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5 大混战2076下台阶

2075大混战2076下台阶

前文说过,陈太忠沉迷起什么事情来,那真是魂游万物之外,尤其是,他老爹不负责任的猜测,让他陷入了无比的尴尬之中惊动了那么多人,那么多部门啊。

那么,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事情,就很正常了,尽管他后面已经是天翻地覆一般地热闹了。

镜头回放一下,就在陈太忠接电话的时候,那富康车的车主一怒之下,从车里摸出一把刀,执法大队的人只当这厮要捅那托儿呢,哼一声就拎着胶棒围了上来。

不成想,年轻人不是桶人,而是流着眼泪大喊一声,“我真的冤枉啊”。一句话说完,左手放在车前脸上,右手重重地一刀砍在自己的小指上。

刀过。指断!

这真的是受了大委屈了,尤其是此人长得文质彬彬的,虽然大家猜得到这人敢载着陌生人往医院送,肯定是得有点胆量的,但是自已,把自己的手指砍下来,想一想就可以知道,那得是多么地气愤和绝望?

“哗”地一声,围观的人的登时就炸锅了一某人除外,而那些正要上前的执法大队的人员,也被这意外所震惊,居然齐齐地止住了脚步。

”我用我砍下来的指头发誓”年轻人用血流如注的左手举起了自己的小拇指,尽管他疼得脸色惨白,但是胸口有一口气憋着,他的声音依旧洪亮最多就是有点颤抖,“我只想送人去医院,没想要钱!”

这个年代,能拥有一辆价值十来万的富康的主儿,家境都不会太差,年轻人被逼得做出如此的举动,却是不肯出那一万的罚款,肯定还是气过头了,这一手出来,就算有人心存怀疑此人是不是黑车,这一刻也绝对会相信:人家是无辜的!

”你再砍两根手指头,也证明不了你不是开黑车的”。一个大汉冷笑一声。他见众人都被镇住了,自然要出声解围,大家敢挣这个钱,就不怕这个麻烦。

这话的逻辑是没错的,但是这个场合这种气氛下说出来,真的有点过于冷酷和无情了,不过还好,院子里站着足足有二十个执法队员。有人心有不忿,也不敢吱声。

只有那白哲年轻人,兀自举着那根血淋淋的手指,大声嚷嚷着,鲜血洒徊地冒着,顺着他的手腕,很快地濡湿了他的袖筒。

“小伙子,你得止一下血了”。终于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不过眼了,向前迈了两步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住脚。向周围看一看,“大家做个见证啊,他的手指头是他自己砍下来的,不是我干的。”

“行了行了,我们做见证”。众人胡乱嚷嚷着,中年人笑一笑,上前麻利地抓住年轻人的手,掐住了他的手指根部。“别动别动。你有绳子、皮筋什么的没有?”

这中年人一闪,露出了他身后的散妩雅,散总初开始看到此事,心里也是震撼异常,正好她手上拿着一个驯,本来是用以偷拍王碧富相貌的,见此惨剧,说不得躲在中年人身后。悄悄地探出个镜头来拍摄一一反正她个子够高。

不成想这中年人的热血尚未完全泯灭。居然就那么走出去了,散妩雅登时就藏不住了,好死不死的是,那个疑似领导的中年胖大男人觉得局面有点尴尬,讪讪地扫一眼人群。

他见到一个高挑美貌的女子站在那里,先是眼光一滞,待看清她手上的物事后,些孔登时就是一缩,手一抬就尖叫了起来,“谁让你拍摄的?给我把她的相机砸了。”

所幸的是,散妩雅见中年人往前走,略略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不妥了,见四五个大汉扑过来,转身扭头就跑,嘴里还大叫着,“陈太忠,陈太忠,,太忠,救我啊

这倒不是她舍不碍手上这么个凹,她是知道自己一旦被纠缠住,后果不堪设想,前一阵儿松峰市百”区建筑公司总经理卫文华,就是带着新买的刨,拍了某局长司机老爹出殡时的壮观场面。

