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4 所谓底线2055阴差阳错

2054所谓底线2055阴差阳错(求月票)

蒋世方和杜毅的谈话,自然不会那么,大家都是正省级干部了,语言的艺术那谁都不缺的。

杜书记说要处理苕山,蒋省长说我服从党委的决定,老杜一怒就说了,那我搞了,到时候还要追究省政府沙鹏程的责任。

你要愿意追究。那我附议,蒋世方才不肯出这个头。反正他手上没合适的人,而且副省级别的干部归组织总部管,也不是杜毅说弄就能弄下来。想扶谁上就能扶谁上的。

按说,蒋省长对黄家蓝家的争执还没有杜书记清楚,他这个态度,主要还是因为陈太忠去他家的时候,暗示过此事可以由杜毅来办,再加上评论员文章被顶了,他表现得不阴不阳是很正常的。

那可是省政府啊,别怪我没提醒你,杜毅接着试探,不成想蒋省长来一句。说是我最近接到别人举报,赵喜才可能涉及一些违纪问题。我正琢磨这事儿呢。

蒋世方东西都到手了,自然不怕这么说。而且两巨头私下坐一坐的时候并不多,要是在这个,场合都不吹一吹风的话,那太容易惹恼杜毅了反正,对赵喜才的处理。最终是绕不过杜老板的。

杜书记一听就明白了,合着老蒋盯着这个位子呢,他也知道,陈太忠正在找赵喜才的麻烦,心说我就算不答应你,那姓陈的背后有黄家,这个市长我也不好争。

那么,两人这就算有了默契。杜毅抓菩山蒋世方抓素波,杜书记不是没想到,若是搞不了沙鹏程,素波这一块丢得就太惨了,而他更是想到,热点访谈没准只是黄家对准了蓝家“这玩意儿在全国范围内,影响力比天南日报的评论员文章大得不止三五十倍。

然而,就算想到又怎么样呢?他一开始就压了蒋世方的评论员文章,所谓的棋差一步满盘被动就是如此了,而蒋省长表示愿意跟随党委的脚步。杜毅以为自己想明白了,无非就是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嘛,蒋省长负责政府事务,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过分,然而,当他接到丁小宁的电话之后。才猛地发现。自己并不能对此完全释怀这别是蒋世方阴了我一遭吧。他没准早就知道沙鹏程不能搞?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再考虑出尔反尔。也有点丢人了,杜书记别的不说,这点气量还是有的。于是心里就嘀咕,蒋世方你要是能推荐个,像模像样的人出来,我就不难为你。

他在这边嘀咕,蒋世方却是在听取段卫华的工作汇报,听了关于组建媒焦集团的设想之后,他沉吟一下,“打算投资十到十五个亿。这个设想是好的,但是这笔钱谁来出?”

“市政府自筹一部分,再面向社会融一部分资”关于这一点,段卫华是跟章尧东碰过的,“同时也希望,省里能做我们的坚强后盾。”

“省里的财政状况,卫华市长你是应该知道的”蒋世方是答应陈太忠了。支持这个,事情,但是任由对方嘴皮子吧嗒两下就把钱拿走。也显得他这个,省长太没水平了。

所以,该坚持的他是一定要坚持的,“既然你都承认这是试点了,省里能在政策和资源上对你们做出大力支像优先提供车皮,至于拨款嘛,只可能有一点象征意义上的扶持。这个你要理解。”

“嗯,我能理解”段卫华点点头,他琢磨着,自己还指不定因为这次的事调到素波任市长,或者到其他地级市做书记了呢,肯定就不想再怎么坚持了。

说得更绝一点,他这次来是递敲门砖来的,这些事情没必要谈得更多,于是笑吟吟地回答,“不过省里的支持越大。凤凰就会发展得越快。

“发展吗?你们只是摸着石头过河”蒋世方的嘴角微微**一下,他说话一向是直来直去的。尤其是在对下面人的时候,“卫华市长,现在请你解释一下,你凭什么认为,这么大的投资,就能保证了回报呢?”

