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8章 引见2059章接见前后

官仙 2058 章引见2059章接见前后

黄汉祥出面了,段、田二位市长肯定要跟过去的,陈太忠一想,也没让别人跟着。拿了南宫毛毛的奥迫车钥匙。自己开车带着两位市长就走了。

事实上,他低估了市长们对异常现象的承受能力,在车上他还解释说。那房子是荆远荆老的孙子借给自己的,不成想段市长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这都是小事儿,你问问黄总。要不要再捎点什么菜过去下酒?”

“他去我那儿喝酒,从来不吃菜的”陈太忠最是注意段卫华的反应,听他都这么说了,说不得抬手拨个电话,“倒是找个人端茶倒酒很有必要”伊莎吗?去我的房子,帮着招呼一下客人,尽快啊,就当不认识我

田立平本来没奇怪他找人,不过听到呜里哇啦的外国话,就有点奇怪了。“太忠你找的…,这是什么人啊?”

“外国的家政公司”陈太忠笑着解释。没办法,张馨没在,马雅也不方便叫过来,只能喊伊丽莎白了,你听不懂没关系一一哥们儿其实就是欺负你俩听不懂呢。

车到别墅门口。陈太忠下车开院门,黄汉祥和阴京华也从不远的车上下来。看到陈太忠车里又出来俩人。阴总就发话了,“太忠你这是有客人?”

“不是,都是给黄老来祝寿的领导”陈太忠笑着解释,一边说。他一边快步打开房门,下一刻,拿起遥控器挨个按一遍,黑黯默的别墅登时灯火辉煌。

黄汉祥来的时候就喝了点酒。不过倒是没什么醉意,灯一亮,他一眼就认出了段卫华,“咦?你不是,小段吗?”

“黄总您这是”越来越年轻了”段卫华笑吟吟地回答,心里却是暗自惊讶,他居然能认出我来。都说黄家老三厉害,这老二的记忆力和反应也超群啊,“我可是快成老段了。”

“你在我面并可是永远都老不起来”黄汉祥不以为意地摇头,径自走了进去,眼睛却是根本没看田立平,接着就拾级而上,轻车熟路地坐到了二楼。

那两位市长略略一愣,陈太忠做个手势,让他俩跟上去。自己跑到酒柜跟前,一手两提,拎了四提啤酒上楼。

黄汉祥对田立平一点印象都没有,认出段卫华之后,就只当一边这个男人是段市长的什么人。自然不会在要不然跌份儿啊。

他坐下以后,冲段卫华招呼一声。“小段,你也坐,不用客气”段市长闻言是坐下了,田立平却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站好还是该坐好。

陈太忠拎着啤酒上来,一眼看到这一幕。禁不住笑一声,“田市长,坐,来我小陈这儿了,你客气什么?”

田立平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坐下了,黄汉祥一听“田市长”三个字,禁不住扭头看了过来,眉头也微微地一皱,“你是”田立平?”

“是我”田立平笑着点点头,他也知道,对方是不认识自己,所以也没多大的怨气,不过跟老段那份熟稀相比,些许的尴尬还是难免的,“以前在素波,见过黄总一面。”

“哦”黄汉祥听明白了,也顾不得跟他说话了,而是扭头看一看刚刚就坐的陈太忠,小陈。看不集来你可以啊,”

“田市长能力很强,段市长又是我的老领导”陈太忠笑一笑,将手里的啤酒打开,一一递过去“都是来给黄老祝寿的,呵呵。”

“搞了半天,肉是烂在锅里了,呵呵”黄汉祥一听就乐了。这话不算冒昧,一开始他就有点纳闷栅段卫华抢了田立平的素波市长,两人能跟着陈太忠一起吃喝也就算了,还能一起来见他,这似乎得有个说法吧?