因为在被发现之后,卫经理一开始拒绝交出存储卡,被众人一顿老拳暴打,到最后不但相机没保住,那帮人抢了之后相机,为了泄愤继续拳打脚踢,将人活活殴打致死。

反正,散妩雅是见过陈太忠在荷塘阅色出手的,对他的信心还是很足的,又由于陈某人的个头真的不低,她一眼就看到了这家伙背转身不知道在干什么。

跑到陈太忠身前,她就觉得自己安全了,追来的人一边觉得此人碍事,一边隐隐也感觉集来了。这高大的年轻人,没准就是这女人的仗恃一反正这个加是不能让拿走的。

说不得,这个抬手就是狠狠地一棍子,砸向高大年轻人的脑门,一来是驱开障碍,一来也不无杀鸡做猴之意。挡路的你给我滚蛋!这胶棒虽然是空心的,但却是加了料的优质橡胶,拎在手里都是沉甸甸的。运足力气打下去,打折了人腿都是可能的。

陈太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见到面前散妩雅的面容了,又听到背后风声响起,下意识让开脑袋肩头重重地挨了一棍之后,才反应过来她喊了俩字儿小心”!

去你大爷的吧!陈某人正纠结到无以复加呢,吃了这一棍之后,安二怒从头起恶向胆边生,转身抬手抓住那胶棒头。接。北处一个“重重的耳光,敢打我?真是活腻歪了你!

这次他可是真没留人。总是要注意个分寸的,因为他身怀异术,出手重一点就是人命官司,但是这次他急眼了,一巴掌就把人扇出去五六米远,手上都能感觉到“喀啦”一声一那位脖颈直接让他抽得错位了,后来保住一条命,却是高位截瘫了。

抽出去这个,别人又扑过来了,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倒持着胶棒就是胡乱抽打,眨眼间就放翻了五六个。

这院子是执法队的大本营,里面的执法队员足足有四五十个,眼见他如此生猛,大家才微微一愣,却听得那中年胖子大喊一声,“给我上,打死了我负责”。

有领导这句话,大家还怕个什么?胶棒不管用。咱不是还有别的吗?一时间就有人抄起搁在屋边的铁锹,挥着就上来了。这铁锹厉害啊,不但长。而且缘口锋利,挥起来带着风声,真要沾着一点,那就是一块儿被削下来了。赶得巧了,别说削个膀子,削条腿甚至半个脑袋都正常了。

这么一搞,旁边跟着陈太忠来的人不能坐视了,先是两个警察冲了出来”“警察。市局的,给我住手”。

“滚你妈的蛋吧”这边四五十号人呢,哪里鸟你两个小警察?大家都是有组织的,打了你照样有人负责,于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那俩警察就被打趴下了,其中一个手里的销子都被人抢走了。

陈太忠也不合适乱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散妩雅呢,定身术倒是能用,但是现场这么多人,院子外面都有人看了,他总不能让灵异事件乱演吧?

有四五个舞着铁锹冲过来的家伙,被他一一挡格回去,并且还借机放倒两个,正护着散总缓缓往院子外面撤呢,两辆警车呼啸而至,却是有人报警了。

来的是派出所的,跟执法大队熟惯,但是市局那俩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指着这些警察就骂,“我市局的,麻痹的这些人袭警,你小子们要是想在系统里干下去。就给老子滚一边去。”

正说着呢,西城分局的也来了,带队的还就是朱枯技,在场的人太多了,各个关系乱飞,听说这里发生,他带了整整地一辆依维柯的警察过来,

朱局长正说要维持治安呢。一眼就看到散妩雅和陈太忠了,登时就愣了,“呀哈小散,你这”又是搞什么呢?”

他挺会来事儿的,知道陈太忠身份敏感,也不去戳穿,就是找了散总问话,不成想有个市局的警察认识他,捂着腮帮子就过去了,“朱局你来得正好,这些人袭警,这可是你们西城片儿的事情,你看着办吧。”

朱格枝随便问两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上前就要抓人,“是哪些混蛋袭警来的小何你给我指出来。”

中年胖子听到这话不干了。“我们执法队执法呢,你搞什么名堂?不把这些违法的刁民抓走,你抓我们执法人员?想不想干了你?”

