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0 怒火2061制衡交通厅

2060怒火2061制衡交通厅

章尧东坐上陈太忠的车之后。也没问他什么时候来的之类的,而是直截了当地话了。“这次去陆海,,有什么收获没有?”

听他的口气,这次来黄家就跟参加个什么仪式一般,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根本不值得提,一般人很难想像得到,刚才这个男人,在黄老面前是如何地谦恭和热情。

饶是陈太忠几年官场下来,也算见多识广了,对章书记的变脸度也有点惊讶,你好歹感慨一下黄老的身体什么的,再转移话题不行吗?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章尧东这也是知道我跟许家有关系,那么该撇清的时候就要坚决撇清,免的我不小心跟许纯良说了,他未免会被动一点。

然而,释然归释然,想到章尧东一点面子不给,就将自己的车征用了。丝毫不考虑没车可用的田立平的感受,他心里真的太不痛快了你不知道田立平跟我什么关系吗?

刚才田立平敢坚持的话,哥们儿就绝对站在田市长这一边了!想到这一点,陈太忠心里暗恨,姓章的你太不给我面子了!

什么?你说章尧东不知道我跟田甜、跟田立平的关系?那怎么可能呢?

榈在以前,章。但是田立平能来凤凰任市长,赵喜才又在背后那般地恶毒攻击。只耍是个肯动脑筋、又肯打听的主儿,多半就能猜出点什么幕在官场里,千万不要低估任何人的智商,尤其是厅级以上干部的。

当然,陈太毒能理解田立平的苦衷。田市长本人强势不强势不好说。但是在黄家门口,为的是给黄老祝寿,老田做为新投靠的人又怎么敢胡乱呲牙咧嘴?

但是,这不是你章尧东可以抽我的理由!陈太忠听到他的问话了,却是没有吱声,沉吟半天之后,方始笑着回答,“去陆海什么都没谈成,可能,,是我太好说话了吧?”“哦”章尧东怔了一下,方始点点头,下一刻他也陷入了沉默里,好半天才笑一笑,“具体是怎么回事?陆海那边”绍辉书记好像还有几个朋友。”

一向强势的章大老板,都跟我扯出“绍辉是怎么回事吗?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陈太忠心里暗哼,脸上却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谢谢尧东书记关心。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一个小处长。面子不面子的无所谓,要是把事情搞大,那就真的不好了。”

章尧东嘿然不语,又是沉默良久方始话,“太忠,我一向是很支持你的,以后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问题。你可以跟我说,我对你的事情。只有支持没有反对。”

“最近也没别的事情”陈太忠听得笑一笑,脸皮都撕下一半了,也不差多一半句话了,“不过,驻欧办我暂时去不了,科委和招商办也都一堆事儿呢,呵呵,立平市长就要上任了,我可不想让他认为我是一个没能力、只会吃闲饭的庸才。”

这最后一句话实在太强大了。就有若滚滚而过的巨雷一般,登时惊破了章尧东的所有梦想,敢情陈太忠这家伙”真的是为田立平出头了。

一直以来,他对陈太忠采取就是既打又拉的态度,两年前蒙艺尚在的时候,他就直觉地认为这家伙破坏力惊人,不可以小觑,当时他就想拉拢了,怎奈这家伙拒绝了一每每想起戎艳梅吃瘪的那个夜晚,想起凤凰宾馆里的小花园,章某人都有点后悔,当时自己拉拢的决心不够坚定啊。

那么,接下来的打压也就正常了,蒙艺在的时候,他不敢打压得太狠。毕竟凤凰还有个唐亦董,可是等蒙艺走了之后他想再打压,已经来不及了一陈太忠羽翼已丰,已经尾大不掉不可轻侮了。

到现在为止,蒙艺走了半年了。而陈太忠大半时冉还都在国外,就这样还是行情一天高过一天,不回来则已,一回来,就是惊天动地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初听到陈太忠这话,章尧东下意识地就想冷笑来着,你人气再高,级别在那儿摆着呢,凤凰出来的干部,就算正厅的段卫华也不敢跟我张牙舞爪,你个正处待遇算什么?

