝对会挂着拐杖去堵一号的办公室的。

“给宣教部打电话,把那篇评论员文章拿过来,我再看一看”杜毅沉默一下,做出了如此决定,同时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平和一点。脑子里想的却是蒙艺要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估计也会这么做吧?

杜毅比蒙艺大着四岁,一开始他并不是很看得起这个小家伙排资论辈嘛,谁还没点这小情结?而且两人也不是一个阵营的。

但是久而久之,蒙书记以其张弛有道的管理方式、高超的政治手段,敏锐的政治嗅觉和深远的眼光,令他不得不私下感叹小蒙真的很厉害啊。

至于最后蒙艺不得不远走碧空。杜毅在坐上这个位子之后,庆幸之余也不得不承认,蒙书记的胸怀和坚持底线的信念,真的是我做不到的。所以,就算他心里不愿意承认一个小辈比自己强,但是坐上这个位子了,遇到事情之后,他就总想拿自己跟蒙艺比一下,眼下这心情便是如此了。

集艺当年并没有完全放手政府事虽然党政分家是必须的,但是对一个党委书记来说,这真的是不可能的。

而杜省长也被他在规则之内架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想发火还抓不住理由,真的挺难受,但是关键时刻,蒙书记也能充分放手,还能槟弃成见,跟他一同抵抗压力分担责任。

对一个。政府一把手来说,有这样的搭档还是值得欣慰的,然而同时。杜毅不得不时不时地给蒙艺找点麻烦。蒙艺也得时不时地越一下界一大家心里都明白,和谐友善的党政班子,并不是上面愿意见到的。党政分开,不就是图个相互钳制吗?

说穿了,杜毅觉得跟蒙艺配合很愉快。所以他希望自己也做这么样的一个党委书记,给自己的搭子留下一个可敬的印象对手的称赞,才是对你人生价值的最大肯定。

然而,天不遂人愿,自己的搭子有点阴,原本是强势出名,现在夹起尾巴不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蹿出来咬人一口,杜书记想到这个,头疼之余也有点佩服自己:像我这么愿意支持省委书记的省长,真的太少见了。

事实证明,他对蒋世方的评价完全正确,因为不久之后他就得到了消息:省政府的人把评论员文章拿走了,还说既然不发就那就不留了。

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他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蒋某人跟黄家说了。不是我不管啊。是杜毅横生枝节,压制得我动不了,所以,我只能通过民办报纸来呼吁这个事儿了。

姓蒋的你真无耻啊,杜书记真的被气得受不了,搁给蒙艺甩…盾,他压压。我就再争后我处理了事情,他而引比员文章改一改,就发了,我占了营山的实惠,他是确保把持了大方向一可不就是这点事儿吗?

哼,不就是欺负我不愿意动苕山的人吗?杜毅也分析得清楚这点因果。说不得吩咐自己手下一声,催一催省政府,关于苕山的事情,尽快给个处理结果”那性质太恶劣了。他们要再不动,咱们省委这边就动了。

他想得明白,我不让你黄家打蓝家脸就行了,就算我帮你黄家办事不应该,但是我低调处理此事了”别人就算有点想法,也不能说我什么。撇开黄家蓝家的争斗不提。苕山是被人抓了现行了,我的鲁委出面强调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就真的错了吗?

由此可见,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看去,或者会得到截然相反的结论。而其中的要害,无非是如何说服裁判,所以说,这话语权才是最重要的一当然,能有机会解释,那也是值得庆幸的,太多人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杜毅的应对了,堂堂正正地,也不怕节外生枝,而且他心里还想呢,我给你蒋世方机会了,你不要,那苕山这个厂长的位子,你也就不用惦记了,这是我出手帮黄家所该得的收获换了蒙艺来,必然也是会如此行事的。

然而,他想的是不怕节外生枝,可偏偏就有一枝红杏出墙来一在下午晚些时候,北京来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说。中视的《热点访谈》网到你天南暗访过,查的就是营山的事儿,你得关心一下啊。

什么?杜书记一听这消息,就不得不重视一下,虽说以他省委书记之尊,见了中视台长都无须客气。那么一个频道的栏目组,实在算不得什么,但实则不然。

这个栏目实在太有名了。有名到在某些时候可以做风向标,有些时候可以恶心到省部级大员,继而影响其前程。

这话可不是开玩笑,就以营山为例,只要在热点访谈里一播,杜毅的形象多少就要受到点损害,真要连着再来几次负面报道,有些人难免就会认为他行情不行或者惹人了。那么他个人在组织内部的威望都要打折扣。