“你再这么说,我抽你个孙子,你算老几啊?”朱枯枝眼睛一瞪,原本朱局长以副处之尊,是不会这么村俗的。但是面对一帮粗人。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说我是过来打酱油的,反正他是知道陈太忠的大能,心说就算区委书记来了都得盘着,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呀,有本事你来抽我啊”。中年胖子冷哼一声,这种大场面他也见识过一二,反正眼前亏他是吃不了,而大家都拇这一口食,他也不能落了威风。

“给我上”。朱局长手一挥,十来个警察围成一个弧线,缓缓地逼了过去。执法大队这边也不含糊。二十多三十号人马手执胶棒就迎了上来,一时间,双方就僵持在了那里。

这种情况下,隔壁交警大队的领导也坐不住了,一开始,交警队的人马就是在那里看戏呢,市局的?打也就打了,反正不是我们动的手。

可是等到分局的跟执法大队的对峙起来。这边就无法坐视了,于是交警队的李政委就从隔壁赶过来了,“朱局朱局。大家伙儿消消气儿。”

交警队的政委,是分局的副政委兼的,跟朱枯枝是一个级别的,可是朱局长不肯干休啊,“老李,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看他们把市局的同志都打成什么样了?也不是我说你,,这停车场租给谁不好?。

李政委见那俩市局的同志鼻青脸肿地看着自己,只能苦笑一声,将朱枯枝拽到一边去轻声嘀咕。“朱局,这是地头蛇啊,你犯得着跟他们这么认真吗?”

谁说警察没有怕的?照样有怕的人,你逞一时之快那倒是痛快了,你办公不需要考虑水电交通的配合?孩子不存在教育问题?别的不说,只说环卫局的工人夏天少运几次垃圾,就够恶心人的。

“这是袭警啊”。朱局长大声地发话了。又一指对峙的双方,“老李你看看,看看,这叫什么?这叫暴力抗法啊

眼见局面稳定下来了。外面车上那位也扛着大摄影机进来了,中年人一眼看到,又努一努嘴,操,这个小相机没搞定呢。又跑进来个大的?

说来说去,还是执法队这边人;,是就分出几个人讨去。鳖边警察们不干”就讨去维扩方开始推推搡搡,眼见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警笛长鸣。一辆警车开道,后面跟着两辆大轿子车,车门一开小伙子们稀里哗啦地下饺子一般下车,这次却是市局防暴大队的赶来了。

两辆车里,足有十号人,下车之后二话不说就把院门堵住了,上前就抓人。有人想反抗。直接一顿乱棍打倒。

前面的警车打开。杨关杨主任从车里走了出来,四下看一看。也不跟陈太忠打招呼,冷哼一声,“敢袭警?全部给我带走,还死了我担着。”

“这位领导”中年胖子一见此人的说话和做派,知道来了一个大个儿的。说不得走上前笑着发话了,“这是误会,我们也是在执法,不知道您贵姓?”

“嗯?”杨关侧头看他一眼。扬起下巴斜着眼睛问一句,“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执法大队的副这位话还没说完呢,杨主任冷哼一声,“抓起来,带到防暴队说话。”

砌6章下台阶

中年胖子听对方如此吩咐。也不敢反抗,只能任由两个小伙子倒拽着拖走,嘴里却是在喊,“我哥是省委的…

“再逼逼,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大牙?”一个拖着他的小伙子火了,抬手冲着他后脑勺上来一下,“想死直说,袭警你还有道理了?”

省委的?杨关听得都想笑,你要说个省政府还好一点,省委的,”切,都不用蒙老板出面,那主任直接就搞定了!

他不跟陈太忠打招呼,那是因为不想破坏人家抓骗子的布局,不过陈主任心说这是一个极好的契机,我必须抓住了,说不得冲杨关笑着点点头,“杨主任,才过来啊?”

“哦,是你叶”杨主任做恍然大悟状。走上前笑着跟他握握手,却是依旧没有点出他的身份,“这么巧,你也在?”

