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9 结果2080新任务

2079结果2080新任务(求月票)

特大八卦,某神秘巨巨、财经巨子回归都市转型巨著《金权》,书号猛匆,本书首页有直通车,同志们速速前去围观。

陈太忠猛地发现,自己若不是想去做正义使者的话,那么心情就不会太糟糕,反正打他的那厮,颈雅错位了。而发布命令的胖子,也被他在防暴大队里殴打。

散妩雅得到了保护,而断指年轻人也会得到相应的赔偿跟他有关的人和事,以及他要罩着某人的承诺,都已经兑现或者即将兑现,那他还纠结什么呢?

哥们儿就算是神仙,也庇护不了所有的人和事,更何况这里是碧空,是松峰,是松峰人的松峰,是蒙艺的松峰,别人不操心,关我这天南人什么事儿呢?

想明白自己是在狗拿耗子,陈太忠的心里就平衡多了,这人活着,可不就是活个心情吗?而且仔细想一想,他也认为这种事若不是将自己卷了进去,而他又急需转移目标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去管!

所谓正义感,是针对邪恶而言的,没有邪恶哪里来的正义?然而邪恶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某些人能甩此获利。

说穿了,这是一个正义感得不到鼓励,甚至会被耻笑的年代,而与此同时,主持正义不但难以被人理解,成本也有点高。

不怕说一句极端的话,就算此事发生在凤凰,只要没有涉及到跟他有关的人,也没亲朋故旧来求助的话,他都找不出贸然伸手的理由一平白无故得罪人,那不是冒傻气吗?

我能在我的责权范围内主持正义,就不错了,陈太忠仔细盘算一下,凤凰科委、招商办乃至于驻欧办,不但内部没什么冤屈,外延范围也是很公正公平的,既然我是称职的,那么,别人的死活管我鸟事?

想通了这个道理,他也懒得跟这些人计较了,于是转身走向接待室。散妩雅和扛大摄影机的两人在那里。

防暴大队是杨关带过去的,所以这二位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但是很显然,这么将人放走了也不合适,毕竟这两人拍到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东西,该怎么处理大家要协商一下。

陈太忠也不怕这些人捣乱,这俩被请进来了,但是夹着手包偷拍的那个,却是把设备给他了,就算那两个录像被毁了,他手里也还有。

事实上,杨关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有了“不止两台机子”的说法一这件事捂是捂不住的,是否会捅出来,决定权根本不在他们手上。

陈太忠走进接待室的时候,看到散总和另一个摄影师坐在那里,刚和录像带都在手边,两人面前还摆着茶水和干果,朱枯枝坐在两人面前,怒视着一个矮胖子,至于偷拍的摄影师,则是两手插兜,貌似很无辜地站在那里。

见他进来,朱局长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个八度,“王大队,这事儿不是你说了算的,我劝你啊,有这时间还是去市局做检讨吧,你的人不但跟分局的人动手了,还把市局的两个干警打了,很威风啊。

“朱局您看这怎么说的呢?”矮胖子干笑一声,“我一向在区里办公,这帮兔崽子搞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市局那边有领导去了。”

“散总”还有你,走吧”陈太忠站在门口招一招算再叫真了,他就要招呼走人了。

“啧”矮胖的王队长扭头回望,见到他先是微微地一怔,旋即脸上就堆起了笑容,“这位朋友,麻烦你稍等一下好吗?”

他的话说得倒是挺客气的,不过显然这是身在矮檐下,由不得不客气了,然而陈太忠心里有火。哪里有兴趣理他?说不得哼一声,“做我朋友,凭你也配?”

王队长听他这么说,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的笑容就越发地明显了,“别生气嘛,今天这事儿啊,纯粹就是个误会,喂,散总,您等等再走啊。”

“。和带子给我”陈太忠一伸手。接过了那两样东西,转身向外走,王队长见状,兜屁股就追了过来,“喂喂,你知道你把这东西拿走是什么性质吗?”

陈太忠头都懒得回,带着人就走向了帕萨特,那赵大队长一直在院里逡巡着,眼见此人要带着带子走了,也着急了,走上前招呼一声,“兄弟,给个面子,你跟杨主任打个招呼再走,成不成?”

