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1 骗子2072骗术精湛

2071骗子2072骗术精湛

“备委的什么精神?”杨关听的有点好奇,出声发问了。

刘拴魁笑一笑,就将临来之前接到的电话内容说了一遍,“今天实在太晚了,明天临时召开厅党委会。下午就给松峰民政局出文。”

“不是吧?”杨主任惊讶地看着陈太忠,“处理了他们就行了。为这点事儿,就拆了那些歌厅?。

在杨主任想来,刘厅长说的什么烈士陵园门口开歌厅不合适,必须拆除,这只是一个借口,目的不外是陈某人想泄愤蒙老板也太看重你了吧?

“呵呵小杨你这么想就不对”刘拴魁笑嘻嘻地接话了,又瞥一眼陈太忠,话里有话地发问了,“打扰烈士们的在天英灵,是不对的,太忠你说呢?”

“反正我背黑锅背习惯了”陈太忠笑一笑,无奈地撇一撇嘴,看到杨主任狐疑的眼神,禁不住心里暗叹:我真的是在背黑锅啊。

倒是散妩雅听到这个消息后,开心地笑了。“就是嘛,这些人在烈士陵园门口搞这一套,就该好好的治一治他们,搞得这么乌烟葬气,怎么让学生们来扫墓?”

也就是你才会相信这个借口,这些不过是个由头罢了!杨主任笑着看她一眼,见她笑得极为灿烂,禁不住心里一动:合着你是觉得那些混混不会再去找你泄愤了,才这么开心的吧?

不管怎么说,听了这话之后。散妩雅确实挺开心的,吃完之后还建议大家去打保龄球,陈太忠本不想去,不过,见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跃跃欲试的样子,于是笑着点点头。

于是,那三位女士在球道上打球,三个男士坐在一边很随意地聊着,刘拴魁还好一点,杨关好不容易搭上了省委书记的线儿,那份热情是可以想像的。

接下来的两天,陈太忠就是陪着普林斯的投资商公关了一那帕里打电话打招呼搭线,又从省委着辆车过来,陈某人冒充司机,载着两个外国美女两天内跑了三处地方。

有意思的是。他很有觉悟地当司机不出头了,别人却是不肯放过他,上面的人接待外国人,下面的人却是热情地接待他这司机。

只说他是省委的司机,就很值的人关注了,更别说大家还想知道。那俩外国人跟上面领导到底有些什么瓜葛,总算还好,陈某人虽然没做过领导的司机,但是类似的人见过不少,装个憨憨的样子一声不吭,那总还是做得到的。

同样的时间里,民政厅的公文发了下去,而刘赛从西平跑了回来

在碧空本地的干部里,对陈太忠能量的了解,他要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阳光甫委书记任海东都要差一点。

就在陈太忠此行圆满,打算回家的时候,却接到了他老爸的电话,说是松峰有一家公司,收了漆包线的货款,现在联系不上了。

前文说过,陈父为疾风电动车厂提供的电机,为保证质量,所使用的漆包线都是进口的,开始由于量小从素波拿货,后来量大了,就联系上上海的供应商了。前一段时间,松峰有一家公司。主动打电话联系上了凤凰电机厂。说是他们手里有新研发的漆包线。质量堪比进口货,价格却便宜三分之一还强,并且发了五米长的样品过来。

要说这一家也真小气,才发这么一点,不过其中原因,前文已经讲过了,比如说科委订福利阴差阳错打错电汇单那次,就可为佐证一大家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老陈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找人鉴定了一下,似乎这个漆包线确实不错,就订了两小盘,说是绕上几个电机试一试效果,要是效果好就再考虑分批次地进没办法,明年的电机供应量要大涨,他要保证质量的同时,也得考虑节约成本不是?

