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6章 唇枪舌剑

2066章唇枪舌剑

始,刘栓魁对陈大忠话里说的“烈十陵园”并没有览,小一陈不知道那条路叫什么路嘛,别说他一个外地人,就是刘厅长这个在松峰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人,也仅仅知道这条路以前叫解放二路,现在是不是改名了都不知道。

但是听自己的朋友提起公墓的事儿,他猛然间就反应过来了一,这烈士陵园可不就是归民政口管的吗?

很早以前,松峰这个烈士陵园是省民政厅代管的,当松峰升为副省级城市之后,管理权就还给松峰民政局了。

至于最近这烈士陵园附近开发为歌城了,这个情况刘拴魁也是大致知道的,按说烈士陵园是建在远离市区的城郊。然而,松峰升级为副省之后,城市化的进程大大加快了。城区范围就推进到这一线了。

刘厅长还记得,自己听人说起这个消息之后,很随意地哼了一声,心里也隐隐觉得不合适,不过后来一想。这歌城可不也就愕建在城乡结合部?反正旁边就是城中村,正好方便小姐们起居了。

总之,他现在总算是反应过来,陈太忠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了按说这跟省民政厅是没啥关系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民政厅和民政局。多少还有点上下级关系不是?

人家陈主任肯打电话过来,意思就是说,我要在这儿折腾了刘厅长您要是不管,那到无所谓,但是好歹我是把风儿吹给你了,到时候牵连到你,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刘栓魁的侄儿刘园林就跟着陈太忠干呢,所以刘厅长太清楚这陈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了,特别能打不说,而且人家都吃得住国外的黑社会

一就几个开歌厅的小混混。几个盘录小姐的鸡头,哪里弄得住陈?

话说回来,弄不住陈太忠还是好的,陈要真的在烈士陵园那儿出了事儿,蒙老板哪里肯答应?说不得他跳起来,跟自己朋友打个招呼就往外跑,心里却是哀叹”倒霉啊,我这是躺着也能中枪。

再说荷塘阅色这边,陈太忠将人放倒了一地,其他小老板兔死狐悲。不敢进门却也不肯离开,就堵着门不让他走,当然,他若是再对无辜外人动手的话那辆帕萨特的牌子,大家可都是记住了,不信查不出你的根底来!

警察很快就到了,南山分局刑警队的,七八个便衣哗地就把门围上了,“让一让,让一让,我们是警察。

于是,人群就让出一条缝来,带头的警察走进来,一眼看到粗壮汉子在地上躺着。就奔过去相扶,小勇,怎么回事?”

“他唱歌不给钱,还打人,砸场子的”那小勇连番被陈太忠踢倒。也不敢再爬起来了,捂着心里在那边哎呦哎呦地叫着,手颤颤巍巍地指向陈太忠。一边也有人指认,于是又有一个小个警察走上前,上下打量高大的年轻人两眼,面无表情地发问了,“这些都是你打的?”

“嗯。”陈太忠爱理不理地点点头,这时候,他若是声称凯瑟琳和伊丽幕白是外国投资商的话,任是谁都要掂量一下,不过,他不是想把事情搞大吗?所以就是这种表情。

“那跟我们回分局吧,联系一下技术科,来小个子哼一声,还没说完,陈太忠抬手就将他拨开。一指正要捡匕首的一个警察,”子……你抓证物没带手套,后果自负啊。”

小个子被他这么一拨,只觉一股大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地跌开,脸一沉正要发火,猛地听他这么说。愕然回望一眼。

就这么一个。停顿,他反应过来了,这年轻人敢这么做,绝对是有背景的,说不得咳嗽一声,“那谁,你等一下,等技术科的来。”

歌厅这些地方,从来都是是非之的。来的这七八个人,只有两个是正式警察,其他都是联防队员,一个在那里扶勇哥,一个就是这小个子了。

不过话说回来,是非之地并不代表没有大人物出现,大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真要遇到那惹不起的主儿。被扒了警服都是轻的。

扶人的那位跟勇哥交好,就想找碴。可这个小个子看出来了,来人不含糊,心说我平常虽然收过你一点好处。但是你得先让我搞明白是惹了谁一那点东西,真的不值得我为之付出太多。

反正眼前这年轻人让他感觉挺古怪,于是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是干什么的,姓名?”