“行了,让他走吧”那帕里在他身后叹口气,轻轻地摆一摆手,太忠好不容易毛顺了一点,你就不要再刺激他了。

赵大队长刚才听杨主任介绍了,这位是蒙老板的秘书,眼见这位爷发话了,哪里还敢再说什么,说不得将身子让开了,可是那王大队长一见不干了,身子一纵就扑到了帕萨特的前脸上,大声嚷嚷起来,“这带子多少钱,我买行不行啊?麻烦您给我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啊。”

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也不说话,接着侧头看一眼赵大队长,大队见到他这般模样,说不得撇一撇嘴,手一招喊过两个防暴队员来,“来,把这个人给我拖开,他挡道了。

看着车前那张微胖的脸被人拽开,散妩雅轻叹一声,挂档起步,“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又何必那么放纵下面人呢?”

车才开到防暴大队的院门口。一个人站在那里摆手,示意停车,地中海发型和满脸的横肉,正是王碧富王总。

“停一下”陈太忠吩咐一声,推门下车,笑眯眯地发问了。“王总你还没走啊?”

“我的车还没提出来”王碧富苦恼地叹口气,又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成总,您是能人啊,帮着说一说吧?”

“哦,你去找他吧”陈太忠一指院里站着的那帕里,“他姓那,就说你也是车被扣的,他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那谢谢您了”王碧富看到姓那的年轻人冲自己这边微微点头,一时间大喜,“那咱们的合作,什么时候细谈一下?”

“没有合作了,凤凰那边的漆包线你要是敢出问题,我会来找你的”陈太忠笑一笑,顺手又拍一拍他的肩叹,卫住了。做为生意人。不要随便换手机号江”※

“凤凰的涤包线?”看着缓缓离开的帕萨特,王总的眉头微微一皱,旋即眼睛一亮,捂着嘴巴倒吸一口凉气,“不就是晚发了两天,至于这样嘛,”

在第二天中午,陈太忠离开了松峰,就在他即将登机的时候,听说了一个消息,省民政厅厅长刘栓魁去找蒙书记做工作汇报,说起了松峰市烈士陵园门口成为色情场所集散地,有辱烈士在天英灵,而且不听从厅里的劝阻。

“拆了,你亲自监督”蒙老板自有老板的气度,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你考虑一下,民政局那边该怎么处置?处分副职,或者正职去省委党校学习深造一年,不管怎么说,拿个处理方案给我。”

这就是对刘拴魁的回报了,刘厅长紧跟省委的意愿,这个同志的态度是端正的,也能积极地同歪风邪气做斗争。省里没有不支持的道理。

市局局长去党校学习一年,等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挂起来等分配了,蒙艺的态度很明确,这个民政局局长不听你刘拴魁的话,那就搞下来一当然,你要是觉得人家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者是不想惹人太多而想保他,我也给你这个面子,反正的话的孩子有糖吃。

刘厅长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刀光一闪就直奔正职而去,我又不是没给你机会谁让你眼里只有松峰市没有厅里呢?居然连暂时停业整顿的面子都不给。

反正这就是官场中不够谨慎的典范了,陈太忠是甩手走人不管了,不过,在他到达北京第三天,接到了杨关打来的电话,说是省里通报了发生在西城区执法大队的事情,要求广大干部引以为戒,就连分管城建的副区长都吃了一个严重警告。

“这是最基本的反应了,老蒙要是连这点头都不露,也真的就没咋。省委书记的样子了”他接这个电话的时候,许纯良正好在他身边,听闻此事是这么个处理结果,说不得笑着点评一句。

四新任务

许主任此次回京,一为探亲,二来也是将鲁班奖的事情办一办,承办此事的翟效方已经知道自己接的是许家子弟的活儿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比许家来头更大的活儿,他也不是没接过,规矩就是规矩一你想不讲规矩?可以啊,别找我来办。

不过,话说回来,这是许家自己的活儿,不是帮人介绍也不是外围工程,而是核心业务,那么,翟总多少也要给一点面子。

所以今天晚上,就是他请客,请许主任和陈主任,酒桌上陈太忠接到这么个电话,耸然也不怕说一下,这种事搁在碧空都算小事儿,搁在别的地方,更是不算什么了一鱼肉百姓、残民以逞的例子,少吗?

“也许吧,谁知道呢?”陈太忠笑一笑,老蒙能这么处理一下,到也算多少给了点面子,不过他不想让纯良这么说下去,说不得转移了话题,“老田上任了,他那个政法委书记,给谁了?”