“不是巧,我就是当事人啊”陈太忠摸一摸膀子,到吸一口凉气,“他们栽赃陷害。害得当事人断指起誓。散总正好拍下来了。他们就追过来,结果把我打了。”

来的路上,杨关已经把大致情况了解清楚了,不过眼下肯定还要假巴意思地听一下,接着扭头看一眼那断指的青年,手一挥,“赶紧送这人去医院,接得快的话,没准还接得上西城区这帮混蛋!”

“叔,谢谢你了”那青年强忍着疼痛,冲杨主任点点头,转头又一指那栽赃的小个子,“能不能麻烦您把他也抓起来?这家伙就是专门坑害车主的。”

杨关面无表情地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陈太忠点点头,“杨主任,这些人该抓,回头我把拍的录像给您看,这哥们儿…”一边说。他一边抬手拍一拍年轻人的肩膀,“这哥们儿我罩了,有啥事儿都算我的。”

“切,看你这话说的”杨关算是听出来了,陈主任这是不想抓骗子了,要不然不会这么高调的,说不得笑着摇摇头,又转头看向青年人,“小伙子,还有什么人敢欺负你,去市局找我杨关,别害怕,这天底下,总有公平和正义的。”

王碧富在一边看得都傻眼了,心说这成总是什么人啊,怪不得说话口气那么大,照眼下这情况看来,别说城建委主任,怕是市警察局局长来了,也得认这位主儿。

王总当然不相信杨主任是正义感过剩,才会管那个断指年轻人,人家也不是才看见那个断指的,眼下成总说要罩这个年轻人了,这杨主任才报出名号。

他正感慨呢,过来两个年轻人,一人一只膀子拧住他,就要给他上手镝一没办法,谁让他长了一副酷似歹徒的面孔呢?

“成总,成总”王鬈富忙不迭叫了起来,“我,我不是执法队的,您给做个证,我也是车被暂扣了的”

他一叫,拧他的俩人力道就放松了,陈太忠回头看一眼,笑着微微点一下头,也不说话,不过这一点头,足以让王总从地狱门口回到人间了。

那杨主任也看他一眼,扭过头低声笑着发问,“陈主任,他就是那个姓王的?”

“今天我顾不上理他了。便宜这家伙了”陈太忠听他这么说顺势借坡下驴,笑着点点头。又皱着眉头摸一把自己的肩头,呲牙咧嘴地倒吸一口凉气,“不行,我非要看看这帮打着政府旗号的家伙,到底有多肮脏。”

”那行,我让他们散了。什么时候你再搞他?”杨关笑着点点头,不成想陈主任摇摇头,“算了,我觉得为几百块钱不值得,不是他,我还不知道这里居然搞成这样了。

“啊?”杨关讶异地看他一眼,愣得一愣之后,笑着点点头,“其实…也是啊,那这么说,以后没事了?”

“以后得空了,我批评教育他一下算了。”陈太忠无奈地叹口气,“要是这家伙冥顽不灵的话。那就再说了”今天这事儿真的太让我气愤了!”

“那是”杨主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又摸出了手机,轻声地嘀咕一句,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那就告诉他们是个误会好了。”“呵呵”陈太忠微微一笑,点点头。也摸几丁讥,皱着眉头叹口与,“迈得给刘市长打个电话,唉,火卞真的太热情了

接下来,陈某人做为“受害者”和见证人,跟着去了一趟防暴大队,接着又去一趟医院,拍了个片子拿在手里,又回到了防暴大队。

等他回来的时候,防暴大队里已经热闹得跟开了锅一般,西城区政府来人了,市政府也来人了,市局来了一个副局长,分管治安的,大家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就今天这个事情做讨论。

执法大队也有几个受伤的。被送往医院了,这也很正常一一能在执法队讨生活的,肯定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知根知底的,治好也没人敢跑。

“陈主任来了?”杨关正跟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见他过来,终于长出一口气,关心地发问了,“您肩膀怎么样?”

