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7 纸包火2068包不住

2067纸包火2068包不住(求月票)

一帮警察加外面一批小混混,看着大轿子车里噗通噗通往外下饺子,登时就愣了,心说来的这帮人都是谁啊?一个个气势汹汹的。

“怎么回事啊?”刘拴魁终于冒头了,很沉稳的样子,他对旁边的人直接无视了,走到陈太忠面前,眼光瞥一下那俩美得祸国殃民的外国美女一眼,又侧头过来笑着发话了,“太忠,不要冲动嘛,有什么事儿,慢慢说不成吗?”

“没啥啊,老刘”陈太忠笑着答他,顺便冲小个子努一努嘴,“这南山分局的人要抓我走呢,我在这儿被人敲诈勒索,他们视而不见……这还是的天下吗?”

你小子忒没大没小了吧?叫我老刘?刘拴魁听得心里略略有点不舒服,正说这是怎么回事呢,就听那被陈主任指着的小个子冲自己发问了,“你是谁?”蜘炮阳比…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哦,小陈是不想暴露我的身份,刘厅长总算是反应过来这个称呼背后的味道了,可是他既然都来了,说不得侧头跟身后的中年人发问了,“杨主任你看,这是谁啊这么横?”

小个子一看这位,有点傻眼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市警察局党委委员、政治部杨主任,于是干笑一声,“杨主任你好,我是南山分局的。”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杨主任皱一皱眉头,他其实一直比较低调的,但是做为局里的政治部主任,卓竟级别在那儿摆着呢,“怎么要把受害者抓起来?”

“这件事我们还没调查呢,不知道谁是受害者”小个子这时候反倒是硬气起来了,不过这也是有原因的,杨主任出了名的不管事儿,为人也不强势,他要是坚持原则,倒也不怕别人说,我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连这“太忠”是谁我都不知道啊。

“这么多人打他一个……谁是谁非你还不会看吗?”刘拴魁冷冷地哼一声,他也知道杨主任为人比较蔫巴,但是他做为一个厅长,跟警察局打类道的机会不多,临时能拎到现场来的也就是这位,事发仓促实在没办法。

小个子看他一眼,连“你是谁”都没兴趣问了,此人能把杨主任拽过来,还敢这么抢着说话,肯定不会差了几太好了,果然这边也有点实力,冷冷地哼一声,却也不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技术科的人来了,拍了照取了证物,就要带着陈太忠一行人和几个伤势较轻的人离开,说是要去局里细细审问。

“就在这儿问吧,我们看着”刘拴魁终于是又发话了,这次扶那勇哥的家伙不满意了,瞪他一眼,“我们要是不在这儿问呢?你知道妨害执法的后果吗?”

“笑话,不在这儿问就不行,我还知道知法犯法的后果呢”刘厅长眼睛一瞪,嘴巴向外努一努,冷笑一声,“你试试看,能不能把人带走。”

就这么一阵儿,外面又来两辆车,车上稀里哗啦地跳下一大堆人来,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一色的寸头迷彩服,手里也没拎什么东西,就是一条皮带制式的军用武装带。

只要是个有点眼力的,就看得出来,来的不是混混,是军人,一时间小个子有点傻眼了,转头看向政治部主任,“杨头儿“这是个怎么说的?”

“该怎么问就怎么问,一个人都不许给我走”杨主任冷哼一声,也不多说,转头走向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陈主任,没惊吓到您吧?”

“没有”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顺手拽个凳子坐下,笑着看一眼刘拴魁,“老刘你也坐,行啊,看不出来你能调得动部队。”

这时间,那帮小业主都罕得散开了,又不肯离开,站在远处张头张脑的,大家只听到那唤作“老刘”的人微微一笑,“没啥,就是军区张政委给面子,

军区张副政委去年上任的,一来就面临抚洪救灾的事情,接着又是士兵们复员的问题,老张这人想抓一点成绩,想着在抗洪中跟刘拴魁配合得不错,就找到了刘厅长,今年复员的士兵里面不少抗洪英维,你看咱能不能把“三见面”落实到人啊?

