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3 张网2074无妄

2073张网2074无妄

陈太忠既然决定要捉住此人,光守株待兔是不行的,他打算亲自去执法大队走一趟,省得那厮万一觉察到有什么不妙,那就不好了。

而那摄影师也有眼光,看他们聊得没啥意思,就在屋里东走西看

来考察合作伙伴的人,有这样的行为再正常不过了。

直到三人离开,走进电梯冉之后,那摄影师才笑一声发话,“陈总,我拍下来王碧富的照片了,上面还写着“首席研究员”您要不要看一看?”“呵呵,不错”陈太忠轻笑着点点头,旋即面容一整,“上车再看吧。”

上了散妩雅的帕萨特之后,看了这照片的,可就不止是他了,陈主任联系一下杨关,告诉他自己要去一趟西城执法大队,问他能不能让其中一辆警车在这儿守着,“我搞到允新老总的录像了,他们帮盯着就行了,见到人及时通知我。”

“你”带数码相机没有?”散妩雅看一看摄影师手里伪装成手包的摄影机,又扭头看一眼陈太忠,“最好能给那些警察留下图像资料,你要是没带的话,我到带了一个小的。”

“我也带了”陈太忠笑一笑,伸手就去拿他那个可以装无限东西的“万能手包”不成想那摄影师听到这话,推开车门就跳了车去,“我同事车上有拍立得,翻拍一下就行了。留什么相机嘛。”

这位跑了一趟,三分钟后就回来了,不多时又过来一个便装年轻人,笑眯眯说话挺客气的,“哪位是陈老板?哦,杨主任说了,有事儿直接联系我们就行了,不用他中转了,都不是外人嘛”照片在哪儿呢?”

“这是对老杨的尊重,应该的,也是程序”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又冲那摄影师微微扬一下下巴,“照片给他

这位拿过来两张照片,大喇喇地看两眼,一点也不在乎被人发现的可能一事实上他已经用身体挡住了可能出问题的角度,看过之后。他笑着点点头,“好了,我们就在这儿守着,陈老板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没了。辛苦哥几个,了”陈太忠笑一笑,从万能手包里摸出两盒烟来,拍到对方手上,“等人挺憋闷的,拿两包去抽。

这位早就得了提醒,知道车里的年轻人轻慢不得,说不得笑着接过,还挺不见外地看一眼,“谢谢陈老板了”咦?这是个什么牌子的烟?”

“朋友给的,抽你的吧,别乱送人啊”陈太忠笑着一摆手,他这次拿出来的可是熊猫烟,“打开抽你就知道了。”

他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又想老杨挺给面子安排了人了,我得帮老杨撑起这面子,也省得下面的人偷工减料,出工不出力。

“嘿嘿”那位见帕萨特扬长而去,笑着摇摇头,将照片向口袋里一揣,漫不经心地拆开一盒,抽出一根来看看,登时傻眼,转头就向院里跑,“嗨,老高,有好东西啊

小警察在这里高兴不说。陈太忠坐在车里,猛地想事儿,散妩雅在临走之前,居然有兴趣关心一下允新的老总王碧富开的是什么车,而那负责接待的婴儿肥回答得也挺不靠谱“王总开的是桑塔纳。”

这个问题他当时就有点不解,做为跟牛冬生打过不止一次交道的主儿,他非常清楚“非法营运”是怎么回事,这个营运证是归征稽局发的,有了这个证件,像什么皮卡、工具车、面包车之类的,就可以通过从事运输行业来牟利没有这个本本,你要想赚拉货的钱,那就是违法的。

正是甩为如此,他异说这个毒墓富的车涉嫌“非法营运”心里就是冷哼,你堂堂的一个总经理,开一辆小面包当座驾,有点羽碜吧?就算我老爹,现在也买了一辆二手普桑呢。

而婴儿肥的回答,更是阴差阳错,王总开的是桑塔纳好吧,桑塔纳这车是不错的,相对就比较符合王总的身份了,但是”桑塔纳能靠运输什么东西赚钱,毒品吗?