“亏你也好意思问”许纯良瞪他一眼,又冷哼一声,“是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贾云升,那是老杜的人。”

两个市长的位置都稀里糊涂地让人拿去了,这个个置杜毅要是再不争,那估计就要被人笑掉大牙了,他出身省政府,任了省委书记不过半年毒,省政府这边有些人来不及安排,倒也是正常的。

省政府办公厅升为副省级之后,贾主任就已经是副厅级的干部了,这次能外放一个省城的副书记,倒也不算亏,至于他空出来的位子,就由蒋省长的人补上了一这也是应有之意。

许主任这般恼火非是无因,他老爹在天南,现在也是崭露头角能竖起大旗招兵的主儿了,这个消息他知道得也不晚,居然就没赶上趟儿,心里能痛快了才怪。

“呵呵”陈太忠笑一笑,也不理他,沉吟一下之后反倒是惊讶地咦了一声,“戴复没上去?他那个副厅,可是不如这个副主任顶用。”这就是副厅含金量的差别了,杜毅一走,省政府办公厅的副主任,就绝对赶不上省城市委副书记,而市工会主席又赶不上那个副主任一戴主席是蒋省长的人,如若不然,这两个位置哪个好,倒也说不好,只不过一个是边缘的一把手,一个比较核心罢了。

“戴复?”许纯良愣了好一阵,才将此人和自己的记忆对应上,说不得笑一笑,“怪不得老蒋说,要加强非公企业的党建和工会建设呢。合着还有这么一出啊。”

“嗯?”陈太忠听得一愣,忙问究竟,才知道前一阵蒋省长和许书记探讨了一下这个问题,党建工作肯定是绕不过许绍辉的。

不过,许绍辉对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答复,在许书记看来,搞这个东西没准有针对杜毅的嫌疑一这应该是省委书记操的心嘛,既然别的省没搞,天南又何必去出这个风头?

“唉,这你联想有点太丰富了”陈太忠笑一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蒋老板要动,眼界肯定也在省总工会上,一个素波的工会主席,能起多大的风浪?”

“不许人家先竖样板啊?”不知道为什么,许纯良越来越喜欢跟陈太忠抬扛了,当然,在陈某人看来,认为这是裸的嫉妒。

没错,就是嫉妒,按说许主任出生在一个条件极好的家庭中,背景也强,平日里接触的高层方面的信息不会很少,见识不会差了。

但是,丫不但在基层的工作能力上输给了自己,而且现在在高级一点的层面上,眼界也渐渐地不如自己了,那么心里有点小小失落也是正常的一红三代的优越感,不复存在了咋

不过,纯良越是这样,陈太忠就越要戳一戳他的痛处,说不得微微笑着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像咱凤凰科委,可不就是先树的样板,然后才推广的?”

“我就见不得你这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许纯良还真的中计了,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凤凰科委的崛起是在许某人来之前,太忠你小子不要口齿太轻薄哈。

刻。他就反应讨束自只的表现有点小家子与了,转。接着就是微微一笑,“原来你是想帮戴复,先在我这儿吹一吹风?”

你小子”陈太忠这下还真是自愧不如了,看看,这才叫政治敏感度啊,这样的关联想像能力,不是一般地强大。

他不过就是随口一说,但是毫无疑问。这就暴露了他跟戴复有联系的事实,然后人家顺着线儿就想到了别的,果然是家学渊源啊,于是苦笑着摇摇头,“我还真没帮他吹风的想法,他跟我的关系“很一般。”

“先竖样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翟效方终于抓到了机会,笑着摇摇头,他也是官宦子弟,对这样的言论插得上话,“体制结构的变动,都是自上而下的,用下面推动上面,可能性实在太小了,尤其是,你说的这个是省长,还不是省委书记。”

“下面有了动向,书记自然会警惕,哪里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翟总侃侃而谈,一时间颇有一点指点江山的味道,“除非是书记出面安排,这还差不多”可是他都是一把手了。真要变动,又何必从下面开始?除非是搞试点。”

“蒋老板怕是还没这个底气”许纯良笑着摇摇头,也觉得自己神经有点过敏了,于是撇开了这点心思,问起了别的事儿,“太忠你是打算直接出国,还是打算再母天南一趟?”