军人复转,民政局在其中是关键的一环,这“三见面”就是部队、民政部门、本人三者共同协商接收事宜,理论上说,这么做能减少矛盾,提高工作效率。

当然……这东西肯定有其积极的一面,不过大多时候也都是走个形势,搁给一般时候,刘厅长也就是泛泛应付了,反正这见面不见面,到最后还都是民政口的事儿,不过那一阵正好厅里妖风四起,刘厅长就极端重视这个工作,要下面各个民政局积极配合。

反正那一阵这件事搞得挺隆重的,连军区方司令都说了,省民政厅做得不错,挺支持咱们的,这次刘厅长过来,怕吃了眼前亏,有心把厅里各处的保安抽一下,既是怕不赶趟儿,又觉得有名不正言不顺的嫌疑,就琢磨一下给张政委打个电话。

张政委上次得了面子,挺感激刘厅长的,听说老刘的朋友被混混围住了,“这个好说不过刘厅,这带枪过去的话,不太合适,我给你多派点人吧。”

所以,刘厅长此来,不但是叫了市局的杨主任过来,还带了部队,这态度就算挺端正的了…”一般人也真想不到,民政厅的厅长能带了军人来。

严格地来说,这次张政委派这么多人出来,刘拴魁算领了不小的人情一一这样的人情,他轻易都舍不得用在自己身上,然而,他隐隐地猜出来了,陈太忠最终的目的是烈士陵园,为了极力撇清,他不得不如此。

“在这儿没法问”小个子警官却是坚持自己的主张,他也不问来的这些都是什么人,扭头看一眼政治部主任,“杨主任,要不您让市局来接手吧,这儿不是个问话的地方。”

杨主任一听也火了,你小子欺负我不懂程序吗?真想审问的话,哪儿不能问?说不得侧头看刘拴魁一眼,“刘厅,…老刘,不行的话,把人全拉到军区招待所问

“杨主任,咱们都是警察”小个子艰涩地咽口唾沫,看着自家的主任,那意思就很明显了,您胳膊肘再向外拐,也不能太离谱吧?到军区招待所问案子……那算怎么一挡子事儿啊?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传来了那帕里的声音,“太忠你这是搞什么名堂呢,怎么想起欺负小混混去了?”

一边问,他就一边笑,合着是散妩雅将电话打给了刘霉之后,刘市长就想联系自己在警察系统的朋友,不过他也明白,自己是一个外地的副市长,人又不在现场,找人帮忙可以,但是那边出的力气就未免会差一点。

他琢磨一下,总觉得陈太忠今天的行事有点怪异,少不得壮着胆子给那帕里打个电话,想问一问那处长知道不知道此事,若是知道的话,我又能做点什么一毕竟,小陈的司机可是我派过去的。

遗憾的是,那处长正跟人说话说到紧要处,没注意手机,等刘市长拨第三个电话的时候,他才接起来,一问之下就起了疑心,“呵呵,我先给太忠打个电话问一问吧。”

陈太忠也听得出来,老那是笑着问的,但不代表丫心里没想法,于是也不再藏着掩着,“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个地方我是一定要搞的,不过是看能牵扯出多大的人来。”

“既然是你要搞的,那就是我要搞的”那处这人性子阴,但是他有个特点,就是说帮自己人的时候,很少考虑对错和因果一一除了那些太过刽勺事情,所以听陈太忠这么说,就立马表态,“想搞谁,南山分局局长?”

“我没什么针对性,就是觉得这儿太乌烟痒气了”陈太忠听得就笑,“我带了美国的投资商来,歌厅小老板居然要扒光人家,见我反抗,就拿出刀子斧头啥的,那处,你们松峰也太不太平了吧?”

“哈”那帕里干笑一声,却也无意做口舌之争,他当然知道陈某人带了两个外国女人前来办事,“那你说怎么办吧,我这边全权配合。”

“找个能让人放心的地方问一问吧,南山区…”不合适”陈太忠回答得很简单,同时还存了一点统幸心理,“我就是要求适当地回避。”

“哦”那帕里听明白了,不过同时他也有点犯愁,那处长自打做了这个大秘之后,行事相当地中规中矩,仆过街的人,连心态都不一样的,所以他跟外面行局什么的,基本上没什么私人交情一一他是为一省的老大服务的,随便结交人,从来都是秘书的大忌。

又由于他来碧空时间不长,所以,他在警察系统里没什么相厚的人,犹豫一下,那处发话了,“太忠,现场级别最高的警察是谁?”

