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7 协商2078不做好事

2077协商2078不做好事

宁可村俗,也不要成为众矢之的,他心一横手指对方“你知道个屁,现场不止两台机子,见过傻的没见过你这么傻的,陈太忠愿意的话,今天的事情能上了明天中视的热点访谈……我说,就算你对姚市长有意见,也不能这么阴人吧?”

“杨关你混蛋”,焦秘书长一听也恼了,什么叫我对姚市长有意见?也是一拘桌子站了起来“你当我不知道,』热点访谈》一周的内容都是排好的?来,让他明天给我播一下。”

“这话可是你说的?”杨关冷笑一本,不再看他,四下扫视一眼,“有人反对他这个意见没有?”

“行了行了,老杨你与乏歇气儿”,高局长站起身来,走到杨关身边笑眯眯按一下他的肩头“话赶话没好话,焦秘书长他也是为了咱这个集体嘛……我说,陈太忠真有这么大能量?”

“你就当是我吹的好了”,杨关气哼哼地坐下“人家……哼,我这辛辛苦苦的,你们以为就是为了我自己?”

“这事儿一旦张扬出去,省里都未必顶得住,你以为我就跟某些人一样,眼里只有个市里,啊?跟我讲大局感……狗屁,就是那点鼠目寸光!”

这一字字一句句的,针对的就是焦某人,然而,可怜的焦秘书长连计较的勇气都没有,坐在那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来“那我们任由你防暴队扣着执法大队的人,就合适了?”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又走进一个年轻人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模样,根本不带看别人的,而是冲杨关点一下头,淡淡地发话了“杨主任,请你出来一下。”

“我说你没看见我们开会呢?”西城区委办的副主任听到自家的执法大队招惹了这各一尊大神,正在那儿郁闷呢,眼见又进来一个不懂事的年轻人,心里这火气真的压不住了,“麻烦你在外面等一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脚上一阵剧痛,敢情是焦秘书长重重地踩了他一脚,旋即秘书长笑吟吟地站起身来,微微点一下头“那处长来:i;。r+。。

碧空第一秘所到之处,连焦某人也只有打个招呼的胆量,一个字都不敢多说,高局长也认识那帕里,慌不迭地站起了身,其他几人见状,也赶忙起身,却是起立得有点不摸头脑。

“嗯”,那帕里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就算是对在座众人的招呼了,正是他所在位置该有的风范和气度。

“高局长,我出去一下”,杨关招呼一声,说起来,他其实跟高局长相差也仿佛,他是副厅待遇,而高局长是局里为数不多的实实在在的副厅,点一点头之后就出去了。

“高局,这事儿……得压住啊”,焦秘书长见那帕里都来了,一来还是只认-杨关,那么只要是个人,就明白那大秘来此是要挺谁了,一时间真有点垂头丧气了“市里也没有帮西城区摆脱责任的意思,就是要求你们顾全大局。”

“嗯,我能理解”,高局长点点头,却是觉得脑子里像进了一团浆糊一般,感觉转动得都不太灵活了,这杨关什么时候搭上那帕里了?不过嘴JL的套话还是跟得上的“咱们不慌做出结论,看看杨主任是个什么意思。”

他说的是看杨主任的意思,其实大家都知道,就是想看看那处长来是干什么来的,省委针对这件事,有什么精神要传达的。

杨关出去了不到三分钟就回来了,那帕里是问陈太忠在哪儿呢,他指点一下实在用不了多大工夫,走进来之后,向椅子上一坐,手向桌子上一放,端起茶杯轻吹两口气,又轻啜一口,也不看在场众人。

等他放下茶杯抬起头来,发现大家都看着自己,于是头一低「又伸手去拿茶杯,麻烦你们继续给我施加压力吧。

屋里沉就了大约两分钟,高局长终于忍不住发话了“杨主任,省委有什么新的精神,需要传达的吗?”

“也没什么,那处长是来找陈太忠的”,杨主任低头又吹一口气,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对陈主任的伤势……嗯,很关切。”

“那你认为,现在咱们该怎么办?”焦秘书长这一下是真的慌了,他刚才的坚持,一来是受了市里领导的指示,二来也是得了省委某人的托付,眼下倒好,陈太忠的伤势居然引得那大秘亲自前来过问,他不慌才怪。

“我的意思早就表达出来了,是你们不同意”,见对方草鸡,杨关也懒得再说风凉话了,就那么淡淡地回答“诬良为盗还有脸向市局施压,有些人就是该好好地治一治了。”

“我坚决支持杨主任的观点,这股歪风邪气必须刹一刹了”,高局长一拍桌子,扫视一下在场的众人“要从严、从重、从快处理,谁有不同意见?”

屋里又是一阵寂静,好半天之后,西城区城建委副主任才轻声嘀咕一句“我希望咱们能就事论事,不要盲目扩大打击面。”

屋里就是他的位置低,扎扎实实的副处,西城区委办的副主任都是正处待遇,所以某些得罪人的话,也只能出自他的口了一一好吧,你们处理吧,但是不要牵扯到其他人好不好?