骗术不如黄占城啊,他心里不得不遗憾地嘀咕一句,起码那个婴儿肥的配合意识,真的不如刘丽,眼界和阅历也略显不足无知不是你的错,拿出来乱现就不对了嘛。

再说了,查非法营运的是征稽局,不是执法大队这一点,王碧富都没搞清楚啊。

想到自己找的人赶不上黄占城,他禁不住长叹一声,顺口就问起来了,“散总,你刚才问王总开的是什么车。那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一问”散妩雅一边专心开车,一边信口回答,“他要是开个面包车,就不该拉到执法大队,罚款也不该有一万那么多。”

“呵呵,两个鳖脚的骗子,开桑塔值就该拉到执法大队吗?”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开快一点,别让这骗子反应过来了。”

“陈总,您这么说还真不对。”副驾驶上坐着的摄影师出声了,他扭头看一眼陈太忠,“要扣桑塔纳这种小车,就只能扣到执法大队,这一点人家说得可是没错。”

“小车,,也有非法运营?”陈太忠惊讶地反问一句,不过话一开口,他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呵呵”听到他这个问题,前排的二人同时笑”散航雅专心开车没再说什么,倒是那摄影师苦笑厂,纹个,也算是松峰特色吧

敢情这松峰做为副省级城市,底蕴原本就不差,级别又在这儿摆着,所以市区面积比较大,四个老城区三个新城区,任何一个区,都抵得上凤凰市大半个市区了一起码也是文庙区加清湖区加湖西区那么大。

这种情况,市里的交通压办是很大的,长一点的公共汽车线路,就算不堵车,从开到终点,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是很正常的。

而这九百万人口的松峰市,只有不到一万多辆出租车,又没地铁,就算公交车班次比较多,但是站间距离太长,出行不太便利,就催生出了黑车。

黑车嘛,哪个城市都有。为了逃避相应的监管措施和免去相关的费用。不过,松峰的富裕群体比较大,有车一族比较多,很多人不靠跑黑车谋生,只不过有机会碰上了,就捞一笔。

像这摄影师所在的小区就是这样小区的物业公司管理水平不错,为了凝聚小区的民心,增强社区内部联系的纽带,就贴出个内部公告来:有人愿意免费搭载同小区业主的话,你可以把车停在小区路边,打上双闪。

如此一来,有那要出行的业主,见到打双闪的车,就可以上前问一下:你的丰去哪儿顺路的话,那不就捎带了吗?

本来这是挺温馨、挺人性化的一个措施,但是这年头人心坏了,有人在上班之前,就将车打上双闪,遇上跟自己同路的,开出个价钱让你上车。

要价便宜一点的,那都算挺有良心,愿意维持和谐社区的主儿了,更有狠的,要得比出租车还贵愿意等你就打出租嘛,爷求你上车了吗?我的脚垫和座位,清理起来不需要下力气吗?

久而久之,这小区见到打双闪停在路边的车,一般人走上去张嘴就是一我去默,幽块你肯不肯拉?不肯的话爷出去打出租。

这种现象肯定是不正常也是不合理的,这不但逃避了管理费税收之类的政府收入,更是存在安全方面的种种隐患没了政府的管理和监督,你知道那个,打双闪的司机,是不是抢劫、强奸兼杀人犯?

是的,选择黑车固然可能方便和便宜,但那是对自己生命财产的不负责任,同时,广大出租车司机对这种不正当竞争的行为也很有意见,所以松峰市打击黑车也很严厉的。

极端情况下,甚至不排除有误扣的可能,就是那摄像师说的话了,在他们小区,风头紧的时候,哪怕是车坏了路灯也坏了,也不敢打双闪,别人看不清误撞了你的车,造成损失有保险公司扛着呢,你要是打双闪被执法大队把车拉走,那罚款,保险公司可不管赔付的。

“扯淡不是?”陈太忠听得嗤之以鼻,无证载客这确实也是非法营运,但是,“打个双闪没人证,车就被拉走,车主肯干休吗?”