“你是谁?警官证”陈太忠待理不理地手一伸,不答反问,这也都是应有的程序了,事实上,他一见这小个子不肯上当,吩咐那警察别动匕首,就知道这次自己是遇上老手了。自己想把事情搞大,估计也有难度了,所以就这么发问了。

“忘耸了”小个子淡出旧答。里暗生警性。他确实是没年头就是众样出然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但是该注意的东西还是要注意,来这种地方出活儿。他不可能穿警服也不可能带证件。

“哦,那我要是揍你,不算袭警。是吧?”陈太忠微微一笑,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

“操,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后面就有那护主心切的联防队员一蹿一蹿的小个子一抬手就拦住了大家,侧头看一眼一边的女司机,“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他已经听出来了,面前这年轻人不是愣头青就是有背景,没摸清底细之前,他不着急动粗,真要是装逼一点背景没有的那种主儿,弄回分局去,关上门慢慢地收拾一那些证物上也不是不能动手脚的。

正经是眼下不合适偏袒太过,那样就未免贻人口实,也有点破坏警察们象了,而且说句实话,照眼下这形势看,己方虽然有七八个人,不动枪的话,都未必能让对方吃眼前亏。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事实上小个子最希望的,是这边也有点背景,他在中间协调一下。也不可能白协调吧?正是所谓的“大檐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的意思,这样才能实现利润最大化。芒于那勇哥可能会说他吃了往日供奉不办事切,你不看看人家什么来头?

反正一冉话,稳重一点不是什么坏事,眼见这男人毛不顺,他又不可能去问那两位外国人,只能将矛头对着这个女人了。

“我是陪这几个外地朋友来的”女司机也算谨慎,不肯泄露自己的身份,不过她也没有陈太忠那么刺儿头,去问对方要什么警官证。而是将手上的手机递了过去。“西城分局朱局长的电话。你跟他说吧。”

“我不认识什么朱局长。小个子哼一声,手向身后一背,不肯接电话,这行为前文也解释过一有本事你让他打到我手机上嘛。

不过是一个隔壁分局的副局长!所以,他的声音反到是严厉了起来。“我再问一遍,你的姓名、职业?”

“这是西平市刘甫长的客人”女司机自然不会轻易吐露自己的姓名。她是有点办法的,但是做为一个女人。绝对不愿意招惹到这种事。说不得她一指陈太忠,“我帮刘市长接待他们一下。”

西平刘市长?小个儿心里又是一声冷哼,那市长搁在松峰也不过就是个区长嘛松峰是副省级城市。下辖的区都是副厅,而且党政一把手都是享受正厅待遇,大多数副职也是副厅待遇,别看西平是碧空第二大城市,省会城市这点优越感还是有的。

“那就是还可能涉及非法营运。他早就知道,外面那辆帕萨特是这帮人开的,听说是这女人用来招呼客人的,就淡淡地笑一笑,“现在我问你,姓名,职业?”

“你一定要让他侮辱我吗?”的。女司机也不理会他了,反倒是转头看向陈太忠,做为西平人,她能在松峰闯出这么一片天空,这点智商还是有的。

她非常确定,陈太忠是个背景深厚的主儿,而今天吃完饭后这几个,人的表现,她看不太懂,然而看到现在,她终于能确定一点,这个姓陈的,,根本就无意动用他自己的力量。

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而眼下,她觉得自己,已经被逼得无法忍受了。只能转头怒视着陈太忠。“我说。到现在为止,你只打了一个电话,,你知道我找了多少人吗?”

“我这不是想着,一直没请教你的姓名吗?”陈太忠干笑一声,听她这么叫真,就胡乱找个借口,“听人问起,就想顺便听一下,这个咳咳,,不小心走神了。”

嗯?同行的三女听到这话,齐齐扭头看了过来,陈某人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这话隐隐地有点轻薄了。说不得咳嗽一声,转头看那小个子,微微一笑,“你的姓名,职务?”

“你没有资格问我”这位自然知道。对方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行为,不禁冷冷一笑,“我是警察,你不是。”

“没带警官证的警察吗?”陈太忠冲他灿烂地一笑,“你觉得我不会袭警,是吗?”

“太忠,忍一忍,忍一忍”关键时方,刘拴魁终于赶到了,而且一来就是好几辆车,里面还有大轿子。噗通噗通地跳下几十号人来。

老刘你来得早了点儿啊,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才待说什么,耳边一个糯糯的声音,低低地响起,“我叫散妩雅

十一月开始了,风笑想领先起跑线。恳请大家投出手中宝贵的保底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