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2 待命2063实地看看

2062待命2063实地看看

张沛林不知道这几位说了点什么。不过,大家都不是外人了,倒也无所谓,徐具东背着他说话,无非也是不想让张总面子上下不来。

“太忠,你也别找崔洪涛的麻烦,你那手段太激烈了”。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泛起一个会心的微笑。显然。他也注意到了素波最近发生的事情。

“回去我再跟他商量一下吧,我一直没跟你说,也是因为没定下来呢”张总沉吟一下,旋即不屑地一哼,“大不了我出六成,联通”哼。凭他们也想抢我的单子?”

“客运办给出租车装上这个,收到的安装费要跟移动分的吧?”徐卫东有点搞不明白这个环节,“你少耍一点,保本总不成问题吧?”

“我移动没这个进项,没办法上账张沛林听得苦笑一声,“而设备款交通厅还不让我全出,要不我就直接卖终端给他了。”

“这么狠啊”陈太忠才知道,合着交通厅提的条件是如此地苛玄。“设备费你俩对半出,安装费全归他了。原来你就赚个月租费?”

“这卡能放出去了啊”张沛林扬一扬眉毛,脸上略带一点遗憾。“两年半差不多能回本,唉。才拆分”没办法,这业绩不能不抓啊。”

“交通厅协不至于穷成这样吧?”张馨实在憋不住了,她平常接触不到这种级别的信息,虽然眼下她插嘴并不是很合适,“我记得他们挺有钱的。”

“要是没钱我倒是不答应他们了。”张沛林看一眼自己素波公司的数据部经理,微微一笑,“联通就是这么许下人家的,啧,扰乱市场很有一套亦,”

得了这么个消息之后,陈太忠心里自然是越发地不爽了,所以,当张沛林要他帮着联系一下黄汉祥的时候。他就没有推辞,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不过黄总说了,这两天他都不会有空了,说是你要想来见我,晚上八点以后来家里,必须空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对小陈同学,黄二伯也有吩咐,说是你小子赶紧地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让荆老给写个寿字?这是齐名的天南两老,这种场面捧一下场,老爷子肯定开心嘛。

明天老爷子就要做寿了,今天才想起来要字儿,可见这黄总做事。糊涂起来也真的挺不靠谱,陈太忠听得想笑,忙干咳两声,压制住了那份笑意,“好了,我给荆老打个电话。”

倒是挺巧的,他才一挂了电话,荆俊伟的电话就过来了,荆总问了。说是陈主任你能不能带着我去给黄老拜个寿?

“咦?黄老不是挺喜欢紫着的吗。让她带你去不就行了?”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纳闷,“难道她回素波啦?。

“就是因为黄老喜欢她,所以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有些还是黄老身边的人”荆俊伟叹口气,无奈地笑一声,“我觉得,还是我自己去吧。”

“哈”陈太忠听着就干笑一声,觉得此事太也滑稽了一点,荆紫菱能自由出入黄家,却是因为怕人惦记上不敢去,而敢去的荆俊伟,又是没资格。

“好了,我跟你爷爷要个寿字。回头我带你去”他笑一声就打算挂电话,不成想荆总在那边出声了,“等等,我这儿就有我爷爷写的寿字一就这么一幅,我打算送的就是这个。”

“你那点私房货不行,要应景儿专门写的”陈太忠知道荆俊伟手里那点东西的来历,说不得哼一声。“俊伟,咱去了就要个面子,那些大路货,拿不出手。”

“我爷爷写的东西,怎么会是大路货?。荆总被这话气到了,不过他也明白,这是陈主任口不择言,自然也不能多计较,“他现在身体倒还可以,,不过,就算他写了,这航班也不赶趟了吧?”

“你在北京这么久了,现在还不知道“特权,俩字儿什么意思吗?。陈太忠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就算民航不行,军机可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吗?”