“因为我们做过详细测算的。结束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的局面,在统一规划的前提下,能最大程度地保证利润”段卫华微笑着回答,“而且凤凰有对外窗口,凤凰驻欧办在推行“引进来走出去。这方面不遗余力,现在已经基本敲定了海外市场每年二十万吨的焦炭出口。”

段市长多报了一点,陈太忠许的是十五万吨,两年后三十万吨。不过这些就是官场里很常见的事情了,到时候没人会在意到底出口了多少,终究有个,理论值和实际值的差别的,所谓的“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搞政府工作的都清楚这一点。

“哦,陈太忠办事能力挺强”蒋世方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一天后,赵喜才自觉自己身体不适,无力承担素波市长这一重任了,口头向省委书记杜毅和省长蒋世方请辞。两位领导一致表示,这个,事情实在太遗憾了,喜才同志你安心养病吧。争取尽快养好身体,重返为人民服务的第一线,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的那一天。

当然,口头请辞和书面请辞之间,还有一个三四天的间隔期,就这短短的几天,赵市长明显地能感觉到,身边的人对自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过,蒋省长和杜

也的外境没太大兴橡。谁没旦讨人!卜下下的。两人江型洲是他那个因病休而空出的位子,该给谁好。

杜毅也没想到,赵喜才这是说倒就倒了,心说两天前蒋世方跟我吹这风儿,现在人就自动请辞,这效率未免也太高了一点吧。

因为那次是正省级干部的交谈,两人都是点到为止的,蒋世方只说要查一下,杜毅就知道这家伙惦记上那位子了,以杜书记的城府,也不可能当场就问老蒋你看好谁了?

他只当此事还需要些时日呢,结果那边杨学锋才被免了,这边赵喜才就要请辞了,心惊之余,就等着蒋省长跟他提人选了。

蒋世弃当然知道,他不能等杜毅主动过问,要不一来不太尊重杜书记,二来也容易整出么蛾子,于是,在确定老杜也接到了赵喜才的电话请辞之后,主动将电话打过去了。

“田立平同志年富力强,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大局感也很好”蒋省长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情绪,心里却是在咬牙,“还是”还是本地提拔的干部,素波市两年换了两任市长,我认为要优先考虑大局的稳定。”

“田立平?”杜毅心里有所准备,不过这个名字还是让他有点微微的纳闷,“世方省长,我是愿意支持省政府工作的,不过对这个同志,我还要了解一下”

你熟悉不熟悉无所谓啊,蒋世方放下电话之后心里暗哼,你只需要知道,那是黄家推出来的人就行了,眼下的拖延不过是假巴意思地拿乔,你这不是一省的书记的气度。

杜毅确实是不太了解田立平,他只是隐隐知道,这人是蔡莉的人,平日里做事也还算中规中矩,不过其所处的位置,够这个市长有点勉强,所以他觉得有点意外。不过,他真要想知道什么,那也匙良简单的事儿,不多时就有人将田立平的相关资料拿了过来。并且还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

“田立平的儿子”艾滋病?”杜毅听得嘴角**两下,这赵喜才也真缺德了,人家的儿子真要有艾滋病。能让你知道吗?

艾滋病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谣传发起的时间,说明姓田早就盯上这个位子了,换句话说,也就是说这家伙跟陈太忠的关系非同一般,再想一想蒋世方说拿人就拿下了,杜书记就觉得天南省这股暗流太凶猛了,有点无视他这个天南省的老大。

不行,我得想个。法子婉拒了此人,想到这个,杜老板觉得头皮有点发麻,不过再想一想蒙艺敢硬顶着黄老不放夏言冰上去,我顶个市长,,应该问题不大吧?