而陈太忠这个回答,就确定了他的猜测,他当然会很开心,天南第一大第二大城市的一把手,全是黄家的人。“可真没看出来,这次最大的赢家是太忠你。”

这话说得有点村俗了,不过陈太忠知道,黄总那是外表粗疏心思缜密的主儿,谁要真以为此人不堪。可以小觑的话,多半会死得很难看。他才不信黄汉祥对这两个市长的人选没点儿关联想像,起码老黄第一次通知他的时候,就说“这次是帮你提了俩人”虽然那是类似于有点狡辩性质的玩笑话,但若是没点因由,又岂会空穴来风?

所以他就笑着摇摇头,“黄二伯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动都没动地儿,还是副处,段市长和田市长嘛,是民主集中制的结果,组织的意愿的体现”我哪儿能代表了组织?”

引。田,听到没有?”黄汉祥笑嘻嘻地冲田立平一扬下巴,“小陈说了,还是副处,这是跟你要官儿呢,你记得照顾一下啊,小段你这做得不对哦,太忠这么能干,这几年在凤凰,你也不知道多照顾他一点。”

“我一直照顾着呢,这不是想着就快退了吗?”段卫华微微一笑,顺手一记就反将了过奔,“要是黄二哥能让我再上一步的话,我跟您一起用劲儿,保他个副厅。”

陈太忠今天是真开了眼了,黄汉祥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很是让他吃惊,黄总除了扮猪吃虎,居然还有这么举重若轻地指点江山的一面。

而段卫华的反应,一点不落下风,在凤凰官场干部的心目中,仙二泛就是老狐狸好好先生,陈某人知道得多一点,也干一。描处认为此人谨慎有余莽撞不足,不成想人家还有如此狂放的一面,居然就敢这么顺着杆子爬。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一面啊。他不得不感慨,黄总也就罢了,但是想来凤凰市大多数的干部。不会相信段市长能有如此的表现。

“哎呀,这个不好说”得,黄总都抵挡不住了这是要副省呢,其实,这种场面黄老二见多了,不可能那么好糊弄,说不得又侧头看一眼田立平,小田,凤凰市…还有太忠,都交给你了啊。”

“嗯”好”田立平的反应,倒是中规中矩的,他点一点头,也没有再多的话,“黄总您就看我的表现吧。”

“喝酒啦。喝酒啦”陈太忠见谈得差不多了,从茶几的二层拿出杯子给大家分,自己则是端着啤酒瓶,“你们三个是长辈,我就用瓶子喝了。”

“我叫个到酒的过来”阴京华摸出了手机,就待拨电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用了,马上就来了。”

说曹操,伊丽莎白就到了,美女保镖很自然地推开门,向二楼看一眼,也不说话,径自走到酒柜旁。也是一手两提,拎了四提啤酒上楼。

黄汉祥见过此女不止一次,根本就不会在意,反倒是接过阴京华打开的啤酒。拿起就往嘴里灌,“我不用杯子,跑了气儿喝得不舒服。

田立平和段卫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伸手去拿前面的酒瓶。段市长更是笑着发话,“这么小的瓶子,不用倒杯子里了

总之,这样的场合下,大家都是要唯黄汉祥的马首是瞻,所以伊丽莎白来了也没接过倒酒的任务,只是站在一边,帮着大家开瓶盖。

田立平隐隐地猜出了此女的身份,不过。他也顾不上计较这个了,专心迎合黄汉祥才是正道,能跟黄家老二这么喝酒。怕是别人打破头都要争取的吧?

他还真没猜错,段卫华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上次他来的时候,黄汉祥倒是相陪了,不过就是招待了一顿饭,还那么多人在场,跟这饭后小酌相比,真的不可同日而语。

几个人就这么闲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过黄总也不欲给这二位太多的机会,就将话头扯到了陈太忠身上,说起小陈和着几个“爱玩闹的家伙”在街头打架,他就笑个不停,“太忠你也真不怕丢人。好歹处级干部了。”

“姓杜的背后阴我,我也没别的法子啊。”陈太忠知道黄二伯清楚杜大卫的来历,但是身边两位领导不是不知道吗?说不得就解释一下,“那家伙的叔叔,是通地集团的老总…我也只能打他一顿。”

”通地啊”段卫华点点头,他听说过这个名字。隐约知道其背景,不过田立平知道得更多,“素波通讯器材厂,好像就是被他们吃下了…”

这么聊起来,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一般来说,黄汉祥来陈太忠这里喝酒,就是喝到十点左右,不过今天多了两个外人,他不想呆得太久一一这不是他不近人情。而是呆得太久的话,容易让人生出一些念头,而这念头又容易衍化为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了。

于是,黄总在快到九点半的时候,站起身走人了,屋里的几人将他送到车旁,并目送着汽车离开,陈太忠才轻笑一声,“两位领导。时候不早了,我送您二位回去?”