“这个”那倒是”。荆俊伟听得嘿嘿一笑,倒也不再说什么。

接下来,陈太忠给荆以远打个电话,荆老一听是贺黄老寿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当然,陈某人认为,保不齐自己那“西藏老止参。在里面起了一定的作用,不过这个想法。有点亵渎老一辈的感情和友谊。那么不提也罢。

紧接着,荆老又给黄老打了电话贺寿,还说再过仁月就是我九十八的生日了,老头你得挺住了啊,别让我一个人过百岁生日,孤零零的没啥意思,气得黄老立马安排人一“给我两家通个可视电话,我倒要看看谁走在前面了。”

这就是两个老小孩置气,也无须多说,不过黄老知道荆老头要给自己写一幅字儿之后,根本用不着陈太忠联系素波军分区的直升机,直接给某老帅之子打了个电话。

不到两千公里,搁给别人联系是个问题,就算是陈太忠各个军区联系起来,麻烦也不会少了,估计中间还得换汽车什么的,不过军中有人出面,那就简单多了。

所以荆老的字儿,是下午六迹方干,但是凌晨六点的时候。军分区的汽车就开到了荆俊伟的家门口京城上空不太合适瞎飞。

荆俊伟已经得了消息,跟自小沫妹都起来了。接过字兰赶往黄家专程学审研切,天才美少女当然不怕出面。

其时天色尚黑,不过黄家门外已经出现了不少人,黄老寿诞的重要性谁也知道,来参拜、打下手的主儿实在太多了。

陈太忠来得不算早,九点多才过来,他远远地将汽车停下,车里只跟着张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还翻出一个手持液晶小电视瞎看。

“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等到十一点,也没人来联系什么,张馨就有点耐不住了,陈太忠笑一笑,“等着呗,没准就没啥事儿。”

这话他还是说大了,中午两人随便吃点什么,又在车里眯一阵,大约是三点多的时候,阴京华打个电话。“太忠。来黄总家一趟吧,有点事儿。”

陈太忠只得掉头开车往黄汉祥家走,到了地方才要进门,不成想阴京华领着一个老人出来了,“太忠。介绍一下,这是”齐老。”

阴总嘴上称呼得挺恭敬,不过这老人跟着走出门,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人物,陈太忠上下打量一下,发现老人估计能有八十左右了,看起来保养得还不错。

“齐老您好”陈主任笑着伸出双手。跟对方握一握,对方的手火热。感觉有点阴虚的嫌疑。“这是小陈?”齐老的声音有点尖细,他看一眼阴京华,见其点头。于是笑一笑,“那谢谢你了阴,你忙去吧。”

“你二位慢聊,我这儿事情比较多”阴京华到也痛快,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陈太忠见状,越发肯定这老头估计身份不怎么样。

不过老阴既然将自己喊过来。肯定是有缘故的,说不得他笑着拉开车门,“天儿有点冷,齐老咱们上车谈吧?”

齐老倒也没拒绝,上车之后看一眼前排坐着的张馨,扭头看从另一边上来的陈太忠,“汉祥说你在松峰有点关系?有点事情,要麻烦你一下

这齐老也是有点背景的,由于曾经的路线错误,他现在行情不行了。这次来给黄老贺寿,顺便就提一提,说是松峰那边有点事情不太像话,黄老你得给大家做主啊。

“松峰?”黄老愣一下,直接就将事情安排给自己的二儿子了,“跟小陈说一声,他不是跟小蒙关系好吗?”

黄汉祥得了吩咐,也不能不管。说不得就安排给了阴京华,于是阴总出面联系陈太忠,这也就是黄老寿诞,为什么很多人在等吩咐一来的贺客没准就有这样那样的要求。就像这齐老就是,人家提的要求挺合理的,黄老也不合适坐视。

“烈士陵园”周围是KTV一条街?”陈太忠听得眉头皱一皱,心说这事情确实不合适,“您是怎么个意思?”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打扰烈士们的安眠,不好”齐老淡淡地说。其实他心里也有点奇怪,我找黄老办事,这一来二去给我安排这么个小年轻,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办了事儿?“音乐震天响也就算了,还有什么交易,这是亵读烈士们的英灵”那些歌厅,应该取饰。”

“这个确实”陈太忠点点头。不过他现在做事,已经不怎么冲动了。又想此事没准有什么内情,所以就没有多说。

小陈,别跟我搞阳奉阴违那一套啊。”这人老了都是成精的,齐老说话一直挺客气,可是看到陈太忠不疼不痒的反应,就有点着急了。“我的老连长就在里面埋着呢。你要处理不好,我还要找黄老!”