所以他就照着这个公司提供的账户打了一笔钱,几百块钱不算什么。然后他去素波拿标书,接着就带着老板去北京玩去了,等回来以后发现还没到货,就说打个电话催一下。结果办公室没人接电话,手机又关机。

完蛋,这是遇到骗子了,老陈心里挺腻歪的,钱虽然不多,但是闹心不是?想到自己儿子在松峰有熟人。就要他帮着打探一下方便的话。就教教这帮骗子。

这也是他知道儿子在这边有办法,要是换个地方,那就真的认倒霉了。别的不说,只说这来回路费和耽误的功夫,那几百块也打不住,再加上点口舌官司,真的不够折腾的。

我就在松峰呢,陈太忠一听不干了。骗别人也就算了,敢骗我老爹?哥们平常算不得孝顺,这次又顺手。说啥也得帮老爷子出口气不是?

所以他一个电话,将订的机集给退了,再一想,要是这几百块钱立案,挺没意思的不是?判也判不了多重,不解气的嘛。

他接这个电话的时候,身边不少人。大家网喝完酒,在包间里隔着玻璃看演歌台的演出呢,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是一定在的,刘塞和杨关也在,难得的是,两人聊得还算投机。那帕里也跟老板请了假。

见陈太忠面色不豫,刘市长有点奇怪,出声一问,听明白因果之后不干了,“在松峰能让你受了这气?弄他!这是败坏咱碧空的名声呢,

那帕里就是笑了,也不做声。杨主任今天初见碧空第一秘,自然是要表现一下的,“陈主任,我有个建议,你呢,就冒充外地的订货商。先订他几十万的货,到时候我让人盯住这帮人,他们不能及时交货的话,一网打尽他们。”

“就是,不行就搞他几百万。这个钱你要不顺手,我帮你借”刘害现在常务副了,在座的也没啥外人,一边说,他一边还看那帕里一眼。“那处,你也表个态嘛。”

“太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嘛”那帕里还是笑个不停,不过下一玄脸就是一沉,“素波那边,太忠帮我招呼得挺好的”六百块?十来年前严打的时候,抢一毛九就枪毙了。”

这是那处说素波湘香那档子事儿呢,涉及官场上的事情,他可能还不太方便表态,但是遇上这种事,他不怕说得狠一点。

一向稳重的那处长,连这话都说出来了,刘市长可能不会怎么奇怪。但是杨主任听得心里暗点头。这陈太忠还真是贵人,我一定得招呼

了。

原本他结识陈太忠,也是个。有备无患的意思,层次高的干部,咱是不嫌认识得多的,后来知道此人深得蒙艺青睐,心思就活泛了,但是心里多少也不无点遗憾,可惜这人是天南的,要是在松峰,说成啥也得巩固了这层友谊这是现成的天梯啊。

不过现在听那处长这么说话。他心里真的再无后退的想法了,陈主任就算离开了,不是还有那处长?退一万步讲,我不图上进,办好这件事,那就是一块免死金牌背在身上了,于是点点头,“那主任,您说要怎么办?我这儿无条件配合。

我还不是办公厅副主任呢!那帕里看他一眼,不过。他也是这个阶段过来的,眼下没什么碍眼人。着意撇清的话,到也是有点见外了。

“先弄点证据吧”那处长笑着回答,狠话说完,他又该理智了,“这股歪风邪气就该好好地刹一刹,有了证据才好操作。”

那帕里现在说话,通常也是言简意核,颇有点领导的范儿了,杨主任一听就明白了,“我从局里找个人。带上针孔摄像机,拍下前后过程。”

“杨主任,你们警察搞这个可不行,气质一看就不对”刘塞笑着摇头,“专业的事情还是让专业的人来做,我从西平电视台调俩人吧。”

一边说,他就一边摸出电话,那帕里摆一摆手,“算了。这个人我来找吧,从西平过来。太耽误时间了,太忠的事情比较多”安排好了,明天上午就过去看看。”

正说着话呢,杨主任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脸色就是一沉,冷哼一声才接起电话,不冷不热地发话了,“肖总你好,有什么事儿吗?”

他嗯嗯啊啊地哼了几句之后。最后来了一句,“你说的这个人我不熟。请不出来,”真的不好意思。”

“这个肖总,是要找我吗?”陈太忠见他挂了电话,就出声发问了。事实上他听到对方说什么了。“他是干什么的?”