“不用,我叫驻京办的车来接我”段卫华笑着摇摇头,猛地想起了什么。又侧头看一眼田立平。“立平市长。驻京办的张主任,干了六年了。”

“呵呵”田立平笑着点点头,也没说什么,人家已经将意思表达得淋漓尽致了张主任是老手,深得我信赖的,你要是觉得他时间干得太久,换了也行。但是多少给他个着落。

段市长问了问小区叫什么名字,就打了电话,让驻京办的车开到门口,自己则是陪着田立平和陈太忠走回了别墅。

直到此时,段市长才说起了这房子的事儿,“太忠。这个地方虽然是别人借给你的。但是你也要尽量注意。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传出去对你不好。”这话肯定是真诚的,陈太忠听了笑着点点头,“其实这房子。一开始是荆俊伟借给黄总的,黄总见我来北京没个去处,才把这房子钥匙给我的。”

他将因果倒置了。不过这二位肯定不可能去找黄汉祥验证去就算微微打听一下,也穿不了帮,而他这么说,一来是撇清自己二来也不无炫耀的意思:我跟老黄的关系,就是这么好啊。

然而,他这话说出来。段卫华没什么反应,田立平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太忠,黄总经常来这儿找你喝酒?”

“他觉得在这儿挺放松的”某笑着回答,得,这又是炫耀。

“那除了卫华市长和我,就不要再介绍外人来了,卫华市长的建议也是为你好。”田立平哼一声,隐然间,竟有一点老丈人吩咐女婿的霸气。

嗯?段卫华听得都为之一惊,今天跟田立平的交谈,他一直觉得这人谦恭有余霸道不足,心里多少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轻视老牌正厅对上新扎正厅

可是听到这话,他才猛然反应过来,这田市长可也不是省油的灯,居然这么能吩咐小陈,顺着这话心安理得独霸资源的同时,又照顾了自己的面子一一啧。能干到厅级干部,真没几个简单的啊。

“别人肯定就不要想了”起码天南的人是不用指望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好听话谁不会说啊?“也就是您二位,再没第三个人值得我这么做的了。”

“你这家伙,就是哄死人不偿命”田立平笑着摇一摇头,侧过头来又看一眼段卫华,“卫华市长,你信他这话吗?”

“呵呵”段卫华笑一笑。不接这话茬。心里却是在嘀咕,田立平你得稳住了,不爆发是不爆发。一爆发也不能太过分了,一个新市长跟我这老市长这么说话,有点轻佻了。

再次进得屋里,陈太忠就心知,老段是一时半会儿舍不得走。说不得又捡个话题,“卫华市长,这种事儿,章书记不用来的吗?”

“他来啊。不过,要见他就是明天上午了”段卫华笑一笑,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他很少住在驻京办,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不过明天早上他肯定要过去。”

章尧东可不是黄家的人,跟段具华保持距离也是必须的,而他又不敢不来。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默契,说句实话,谁都不容易啊。

曰章接见前后

驻京办的车来得很快,寒冬的深夜,北京拥挤的街头也略略地松缓了一些,九点四十多,车就到了,段卫华接了电话之后,站起身来告辞,陈太忠和田立平将人送到离小区门口不远处,段市长不让再送了,“我没把车叫进来,你们也就别出去了。”

两人站在阴影处,目送着汽车离开,沉默一阵,田立平终于开口说话了,“太忠,今天麻烦你了,送我回宾馆吧。”