“嗜”陈太忠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您这心里有故人情分,肯定是对的,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您得给我一个了解事情的时间吧?我也没说不办啊。”

“这还要了解什么?”齐老的声音大了起来,也越发地尖细了,晏然是愤怒了,“烈士陵园就应该是宁静的,而且有人说了,要是没人管的话,下一步就要推掉这个烈士陵园。搞房地产了!”

啊,,搞房地产?陈太忠一听这话,就越发地不敢答应他了,这可是涉及到人家松峰市政府的规划和发展呢,于是苦笑一声,“齐老,我帮您问是一定的,但是”我不是松峰市委书记,也不是碧空省委书记。空口白话答应您,那才叫不负责任。”

“啧”齐老胸部急速起伏两下。才叹口气,苦笑一声,“呵呵,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了不得啊,”

“这齐老火气太大了吧?”见齐老离舁,张馨轻声嘀咕一句,“你还得求喜艺呢,唉

陈太忠没接这话茬,而是拨个电话给阴京华了解此老的背景听明白了之后,才挂了电话笑着回答,“想当年,这也是意气风发过的主儿。现在心里不平衡也是正常的,算了。不用计较那么多。”

按说,陈某人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主儿,愿意尊老爱幼却也有限得很,关键是人家齐老找他办的事儿。是个人就看不过眼。

接了这个活儿,陈太忠就没什么任务了,当天晚上又找来了韦明河和邵国立,陪着田立平喝酒一为扶持这个便宜老丈人,他也真算不遗余力了。

这两个才靠了陈主任在国外大赚一笔,就算邵总眼光高,可是见到太忠隆重介绍此人,他对未来的凤凰市长也相

还没开喝呢,他就又接到了段卫华的电话,小陈忙什么呢?刚才荆老的孙子联系我了,说是晚上坐一坐,你来不来?”段市长即将去素波,荆总巴结一下是很正常的,而段某人也希望跟这小年轻保持好关系毕竟今天能上了桌的天南人为数不多,而荆家兄妹所坐的桌号,位置还挺靠前。

“那你们过来吧”。陈太忠一琢磨,算了,挤成一桌吧,正好让老田借机多跟老段聊聊,而且,段市长虽然滑头了点,对他确实也不拜

田立平自然没有反对意见,诚然,让他跟段卫华分享面前这些资源。他是有点不甘心,但是这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卜陈前天晚上说过,要不是有卫华市长,没准我现在还在东临水干村长呢。当然,这话肯定是带了夸张的,田市长知道这个,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老段跟陈太忠关系绝对不一般。想到这里,他若有意若无意地看了韦明河和邵国立一眼。

田立平对韦家有所耳闻,但是对邵家的能力有点不摸底,但是眼见小韦对小邵的态度,就知道这也是一个强势衙内太忠这么临时邀人来。会不会有点莽撞呢?

劲3章实地看看出乎田市长意料的是,那二个公子哥居然丝毫不以为意,一时间田立平心里感慨不已:早知道陈在这个圈子都打横走的话,我又何必对南宫毛毛那帮人那么客气呢?

这就是个眼力界的问题了,事实上南宫那帮人的能量,真的是陈太忠都要仰仗的,只不过邵国立和韦明河做派太大,任是谁也要心生一点敬畏。当然,田市长自己,也是无力阻止陈太忠叫段卫华过来的,而这一点。又看到了那两位的眼里一合着这未来的市长,也是唯太忠马首是瞻。

这才是应了那句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而出手摆布这一幅风景的人,姓陈!段卫华时间不长就赶了过来。陈太忠原本想到外面迎着,后来想一想。自己一出去,置田市长于何地?估计老邵和明河心里也会小觑自己吧?