“呵呵,别说了,这帮家伙这两天烦死我了”杨关笑着摇摇头。顺手将手机关掉,他是党委口的,倒是不怕暂时关机。

大前天晚上,荷塘阅色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当时说情的人就不少。连南山分局的局长都招呼了一下杨关,说这是个别现象,我们愿意积极地配合市局的工作,不过最好就事论事,南山的稳定局面来之不易。这个打击面就不要再扩大了吧?两人级别相当,都是享受副厅待遇的正处,论实权谁大那是不消说的,杨主任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人家不是要保荷塘阅色,是要保那条街一荷塘阅色那帮兔崽子你随便折腾,但是你也不要因为要讨好某人。就对这条街上的歌厅扫黄打非什么的。

就算要搞什么活动,你给我个面子,活动之前通知一下,我们南让分局也好配合,你要搞突然袭击。那我可就要对你有着法了。

凭良心说,这个。担心是可以理解的。那边已经查出了陈太忠的底细。而当天晚上出手的混混,不仅仅限于荷塘阅色一家歌厅一各家平日里抢客拉人,那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有砸场子的来了,那就是敌我矛盾。大家当然要帮忙了。

当时杨关并不知道陈太忠要将此事办到什么地步,反正就那么不疼不痒含含糊糊地应付着,南山分局王局长是市局史大老板的嫡系,他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

他要币局接了这个案子,收到的说情电话不少干警察的这一套都见多了,无所谓的,说情的人基本上都知道砸场子的人的来路,倒也没几个恶形恶相的。

刘栓魁对民政局一发文,杨主任这才发现,合着这案子带不给我多大压力,刘厅长的公文带给我的困惑,才是真的大,连南山区常务副区长和政法委书记都冒出来了。

南山的人原本想着,希望不要搞什么整顿之类的,整条街一两个月开不了张,影响真的太坏了,不成想民政厅直接下文要拆除这些建筑了。谁还坐得住?

当然,大家也都能理解。这是陈某人想要打击报复,所以并没有对可怜的政治部主任指手画脚,他们只是表”看起来杨辛任你跟陈夭忠有交情,大家坐下来好好斑山成?

挥电话的肖总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市局史局长的小舅子,平日里好逸恶劳,仗着姐夫的权势,在市里横行霸道。当然,以肖总的眼光,一般也不针对普通人,无非就是给娱乐场所充当一下保护人,顺便收点人情费什么的。

像烈士陵园那儿,唯一的一栋三层楼,就是他的哥们儿投资的,肖总在其中有股份,没出钱的那种传说中的好汉股,负责摆平各种黑白两道。

听说民政厅下令停止各种协议拆除建筑,这位觉得,问题的根源就是在陈太忠身上刘拴瑕解救在先,发文在后,姓刘的你不用这么上杆子巴结蒙艺的吧?

所以他就认为,跟天南的陈主任谈一谈,事情或者会有转机这并不是说大家眼里没有蒙老板,事实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刘拴魁在巴结陈太忠,才做出了这种举动。

是的,事情没有到了不可挽回的程度,那么,试图补救一下是很正常的,而这并不是对蒙老板的冒犯。

要不说不明真相的后果,真的很很严重呢?

研2章骗术精恐

肖总之流细细地分析过这件事;但是他们想不到,此事是陈太忠有意挑起的,而他们没有深入核心了解此事真相的能力,那么,做出一些误判也是必然的。

而某些深入真相核心的家伙,却已经猜得不离十了,比如说刘栓魁就猜到了陈太忠剑指何方,而杨主任对此事就有误解,不到那个层次,了解不了那个信息。

小人物有人物的悲哀,大人物也有大人物的悲哀因为他们还不够大。

“松峰民政局那边,是什么反应?”陈太忠随口问一句,结果下一刻。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刘市长,那是前民政厅副厅长。

“那还能有什么,就是拖呗。”刘塞听得无奈地笑一声,他对此事的关注程度很高,“厅里文件下去了。市局这边说要调查了解一下情况。”

说话的力度够不够,这就是最直观的表现,民政局无须太买民政厅的账,于是就敢拖一下,借此机会展开公我也没说不办,你得让我先了解情况吧?