“怎么也得回一趟天南”陈太忠笑一笑,“我是从松峰去素波不方便,才来北京中转一下”田市长上任。我怎么也得去拜会一下主管领导吧?”

你小子是要拜见老丈人去吧?许纯良白他一眼,太忠跟田甜那点破事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许主任纯良的名声不是白给的,他肯定不会说这种事儿,于是笑着点点头,“那正好了,公交公司那个一卡通的钱,你去帮着要一下吧,六百万尾款死活不给。”

“咦,你跟陈放天说一下不行?”陈太忠听得有点好奇,公交公司也是多重管理的,建委对它的管理,主要是对线路审批和规划上,权力不算太大。

但是素波建委的主任陈放天跟许纯良关系好,在许主任还是许处长的时候,两人就有了密切的合作,现在更是纳入许绍辉一系中去了,有啥话不能说的?

“关键是公交公司确实没钱”许纯良听得无奈地叹口气,端起啤酒灌一口,“账上就没钱,局里和厅里的款拨了,可是他们要填的窟窿太多,前一段时间事情多,没操这个心,结果现在想要都没钱了。”

“我怎么听着,你这是要憋着劲儿害我呢?”陈太忠笑着白他一眼。“人家没钱,,合着你要不到,我就能要到?”

“你办法多不是?”许主任笑一笑,接着又叹口气,“我都想双规了那家伙,看谁还敢欠我的钱?不过我老爸说了,让我先跟你商量一下。

“有个纪检书记的老爸”真好”陈太忠笑得直打跌,过了一阵才皱一皱眉头,“段老板才去素波,这事儿也不好张罗,再说,交通局的钱给下去了,总不能让老段再给一次吧?”

“是啊,别说交通局了,交通厅的钱也给下去了”许纯良听到这里又叹一口气,接着抬手狠狠地砸一下桌子,“欺人太甚!真想双规了这个乌标!”

这乌标就是市公交公司的总经理,以前招标的时候,陈太忠见过,感觉那人还行,不成想现在胆子居然这么大了,连凤凰科委的钱都敢挪用。

不过,许纯良这话也只是说说而已,这种事情,哪个做领导的没遇见过?没错,人家是该给你钱,但是架不住”他没钱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官场里就流行起了这一套,拆东墙补西墙、寅吃卯粮,资金永远是紧张的,财政永远不富裕,真有接任者不服气,想要细细追究的话,绝对能追究到十年之前”甚至更早。

正是因为有这种情况,某些领导手里一旦有钱,就乱上项目,虱子多了不咬人,我去补前任的窟窿还不如自己落一点,反正已经差钱了,就不怕多差一点了。

更有那厉害人物,能将好端端的盈利企业搞得连年亏损,到最后不得不倒闭,大不了再换个地方做官而已。

随着这种情况的普及,任何一个领导离任,都不会给继任者留下什么资金一你要不如我,我留下资金做什么;你要比我强,又何必需要我的资金?

任何一种情况,一旦成为普遍现象,那要让其回到以前的路子,就很难了,以许绍辉的能力和背景,也只能让儿子先跟陈太忠协商。

陈太忠当然要接下这个任务,别说他跟许主任关系是真的很好,只说是同样的要钱,纯良能保证了不对教委校园网的资金伸手,那就是太给他面子了没错,科委是不差钱,但是谁又会嫌钱多呢?

再次,就是他觉得有必要敲打一下某些人了,省移动公司的比系统之所以迟迟上不了,卡在了交通厅,也是有人觉得搭上杜毅不含糊了,要是这口气他陈某人再咽下去,那岂不是告诉崔洪涛,他的行情一年不如一年,很好欺负了?

反正许纯良说了,乌标的屁股绝对干净不到什么程度,太忠你先上,真的想尽办法都要不到钱的话,咱还真就弄他了我才是凤凰科委的大主任,他打的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脸。

这顿饭,原本是说鲁班奖的,结果不知不觉这哥俩聊起来,就直接跑题了,不过这是私人小聚的性质,翟效方也对这种事情不排斥,倒也是谈得比较投机。

喝酒喝到八点,陈太忠想着今天黄汉祥要去自己那里喝酒,说不得就站起身告辞了。

他才一进门,黄总后脚就进来了,气势汹汹地发问了,“我说太忠你搞什么名堂,那申奥材料是你该胡乱栽赃的吗?”

码得不是很顺,不过六千的保底是有了,召唤月票。,