当然,要顶掉此人,须得有合适的理由,杜书记盯着田立平的简历,脑瓜不停地在转悠,一不小心扫到几个字,“籍贯:素波市永泰县

哎呀,这可是个问题,杜毅仔细盘算一下,自己手里有几个理由,可以拒绝放此人上来,一个是最近有些流言蜚语对小田不太好,一个是回避原则,还有一个是,这家伙的位置有点低”有这么多,差不多就够了。

当然,这个人不能不管的,要不然就太不给黄家面子了,调个普通的地级市市长上来,然后把田立平丢过去,那也就算有了交待了。

调谁呢?凭良心说,杜毅很想把盛华从通德调回来,盛市长在通德干得不错,一去就面临着水灾后重建的工作,又无怨无悔地扛着赵喜才欠发的公务员工资其实说实话,领导赏识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这样的调动,盛华的提拔就真的有点快了,去年还是素波的普通副市长,一年多一点就扶正了,可是,他是杜毅的嫡系,杜书记真想提拔的话,也没人会说个不字。

反正这只是微微违反一点惯例,却跟组织原则和程序不冲突的一一省的书记,这点主都做不了的话,那成什么了?

或者,盛华不行的话,张汇也行嘛,张汇就是杜毅从省政府带到省委的副秘书长,是薛时风的连襟一然而,把田立平提拔到省委副秘书长的位置上,有点太不着调了,有明升暗降之嫌。

省委副秘书长的权力可以很大,但是既然是带了“副”字,那就说明很容易被边缘化,跟不对领导的话,说句难听的,远不如在素波做政法委的老大。

有了这样那样的顾忌,杜毅猛地发现。别看一个省的正厅的位置很多,想要安置田立平,可供选择的范围并不多。

就算将主意打到厅局,也没什么合适的位子,且先不说专业对口不对口的问题,现有的这些正厅级干部,有资格接任素波市市长的就没几个人一要是接任其他地级市的市长,倒还差不多。

想顶掉田立平很简单,但是找个合适的人来出任素波市长,并且那人离开的位子还合适安置田立平,那真的有点不容易。

反正不管怎么说,杜毅是不能让田立平升任素波市长的一涉及到他这省委书记的权威,这股暗流他必须遏制,谁都可以上,就是田立平不能上!

想来想去,他甄选出三个候补人选:一个就是盛华,一个是段卫华,还有一个是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闰昱坤至于张汇之类的,实在没办法提。

盛华是杜书记的私心,估,;”蒋世方那关,而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众个位子删厉害的,组织部可是党委的第一要害部门,而且,前文说过,组织部长只能任一届,但是常务副部长可以多界连任的。

给出这么个位子,就是杜书记裸地向黄家表示了,你不是想插手天南的组织人事吗?给你个第一若是你黄家很想重用此人,那么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位置。飞升中央很容易的,我给你留出辗转腾挪的空间。

至于说段卫华,这是凑数的,前文都分析过了,段市长调任素波市长,不存在半点问题,而田立平来凤凰出任市长,天南第二大城市,也没辱没了他田某人。

你要是认段卫华的话,这是凤凰出来的市长,不算没给你黄家高子,而且田立平也去了凤凰,能继续照顾你黄家的老家,你还要我做到什么样呢?

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位子和凤凰市市长的位子相差无几,放出去怎么也得是个市委书记,而同时又多了一些上升空间,通德市市长的位子最弱,通过的可能性不大。

总之,说来说去,杜毅就是不能容忍田立平呆在素波,这是个原则问题一黄家的面子我是要买,但是你们私相授受一点风声都不带泄露,就搞定了素波市长,打算置我这个省委书记于何地呢?

而且,他有点佩服蒙艺,学不来蒙书记的全部,但是,部分的原则,还是要坚持的。

不过,杜毅打给蒋世方的电话,也还算有技巧性,他将自己不同意的理由全说了,而重点强调不同意田立平出任素波市长的第一个原因,居然是为蒋省长考虑的,“世方省长,田立平和海滨书记,都是搞党务工作的,两人都搁在素波,不是很好

这默是隐晦地表亦了,田立平最近和伍海滨有点猫腻,他相信蒋世方也查得出这点事实,而毫无疑问,省会城市的市长和书记若是走到了一块儿,这不是省委书记或者省长所愿意见到的。

幼章歪打正着

蒋世方听说杜毅居然认为段卫华可以考虑,心里这份惊讶,简直是无以言表,你不但顶了田立平,而且提出了段,,段卫华?