当然,没人会回答他这昝话,这东西崛鳎÷蝣在和不答应没啥意义,也是在座诸位说了不算的,既「然艟了不算,又有可能得罪某一方人马,被别人记恨上,那倒不如听而不闻了。

“既然没不同意见,咱们搞个会议纪要?”高局长瞥一眼焦秘书长,今天他的风头被杨主任抢了个底儿掉,不过他也没为此着蚀,只是想着杨关你有能力扛,我可不行。

所以,他就要借此通着市政府副秘书长签字画押,以避免将来有人找后账一一当然,你姓焦的带种的话,可以试一试拒绝嘛。

“我……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相关领导”,焦秘书长被挤兑到这一步,实在也无法逃避了,一边说,他一边冲杨关无奈地苦笑一下,“杨主任,咱们一直是就事论事的,其实我对你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是相当钦佩的。”

杨主任面无表情地点一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接着又低头去喝茶,心里却是不无鄙夷:切,相当钦佩吗?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的,让我“后果自负”!

他们在这里开卖-扯皮不提,那处长顺着杨关的指点一路找过去,才发现陈太忠正手持一根皮带,将一个胖大中年人踩在地上,不停地抽打着“敢让人打我?你牛得很嘛,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执法大队副大队长?”

章不做好事“大哥,不要打了,疼啊”,中年胖子在地上没命地挣动着「甚至地皮都因此他的挣扎而微微地颤动着,隔得老远都能感觉得到。

“你也知道疼啊?”陈太忠冷哼,手一甩,啪地又是狠狠的一皮带,也就是他了,揍个别人未必踩得住这胖子“这点小伤就叫疼,那切了自己手指头的该怎么办?”

“我没让他切自己的手指头啊”,胖子还在没命地挣动,嘴里没命地分辨“就是十万块钱嘛,大哥,是他不舍得出。”

“啪”,又是一声,陈太忠冷笑起来“他是你爹,该给你钱?

揍你大爷的,看你做的这点缺德事儿吧,诬良为盗……还觉得自己委屈了?”

“松峰的黑车真的很多,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胖子还在狡辩。

“松峰的黑车多,你们就能理所应当地栽赃陷害了?”陈太忠听这厮还在狡辩,冷冷一笑,抬头又是没头没脑地几皮带“行,你有苦衷,信不信我栽赃你个杀人罪?”

“太忠,何必呢”,那帕里本不想多事,怎奈他身边还跟着防暴大队的赵副大队长,说不得只能微笑着出声“跟这种小人物叫什么真?”

“他也配我叫真?我就是欺负他呢”,陈太忠笑一声,又;J,此人两皮带之后,抬腿将胖子踢开,走到一边坐下“他能欺负别的小人物,我当然就能欺负他……混蛋,你敢站起来?”

那胖子被他踢开,晃晃脑袋刚想站起备躲开,听他这么说,只能继续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似乎是认命了一般。

“怎么钓鱼执法,就让你砩上了?”那帕里也是到他身边坐下「看一看他吊着的左肩膀,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不是去找那谁的吗?”

“这仅仅不是钓鱼执法,有区别的”,陈太忠暂时不想谈王罂富的事情,说不得就要叫一下真“他要诱惑别人开黑车,这叫钓鱼一一r一一一”

陈某人做过政法委书记,对这些说辞还是比较清楚的,欺骗和诱导别人违法,别人工当了,这叫钓鱼执法。

就拿今天那个断指年轻人来说,那个托儿上车了,那年轻人若是本不想拉他,但是想到不但能擘人,还能赚点油钱弥补些误工费什么的……总之,人家要是收了钱,这叫钓鱼执法。

当然,钓鱼执法也是很可恨的,然而像今天一般,托儿是硬塞钱过去,以达到暂扣汽车并且罚款的目的,这都不是钓鱼了,是栽赃陷害!

“那让那个年轻人提起诉讼嘛,栽赃也可以卒1刑的”,那帕里对这一套不是特别懂,但是大致情况还是了解的“你刚受了伤,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你觉得这种事情,可能判他刑吗?”陈太忠冷笑一声,他现在对官场中人的心态,实在太清楚了,这种涉及公器私用的天大丑闻,怎么可能公开审判?”政府公信力要不要了?再怎么取信于人民?”

“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那帕里笑着摇头,在他印象中,蒙老板的正义感还是比较强的,更何况这是松峰的事情,省里没准还能借此整顿一下。

“难……不好取证啊”,陈太忠摇摇头,大家都不是外行,有些话他也不怕直说,那年轻人断指明誓,从情理上判断,其人肯定是冤枉的,然而从逻辑上讲,没有必然的关联一一就是某个执法队员当时说的话,你再砍两根指头,也不能证明你就没有非法运营。

“那可未必哝”,那帕里听得就笑,随即看一眼站在身边的赵大队长“你……先出去一下吧?”