可是这笑容才咧开嘴,还没来的及露出门牙,他脑子中就掠过了一串人名,吴敬华、朱秉松、赵喜才”这几个是直接被搞下来,被敲打的。那可就更多了。

就连排在许绍辉前面的蔡莉,也是吃陈太忠收拾过的,像科委主任董祥麟这种普通的厅级干部,那耳就海了去啦。

这个小陈,居然具备挑战我的资格了。猛然间,章尧东现了这个,事实,一时间竟然有点无法接受一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

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他的打压也是想让这一天晚一点到来。但是在他心中。就算不打压小陈又投靠了段卫华,想对自己造成困惑的,怕是也还得有个一年半载。

他一直在打压,段卫华也要调走了,而现在猛然间现,陈太忠都能独立展开对他的挑衅了,章尧东心中的惊讶,那真的是可想而知。

当然,他若是不服气的话,可以马上翻脸,但是章,自己不敢冒这个。风险,也冒不起这个风险。且不…仇,二能压住泣么个一神消广大的副外,只说对弈“贯正确旧懈用声。就足以让相信气运的他跳镯不前了。

更别说,刚才黄老还特意将此人叫入房间,虽然什么都没说,可那是因为陈太忠的级别太低太低的缘故事实上,当着三个正厅叫一个副处进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嗯”想到这里,章尧东缓缓的点点头,“你支持田市长的心思。我能理解,我自己也希望,他能给凤凰市带来新的面貌。

“呵呵”陈太忠咧嘴笑一笑。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章书记终究是没有针对性地害过他,白市长又是他**腻友,那么,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见他这态度,章尧东也没了说话的兴趣,他还能说什么呢?有陈太忠居中调停,田立平和段卫华的平稳交接是一定的,而还是因为这家伙的存在,姓田的上个以后,绝对不会比老段更好说话的。

所以,他要防患于未然,趁着田立平还没到凤凰的时候,告诉一下对方自己的行事风格,同时还要暗示,你别以为陈太忠有多能折腾,凤凰市还是我章某人说了算,而且。也不只是你跟陈有私交。

不成想,田立平的反应中规中矩,这小陈反到是炸起刺儿来了,想到其嘴里的“面子无所谓”的话,章尧东禁不住暗自问自己:我真的是扫了这家伙的面子?

能想到这个。问题,就说明章书记已经高度重视此事了,在太多的时候。官场中的领导根本不需要考虑下面人的反应的,而他是正厅的党委一把手,需要考虑下辖的处级干部的面子吗?更别说章某人还是以强势出名,有时候连段卫华的面子都顾不上考虑。那么眼下能想到这个,不得不说,陈某人带给他的压力,真的有一点大。

一辆汽车,三个沉默的人,时间过得很快,却又很慢,终于副驾驶上坐着的男人话了,他是章尧东的秘书,“陈主任,就是这儿了,你往边上靠一下。”

奥迪车停了下来,下一刻,秘书跑下车,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章尧东走下车来,陈太忠放下车窗,冲这二位摆一摆手,旋即缓缓地启动汽车。

“这家伙,真没礼貌”。秘书皱一皱眉头,轻声嘀咕一句,他知道。自己的领导其实想约这家伙一起共进午餐的。

“嗯”章尧东侧头看他一眼。转身向酒店大门走去,嘴里淡淡地吩咐一句,“不要背后议论人,这个习惯不好。”

陈太忠才懒得理会他俩的感受。开了一段时间车之后,他拨通了韦明河的电话,“明河,问你个人。听说过赵晨这个。人吗?三十多岁,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赵疯子?”韦明河听得登时失声叫了起来,接着反问一句,“你俩”,没怎么着吧?”