同段市长一同进来的,就是荆俊伟和荆紫菱了,看到天才美少女,邵国立都要挤个笑容出来,“呵呵,荆小姐好久不见啊。”

“我的”陈太忠瞪他一眼。他知道这人略略地有点花心,说不的就要强调一下美少女的归属,心里却是暗自庆牵。牵亏为了不让老田尴尬,没喊张馨过来,要不然就算张经理愿意主动回避,怕是心里也会觉得酸楚。

“知道是你的,话多”。邵国立狠狠地一眼瞪还他,来的人越来越多。他自然就越要自矜身份,好像不如此显不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也是他这种人的通病了。

“哈”。韦明河听得笑一声。冲陈太忠挤一挤眼睛,那意思很明显一你小子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啊。不过,这个看起来比较正式?

要说韦处长,性子比邵总要好一可能脾气大一点,却没那么傲慢,这也是陈太忠更愿意跟他交往的原因。

荆俊伟就当没听到这话,走到一边挂衣服去了小紫菱也不见外地坐到陈太忠旁边,田立平和段卫华打个招呼,对这话也是充耳不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段市长想的是我有干女儿杨倩倩,田市长更惨一我要是拿他俩开两句玩笑,置我家甜儿于何地啊?

这家伙的生活,真不是一般地糜烂,两位市长心里暗叹,却是又没什么法子。说不得就热情地迎奉那两位公子哥了。

段卫华是后来的。陈太忠介绍的时候,也不合适介绍那二位的来路。但是段市长一看到人家的做派。就知道这二位简单不了。

对两位市长的迎奉,邵国立一如既往地傲慢,每年求到邵家办事的副省长都有两个数,他也是见怪不怪了,倒是韦明河比较给陈太忠面子。招呼自己的跟班,小陶”来。往我这儿挤一挤。”

一桌十个人满满当当,其中邵国立和韦明河的跟班各一,段市长是带了秘书来的,荆俊伟也带了跟班。不过这些人只能到旁边坐小桌了

虽说是私人聚会,但是这等级多少是要讲一讲的。

人一多,说话就不方便,酒喝了好一阵,大家才开始热络起来,段市长见那两位公子对自己这未来的省会城市的市长不怎么在意,也没生气,反到是有点庆幸,好在今天想起来联系一下小陈,要不这种场面可不就错过了?

当然,这两位市长心存巴结,却也没表现得太过分,反正是太忠的熟人,真需要用到这二位的时候。实在不行可以找小陈嘛。

韦明河和邵国立都挺关心一件事,陈太忠跟赵晨是怎么了,陈某人笑着把事情经过学一遍,也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点小事儿,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就是,别搭理他”韦处长是这么说的,言下之意还是有点忌惮。倒是邵国立听得若有所思,“这家伙真敢斗狠的话。那跟找死差不多吧,,我估计啊,没准他找你有事儿。

他的意思很明显,太忠你是黄家罩着的主儿,就丹心泛现在靠卜了蕉家,但是丫挺的小玩玩怀丹所谓,玩火十阳福掉就搞掉了,黄家只会保你一反正太忠你身手这么好。

“呵呵,有事儿让他追到天南去吧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是挺郁闷的,他真不想细说这个话题。说得越多越容易引起别人注意不是?

段田两位市长听他们说的这些。也有点暗自咋舌,段卫华想的是京城里这些纨绔真是什么都敢说,也不怕说。田立平想的却是这个姓赵的。听起来也是个不简单的公子哥。这二位就认为太忠吃得定此人一

跟这小陈接触越久,这惊喜,,真的越多啊。

由于陈太忠是今天酒会的核心人物。话题就是围着他展开的。足足喝了一个小时以后,才渐渐地说到别的人和事儿,不过大多时候,段市长和田市长都是微笑着倾听,一来是充实相关的信息。同时”一市之长,总也得有点矜持吧?