2馏章包不住

“请问你是?”陈太忠抬手一指杨主任,他知道此人级别高,但是就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主任,刘拴魁一见,赶紧笑着回答,“市局政治部主任杨关,是老朋友了……也挺关心社会治安问题,一听说有事儿,就赶过来了。”

杨关早就看出来了,刘厅长说得一点都没错,人家根本不把刘厅放在眼里,问自己的姓名时,也没想着跟刘拴魁打招呼,直接就发问了一什么叫底气?这就叫底气!

这人的来头真的很大吗?杨主任正胡思乱想呢,就见陈主任冲自己招招手,“杨主任,麻烦你接一下电话。”

接个电话,那没问题啊,杨关也是酒席网结束就被拽过来的,冲的就是刘厅长说的那句话一这是个机会,小杨你要珍惜一下啊。

果不其然,他才说了一个你好,那边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很沉稳的语气,“政治部杨主任是吧?我是省委综合处那帕里,陈主任和他带的客人,是蒙书记亲自请来的,千万不要让他们受了委屈,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引发严重的政治后果。”

“好的,我知道了”杨关也是行事沉稳之人,回答一句,就将手机递还陈太忠,旋即又看一眼刘拴魁,使个眼色,两人走到了一边。

“省委那帕里的电话”杨主任的声音,微微地有些发抖,他低声发问了,“刘厅,这是不是蒙老板的,“那个?”

“呵呵,就跟你说了,要你珍惜嘛”刘厅长轻声回答,接着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先都拉到市局去吧”杨关立马就决定了,摸出电话,能让蒙书记的秘书主动将电话打过来的主儿,又是打着蒙书记的旗号,他哪里敢怠慢?

不多时,市局刑警队的人来了,接手了此案一通常在大案要案发生的时候,才能允许这样的程序,不过”蒙书记高度关注的案子,也当得起如此待遇了。

那些混混们伤势倒都不重,就在大家将人往车上押送的时候,又是几辆警车开来,却是南山分局的治安副局长和西城分局的朱局长到了一一事情都搞到这一步了,杨主任吩咐市局接管了,谁还敢轻慢不成?

朱枯枝人瘦如牛,长了一双鼓胀的金鱼眼,见到散妩雅站在车旁,就笑着走了过来,“小散,真不好意思,刚才在接待一个领导,没受什么委屈吧“呀,你的脖子?”

“哦,没什么,朋友说了,不让擦”散妩雅淡淡地一笑,刚才事情缓和一段之后,她就觉得自己脖颈有些刺痛,拿出镜子来一照,发现一个小血滴已经凝结了,血滴旁还有已首压出的血痕,才要抬手擦拭,却被杨主任阻止了,“擦了不好,就说不清楚是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反正她心里明白,这朱局长也是泛泛之交,眼下能赶来,多半是知道此事已经搞大了,想从自己这儿打听什么消息,不过,她也是个温吞水的性子,不想就此事计较什么。

“哦”朱局长也知道小散的性子,点点头四下看一看,嘴里很随意地问一句,“跟杨主任一起来的,是谁啊?”

“我不认识,是我朋友叫过来的川刚…口日08…泡书凹不橙的体验!”她冲午那边的际太忠劣一努嘴,陈太忠见状,微笑着不四枝点点头,只是那笑容实在有点公式化,有点拒人千里之外傲慢和冷漠。

然而,朱局长并没有在意,他既然能赶过来,对现场情况当然就是做过了解的,杨主任能让市局接手此案,已经是令人跌破眼镜的事儿了,更别说现场还出现了军人。

“小散,不介绍一下?”他微笑着发话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奥迪车如从旁边缓缓地驶过,刘拴魁从车里探头出来,“太忠,上我的车吧?”

“不用了,我就坐她的吧”陈太忠一指散妩雅,又冲朱局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走吧,去市局。”

“这家伙”见小散冲自己点点头,也进了车里,朱局长轻声嘀咕一句,顺便看一眼奥迪车的牌子,心里又是微微的一惊:省政府的牌子。

奥迪四不算什么,省政府的牌子也不算什么,但是挂了省政府牌子的奥边如,那就厉害了,最少是个正厅的干部一一就是这家伙把杨主任拽过来的吧?

要不要跟过去呢?朱局长感受到了那年轻人的傲气,不过,人家连正厅的邀请都坦坦荡荡地拒绝了,当是有其傲慢的资本吧?