更别说,可能会有那重要首长“一不小心”看到了这个报道,万一直接过问一下,那就更糟糕了一简而言之吧,这不是一件好事,尤为恶劣的是,有人可以拿此事,做出一篇不大不小的文章来。是蒋世方干的,还是黄家干的?杜书记不得不认真地面对这个消息。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当务之急并不是找出幕后黑手。

他先是托了自己的朋友给中视和宣教总部打招呼,希望将这个节目延后播出能不播出就更好了。然后杜书记沉吟一阵,拨通了蒋世方的电话。

他已经想明白了,中视插手不会是蒋省长干的,就算是老蒋干的。那也肯定是出于黄家授意一姓蒋的暂时没掀翻自己的可能,搞这种事得不偿失,更何况老蒋并不是黄家嫡系,吃撑着了这么玩?

“世方省长,苔山的情况调查的怎么样了?”杜书记当然也沉得住气。所以这话问得是四平八稳,不过。省委书记亲自给省长打电话,其性质已经无须多说了。

“哦,这个我让他们放下,听候省娄指示”按说,蒋省长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有点怨气的,但是他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干脆,“干部人事这一块,应该服从省委的决定

拉倒吧,你整天惦记着怎么能多插手呢,杜毅沉声回答,“安全生产问题,主要是政府事务,世方省长。你要尽快处理此事,争取在中视《热点访谈》播出之前拿出个结果。要不然省委也会很被动的

热集访谈?蒋世方听得头皮也是一麻。我说杜毅你太缺德了吧,不让我发评论员文章的是你,现在黄家出手搞出热点访谈了,你倒是知道安全生产是属于政府事务了?

与杜书记不同的是,蒋省长虽然才听说热点访谈四个字,却是非常能肯定,这事儿绝对是黄家弄出来为他知道不可能是杜毅干的。

“既然中视都关注到了,那政府这边坚决拥护省委的决定”蒋世方心一横,你想拉我下水,对不起了。爷不伺候你,“我来天南时间不是很长,对苔山不是很熟悉,发个文章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杜书记你可是老天南了,我个人表示,,坚决拥护党委的决定。”

这话听着倒还算平和,但是在省部级干部的对话中,就是相当犀利了一麻痹的我要发评论员文章的时候。你唧唧歪歪地压着不让发,现在听说中视关注了,黄家强势介入了,你就草鸡了,把事情往我身上推?做梦去吧你!

这话里还有一层意思,姓杜的你再想推都没用,苕山的安全问题是连着三年。就算你非要咬定是单纯的政府事务。我蒋某人也是今年才来的,前两年,,前两年谁来负责?

啧,看来这事儿真的不是蒋世方搞的,杜毅听明白这些话了,却是也没怎么生气,反到是确定了一点。黄家真的强势介入了。

然而这也不箕一个特别坏的消息,既然不是蒋世方发起的,那么,他和我有相同的忌惮,否则的话我这省委

正经是,越是这种情况,那个评论员文章越不能发,这是毫无疑问的。要不然蒋世方在这件事的处理过程中就彻底占了上风,杜毅也不打算在这一点上让步你嘴上吧嗒两句我就让步,看在下面人的眼睛里。那成什么了?以后的工作要不要开展了?

“那个文章不能发,影响大局”杜书记不愧是一省的书记真要干脆起来。一点都不比蒋世方差,“我考虑有必要强调一下省长问责制。沙鹏程在此事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其实也是变相的妥协了,我不发评论员文章,但是我弄个副省长下来,你黄家也该知足了吧?难道非要我跑到第一线,帮你对蓝家喊打喊杀吗?

这就是吹风了,蒋世方自然听的明白,杜毅是在问自己,搞下沙鹏程合适不合适,不过,沙鹏程那个个子。还真没几个人稀罕民主党派的副省长,谁会在意啊?

可是,考虑一下黄家的咄咄逼人。考虑一下热点访谈的影响力,蒋省长也知道,自己不对黄家有所交待的话,这事儿只会越搞越大。直剩发展至不可收拾。

“问责就没必要了吧?让沙省长内部检讨一下就行了”。蒋世方手上没有特别顺手的民主党派,那还在其次,关键是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一谁知道蓝家有什么牌没出呢?“只要他态度端正,充分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老同志相对还是比较稳定的。”

你手上没人,我手上有人啊,杜毅听得明明白白的,心说我没这点把握的话,至于跟你提起问责沙鹏程吗?“世方省长,你坚持这么做吗?”