这顿饭直吃到九点,大家才心满意足地散去,荆俊伟护着自己的妹子走了,不让某人的谋发得逞,而段卫华和田立平的关系,也因此又近了一点,,基本上大家都是有所得的。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就跟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飞松峰了,那帕里跟着蒙艺下地市了,不过还是安排了人接机,并且在碧海宾馆订好了房间。

遗憾的是,来接机的这位不是上两次的那个。司机了,陈太忠原本还想着,要是那个的话,他就要对方帮着借辆车了开着省委牌子的车出去,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

烈士陵园的事情,他不打算贸然地跟蒙艺说,也不想联系省民政厅的大厅长刘拴魁,无论如何他要先去看一看,这也是几年官场下来养成的习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若想让自己说的话有份量,就尽量不要去捕风捉影。那么,搞辆车就是有必要的了。他琢磨一下,心说科技厅的董主任是可以联系一下,可是想来想去,还是给刘赛打了一个电话。

刘害现在已经是西平的常务副市长了,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等陈主任吃罢午饭一觉醒来,就有人找上了门来。

刘市长是严格地按陈太忠的要求来的,车不算太好就是帕萨特,也是西平的牌子,不过车很新,而且车里的装饰也很奢华。

有意思的,连来的司机都是个女人,二十岁的模样,长得成熟动人,不但身材高挑面目如画,脸上更是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冷傲。

“车不错,钥匙留下”。陈太忠跟出来认了一下车,满不在乎地挥一挥手,“你回去吧,过两天去柜台上拿钥匙。”

“嗯?”女人奇怪地看他一眼。犹豫一下才低声回答,声音糯糯的煞是好听,“刘市长说”你可能对市里的路不是很熟,要我开车带路的。”

“哦,我有地图”陈太忠白她一眼。转身向大厅走去,打算叫上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一起出去转转。不成想听得身后脚步声响起,扭头一看,却是那女司机追了上来,禁不住皱一皱眉头,“你是担心我技术不过关吗?”

“不是”。女人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摇一摇头,犹豫一下才皱着眉头发话了,“一辆车不算什么”刘市长要我一定招呼好你,我在松峰人头也很熟的

“啧”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愣了一下方始微微一笑,“老刘这是,,嗜,算了,你愿意当司机就当吧。”

他能猜到刘寡的那点小算盘,上次就试图这么拉拢过自己,不过哥们儿不好这一口儿,这次丫就派个成熟一点的。

女司机心里也挺纳闷的,她听自己那个在西平市政府办的哥哥说了,无论如何要拉拢住这个男人,因为那对他至关重要对刘市长都至关重耍,说句实话,她心里挺排斥自己哥哥的说法,不过,自己就这么一个哥哥。不照顾他照顾谁呢?

倒是这个年轻人,真是大有来头的模样,不但住在省委接待宾馆,住的还是厅级干部的房间,而且那若有若无的傲气,是装不出来的。

她在大厅里等了没多久,就看到男人出来了,身边还伴着两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外国美女,一时间心里就生出了一丝不屑,原来不过如此。

不过,这么一来,她倒也放心不少,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她开车载着三人在市里转悠一圈,又去松峰第一百货商店逛了一逛。

陈太忠也发现,有个本地人领路,还真是不错,起码省去了很多摸索的过程,尤其是他身边带着俩外国女人。给人感觉有点突兀加上这么个中国女人,那就不同了。

逛完商店出幕,就是五点冒头了,上车之后,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发问了,“知道烈士陵园怎么走吗?带我们去看一看。”

“烈士陵园?”女司机皱着眉头看他一眼,犹豫一下才发话,“那儿是城乡结合部,没有像样的饭店。”

“你对那儿熟吗?。陈太忠随口一问,女人的眉头皱得却是越发地紧了,好久才淡淡地答一句,“我对那儿不熟

七千字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