赵队长略略错愕一下,就笑着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顺手还带上了房门。

“栽赃嘛,谁不会呢?”见他出去了,那处长微微一笑,根本不看地上的那胖子“反正你都有这个意思了,把这个家伙整到监狱里住几年就完了嘛。”

“不想给蒙老板找邳麻烦,要「燮蠲!制人利用了,也没啥意思”,陈太忠犹豫一下,摇摇头气,“关键是今天没头没脑地挨了一棍子,我气得慌。”

“怎么可能扯到老板身上呢?松峰的事儿嘛”,那帕里还是笑,若是让外人看到,一向不苟言笑的那处长居然这么爱笑,怕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不过这个丑闻,对社会风气会影响很大。”

“是啊,都像他们这么搞,谁还敢做好事?”陈太忠听他这么说,一时火气,站起身又上前抽那胖子两皮带,才回来坐下,颓然地将皮带向旁边一丢“你知道我想起什么了?想起那个讹人的老太太了。”

那帕里的笑容登时僵在了脸上,好半天才叹口气“太忠,现在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信仰泯灭道德缺失,而且,他们的初衷……不是要整顿黑车吗?”

“这才是最可耻的!”陈太忠听得哼一声,嘴巴张一张,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趵然地叹口气,他能说什么呢?

“整顿黑车,其实很简单的”,好半天之后,他才闷声回答一句。

在他想来,这整顿真的很简单,放出风去,隔三差五地去黑车比较集中的地方转一囹,就足以吓得大多数人不敢这么搞了。

而且,你再把举报电话往外一公布,那就绝对少不了有心人举报,这年头谁也不傻,打个黑车,到地方下车的时候,死活不给钱一一你小子再要钱,我就举报你。

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吗?太可能了,毕竟你黑车不但不受保护,被举报了还要追加罚款,谁是傻的,还干这个?

当然,这么做并不能完全杜绝黑车,毕竟存在即合理,但是能最大限度地限制它的生存空间,这就足够了嘛,像有些打车不便的地方,黑车的存在相对也有其正面意义一一比如说谁家有人生急病了。

“说穿了,还是利令智昏”,想到这里,他的心情越发地糟敉了起来,却是连上前打人的兴致都没有了“这帮混蛋,好好赚钱很难吗?”

“行了,这家伙交给我,你不用管了”,那帕里听他都影射到湘香了,也实在无法坐视了“找个理由双开了就完了,到时候把消息放出去,有的是人找他的麻烦。”

要不说那处阴呢?他根本就不用将此人送进牢房,只要这家伙没了这个官位,那就再说什么都白搭了,而且他还不怕当着此人说出来一一身份地位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而且他太明白这帮狐假虎威的家伙们的心态了,越会玩法的人,就越知道清的可怕,他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怎么觉得,你是想为他开脱呢?”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想起来了,他有个哥哥在省委呢。”

“啧,就是他哥叫我来的,唉”,那处长长叹一声“本来想帮着说情的,这不是知道你受大委屈了,所以帮你出这口气嘛……你确定要把他弄进监狱吗?”

“呵呵”,陈太忠苦笑一声,沉吟一下之后摇摇头“算了,由你吧,光把他送进监狱,不能把这事儿公布的话,有意义吗?公器私用、栽赃陷害……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行,反正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那处长点点头“断指的那个,他要赔钱,那帮托儿也是有组织的……我全把他们送进去,这样你满意吗?”

“。,!、乡!发现,你这人特别没意思”,陈太忠侧头瞥他一眼「犹豫一下苦:荐被头“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挨个别人,可能就被打死了?

不光可己头无,拍录像那个人,也可能死。”

“但是事实上,你没死……”那帕里叹一口气,又指一下依旧躺在地上的中年胖子“你总不能要他偿命吧?”

“你要是不来,我有一万种玩死他的法子”,陈太忠瞪他一眼,站起了身子“世风不古,道德缺失啊。”

一边说,他一边叹口气,伸手去拍一拍那帕里的肩膀“老那,你的心里也没有是非了。”

“尽量去维护这个稳定的局面,就是我的是非”,那处长不以这话为耻,反倒是坦坦荡荡地点点头“太忠,我讲的是大是大非。”

“没意思,走了”,陈太忠向门外走去“老那我看着你呢,你答应了我,要处理好这件事的。”

走出去之后,他只觉得脑袋里空荡荡的,心里是说不出的不自在,在院子里转悠两囹,那帕里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低声发问“太忠,你今天这正义感,太强了一点吧?”

“主要是发现那个王鳖富,可能不是骗子”,陈太忠的心情很糟糕,眼下又是两个人,说不得就分说一二……

“哈哈,原来你是想转移日标”,那帕里一听就找到了其中关键,说不得轻笑起来“我还当你转了性子了,喜欢上做好事了呢。”

“蠢蛋才做好事”,陈太忠听得嘴角扯动一下,接着又笑了起来“是啊,没这个理由,我才懒得动这擘人呢,毕竟,人家有哥哥在省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