他的话很客气,但是语气很淡,淡到有些发冷,他哈出的口气在寒风凝聚成淡淡的白色水汽,又不住地随风飘去,不远处惨白色的路灯灯光斜斜地照来,显得越发地清冷了。

“嗯?”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心说我做成这样你还不满意?说不得笑一笑,“也不早了,要不就在我这儿休息吧。”

“在你这儿休息,怎么可能呢?”田立平笑一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寒冷的缘故,他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僵硬。“送我回去就行了。”

一边说,两人一边就走到了别墅附近,陈太忠拉开后车门,田市长犹豫一下,从另一边拉开门。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笑着摇头,“客气什么?”陈太忠被他这忽冷忽热的态度搞得有点奇怪,直到启动车的时候,他发现田立平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别墅里的灯光,一时间才恍然大悟。

合着老田是看到了小伊莎,就想到了自家女儿没名没份的,心里不痛快,陈某人微微地扯动一下嘴角,缓缓地松开了离合他又能说什么呢?

接下来,两人在一路上也没什么话,直到到了田立平下榻的宾馆,穿着军大衣的门童过来拉开车门,陈太忠要陪着他走进去的时候,田市长才微微一笑,“不用送了,太忠好好干,我可是还准备提拔你呢。”

“一定”陈太忠点点头,目送着他走进宾馆,才钻进车里。给马小雅和凯瑟琳分别打个电话,说是自己那里清净了。

等他回去的时候,伊丽莎白已经将东西全收拾好了,事实上家里没什么可收拾的,马小雅和张馨都有这儿的钥匙,张馨不在的时候,马雅每个星期要雇家政公司来打扫一次,虽然北京风沙大尘土多,但是关紧门窗之后,那就不是问题了。

小伊莎见他一个人回来。问一句是不是没人来了,陈太忠才笑着点头,小丫头就扑上来疯狂地拥吻着他,眼角居然有点泪花。

陈太忠登时就将那份纠结丢到了一边,翻天覆地地热吻了起来。一直从楼下吻到楼上,正要剑及展及之际。门口又传来响动,却是马雅来了。

于是,三人坐在二楼的客厅,一边等凯瑟琳,一边喝酒闲聊,想到小马曾经是中视的主播,也没带给自己啥压力,某人一时又有点愤愤不平。老田你也不能这么耿耿于怀吧?我今天可是给你引见了黄汉祥呢。

马主播见他有点不开心,少不得耍问一句,听他说完事情经过之后,愣了一愣,艰儿地笑了,“行了,他那是给你施加压力呢,要你背上个人情债。”

小马本就是女人,又是结过婚的,最知道女方家长一般会怎么想,在她想来,这田市长既然已经默许了主播女儿和太忠的关系,那就应该在此事上看得比较开了。

当然,田立平是不可能鼓励陈某人在这一方面胡来的,不过不鼓励并不代表就一定要见不惯,视而不见才是他这个级别的干部最正常的反应一要说别的素质,可能官场中的干部未必能都具备,但是学会视而不见。是官场中生存的法门之一,谁还能不会?

所以,田市长的这一番做作,马小雅居然反应过来了,“太忠。听说凤凰已经没人敢跟你作对了。田市长就算信得过你,总也是希望你能在他掌握之中吧?”

“啧”陈太忠砸一下嘴巴,占:,愣才反应讨来,确实是泣么个理儿啊,说不得哭笑才叹口气,“嗜,这老田也真是的。都是一家人还搞这个?”

“可能跟你的口碑有关吧”马小雅听得就笑。“宰相肚量陈太忠,唉,就算他当你是一家人。可你又不光是他家的女婿。”

“咳咳,皮痒了吧?”陈太忠干咳两声。掩饰那份尴尬,说不得放下手里的啤酒,狞笑着搓一搓手,就在此时门铃响起,却是凯瑟琳到了

第二天陈太忠睡个大懒觉才起来,今天是周六,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起得也晚普林斯公司在中国就跟了中国的行情,每周休息一天半,周六上午上班也不过是开总结会,可有可无的,老板一个电话就放假了。

他是不想早去黄老家,昨天两个市长就挤兑得他受不了啦,想到自己面对章尧东、段卫华和田立平三人,就越发地头疼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习惯了官场上私下聊天或者小圈子聚会,有点排斥这种各方势力在生活中一起出现的场面。

反正我也进不去!想着黄老的接见是在十点半,他十点二十才到了门口,不成想,章书记等人已经进去了,他只能再走进二进院里。在厢房里找到黄汉祥聊天。

黄总身边也围了几个人,远处还站着几个年轻人,有个三十岁左右、文质彬彬的男人好奇地打量他两眼,走过来发问了,“黄二伯,这位是?”