要是像那帕里建议的那样,找松峰市长姚健康,市政府出面给民政局行文,民政局哪里敢这么做?马上拆除不可能,起码也要先停业整顿。同时再去派人游说。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是谁出面。要民政局的拆除这些东西,真的有点难度,沿街七八百米的路段,以前只是铁栅栏,里面就是绿树成荫的烈士陵园,现在盖起房子就能租钱。土地也能考虑转让,这是什么?这就是钱呐。

有人说这里搞歌厅不合适?没错。是不合适,大家都知道不合适,问题是沿街要是建起住宅楼的话,根本卖不出去,住宅紧挨着那么多烈士一你买啊?

总之就是一句话,由于压力不够大,民政局舍不愕拆,就先拖着。同时四下里公关,局里费用紧张。我们自筹一部分,难道不行吗?

“刘厅也捡到得瑟的机会了,估计他早就想敲打素波民政局了吧?”陈太忠听得就笑,心里也是不以为然,够胆子你就拖呗,看最后谁着急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的时候,散妩雅开着车过来了,这次陈主任要去允新高科技公司设圈套,肯定不能用省委的车不是?

不但不能用省委的车,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不合适跟过去,由于那帕里找的摄影师还没到,四个人就在陈太忠所在的房间里很放松地闲聊。

散妩雅是个,相对内向的女人。不过接触得久了,大家的话也就多了。于是他知道,她的哥哥散勇风是西平市政府办的副主任,是带了括号的正科。

至于她自己,是早年炒股发了一笔财,然后很果断地从股市撤出大部分资金,现在经营着一家高档的干洗店,别家洗一条裤子七块,她这儿五十块要是加入会员的话。能享受八挥优惠。

不过散总商店的设备好,人员素质也高,几万块的衣服都敢答应洗坏了赔偿,说穿了就是专做高端用户的。在松峰市大小还算个牌子,营业收入也不错。

目前她正考虑着去北京开分店她的分店暂时都不会考虑开到老家,别看西平是碧空第二大城市。差距就是差距,这种档次的消费在西平做不起来。

几个人正聊着呢,有电话进来,那帕里找的人到了,等散妩雅把车开到碧海宾馆门口的时候,一个年轻男人夹着个手包上了车包里就是设备了。

“陈总好”男人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又放下窗户冲后面摆一摆手,一辆白色小面包车就跟上来了,“后面车里有大机子呢,咱们看情况操作吧。”

“嗯,想得很周到”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苦笑,合着又多了一辆车”好吧,让哥们儿来数一数,今天到底出动了几辆车。

警车有两辆,其中一辆是没喷涂标志也没上固定警灯的普桑,工商局也来了辆车,还有税务局的,劳动局的,质监局的”算了,数不过。

这些都是刘赛、刘拴魁和杨关的下大家就当闲得没事出车玩了,就是个有备丹患的意思儿瑁付散奴雅都约好了开律师事务所的朋友,随时准备火力支援。

在蒙老板的地盘上办事,就是爽啊,陈太忠美不滋滋地琢磨着,心说这些车虽然散布在四周,但组成个车队也挺牛的了,,

允新公司在西城区,地方不算太好。但是周围高校多,陈太忠依着地址找过去,发现那是一栋商住两用的写字楼,可能有个十二、三层高。

将车开进院里,桑妩雅想停车,旁边过来一个保安,“这儿不许停车,只有买了固定车位的业主才能停,开出去,停到对面去

写字楼前,画着一个。一个车位,车位上还有铁板,上面有锁车的挂钩,一看就是比较先进,管理也比较严格。

不过桑妩雅有点不服气,她停车的地方不在车位里,而是在楼前,说不得放下车窗,指一指旁边的车。“这辆车怎么能停在这儿?”