“骨裂”陈太忠扬一扬手里装片子的牛皮纸袋,淡淡地回答,“那帮混蛋都关在哪儿呢?我挨个去收拾他们。”

“我们在开会。请问你是什么主任?”一个眼镜中年人发话了,他见此人大模大样地走进来,已经很不爽了。不过今天来的各路神仙太多,他也不想得罪谁,眼见对方居然说要去打人,这就实在忍不住了,“事态刚刚控制住,我们正在研究处理方案。”

“你研究什么处理方案,关我屁事?”陈太忠眼睛一瞪,冷笑一声,“我就知道我被人打了,骨裂,我要报仇!”

“这个人是谁?”中年人见这话不是个路数,侧头看一眼杨关,“既然杨主任你认识他,先请他出去好吗?”“你是打算故意跟我作时了?”陈太忠不等杨关回答,冷笑着走上前,将纸袋向桌上一扔,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脖领,“信不信我也把你打个骨裂,然后慢慢地等处理?”

“我说,你先出去好吗?”这次说话的。是个黑脸的中年人,这是市局高副局长,他不摸此人的路数,但是他感觉得到对方的嚣张,所以就算见不惯,也不愿意轻易地得罪,只是不动声色地发话,“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我本来就是要出去的”陈太忠哼一声,一抖手上的中年人,“是他自己话多眼镜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

眼镜中年人被他这么一抖。眼镜都快掉下来了,心说这厮不知道我是哪个单位的都敢这么愣。那我肯定不能告诉你了,于是无畏地直视着对方,轻蔑地紧闭双唇不肯开口。

“老杨”高副局长看一眼杨关,他也不傻,吃撑着了去招惹一个不明来路家伙?

“太忠,你集去找赵大队长,他知道人关在哪儿”杨主任早被他们折腾得虚火上升了,说什么政治部主任你不该随便调动防暴队,于是顺势就点一把火,“你就说是我说的,让他带你找人。”

“老杨!”高局长又喊一声,声音里就带了愤懑出来,眉头也皱了起来,但是他还是不敢多说。杨关都这么说话了,这位爷肯定来头大得出奇一十有,此人就是让老杨出手的根本原因。

“你给我闭嘴!”陈太忠冲他一瞪眼睛。高局长这下就算是泥人,也被激出了三分火气,说不得恶狠狠地回瞪着他。

陈某人毫不示弱地跟对方对视着,手里又抖一下眼镜男人,“杨主任,这个人是谁“哪个单位的?”

他对黑脸男人倒是没什么感觉,关键是戴眼镜这个家伙让他恼火不已,他一进门,这厮就高高在上地、傲慢地发话了,你小子跟谁摆谱呢?“我到要看看你是多大的领导。”

“大家等一等,我介绍一下。太忠你先冷静”杨关见他抓住人不放,说不得举起双手摆一摆,敢情眼镜男是市政府焦副秘书长。在座的还有西城区区委办副主任,和西城城建委副主任。

反正这种情况,来的肯定都是副职,正职要来就没有回旋余地了一

而且,只要大家有点脑子,就知道这些副职说的话,并不仅仅是代表他们个人主张的。

介绍完在座的人,杨关才笑眯眯地一指陈太忠,“这是来自兄弟省份的客人,凤凰市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他在咱这儿受委屈了。”

这话说完,一屋子寂静。大家都在盘算凤凰科委的一个小副主任怎么会这么猖狂,不过想着想着,每个人的脸都沉了下来,甚至。那西城区城建委的副主任连放在嘴边的烟都忘了吸。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屋里高大的年轻人。

“切,一个正处”陈太忠冷笑一声,手一松将此人送回座位中,“被害人连发言权都没有了。我还以为你是个正部呢,这么牛逼,老杨,我出去了啊。”

说完,他点点头,就那么转身走了,他跟邵国立、韦明河等人接触得久了。那公子哥的做派根本就是信手拈来。

“这是从天南来的?”高局长怪怪地看着杨关。心说怪不得老杨你今天跟打了鸡血一样,合着为了这个人啊?

又是七千字,很危险地吊在第十五的位置上,再往前走一点成不?强力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