“这还不是看人说了?。散妩雅听到这里,禁不住插话了,“前两天在荷塘阅色的时候,那小个子警官不是说了吗?我的车有非法营运的嫌疑”,你没听到?”

“哎呀,确实”。陈太忠仔细回想一下那天的情景,隐约记得还真有这么一句话,不过,这反倒让他有一些期待和兴奋了,哦,这家伙骗术没有我想的那么低劣。而且,这借口听起来比较离谱,细细追究的话,反倒是显得相当本地化,更衬托出真实,嗯,此人,,不能小看。

别说,松峰这地方还真不他们刚才去的允新高科技开发公司就是在西城区,而赶到西城区交警大队旁边,居然就用了将近三十分钟。

还没下车呢,陈太忠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王碧富,大冷天里,那位穿一件带毛领子的宽大的皮衣,下身是灯芯绒休闲裤,足蹬略略发白的浅榨色皮鞋,看衣服品味和搭配,到是有点像衬俩钱的主儿。

王碧富见到一辆西平牌子的帕萨特停在自己跟前,奇怪地看了一眼,双手揣在兜里继续东张西望,接着愣一下,又扫一眼车里的美女司机一有意无意地那种。

“是王总吗?。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人从车后下来了,满面笑容,紧接着副驾驶上的年轻人夹个手包也下来,王总怔了一怔,方始笑着点点头,“刚才是您,,从我们公司打电话过来吗?”

“是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顺手一个神识丢过去,又看一眼身边的摄影师,才转头来正面打量王碧富。

要说这王总,看起来黝黑粗壮满脸的横肉,实在不像个文化人,更别说首席研究员什么了,除了那副眼镜,能让他看起来像个学者的,只有那个地中海发型了,中间油光铮亮,周边有些稀疏的毛发。

“我的车是普桑,口6年买的,车号是碧锄。”王碧富倒没在意对方看似有些失礼的打量,笑着对年轻人解释,“哦,对了,忘了问了,您贵姓?”

“免贵姓成”陈太忠有意把前后鼻音混淆一下,以免这厮关联想像到自家老爹头上,然后笑着微微摇头,“我那朋友开会呢,不接电话,等一等我再联系”听说你们公司是搞特种材料研发的?”

“是啊,我搞的多种材料和催化工艺,都获蹦”家专利。王总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其中有此,共翱竹”册发。对咱们国家来说,具有发时代的重大意义

“哦,都有些什么呢?”陈太忠从口袋里摸出一包中华烟来,递给对方一根,又散给摄影师一根,犹豫一下,自己也叼了一根,信火机,“铮”地一声脆响,给两人和自己点上烟,“说一说?”

“目前比较成熟的产品,是绝缘漆包线,比国外同类产品价格低了将近一半”王碧富倒是直接进套子了,“生产工艺也很成熟,成总,估计花多少能要出来车?没个车实在不方便啊。”

“我朋友是城建委的,估计砍下一半不成冉题”陈太忠笑着胡说八道,刚才在车上他了解到了,这执法大队是归市政管的,不过松峰没有市政管理委员会,倒是有城市建设委员会,这市政局理论上要听城建委的。他的用心才不在这个上面,全放在了如何诱导对方上,“他这个会还有半个小时,”两天你都等了,不差多这一会儿吧?”

“那倒是”王碧富略带一点尴尬地点头笑一笑,不过犹豫一下,他还是解释一句,“不过城建委的人有点够呛,我找市政局都不太管用,你不知道,”

“行了,问过才知道”陈太忠摆一摆断了他的话,“你能不能把这个漆包线的价格和市场前景帮着分析一下?”

无妄

王碧富屡次三番被这样提醒,实在也避无可避了,只好一五一十地跟陈太忠讲了起来,讲了约莫三分钟,他发现那个美貌的女司机下车了,手里还拿个不大点拍西拍的。

这也是三人在车上聊过的,一致认为针孔相机要拍,这个相机也要拿下去试一试对方的反应,这个相机的像素比较高,多拍几下王蛰富,也方便大家将来辨认。

王总见她下车,嘴巴登时就是一滞,接下来说话也含糊了许多,紧接着眼睛就是一瞪,冲远处一指,“看到了吧,成总”我就是这样被他们拖过来的!”