还是过去看看吧,这样的机会,不是天天都有的,他终于拿定主意,走回了自己的车里,一边吩咐司机,一边拨电话,“跟他们去市局删哦,老王,我西城老朱,跟你问个车牌,奥过两百,车号是川

进了市局就是分开讯问了,大家关注的年轻人的身份,终于浮出水面一一天南省凤凰市科委副主任、招商办副主任陈太忠。

嗯,这人也不全是副职,还兼有一个正职,不过这机构不怎么常见……凤凰市驻欧办主任。

事实上,当杨关听到天南省凤凰市科委几个字的时候,已经确定了,这绝对是蒙书记的关系,甚至,他对这个科委还似曾听说过。

有众多的目击者和凶器,再加上散妩雅脖颈下那个米粒大的血滴,事情经过是不难判断的,再加上跟陈太忠相伴的,是两个美到一塌糊涂的外国女人一一据说一是老板一是保镖,这案子该怎么审”还用得着问吗?

所以,问完之后,陈太忠就可以走了,杨主任还挺关心的,“不好意思,问到这会儿了……都十点了,给你们安排个住的地方吧?”

“不用了”陈主任微微一笑回答,“我们已经有地方住了,那今天先这样?”

“为了安全起见,派辆车保护你们吧”有些消息,杨关是从刘拴魁那儿得不到的,更有些消息是刘厅长自己都不知道的,可他还真的想知道这家伙住在哪里。

不多时,护送的警车回来了,小警察低声向自家的领导汇报,“陈主任住在碧海宾馆,厅级房间里“省委安排的。”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杨主任出现在陈太忠的门口,汇报昨天晚上的处理结果,倒也是必然的了……

蒙艺是中午十一点才回来的,接着又是一通忙碌,直到下午五点,才抽出时间,让陈太忠去省委见他一晚饭是不能一起吃了,他有应

不过,蒙老板并没有同时接见凯瑟琳,他要陈太忠先进办公室,等人进来之后,开口就问了,“昨天晚上怎么回事?”

“我陪外国客人去唱歌,那个地方治安真的太成问题”陈太忠笑着回答,“蒙书记,您不能坐视,得整顿一下才成。”

“是吗?”蒙艺淡淡地看着他,嘴角一扯,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我说太忠……好好说话很费事吗?”

陈太忠笑一笑,他知道自己昨天不正常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一一不用省委的车而是借车,借了车还跑到那种档次的歌厅,身边还带着外国美女,出了事儿也不知道第一时间联系那处长,反倒是扯了点不相关的进来……

反正,种种不合理的现象加起来,就显得太诡异了,想要瞒过老蒙、那帕里这种人,那真是想都不用想的。

“说实话,我是见不惯把歌城开到烈士陵园门口”他笑一笑,如是回答,“可又怕地方上说,这是松峰经济发展中必要的过程,索性删就算是私人恩怨好了。”

有些时候时候,比大义根本没法比,蒙艺可以让拆了那一块,但是保不齐背后有人要嘀咕,要是扯到个人头上,那就要好说一些。

“嗯”蒙艺听得点点头,他当然听得出来,小陈这也是为自己考虑的,不管手段合理不合理,这动机是没错的,“还有呢?”

“没了啊”陈太忠很无辜地看着对方,蒙书记也不做声,盯了他足有五秒,见他没反应,就低下头去翻报纸,既不说话也不让他走。

“还有就是”其实这点事儿,都反应到北京了”陈太忠等了两分钟,见蒙老板学习得兴起,终于憋不住了,只得老实坦白,“还有人说烈士陵园要拆迁,为房地产让路。”伽”阴肋…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嗯?”蒙艺听见他说话,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愣得一愣方始点点头,“哦“…所以你不用省委的车,所以先叫了刘拴魁过去,是吧?”

“蒙老板慧眼如炬”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一边点头,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心里却是在暗叹:确实慧眼如炬。

“是前两天拜寿的时候,领的任务吧?”蒙艺笑一笑,直视着他,接着又轻叹一口气,“太忠”你觉得蒙老板就那么没有担当吗?”

“我这不是怕您难做吗?”陈太忠听到这问题,苦笑一声叹口气,“而且”有些东西,他经不住惦记啊。”

真要黄家人出面,给那儿来个偷拍的《热点访谈》,你这儿笑话可就真的大了。哥们儿真的是好意来的嘛”

三更了,求十一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