不过,天下事都是经不起琢磨的,将减华、段卫华和闰昱坤三人一分析,蒋省长就明白了,杜书记是铁下心思不让田立平上了。

明白和不明白,就在那么轻轻的一触中,既然人家这么表态了,蒋世方当然分析得出,老杜这是不满意自己和陈太忠在背后上下其手了一这确实有架空省委书记的嫌疑。

而至于那三个人选,也好分析,闰昱坤是老常务副了,还是亲黄家的,动一动很正常,盛华嘛,那根本就是个摆设,无非是杜书记表示了,下次有什么机会,我要为此人争取了。

独独这个段卫华,提的是真有点公心的意思,虽然此人是从凤凰上来的,跟黄家也有点关联一没办法,真要说起来,天南省的干部一半能跟黄家扯得上边。

反正段卫华上的话,也不算不给黄家面子,换个思考一下,蒋省长也承认,我若是杜毅的话,能拿得出手正大光明地顶掉田立平的人选,实在是不多顶掉要有理由,空出来的位子还得能让田立平和黄家接受得了。

那就段卫华吧,蒋世方对这个结果,颇有一点无语,当然他不能一下就答应,说是自己也要了解一下情况,杜毅知道,这是姓蒋的要去请示黄家,自然表示理解。

蒋世方肯定是要请示黄家的,不过,就在他打算拨打陈太忠的电话的时候,猛地反应过来一个可能,登时心里就是一凉:我说,这不会是小陈早就设计好的吧?

官场里从来不缺那种才华横溢的天才,尤其在揣摩世情人心上,谁都不敢说自己就是最强的,所谓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止中。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那么,陈太忠可能是猜到了,杜毅断然不会同意田立平,所以就势把自己的老市长扶上位,又把那便宜老丈人安排到自己的老窝。

太厉害了啊,这个家伙!想到这个可能性,蒋世方心里的钦佩,那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按说以他的阅历,是不会相信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能设计出这么大的局来,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正应了陈太忠在他家里时说的话。

而且。传言中此人嚣张跋扈,但是以蒋省长亲眼所见,再加上自己与其的交谈,他能断定这个年轻人绝对跟传言中的不符。

当然,蒋老板并不知道,陈某人是铁下心思不做黄家的代言人,才那么恭敬谦和的,而且也没心思深远到能算中杜毅的反应那厮不过是想把局面搅得乱一点罢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佩服归佩服,蒋世方心里火大啊,合着你小子一手占了俩位子,杜毅那边人家是啥想法我不好说,但是我亏的慌啊。

没错,段卫华是表示了输诚之意了,起码蒋省长心里有数,将来段市长会比较亲近自己,但是他没扶了自己的人上去,心里别扭不是?得了,我也不给陈太忠打电话了,蒋世方拿定主意了,直接一个电话拨给了黄汉祥,说是照目前的局面来看,田立平只能去凤凰了

“嗯。段卫华那人还是有能力的小田有点委屈了”黄汉祥一句话。表示黄家认可这么一个变通,于是这件事就波澜不惊地确定了,而且也证实蒋某人二选一选得不错,黄家原本支持的就是田立平。

黄总肯定要认可这个变通。他本来就不是很赞成陈太忠推田立平上,眼下这么个,结果再好不过了。段卫华身为凤凰市长,去黄家探望老首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黄家对其接待规格不高,但跟黄汉祥也有过两次碰面。

小陈应该满足吧?。搁了电话之后,黄总轻声嘀咕一句,想一想那家伙的折腾能力,他决定再打个电话过去再让你给你的老市长送一份顺水人情,这总可以了吧?