陈太忠扭头一看,就见一辆拖车拖着一辆墨绿色富康驶了过来,接着一打方向盘,就他们身边驶进了院子里。

这个院子,就是暂扣各种车辆的停车场,陈太忠后来才知道。原本这是交警队的地盘,不过由于这个停车场跟交警队本部离得太近,遇到那不太方便推辞的被扣车的主儿,这样的距离未免就会给队里造成经济上的损失而这年头找得上交警队关系的,是越来越多啊。

所以,交警队就将停车场转移到了一公里外的地方,这样做不但是为了避免经济损失,也能在保证严格执法的同时,避免同志们犯错误,是对自己同志的爱护,而这个空出的停车场,就租借给了执法大队。

“咦?那车上还有人呢”摄影师眼睛尖,一眼就看到富康车的驾驶位上坐了一个人,“这车主挺横的嘛

“横什么?进了这个院儿,再横都没用”。王碧富冷笑一声,“我这不跑黑车的都被冤枉了,他这跑黑车的就别说了。

“你真的是被冤枉了?”散妩雅讶异地看他一眼,“不是挣外快?”

“啊,多稀罕哪,我差那点钱吗?”王鉴富原本还是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听这话,眼睛登时就是一瞪,看起来到是有点吓人,“要真的非法营运了,我就交那一万的罚款了”愿赌服输嘛,你说是不是?”

嘿,这家伙的逻辑真的很冉密,陈太忠心里听得暗暗感慨,你要是不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那做点小坏事儿,还真的就尽快交钱走人了

这符合正常人的心态。

所以说这骗子对人心的掌握,真的是太强了,他正感慨呢,散妩雅走了过来,将小嘴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我也觉得,王总可能真的被冤枉了。”

冤枉就冤枉吧。陈太忠一开始没多想,可是转念一想,这不对啊,他非法营运是被冤枉的,那我认为他是骗子,岂不是也是冤枉他了?

他之所以认为王碧富是骗子,主要是因为两点,一个是他老爹说此人有这么个嫌疑,所以他就这么认为,是先入为主的缘故。

其次呢,就是王总不接办公室电话。不通钱到了。人就联系不上了,通常情况下,这就是骗子们的正常反应。

这两点,就足以让他认为此人是骗子了,虽然这几百块钱真的不多,不过全国两百多个地级市,挨个骗一遍也不少钱呢。

然而,他们刚才去允新公司了,接待小姐也给出了理由,说是王总车被扣了,这两天人不在办公室,手机又换号了那就是说,你们联系不上他是正常的。

王碧富是公司的老总,人不在的时候办公室是锁着门的,所以这么说的话,要是被冤枉地扣车是实情的话,陈父联系不上此人,情理上也是说得过去的。

既然情理上是说得过去的,那么此人是骗子的可能性就不大了这让陈太忠觉得非常地没有面子,脸也有点发热,合着是我冤枉他了?

你这话怎么说的呢?他白了散妩雅一眼,网要说什么,刘赛打来了电话,“太忠你走也不说一声,工商和劳动局的人追过去了,西城交

“哎呀,我得给杨主任打个电话说一声,我这边找到王碧富了。让他们不用等着了”。陈太忠笑着答一声,压了电话。

他左右看看,有两辆车似乎是在允新所在的写字楼里见过的马路斜对面更有一辆面包车,据说车上还放着大摄影机,考虑到这些人的关注,陈某人心一横这绝对不会是我错了,丫挺的绝对是骗子!

给杨关拨个电话,说明了事情,放下电话之后,他四下看看,犹豫一下,走上前问王碧富,“他们当时是怎么冤枉你的呢?”

王盗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院子里传来了大叫,“我绝对没有非法载客,他拉开我的车门就蹿进来了,说是他胃疼,要我拉他去医院!”