“我去给黄老拜寿,在院儿里遇见他了,那家伙对我挺不友好的”陈太忠沉声回答,“不过”在那个地方,我怎么可能惹事儿呢?。

“那家伙就是条疯狗,逮谁咬谁,很多人觉得他神智有问题”。韦明河听说他没跟赵晨生冲突,于是笑一笑。介绍起了此人。

赵晨的爷爷也是开国元老,为人正直脾气却是暴躁,后来”反正就死于非命了,他老爸也死了,从小没人管野惯了,整天这个爷爷家混一顿那个奶奶家混一件衣服穿之类的。

大家都挺同情他的遭遇,又见他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也愿意照拂他一二,不过这家伙最受不的刺激。一狂六亲不认,在一帮红三代的圈子里都是声名赫赫。

大家不是惹不起他,实在是没必要跟他叫那个真,都是赵家独苗了。就算想告状都没个家长可告而且,被疯狗咬一口也不是件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

虽然他也不小心弄死过个把人。但是很多老前辈看在其爷爷份儿上。都说是这孩子从小受刺激了。挺可怜的,也就把事情捂下来了。

连黄老寿诞,这家伙都有资格去,可想而知他爷爷留下的人脉了,不过韦明河证实了陈太忠的一个猜测,“黄家帮过他,不过,这家伙现在跟这蓝家走,反正就是脑子缺弦儿

“这是真缺弦儿还是假缺弦儿啊?”陈太忠听得就笑,官场混得久了,他的心思就复杂了,总觉得没准那厮装疯卖傻呢有个疯傻的名声,有些事情办起来就能肆无忌惮一点。

“别人可能是假缺弦儿,他绝对是真的”韦明洱笑一笑,“大家都是看着他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这点儿事?。

“哦,跟一个疯子,我没必要叫真”。陈太忠做出了决定,旋即又问一句,“黄老做寿,你家去不去人?。

“礼物是要送的”。韦明河嘿嘿笑一笑,却是不肯细说了,“反正我比不上太忠你,我是没资格进那个院儿的。”

“少扯吧你”陈太忠可是不信这话,韦家也是有底蕴的,虽然现在差一点了,但要论资格可是老资格,比邵家这些半路蹿红的要强。

估计也是跟黄家不是很对付吧?挂了电话之后,他撇一撇嘴老一辈也有老一辈的恩怨啊,下一亥。他收回这些想法,拨通了田立平的电话。“立平市长。要用车吗?我把章书记

要是换个人、换个环境这么说,田立平绝对会狠狠地记一笔账,妈了个逼的你伺候完章书记了,才想起来我这未来的凤凰市长?

但是这种情况下,又是陈太忠说的。那就代表了另一层意思,这都要饭点儿了,我把章尧东撂下就走了。没跟他唧唧歪歪的老田,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章尧东肯放你走?”所以。未来的凤凰市市长笑了起来,直接

“我干吗请示他?”陈太忠哼一声。有心暗示一下说老田你刚才太绵了,不过想一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我觉得他有车用,您这不是没车用吗?”

“才跟朋友借了辆车”田立平继续笑,笑得很开心的那种,“太忠你别计较那么多,没准章尧东也想到了,我不可能没车,才叫你送他的。”

“你要总是这么为对方考虑。我觉得就没意思了,这年头谁没有点儿苦衷啊?”既然老田把话说到这个的步上了,那么,陈太忠不介意再将话题谈得深入一点。

“立平市长,刚才在车上,我绵里藏针影射了他好几句,你要这么一直体谅对方,算了,我啥也不说了,希望以后尧东书记也能体谅你的苦衷,啊?”

“哈哈小陈你别在意”田立平一听他这么说,知道自己若是再给不出一个令对方满意的答复,那真的是“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一小陈这算是为了自己赤膊上阵了。

“说来说去,我还没有上任。组织程序没走完”田市长很认真地解释,而且他不怕说得更透彻一点。“章尧东狡猾就狡猾在这个地方了,我名不正,跟他计较就是言不顺,反正这情况不会持续很久的”你明白吧?”

2伤章制衡交通厅

这帮厅级干部,就没一个简单的!陈太忠听了田立平的话,算是反应过来了,想一想也是,老田好歹是素波市的政法委书记,京城这么大。怎么可能没几个素波人?有的是人上杆子巴结,借辆车算多大点儿事?