“那是工商局的车,在等人呢”保安淡淡地回答她,开车的是美女。但是注定是跟他无缘的,他也没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说女士。您不能跟工商局的比吧?

见到美女又一指另一边的车。保安不等她说话,就直接解释了,“那是税务局的车”我说,能在这儿停车的,都是实权公家单位的。要是您也是,那可以停。”

一边说,他一边伸手出来,那就是要证件了。桑妩雅听得翻一翻眼皮,打着火走人了,嘴里还嘀咕呢。“这些帮忙的到是会占地方,咱这来办正经事的,倒是得停到外面。”

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做声,等车停好之后,三个人找到地方按一下门铃,那边居然有人,一个甜美的女声发问了,“请问找谁?”

“是允新公司吗?我们来贵公司谈点业务”陈太忠沉声回答,那边听他这么一说,居然很干脆地就把单元门打开了。

咦?他心里有点微微的纳闷,这骗子公司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嘛,不过,他见识过黄占城的骗术,心说这没准是一山比一山高呢。

走进门上了电梯,下一刻电梯停在了七楼,三个人选中房间敲门,男摄影师不动声色地在手包上摸一下,某个隐秘处,代表电源指示的红灯就亮了。

这个单元房不一眼看去怎么也有一百多平米关了门的房间还不算,不过一眼看得到的就三个人。一个微微有点婴儿肥的年轻女孩面对门坐着,见他们进来,就站了起来笑着发问,“请问你们是要找谁?谈哪一方面的业务?”

“哦,谈业务肯定是要找王总啦。”陈太忠笑一笑,操着带一点不知道哪里口音的普通话,“打他的电话没人接,我就找过来了

“王总,不在”。女孩儿犹豫一下这么回答,接着又发问,“找其他人不行吗?”

“我找他,是要谈点大买卖的”陈太忠眉头一皱,缓缓地摇摇头。“别人,合适吗?我要求的让利幅度比较大。”

“王总,去西城执法大队了”女孩见来的人器宇轩昂,男的气派十足女的美貌娇艳,也不敢乱答应,“要不您打他的手机吧”对了。他才换了号。”

“哦,才换了号”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心说这点小伎俩就不要跟我玩了吧,做生意的谁会轻易换手机号?说不得拿过女孩递过来的名片,翻看一下,若有意若无意地发问了,“他去执法大队干什么?”

“他的车被扣了,前天就扣了。说他非法运营”。女孩撇一撇嘴。看起来很是不满的样子,“我们王总差那点钱吗?真是的!”

“啊?”陈太忠听得嘴巴微张。心说骗术我见多了,像这么离谱的理由,还真是少见啊,这就是欺负我不是松峰人了,哼,副省级城市就很大吗?

“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散妩雅柔声发问,顺便又看一眼陈太忠。“我们时间有限,如果不长的话。可以等一等“这个真不知道,他已经忙了两天这事儿了”。女孩苦笑着一摊手。“那边一定要罚一万,王总在到处找妥系。”

你倒是越说越像真的了!陈太忠微微一笑,说不得一扬下巴,“那你给他打个电话,问一问我们过去找他行不行?”

电话很快就打通了。王总居然要跟来的客人通话,听说客人想做产品的代理,于是在那边苦笑一声,“真不好意思,我车让扣了,正忙这事儿呢,,您的电话我记住了,回头给您打过去成不成?”

“执法大队啊,没准我能帮你找一找人”陈太忠微笑着回答,“我的时间很紧,这样,你在哪儿呢,我过去找你?”

“那可太谢谢您了,我在西城奂警队旁边的院里呢”王总的骗术果然精湛,那喜悦的语气,听起来是要多真实有多真实了。

黄占城死了,你小子可不能再死了!陈太忠微笑着挂了电话,哥们儿手上有个,骗子的话,有时候也能起到意外的效果,你丫想信口开河。可没那么容易的,,

七千字到,名次哗哗地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