“哦,就是这样”王总苦笑一声,大拇指向后一指,“我遇到的也是这情况,人家说了,到地方给我二十,我都没说要收钱,,但是人家疼得都快死了,我能不管吗?反正要打架的话,我也不怕他是坏人”。

那是,别看他带着一副眼镜,那身板还真不是白给的,而且冲他脸上那横肉,敢上他的车的主儿,也得有点胆子呢。

“所以我说,王总可能是冤枉的”散妩雅嘀咕一声,转身向院内走去,“我去看一看他们是怎么栽赃的,将来也好有个防范

“陈总您看”这个,?”摄影师也有点挠头了,看向陈太忠的眼神里,似乎也多了一点嘲讽一反正陈主任觉得有点嘲讽。

“都去看看嘛,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陈太忠看见他这个眼神,觉得自己的脸越发地有幕热了,怎么,莫不成你也以为我是冤枉好人了?

他们走进院里不久之后,别的几辆车上也陆陆续续下来几个人,走过去看热闹,更有人进去之后,远远地、隐晦地冲陈总微笑着点头

没事,我们跟进来了。

陈太忠并不认识这些人,这些朋友也是应领导的托付来帮忙的,没尘埃落定之前,自然也不便上前来招不过,能让领导如此看重之人,谁还不想结识一下?

可是这些善意的笑容和隐晦的招呼,让某人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了:不行,姓王的你必须得是骗子,要不然我可不能跟你善罢甘休。就这么一段时间,院子里已经围了一大堆人了,富康车的车主是一个略瘦的年轻人,长得也挺白净的,声音却是大得出奇,他一蹿一蹿地指着某个站在众人背后的小个子,“你妈的,你给老子出来,老子说要收你钱了吗?”

他面前站着四个大汉,全都是膀大腰圆的主儿,死死地挡着他的去路,其中一个冷笑着回答,“你说不要钱,钱怎么就到了你手上了?”

“我一个劲儿地说不要,那孙子硬塞的!”年轻人的火气,还真不是一般地大,他手指小个子。“麻痹的老子差那二十块钱吗?孙。子,我饶不了你”。

“那你为什么要拉他,你认识他吗?。旁边一个胖大的中年人冷笑一声,手很随意地一挥,“少说这些废话,回家取钱吧,一万的罚款,当天不来的话,以后每天二百的存车费

“,他说他疼得要死了,我把他撵下去?”年轻人气碍手一指那中年人,“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你?我查那二十块钱?”

“麻痹的,我也不差那二十块钱啊”。王碧富看得叹口气,低声嘀咕一句,扭头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成总你看到那小个子没有?那就是托知,”

“刚才我就说了,找市政局的怕是都不顶用,执法大队要给这些人分红呢,城建委的”除非你找城建委的大主任出来,估计能给个五折

“这个陈太忠古怪地看他一眼,一时间居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这家伙就算被冤枉了。也不能说他就肯定不是骗子吧?

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手机响了,正好他可以借接电话的工夫,考虑一下对策,然而,一见电话号码,他又是一阵头大,来电话的是他老爸,“太忠,那个”那个漆包线货到了,运货的零担坏在半路了,你说说这现在的货运公司,都是什么玩意儿嘛

“老爸,不带这么搞的啊”陈太忠登时就噎住了,好半天才哭笑不得回答一句,一抬头,正好又看到一个人很隐秘地冲他微笑点头”

“啧,这也不集怪我啊,那边电话死活没人接,手机关机,有他们这么做生意的吗?”陈父的火气还挺大呢。

“我不跟你说了”陈某人气得啪地压了电话,一时间竟然欲哭无泪,说不得背转身子仔细琢磨,哥们儿这这这”怎么收场啊?

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琢磨呢,猛地见到散妩雅端着凹跑到自己面前,满脸的惊慌,紧接着脑后风声响起,他下意识地一侧身子,只觉得嗵地一声闷响,一根胶棒重重地砸在了肩上。

苦笑,每个月月初都能在月票榜前列,然后就下滑,唉,月票前十五等于一个小推荐的位置,朋友们搭把手,让风笑在上面多呆两天成不?现在是第十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