,你这是威胁吗?蒋世方快气坏了,要跟黄家扛的是你,要把事情搞大的也是你,说不得笑一笑,“我不坚持,我只坚持一个主张,省政府要在省委的领导下,为全省人民服务。”

“看来,我们有必要面谈一下了”杜毅沉吟一下,淡淡地说。

溺章杜书记亏了

杜毅和蒋世方的谈话细节,就没人清楚了,不过谈完之后,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丁小宁接到了杜书记秘书打来的电话,告诉她说明天上午省委有个关于省城发展规刮的企业家座谈会,杜老板邀请她出席并共进午餐。

这个发展规戈小座谈会,其实就是化缘会,最近天南省上的大项目挺多。资金紧张,尤其是最近素波市的外环工程已经启动,将成为天南省公路交通的枢纽之一,所需资金极大。看起幕,这就是又要跟丁小宁化缘了,京华房地产在素波发展得苗头看好,大家也知道丁总手里握有巨资,都敢惦记吃掉素仿呢。

杜老板出面化缘,那是无所谓荣幸不荣幸的,愿意给得给,不愿意给也得给,差别在于多和少而已,但是,丁总这孤儿企业家除了去年水灾捐过一次,就没受到过类似的骚扰。

这不但跟她身世可怜有关,也跟杜书记看重她有点关系,省里没人跟她化缘,素波市的赵喜才也不可能找她,至于说凤凰市谁活腻了。去找陈太忠的女人化缘?

但是这次杜老板又开口了,那么她意思一下也是必然的了,然而,丁小宁年纪虽然不大,近期也见了太多的事情,尤其是她知道,陈太忠正在售山和素波两地兴风作浪。

所以,杜毅这眼光未必是在那一点钱上,丁总非常清楚这一点,于是就打个电话给她的太忠哥,告诉他有这么一档子事儿。

第二天的规戈小发展座谈会,到的基本上都是国企,要说私企也有。不多的寥寥几家,不过大家也只有听的份儿,南环、东环、西环和北环,近期目标是如何,中期又如何,将来外环又该如何发展之类的。

介绍这些用了时间不短,强调这个环城路的意义就又占了很长的篇幅。到了最关键之处,反到是时间很短了一一期工程造价二十五个亿。省里压力很大啊。

接下来就是与会者里选出几个代表。陪杜书记共进午餐,丁小宁的入选没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一杜老板跟这美女老板打过交道,不过。这次丁总估计也要出血不少了。

果不出大家的所料,饭后杜老板还把京华房地产老板叫到一边,轻声嘀咕了几分钟,于是就有人猜测。老杜这是又要扶持样板了,换做我是那女人的话,多出点捐款,顺便就可以跟杜书记要点工程来做了。

等杜书记走后,还真就有人上前打问,丁总你这次打算出多少钱。美女老板含笑摇头,转身也急匆匆地走了,惹得某些人心里暗哼一

还孤儿企业家呢,还不是仗着那张脸混到这个地步的?也不知道傲慢个什么劲儿。

丁小宁自然是着急给陈太忠打电话。杜老板知道她率真耿直,说话也很直接,你跟陈太忠说一声,别再在菩止的事情上搞风搞雨了,天甫省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省里寻个机会拿下沙鹏程,这总可以了吧?

杜老板这话不是说给陈太忠听的,他只是需要一个沟通途径,还告诉丁小宁,以后小陈在工作上有什么需要请示的,可以直接来找我。

杜毅不是没有跟黄家沟通的渠道。甚至他都跟夏言冰打过几次交道。但是沉甩矢南省最活跃的黄系人蓦,就是陈大忠而泣家伙绝对不毋小卜着蒋世方走的。

陈主任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网在三十九号吃完爱心午餐,正跟唐亦莹粘腻在一起呢,猛地听说《热点访谈》都去苕山采访了,不由得苦笑一声,这事儿还真是越玩越大了。

“中视的人可真不是我请的挂了电话之后,他瞥一眼身边衣衫凌乱的小董董,叹一口气,“老杜别把这账也记到我头上吧?。

“那谁知道呢?”唐亦鳖微微一笑。丹凤眼一眯,“反正都说你在北京认识的人多,,呵呵,开玩笑呢,我估计杜毅心里应该有数

“咦,为什么呢?”陈太忠听得有点意思,说不得笑吟吟地看着她,又伸手进领口去把玩那团晶莹如玉细腻若棉的丰腴。

“没什么,到了他那个级别。看清楚这种事儿并不难”唐亦董跟蒙艺一家一度联系得相当紧,自然知道省委书记的眼界有多宽广,能力有多大,“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查出中视是通过什么渠道派下来人的。”

一边说,她一边微微含胸,方便那只火热的大手肆意把玩自己,又抬手去拿网冲好茶的小手壶,放到嘴边的时候,微微停一下,将手壶递到他的嘴边,“喝不喝?”