“凤凰的小老乡,陈太忠。”黄总很随意地回答一句,又冲陈太忠介绍一下,“这是赵晨,别看他长得斯文,这小子脾气可坏。”

“哈,陈太忠”赵晨笑眯眯地伸出手去,跟陈太忠握一握。“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让我想一想。”

”去去。一边儿聊去,你小子没大没小的”黄汉祥一挥手。将他俩撵到了一边。

赵晨歪着脑袋看着陈太忠,呆了一会儿才轻笑一声,“不错,杜大卫那家伙就是欠揍。营山的事儿。你胆子挺大的嘛。”

“我胆子从来都很大”陈太忠就见不得这种高人一等的口气。说不得淡淡地一笑,直视着对方,“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哈,有性格”赵晨继续笑,眼里却是有一丝火苗掠过,“我这人最喜欢跟胆子大的人交朋友了。哪天坐一坐?”

这是属于蓝家阵营的人吧?陈太忠见这家伙有点古怪,心里就提高了警惕,脸上却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有话你现在就可以说。

“没啥,就是亲近一下嘛”赵晨眼里的火苗,越发地疯狂了,笑容里也带了一丝狰狞,“没胆子的话,可以不来。”

“你的思维,很有点问题”陈太忠淡淡一笑转身离开,同时却是丢了一个神识在对方身上,他有心搞清楚这家伙是什么人,不过现在大家是给黄老祝寿来了,折腾起来。那算打主人的脸。旧一。斌…8。酬(泡书凹)不样的体验!

而且,既然他可能跟对方发生冲突,那就不能落在别人眼里一一前一阵他不去看张兵,也是这个道理,张某人注定要被自杀了,他去看人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这子”一句极低的嘀咕从他背后传过来,他心里冷冷一哼,才说找谁打听出这人来。却猛地听到黄汉祥招呼他,小陈,老爷子问你怎么没来呢,快进去。”

“哦”他点点头进去了,却背脊上的杀气不减反增,心里一时大怒,我招你小子惹你小子了?真耸我是吃素的?

不过,这份气愤。在他进入黄老的房间的时候,就化作了尴尬,黄老倒是没怎么看他,问题是章尧东、田立平和段卫华,都是怪怪地看着他。

这三位眼神不怪才叫奇怪呢,三个正厅来看望老首长,老首长却是惦记一个小副处没来,这有点本末到置啊。

陈太忠也不做声,规规矩矩在墙边站好了,就只当没进来一样,不成想黄老冲他抬一抬手。“找个凳子坐,站着干什么?”

“都是领导,哪儿有我坐的份儿?”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眼见有人送个凳子过来,也是赶忙推辞,“不不,我站着就挺好的。”

”太忠,黄老叫你坐你就坐”发话的不是段市长也不是田市长,而是章尧东。往日强势无比的市委书记,居然是满脸的笑容。

令陈太忠郁闷的是,他坐下之后可就没事了,黄老似乎就忘了他的存在了,跟这三位厅级干部又聊了一阵,手指动一动,一边的周秘书发话了,“几位,黄老要休息一下了,

三个领导满脸笑容地离开,陈太忠不吭不响地跟在后面,又跟黄家人打了招呼,大家伙儿走出院门的时候,章书记才淡淡地发话,“陈开车了吗?送我一程吧。”

田立平听到这话。面无表情地扫一眼段卫华,这么强卑的市委书记老段你这么些年,真的不容易啊。

田市长当然知道,章书记和段市长来看黄老,是带了些家乡的土特产的,那么。章尧东可能没带车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