而老田也确实没上任,章尧东耍他送自己,也是瞅准了田立平不能说什么,才如此做的,倒是段卫华可以出一下声然而,老段可能出声吗?

不过,就冲田市长刚才的表现,陈太忠也觉出来了,这人不是很强势。要不然面对章尧东,就算不合适说什么,但是若有若无地表个态还是没问题的。

“唉,算了,都是你们领导们的事情,我瞎操个什么心呢?”他苦笑一声,“既然田市长你有车了。那我就不过去了。”

“等等”田立平还待说话。那边已经压了电话,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忙音,他无奈地撇嘴苦笑,你这小子脾气也太不好了吧?

刚才在黄老家门口,他对章尧东的强势也是有点不满的,若是不冷不热说两句话。他也会。但是段卫华都没做声,他说什么?其实还有一点也很关键,遗憾的是他没办法跟人解释,田某人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市长是怎么到手的。所以同时,他就不想引起某些人的关联想像。

田立平终究是老派人物,虽然某些事情他也看得开,但是不管孩子不是大问题,靠着女儿岔开大腿升官,这名声就有点糟糕了好死不死的是,刚才章尧东找的是陈太忠,要找个别人,他来上两句到也不是不行。

有时候掩耳盗铃,真的也是有必耍的。有羞耻心总比鲜廉寡耻强,虽然田市长心里不承认,要是换个男人敢这么玩自己的女儿,他估计不肯干休。

不管怎么说小陈肯为他抱不平。这就是好事,至于说很没礼貌地直接挂电话,那便是小事儿了年轻人嘛,谁还没点火气?

陈太忠可不知道,田市长是顾及颜面才最终决定稳忍,反正他已经表示出了自己的态度,接下来就将此事抛到了一边。徐卫东中午宴请张沛林,喊他去作陪。

张总是上午到的,跟张馨同一趟航班来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两人是分开买票的,张沛林此来,自然也是因为黄老寿诞,其他移动总公司要开的会,到是在其次了。

不过黄汉祥已经说了小张你就不要去见老爷子了,随便留点礼物就行了,说实话,像他这样位置的人,真的不够资格。

当然,不够资格他也不敢不来不是?就是那句话了,有些谁来过,黄家估计记不全,但是没来过的黄家不可能忽略了其实说难听一点。以张沛林的地位,他就算不来。没准黄家都没兴趣去专门找他的麻烦。

反正他今天是来了,也知道别说黄老,就是黄汉祥都没时间接见他,正好徐卫东要做天南移动的生意。所冉请他吃饭。

张总让张馨跟陈太忠出邀请。陈某人本来想的是不一定有空,没说死了,不过现在他是没兴趣跟市里领导吃饭了,自然就跟过来了。

徐总的消息也挺灵通,见陈太忠来了,就笑着问了,“听说你撞到赵晨那个疯子了?”

“嗯”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张沛林,“张总。我再喊俩人来成不成?”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还在家里等他呢。

“随便”张沛林笑着点点头,又看一眼徐卫“小徐也不是外人一一一对说的这个疯子。是谁…

徐卫东没跟赵晨打过交道,但是这个人的名头他是听过的,说不得说两句,接着又笑就那个齐晋生齐老二,够猛了吧?肚子上被赵晨扎过三刀,三棱刮刀啊,,那是要往死里搞人呢,那时候赵晨才十四、五

“这人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一听是这种有勇无谋的莽夫,他就不怎么在意了,当然,姓赵的要是敢找到他头上。直接就搞死了疯子和混混一样。都是那种不怎么受束缚的主儿。留着那厮惹事儿啊?

又说了几句之后,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就到了,马小雅才吃了早饭,说是不来了,要去参加活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儿不是?

陈太忠这就算是领着三个情人陪人吃饭了,不过张总和徐总都知道他的荒唐,也没可能去认真,不就是那点儿事吗?