“你含过的,有你的唾沫。脏”陈太忠绷着脸摇摇头。“多,必须喝”唐亦董也脸一绷。旋即似嗔似喜地瞪他一眼,将手壶嘴轻轻向他嘴里一送。“我的唾沫你吃得还少吗?给我喝,”

“我想喝奶”热茶也堵不住陈某人的嘴,他含含糊糊地说道。

“喝奶”那得留给咱们的儿子”唐亦董艰儿地笑了起来不过笑过之后,就悻悻地撇一撇嘴,又叹口气,显然,她是想到了此事近乎于渺茫的可能性。

“好了,你给黄汉祥打电话吧。大多时候,她是个非常知性的女人。尤其是她心情有点糟糕的时候,就越是理智,“杜毅是让黄家放他一马呢。”

“老黄要午休呢”陈太忠笑一声,将手抽出来,拦腰将她抱起,色迷迷地看着她,“娘子,咱们也午休吧,”

下午给黄汉祥打电话,黄总不接那也是例行的,大约是在四点钟的时候,他才回过来了电话,等他听说杜毅打算搞掉分管工业的副省长沙鹏程的时候,冷哼一声,“没必要弄掉沙鹏程,你跟杜毅说,这事儿跟他没关系。

“那”沙鹏程也有工作不的力的嫌疑啊”陈太忠兀自存着点侥,幸。不搞副省长的话,事情弄不大啊。

“你胡说什么呢,蓝家伸手进天南试探,天南就自己掉一个副省长”那不是让人笑话吗?”黄汉祥这么做是跟黄和祥商量过的,当然知道,此事的重点是在抽黄家。

说到这里,黄总猛地想到一个可能。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我跟你说啊小陈,不许你胡来不许你动沙鹏程!”

“真的不是我要动,是杜毅要动”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我还没搞完赵喜才呢,哪儿敢惦记副省长?”

“你小子胆大包天,谁不敢搞啊?”黄汉祥最是担心这家伙胡来。听到这个解释,也就笑了,“这种能力的副处,全中国我也就见过你一个”,对了,你跟蒋世方怎么说的?。

陈太忠自然不怕说一遍。只是隐瞒了段卫华那一段,不过,黄汉祥听说,赵市长因为最恨某人,居然做出了那么下作的事情,禁不住冷冷一哼,“这蒙艺当初,也不知道怎么瞎了眼”算了,不说了

真没面子,陈太忠翻一翻眼皮。挂掉了电话,琢磨一下又给丁小宁拨个电话,将黄汉祥说的重点复述一遍。无非就是没针对杜毅和不同意搞沙鹏程。

“哼,这家伙就是不愿意为我所用啊”杜毅接完丁小宁的电话之后,轻喝一声,陈太忠没有向他汇报工作,而是通过小丁来完成的,他中午的话算是白说了。

说句良心话,杜书记一直就没有将这家伙收归己用的想法,一来,这种小不丁点的干部他不放在眼里。二来陈太忠的口碑并不好,除了搞出个凤凰科委来,也没做过什么正经事,倒是歪门邪道的事情做了不少一连官家投资落地这种事,杜书记都不放在眼里,这是因为宵家不在凤凰投资,也会在素波落地的。

而且姓陈的是蒙艺的人,不但是蒙艺的人,后来还跟黄家勾勾搭搭。杜毅心里就见不得这种朝三暮四的主儿。

然而,陈太忠这次通过小丁传话,这就是人家表明,不想跟他杜某人有进一步的接触,反应过来这个事实的时候,他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点若有若无的遗憾。

好吧,就算你不是朝三暮四的人好了,下一刻,杜书记就将此人抛在了一边,想到不得动沙鹏程的说法,他又哼一声啧,真是没劲儿。

对蒋世方的让步有点大了!想到蒋省长跟自己表示要查赵喜才,杜书记心里有点懊悔一个国企老总。换一个素波市长,真的是太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