“什么?。陈太忠正在观看手机编码测试,猛地接到这个电话。一时间真有点不摸头脑,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说不得找个没人的地方,“您是说段市长去素波,田书记来凤凰?。

“啊,怎么?我一下照顾了你俩人,很不容易呢”。黄汉祥只当这家伙有点不满,说不得哼一声。佯作不满地发话了,“别人都该说我霸道了。知道不?。

“可是。陈太忠也不清楚蒋世方到底跟黄汉祥说了些什么。于是也不能多说什么,说不得咳嗽一声,“咳咳,那可谢谢您了。我一定努力工作回报您

“嗯,注意保密啊”。黄汉祥听到这厮毛比较顺,也算是放下了这份心思。搁了电话之后,禁不住叹口气,啧,这小家伙,胃口是越来越大了。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死活是想不明白。这事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这才是他想像中最好的结果,至于老田还想再上一步,那慢慢地看自己的操作呗。

当务之急,肯定是要打电话报信儿啦。说不得他一个电话打给田立平,告诉田书记你可能来凤凰一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段卫华来素波?。田书记肯定听得清楚这话,沉吟一下方始笑一笑,“等我回头去凤凰上任,咱们有的是时间聊现在不方便去看你,太忠你体谅一下啊

未来的凤凰市讧长都让他体谅了,陈太忠还能说什么?说不得谦虚地笑一笑,说句没什么就挂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给段卫华打电话了,他还只当是老段在蒋世方面前使手段了。于是先出声试探,“卫华市长恭喜了啊

“恭喜?。段卫华一听,就没了声音,过了好一阵才笑着发话了,“呵呵。现在在开今晚上来海上明月说吧

啧,老段也不知情啊,陈太忠听出来,老段语气比较平和,但是细听的话总能觉出那么异样来。于是他这心里就越发地不解了,这个人选不管是蒋世方还是杜毅提出来的,那位怎么没卖人情呢?

这就是他地位太低见识不够了,人选是杜毅提出来的,但是非出他的本心,杜书记也不会浅薄到这会儿就打电话,没什么意外尘埃落定之后,省委书记在谈话中或者会暗示这就是嫡系和外人的差别。

至于蒋世方,也是怕有什么变数,再说两人都是正省级干部了。这点气沉不住,那真是贻笑大方不成体统。

段卫华也真算个沉得住气的,居然能熬了一个半小时才赶到海上明月一不过这个,时候才六点十分。往常段市长可是习惯了六点半以后才吃饭的。

他心里有很多的猜测,但最终的目标还是素波市长才是最满意的,他倒是想惦记沙鹏程的位子呢,但是那不现实。

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段市长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不过他也没过分失态,听说田立平会来凤凰的时候,段老板居然有闲心去震惊一下。“不是吧太忠你这你这你这工作是怎么做的啊?”

“我也不知道”。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老市长,将来这个谜团,还得指望您帮我解惑了。我没这么大面子,真的。”

“那没问题”。段卫华笑着点头,这个要求他怎么可能不答应?下一刻。他的笑容微微一滞,轻声嘀咕一句,“难道真的是公平选拔的组织意愿?不可能吧?”

按说,以段市长的城府。就算想到这个比较离谱的原因,也不会说出来小陈听了会怎么想?但是他心里实在太纳闷了,于是就失态了,说不得最后又加一句反问做解释,却是微微有损他政工干部的形象了。

以陈太忠的耳力,肯定是听到这个了。不过他没在意,只当这是段市长不跟自己见外呢,于是笑一下,“将来素波市有事,还得老市长多关照了。

就在赵喜才请辞的第二天,九龙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被人从凤凰保了出来,可是张兵出来之后,从凤凰到素波的路上,呆呆地一句话都不说。

去了九龙公司之后,他又在办公室里呆坐了两个小时,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猛地打开窗户跳了下去,嘴里大喊了一声,“我对不起赵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