说了一阵之后,陈主任想起来省移动要订的比系统了,就问了一句。结果张沛林哼一声,“崔洪涛现在搭上杜老板了,嘴巴张得有点大。我出一半他都不干,说是联通的也能用。”

“咦?”陈太忠听得有点好奇了,“不至于吧,这家伙”张总。你说我要是让高胜利帮着说一说。管用不管用?。

“哎呀,这可不好说”。张沛林摇一摇头,苦笑一声,“这两年高路、环城路建设是重点啊,蒋老板大力主张搞这个,要不然凭崔洪涛”也搭得上老杜?”

张总这话说得就算相当明白了。高胜利在交通厅说话不顶事儿了,蒋世方要大搞交通建设,所以杜毅就要笼络住崔厅长。

“看不出来,老崔还是这么一个人?。陈太忠听得冷笑一声,其实。他能理解崔洪涛的行为,杜书记要制衡蒋省长的权力,崔厅长敢不倒向老杜的话,绝对没好果子给丫吃。

但是,就是他刚才跟田立平说的那话了,我能理解你谁来理解我啊?于是冷冷一哼,“高省长这算是扶了一只狼上去,,看我回头找他麻烦。”

不是我愿意搞事儿,实在是,这事儿就往哥们儿头上落啊,想到这个,他禁不住又是一声苦笑。想正经做点事儿就这么难吗?

“其实老崔也有难处”张沛林笑一笑,却是难掩满面的悻悻之色。“他跟我说了,联通找了人递条子呢”他能卡着两家都不上,也算不容易了。

“我管他容易不容易呢”。陈太忠哼一声,不过,想一想徐卫东做通讯口的,没准还跟联通的有关系,终于是没再说下去。

徐总还真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了。趁张沛林去洗手间的时候,轻声嘀咕一句,“其实你要肯变通一下的话,把你的东西卖给联通也行啊”反正是插上卡就能用的不是?”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张馨,有一点警告的味道却也不多:这是陈主任的马子,不可能随便说出去吧?

果不其然,张经理根本不在乎他这么公家的事情嘛,不过,她倒是提出一个关键的问题,“可联通没钱啊,东西卖不起价钱去,付款也不好。。

“切,谁告诉你联通没钱了?”徐卫东冷笑一声,他就做通讯行业的。哪里不清楚这点事儿?“确实,他们资金不富裕,但是那是欺负没背景的供货商呢,你要真有背景,就知道”那帮人黑着呢,制度的严密性比移动差远了。”一边说,他一边伸出个大拇指来。“以太忠在天南的本事,联通敢不给钱?切,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呢,我跟你说

“我不可能考虑联通”。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摇摇头,眼见徐总还要张嘴说话,于是就笑一笑,伸出两根手指,“一来,联通的信号不好,我要为我科委的牌子考虑,二来嘛”呵呵。涉及到省里面的一些形势。随便变换阵营很危险的。”

说到这里,他有一些意兴索然。说不得叹口气,“卫东啊,你是经商了,要是走进官场,就知道了

张沛林是黄家阵营的,又是他一手扶起来的,他要是把模块卖给联通。不但是自打耳光,也会遭人耻笑的,没准杜毅都会因此小看了他。

“陈,什么时候能有空闲?”这个,时候,凯瑟琳猛地插嘴了,用的还是英语,陈太忠侧头一看,张沛林正好拉开卫生间的门。

这肯尼迪家的女孩儿,越来越挑通眉眼了啊,他微微一笑用汉语回答。“都是自己人,说什么的英语,有事儿吗?”

“你答应带我出去玩一玩的”凯瑟琳笑吟吟地答他,见他有点迷糊。说不得挤一挤眼睛,“当然。我会带上我的资料的。”

啧,还得去碧空要活儿啊,陈太忠想起来了,蒙艺答应过给点活儿。而他也跟自己的枕边人说过的。

“忙过明天,可能就能歇一歇了。”他叹一口气,闷闷不乐地回答。才搞掉赵喜才就去找老蒙,也不知道蒙老板心里会不会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